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今晚就来,不能委屈自己/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些问题,慕薇薇从叶少辰的怀里扭过了头,直面所有的镜头,只是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张了张嘴又闭上,一副欲言又止、伤心难过的模样。

此时无声胜有声,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她的表情却说明了一切。

这些记者各个都心思透明,又收了南宫昊的钱,哪怕慕薇薇的表情不是这个意思,也绝对能掰成他们想要的结果。

好了,可以回去交差了。

还未回到别墅,新一轮的绯闻报道已经出来了。

叶少辰妻子慕薇薇默认丈夫与乔美女关系匪浅,表情悲伤,配的图正是她眼红的那张。

叶少辰携妻子参加活动,貌合神离,妻子慕薇薇默认两人即将离婚!

……

看到这些铺天盖地的消息时,慕薇薇第一个反应是,这些记者脑洞真大,自己啥话没说也能想出这么多内容。

第二个反应还没冒出来,叶少辰就将她摔进了沙发里,“你刚刚是什么意思?哭丧着脸给谁看?”

叶少辰阴沉着脸,原本带她去是想让谣言不攻自破,这下倒好,火上浇油了。

“叶少辰,你讲点道理好不好?记者在那胡写关我屁事情啊!”慕薇薇捏着自己的脚腕,生怕再次受伤。

“如果不是你摆出一张丧脸,他们能这么抓住把柄吗?”

“难道让我笑?那种场合我笑的出来吗?”

叶少辰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心中陡然冒出一个想法,上前一步卡主她的脖子,恶狠狠的问,“说,这件事是不是你故意泄露的?那些照片怎么来的?”

慕薇薇的脸开始发白,“叶少辰,我有这个本事吗?”

“如果不是你,这些记者怎么会知道乔心优在这里住了多久,如果不是你,他们怎么会知道今天我要带你去参加活动?慕薇薇,你为了逃离这里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我告诉你,没有人能改变我的决定,就算外面的记者吹破了天,我也不会让你离开这里半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叶少辰将她甩开,怒声吩咐王管家,“把她给我关到后面的小屋子里面,和那些畜生作伴去,记住三天不许给她饭吃。”

王管家瞅了眼剧烈咳嗽的慕薇薇,犹豫道,“少爷,那里面现在堆得全是不用的东西,恐怕……”

“王管家,你什么时候这么多话了?”

“等等……叶少辰……”慕薇薇喘了会儿气,在两个女仆过来抓她之前开口说,“别急别急,我知道是谁干的这事。”

叶少辰愣了愣,“好啊,那你倒是说说,是谁?”

“乔心优和南宫昊。”慕薇薇招认道。

哪知叶少辰却笑了,眼中全是讥讽,“慕薇薇,你现在胡乱攀咬两个人,你以为我会信吗?”

“真的是他们两个人,我说的都是真的!”

开玩笑,她都要和狼犬做邻居了,还隐瞒什么?

“慕薇薇,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好哄骗吗?你说是他们两个,有什么证据?”叶少辰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看她的眼眸中带着深深的寒意。

“证据?”慕薇薇猛地想起那个IT男。连忙从包里掏出手机,调出他的电话号码扔给叶少辰,“你去找这个人,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

叶少辰从沙发上捡起手机瞅了眼,喊道,“章贺。”

“少爷。”章贺从外面进来,恭敬的站着。

叶少辰把手机给他,“去找这个人。”

“是。”章贺瞄了眼,把号码记住,然后快速的消失。

慕薇薇端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口水,压惊。

“慕薇薇,如果你这次骗我……”

“是不是骗你,等会章贺回来不就真相大白了?”慕薇薇坐在沙发上揉着脚,刚刚被他一推,似乎更疼了。

住在出租屋里的韩少鹏很后悔,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接这单生意,当他看到这几天一直霸占着各大新闻头条的新闻时。就慌了,他不知道乔心优拿着照片是去威胁叶少辰的,如果知道,打死他也不干呀。

也不至于现在面对比上次还凶横的一帮人。

“别打了,我全说我全说……”

一个小时后,章贺回到了别墅。

“少爷,查清楚了。”章贺很郁闷,查了这么久,原来幕后黑手就在身边。

“说。”

“少奶奶给的号码是一个网络黑客,他招认是南宫少爷和乔小姐让他做了这套照片……”

“啪——”叶少辰将手边的一个水杯狠狠的摔在地上,玻璃碎片四溅,慕薇薇赶紧用手挡住脸。

“混蛋!”叶少辰暴怒,麦色的小臂上青筋条条可见。

他瞬间醒悟过来,南宫昊和乔心优合作,如果他被舆论挟持低头,和慕薇薇离婚了,那么南宫昊就得到了慕薇薇。而乔心优也能借此上位。

好个一箭双雕的计划,可惜他们算错了,我叶少辰岂是那种被人要挟的人?

“少爷,那个网络黑客还说……”

“说!”

“前几天也有一群人威胁过他,还把一段酒店的原素材拿走了。”

还有人去找他?是谁?

听到此话,慕薇薇也呆住了,居然还有人知道这件事?

“他还记得是谁吗?”叶少辰问。

章贺摇头,“他说当时太紧张了,忘了。”

就算韩少鹏记得也不敢说啊,万一被报复了呢?

慕薇薇见问题解决,从沙发上起来,冷淡的说,“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叶少辰回头望着她,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复杂情绪,“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为什么不早说?”

慕薇薇气笑了,“叶少辰,我说了你会信吗?我刚刚不是说了,你信了吗?叶少辰,你扪心自问,自从乔心优来到这个别墅,出了多少事,我解释了多少次,可是哪一次你信我了?我又何必自作多情?”

叶少辰的话卡在嗓子,他脑海浮现起很多画面,似乎……就是如她所说,他没有信过她。

“你可以把电话给我……”他的气势弱了很多,几乎带了点懊恼。

慕薇薇呵呵冷笑道,“叶少辰,你自己算算,我在你手上死了几次?如果不是你太强势,我能跑多远是多远。你猜的对,我就是想顺水推舟,如果你妥协了,我也就得救了,这就是我不揭穿乔心优真面目的原因。”

女人的话像一把利刃,一点点将他的盔甲刺开,一点点刺向他柔软的心脏,有点疼,有点无力。

“好了,现在一切都真相大白了,你要杀要剐我悉听尊便,反正我也没有力量抗拒。”慕薇薇坦坦荡荡的站着,直视着他的目光。

客厅里寂静一片,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慕薇薇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时间在叶少辰的眼眸中静静流逝,他看着眼前站着的女人,脸还是那张脸,但是浑身的气质却变了,刚开始,她的所有情绪都写在脸上,是愤怒是开心,他一眼既知。

现在呢?她学会了把所有情绪完美的藏起来,就像此刻,她近在咫尺,他却看不透她的情绪?是紧张?是无畏?还是冷漠。

而这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不知过了多久,他开口对秦妈说,“扶少奶奶上楼,让韩医生过来一趟,看看她的脚。”

“好的少爷。”秦妈差点喜极而泣,少爷终于开始关心少奶奶了。

慕薇薇心里陡地松了一大口气:逃过一劫!

客厅里,章贺考虑了很久,对叶少辰说,“少爷,南宫先生一直在后面炒作这件事,恐怕一时半会热度降不下去。要不要我们也去找几家媒体。”

“不用。他们不是要我的态度吗?好啊,我就给他们态度。”叶少辰掏出手机,“心优,你在哪呢?……回来一趟,我有话和你说……好,我等你。”

……

叶皇集团。

乔心优挂了叶少辰的电话,激动的都快要喊出来了。

他的语气好温柔,而且喊自己心优,还说“我等你”,难道是事情成了?

不想再等一秒,关了电脑上刚刚看的那篇最新报道,也不和何美玲请假,直接打车回了叶家别墅。

她马上就要把慕薇薇从这幢别墅里赶出去了,她很快就是人们口中的叶太太了,光是想想就心潮澎湃。

踏进客厅,乔心优一眼就看见了地上摔碎的玻璃杯,心中一喜,再看叶少辰,正一脸寒意的坐在沙发上,他和慕薇薇吵架了?

“少辰。这么着急让我回来有事吗?”乔心优柔声问。

叶少辰抬眼盯着她,心里还想给她最后一次机会,淡淡的问,“这次绯闻炒的这么厉害,你觉得是谁在后面操控?”

乔心优没想到他会问这件事,按捺下不安,“这个……我也不知道,你不是让人在查吗?还没有结果吗?”

“有了一点眉目,就在我们身边,但我却不敢相信这件事是她做的。”叶少辰的语气很冷,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她的脸。

乔心优眼皮跳了跳,不自在的笑笑,“你知道是谁了?”

“是啊,你不妨猜猜,我说的是谁?”

乔心优皱起漂亮的眉尖果然认真的想了想,仿佛恍然大悟道,“你不会是说薇薇吧……不会的。她怎么会做这种事,对她能有什么好处呢?”

叶少辰听到这话,心里升起的不仅有愤怒,还是失望,如果不是他提前知道了真相,或许会再次冤枉慕薇薇,而乔心优还继续扮演着一个好闺蜜,好朋友。

乔心优看他不说话,以为听进去了自己的话,继续说,“其实想想也有可能,薇薇对我说了好多次,谁她想离开这里,可是她这么做也太过分了,不但把自己的名声搭了进去,还连累你被……”

“乔心优!”叶少辰爆喝道,“事到如今,你还想把脏水泼给慕薇薇?难道就丝毫不知道反省吗?”

乔心优彻底僵住,脑海中一片空白,反应了好几秒才麻木的问,“少辰,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听不懂?好,那我问你,有个叫韩少鹏的你认识吗?”

韩少鹏?那个电脑黑客,他怎么知道的?

“我……我……”乔心优煞白着一张脸,不知道该如何狡辩。

“说啊,怎么不说了?乔心优,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善良的好姑娘,没想到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叶少辰狠狠的瞪着她,发觉自己越来越不认识这个女人。

慕薇薇曾经骂他眼瞎,现在想想,她说的一点也没有错,他就是眼瞎。

“少辰,少辰,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这样的……”乔心优抓住叶少辰的胳膊,眼泪唰的滚了下来,楚楚可怜。

叶少辰甩开她的手,冷笑的说,“好啊,你解释,我听着。”

乔心优快速的组织着语言,眼下这种情况,只能把所有责任推给他了,“少辰,这些都是南宫昊逼我的,他为了得到慕薇薇,才策划了整个事情,真的不关我的事情。”

“逼你?那你说说看,南宫昊怎么逼你的?”

乔心优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口不择言的撒谎,“南宫昊他说,如果我不配合他,他就……他就让我在A市待不下去,你知道,南宫家的势力……”

“够了!”叶少辰愤怒的打断她的狡辩,“乔心优,你这样背叛战友,南宫知道吗?要不要把南宫请过来,你们两好好商量给我一个统一的答案?”

此计不行,乔心优立刻声泪俱下道歉,“少辰,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答应南宫昊来陷害你,我真的错了,你原谅我好吗?”

叶少辰看着她的眼泪没有可怜,只有烦躁,一把推开她。冲王管家说,“把乔小姐的行李收拾一下,送她离开。”

“是。”

乔心优没想到他心这么硬,居然要赶自己离开?不行,不能离开这里,这次走了,再想踏进来就更难了。

“少辰,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乔心优爬过去抓住他的裤腿,哭求道,“我做这一切都是因为爱你,我从在酒店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爱上你了,我控制不了自己,我想和你正大光明的在一起,这有什么错吗?”

叶少辰弯腰抬起她的下巴,寒意逼人,“爱我?你爱我的方式就是毁了我?”

二楼。慕薇薇趴在栏杆上咬着苹果,美滋滋的看着楼下这一幕,真是爽快啊。

“少奶奶,你进去吧,少爷看见又要生气了。”秦妈苦口婆心的劝。

慕薇薇只管看戏,小声说,“秦妈,他现在顾不上我,我今天是翻身农奴把歌唱,就让我高兴会儿。”

秦妈表示无语。

乔心优摇着头辩解,“不是,我绝对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少辰,你忘了我们那一晚了吗?我把自己最珍贵的第一次给了你,那时我就下定决心,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叶少辰凝视着她的泪眼,没有丝毫感动,“乔心优,我一直很怀疑,那晚的女人真的是你吗?”

乔心优一颤,眼泪流的更快,“少辰,你就算再生气,怎么能怀疑那晚上的事情?”

这时,王管家和两个仆人提了好几个行李箱走过来,“少爷,乔小姐的行李收拾好了。”

叶少辰一脚踢开她,冷酷的说,“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至于那天晚上,就当给自己一个美好的记忆,如果留下乔心优,他怕连回忆都被毁了。

乔心优不死心,“少辰。就算让我走,你能不能给我几天时间,让我找好房子,我现在出去住在哪里?你忍心让我露宿街头吗?”

叶少辰一刻也不想看到她,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扔给她,“拿着钱,去住酒店去旅馆,不论去哪里,只是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他就是这么决绝,一旦认定的事情,没有人能改变,除了一个人。

“大哥,乔小姐在咱家住了这么久,你突然把人赶出去是有些不妥。”叶少岩从外面走进来,带着一身阳光。

叶少岩的出现让现场的气氛缓和了许多,叶少辰的脾气也收敛了一下。

“有什么不妥?”叶少辰耐着性子问。

叶少岩坐在他身旁,为他分析形势,“你看,如今媒体闹得纷纷扬扬说乔小姐是你的绯闻女友,这个节骨眼你把她赶出去,岂不是让他们更有话说?再说了,万一乔心优心一横,和你撕破脸皮给你栽赃几件事,你这辈子就洗不清了。”

“我不会的……”

“你给我闭嘴!”叶少辰怒喝,然后又转向叶少岩说,“少岩,流言蜚语对我来说没有用。”

“大哥,我知道你不怕,可是久而久之,我怕叶皇集团的声誉会有影响,我们公司有一大部分是做女装的,女人可都是感性动物,如果你被媒体定成玩弄女性的渣男,婚内出轨的丈夫。她们还怎么会买我们的女装?”

叶少岩的话让他冷静了下来,弟弟说的有道理,他是公司的总裁,他的形象就代表着公司的形象,他自己无所谓,但是绝对不能让公司声誉有失。

“那你觉得现在怎么办?”叶少辰的头有些疼,都是被这个女人气的。

叶少岩嘻嘻一笑,“这还不简单?外面说你和大嫂婚姻有问题,你只要发个声明,或者和大嫂秀一番恩爱,找几家媒体发布出去,就说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有人故意抹黑你,还有,让她,”指了指乔心优,“让她录段视频,澄清一下。说她压根和你就没有关系,这不就成了。”

经叶少岩这么一说,叶少辰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以前是不太把舆论当回事,但如果上升到生意上,那就另当别论了。

“行,就按照你说的办。”叶少辰拍拍弟弟的肩膀,颇是欣慰道,“少岩,我发现你回来以后成熟了,也懂事了。”

“那是当然,时间是最好的老师。”

叶少辰走到乔心优跟前,毫无感情的说,“这次看在少岩的面子上,我就先放过你,但是我警告你,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耍你那些小心机,安安分分的待在这里,如果让我发现你还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绝对不轻饶!”

“我知道了。”乔心优唯唯诺诺的说。

……

楼上的慕薇薇看完好戏,拐着脚进了卧室,她有些疑惑,为什么叶少岩要留下乔心优?上次他说手里有乔心优的把柄,为什么不一次性抖给叶少辰呢?真是看不懂他。

不过他说和叶少辰秀恩爱,这件事倒是可以尝试,虽然和叶少辰秀恩爱很恶心,但是如果在网上传播的话,说不定哥哥就能看到了,这样的话,他就能来找自己了呀。

所以,当叶少辰来找她说这件事的时候,她假装犹豫了片刻,就同意了。

经过三四天的紧密筹划,叶少辰绯闻女友这条新闻出现了戏剧化转折。先是他通过正规媒体发声,表示和妻子慕薇薇关系一直很好,这件事是竞争对象恶意抹黑,然后是两个人各种秀恩爱的照片,公司员工也曝出了那次他抱慕薇薇出公司的照片,最后是乔心优澄清,和叶少辰只是单纯的老板和员工的关系,住在叶家也是因为慕薇薇好心收留。

一夜之间,叶少辰的形象从一个渣男立刻成了爱老婆的好丈夫,连带着公司的业绩也番了好几番。

乔心优看着电脑上自己的傻样,恨得咬牙切齿,以为这次能凭借照片上位,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还让叶少辰对她产生了怀疑,真是得不偿失!

可,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是那个冒充自己取照片的女人吗?

手机响起,她拿过来一看,南宫昊发来简单的两个字:废物!

废物?你他妈才是废物!你全家都是废物!

有了好处是两个人的,出了事情就来骂自己,这样的盟友要来干吗?

不行,她要自己寻找出路,她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这几天,叶少辰连看都没有看过她一眼,反倒是和慕薇薇的关系越来越好,基本上每天都夜宿在慕薇薇的卧室。而且慕薇薇的脚也好的差不多了,每天带她上班,接她下班,俨然一副恩爱夫妻的样子。

虽然乔心优知道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都在演戏,但她怕叶少辰假戏真做,他看慕薇薇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了,这可不是个好苗头。

晚上的月光很柔和,乔心优站在阳台看到不远处有个影子在散步,仔细一看,是叶少岩!

对呀,她怎么把叶少岩给忘了,如果他能帮自己,那绝对比是个南宫昊都强。

况且他真的帮了自己好几次。

想了个绝美的理由,乔心优下楼向他走去。

“少岩,一个人散步?”

叶少岩两手插在口袋里,慢悠悠的走着,表情淡漠,“对呀,月色这么好,辜负了岂不是可惜。”

“嗯,说的不错。”乔心优跟着他的脚步,“前几天的事情,非常感谢你。”

叶少岩挑眉,“不客气。”

“自从认识你之后,我好像总是在跟你道谢。”乔心优不好意思的笑笑,“少岩,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帮我吗?”

叶少岩淡然道,“不为什么,我心情好的时候就偶尔做做好事,心情不好的时候你就是求我,我也不会帮你。”

呃……

他这个理由还真是……任性的让人难以反驳。

叶少岩沿着碎石小路走着,他知道乔心优来找他肯定有事,但是她不开口,他也懒得问。他很不喜欢这个充满心机的女人,但为了偶尔给哥哥添点麻烦,却不得不留着她。

又过了几分钟,乔心优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说,“少岩,我想和你做比交易。”

叶少岩心中暗笑,毒蛇再次出洞了。

“和我做交易?你能有什么是我没有的吗?我为什么要和你做交易?”

乔心优轻笑,“我知道你很想找到慕天野,我可以给你慕天野的信息。你觉得这个筹码怎么样?”

叶少岩的脚下顿了顿,扭头看她,脸隐在月光中看不清表情,“我都查不到慕天野在哪里,你能知道吗?”

乔心优看他上钩,连忙说,“其实慕薇薇一直知道慕天野的行踪,不过她隐藏的很好,所以瞒过了你们所有人。”

叶少岩嘴角勾起一个极淡的笑容,这个女人啊,还是会利用人们的心理。

“那我就不懂了,既然她隐藏的那么好,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乔心优颇为得意的扬起下巴说,“我和她朋友这么多年,可以说是最了解她的人,自然有自己的办法,只要你和我合作,我就可以把慕天野的信息套出来,我们交换。”

叶少岩低头无声的笑,好一会才说,“既然是做交易嘛,那你想让我做什么?”

乔心优看他答应,心中暗喜,语气中都带了几分高兴,“很简单,我告诉你慕天野的信息,你帮我把慕薇薇赶出叶家,我做叶太太。”

“噗嗤——”叶少岩没忍住笑了出来,她到底是哪里来的信心,以为自己会帮她?

乔心优愣了,“你笑什么?难道你不相信我?”

“对呀。”叶少岩直接说,“乔心优,你真有意思,上次就找我就是想利用慕天野来对付慕薇薇,这次还是这个手段,你就不能换个理由换个借口?还是你以为我是个白痴,会相信你?”

乔心优脸上的表情变得扭曲,被人当面揭穿,就仿佛被人当众扒下了衣服,羞耻又愤怒。

“叶少岩,我是真的想和你做交易,没想到你却这种态度。”

“想要交易,就拿出真凭实据来,而不是在这里给我画大饼,一点诚意都没有,我凭什么相信你?”叶少岩直言不讳的说。

乔心优气急败坏,搞了半天这个家伙只是拿她开玩笑。

“好,我就拿出证据来,你等着。”乔心优跺跺脚,转身离开。

叶少岩看着她气呼呼的背影,讥讽的笑。“好啊,我就等着看你能有什么惊喜。”

以他对慕薇薇的了解,她是不可能知道慕天野行踪的,上次也调查过,况且他只是不想让哥哥叶少辰好过,让他去伤害慕薇薇?呵呵,异想天开!

……

此刻,慕薇薇正在和叶少辰做斗争,一个要去洗澡,一个说做完去。

“叶少辰,你能不能节制一点?多少天了,我睡过一个安稳觉吗?”慕薇薇扒着浴室的门不放手。

叶少辰大喇喇的站在她面前,“慕薇薇,这是你作为妻子的义务!”

“可是,你也稍微照顾一下我的感受好吗?我现在只想好好泡个澡睡个觉,请您出门右转直走,不谢!”

叶少辰一把扛起她,径直走向浴室,然后把她扔进放满热水的巨大浴池里,“洗吧。”

慕薇薇从水里爬起来,还不小心喝了几口,“叶少辰,你有病啊!”

低头看她曲线毕露的身体,叶少辰心底的火“砰”的被点燃,扯了自己的衣服,也踩了进去。

看他进来,慕薇薇吓得想往外爬,却被他抓住脚拉了回来,“不是要洗澡吗?跑什么?”

慕薇薇顺势踢了他几脚,除了扑腾气几朵水花外,根本对他没有造成任何危险,“叶少辰,你出去!这里有我没你,有你没我!”

叶少辰被她折腾的控制不住。直接扒了她的衣服,将她脑袋放在浴缸边,沿压住她身体凶狠的说,“看来我给了你几天好脸色,就嚣张的忘了我叶少辰本来的面目。”

“狗屁,你在我心中的形象永远都不会变!”永远是那么凶残,那么变态!

“是吗?那我就加深你的记忆,让你永远忘不掉。”

因为有水充当媒介,叶少辰进去的时候没有任何阻碍,慕薇薇也没有疼痛的感觉。

“说真的……叶少辰……你这样下去,难道不怕到了中年肾虚吗?啊——你这个混蛋……我说实话,你咬我干什么……”

“你这张嘴巴太让人扫兴了!”说完,叶少辰随手抓过池边的衣服,勒住她的嘴巴……

“呜呜呜……”慕薇薇瞪着他,用眼神抗议。

“放心,我不会让你喝洗澡水的。”叶少辰拍拍她的脸,笑的一脸奸诈。

很快。浴室就传来了水花四溅的声音……

慕薇薇说他不节制,其实连叶少辰自己都搞不清楚,每天一到晚上他就怀念她的身体,既然她就在自己的手掌心,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