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偷听,楼上的暧昧/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隔壁安静下来后,叶少辰再次出现在了叶少岩病房。

“大哥,你回去吧,我没有多大事,明天估计就能出院了。”

叶少辰还是不放心,“我在这里陪你。”

叶少岩苦笑道,“大哥,我又不是孩子了,不需要人陪,你回去吧。”

叶少辰沉默了片刻,说,“那好吧,我把章贺留在这里,你有什么事情就让他去做。”

“嗯,我知道。”

……

外面的天色彻底暗了下来,叶少岩摁摁太阳穴从床上下来,推开了隔壁病房的门。

慕薇薇脚疼的厉害,在床上坐也不是躺也不是。

“你身体哪里不舒服?脸色这么差?”叶少岩的声音响起。

慕薇薇抬头一看,是救命恩人。

“少岩,谢谢你救了我,”慕薇薇知道,如果没有他的仗义出手,她这会已经到阎王爷那去了。

叶少岩坐在窗边的椅子上,笑的云淡风轻,“不客气,你上次不是也救了我?你腿怎么了?”

慕薇薇揉着早就肿起来的脚踝,郁闷道,“刚才被乔心优推了一下,脚扭了。”

叶少岩对旁边的保镖说,“去找医生来看看。”

保镖出去,慕薇薇想起他对叶少辰说的话,皱眉问。“少岩,你当时看到全过程了吗?”

叶少岩点头,“看到了。”

当时他就站在不远处,乔心优是如何推的她,车是从哪里出来的,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慕薇薇呆住,更加疑惑,“既然看到了,你为什么不对叶少辰说?却要帮着慕薇薇隐瞒呢?”

叶少岩双手虚抬安抚她的情绪,瞅了瞅门口章贺的位置,小声说,“你傻啊,你以为凭借这一次就能揭穿乔心优的真面目?”

“啊?你不是站在乔心优那边吗?”

叶少岩一笑,“我怎么会和她那种人同流合污呢?你也太小瞧我了。”

慕薇薇立刻兴奋起来,屁股往床边挪了挪,问,“你刚刚是什么意思?你还有乔心优的把柄?”

“那当然了,不过薇薇,现在还不是时候,你放心,她蹦跶不了多久的,我到时候一定让她因为做过的坏事后悔莫及。”

慕薇薇心里涌起一股暖流,眼眶突然湿润了,她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来自朋友的关怀了。

叶少岩看到她的眼角的泪水,好笑的问,“你哭什么?”

慕薇薇抹去泪水,眼眸清澈见底,“没什么,就觉得有些感动,少岩谢谢你。”

“你和我不用那么客气。”

慕薇薇叹口气,感慨道,“我发现现在的我都不是以前的我了。”

叶少岩诧异,“有什么不一样吗?”

慕薇薇无奈,“不一样,以前的我无忧无虑,有爸爸妈妈关爱,有大哥撑腰,每天读我喜欢的书,和喜欢的人一起上课,生活单纯又美好。可是现在呢?爸妈去世了,大哥消失了,男朋友劈腿了,就连曾经最好的朋友都想要我的命,而我也一步步变得不是自己,变得揣度人心,变得阴狠毒辣……”

叶少岩打断她的话,“你阴狠毒辣?慕薇薇,你不要把乔心优的标签贴给自己了。你能变成这样都是被逼的,难道你还想做以前的小白菜,任凭别人踩踏?人嘛,总是在环境中变得更加坚强。但是我相信,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的那颗心都是善良的。”

叶少岩听着她的叙述,有种感同身受的触动,自己仿佛也是这样。从一个积极阳光的少爷,变成现在处心积虑,算计别人的男人。

慕薇薇听了他的安慰,心里暖暖的。

这时,医生进来检查了一下她的脚踝,疼的慕薇薇龇牙咧嘴,刚刚擦干的泪水又蹦了出来。

“脚踝扭伤了,我开点活血化瘀的药,过几天就能下地了。”医生说。

活血化瘀?慕薇薇猛然想起腹中的孩子,连忙说,“医生,能不能换个药,我怀孕了,用活血化瘀的药岂不是要流产。”

医生也惊讶了,仔细看了看她的身形,“慕小姐,你真的怀孕了?”

慕薇薇点头,“是啊,上次检查说两个月了。”

医生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你肚子疼吗?”

慕薇薇手放在小肚感受了一下,“不疼。”

“这就奇怪了,你刚刚受到了那么剧烈的运动,居然没有感觉?要知道怀孕前三个月是很容易流产的,而且你这样子,也不像怀孕。”医生瞄了一眼,说出了自己的判断,“慕小姐,谨慎起见,我建议您再做一次B超检查。”

慕薇薇眼睛放出光来,“医生,你的意思是,我可能没有怀孕?”

医生有些诧异她的反应,一般来说,女人发现自己没有怀孕不是应该伤心吗?她这么开心是什么意思。

“这个只是我的推测,先做个B超再说。”

慕薇薇兴奋的要从床上下来,“好好好,我现在就去做。”

她简直要开心死了,她真的不想要这个孩子,当她知道这个孩子的爸爸是南宫昊时,她就没有打算留下他,这是一个意外,也是一个谎言。

叶少岩按住她的胳膊,让她先坐在病床上,“你这个样子怎么去做B超?安静躺着。”然后对医生说,“去,把你们的B超搬过来,就在这里做。”

医生当然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也知道慕薇薇是谁,所以对这个命令只能服从。

叶少岩将一大瓶水塞到她手里说,“先把这些水喝了。”

慕薇薇二话不说,“咕噜咕噜”喝了个干干净净,喝完后怕等会憋尿不够,又倒了一大杯温水喝了下去。

叶少岩真是服了她,“你就这么不想要这个孩子?”

慕薇薇将水杯放在桌子上,眼中露出一些伤感,苦笑道,“少岩,我要不起他。我现在自身都难保,我给不了他安稳的生活,就不能不负责任的把他带到这个世上来。”

“你可以找孩子的爸爸负责啊。”叶少岩说的话在情理之中。

但慕薇薇却更加坚定的摇头,“不,我这辈子都不会找他,这是我自己的孩子,我有权利决定他的去留。”

叶少岩看着她决绝的神色,只能在心里说了句,好吧……

二十分钟后,慕薇薇对医生说,“好了,来吧。”

冰凉的液体在小腹上滑动,慕薇薇紧张的看着电脑屏幕,虽然她一点都看不懂。

大约一分钟的时间,中年医生说,“你没有怀孕。”

“真的?我真的没有怀孕?”慕薇薇惊喜的从病床上起来,这是她这段黑暗时光中最好的一个消息了。

医生瞥了她一眼,将仪器收拾好说,“我从医二十多年了,怀没怀孕还能看得清楚。”

慕薇薇尴尬的笑笑,连声说“谢谢”。

章贺站在病房门口,听到这个消息,拨通了叶少辰电话。

几分钟前,叶少辰在三楼书房处理公文。

“少辰,该休息。”乔心优推开书房门,身上穿着一件真丝黑色吊带睡衣,好身材一览无余。

她摇曳生姿走到叶少辰跟前,手指在他肩膀徘徊。

叶少辰拉开她的手,“心优,不要闹,我这里还没有忙完。”

乔心优撒桥。顺便坐在他怀里,“工作永远都做不完的,你就当还上我的生日礼物好吗?”

甜美的女人香扑进鼻中,叶少辰低头咬住她的唇,脑海中却浮现出慕薇薇带血的嘴角,不由得加大了力度。

乔心优颇感惊喜,她进来的时候已经吩咐管家,不能让任何人上来打扰叶少辰,今天晚上,她一定要拿下叶少辰,以为要费一番周折,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动、情了?

两个人如胶似漆,乔心优横、跨在叶少辰的腿、上,脸上染了情、欲的娇红……

就在她以为快要得逞的时候,该死的电话再次响起。

乔心优背着手抓住电话,刚要试图关机。却被叶少辰长手拿个过来。

乔心优轻咬着他的耳垂,“不要接了好吗?”

“不行,章贺的电话,说不定是少岩出事了,乖,”叶少辰在她屁股上打了一下,“下去。”

乔心优不敢反抗,不过令她愤怒的是,撩火撩了这么久,他的身体却没有任何反应。

“章贺,什么事?”叶少辰用手背擦了擦乔心优印在唇边的痕迹。

“少爷,刚刚少奶奶做完B超检查,结果显示,少奶奶没有怀孕。”

叶少辰的手顿住,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问,“你说什么?”

“少爷,少奶奶没有怀孕,上次说怀孕两个月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站在旁边乔心优隐约听到“没有怀孕”几个字,心里凉了一截,慕薇薇没有怀孕的事情查出来了?

“我知道了。”叶少辰挂了电话,脑子有片刻的呆滞。

没有怀孕?

上次不是说怀孕两个多月?他还因此重重的惩罚了她,甚至差点把她溺死在水池里……

现在却告诉他没有怀孕?

叶少辰心里有些闷堵,又有种莫名的后悔,为什么这段时期发生的事情好像慢慢超出他的掌控范围了,也在一点点推翻曾经的断定。

“少辰……”乔心优怕他多想,想要打断他的思维。

叶少辰身上的欲火消散的无影无踪,“心优,你出去吧。”

乔心优暗暗心惊,娇柔的换了一声,“少辰……”

“出去!”叶少辰低声喝道。

他要好好想想,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乔心优不敢再滞留,迈着小步打开书房的门。

“等等。”叶少辰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乔心优惊喜的回头,却听他冷淡的说,“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要踏进这间书房。”

“好,我知道了。”乔心优努力扮演着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女人,心里却恨意滔天。看来,叶少辰对自己越来越戒备了,那么她也就没有必要为他考虑那么多了。

她想起上次南宫昊告诉她的办法,当时她怕给叶少辰的声誉造成不好影响,也怕自己背负小三的骂名,可是现在想想,这有什么关系?只要自己能坐上叶太太的宝座,这些声音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被人们忘记。

书房里,叶少辰点燃了一根烟,他不常抽烟,也没有瘾,只会在极度烦躁或者郁闷的时候抽一支,来平复内心的情绪。

慕薇薇没怀孕,但是她在嫁给自己前确实是和男人上过床,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就算是没有怀孕那又怎么样?她是荡妇,这个形象她休想狡辩。

可即使叶少辰如此安慰自己,心里还是觉得不舒坦,为什么?他说不出原因。

清晨,叶少辰起床洗漱完,准备去医院接少岩和慕薇薇出院,走到门口,叶少岩的车开了进来。

“我还说去接你,怎么自己就回来了?”叶少辰对弟弟说。

叶少岩打开后车门,一边将慕薇薇扶出来。一边说,“大哥,我没事……你慢点慢点……”

慕薇薇从车里面出来,一只脚包裹的跟粽子一样,也没有穿鞋,“谢谢。”

叶少辰皱眉看着她的脚,冷声问,“脚是怎么回事?”

慕薇薇单脚站立,身体的重力放在叶少岩的胳膊上,眼里带着讥笑,“扭伤了,不过比上次骨折轻很多。”

叶少辰听到这句话很不舒服,“慕薇薇,你正常说话不行吗?”

“我说的是事实啊。”

乔心优冷冷的看着二人,她昨晚一直窃喜,以为叶少岩是站在自己这边了,没想到一大早却看见他和慕薇薇一团和气的出现,这让她极度心里不平衡,为什么这些男人都要围着慕薇薇转圈。

“少岩和薇薇关系还真是好,有说有笑的,认识的人知道你们是叔嫂,不认识的还以为……”看到叶少辰的表情冷了下来,乔心优假装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说,“对不起,我开玩笑的。”

以为什么?情侣吗?

慕薇薇盯着乔心优,这个女人真的是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能给自己找茬。

叶少岩可没有那么好说话,淡笑着望着她说,“大嫂上次救过我,我这次又救了大嫂,我们叔嫂之间关系好点无可厚非吧,难道乔小姐希望看到我和大嫂水火不容?那我大哥岂不是每天要头疼了?”

乔心优被噎的心里一慌。只好补救道,“少岩,我开几句玩笑而已,你不要当真嘛。”

叶少岩瞄了眼黑脸的叶少辰说,“说着无心,听者有意,这样的玩笑,乔小姐还是少开一点。”

叶少辰扭过头呵斥乔心优,“以后我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话。”

乔心优咬唇,“对不起,我是无心的,以后绝对不说了。”

见到乔心优吃瘪,慕薇薇心里那叫一个痛快,哎呀,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不过她也不想制造麻烦。谁知道叶少辰这个变态会不会把乔心优的话放在心上,回头找再来折磨她,于是冲别墅里喊,“秦妈,把我上次用的拐杖拿过来。”

远远就听秦妈说,“好的,少奶奶你稍等一下。”

“吃饭吧。”叶少辰声音清冷。

叶少岩看他要走,说,“大哥,你不扶着大嫂吗?”

叶少辰的脚步僵了一下,扶她?心底似乎有那么一点点……

慕薇薇被叶少岩这个提议吓了一跳,立刻拒绝,“不用扶,我自己能走。”

笑话,万一他哪根神经搭错直接把自己推到,那还要不要活了?

草木皆兵。不过如是。

叶少辰听到她的话,冷霜般的蓝瞳又暗了几分,也彻底打消了心底刚刚泛起的骚动,抬脚直接向餐厅走去。

慕薇薇松口气,瞪着叶少岩低声说,“你想害死我啊。”

叶少岩嘻嘻一笑,无辜的说,“没有没有,我这是关心你。”

“关心我就不要在他面前提我,这就是最大的关心。”

叶少岩摊摊手,“好吧,不过,你也太害怕他了吧。”

慕薇薇的脸上有些暗淡,看着走远的那个背影慢慢地说,“你不懂,他有多残忍。”

那些残忍足以让一个人丢掉所有的自尊心。失去所有对生的渴盼,只凭一口气撑着。慕薇薇现在就是如此。

叶少岩渐渐收了脸上的笑,心中暗道,他是我大哥,我当然知道他的残忍。

秦妈很快把拐杖送了过来,扶着她向餐厅挪去。

脚上有伤,去不了公司,慕薇薇想起昨天拿给叶少辰的那些文件,何美玲说今天要用,她等会要给何美玲打个电话,让别人去拿,至于风尚杂志的设计稿,她也要在这几天时间里赶紧弄出来。

……

正在吃饭,乔心优的电话陡然响了一下,她拿起来一看,手指紧张的快速删除。

到了约定的咖啡馆。乔心优摘下墨镜不悦的说,“你能不能大清早不要联系我?太危险了。”

南宫昊怒气冲冲的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死死的盯着她说,“为什么要伤害慕薇薇?我警告过你,不要碰她,不要碰她!你竟然想让车撞死她!”

今天早晨他一直到这个消息,气的把面前的碗碟砸了个粉碎,根本顾不上会不会暴露只想找这个女人问个清楚。如果不是还要和她合作下去,他现在就想掐死她!

乔心优猛地甩开他的桎梏,愤愤不平道,“这只是一个意外,再说了她不是没有死吗?你至于大清早把我叫过来?”

“乔心优,我希望你不要忘了我们合作的最终目的,那就是你得到叶少辰,我得到慕薇薇,如果再让我知道你想杀她,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乔心优冷哼一声,“南宫昊,你不要每次都让我干活,你呢?你做了什么?”

南宫昊从兜里取出一张名片,上面只有一个电话号码,“我看以你的手段和姿色,很难勾引到叶少辰了,去找上面这个人,她会给你想要的,这一次你最好能按照上次的计划实施。”

乔心优接过名片,用手机记了电话,然后将名片撕的粉粹扔进垃圾箱,脸上有股阴狠,“这次,我一定会把叶少辰抢过来的。”

……

叶皇国际公司。

叶少辰一整天都有些心神不宁,时不时脑海里就会想起乔心优早晨说的那句话。虽然是无心之话,却在他心里如同扎了根的野草,稍微浇一点水就疯狂的长。

他倒不是会怀疑弟弟叶少岩会干什么,而是对慕薇薇不放心,她本来就到处勾搭男人,少岩又没有谈过几次恋爱,万一……

想到此,叶少辰再次拨通了别墅的电话。

“王叔,慕薇薇在干什么?”

王叔心里有些诧异,从早晨到现在,这是叶少辰第四次打电话回来询问少奶奶在干什么了。如果说第一次他觉得少爷是担心慕薇薇,那么此刻,他心里清楚,这是少爷在监视少奶奶。

“少爷,少奶奶在花园里画画。”

和上次的回答一样,叶少辰又问,“少岩呢?还在房间吗?”

“二少爷刚叫车出去了,说是去超市买点东西。”

乔心优无所事事,坐在椅子上无聊的翻着各种时尚杂志,等着时针刚到五点,就收拾包包直奔总裁办公室,没想到吃了闭门羹。

敲了好几下,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难道提前走了?不可能啊,叶少辰是个工作狂,一般都只会加班,很少提前下班走,而且也没有给自己打电话。

突然想到一种可能,乔心优继续敲门。

“乔小姐,你找叶总有事吗?”刘秘书冷清的嗓音响起。

乔心优翻了个白眼,转过身脸上已经挤出了几丝笑容,“是的,请问叶总他在吗?”

刘秘书的冷脸万年不变,“叶总有事提前下班了,你有事可以告诉我,我明天转告叶总。”

乔心优立刻摆手,“不用,我明天自己来找他。”

走到公司楼下,乔心优气呼呼的拨通了叶少辰的电话,开口的瞬间却柔声细语,“少辰,你在哪呢?我等你一起回家。”

叶少辰的车刚到家,“不用了,我已经回别墅了,你自己坐车回来吧。”

说实话,他忘了楼下还有个乔心优。

“好的。那拜拜……”

进了别墅,叶少辰就听到二楼房间里传来阵阵笑声,脸瞬间阴下来。

王叔看着他的脸色,小声解释道。“二少爷刚刚回来……”

叶少辰大步跨上楼梯,王叔在后面直摇头,完了完了,少奶奶又要被欺负了。

房间里,慕薇薇手里拿着一罐酸奶,笑意盎然,叶少岩坐在沙发上低头看一张设计图,“你这张不错嘛,时尚中隐隐暗含着古典韵味,有种让人眼前一亮。”

“你眼光不错呀,那张是我今天最满意的。”慕薇薇得意的说。

站在门口的叶少辰冷眼盯着这其乐融融的一幕,眼睛似乎被什么刺了一下。

叶少岩感受到他的目光,抬起头,眉眼间透着浅笑,“大哥,你回来了。”

慕薇薇的笑意因为这句话僵在脸上。他今天回来这么早?

叶少辰手插在兜里慢悠悠走进来,看了一眼弟弟手中的那张设计图,淡漠的说,“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叶少岩扬扬手中的设计图,说,“哦,我去超市买了点东西,给大嫂送点,顺便看看她设计图。”

叶少辰坐在他旁边,“少岩,我和慕薇薇有几句话说。”

叶少岩心神领会,将设计图放在桌子上起身说,“你们说吧,我看饭做好了没有,有点饿了。”

房间里,安静的只能听到叶少辰翻阅设计图的纸张声。

“嘶——”

慕薇薇看到他的这个动作时。就扑了上来。

“叶少辰,你放下我的设计图!”

奈何她的一只脚用不上力,还未站稳,就被叶少辰一把推到在地上。

“嘶——嘶——”五张设计图在他的手中一点点被撕的粉碎,然后像撒雪花般撒到她的身上。

“叶少辰!你今天是不是没吃药?这可是我一天的劳动成果。”慕薇薇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怒目而视。

叶少辰翘着腿阴冷的注视着她,语气极为清淡,“在少岩回来的第一天我就告诉你,不要去招惹他,你为什么不听呢?”

慕薇薇一听,原来他今天不是没有吃药,而是吃了乔心优喂给他的那颗疑心药。

“叶少辰,我没有招惹叶少岩,我们只是正常的交往。你不信可以去问他呀。”

“现在是正常的,那么今后呢?”叶少辰起身踩着一地的碎屑,将慕薇薇逼迫到床脚。

慕薇薇一个趔趄倒在床上,叶少辰乘势压上去,两手撑在床上,“你以前勾引过那么多男人,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把你那些妖媚手段用在少岩身上。”

慕薇薇对他这种言语侮辱已经没有任何感觉,只是觉得可笑。

“叶少辰,你口口声声说,我勾引了无数个男人,你本事那么大,怎么不去查查看你头上被戴了多少顶绿帽子?”

“啪!”脸上被甩了一个耳光,“慕薇薇,你不要脸我叶家还要脸!”

慕薇薇捂着火辣辣的脸庞,冷漠的盯着他,“叶少辰,套用时下一句流行语,智商是个好东西,我希望你有。”

叶少辰扬起手还想再打。却被慕薇薇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叶少辰,乔心优一句话都会让你疑心至此,你怀疑我我都习惯了,但是你不觉得乔心优在挑拨你和你弟弟的关系吗?”

慕薇薇的话让叶少辰怔了一下,他这一天满脑子都是叶少岩和慕薇薇在一起的画面,根本想不了其他。

慕薇薇见他的表情有变,继续说,“叶少辰,叶少岩他不是小孩子了,我们每天都生活在这幢别墅里,抬头不见低头见,你让我对他视而不见,可以!我能做到,但是叶少岩会怎么想?他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你,他会觉得是你不欢迎他,所以才禁止我同他说话!你想要这样的结果吗?”

如果是往常。慕薇薇说这些话,叶少辰一个字都不会信,只会认为她是在诬陷乔心优,但是此时此刻,他却把这话听进去了几分。

“好了,我的设计图你撕也撕了,人也打了,可以让我一个人待着了吗?”慕薇薇下逐客令,现在男上女下这种姿势真的太危险了。

叶少辰蓝眸幽幽的望着她,慕薇薇嗅到一丝危险又熟悉的气息。

“慕薇薇,在这里,没有可以命令我!”

“没有,我是在请求你,请求你出去,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叶少辰说完低头压住了她的双唇,在她刚刚说那一大段言论的时候。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不断的飘进他的鼻腔,缓缓点燃身体内的小火苗,现在,火苗已经扑不灭了。

慕薇薇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就是不懂了,为什么这个男人在任何时候都会变身为禽兽。

慕薇薇知道抗拒不过,象征性的推了两把,叶少辰放开了她的唇。

伸手擦了擦嘴上的水渍,慕薇薇讥讽道,“门还开着呢,你就不怕你的心上人看到这一幕伤心难过?”

她的动作和话语瞬间刺激了叶少辰,手一把就扯开了她……

“叶少辰……你为什么就不换换口味呢……”

慕薇薇紧紧的抓着……闭着眼睛,艰难的承受着他的侵犯。

“因为我还没有玩腻你,等有一天我玩腻了……我就把你赏给我的手下……你这种女人一定会很享受吧……”

“叶少辰,这天底下,你是我见过最恶心的人了……啊——”刺痛的呻、吟刚喊出口,慕薇薇就咬住了牙,这种屈辱她不想让人知道。

楼下,乔心优踏进别墅,正要上楼却被坐在沙发上的叶少岩拦住了。

“呦,乔小姐回来了?”

乔心优没想到叶少岩会和她打招呼,颇有些惊讶的走过去,“少岩,你也在家呢。”

叶少岩翻着手中的杂志,头也不抬的说,“这是我家,我当然在了。”

乔心优不在意他话中的讽刺,坦然道,“我先上去换件衣服,等会和你聊天。”

“我劝你还是坐在这里等会,”叶少岩表情很淡然。

“为什么?”

叶少岩指了指楼上,露出怪异的笑,“你听。”

乔心优果然认真的听了片刻,脸上的表情从狐疑,到惊讶,到了然,最后换成咬牙切齿,简直丰富之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