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乔心优露出马脚/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完慕薇薇的话,两人脸上带着一丝沉重,首先是中年男子开口说道,“我们那乡下穷,也没有照相馆,从小到大我丫头没照过相。”

说到这里,男人的脸上满是愧疚,中年妇女抬起头,继续说道,“我的女儿姓乔,叫心优,其他的我们都无法证明了。”

乔心优?!

咋一听到这个名字,慕薇薇简直完全不敢相信,但是看出老两口都是朴素的人,并且从两人的眉眼中确实有些相像,不过因为常年劳作,不自信分辨确实看不出来。

感受到两人的紧张,慕薇薇连忙安慰道,“你们不要着急,我们部门确实有个叫乔心优的女孩子,今年24岁了,不知道和你们的女儿年纪是否相仿?”

听到慕薇薇的描述,老两口连忙点点头,满脸激动的说道,“没错,我女儿今年确实24岁了。姑娘你能想办法让我们见一面吗?”

慕薇薇虽然还有疑惑,却不想打击夫妻俩的心,于是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乔心优的电话,直接开口说道,“你马上到公司门口一趟,我找你有事。”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没想到你竟然找我有事,有什么事不能上来说?再说我凭什么听你的话?!”

慕薇薇听着她恶劣的口气,拼命忍住要挂断的话,口气淡然的说道,“什么事你下来便知道了,我等你。”

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看到老两口一脸期盼的神情,慕薇薇心里感觉极其怪异,她实在不敢相信,向来心高气傲的乔心优,竟然会有这样的身世!

不是她看不起这对夫妻,反而恰恰相反,如果乔心优真是他们的女儿,慕薇薇真替这两口子不值,因为就看乔心优那样的秉性心机,想必见面的结局,肯定不会喜剧收场……

当然,当下一切仅凭慕薇薇的猜测,一切唯有等乔心优的到来。

就在这时。就看到那对中年夫妻紧盯着大门望去,越看越激动,最终直接往前走去,嘴里忍不住哽咽的喊道,“我的闺女,阿爹阿娘总算找到你了!”

没想到乔心优果真是这对老人的孩子,想到这一幕,她突然有些理解她了,以前她总埋怨她将钱财看的太重,甚至不惜做出违反道德的事情,现在她才真正了解了她。

乔心优本来想知道,慕薇薇找她到底有何事,却不想被一对身着穷酸的夫妻缠住。

可当她仔细端详两人的面容,眉头深深的皱起,口气满是不喜,“你们怎么来了?到底是谁告诉你们我在这里的!”

乔心优口气中满是指责,这无疑仿佛一盆冷水,瞬间浇在满腔激动的夫妻俩心头。

乔父脸上很是难看,却还是耐着性子问道,“心优啊,你这些年怎么也不回家看看我和你阿娘,我们实在是想念的你紧,这才拜托你同学将我们带到这……”

乔母也是一脸欢喜,黝黑粗糙的手指了指地上的长皮带子,满脸温和的说道,“我和你爹带了你最爱吃的腌鸭蛋,你小时候最爱吃了——”

不等两人说完,便被乔心优直接打断道,“够了!你们怎么能擅自主张的来这里?!你们就是不想我好过,是不是?!我的今天都是凭我的努力得来的,你们想要给我毁掉是不是!”

事态的发展着实出乎两人的意料,他们没想到向来坚强乖巧的女儿,自从来到这大都市之后,竟然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这令他们实在那一接受!

“我们怎么会想毁掉你,我和你爹想你了来看看你,看完了我们就马上离开……”乔母面对女儿的转变,着实太过伤心,眼泪瞬间滴落下来。

乔心优脸上没有丝毫动容,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容,趾高气昂的说道,“现在看到了,立刻马上回去!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如果被别人知道,我有如此寒酸的身世,那我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慕薇薇神色满是怒气,没来她不想掺和进来,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可是看到乔心优竟然连自己的父母,都如此恶劣的对待,她实在无法做到袖手旁观!

“乔心优,连自己的父母你都如此苛待,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啊!”

面对慕薇薇的帮腔,乔心优神色嘲讽的望着她,口气冷漠至极,“慕薇薇,你找我下来就是这件事?!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

“心优,你怎么可以——”

面对乔心优的指责,乔母本想制止她,毕竟是他们摆脱人家帮忙,将乔心优叫下来的。

“你闭嘴!”乔心优怒气冲冲的呵斥道,极为薄情的吼道,“你们有什么资格指责我?看看你们给我带来的穷日子!一年到头连件新衣服都买不到!我死都不想过那种生不如死的生活……”

面对女儿的指责,两人顿时低下了头。

“乔心优,别忘了是他们给了你生命!你不但不知道感激,竟然还指责自己的父母,就算他们没能力,也把你养这么大不是吗?!”

慕薇薇实在看不惯,乔心优这幅拜金的嘴脸,如果不是心疼两位老人,她根本不想与她多费口舌!

“慕薇薇你算哪根葱啊!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你是大小姐,从小含着蜂蜜长大,怎么会懂得我的心呢!不过我也不要你同情,我劝你好好收收你那廉价的同情心吧!”

教训完了慕薇薇,乔心优转过头瞥了乔父乔母一眼,接着包包里掏出一叠崭新的百元钞票,塞到了手中的长皮带子里。

随后口气冷漠的说道,“这些钱够你们在乡下花一辈子,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我对你们仁至义尽!”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乔父望着她绝情的背影,禁不住的气血翻涌,他神色悲凉的瞪着她,而后将手捂在胸口全身一阵抽搐,接着身子直直的栽倒在地上。

乔父的举动可把乔母吓坏了,她赶忙跪在他的身边,抱头痛哭的喊道,“老头子!你到底怎么回事?!呜呜……救命呀!”

慕薇薇看到这一幕,眉头紧张的皱起,她连忙检查乔父的身体,发现还有呼吸,立刻拨打了119。不出一会儿,救护车便迅速赶到,乔父被抬到了救护车上,慕薇薇不放心跟着一同前去。

等到到了医院,乔父因为突发心脏病,直接被送到手术室,乔母第一次来到这种大医院,除了哭什么都不会,住院手续之类的全都是慕薇薇亲力亲为,就连手术费用,都是她给垫付的。

好在经过全力抢救,乔父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转到了普通的病房。不过医生交代,24小时内的情况非常重要,得知这个情况,她暂时无法安心离开。

得知乔父身体没大碍,乔母的心彻底放下,她满是感激的对着慕薇薇说道,“薇薇啊,刚才真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和我们家的老头子可能就——”

不等她说完,慕薇薇连忙安慰道,“伯母,你别瞎想,伯父吉人自有天相,相信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乔母真诚的点了点头,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从袋子里掏出乔心优给的一摞钱,塞到慕薇薇的手中,说道,“我也不知道够不够,这钱你先收着,要是不够我们会想办法凑的……”

望着手中的一万块钱,慕薇薇心头一酸,她重新塞回到乔母的手中,说道,“这钱你自己留着,我们相遇便是缘分,您就不要和我那么客气。”

“那怎么行?!我听医生说做手术得好几万块钱,我没上过钱不识数,不管够不够你得收着!”

慕薇薇摇了摇头,态度很坚决,“伯母,虽然伯父暂时没事了,但是心脏病很麻烦的,这钱你留着给伯父吧,说不定以后还有需要。”

乔母感动的热泪盈眶,有些泣不成声的说道,“薇薇你是个好孩子,只是我们俩命不好,连女儿都不想认我们……”

慕薇薇深深的叹了口气,只能不停的安慰她,心里对乔心优深感无力,她现在能做的只能多陪陪他们,毕竟她不是乔心优,对她的绝情虽然憎恨,到底也无可奈何……

……

叶宅。

望着满桌丰富的饭菜,叶少辰无意瞥向对面的空位置时,眉头顿时皱起,口气略微带着些许不快,“慕薇薇到现在都没回来吗?到了吃饭的时间还不回来,难道要所有人都等她!”

不明所以的乔心优,心里顿时一阵窃喜,她希望慕薇薇多‘作’一些。那样她的胜算便会更大!

叶少岩慢条斯理的擦擦嘴角,脸上显得十分平静,轻声说道,“哥哥不提我都忘记了,薇薇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今晚有事不回来了,让我们不要担心。”

听完叶少岩的话,叶少辰眉头轻轻皱起,她这是打算彻夜不归?还有,既然不回来竟然只给少岩打了个电话,她到底有没有将他放到眼里!

这个该死的女人!

叶少岩望着哥哥一脸的平静,心中若有所思,埋藏在心中的想法越来越清晰,这多少令他感到意外。

整顿饭相当平静的吃完,饭后叶少辰直接去了书房,说是有工作要做,只是叶少岩无意看到章贺突然开车离开,倒是在叶少岩的意料之中。

章贺这么晚出去的目的,自然就不言而喻……

到了第二天,叶少辰要乔心优独自去公司,他表示有事情要做,乔心优虽然不太高兴,却还是装作理解的样子,坐上另外一辆车去了公司。

叶少岩在家看电视时,忽然听到一道信息铃声,他掏出手机一看,只见上面写道:少爷到达市中心医院。

看到这个消息,叶少岩呵呵一笑,收起手机继续看电视,昨晚和薇薇通话时,她似乎边说自己在市中心医院里,而他的哥哥好巧不巧的也去了那里,他好像记得他说,要去办业务的……

为了方便照顾乔父,慕薇薇昨晚在医院对面的宾馆,为她和乔母各租了两个房间,两人轮流看守,知道早上乔父状态稳定,慕薇薇这才松了口气。

因为她对附近比较熟悉。所以都是由她来打饭,等到两人吃好,她又去热水房打水,只是令她没想到的是,打完水后在病房门口竟然碰到了叶少辰。

“你来干什么?”慕薇薇眉头微皱,她可不会认为,他好心来看看她,她照顾病人已经够累了,实在没有精力继续与他盘旋。

叶少辰注意到病房的人,章贺已经调查清楚,这对老夫妻与她根本没关系,既然如此她不但为他们垫付了医药费,竟然还彻夜照顾。他很好奇她到底为了什么。

“他们是谁?”

听到叶少辰的询问,慕薇薇直接选择无视,端着热水进了屋子,一脸热忱的说道,“伯父,该吃药了。”

虽然慕薇薇不打算搭理他,但屋里的老两口却无法视而不见,躺在床上的乔父耿直的说道,“老婆子,还愣着干嘛,还不赶快将人请进啦!”

乔母望着仪表堂堂的叶少辰,着实觉得他长得好看,口气有些腼腆的说道。“快进来吧……”

叶少辰进入房门,仔细端详了两人一眼,而后将目光转移到忙碌的慕薇薇身上,神色意味不明。

感觉到两位老人有些尴尬,慕薇薇开口介绍道,“这位是我的老板,听说我住院,特意赶来看我的。”

听到慕薇薇的解释,老两口丝毫没有怀疑,乔父得知是她的老板,于是开口说道,“老板你好,我们没有什么好招待您的,请您不要见怪。”

难得乔父能说出场面话,倒是令慕薇薇有些吃惊。

“没关系,我只是来看看。”叶少辰深深的盯着慕薇薇,若有所思的说道。

见到他挺好说话,乔父乔母便也不在拘束,话也敞开了些,说道来公司找女儿,不小心心脏病发作,结果被慕薇薇所救,在叶少辰的面前极力夸赞慕薇薇,一直表示她救了自己的命。

对于两人些许隐瞒,慕薇薇表示理解,虽然乔心优实在可恶,但毕竟是做父母的,怎么舍得对她落井下石?

他们不过是想提高慕薇薇,在老板面前的‘好印象’罢了,虽然感觉多此一举,但慕薇薇还是被他们的耿直秉性感动了,心里也就默认了他们的做法。

叶少辰安静的听着,感受着房间里的氛围,心中对慕薇薇有些复杂,他对她的定义似乎随着这次有些改变,心房的某个角落有了些许转变……

聊了会儿天,或许感觉一直沉默,多少有些不太好,他貌似不在意的问道,“你们说来找女儿的,你可以告诉我,我让秘书调出资料,帮你们找到。”

其实对这话叶少辰有些不确信,当时招聘资料他都亲自过目的,根本没有乡下的户籍人员,他如此问多少对两人的身份,持有怀疑的态度。

老两口听完他的话,以为老板只是好心要帮忙找人,当下说道,“我已经找到我的女儿,也见了面。”

听完他的话,叶少辰的疑惑更深了,既然找到了女儿,为何她不来照顾生病的父母,反而由路过的慕薇薇来照顾?!

“哦?她不知道你们的情况吗?你将她的信息提供给我,我会帮你们转告的。”

听到叶少辰的话,乔父深深的叹了口气,心里对这话丝毫不报希望,但也不想辜负了叶少辰的‘好心’,于是开口说道,“我的女儿叫乔心优,她没来是……是我不想她担心,就不用麻烦您了……”

后面乔父说了一大堆,但叶少辰丝毫没听进去,他只听见了那个名字——乔心优!

叶少辰怀疑听错了。望着慕薇薇的神色,再次重复道,“你说你女儿叫乔心优?”

乔父不明白他的意思,十分确定的说道,“没错。”

叶少辰回想了一遍,他的记忆里向来惊人,所以确定公司里只有一个乔心优,他记得她曾说过,她有个大学教授的父亲,以及关系不太好,并将她赶出家门的继母……

慕薇薇不愿意多说,假装没注意到叶少辰的神色,将一切打理好之后。这才开口说道,“我去下面买点生活用品,有什么事就找医生,知道了吗?”

“知道了。”

慕薇薇越过叶少辰面前,觉得这样走掉有些不妥,于是开口说道,“老板,我的情况很好,你不用担心,您赶快回公司吧,耽误了您工作我会过意不去的。”

这几句话慕薇薇是咬着牙说的,其实是要告诉他赶快滚蛋,她可没有闲工夫陪他耗。

叶少辰自然明白她的意思。意味不明的盯着她,开口说道,“好。”

慕薇薇顿时松了口气,她直接转身离开病房,她需要先去楼下吃点饭,然后再去附近超市买些生活用品。

……

“薇薇,你的老板又来了。”乔父躺在床上,脸上露出慈祥的微笑,提醒旁边正在画设计图的慕薇薇。

慕薇薇抬起头,看着走进房间的叶少辰,脸上微微有些惊讶,而后问候道,“叶总。您来找我有事吗?”

“今天刚好来医院办点事,顺便来这里看看。”

慕薇薇听完,觉得确实够顺便的,望着章贺放在床头柜上的高档营养品,慕薇薇顿时不知说什么好。

更好赶上午饭时间,慕薇薇本想下楼买午餐,就在这时,房门忽然被打开,接着就见两个穿着厨师服的人,推着一个精致的餐具缓缓走进来。

看到如此丰盛的饭菜,老两口的眼睛满是震惊,慕薇薇倒是没有矫情,对两位老人说道。“这是我们叶总的心意,你们就不要不好意思了,我们老板向来平易近人。”

听到慕薇薇的话,两人便不好推辞。

慕薇薇安置好两人,直接下了楼来到快餐店,点了一份意大利面,饮料要了杯热牛奶,倒是津津有味的吃起来,令她没想到的是,叶少辰竟然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你这几天都吃这个?”

叶少辰望着她吃着,丝毫没有营养的面条,眉头不经意的皱起,口气低沉的问道,“为什么不吃我准备的饭餐?”

那些饭菜是他特意从西餐店里订了,他倒是没想到,她宁愿吃这些低级的快餐,也不吃他准备的食物,这令他心中不禁有些气闷,至于气闷什么,他也讲不出个所以然来。

慕薇薇对他的话丝毫不在意,现在的她对叶少辰已经有了免疫力,无论他如何对待,她都能努力维持平常心,避免自己再像从前受他的影响。

“我只是觉得,这些没有营养的饭餐更适合我。”慕薇薇说的丝毫不在意,她放下叉子,端起牛奶喝了一口。

她意有所指的话,惹得叶少辰神色暗沉了几分,像是思索了许久,他终于开口问道,“那对夫妻口中的女儿,果真是乔心优?”

听到他提起乔心优,慕薇薇心里顿时没了食欲,她放下了钢叉,目光直直的盯着叶少辰,口气似是带着一丝嘲讽,“是或者不是,叶总难道没能力调查吗?何必跑这么远来问我?”

她就说,叶少辰会好心为他们送饭。原来是为了打听这件事,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只是令她好奇的是,他询问这件事后的反应。

是震惊?还是怜悯?

听到慕薇薇的话,叶少辰眉头深深的皱起,口气带着些许不悦,“慕薇薇,你一定要这样和我谈话吗?”

听到他的指责,慕薇薇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笑容,直接开口问道,“公司里难道有两个乔心优吗?至于事实如何,我想叶总稍微一调查便知吧?”

慕薇薇的话基本算承认了,如果事情是真的。叶少辰的双手无意识的交叉,那只能说明乔心优心机太深了,以前他太过相信她,想到她最近的种种表现,叶少辰的嘴唇下意识的抿紧。

他已经调查清楚,这两个人来自偏远的农村,家里确实有一个女儿,名字就叫做乔心优,所有的症状却不符合,他之所以来问慕薇薇,不过是不想承认,他竟然真被陆子航猜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