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得知真相,酒后吐真言/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时间越来越流逝,乔心优的神情由好奇,到惊愕,再到难以置信,任何细微的神色都被他收入眼底,当然还有那一闪而逝的恐惧。

乔心优的视线从频幕上移开,脸上的表情也镇定许多,口气带着深深的委屈,“少辰,这些不是真的,你要相信我,我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叶少辰在听完她的狡辩后,神色彻底冷了下来,其实他已经派章贺将光盘复印一份,拿去专业的鉴别人员鉴定,得到的结果是:百分之百原品,没有任何修饰涂改截取的成分。

可是面对这一切,她竟然还妄图拿示弱蒙混过关,难道他叶少辰果真随意被人欺骗吗?!

“这东西我已经坚定过了,没有任何PS的痕迹,你还有什么话说?”叶少辰神色漠然的问道。

听完他的话,乔心优心里蓦然一沉,但她迅速的调整好心态,口气带着十分逼真,“其实是我听到一些不该听得,所以陆子航便威胁我,让我给他5万块钱,否则他便要报复我!”

望着那张极具剧情的脸,如果不是事先重新做了调查,他说不定真会相信她的措辞。

“知道它是谁给我的吗?”

叶少辰神色丝毫不为所动,口气漠然的问道。

听完他的问题,乔心优内心忽然升起一抹强烈的不安,她悄然咽了口气,声音脆弱的说道,“少辰,你果真宁愿相信别人。也不愿相信我?”

叶少辰骨节分明的双手,动作生硬的挑起乔心优的下巴,顿时痛的她泪水直流,但叶少辰眼中没有丝毫的怜爱,有的只有被欺骗的憎恨和漠然!

望着她痛的失去血丝的脸蛋,叶少辰冷然说道,“心优,知道我最痛恨别人什么吗?那就是欺骗!说说吧,在你实施计划之后,是不是非常得意?!”

乔心优极力忍耐住内心的恐惧,拼命的摇头说道,“不是的!我根本没有!就算那样。也是因为我爱你啊……我太想和你在一起了……”

听到乔心优的哭诉,叶少辰冰冷的收回手,一把将她压在办公桌上,只是神情中没有丝毫暧昧,有的只有无尽的苍凉,“所以你才会不择手段的勾引我?只是想让我上你?!”

听到他语气中明显的讽刺,乔心优脸上火辣辣的疼,仿佛被他无情的甩了一巴掌!

他怎么可以这么说她?纵使她有做的不对之处,可是这都是因为爱他啊!

果然,以前总听别人说,在感情世界里,男人永远比女人理性。即使女人爱的死去活来,当男人选择漠视时,他会抓住那些许的瑕疵不放!

“我是因为爱你!”

乔心优口气满是悲凉,她继续开口说道,“少辰,你忘了吗?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你以为我付出的仅仅是那层膜吗?还有我所有的期盼和骄傲!”

叶少辰内心深深一震,他似乎忘记了那件事情,现在在回想起来,他对乔心优的话越来越怀疑,如果之前只是个模糊的概念。

可是现在来说,他的直接越来越真确,他感觉那晚的女人实在不像她,可是现在他却无法反驳……

“或许你们男人并不在乎这一点,仅仅将它当作一次生理需求,可是我却傻傻的上了心,甚至爱上了你,少辰,你告诉我,我有错吗?!”

叶少辰听完她的话,嘴唇微微的抿起,随后脸上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口气冷淡的说道,“心优。你现在让我根本无法相信你。”

听到他的话,乔心优神情一愣,呆呆的问道,“什么意思?”

“如果仅此一件事情,我或许真的最终不会计较,可是你接二连三的欺骗,彻底击碎了我的信任!”

乔心优瞳孔一缩,心里顿时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死死的遏制住,令她的胸口痛的快要窒息!

“少辰,我没有——”

叶少辰神色漠然的摇了摇头,食指放在唇边虚了声,看到乔心优安静下来。

这才开口说道,“不要急的否认,就算这件事我不计较,但有关你的身世是否需要解释一下?难道你有一对来自乡下的父母也是谎言?”

听完叶少辰的话,乔心优猛然向后退了两步,双手猛地放在胸口之上,神情满是绝望,难道连这件事,都被他知道了?!

她太了解叶少辰,如果不确定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搬到台面上来的,除非这件事他已经掌握了百分之百的证据!

乔心优头痛的要死,但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即使这件事被曝光也没什么,她在心里不断安慰自己,只要她还在叶家,只要她还是叶少辰的‘第一个女人’,他便不会随便抛弃她!

稳定了心神,乔心优的大脑迅速运转起来,忽然一个细节被她发现,口气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怨恨,“少辰,是不是慕薇薇向你告的状?”

听到她的话,叶少辰对她彻底失望了,他心中那个善良温良的乔心优,仿佛一朵鲜艳的玫瑰花,彻底枯萎死亡。

直到阴谋被揭破,她首先的反应不是低头认错,竟然是想尽办法逃避挣脱,甚至不惜将别人拉下水!

见叶少辰不说话,乔心优心中更加肯定了这个想法,心里顿时把慕薇薇骂了个遍,面上却说道,“或许是我住在叶家,薇薇心里难免对我有些偏见的,我倒是可以理解。”

“少辰你知道吗?我的家特别的贫穷。穷到一年吃不到一口肉,两年都穿不到新衣服,自从我来到这里,我发誓一切要变强,我拼命的努力就是想摆脱之前的那种糟糕生活!”

“我根本不觉得有错,或许你会觉得我爱慕虚荣,可是你根本就没过着那种苦日子,如果你亲身体验一下,你就能够理解我了……”说到这里,乔心优的眼泪流的更凶了。

“我之所以捏造这个事实,是因为在这个城市打拼,如果被人知道这件事。那我便很难找到工作,甚至会遭到很多人的歧视!少辰,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叶少辰选择用沉默,面对充满悔悟的乔心优,实在是他此刻该说些什么,他一方面痛恨乔心优的隐瞒和欺骗,另一方面对她却终有一丝不忍。

不管如何说,她到底算是他的女人,他实在不知该用何种心情,来面对她,于是到了许久,就听到他淡淡说道,“你下去吧。”

听到叶少辰轻描淡写的四个字,乔心优的心彻底放了下来,她轻轻的擦掉眼泪,神色充满复杂的望了他一眼,这才转过身直接离开。

至少他没有秋后算账,也没有明切表示要她搬走,这就说明,她在他的心中还是留有位置的!

想到这一点,乔心优的心中顿时明朗起来,虽然今天有些惊险,但却试探出自己在叶少辰心中的分量,这多少也算意外的收获!

只是今后在行动的时候,她需要更加小心才行,想到这里,乔心优脸上染上一抹强烈的杀意。

如果这件事真是慕薇薇做的,那她就等着接受自己的惩罚吧!

……

魅夜酒吧。

暗淡的光线散布在酒吧的各个角落,耳边飘荡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舞池中的男女正跳着热辣暧、昧的舞蹈,整个大厅充满了糜烂的狂、野激、情。

位于吧台的一角,坐着一位身材火、辣的美女,吸引着周围无数猎艳者的目光,只见她心情似是不佳,浓度颇高的烈酒,被她像喝白开水般,一杯杯下肚。

“哎,美女,能不能邀请你跳个舞?”身边围过来一位染着绿毛的男子,在对着她发出邀请。

“不要烦我!”女子没有丝毫兴趣,冷冰冷的打断,惹得男子只能无趣的走开。

女子依然一杯杯的灌酒,脸上的潮红越来越明显,终于醉意越来越浓烈,她开始挣扎想要起来,就在这时,身后一道熟悉的声音,吸引了她的全部注意。

“心优。你怎么在这一个人喝酒?”

乔心优转过身,醉眼迷离的望着身后的男人,仔细瞅了几眼之后,却发现始终看不清对方的脸,这才注意到自己真的醉了,口气萎靡的问道,“你是谁?”

叶少岩好笑的望着她,看她实在醉的厉害,于是上前好心的扶住她,口气温和的说道,“我是少岩。”

听到叶少岩说完,乔心优忽然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泪水直直的往下流淌,口气带着些许酸涩,“少辰……是你吗?你来接我回家吗?”

听到她喊哥哥的名字,叶少岩无奈的摇摇头,本来想要修改,忽然觉得多此一举,只能小心的环住她的腰,带着她出了酒吧。

乔心优的脸蛋直接贴在叶少岩的胸前,鼻子狠狠的吸了一口,口气带着些许醉意,“果然是少辰,身上还是这么好闻。”

听到她的话。叶少岩简直哭笑不得,将她放到了副驾驶位置,并且替她细心的系好安全带,随后动作迅速的发动了车子。

今天他来这里是见一个人,不想竟然偶遇了乔心优,更可笑的是,她竟然将自己当成了哥哥,想到这里,叶少岩不禁自嘲的笑了笑。

比起他堪称完美的哥哥,他的存在感确实可以忽略不计了!

就在这时,身旁的乔心优神色充满了痛苦,泪水瞬间打湿了小脸,嘴里嘟囔不清的嚷道,“少辰……不要离开我……我是爱你的……我比慕薇薇更爱你……”

听到她不断的自言自语,叶少岩实在感觉好笑,没想到平日里端庄大方的乔心优,在喝醉酒后竟然如此豪爽!

“少辰……你到底想不相信我?你到底相不相信我嘛!”或许是听不到回应,乔心优侧过了头,目光迷离的望着叶少岩的方向,口气带着些许的控诉。

实在受不了她的坚持,叶少岩只好无奈的说道,“我相信你。”

听到‘叶少辰’的回复,乔心优的情绪总算恢复了不少,整个人安静了许多,或许真的醉糊涂了,口中不停的和他说着话。

“今天的事情,我向你道歉,你一定要原谅我……哼!慕薇薇真的好讨厌啊!她根本就是故意要破坏我们的关系,少辰……你可千万不要上当!”

听到乔心优的话,叶少岩心头一愣,脸上顿时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口气带着试探性的问道,“你说都是慕薇薇搞得鬼?”

听到叶少岩的话,乔心优拼命的点头,她现在醉的一塌糊涂,思维根本不如平常那般清醒。只是想要把心中所想的全部说出来。

“对啊!慕薇薇那个贱人……都是她搞得鬼……鬼……”说到这里,乔心优顿时打了个隔,双手不停的捶着额头,神情满是痛苦的说道,“额,头好痛啊……少辰……我的头好痛……”

听到她喊头痛,叶少岩立刻将车子停靠在路边,然后伸手替她揉着额头,口气带着哄骗意味的问道,“现在舒服了吗?”

“舒服了……”

“那你告诉我,慕薇薇到底搞什么鬼了?”

听到‘叶少辰’的话,乔心优一边享受着他的手指按摩,一边忍不住吐槽道,“搞什么鬼白天不是和你说了嘛……不过我知道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

乔心优说的郑重其事,叶少岩神色晦暗的望着她,嘴角微微勾起,口气温柔的问道,“我不知道的事情?”

“恩恩。”

“那你说说看。”

听到‘叶少辰’允许,乔心优也不在心里藏着,现在唯一的劲头就是,搞臭慕薇薇在叶少辰心中的形象!

于是她开口说道,“你知道慕薇薇的第一次给谁了吗?”

叶少岩眉头皱起,摇了摇头。忽然意识到她看不到,于是开口说道,“不知道。”

“呵呵……是你最好的朋友南宫昊!”

听完乔心优的话,叶少岩神色顿时一顿,他没想到竟然从乔心优口中,听到如此爆炸性的新闻!

不过他却抱有几分怀疑态度,在他印象中,慕薇薇不像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难道是他判断有误?

“你是如何知道,慕薇薇的第一次给了南宫昊?”趁着乔心优不清醒,叶少岩直接开口问道。

对于‘叶少辰’的话,乔心优丝毫不会怀疑,她恨不得将慕薇薇全部丑事曝光,让叶少辰讨厌她,尽快和她离婚!

“当然是南宫昊跟我说的。”

听到她的解释,叶少岩对乔心优的话充满怀疑,他记得出事之前,南宫昊与哥哥最为交好,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还不等叶少岩询问,乔心优便率先解释道了,“慕薇薇几年前救过南宫昊一命,从此以后南宫昊就非慕薇薇不娶,可是他没想到最后慕薇薇,竟然嫁给了你……”

“南宫昊当然不甘心。他总是想办法得到慕薇薇,当初在慕薇薇没结婚之时,他用了点手段将慕薇薇搞上床!所以我真替你不值,竟然娶了慕薇薇这个破鞋!少辰……你适合更好地……”

叶少岩努力消化着这些信息,心里对现在的情况又多了几层了解,不过他很快便发现一个问题,于是开口问道,“你怎么会知道南宫昊的想法?”

“当然是他告诉我的。”

“他告诉你的?他为何告诉你这些事?”叶少岩顺藤摸瓜,再次开口问道,他甚至察觉出其中阴谋的味道,令他失望的是,就在这时,乔心优或许喝了太多酒的原因。

在重复了几遍‘因为’之后,便深深的睡了过去。

望着她疲惫的睡颜,叶少岩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因为知道,许多内幕而感到兴奋!

他轻轻的摇下车窗,努力消化着今晚得到的消息,而后从口袋掏出一只手机,迅速的拨通了一个号码,等到对方接通后,口气肃然的说道,“阿杰,你帮我调查一些事情……”

交代好事情,叶少岩开车将乔心优拉回家,并且将乔心优独自喝闷酒,他找朋友玩刚好碰到的事情说了一下,只是隐瞒了她酒后吐真言的片段,叶少辰倒也没有怀疑。

回到了房间,叶少岩暂时性失眠了,虽然得到了不少信息,但他依然觉得远远不够,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背后一定还有着更大的阴谋还未浮出水面,现在他需要做的便是静观其变,以免打草惊蛇!

……

“慕薇薇。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叶少辰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慕薇薇眉头微皱,刚想开口拒绝,仿佛被他察觉出来,在她发声的前一秒果断的挂掉的电话。

从两天前,她不但送文件泡咖啡,还要陪他一起用午餐,尽管她百般不愿,他却依然强势的不给她说‘NO’的机会,惹得慕薇薇极其火大!

抬起手腕看看时间,原来不知不觉又11点一刻,慕薇薇无奈的叹了口气,径直从座位上站起来,坐着电梯直接去了总裁办公室。

她没注意到,乔心优望着她的背影,充满嫉妒愤恨的光芒,傲慢的吐了口气,从座位上离开,乘坐另一个电梯径直来到28层。

她倒要看看,慕薇薇三番五次上去找叶少辰,到底是为什么!

慕薇薇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口,像往常一般敲了敲门板,很快里面传来回应声,她推门而入,一眼便看到断在沙发上的叶少辰。

只见他姿态慵懒的双腿交叉,右手端着一杯精致的水晶杯,殷红色的液体散发出甜腻的气息。

叶少辰轻睨了她一眼,完美的菱唇微勾,口气带着一抹邪肆魅惑的笑容,“来了,坐吧。”

慕薇薇似是闻所未闻,清丽的小脸上满是冷清,口气平淡的问道,“这个点你叫我过来,不过又要我陪你用午餐吧?”

“没错。”

听到他的话,慕薇薇神色变冷。她实在不想和他做这种无休止的纠缠,根本无意义。

慕薇薇嘴唇轻启,开口说道,“好,今天我希望是最后一次,以后像吃饭这种事,你还是直接找乔心优吧,我想她比我专业!”

叶少辰完美的下巴轻抬,嘴角勾起不经意的笑容,口气带着漫不经心,“吃醋了?既然知道心优比你专业,那你就要虚心学习,我倒觉得你潜力无限!”

望着他略带轻佻的神色,慕薇薇简直气的肺要炸了!

以前他在自己面前装高冷,为了乔心优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现在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开始使用‘软暴力’,即使现在她极少受伤,但依然没有令她好受!

她心里到底有多么讨厌他,他怎么就没有一点觉悟?

“叶少辰,不管你现在想到任何羞辱折磨我的事情,就尽管来吧,不用费尽心思的躲躲藏藏,因为实在不值得!”慕薇薇口气冷清,大有直接摊牌的意思。

“你为何会这么想?我不是在命令你。而是在邀请你,难道你脑袋上长草看不出来吗?”好心好意被当作耍阴谋,瞬间击垮叶少辰短暂的温情,口气带着隐忍的怒气的说道。

他真怀疑慕薇薇脑袋缺根筋,难道看不出他刻意的讨好吗?他叶少辰从来对付一个人,用得着总拿自己的热脸贴她的冷屁股?!

自从得知乔心优的真实面目,叶少辰私下做了众多调查,发现乔心优果然没有他认为的那般单纯美好,想到之前为了乔心优,如此对待她,他似乎从不曾听过她的解释!

现在明白过来想要补偿她,可是这个死女人。不但天天摆个臭脸,经常说些令人抓狂的蠢话,他很多次想放弃,他叶少辰用的着这般自取其辱!

可是每次面对她刻意的忽视,他的心头就别扭之极,放弃的话便不想再说出来,他就不信,慕薇薇脑袋难道是块石头,什么样的竞争对手他没遇到过,怎么会治不下区区一个女人!

邀请她?

听到叶少辰的话,慕薇薇不得不承认,她简直被吓了一跳!

慕薇薇神色满是怀疑,口气漠然的问道,“你为什么会想到邀请我共进午餐?难道面对着你最厌恶的女人,你还能吃下东西去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