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慕天野现身(2)/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美玲在商场浸淫多年,当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此刻,慕薇薇不是她手下的一个小兵,而是叶总的太太,这面子当然不能不给。

“好啊,薇薇,这次我也要感谢你,没有你,咱们组这次胜算很低。”

慕薇薇乐呵呵一笑,“何总,您就别夸我,再夸我都找不到北了,这酒我干了。”

仰头,半杯红酒“咕咚咕咚”下肚,叶少辰仰头看着她细白的脖子,腹下的欲火渐渐燃起……

再后来,只要是有人来给叶少辰敬酒,毫无意外的都进了慕薇薇的肚子里,一晚上她佳肴没有吃几口,全给某人挡了酒了。

叶少辰看她醉的七七八八,头一点一点,好几次差点碰到餐桌,心里想着,时机到了。

“慕薇薇,我们回去了。”叶少辰在她耳边小声说。

哪知慕薇薇一把推开他,口中然然呼呼的说,“不回去,我要喝酒,这个酒好好喝。”

叶少辰连忙按住她去抓酒杯的手,顺势将她圈进怀中,“我们回去喝,家里的酒更加好喝。”

“你骗人!我才不回去。”慕薇薇小拳头捶着他的胸膛,隔着薄薄的衬衣撩拨着他早已迫不及待的欲望。

“乖,我抱你回家。”叶少辰的声音柔的能滴出水来,看的旁边同事羡慕嫉妒。

“何总,李总,你和同事们先吃,我送薇薇回去了。”

“好的,叶总您慢走。”李子杰赶紧说。

叶少辰冲大家点点头,眼睛扫过同样醉的熏熏然的乔心优,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弯腰将自己的西装盖在慕薇薇身上,然后一把抱起她大步走了出去。

“哎呀……叶总简直太完美了……我好羡慕薇薇啊。”有个女同事说出来了在场大多数人的心声。

“对呀,找老公就要找叶总这样,又霸道又温柔,你看见刚才叶少辰看薇薇的眼神了吗?简直要腻死人了……”

“啊,不行了不行了,我也要好想谈恋爱……”

乔心优醉的有些深,听到她们的话,猛地摔了手中的杯子,“我告诉你们。我迟早把他抢过来!”

热闹的饭局顿时死一般沉寂,每个人都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她,精彩纷呈啊。

何美玲怕她继续说出什么话来,立刻招呼部门的两个女同事,“乔心优喝醉了,小张,你和丽娜把她先带出去,问问她住哪儿。”

“好的,好的。”

“别碰我,我还要喝……我发誓,我一定……”小张快速的捂住了她的嘴巴,说,“乔心优,你醉了,我们带你去醒醒酒。”

连拖带拽的,乔心优终是被两人弄了出去。

坐在酒楼的休息间,乔心优沉沉睡去。小张揉着发酸的胳膊,埋怨道,“你说她是不是疯了,那件事情刚刚过去,叶总也表明了态度,她还不着调的粘上去,她到底想干什么?”

丽娜用纸巾擦擦汗,瞥了乔心优一眼说,“她不都说了什么?想把叶总抢过来。可是她也不看看自己,虽然比慕薇薇长得漂亮吧,但是气质上却差了一大截,还没慕薇薇有才华,就这样还想抢叶总?嘁——”

“我的天……幸亏叶总走了,他要是还在场,拿这戏就好看了。”小张八卦道。

“行了,别说了,先想想她怎么办吧。”

两个人正头疼,何美玲走了过来。

“何总,乔心优怎么办呀。”小张问,她们都知道乔心优住在叶少辰家,但为这事给叶少辰打电话,显然非常不妥。

何美玲考虑了片刻,皱眉说,“隔壁就是酒店,开间房让她住一晚吧。”

“也只能这样了。”

……

慕薇薇喝醉有一个很大的毛病,就是喜欢唱歌,可能是因为自己五音不全,从来不敢在外人面前唱,所以只有在喝醉的时候才释放自己。

车上,叶少辰头疼的望着鬼哭狼嚎的某人,终于明白她喝酒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此时,他真的很想将她扔在路边不管了。

“小白菜呀……地里黄呀……两三岁呀……死了娘呀……”慕薇薇扒着窗子唱着,那音调,叶少辰发誓他没有听过比她唱的更不着调的。

“慕薇薇,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叶少辰冲她吼道。

刚刚抱上车的那一点点冲动和欲望全被她冲没了,他怎么不知道她喝醉是这副德行呢?

慕薇薇唱完一段回头瞪着他,“你……你凭什么不让我唱?”

“太难听了。”

“难听吗?我觉得挺好听的啊,”慕薇薇摇头晃脑张口又来,“小白菜啊……”

叶少辰实在受不了了,把她一把拽过来用手捂住她的手,“别唱了。”

慕薇薇喝了酒,脑子不是很清楚,逮着嘴边的手指就咬了下去。

“啊——慕薇薇,你是狗吗?”叶少辰倒吸一口气,掰开她的牙齿,把手指拿出来,一个清晰的牙口印。

“谁让你不让我唱歌的?”慕薇薇说完这句,又趴在车窗上去唱她的“小白菜”。

叶少辰彻底放弃,等她唱第三遍的时候,建议道。“慕薇薇,你换首歌行吗?”

慕薇薇貌似认真在脑海里搜歌,搜着搜着,头一栽倒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

叶少辰松口气,早知道这个办法有用,耳朵就不会被荼毒那么久了。

到了别墅,叶少辰抱起她上了楼,直接扔在床上,转身离开。

现在他脑子中一直在循环“小白菜”,完全没有欲望干什么。

早晨,慕薇薇是在头疼中醒来的,低头一看自己,还是穿着昨晚的衣服,低头闻了闻,我的天,这是什么味道,太酸爽了。

什么也来不及想,慕薇薇翻身向浴室跑去。

……

餐厅里,叶少辰看见她过来,不自觉的就想起昨晚的事情,取笑道,“小白菜,醒了?”

慕薇薇僵了一下,“什么小白菜?”

“呵,也不知是谁,喝得不省人事了还要趴在窗上唱小白菜。”叶少辰眉眼间都带上了笑意,分外好看。

叶少岩接过话,好奇的问,“真的吗?大嫂喝醉喜欢唱歌?唱的好听吗?”

慕薇薇接过话连忙说,“特别难听,真的,特别难听。”

“哼,还挺有自知之明嘛。”叶少辰扭头笑着对弟弟说,“她,是我见过唱歌最难听的,如果你觉得自己的耳朵能承受,不妨让她唱两句。”

“喂!叶少辰,我又不是卖唱的,什么叫唱两句?”慕薇薇不高兴的将小笼包塞进嘴里,都怪他,丢人丢大了!

叶少岩望了眼气呼呼的慕薇薇,心里却有了几分期待,有机会,一定领教一下她的歌声。

“咦?乔心优呢?还没有下来?”慕薇薇问,平时她可是起得最早的。

秦妈在旁边说,“乔小姐昨天晚上没有回来。”

“哦~”慕薇薇撇了眼叶少辰,见他面无改色,也咽下了嘴边的话。

……

酒店里,乔心优也醒了过来,在床上呆了片刻才想起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说过什么话,她忘得干干净净了。

是谁送她来酒店的?

乔心优揭开被子,身上的衣服都在,床头放着一张便签,拿起来看上面写着:乔心优,你喝醉了,我们送你来酒店,钱已付,中午记得退房。落款是何美玲。

嗯,果然是她言简意赅的风格,没有一句废话。

不过她一夜未归,叶少辰有没有找她呢?

想到这,乔心优下床从包包里翻出手机,上面一条未接来电都没有,连一个短信也没有……

眼泪莫名的就掉了下来,她彻夜未归,居然没有人联系她。如果她发生意外死在外面,是不是也没有人知道?

哭声越来越大,从哽咽道到痛哭流涕,再到无声抽泣,乔心优仿佛要把这段时间来的委屈全都哭出来。

下午到了公司,乔心优敏感的发觉同事们看她的眼光有些怪异,她黑眼圈没有那么严重吧。

休息室里,几个女同事正在喝咖啡,乔心优站在她们看不见的地方偷听。

“看见没,乔心优的眼睛都红了,估计是昨晚哭得。”

“哼,还不是自己作的?昨天晚上居然说那种话,你们猜她还记不记得?”

乔心优凝眉,她昨晚说什么了?

“我看八成她是忘了,否则,她的脸皮也太厚了。”

“哎——不过说实话,我还挺佩服她的。敢正大光明的说要把叶总抢过来,我也平时就在脑子里想想,嘻嘻嘻……”

乔心优眼皮跳了几下,原来,她昨天喝醉后,说出了自己心里的话?

就说嘛,她们一个个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算了,她们知道就知道吧,毕竟马上这件事情就要成真了。

两天后,周末,天朗气清。

慕薇薇起得很早,她昨晚梦见了去世的爸爸妈妈,他们站在远处满是慈爱的冲她笑,对她说,“薇薇,生气快乐,一定要好好活着,和哥哥团聚。”

她满是泪水的跑上去想要抱住他们,但脚上如同被绑上了石头,越跑越慢,他们的身影却越来越远,最后消失不见。

爸爸妈妈是知道自己生日到了,所以特意来为她送上祝福吗?

她没有梦到哥哥,这就是说,哥哥一定还活着。

“少奶奶,今天是周末,你不上班,怎么还起这么早?”秦妈走进厨房,看她正一边看手机,一边在找材料。

慕薇薇像是看到了救星,连忙上去说,“秦妈,你教我做长寿面吧。”

爸爸妈妈说要好好活着,那她就一定会好好活着。

秦妈愣了愣,问她,“谁过生日?你吗?”

慕薇薇“嘘”了一下,看了看外面小声说,“秦妈,今天是我生日,可我只想简简单单的给自己做碗长寿面,而且你也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不想让他们知道。”

秦妈理解她的难处,心里叹了口气,说,“好,我知道了少奶奶,不过我现在先要给少爷们要做早餐,上午没事的时候我教你做长寿面。”

慕薇薇喜笑颜开,伸手抱了抱她,说,“谢谢你,秦妈,那我先出去了。”

“少奶奶,”秦妈叫住她,笑的很和蔼,“生日快乐。”

眼眶顷刻间就湿润了,她忍住泪意冲她点头,然后离开。

这是睁开眼之后,第一个对她说生日快乐的人,她很高兴有人能在这样的日子里真诚为她祝福。

上楼,找了一件没有穿过的新裙子,化了个淡雅的妆,即使没有人知道,她也要在今天让自己开心,她要让在天上的父母放心。

十点多,慕薇薇和秦妈在厨房学做长寿面,王管家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大包裹。“少奶奶,这是你的快递。”

慕薇薇惊讶了片刻,不敢相信的问,“我的快递?”

“对呀,上面写着你的名字,慕薇薇。”王叔再次确认了一遍。

慕薇薇擦擦手,接过快递,掂了掂不是很重。

可是,怎么会有人给她递东西呢?太奇怪了。

“谢谢王叔。”慕薇薇道过谢,跟秦妈说,“我上去看看是什么,等会再来找你学。”

“嗯,你去吧。”

……

卧室里,慕薇薇拿剪刀小心翼翼的打开包装,里面是个纸盒子,再打开纸盒子,愣住了。

因为里面安静的躺着一只可爱的小熊维尼。

她从小就喜欢维尼。房间里摆满了各种维尼造型的饰品。

今天有人送她礼物,还是维尼,慕薇薇感动的热泪盈眶,将维尼拿出来狠狠的亲了好几口,才发现,纸盒子里面还有一张卡片。

弯腰捡起卡片,上面写着几行字:祝最可爱的薇薇,生日快乐,永远平安喜乐。

没有落款,但是慕薇薇却觉得这个字体分外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到底在哪见过……

大脑快速的搜索着,猛地灵光一闪,对呀,这就是哥哥的字体啊,骨力遒劲。

她和哥哥从小被父亲教导,哥哥临摹的字帖是柳体。而她写的则是行楷。

她还记得,每次她作业太多让哥哥代写的时候,老师都会发现,因为字体太不相同了。后来虽然哥哥很少手写了,但是他的字体却印在了她的脑海中。

真的是哥哥递来的?他知道自己在这里?

慕薇薇激动的不知道该怎么宣泄自己的情绪,她想大喊,可是又不敢,只能把维尼的脸揉了又揉。

天呐,简直太不敢相信了,难道是哥哥看到了前段时间她和叶少辰在网上的新闻?

她就知道有用!

啊啊啊,好开心,好开心。

这绝对是她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

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突然又想到什么,停了下来,把卡片看了又看。

这确实是哥哥的笔迹,可为什么她觉得那么不真实呢?

还写是什么“平安喜乐”,这好像不是哥哥的风格啊,他一般都会说,越来越漂亮之类的大白话,如此文绉绉的……

不会是谁故意冒充的吧。慕薇薇想到这个可能,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如果我是哥哥,会在今天给妹妹送礼物吗?这未免太大张旗鼓了,还是通过王管家的手拿进来,仿佛要让这里的所有人今天她收到了礼物。

难道是有人想要利用哥哥陷害自己?

乔心优和南宫昊?

按照这两个人的心性,没有达到目的怎么会罢休呢?

相反这段时间却如此安静,太不符合他们的个性了。

如果这真的是他们的诡计……

几分钟前,乔心优站在楼角处看着王叔把包裹给慕薇薇,看着她抱着包裹走进卧室,嘴角露出阴险的笑,然后撩撩头发,上楼向书房走去,她要去请某人来看戏了。

“咚咚咚——”

“进来。”叶少辰低沉的声音传出来。

乔心优扭动门锁,推开门,站在门口没有进去,她清楚的记得叶少辰说过,没有他的允许不得踏进书房半步。

叶少辰看到是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冷淡的问,“有事吗?”

“少辰,今天是薇薇生日,我想送她一份礼物,可是又怕她不收,你能帮我……”乔心优话说了一半就停下来,脸上全部祈求。

叶少辰怔住了,慕薇薇的生日?

难怪今天早晨看她心情不错,还化了个淡妆,以为她要外出,原来是因为她生日。可为什么没有人说呢?

“走吧,我带你去,”叶少辰从书桌前走过来,问她,“你送的什么礼物?”

乔心优从手提袋里拿出一条丝巾给他看,“天气越来越凉了,我给她选了一条丝巾,不知道薇薇会不会喜欢。”

“颜色不错,挺适合她,”叶少辰的态度很平和。

两个人穿过走廊,下三楼,到了二楼,继续往慕薇薇的卧室走去。

卧室里,慕薇薇思虑再三,还是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这张卡片也不能留着。

在梳妆台上找到叶少辰扔下的一盒火柴,叶少辰睡在这里的时候偶尔会事后一支烟,所以房间久而久之就多了他许多零碎,这盒火柴就是其中之一。

“嗤——”火苗在指尖跳跃,慕薇薇最后看了眼卡片,然后把它架在了火焰上。

就在此时,门从外面被人推开,慕薇薇回头去看,叶少辰已经扑了过来,将她手中的卡片夺过来,将火苗用手捏灭。

“你这个蠢货,你在干什么?”叶少辰愤怒的冲她吼道,“想烧了这幢别墅吗?”

慕薇薇愣了一秒钟,想要抢过他手中的卡片,却被他避开。

“我又不是傻子,就算我想烧别墅,肯定第一个逃得远远的。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叶少辰很快冷静了下来,他刚看到她的举动心里一慌,以为她真的想玩火自焚,经她这么一说,对手上的卡片起了兴趣。

卡片只烧了一个小角,上面的字还是完整的。

“祝最可爱的薇薇,生日快乐,永远平安喜乐。”叶少辰轻声读出来,脸色却越来越阴沉,看到床上还放在一个小熊维尼,一把抓过来,阴森森的问,“还有一个玩偶?看来很熟悉你的爱好嘛。”说完将维尼狠狠的丢在地上,一脚踩上去。

“说,这是谁你的生日礼物?”叶少辰的心瞬间被恨意填满。

慕薇薇被他吓着了,后退一步,“只是一个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如果是普通朋友为什么不写落款?如果是普通朋友你为什么要烧了这张卡片?”叶少辰心思敏捷,很快就拆穿了她的谎言。

慕薇薇确实心虚,却不能告诉他真相,万一真的是哥哥递来的呢?

“叶少辰,这真的只是一个普通朋友,我烧这张卡片,也是因为怕你看见了生气。”

乔心优走进来。脸上带着狐疑的笑,“薇薇,你的朋友我基本都认识,不如你说出他的名字,我打电话问问不就清白了?”

慕薇薇狠狠的瞪着她,如果说刚刚对“哥哥”的怀疑有四成,那么现在就上升到六成了。否则,她怎么刚要烧卡片,乔心优就带着叶少辰进来了?

太巧了。

叶少辰接过乔心优的话,说,“乔心优说的对,是哪个普通朋友你只要说出来,证实真的是普通朋友,这件事我就相信你。”

慕薇薇呵呵冷笑,“叶少辰,从一开始你就没有信过我,现在就不要假惺惺的说什么相信我?我说了是普通朋友就是普通朋友,你爱信不信。”

叶少辰被她的态度激怒,一把将她推到在地上,“慕薇薇,我再问你一次,这是谁送来的?陆子航?还是你的哪个野男人?”

慕薇薇趴在地上,回头怒视他,“叶少辰,你嘴巴放干净一点,什么野男人?”

“不是野男人,难道这世上还有人记得你的生日?”叶少辰说到这里,脑海中闪过一个人的身影,慕天野!

对,这世上如果还有人关心她,那就只有慕天野了!

叶少辰再次仔细的看了眼卡片,这个字体,好像在哪里见过。

没错,是慕天野的。

他这近一年的时间。为了找到慕天野,搜集了他从小到大的信息,这个字体曾经在无数个夜晚里就放在他枕边,他居然差点忘记了。

“说,是不是慕天野?”一提到这个人,叶少辰的戾气彻底释放,弯腰拽住她的长发,盯着她的眼睛,眼中是嗜血的杀气。

慕薇薇头皮发麻,脸色渐白,“我怎么知道,上面又没有署名。”

“一定是他,所以你才想要烧掉卡片,就是怕我知道了去找他。”叶少辰越想越觉得是这个可能,余光看到桌边的剪刀,随手拿过来杵在她细白的脖子上,威胁她。“说,慕天野在哪里?”

“我不知道!”慕薇薇在他手低见惯了死亡,毫不畏惧,更何况她真的不知道哥哥在哪里。

这段时间,她还以为叶少辰的性格好了些,没想到,是自己太傻,他从来就没有变过,只是把那些残忍和暴虐收敛起来了,这些因素原本就流淌在他的血管里。

乔心优紧紧的看着他们,心里爽快之极,看来不管到什么时候,慕天野永远是叶少辰心里的一块逆鳞。

如果叶少辰这把剪刀现在就刺下去那多好,她也不用费心准备后面的戏了。

“慕薇薇,不要逼我杀你!”叶少辰手下一动,利刃已经划破她细嫩的皮肤,鲜血“唰”的流下。染红了身上的衣服。

“叶少辰,我说了,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你就算是杀了我,我还是不知道。”慕薇薇冷漠的说,对脖子上的疼痛没有了知觉。

房间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叶少岩奔进来,一看这个情景震了几秒,冲叶少辰喊,“大哥,快松手,你真的要杀了她吗?”

叶少辰不为所动,“我留着她就是为了找出慕天野,既然她不说,我留着她还有什么用,不如送她去和她父母相聚。”

“慕天野?他出现了?”叶少岩诧异。

乔心优在旁边解释,“少岩,今天是慕薇薇生日,慕天野给她递来了礼物,还有一张卡片。”

叶少岩听完,看到地上的卡片捡起来,不可置否的说,“大哥,你就凭借这张卡片推断是慕天野送的,未免太武断了吧。”

“这是他的字迹,错不了。”叶少辰手中的剪刀又往前送了一寸,血汩汩的流下,“说不说,再不说的话,我就方干你的血,让你血流而死。”

慕薇薇的脸色已经煞白,气息也渐渐弱了,“叶少辰,如果我知道他在哪里。早就离开这个鬼地方去找他了,还会等到今天?你这么有势力,为什么不自己去找呢?”

叶少岩看着她渐渐发白的嘴唇,心里焦急,却又不敢动叶少辰,“大哥,你再不松手她就真的死了,你不是要拿她引出慕天野吗?她死了,慕天野还怎么会现身?”

叶少辰盯着她毫无生机的目光,心里猛地一紧,拿开了剪刀,“这次就放过你,等我找到慕天野的那一天,就是你的死期。”

“好,我真是巴不得那天早点到来……”说完这句话,或许是血流的太多,慕薇薇昏了过去。

叶少辰不知为何慌了神,连忙按住她的伤口,回头对叶少岩说,“快打电话给韩医生。”接着又冲房间外大喊,“王叔,把医药箱拿来。”

王管家刚刚听到这里的动静早就候在了门口,就怕叶少辰有什么吩咐,没想到还真有。

“是,少爷,马上就来。”

叶少岩被大哥的举动气的心里恨不得揍他一顿,原本以为慕薇薇以前夸大其词,今天一见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为什么就不能将慕薇薇和慕天野分开看待呢?

非得把慕天野的罪过算到慕薇薇身上,这对她一点都不公平。而且她还是他的妻子,他怎么下得去手?

难道这段时间的和平相处都是虚情假意吗?

王管家很快将医药箱送来,一看慕薇薇胸前的衣服被血染红,手一哆嗦,药箱差点掉在地上,幸亏叶少岩一把扶住。

叶少辰打开医药箱。却不知道是先该清洗伤口,还是直接包扎,眼看她血流的越来越多,他的心也越来越乱。

“大哥,你把她平放在床上,我来处理伤口。”叶少岩开口说,再耽搁下去,他怕慕薇薇真的会有生命危险。

叶少辰一愣,按照他的话把慕薇薇抱起来,平放在床上。

叶少岩上前,快速的用酒精清理了一下伤口,伤口很狭长,但是并不深,也没有伤到动脉,流的血都是外层毛细血管里的血液,但尽管如此,这对一个成年人来说。血流量还是有点大。

看到医药箱里面有一瓶云南白药喷雾,拿出来对着伤口碰了几下,慕薇薇似乎被刺激了,疼的哼了一声。

还有直觉,那就应该没有多大事。

最后,叶少岩取出纱布贴在她脖子上,刚开始还冒血,贴了好几层后,血渐渐止住了。

叶少辰站在床前,眉间一直紧紧锁在一起,见叶少岩做完了手中的事才问,“少岩,你怎么会这些?”

叶少岩淡漠的说,“你没有听过吗?久病成医,在外面这么久,这些急救知识不懂点,不知要死多少次。”

叶少辰想到弟弟这些艰难,愤愤道,“还不是慕天野害的?抓到他我一定给你报仇!”

叶少岩从床上起来,脸上没有多少表情,他把所有的责任都算给慕天野?那他呢?在这件事上难道一点责任都没有吗?

“大哥,你刚也说了,我当年出事都慕天野害的,可你为什么要把仇恨强加到慕薇薇身上呢?你扪心问问,这样做对她公平吗?”

叶少辰没想到叶少岩会对他说出这番话,脑海中的那团乱麻被扯得更加乱。

乔心优看到叶少辰脸色有变,生怕他和叶少岩一样,慕天野是慕天野,慕薇薇是慕薇薇,那自己以后做事岂不是更难?

“少岩,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慕天野阴险狡诈,如果少辰不利用慕薇薇,又怎么能找到他呢?再说了,慕薇薇嫁给少辰之前,私生活可是……”

“你给我闭嘴!”叶少岩怒了,指着乔心优的鼻子骂道,“我和我大哥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吗?”

要不是看她还有几分用处,早就把她轰出叶家别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