第119章:我想要的未来,你不能给/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的胳膊早就被判处死刑,无论怎么折腾,都无法再复原了,他本想告知哥哥这一点,却想来想去觉得算了,无论他说不说,相信他无所不能的哥哥很快便得知一切。

就在这时,秦妈的声音忽然响起,顿时打断了两人的思绪。

“两位少爷,饭菜已经准备好了。”

叶少辰点了点头,继而对叶少岩说道,“我们边吃边聊。”

“好。”

两人来到餐桌前,叶少岩忽然注意到,从厨房走来一个身材窈窕的靓丽女子。

两人四目而视,叶少岩迅速打量了两眼,口气温和的说道,“难道这位便是嫂子吗?”

不等叶少辰回答,在一旁忙碌着端饭的秦妈率先开口道,“二公子,少奶奶前几天不小心摔了一下。现在还在医院静养,这位是乔心优小姐,是少奶奶关系较好的朋友。”

秦妈说的含蓄,叶少辰倒也没有反驳。

唯有乔心优听到这些话时,内心顿觉极其讽刺,眼角瞬间闪过几道暗沉。

在场的人都没有发现,却偏偏被叶少岩发现了,他心里暗暗叹了声:呵,真有趣……

乔心优扯出一抹甜美的笑容,声音柔和又不失大方,“少辰,这位就是少岩吗?”

叶少辰轻声点了点头,神色缓和许多,看上去心情确实不错。

叶少岩却感觉有些不自在,第一次遇到的人,直接称呼他为‘少岩’,不得不说,这位乔小姐的情商确实非常高啊!

乔心优心里感觉畅快许多,她想起南宫昊之前提到的,有关于叶少岩的事情,现在他能回来,对自己来说很是有利。

或许她可以利用叶少岩,彻底除掉慕薇薇也说不定!无论站在任何立场,慕薇薇和叶少岩都是对立的存在!

……

这边的聚餐各怀心事,反倒是慕薇薇那边,相对来说安逸许多。

她每天按照医生的吩咐,坐着腿部复健动作,虽然对此刻的她来说相对吃力,她却仍然非常努力,因为她不想因为一时的懈怠,永远都要依靠轮椅生活,那样实在是太可怕了。

南宫昊总会来看她,每次只要他一出现,病房内外就别想安生,那些小护士争先恐后找机会来探,搞得她实在筋疲力尽。

上次因为南宫昊在旁边,给她扎针的小护士总是力不从心,导致慕薇薇无辜的多挨了三次扎!

吸取之前的教训,慕薇薇给南宫昊定了个死规矩,只有在饭点的时候,才允许他踏进她的病房,其余时间不准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现在差不多到了饭点,慕薇薇瞅了瞅腕表,直觉南宫昊似乎该出现了,果不其然,不出五分钟,南宫昊那张妖孽般的脸庞,便出现在病房门口。

“薇薇,今天感觉怎么样?”

这是南宫昊式的开场白,按照他自己的解释。这样说既不显得张扬,也不会令人觉得疏远。

慕薇薇尝试着活动一下腿部,当场给她看查看复健效果,淡淡的说道,“感觉还好,今天可以做简单的弯曲动作。”

听完她的话,南宫昊打了个响指,这时房间的门立即开启,接着就见刘妈端着餐车缓缓走来,上面的菜色一如既往的丰富。

慕薇薇轻轻的叹了口气,口气听不出喜怒,“南宫,下次不要再准备这么多菜,我又吃不了多少,做这么多实在是浪费。”

南宫昊听到她的提议,也没有立即反驳,反倒是顺从的点了点头,口气温柔的说道,“知道了,下次我会让刘妈做的简单一些。”

听到他的话,慕薇薇神色总算恢复了一些,继而开口说道,“你还没吃吧,我们一起吃吧。”

南宫昊自然求之不得,当即也不推脱,两人面对面平静的用餐。

透过病房的窗户,章贺神色平静的望着里面的动静,知道口袋里的电话铃声,顿时打断了她的思绪。

“少爷。”

电话另一头传来叶少辰富有磁性的沙哑嗓音,“南宫又去医院了吗?”

章贺不敢隐瞒,说道,“是的,南宫少爷每天饭点都会来陪少奶奶一同用餐。”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继而开口说道,“章贺,替我向南宫老爷子问候一下。”

听完叶少辰的话,章贺立即明白他的意思,当场说道,“是,少爷。马上去办。”

……

饭后南宫昊提议,带着慕薇薇出去散散心,慕薇薇不好拒绝,只好同意。

现在慕薇薇基本不需要被人搀扶,依仗拐杖的作用锻炼肌肉的力量,不过令她万分后悔的便是,答应南宫昊的陪同。

望着周围无数带着羡慕嫉妒恨的神色,心里顿觉十分苦恼,她内心无力的承受着,各种无道理的中枪行为。

医院的前面是风景秀丽的公园。直到来到这里,慕薇薇才感觉心里稍微舒畅些。

望着周围的姿态独特的假山,以及四周人来人往的各式人群,慕薇薇顿时畅快许多,就在这时,面前忽然出现一道清纯典雅的百合花束,令她的神色一愣。

抬头望去,南宫昊那道俊逸清秀的脸庞出现在视线中,他的嘴角扬起一抹温熙的笑容,口气清扬柔和,“送给美丽的慕薇薇小姐。”

慕薇薇神色微愣,继而微微一笑,欣然的接下南宫昊准备的花束。

看到她温柔娇美的笑脸,南宫昊心里微微一动,心里升起了巨大的满足,他没想过她能笑得如此动人。

慕薇薇全然不知他如何所想,只是轻柔的接过花,凑到跟前闻了闻,清香淡雅的香气倒是令她心旷神怡。

在她失神的这一刻,额头忽然传来一道温热的弧度,慕薇薇顿时一怔,抬头正对上南宫昊俊逸完美的下巴,她顷刻忘记了此刻应该怎么做。

直到他的低哑而富有磁性的嗓音传来,“薇薇,别紧张,我只是有些情不自禁。”

还不等慕薇薇回话,一道沉重却不失威望的女声赫然响起,“昊昊,你这是在干什么?”

南宫昊浑身一怔,缓缓的转过身,一眼看到向他迅速走来的女人,神色顿时染上一抹暗影,缓缓叫道,“妈。”

慕薇薇神色平淡,她很快便回忆起两人上次的会面,心里微微有些尴尬,刚才的那个吻,她要如何解释?

陈淑桦来到两人身旁,神色冷漠的打量了两人一眼,口气漠然的说道。“我在旁边的咖啡馆等你们。”

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慕薇薇扶起拐杖,感受到身旁传来一股力量,望着南宫昊骨节分明的手指,慕薇薇拒绝了他的帮助,也刻意忽略了他神色中的受伤。

她缓慢的向前移动,心里却是微微叹了口气,她并不责怪南宫昊,即使因为她,不得不再次面对她强势的母亲。

只是以她现在的精力,实在疲于应对任何难以忍受的指责,那相当于给她原本便脆弱的心上,再次划伤一道血淋淋的伤疤……

南宫昊望着她清瘦却笔直的背影,心里微微有些苦涩,看来他母亲这次来访,势必将她好不容易打开的心房再次狠狠的关上,看来他有必要和他母亲摊牌了。

就在经过一家便利店门口,慕薇薇的余光忽然撞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对方却也毫不避讳,两人的目光别有深意。

短暂的交锋后,慕薇薇率先别开眼,眼角中闪现出一抹嘲讽的光芒,就在这时,耳边响起淡淡的担忧,“薇薇,怎么了?”

慕薇薇摇了摇头,继续向前前行,在经过一道拐角处时,蓦地发现,叶少辰的身影依然消失在汹涌人潮中。

叶少辰,他果然看她不顺眼到极点,即使他不再她面前,但他也绝对不让她好过,她刚才就在想,好端端的南宫昊的母亲怎么会突然拜访,现在看来,一切都不是偶然。

踏进了咖啡馆,大厅吹奏者著名的钢琴旋律曲,房间开着冷风,偶尔吹来热咖啡那浓郁馥雅的迤逦香气。

两人到达的时候,陈淑桦正优雅的品着咖啡,望着她一向从容不迫的姿态,慕薇薇心中一紧,她早就见识过她的厉害,每次都不容她掉以轻心。

陈淑桦望了他俩一眼,神色淡定至极,淡然说道,“坐吧。”

慕薇薇轻轻的坐下,接着就感觉对面传来一道炙热的审视,还不等她弄清其中的含义,就听陈淑桦直接了当的说道,“慕小姐,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鉴于上次的见面,我相信你应该清楚我来这的目的。”

慕薇薇神色平静,她刚要开口,便被一旁的南宫昊直接打断,“妈,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家说——”

“闭嘴!!!”

陈淑桦严厉打断,神色带着无比的失望,口气带着明显的怒意,“昊昊,这件事你父亲已经知道了,他现在非常的生气!之所以由我来,也是希望妥善的处理这件事!”

陈淑桦的意思,慕薇薇多少听懂了些,她是想说,如果来的是南宫昊的父亲,结果会比现在更糟是吗?

南宫家族属于名门望族,南宫昊的父亲南宫宇的名声,她多少透过媒体听说过。南宫宇做事雷厉风行,对对手毫不手软,用他的话说: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她在想,如果她被南宫宇当作对手,估计10条小命也不够赔的……

想完她又笑了,什么时候她有如此的幽默细胞了?

南宫昊内心不似慕薇薇这般洒脱,母亲提到父亲,无非算是一种严厉的警告,如果真的由父亲出手的话,这件事变得棘手许多!

他的父亲可不似母亲这般好说话,他还记得以前贪玩惹祸,总是被父亲拿着皮鞭狠狠的教训的事情。

如果父亲插手这件事,最终伤害了薇薇怎么办?那样的结果他绝对不允许!

如此一番计较下来,刚才打算和母亲摊牌的决心再次动摇……

陈淑桦轻轻抿了口咖啡,神色依然带着无形的强势,她侧过头盯着慕薇薇,口气冷凝的说道,“慕小姐,你应该清楚你现在已婚的身份。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件事被有心人士利用,将会直接损害我们南宫家族的声誉,这是我万万不能忍受的!”

慕薇薇神色十分平静,面对她莫须有的指责,声音淡然如水,“南宫夫人,我想你误会了,我和南宫只是普通朋友,我也从没想过要破坏南宫家族的声誉。”

陈淑桦冷哼一声,态度带着强势的冷凝,口气漠然的说道,“你是说刚才的举动是我眼花了吗?不要忘了当时还有很多的证人!”

慕薇薇明白她指的是当时散步的人,她也不想狡辩,总不能说,那个吻是你儿子的问题,和我没有关系?

说这些根本没有意义,既然陈淑桦目睹了当时的情景,她又不是瞎子,怎么会没看到当时发生的过程?!

现在她全力的指责她,摆明了就是有意而为之,就算她试图解释,想必她也早就想好了相应的对策!

“我只能说,那个吻是个误会,即使南宫夫人不相信我,难道连自己的儿子也不相信吗?”

陈淑桦眉头一挑,保养精致的脸庞微微上扬,漆黑的神色带着令人难以直视的请了清冷。

态度丝毫不减好转,“我不在乎刚才是否是误会,我只想要慕小姐当着我的面。当着我儿子的面,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慕薇薇眉头微皱,脸上努力维持着平静,内心清楚认识到自己和她的差距,她确实是太嫩了!

难道这就是这群有钱人惯有的处理方式?或许在他们眼中,有钱就是王道吧?

无论是否在理,他们总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将她们这种人指责的一无是处?!

“您想要什么满意的答复呢?我都说了和您儿子,没有任何的关系,我还能如何答复您了?”

难道非要把没得说成有的?把本来不存在的关系说成有的,那不是扭曲事实吗?

然后再被她扣上‘婚内出轨’的帽子,最后她以慈悲者的身份对她教育一通……

最终的结果是,她反而成为了不忠不洁,勾引她儿子的狐狸精,而她则是对她批评教育后,人人口中仁慈大度的南宫夫人……

对于她的反驳,陈淑桦丝毫不觉得意外,每个人面对内心中的愤然不平,总要给她一些时间缓冲,而她会亲自教会她。何为不可抗力!

“慕小姐的意思是想告诉我,一直以来都是我的儿子在纠缠你?慕小姐,我不知道你的信心来自于哪,但就以慕小姐的条件来看,你有何值得我儿子如何讨好呢!”

陈淑桦冷冷的说道,她内心向来认为,她引以为傲的儿子,不可能看上平庸的灰姑娘,他之所以一时犯错,不过是出于对她当年救命之恩的感恩!

而他的儿子。错把对她的感激当成了喜欢,仅此而已。

“妈,我确实主动去找薇薇的,请您不要如此指责她!”南宫昊实在忍受不了,母亲对慕薇薇的强烈指责,令他心中的自责原来越深。

他都不舍得伤害她,母亲怎么就不懂得他的心思呢?

或许她是懂得,不过她却故意为之,说到底在她的心中,依然放不下根深蒂固的门当户对而已。

见到儿子的公然维护,陈淑桦神色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口气更冷了几分,“昊昊,自从你遇到她之后,三番五次的违反我的意愿,你到底还是我的儿子吗?!”

陈淑桦的斥责,令慕薇薇神色一怔,心里一片动容。

她始终融入不了他的圈子,她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人,根本做不来他们的心那般冷漠。

南宫昊面对母亲严厉的指责,口气顿时软了许多,口气带着一丝示弱的意味,“妈,你不要生气,我只是希望你能理解一下我,你向来是最疼我的。”

面对儿子的故意示软,陈淑桦态度缓和了少许,继而开口说道,“慕小姐,我不想为难你,今天你只要像我保证,从今天起不许在见我的儿子,以前的事情我不会计较。”

“不可以!”

还不等慕薇薇回答,就听到南宫昊大声的反驳道,由于太过激动,导致打翻了面前的咖啡,褐色的液体打湿了他洁白的衬衫。

南宫昊却丝毫不在意,此刻他的心思皆在母亲的话上,他依然顾不了太多了,态度强势的说道,“妈,我喜欢薇薇,我这一生只喜欢她,您就不要再逼我了,我只希望您不要插手这件事,爸也不要再管我这件事!”

陈淑桦眉头紧紧皱起,口气中充满了训斥,“昊昊,不要试图惹怒我,我是绝对不允许这个女人毁掉你,叫我不要管不可能,谁让你是我陈淑桦的儿子!”

“既然你是我的母亲,你为何不能体谅体谅我!您是最懂我的,你应该知道我这次是动了心的,我是真心喜欢薇薇!”

陈淑桦不为所动,冷冷说道,“正因为这样,我更不能不管,如果你只是玩玩,我并不想干涉,我已经调查了她的家世,她不可能给你的未来任何保障,另外她已经结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