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反击,拿到证据/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心优听到了女人的低吟声,和男人的喘息声,她当然知道这是谁的声音,在这幢房子中,能让叶少岩等的,只有那一个人。

她的心被嫉妒和恨意吞没,她以为叶少辰回来有什么事情,原来,回来这么早是为了找慕薇薇上床?

叶少岩抬眼瞄了她一下,笑道,“乔小姐,你好像很生气啊。”

乔心优压抑着心里的怒火,很勉强的说,“没有,我生什么气?”

叶少岩勾唇笑了笑,将杂志扔在桌子上,“我觉得该生气,这夫妻两大白天办事还不关门,太没有礼貌了,这房子里还住着其他单身汉呢,这不是虐狗吗?”说完也不去看她的表情,直接朝厨房走去喊,“秦妈,饭好了吗?”

秦妈从厨房探出头,笑眯眯的说,“好了好了,就等大少爷呢。”

叶少岩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懒洋洋的说,“不要等了,还不知道忙到什么时候呢,我饿了。”

“好好,我给二少爷端饭。”

很快,饭菜全部上桌,叶少岩回头瞅了眼还僵硬在原地的某人。说,“乔小姐,吃饭吧。”

乔心优从“夫妻”二人中找回理智,她痛恨这个词语,过不了多久,她要让叶少辰的名字旁边写上她“乔心优”这三个字。

暂时压制住内心的愤怒,乔心优想起叶少岩昨天帮她的事情,轻声说,“少岩,昨天多谢你替我说话。”

叶少岩的筷子停了停,笑容很浅,只停留在脸上,“不用谢,不过以后我有乔小姐帮忙的地方,你可不能推辞啊。”

乔心优惊喜地表态,“当然,只要你用得着我,我一定尽心尽力。”

“好啊,那就这么说定了。”

乔心优本来还怀疑叶少岩为什么突然帮自己了,原来他也有事求人的时候,这让她有种抓住别人把柄的快感,也对叶少岩放下了不少戒心。

……

二楼的这一场大战直到晚上十点多才真正结束,在这之前,没有人去打扰。

慕薇薇又累又饿,原本想就这么睡过去算了,可饿肚子的感觉就像猫爪一样,实在忍不住了从床上爬起来,惊动了床另一边的叶少辰。

“去哪?”

“我饿了,去找点吃的。”秦妈是个好人,应该会给自己留吃的。

这会别墅里应该没有人走动了,慕薇薇穿上很保守的睡衣,借着月光摸过拐杖,一瘸一拐的出门。

别墅里一片寂静,巨大的吊灯发出金黄色的光。走到楼梯口,慕薇薇猛地被人拦腰抱起,她惊呼一声回头看,叶少辰赤果着上身,表情冷漠。

“你放下我,我自己能走。”

叶少辰的手更紧了,“我怕你滚下去摔死了,我拿什么要挟慕天野?”

慕薇薇抿着唇不再说话,脸却理他身体远远,她实在不想闻到他身上那股味道,虽然很多女人可能觉得很好闻。

厨房里,秦妈还留着稀饭,几样菜也分别留出了一些。

两个人坐在餐桌两旁,就着外面的月光,吃了一顿冷热不适的饭菜,这对叶少辰来说是第一次。

吃完饭,叶少辰又将她抱上了楼,用脚勾上房门。扔在床上,接着,自己也睡了上去。

慕薇薇惊恐,“你要睡在这里?”

“这里是叶家,我说了算!”

慕薇薇举手投降,好好好,你说了算!

不过,几小时前还甩她耳光骂她贱人,如今却如同变了一张脸,慕薇薇觉得,这天底下没有比叶少辰更无耻的人了。

简直是无耻中的极品。

好在这一夜,叶少辰并没有折腾她。

第二天。

为了不再给自己找麻烦,也为了不让叶少辰怀疑叶少岩,慕薇薇决定去上班。

听到这个决定,叶少辰瞅了一眼她的脚,没有说话,却示意秦妈把她扶进了车里。

去公司的途中,连司机都感受到了乔心优的火气。

因为只要是三个人一起去公司,副驾驶的位置绝对是慕薇薇的,她则和叶少辰住在后面,两个人卿卿我我,想起来都开心,可是今天,她却坐在了副驾驶上。

不行,她要尽快拿到那些东西,她一天也忍不了了!

慕薇薇一副管她鸟事的样子,其实她才不愿意坐在这个变态旁边,她当时是想拒绝,却被秦妈暗地用力推了进来,还快速的关上了门,生怕她跳出去一样。

到了公司门口,叶少辰并没有要帮她的意思,下车就进了公司,乔心优当然更不会去管她。追上叶少辰的脚步就进去了。

慕薇薇有点郁闷,秦妈你把我塞进来,怎么忘了塞我的拐杖呢?

算了,丢脸就丢脸吧,总不能坐在车里不下去。

不过她运气很好,刚下车就碰到何美玲。

“伤还没好怎么就来了?”她过来扶住慕薇薇的胳膊。

慕薇薇感激的说了声谢谢,“待在家里太无聊了,而且我想把风尚的那个设计赶紧做好。”

其实,她不想留在家里的原因,还有一点,就是怕叶少辰再把设计稿撕了,她惹不起,那就只好躲着。

“慢点。”

……

一上午,慕薇薇都很专心的在复原昨天的几张设计图,对于乔心优的冷嘲热讽都冷处理,不管她说什么慕薇薇就当是在无聊。

见慕薇薇不理会她,乔心优愤愤然端起咖啡杯去了茶水间,慕薇薇这才扭头看了眼她的背影,就在此时,乔心优的手机响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行动,慕薇薇伸手拿过了她桌子上的手机,陌生号码。

望着休息室里模糊的身影,慕薇薇滑动了接听键。

“喂?乔小姐吗?”

慕薇薇压低声音,“我是。”

“你上次要的东西我准备好了,我们什么时候见面?”

慕薇薇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这是她第一次干这种事,难免有些紧张,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说的东西,一定和自己有关。

“明天上午十点,伊人咖啡厅。”慕薇薇假装镇定的说。

“好,记得带好我要的现金,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好,不见不散。”

挂了电话,慕薇薇将对方号码抄在纸上,然后迅速的删掉来电,摁下屏保原封不动的扣放在乔心优的桌子上。

做完这一切,乔心优刚好从茶水间出来,慕薇薇的心还在“砰砰砰”直跳。

“薇薇——”

“啊?”慕薇薇的声音都有些变调,“怎么了?”

“你刚说叫外卖,帮我订一份。”同事说。

慕薇薇松口气,“哦,好的好的。”

吓死宝宝了,慕薇薇轻拍着胸口,还以为被人发现了。

乔心优走过来横了她一眼,慕薇薇不动声色的将桌上的那个电话号码盖住,若无其事的继续画图,大脑却在飞速运转。

明天自己假装成乔心优去赴约,如果电话里的男人见过乔心优怎么办?

管不了那么多了,见招拆招吧。

等等,那个男人说要给钱,是多少?

先看看自己卡里面还有多钱。

慕天野没消失前,每个月都会给她卡里打丰厚的生活费,幸亏她没有乱花钱的习惯,才勉强维持了半年多。

打开网上银行,输入账号和密码,点击余额,个十百千万……

天呐,她只剩一万三千块钱了。

不知道够不够支付,刚才应该多问一句是多钱的。

算了,全取出来再说。

到了快下班时间,慕薇薇走进经理办公室,“何总,我明天上午要去医院做检查,能不能请半天假?”

“可以。”何美玲埋头工作,声音清冷。

“谢谢何总。”

第二天早晨,慕薇薇等叶少辰和乔心优都进了公司大门,脚下一转,慢慢的走到了路边。随手招来一辆出租车,直奔伊人咖啡馆而去。

此时是早晨八点半,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慕薇薇先去了一趟银行取出了卡里所有的钱,又走到伊人咖啡馆附近的一家商场,在卫生间里将扎起的长发放下来遮住半张脸,化了个烈焰浓妆,戴上准备好的大墨镜和帽子。

和乔心优待了三四年,对她的外表和声音再熟悉不过,经过慕薇薇自己这么一弄,就剩下鼻子和嘴巴,打眼看上去还真的有几分乔心优的味道。

时间差不多了,慕薇薇提前进入伊人咖啡馆。

“我姓乔,约了一位男士,等会他来了麻烦您带他来找我。”

服务员很周到的说,“好的,女士。”

慕薇薇迈着缓慢的脚步。找了一个相对封闭的角落坐下,光线有点暗,但是对她有好处。

逼近十点,慕薇薇的心跳开始加快,不由的感慨,当坏人确实要有强大的内心才可以,不然先被自己吓死了。

喝杯咖啡压压惊,上午的咖啡厅只有她一位顾客,舒缓的音乐在空气中回荡,格外的宁静。

十点刚刚过,慕薇薇就看到服务员带着一个男人走过来,那男子高高瘦瘦,戴了副黑框眼镜,头发乱糟糟的像是没睡醒,穿了一件蓝白相间的T恤,发白牛仔裤,一双露趾的男士凉鞋,手里提着一个文件袋。

很标准的IT男。

心跳很快就平稳下来了,因为她察觉到,这个男人不认识乔心优。

“乔小姐?没想到是位大美女啊。”男子先是弯腰看了她一眼,然后一屁股坐下,对服务员说,“来杯摩卡。”

“我要的东西呢?”慕薇薇捏细了嗓子,很淡定的问。

男子拍拍手中的文件袋,很是骄傲道,“放心,都在这呢,我的要钱呢?”

慕薇薇也指了指旁边的手提包,故意说道,“你要的价格……”

男子听到这话,立刻有些不开心,将她上上下下瞅了一遍说,“乔小姐,我看你也不是缺钱的人,我开价五千块已经很低了,如果你现在反悔,我马上就走。”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慕薇薇一听五千块钱,心里都乐开花了,还以为要多贵呢,“我是看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这段时间肯定累坏了,还想给你加点,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呵呵……”

男子的表情有些懊恼,早知道她是这个意思,自己就不那么嘴快了,将文件包从桌上递过来,说,“给,你要的东西。”

慕薇薇伸手拿过来快速的瞄了眼,里面是一个纸袋子,好像包裹着一摞照片。

这个场合不宜看,慕薇薇将文件包收起来,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五千块钱,“你要的现金,数数。”

男子高兴的拿过钱掂了掂,爽快的说,“不用数,你还不至于讹我几张。”

服务员端着咖啡过来,男子快速的将钱撞进口袋。

慕薇薇低头笑了,搅着杯中的咖啡,等服务员离开才说,“我希望这件事情你能保密。”

男子拍着胸脯说,“乔小姐放心,干我们这一行的首先就是要讲信誉,这件事情除了你我以及南宫先生之外。绝对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

慕薇薇握勺子的手指动了动,南宫先生?南宫昊?

她不应该感到奇怪,南宫昊和乔心优早就同流合污了。

“嗯,这样最好。”慕薇薇勾唇,轻柔的笑了。

男子看着她的笑容愣了几秒钟,然后低头喝了一大口咖啡。

“乔小姐,我先走一步。”男子起身告辞。

慕薇薇突然想到某事,喊住了他,“等一下。”

“怎么了?还有事?”

慕薇薇靠着阴柔的笑道,“为了保证我的利益,麻烦你删了我的电话号码。”

男子皱眉,“乔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也想多一层安全保障,你放心,如果以后有什么合作,我会给你打电话的,但是我不想……”慕薇薇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她想男子应该知道她的意思。

为了防止他给乔心优打电话,她必须让他删了电话,不然就露馅了。

“你们有钱还真是胆小!”男子不屑的嘟囔了一句,接着掏出手机,翻出乔心优的号码,走到慕薇薇跟前,说,“你看着,我删了!”

慕薇薇亲眼看着他删了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伸出芊芊玉手说,“合作愉快。”

男子愣了愣也握住她的小手,笑的有些猥琐,“合作愉快,乔小姐,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记得找我呀。”

“好,我记住了。你先走吧。我还想再坐会儿。”慕薇薇抽出自己的手,关键她不想让男子看到她跛着脚。

“OK,乔小姐,再见。”

眼盯着男子走出咖啡厅,慕薇薇这才快速的起身,在街边打了一辆车驶向市中心医院。

做戏做全套,这样才不会有破绽。

就算叶少辰还是乔心优来查,也抓不到把柄。

车上,慕薇薇摘掉墨镜和帽子,将嘴上的口红擦干净,露出了那张清纯的脸。

复诊完,慕薇薇坐在医院的空病房里,掏出了五千块钱买来的东西。

信封里面果然是十多张照片,慕薇薇倒出来一看,觉得有些眼熟。

第一张上面是乔心优从CK国际大酒店出来,第二张是1026门牌号,上面印着时间。慕薇薇看到上面的日期愣住了。这个日子她会永远铭记在心,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要再相信陆子航,因为就是这一天,她被这个渣男卖了。

乔心优拍这个照片干什么?慕薇薇心中充满了疑团。

再看第三张是一个男人的背影,但慕薇薇还是一眼就看出来,这是叶少辰,他大步走进这家酒店。

剩下的好几张都是从远处拍的一男一女亲密照,但面部轮廓比较模糊。

乔心优想拿这些照片干什么?

慕薇薇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按照乔心优以往的所作所为,她一定想用这些照片来陷害自己,慕薇薇能想到最可能的手段就是乔心优对外宣传,说自己和南宫昊悠然,给叶少辰戴绿帽子,但是这些照片里面又没有自己,这个女人到底想怎么做?

真是头大!

不行,她要查一查乔心优在耍什么心谋诡计。免得又掉入她的圈套之中。

下午回到公司,慕薇薇已经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乔心优扭过头直截了当的问,“你上午去哪了?”

慕薇薇看都不看她,“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向你报备行程?”

“慕薇薇,你想找死吗?”乔心优压低声音骂道。

慕薇薇冲她微微一笑,“乔心优,你还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姑奶奶我奉陪到底。”

乔心优恨她恨得咬牙切齿,却又不能让她彻底消失,“慕薇薇,你给我等着,我看你还能笑多久。”

“好啊,我等着。”

慕薇薇说完这句就埋头工作,现在她的主要目标就是拿下风尚杂志主面,没有多余的时间陪她吵架。

乔心优看她不理自己,烦躁的拿着手机翻上翻下,似乎在等谁的电话。

她还在等那个IT男的电话吧。慕薇薇心想。幸好被自己捷足先登了。

四点,何美玲通知召开部门会议。

“上次说和风尚杂志合作的事情,谈谈你们的进度。”何美玲抬抬眼皮瞅了眼慕薇薇说,“薇薇,你和乔心优是新人,先从你们开始。”

慕薇薇这几天一直在认真工作,脑袋存了不少东西,她组织了一下语言说,“我这次的设计主要想融入我国的传统文化,比如青花,刺绣,还有盘扣等等。”

有一个同事听到这里打断了她的思路,“可是风尚是一家国际时尚杂志,太传统的话会不会显得土气。”

慕薇薇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淡定的说,“这个我也想过,但是随着我国的强大。我们的传统文化正在被更多的外国人接受,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我想通过我的设计传达的不仅仅是我的想法,更想让我们国内美好的东西走出去。”

在座的多位同事都流露出欣赏的表情,也有人提出质疑,“可是,你光用传统是吸引不了风尚的眼球,风尚毕竟是国际杂志。”

“嗯,你说的很对,所以我打算在设计时,以时尚为主,我们民族的东西起到关键点缀作用,以起到画龙点睛的效果。”

何美玲冷漠的脸上难得露出几丝笑意,“嗯,这个创意很好,现在设计图画怎么样了?”

“勉强有了个构思,也画了几张,还在完善中。”慕薇薇谦虚的说,如果不是叶少辰撕了她的设计图,说不定现在已经修改好了。

乔心优阴阳怪气的笑道,“那就是还没有作品喽,我还以为你都完成了。”

气氛稍稍有些尴尬,在座的人都知道慕薇薇是叶总的妻子,就算是两个人关系不好,但是名分在那摆着,大伙都会给慕薇薇几分面子,况且她这次提的想法确实不错。

现在乔心优居然当面怼慕薇薇,着实让大伙有些惊讶。

慕薇薇对她的行为没有丝毫诧异,依旧保持着温柔的笑说,“我是没有完成,那乔小姐请您说说您的想法,我也好学习学习。”

乔心优没想到慕薇薇能怼回来,关键是她对这个上面风尚杂志一点兴趣都没有,也根本不想参加。所以这几天什么都没有想,让她这会说,说什么?

“我……我还没有想好……”

乔心优的话音刚落,有个同事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接着又有几个人低头闷闷的笑了。

还以为有什么大招等着呢,原来什么都没有,太让围观群众失望了。

乔心优再厚的脸皮也开始发烫,毕竟她现在的身份还是个实习生,不能太嚣张,等她当上叶太太的那一天,她一定要让在座的这些人好看。

“咚咚咚——”何美玲用笔敲了敲桌面,冷淡的说,“接下来谁说。”

其他的人都纷纷说完自己的想法,他们在叶皇工作多年,都曾是各大名校毕业的高材生,对市场的敏感度很高,视角也广,听完每个人的创意后,慕薇薇顿时觉得受益匪浅,工作和学校就是不一样,在这听一个小时,比在学校上一周的课都强。

“看来你们都在积极准备,就像我上次说的,这次机会不可多得,如果抓住了,不但能给我们组带来极大的荣誉,也是自己职业生涯浓墨重彩的一笔。好,散会。”何美玲简单的总结了两句,眼睛瞥了眼乔心优说,“慕薇薇,乔心优你们留下。”

会议室很快走的干干净净。

何美玲沉默了片刻说,“你们两个人在我手下也待了一段时间,谁工作如何我心里也有数,我不管你们关系是什么,但是在工作上我绝不允许你们带私人情感。别忘了,你们现在的身份还只是实习生,实习期剩下一个多月时间,是走是留都是我一句话。”

乔心优阴沉着脸,她知道何美玲说的是自己。

“何总,我一定会努力的。”慕薇薇表情诚恳的说,她还要等上风尚杂志,让哥哥看到她。

何美玲点头,“行了,出去吧。”

乔心优和慕薇薇走出会议室,前者愤怒的质问她,“你刚才是故意的吧。”

慕薇薇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眸,无辜的说,“刚才?什么事?”

“你明知道我没有准备,却还故意让我在同事面前出丑,成心的吧。”

慕薇薇耸肩,皮笑肉不笑道。“对呀,我就是成心的,你能怎么样?”

“慕薇薇!没想到你现在也这么有心机了。”

“哎呀,说起心机婊,你乔心优绝对稳坐头把交椅啊,我可不敢跟你抢。”慕薇薇讽刺她。

两个人刚走到会议室拐角处,乔心优突然心生一计,慕薇薇的脚反正扭了,不如就让她彻底断了吧,她不是在同事面前爱逞强,那我就让她连班都上不了。

想到这,乔心优见四下无人,又在监控死角,抬起高跟鞋狠狠的踩了上去。

“啊——”一阵钻心的刺痛从脚底蹿起,慕薇薇条件反射般一把推倒了乔心优,后者鞋跟太高没有站稳,“啪”的摔倒在地上。

“乔心优。你没有长眼睛吗?”慕薇薇冲乔心优大吼,她千防万防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胆大,在公司里对她动手,不,是动脚。

有几个同事跑了过来,乔心优立刻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倒在地上也不起来,“薇薇,我是不小心踩到你的。”

“不小心?”慕薇薇真想把自己手中的文件夹朝她脸砸下去,“不小心要用那么大力气吗?你想让我残废吗?”

这是两个人在公司公开撕破脸,慕薇薇原本还顾忌着脸面,但是乔心优真的是太过分了。

有个同事将乔心优扶起来,她细白的胳膊蹭出好大一块伤疤,还渗出血来。

“薇薇,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乔心优挤出两滴眼泪,委屈的低着头小声说。“你不能仗着是叶总的太太就欺负我这个实习生啊。”

叶总的太太?

她还好意思说这句话?

真是没有见过比她还装的绿茶婊。

人们总是同情弱者的,慕薇薇见几个同事用异样的目光看她,连忙换了副疼痛的表情,蹲下身子捂着脚面,“好疼啊好疼啊,我的脚……”

何美玲听到喧闹声大步走过来,看了眼两人的情况,冷声问,“怎么回事?”

慕薇薇在一次次教训中,深知先入为主的道理,立刻说,“何总,我和乔心优从会议室一出来,就责怪我刚刚让她出丑,还在我脚上狠狠踩了一下,我估计,骨头要断了……”

乔心优哭得梨花带雨,“薇薇,你怎么能诬陷我呢?我刚刚真的是不小心碰了你一下,你是堂堂叶太太,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何总你看,她还把我推倒了,胳膊都流血了。”

何美玲在职场混迹多年,早就见惯了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谁说的是真话她一眼就能看清,奈何这两个人都和叶少辰有关系,她不想得罪上司。

扫了眼墙上的钟表,对其他人说,“下班了,散了吧。”

尽管大家都想留下来看热闹,但碍于何美玲的威慑,纷纷快速逃离。

何美玲揉了揉太阳穴,拨通了叶少辰办公室的电话。

“叶总好,我是何美玲……是这样。慕薇薇的脚受伤了,可能需要您下来一趟……好的,再见。”

何美玲打完电话,冷眼看着两人,“我不管谁对谁错,这个月的工资全部扣除。”

慕薇薇冷静下来,觉得愧对何美玲的栽培,低声道歉,“何总,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

何美玲冷哼一声,“慕薇薇,你太让我失望了。”虽然她心里知道错的是乔心优,但是她对慕薇薇的期待更高,所以才要教训她。

慕薇薇一听这话,鼻子一酸眼泪掉了下来,何美玲对她来说不仅仅是上司。也是认可她的前辈。

“何总,对不起,我……”

说到这里,叶少辰阔步走了进来,一看慕薇薇哭了,心里莫名的一紧。

“出什么事情了?脚怎么了?”

站在旁边的乔心优见他对自己完全无视,心中顿时充满了嫉恨。

“叶总,慕薇薇说乔心优故意踩了她的脚,乔心优说她是无心的,既然您到了,我就先走了。”何美玲才不想参合到老板的私事里。

叶少辰嗯了一声,何美玲立刻转身离开。

现场只剩下三个人,乔心优有了发挥余地,把受伤的胳膊伸到叶少辰面前,带着哭腔说,“少辰你看,我不小心碰了薇薇一下。她就狠心把我推到了,胳膊都破了。”

叶少辰垂眸看了眼,白嫩的小臂上一片通红,胳膊肘那块蹭破了皮,有血渗出来,乍一看是挺可怕的,但并不要紧。

慕薇薇不想在他面前卖可怜,强忍着疼痛不说话,也不看他。

叶少辰随手在不知谁的办公桌上抽了张纸递给乔心优说,“先擦一擦。”

乔心优接过来,眼底有得逞的笑流出。

“少辰,你陪我去医院吧,我好怕会留下伤疤,那样穿裙子就不好看了。”乔心优扯着他的衣角撒娇。

叶少辰眼睛紧锁着慕薇薇,他看得出她来在强忍痛苦,但不知是习惯了,还是大男子主义作祟,下意识间把她划在了过错方。

“慕薇薇,你是不想在公司待了吗?”叶少辰厉声训斥道,“进公司前没有读员工守则吗?其中有一条,严禁员工之间勾心斗角,打架斗殴,这里是工作的地方,不是你泄私愤的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