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叶少辰的示好,重温那晚/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少辰眉头深深皱起,口气不满的问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是我最厌恶的女人?!就算说过,我现在收回,总可以了吧?”

望着他不可一世的神色,慕薇薇了然的摇了摇头,神色满是嘲讽的意味,口气充满不屑的说道,“说出去的话等于泼出去的水,岂能想收回就收回!我甩你一巴掌,然后立刻要你原谅我,你能原谅吗?!”

他根本就不懂,他亲手摧毁了她的骄傲和自尊,狠狠的将她丢入地狱,让她痛不欲生,现在怎么可能凭他红口白牙说原谅,她便能忘掉以前所受过的羞辱?!

叶少辰神色一怔,他没想到她竟然如此恨他,于是开口问道,“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

慕薇薇眼眶微微发红,她直接转过脸望向窗外,口气略带着些许沙哑,“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以前的事情我不想计较了,如果你真有心的话,以后我们还是少些接触吧。”

“不可能!”

叶少辰紧紧盯着她的脸,当注意到她眼角呈现的水花时,心中狠狠的猛然一震,站起身一把将她拉到怀里,轻勾起她的下巴,口气低沉的宣誓道,“从我娶你那一刻,你就别想离开我身边!”

慕薇薇气的肝儿疼。她到底怎么才能摆脱他的纠缠?她不明白他的坚持是什么?此刻刻意的讨好又为了什么?

她可不认为向来不可一世的叶总,竟然有一天会转性,真心的善待他极其厌恶的人!

“为什么你就是不能放过我?我真的很累,知道吗?我没有一刻没想着离开这里,这里对我来说简直是噩梦!”

望着慕薇薇几乎崩溃的样子,叶少辰心头猛然一震,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他向来平静的心湖炸开,令他感到一阵闷痛,仿佛有什么无法不再是完整的了………

就在这时,房门传来一道掷地有声的敲门声,叶少辰转过身,口气沉闷的说道,“请进。”

房门被打开,接着就见刘秘书率先走进来,口气恭敬的问道,“叶总,您订的午餐已经到了,现在是否端上来?”

叶少辰望着她一眼,见她满脸的无动于衷,最终冷淡的说道,“上来吧。”

“是。”

刘秘书将办公室门打开,接着就见穿着工作服的服务员,端着餐车小心的走进来,将饭菜细心的摆在办公室的茶几上。

等到人走掉,房间只剩下慕薇薇和叶少辰,慕薇薇轻轻扫了眼饭菜,心头顿时有些讶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今天订的饭菜都是慕薇薇以前爱吃的……

察觉到慕薇薇的目光,叶少辰上前将她拉到沙发上,口气平淡的说道,“我问了下你大伯,他告诉我的。”

听到他的话,慕薇薇神色一愣,口气带着些许的苦涩。

她竟然为了去问他大伯自己爱吃的菜?说实话实在出乎她的意料。

她还记得两人刚刚结婚时,她想要带他回门,他还豪不犹豫的拒绝,如果不是为了获得哥哥的消息,恐怕当年的回门估计要泡汤了!

不过她事后也没少挨他的收拾,现在他竟然会主动去问这种事情,如果说心中没有丝毫动容不太可能,不过因为是叶少辰,她实在无法将它往好的地方想。

轻轻的夹了口菜,慕薇薇口气清冷的问道,“你如此大费周折,不就是想知道我哥哥的下落吗?不过你恐怕要失望了,我也不——”

“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吗?!”实在受不了她的怀疑,叶少辰立即打断道。

慕薇薇眼眸低下,不再继续说话,只能慢慢用餐。

经过这一折腾,叶少辰的没有了丝毫食欲,再加上慕薇薇口味较重,这些菜他实在不喜,抬起头盯着她吃饭。

被一双存在感极强的眼神盯着,慕薇薇顿时放下了筷子,她实在担心自己消化不良,想着找个借口赶快离开,不想被叶少辰率先开口。

“吃饱了?”

慕薇薇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谢谢你的饭菜。”

听到她的话,叶少辰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开口问道,“想好怎么感谢我了吗?”

“什么?”

慕薇薇眉头皱起,口气带着深深的疑惑。

不想叶少辰来到她的身边,伸出手臂将她一把抱起来,在她没反应过来之时,大步踏进一旁的休息室里。

“啊,叶少辰,你到底要干什么?!”

“干什么?现在你吃饱了,现在该喂饱我了……”

“唔……不要!叶少辰,你混蛋!你快放手!”

“不放!乖乖的,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你早晚都是我的!”

……

办公室门外。

‘咔——’一声,只见几个卫生袋子瞬间躺在垃圾箱里,接着一道纤细的背影迅速向外跑去。

呆在封闭的电梯间,乔心优神色崩溃的跪坐在地上,任由泪水弄花她精致的妆容。

葱白细嫩的手指死死的掐着自己的大腿,仿佛那是慕薇薇的肉一般,拼命的撕扯,殷红的鲜血顺着大腿留下,她却丝毫察觉不到,满脑子都是刚才听到的一切!

为什么她努力想要抓住的东西,从来没有真正的属于自己?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只不过想抓住自己的幸福而已。为何每次得到的都是绝情的背叛!

慕薇薇,我恨你,我恨你!!!

如果你是我追求幸福的绊脚石的话,以前我只想将你踢走,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现在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我乔心优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

不过过了多久,慕薇薇浑身酸痛的从床上爬起来,注意到脖颈上布满紫青的吻痕,脸上顿时升起不正常的潮红,心里直骂叶少辰是禽兽。

抬手看看腕表,不想已经超过上班时间一个小时了!慕薇薇眉头深深皱起,忍着心中的不适迅速的穿好衣服,然后踏出了休息室。

办公室没有一丝人影,她隐约记起完事后,叶少辰似乎接到一个电话,要他去开会,因为当时太累所以没注意。

尽快的下楼来到自己的部门,慕薇薇到何经理那打了个招呼,结果被她告知,叶少辰已经给她请了假,慕薇薇顿时松了口气。

坐回到自己的位置,感受到一道极其不友善的眼神射来,慕薇薇侧过头,望着乔心优满是嘲讽的神色,直接无视转回视线。

本来乔心优的心中就有气,这下遭到慕薇薇的无视,顿时气打一出来,她心中迅速升起一道报复的想法。

乔心优拿起手中的杯子,直接去接了一杯咖啡过来,在穿过慕薇薇身边时,装作脚下一滑,整个人向前倒去,咖啡不其然刚好洒在慕薇薇的胸前。

“啊……”

刚起的咖啡温度还很高,慕薇薇身上仅仅穿着一条轻薄的职业衬衫,滚烫的液体令她痛苦的呻吟,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薇薇,实在不好意思,我刚才被绊了一脚,赶快解开上面的扣子,否则会烫伤的!”

因为背对着同事,乔心优口中装作很担忧的样子,实在面上满是得意的挑衅,似乎在告诉慕薇薇,老娘就是故意的,你能奈我何?

所有人都看着,这口恶心慕薇薇只能咽下,她本想解开衬衫,忽然想起脖子间那些羞人的痕迹,如果被同事看到,她也就不用活了!

当下站起身,心里气的要死,口气却满是大方的说道,“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就在乔心优她要发怒时,不想她竟然直接向洗手间走去,乔心优心头一狠,直接伸手扯了下她的脖领,力气大到硬生生的将扣子扯下两颗。

“薇薇,你这样会烫伤的,赶快解开扣子透透气!”乔心优心里一喜,嘴上却装作关心的提醒道。

慕薇薇总算明白了她的目的,当下赶紧抓住衣领,拼命忍住气说道,“我没关系。”

说完直接向洗手间走去,望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心中又气又恨,她觉得不能再继续忍耐下去了,乔心优现在已经丧心病狂。她必须要学会反抗!

乔心优故意想让她出丑,竟然将整杯咖啡倒在了她的身上,她没有带换洗衣服,只能拜托同事替他准备一件,可是她现在身上的痕迹,无论找谁都不太合适!

该死的叶少辰,你简直要害死我了!

想来想去,慕薇薇只能想到一个人,只能掏出手机等到电话拨通,口气焦急的说道,“叶少辰,我这里出了些事情,你赶快过来……”

“你在哪里?”

听到他的话,慕薇薇顿时有些难以启齿,可是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我在我们部门洗手间。我的衣服被弄坏了,你现在赶快给我送套衣服来……”

此刻另一边,偌大肃然的高层会议,本来正在开会的叶少辰,听到慕薇薇的诉求,略微思索了一下,对底下的一众董事说道,“会议暂停10分钟,你们暂时讨论下关于宏宇国际公司的策划案,回来后报告给我。”

接着留下众人大眼瞪小眼,纷纷猜测那个电话是谁打来的……

本来没什么,可是要知道从叶少辰上任后,对于开会有个铁律的规定,那就是任何人都不许在会议中接电话或打电话!

他们叶总向来遵守规定,不想今天为了何人打破了多年的规定,不过看刚才叶总略显焦虑的神色,纷纷猜测估计是最新开发的楼盘出了什么问题吧。

他们丝毫不清楚真相,如果知道他们心中神一般的叶总,竟然仅仅是为一个女人送件衣服,估计都得惊得吐血吧。

“这是怎么弄的?”

叶少辰望着她狼狈不堪的样子,口气带着些许低沉的问道。

“乔小姐弄的,怎么你替我去报仇啊?”慕薇薇满不在乎的说道,倒是没想他能真替自己出头,不过她不想在乔心优的浮夸贵妇梦买单了!

听完她的话,叶少辰眉头深深皱起,当下转过身离开。

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慕薇薇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看吧,她依然没有自知之明啊!

慕薇薇,你在奢望什么呢?你难道还觉得,叶少辰会为了你,去教训乔心优?

难道你不知道,在他的心中,任何人的地位都比你高吗?

简直就是自取屈辱啊!

穿上他拿来的崭新工作服,慕薇薇直接回到了座位上,却发现乔心优并不在座位上,倒是不太在意,继续开始工作。

忽然耳边传来一道清脆的铃声,慕薇薇拿起手机,发现并不是自己的,侧过头无意看到乔心优桌子上电话闪烁不停,思索了一下,刚想给她关掉,就看到乔心优的身影出现在电梯里。

慕薇薇收回视线,乔心优回到座位上,当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后,神色慌张的直接去了洗手间。

暗中注视着乔心优的慕薇薇,心里顿时非常疑惑,接个电话有必要去洗手间吗?还有她刚才慌张的神色,怎么都令人感到别扭,她顿时忽然心中升起一抹感觉。

她总觉得乔心优像是在刻意隐瞒什么……

想到这里,慕薇薇站起身,径直来到洗手间,刚好听到乔心优说道,“好的,我马上过来,你放心,不会有人发现的。”

看到乔心优挂断电话,慕薇薇心头一顿,赶快闪身进了一旁的热水间,接着就听到乔心优的步伐渐行渐远。

慕薇薇走出茶水间,发现乔心优拿起包包直接下了楼,慕薇薇总觉得有古怪,当下和何经理请了假,跟随着乔心优身后下了楼。

见乔心优打了车,她随后也打的跟在其后,担心跟太近被发现,慕薇薇提醒司机师傅保持距离。司机师傅倒也十分配合。

大约过了40多分钟,乔心优最终在一条商业街下车,接着就看到她谨慎的向四周望了望,这才走进了一家名为‘香格里拉’的咖啡馆。

等到确认乔心优进去,慕薇薇这才付钱下车,也随后进了咖啡馆,因为乔心优的位置靠窗,她在她身后不远的隐蔽角落坐下,身旁有巨大盆栽掩护,所以不用担心被发现。

“南宫,你来了。”

听到乔心优的话,慕薇薇顿时浑身一僵,神色满是难以置信,微抬头刚好看到南宫昊那张帅气俊逸的脸庞!

慕薇薇心头升起一个大大的问号,乔心优怎么会认识南宫昊?!

两人竟然私下见面,可见关系不一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宫,你现在这么着急把我叫出来,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乔心优神色满是担忧,口气略微不自在的问道。

南宫昊似是感受到她的神色不对,当下问道,“怎么不太开心?”

乔心优无奈的叹了口气,口气很是郁闷的说道,“少辰顿时对我冷漠许多,无论我如何讨好他,他总是刻意的躲着我!”

乔心优说这话时,口气带着些许埋怨,似是对结果难以接受,南宫昊看到她的表情,口气敏锐的问道,“他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乔心优点了点头,口气带着深深的不甘,“他调查出来我在听雨轩找陆子航演戏的事情,知道是我指使陆子航了。你说怎么办?我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如果少辰知道更多的真相,我们俩的目的都会破灭!”

听到乔心优的话,南宫昊神色显示十分冷静,他眉头冷冷皱起,口气清淡的问道,“叶少辰怎么会调查起那件事?”

听到他问,乔心优神色满是怨恨,口气不满的说道,“都是陆子航那个可恶的家伙!他事后拿那件事威胁我要钱,我没同意,他狗急跳墙捅出来的!”

她忽然想起当时的情景,原来当时叶少辰说不信,都是权宜之计,其实陆子航的话,他都是上了心的,只有她还可笑的以为,他其实想相信她的!

她忽然惊恐的意识到,叶少辰对她并没有那么多感情,即使她不想相信,但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反驳!

哪怕叶少辰表现的,多么的厌恶慕薇薇,可是他无论伤害她或者侮辱她,从来没有向关冷宫般对她不理不睬,以前她总以为自己对少辰是特别,现在想来却是如此可笑!

南宫昊望着她失意的痛苦神色,心下顿时一冷,他早就提醒她不要掉以轻心,可是她总以为得到叶少辰的心,这下狠狠的栽了个跟头了吧!

“你不要太担心,以后多多注意就是,看现在的样子,叶少辰恐怕不再完全相信你了。”南宫昊神色染上一抹冷凝,口气沉重的提醒道。

乔心优神色一怔。开口说道,“那我该怎么做?”

南宫昊舒了口气,望着她的脸庞,继续说道,“没关系,你千万不能自乱阵脚,你的底牌叶少辰多少会顾及的。”

“什么底牌?”乔心优疑惑的问道。

“你别忘了你的第一个男人是叶少辰,只要你是那张设计稿的主人,牢牢抓住这一点,其他的就没关系!”

听完南宫昊的话,乔心优心头多少平复了,没错,南宫昊曾提起过,叶少辰一直对那晚的女人有特殊的感情,只要牢牢抓住这点,她必定能够反败为胜!

盯着她的神色,南宫昊继续开口说道,“不过你要赶快抓紧行动了,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只要开了荤,想必你的筹码会更多!”

听着南宫昊隐晦的提示,乔心优心里顿时有了心头骨,她听懂他的意思,当下慎重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闲聊了两句,南宫昊接到了一个电话,两人便在咖啡馆分手了,等到南宫昊离开,乔心优再次打车回到了公司。

慕薇薇大口喝了口咖啡,似乎想要压压心头的震惊,刚才听到的一切仿佛一击重拳,狠狠的砸在她脆弱不堪的心房!

她实在没想到乔心优的所有丑事,南宫昊竟然都知道!这还不算什么,他不但全不知道,竟然还是事件的策划者!

从刚才两人的对话得出,南宫昊才是出谋划策的那个,也就是说指使陆子航强了她,教给乔心优做的种种恶事的作始佣者,竟然是南宫昊!

她到底有多傻,先是被乔心优玩弄一番,到头来又被这个,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的男人欺骗了!

泪水顺着脸颊不停的流淌,咸热的水珠灌进了口中,就连喉咙变成苦涩的……

现如今,她还能相信谁?到底还能依靠谁?!

狠狠地发泄了一顿,慕薇薇的情绪逐渐恢复平静,因为有乔心优这个前车之鉴,现在她反倒不想不谙处世的时候,那般痛的撕心裂肺。

既然痛也痛了,接下来她尽快令自己接受这个事实,刚才两人提到设计稿的事情,他们提到的设计稿会不会是冒名顶替的那张?

他们说这对叶少辰影响很大,到底有何影响呢?

越想她越惊觉到,似乎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她总感觉似乎有她不知道的阴谋,她必须要尽快调查出来!

现在知道乔心优之所以有恃无恐,背后还有南宫昊的暗中支持,她便更为被动了,如果任由长此下去,估计她的情况不容乐观……

……

乔心优回到公司的途中,心中开始绞尽脑汁的思索计谋,忽然她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或许可以利用这个契机,将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

回到了公司,乔心优赫然发现,慕薇薇似乎也不再位置上,难道她又去找少辰了?想到这一种可能,乔心优心里十分嫉妒,恨不得立刻上去将她揪下来!

上午要不是她高密。自己不会被少辰警告,现在想想,她和慕薇薇似乎倒换了位置,不过慕薇薇,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

掏出手机,乔心优略微思索了一会儿,给叶少辰发了个短信——

少辰,无论你如何看待我,今天是我的生日,可不可以陪我过个有意义的生日,就我们两个人,我有很多话想要对你说。

按了发送键,不会儿就收到了回信,简单的几个字,却令她兴奋至极——

好,在哪?

乔心优略微思索了一下,嘴角轻轻一勾,而后回道——

CK国际酒店1026号房,晚上8点,我等你。

望着乔心优发来的地址,叶少辰感到心脏猛然一震,冰蓝色的瞳眸一暗,许久才发过去,仅仅一个字——

好。

……

CK国际大酒店。

打开房门,叶少辰有种恍然如世的时光错落感,望着熟悉的摆设,脑海中再次闪过那晚的抵死缠绵,心里感到一丝深深的震动。

乔心优身穿一条贴心红纱裙,将她曼妙的身姿衬得性感魅惑,她上前深情的围住叶少辰的腰肢,口气迷离而深邃,“少辰,你还记得这里吗?”

叶少辰望着她明媚的脸蛋,轻轻的问道。“怎么想到来这里?”

“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嘛……我当然想挑个特殊的地方啦……这么美好的夜晚,没有红酒助兴,实在是太扫兴了!我出去要瓶,一定要等我哦……”

听到乔心优的提议,叶少辰没反对,淡淡的摇了摇头。

得到他的保证,乔心优这才放心的出门,她先去前台要了瓶酒,没有立刻返回房间,而是去了附近的洗手间。

乔心优确定四周没有监控设施,这才用开酒器打开木塞,而后从礼服的口袋中掏出一个纸包,打开纸包可见少量的白色颗粒,直接倒进了酒瓶里……

做好了一切,乔心优又去吧台要了杯香槟,而后回到了房间,却发现房间漆黑一片,她的心中一跳,开口询问,“少辰?你在吗?”

招呼了好几遍,却没有丝毫的回应,乔心优心里顿时一冷,她四周查看了下却没发现任何人影,心中忽然升起一抹深深的失落。

就在这时,房间的阳台位置忽然燃起小小的火光,乔心优赶紧来到阳台,顿时大吃一惊,心里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天哪,竟然是蜡烛!

透过20几根细小的蜡烛的暗影,乔心优发现下面是一个三层的生日蛋糕!

乔心优抬起头,发现叶少辰就站在蛋糕的前面,脸上挂着醉人的轻笑,口气温和的说道,“心优,生日快乐……”

“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乔心优脸上满是惊喜和感动,长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和男人过生日,并且对方还是她最在乎的人,自然意义自然非凡!

叶少辰没有打算回答,而是开口问道,“喜欢吗?”

乔心优眼眶微红,神色满是知足,“喜欢。”

只要是你为我准备的,我都喜欢,少辰,你知道吗?重要的不是礼物,而是你对我的心意!

叶少辰对这种事情不太专业,他回想了一下,继而说道,“许个愿吧,然后吹蜡烛。”

听到他的话。乔心优相当的配合,她双手合十,满怀期待的许了个愿望,而后直接吹掉了蜡烛……

吃了生日蛋糕,乔心优再次想起今晚的计划,因为有了刚才的一幕,对今晚的结果她多了几分信心。

打开酒瓶的木塞,乔心优从房间柜子里,拿出两只高脚杯,率先为叶少辰倒了一杯红酒,而后为自己倒了杯香槟。

担心被他怀疑,乔心优解释道,“我这几天不太舒服,不太适合喝酒,我以香槟代替,可以吗?”

叶少辰道没放在心上,缓缓说道。“可以。”

两人碰了杯,叶少辰刚要饮下,忽然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起,叶少辰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后,直接放下杯子,站起身说道,“我先接个电话。”

乔心优心头一恼,心里埋怨此刻打电话的人,面上却显得十分冷静,柔声说道,“好,我等你。”

得到他回复,叶少辰径直来到阳台上接电话,望着窗外深邃的夜色,口气刻意压低的说道,“少岩。”

“哥。你怎么还没回来?你现在还在工作吗?”

“嗯,我临时有些文件需要批改,晚饭你们先吃吧,不要等我了。”

“哦,那好吧。”

“对了,慕薇……你嫂子回家了吗?”

他问完这句话,忽然感到对方迟疑了一下,而后开口答道,“我刚问了下秦妈,嫂子正在房间里休息呢。”

听到她在家,不知道为什么,叶少辰的心中顿时松了口气,开口说道,“不用担心我,我一会儿就回家。”

“嗯。”

叶少辰挂掉了电话,重新回到房间里,便看到乔心优漫不经心的看着电视。看到他的到来,将桌上的红酒递给他,口气带着一丝狡黠,“说好陪我过生日,还擅自接电话,不行,你得先自罚三杯。”

听到她的话,叶少辰想到今天是她的生日,倒也不想扫了寿星的兴,当下接过酒杯一饮而尽,而后斟满,再饮一杯,如此连续三杯下肚。

望着殷红色的液体消失在杯中,乔心优心头顿时升起一抹兴奋,她之前已经在酒里下了药,只要等药劲发作,那今晚他必定无法推开自己!

只要两人发生实质性关系,那她手中必然多了个筹码,到时她就不信,依然无法将慕薇薇赶出去!

毕竟她是叶少辰的‘第一个’女人,相比二手货的慕薇薇,少辰到时一定会选择自己的!

乔心优心中的如意算盘打的响,她之前查看过说明,药效在半小时内出现效果,她现在做的就是稳住叶少辰,避免出现任何的差错。

“少辰,我们不如先跳支舞吧?”

乔心优刚才发现,房间里有齐全的音响设备,她上前打开后,一曲悠扬的小提琴曲缓缓倾泻而出,乔心优如此提议道。

叶少辰抬手看了看腕表,发现此刻正值晚上九点钟左右,心里想着10点多要赶回去,不知为何。在想到慕薇薇在家之后,这种想法更加强烈了。

“好吧。”

叶少辰搂着乔心优的腰,两人随着旋律旋转起舞,温柔的月光照射进来,为房间里增添了几分静谧的气氛。

之所以不开灯,是因为乔心优打听到,当初叶少辰和慕薇薇发生关系时,房间便是这个情景,她这么做,是怕开灯引起他的怀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