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放大招,整死你/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天中午,乔心优安排好一切,走到慕薇薇跟前说,“下午有空吗?”

慕薇薇正在修改设计图,闻言有几秒的惊讶,随后直接拒绝,“没空。”

乔心优压着心中的怒火,继续放低姿态说,“我想和你谈谈。”

慕薇薇将笔扔在办公桌上,跳着二郎腿,双手抱在胸前冷笑看她,“乔心优,我们两还有得谈吗?”

“你不敢?”乔心优挑眉,用激将法。

慕薇薇摇摇头,“不是不敢,我觉得和你谈是浪费时间,根本没有必要。还有,你多把心思放在叶少辰身上,比放在我心上有用。”

和她谈?无非都是写陈词滥调,她有这个时间还是多画几张图纸。

乔心优望着她油盐不进的这张脸,狠想动手去撕烂她,但为了自己的目的,她还是忍住了,低声下气的说,“薇薇,这次我是真心诚意想和你谈,下午五点半,香格里拉咖啡馆,我会一直等你的。”

自从两个人闹翻以来,慕薇薇还没有见过乔心优如此低姿态。

“乔心优,你又想干什么?不如直接说吧,我也懒得和你费周折。”

乔心优握着拳,告诉自己要控制。

“慕薇薇,我会等你的。”撂下这句话。乔心优就出了办公室,她不想在办公室和她争吵,毕竟现在在同事的眼中,慕薇薇还是叶少辰名义上的太太。

慕薇薇坐在椅子上考虑了片刻,去就去,谁怕谁?她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还有什么阴谋。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小白兔了,不会任由她摆布。

四点的时候,何美玲将一叠文件放在她面前,“把这些给叶总送上去,请他签完字,明天等着用。”

慕薇薇有些为难,她这几天一直躲着叶少辰,能不见他就不见他。所以除了每天上下班在家里吃饭的时候有简单的接触,一天基本上说不了三句话,他竟然也出乎意料的没有找她麻烦。

“何总,能不能让别人拿上去。”

何美玲面无表情,她心里隐隐知道叶少辰和慕薇薇似乎有些问题,但是作为一个忠心耿耿的下属,她只需要走好自己分内的事情。

“慕薇薇,这是工作。”何美玲冷淡的说,“你是个很有才华和灵性设计师,我也希望你能公私分明。”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慕薇薇也不好再推辞,只好硬着头皮来到总裁办公室。

敲门。

“进来。”

慕薇薇抱着文件进去,男人穿着白色衬衣坐在巨大的办公桌后面,不可置疑,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企业管理者。

“叶总,这些文件需要你的签字。”

“放着。”他没有抬头,语气冷淡。

“叶总,这些文件明天要用,所以您现在能不能……”

“我工作需要你来指手画脚吗?”叶少辰抬起头,不悦的望着她。

慕薇薇低下头道歉,“对不起叶总,是我逾越了。”

叶少辰盯着她乌黑的发顶,心里莫名的有些烦躁,拿过她放下的那一叠文件一个个翻过去。

“叶总,您先看,我等会过来取。”慕薇薇说。

“站着等。”

好吧,我要公私分明,你是大老板,你说了算。慕薇薇在心里嘀咕。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慕薇薇的脚都快站麻了,该死的叶少辰还没有动笔签字。

慕薇薇低头看了手表,已经四点四十了,再过二十分钟就下班了,半个小时去赴约时间刚刚好。

叶少辰看见了她的小动作,心里不爽,“你赶时间?”

“还行。”慕薇薇简单的说。

又等了二十分钟,下班时间到,慕薇薇知道他是故意整她,平白无故在这站了将近一个小时,也不发怒,冷淡的说,“叶总,下班时间到了,这些文件我明天上班过来取。”

叶少辰将文件“啪”的扔在桌子上,微怒道,“老板都没有走,你就想走了?”

“叶总,员工也有私人时间。”

叶少辰手抻在桌子上,嘴角冷笑道,“好,现在就是你的私人时间,不过,你是不是忘了,你的私人时间也是属于我的。”说着就收拾桌子关电脑。

慕薇薇有种不好的预感,问,“你要干什么?”

叶少辰走过来,不怀好意的说,“当然是回家了。”

慕薇薇后退一步,他眼中那湛蓝的光泽她太熟悉了,回了家她就别想逃了。

“我有约会,暂时不能回去。”

叶少辰顿住脚步,回头盯着她,“和谁?”

慕薇薇陡然一笑,“和我的好朋友,你的情妇,乔心优,怎么有没有兴趣一起去?”

“情妇”这个词狠狠的扎了某人一下,他扣住慕薇薇的下巴说,“你嘴巴放干净点。”

“哼,不是情妇是什么?叶少辰,床都上了还不给人家一个名分,你未免太小气了吧。”慕薇薇讽刺他。

叶少辰猛地低头在她唇上狠狠咬了一下,血腥味在口中蔓延开,慕薇薇用力推开他,抹着唇角的伤口,骂道,“叶少辰,你是属狗的吗?”

“再说一句信不信我把你在这里办了!”叶少辰上前一步威胁她,“想用激将法让我放你走?简直做梦,我告诉你,姓慕的一天不出现,你就一天别想逃离我的手掌心。”

好汉不吃眼前亏,慕薇薇连忙示弱,“真的是乔心优约了我,你要是不信可以和我一起去。”

叶少辰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暂且相信她的话,“她约你干什么?”

慕薇薇用纸巾粘干唇上的血,没好气的说,“我怎么知道?没准想杀我也不一定。”

叶少辰的眼眸暗了几分,“慕薇薇,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心狠手辣?”

“对,我就是一个十恶不做的巫婆,现在可以让我去见你的白雪公主了吗?”

叶少辰的手握紧又放开,他真的是越来越看不清楚眼前这个女人了,到底什么时候她的心变得这么不可捉摸?心肠变得如此狠毒了?

车子停在香格里拉咖啡馆门口,慕薇薇扭头问叶少辰,“你不上去观战吗?万一我和你的白雪公主打起来呢?”

“下车!”叶少辰下逐客令。

慕薇薇清冷的一笑,款款下车,车子疾驰离开。

咖啡厅里,服务员把慕薇薇引到乔心优定好的位子上,桌上已经放了两杯咖啡,乔心优坐在对面。

“服务员,把这杯咖啡倒了,要一杯蓝山。”慕薇薇说完然后坐下。

乔心优冷冷的看着她,“慕薇薇你什么意思?”

慕薇薇冲她笑笑,“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怕某人自己没死成,想要让我死。”

“你……”乔心优恶毒的话正要说出口,发现她唇边的伤口,漂亮的眸子暗沉了许多,“你嘴怎么破了?”

慕薇薇摸了摸伤口说,“这个,刚刚被人咬的。”

被谁咬的,慕薇薇没有说乔心优也猜得到,嫉妒的火苗越烧越旺,她只是早走了几个小时,叶少辰就又把她叫上去了,看来她不想杀她都不行了。

“说吧,什么事情,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慕薇薇冷淡地看着她,开门见山的问。

乔心优强迫自己装出一副内疚的模样,低声说,“薇薇,我今天找你来,是想跟你道歉的。”

“哈?”慕薇薇确实愣了一下,随后哈哈哈大笑起来,声音大的吸引了周围不少人的目光,可是她管不了那么多,因为这是她这辈子以来听到的最好的笑话。

“乔心优,你脑子进水了,你跟我道歉?”

乔心优忍住向她泼咖啡的冲动,诚恳的道歉,“薇薇,我是真的想跟你说一句对不起。这几天我想了很多以前的生活,想起一起我们在学校的生活,当时是多么的开心……”

“等等,等等,”慕薇薇抬手打断她的话,纠正她的说法。“忆往昔就算了,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回忆过去,因为一想起曾经和你在一起的那些时光,我就觉得我是大傻瓜。”

“薇薇,你别这样。”乔心优看似有些感伤,“你先听我说完。”

“好,你说你说。”慕薇薇脸上的笑意只停在眼角,她也是好奇,想知道这个女人怎么洗白。

“我知道我这段时间做了很多不好事情,伤害了你,都是我的错,我现在想通了,叶少辰是不会喜欢我的,我也不想再这么生活下去,所以,我退出你们的生活,我要去寻找我的幸福。如果你不信。我明天就搬出别墅。”

慕薇薇当然不信她的这些鬼话,她不是三岁小孩了。

“完了?”慕薇薇问。

乔心优看她不信,焦急的说,“薇薇,我真的错了,我为了一份遥不可及的爱情牺牲了我们的友谊,这几天我都非常后悔,今天终于鼓起勇气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还能把我当朋友。我诚心祝福你和叶少辰能幸福的生活下去。”

慕薇薇注视着她那双曾经阴毒无比的眼眸,心中不禁暗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能下如此决心让自己低头?

“薇薇,你就不能相信我这一次吗?”乔心优颇有些难过的说。

服务员重新端上来的咖啡散发着浓浓的苦味,还未喝,慕薇薇就觉得舌苔上有了淡淡的苦味。

“乔心优,你做了那么多事情,我的命差点送到你的手上,你以为我还会信你?”

乔心优急了,“薇薇,你如果不信,我可以发誓。”

慕薇薇轻蔑的一笑,“好啊,你发呀。”

乔心优只是这么一说,没想到慕薇薇当了真,心里不知咒骂了她多少遍,但是为了让她相信,只好咬咬牙竖起手掌说,“我乔心优对天发誓,如果今天有半句谎言,就不得好死。怎么样,你现在信了吧。”

慕薇薇没想到她还真的发誓了,原本有一瞬间的相信,但反过来一想,她连自己的生身父母都不要了,还怎么会在乎这个誓言?

既然她这么努力的演戏,慕薇薇怎么会不配合呢?

喝了一口温热的咖啡,哇,果然好苦。

“好吧,你都这么说了,我就信你一回。”慕薇薇的表情有些无奈。

乔心优立刻开心起来,“薇薇,你真好,我就知道你还会把我当好姐妹的,放心,我明天就搬出别墅。”

她表面那么高兴,心里却在暗笑,明天?慕薇薇你恐怕连明天的太阳就见不到了。

“好啊,那我就等着你搬出别墅了。”慕薇薇淡笑。

乔心优见时机成熟,亲热的说,“现在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去逛街吧,我们姐妹两好久都没有逛街了,好怀念啊。”

慕薇薇手指研磨着咖啡杯,“我没有想买的东西。”

“逛街并不代表要买东西啊,而且我想买几件衣服,你的眼光好帮我参考参考。”

慕薇薇冷笑,她的眼光好?她记得在学校两个人去买衣服,乔心优从来都会说她的眼光太差,非得要她买自己推荐的衣服。现在想想,她当时真是傻,居然听她的话,买的衣服要不就是黑白灰,要不就是太大。

“走嘛走嘛,求求你了。”乔心优双手合十祈求,什么都安排好了,慕薇薇如果不去岂不是辜负她的好心。

慕薇薇将手中的小勺子叮咚放下,终于开口。“好啊,陪你去逛街。”

乔心优心里喊了一个大大的“yes”!

为了骗她,真是委屈自己了,等这件事完了,她一定好好犒劳犒劳自己一番!

华灯初上,街上人流攒动。

“薇薇,那家百货商场的衣服特别好,我们去看看啊。”乔心优很自觉的勾上她的胳膊,在旁人眼中就是一对要好的闺蜜。

慕薇薇任由她拉着往前走,到了人烟稀少的拐角处,乔心优四下看了看,突然猛地将手边的女人推了出去。

慕薇薇顿时一个不妨趔趄了几步倒在路中心。

“乔心优!”慕薇薇冲她吼道,话音未落,视线中就出现了一辆急速驶来的汽车,慕薇薇终于明白这个女人要干什么,着急地想从地上爬起来,可是刚站起来就发现自己的脚踝拐了,根本动不了。

突然想起在叶少辰办公室的那句话:没准她想杀死自己也不一定。

果然一语成箴!

车子快速的逼近,路边的乔心优在阴险的笑,慕薇薇心中一片绝望,好奇害死猫,这次她是真的被自己的好奇心害死了。

哥哥,你在哪里?我见不到你了吗?

车子眼看就要碾过她的身体,慕薇薇闭上眼睛,那就结束这一切吧,这样也不用遭受叶少辰的虐待了。

就在她以为死亡降临的时候,身体猛地被人扑倒,向前滚了几圈,刺耳车轮声从耳边掠过,然后脑袋撞在道沿上,她就失去了知觉。

乔心优亲眼看着眼前的变故,愣了一秒,随即跑上前一看,救她的人居然是叶少岩。而此时他正紧紧的将她抱在怀中,两个人都昏迷了过去。

一个疯狂的想法在心中滋长,她不能让这两个人醒过来,否则她就彻底败露了。

就当她掏出电话想要通知凶手把车开过来再从他们身上碾过去的时候,身边路过的群众已经在报警了,“你好,是110吗?这里撞死人了,赶紧过来,地点是……”

一盆凉水当头泼下,来不及了……

不,她还有转机,只要慕薇薇和叶少岩还没有醒来,她就还有机会。

快速的组织了一番语言,她拿出电话拨通了叶少辰的号码,“少辰,你快点来啊,出事了……”

叶少辰的车刚开进别墅。接到电话,让司机方向一转,立刻向医院奔去。

少岩,少岩,你绝对不能出事!

明明慕薇薇是和乔心优约好的,为什么会把叶少岩卷进去呢?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

十几分钟后,市中心医院。

叶少辰狂奔医院,在病房门口见到了等待的乔心优。

“少岩呢?他在哪里?”叶少辰心急如焚。

乔心优抓住他的手安抚道,“少辰,你别着急,刚刚医生说了,少岩没有多大问题,只是轻微的脑震荡,现在在里面休息,等会儿估计就能醒了。”

叶少辰推门直接进去,看到弟弟安静的睡在床上,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想起还有一个人,叶少辰问,“慕薇薇呢?”

乔心优冷声说,“在隔壁病房,她也没有多大事。”

都这个时候了还惦记着慕薇薇,要不是怕被人发现,乔心优真想过去掐死那个女人。

听慕薇薇也没事,叶少辰的心没由来的松了一下,皱眉问,“到底怎么回事?少岩为什么会受伤?”

乔心优冷哼一声,开始编造谎言,“我约了薇薇逛街,走到拐角处,薇薇看到了少岩就跑上去说话,也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什么,突然就起了争执,我正要上去劝解,却看见慕薇薇把少岩狠狠的推倒在地上,她自己没站稳也摔倒了,这时旁边来了一辆车,少岩为了救慕薇薇两个人就撞到路沿上了。”

叶少辰听完乔心优的谎话,怒火中烧,慕薇薇,慕薇薇,又是她!平时伤害乔心优,现在居然把毒手伸向了自己的弟弟。

他绝对不能容忍。

转身向隔壁病房走去,他要亲手杀了这个女人!

乔心优没有阻止,她巴不得将叶少辰推进慕薇薇的病房,让他好好折磨慕薇薇。

可是叶少辰刚推开隔壁病房的门,脚步就顿住了。

他想起上次慕薇薇不顾腿伤跳进游泳池救少岩,如果她真的想让少岩死,大可以冷眼旁观,为什么要冒生命危险去救他呢?

至于这一次……

因为有了前几次的警惕,他对乔心优的话下意识的怀疑了几分,她把所有的矛头都推向了慕薇薇,难道事实真的如此吗?

想到这里,病房里响起叶少岩保镖的声音,“少爷,你醒啦。”

叶少辰心中一喜,立刻跑了进去,叶少岩果然睁开了眼睛。

“少岩,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叶少辰担忧的问。

叶少岩从床上坐起来,扭了扭脖子,“好像没多大问题。”

“真的吗?我让医生再来检查一遍。”

叶少岩拉住他胳膊,“大哥,我没事了,不用检查。”

“好,你没事就好,接到心优的电话我差点急死了,我真怕会……”叶少辰说到一半噎住。

叶少岩似乎没有那么热情,想起另一个人。问,“哥,嫂子呢?”

“她还没有醒,少岩,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怎么会受伤呢?”

此话一出,乔心优猛地僵硬住,她以为叶少辰会对她的话坚信不疑,没想到他会问叶少岩。

她紧张的不敢呼吸,手紧紧的攥住衣角,眼睛盯着叶少岩,大脑里快速的盘算着万一他戳穿她,自己要怎么解救。

叶少岩似笑非笑的瞟了一眼乔心优,看出了她的担忧,暗暗一笑道,“也没有什么,我在街上碰到大嫂。就聊了几句,大嫂差点被车撞了,我就拉了她一把,就这么简单。”

乔心优绷着的一颗心松弛了不少,虽然两个人的说法有些出入,但是他并没有把自己供出来,这已经是很好的结局了。

叶少辰对弟弟的话深信不疑,回头瞪着乔心优,阴沉的问,“你刚刚说,是慕薇薇把少岩推倒的?”

乔心优被叶少辰的冷眸吓了一跳,连忙解释,“可能当时我离得太远,没有看清楚。”

叶少辰一步步逼近她,反问道,“没有看清楚?没看清楚你就把所有的责任推给慕薇薇?乔心优,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不不……”乔心优被叶少辰身上的杀气震惊到。她第一次感受到这个男人身上可怕的气息,“少辰,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没有看清楚,你要相信我。”

叶少岩突然替乔心优解围,“大哥,当时天色太晚,她没有看清楚也是正常的,乔小姐不是大嫂的好朋友吗?她不会陷害大嫂的。”

有了叶少岩的求情,叶少辰对乔心优的疑虑消了大半。

“好,我就再信你一次。”

乔心优看着他转身,暗暗吐口气,叶少辰真的,太可怕了!

不过,叶少岩竟然会帮自己?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啊。

上次她想和叶少岩联手,他没有表态,以现在这个情况来看,叶少岩是站在自己这边的。那她对付起慕薇薇来,还不是小菜一碟?

这时,一个小护士在门口说,“谁是慕薇薇的家属,她醒了。”

……

慕薇薇睁开眼的那一刹那,恍若重生。

看来,老天爷还不想请她去喝茶。

那就你死我活到底吧。

叶少辰走进来,后面跟着乔心优,有了叶少岩做靠山,她一点都不害怕慕薇薇说出真相,反正她说了叶少辰也不会相信。

一看到乔心优出现,慕薇薇脸就黑了下去。

“你还好吧?”叶少辰难得关心她。

慕薇薇看这个差点杀了她的女人一脸得意的笑,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抓起手边的一个药瓶就砸了过去。

乔心优吓了一跳,连忙往叶少辰身后一躲,瓶子“砰”的砸到墙上,瞬间四分五裂。

叶少辰将乔心优护在怀中。冲慕薇薇吼道,“你是不是疯了!”

“我疯了?我快被乔心优这个女人杀死,我看是她疯了才对。”慕薇薇大声骂道。

乔心优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依偎在叶少辰怀里,小声说,“薇薇,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慕薇薇哈哈冷笑几句,指着乔心优的鼻子说,“乔心优,你自己干的事你不知道吗?你前脚约我喝咖啡说让我原谅你,后脚就把我推到在路上让车撞死我。乔心优,我以为你只是想要叶太太这个位子,还不至于想要我的命,现在看来,我真的是太低估你了!”

慕薇薇气的不但肝疼,扭伤的脚踝也一阵阵抽着疼。

叶少辰听到这话虽然有一点点心动,但是他更相信叶少岩的说词。

“薇薇。我怎么可能会做这些事情,你不要冤枉我。”

“乔心优,你敢做不敢当吗?”

“我没有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承认,薇薇,我把你当朋友,你却血口喷人。”

慕薇薇简直要被她气的吐血,正要拿起另一个空瓶子砸过去,却被叶少辰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

“慕薇薇,你冷静一点,这件事根本和乔心优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要陷害她!”叶少辰低声冷喝道。

慕薇薇懵了,她早就对这个所谓的丈夫心灰意冷,甚至憎恨之极,可是当她被乔心优陷害至此,却看到这个男人将凶手抱在怀中,口中说她是陷害对方的时候,她没有愤怒。她只觉的深深的悲凉。

她到底上辈子做了什么孽,今生要遇到这一对渣人来虐自己。

“叶少辰,我看你不是眼瞎,你更是心盲。”慕薇薇冷冷的眼眸盯着他说,“叶少辰,我求你放过我吧,我斗不过这个女人,我投降好吗?”

叶少辰卡住她的脖子说,“你忘了我中午说的,没有找到姓慕的,你休想走!”

慕薇薇直视着他冰霜般的蓝眸,唇角弯起一个残忍的笑,“叶少辰,这样下去,我没死在你手中,一定会先死在姓乔的手中,不如你给我一个痛快,嗯?”

叶少辰的手一点点收紧,眼眸散出嗜血的光,“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你,少岩为了你差点被车撞,单就这一点,你已经够死几百次了。”

听到叶少岩的名字,慕薇薇愣了一下,原来把自己扑倒的人,是叶少岩?

那他为什么不告诉叶少辰真相,而要包庇乔心优呢?

“怎么?怕了吗?”叶少辰看她表情有些呆滞,手上的力道不由的松了几分。

慕薇薇乘势拼命挣开叶少辰的大手,她不过说说而已,死太容易,她割腕撞墙都可以,但是她要活着,亲手揭穿乔心优的面具。

“怕你?我只是不想这么白白死了,便宜了你们两个。再说,我还没有见到我大哥,怎么舍得去死。”

站在床头的乔心优,心像过山车一般上去又下来,最后还是恨恨的在心里暗骂了几句。

“那就好好活着,看我怎么一点点杀了他!”叶少辰撂下这句话,转身就出了病房。

乔心优得意的看着狼狈不堪的慕薇薇,笑道,“慕薇薇,你现在是不是心里很疼啊,看到自己的老公维护我,是不是嫉妒的要死?”

慕薇薇在她面前从不示弱,“乔心优,你费劲心机想要杀我,可是你知道我为什么还活着?”

乔心优撇撇嘴,冷哼道,“那只是你运气好!可惜啊。就算叶少岩救了你,那又怎么样?他还是站在我这边的。”

慕薇薇放在被子里的手紧紧握住,脸上却保持着笑容,“乔心优,中国人做事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你虽然占尽地利、人和,但老天爷不想让我死,你就算机关算尽也杀不了我,这就叫天时!”

乔心优伪善的面具被撕下,恶狠狠的说,“我就不信下次老天爷还帮着你!”

“好啊,那我们就试试,看老天爷到底帮谁。”

乔心优狠跺了一下脚,愤怒的朝外面走去。

慕薇薇不想让她这么爽快的走,在后面补了一句,“乔心优,别忘你发过的誓言,要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小心真的不得好死。”

乔心优僵住脚步,银牙差点咬碎。

……

病房这边,叶少岩和保镖听到那一声巨响,都怔住了。

“少爷,那边打起来了?”保镖稍有些惊讶的说。

叶少岩颇感兴趣,淡笑道,“慕薇薇看起来文文弱弱的,脾气这么火爆?”

保镖想了片刻,还是问出了心中那个疑虑,“少爷,明明是那个女人把少奶奶推倒的,你为什么还……”保镖说到这里,停住了,看着叶少岩。

“为什么还要包庇乔心优?”叶少岩接着他的说,轻笑道,“我自然有我的打算。”

这一年来他在外面受苦,叶少辰却坐拥数亿资产,他心里怎么会平衡?他就是不想看到叶少辰舒舒服服的生活。

如今时不时有一个乔心优来给他添添乱,又不影响大局,叶少岩何乐而不为?

他真的很期待接下来的日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