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是不是真的慕天野?/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少岩,我好歹是你哥的朋友,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说话?”乔心优也怒上心头,这段时间她夹着尾巴做人,憋了一肚子气,好不容易看慕薇薇快死了,他却跳出来搅局。

叶少岩鄙视的看着她,“乔心优,我怎么说话需要你来指教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叶少辰原本被叶少岩的一段话说的有些动心,但乔心优那句私生活却再次点燃了他的怒火,没错,就算他不把慕薇薇和慕天野搅合在一起,就凭她对自己不忠这一点,他永远不会原谅她。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

叶少辰的话音刚落,韩医生就跑了进来,嘴里还念叨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不是我说,叶少爷我今年救叶太太的次数,比我在叶家几年加起来都多,你就不能……咦,伤口包好了?”

韩医生凑到慕薇薇跟前,仔细的看了看说,“手法不错,谁做的?”

“少岩。”叶少辰似乎对他的唠叨习惯了,也没有多大反应。

韩医生扭头看了眼叶少岩,竖了个大拇指说,“岩少爷有兴趣可以学医,我带你啊。”

叶少岩撇撇嘴,“没兴趣。”

韩医生呵呵笑了笑,开始给慕薇薇做检查,叶少辰靠在桌边,心里复杂万千。

为什么每次都控制不住要伤害她,却在她出事后又担心恐惧,生怕她真的醒不过来。

自己这是怎么了?

“血压很低,是失血过多导致的,问题不是很大,我开点补血的药,这几天在饮食上也注意一下,可以多吃红枣、桂圆、胡萝卜等食物,”韩医生说完,本想清理一下慕薇薇身上的血渍,但按照往常的经验叶少辰一定会发飙,于是说,“让秦妈等会给她把身上的血污清理清理,不过要注意的是,要防止她发烧。”

“知道了。伤口你不再处理了吗?”叶少辰冷声问。

“当然要处理,你没看我正在弄药吗?”韩医生没好气的说。

叶少辰看不惯他这副表情,“喂!你是不是不想要工资了。”

韩医生瞥了他一眼,“你就会拿钱威胁我。”

……

别墅外,章贺领了命令前去查探,叶少岩的人在暗中悄然而去。

对他们来说。不管这个消息是真是假,但只要有一点点信息,都不会错过。

厨房里,鸡汤还在翻滚,擀了一半的面条晾在面板上,碟子里还有一把青菜,这原本是个很平淡的生日,却被一个来历不明的礼物打破。

慕薇薇是在傍晚时分醒的,看着窗外的晚霞,心里一片凄凉。

她真的很希望这个礼物就是哥哥送的,那至少还证明,他活着,他知道她在哪里。

但是理智告诉她,不应该相信,这里面一定是有阴谋的。

纠结了好一会,慕薇薇从床上起来下楼,她还没有吃长寿面。

秦妈看到她连忙过来扶住,嘴里说。“少奶奶,你怎么起来了?医生吩咐你要多休息,我给你熬点红枣粥,补血的。”

“谢谢秦妈,”慕薇薇走进厨房,头晕晕的,“秦妈,我还是想吃长寿面,本来想自己做的,现在也没有多少力气了,麻烦你帮我做一碗吧。”

“好,我这就做,上午的食材我都收着呢,您在餐厅坐一会,马上就好。”

劫后余生,慕薇薇饿的厉害,秦妈做好的长寿面刚端到面前,她就迫不及待吃了一口。

啊——烫死了——

“你吃慢点,没有人和你抢。”秦妈看她烫的直吐舌头,笑着嘱咐她。

“秦妈,你这手艺简直堪比大厨啊。”慕薇薇吃了一口面,赞叹道。

秦妈笑的眼睛眯起来,“哪有这么夸张。”

两人正说着笑,乔心优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过来。

“呦,吃长寿面呢,”乔心优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在她对面坐下,“慕薇薇,没想到自己会过这么悲惨的一个生日吧,不但没有人给你庆祝,还差点丢了性命,真是可怜啊。”

慕薇薇埋头吃着面,没有接她的话,对一个人最大的鄙视,就是忽视她。

“秦妈,还有面吗?我还想再吃一碗。”慕薇薇问秦妈。

“薇薇,长寿面吃一碗就可以了,你还饿的话,粥马上就好了。”

“哦,好,那我吃粥。”慕薇薇说完,转头还把碗里的汤喝了个干干净净。

乔心优冷眼望着她,讥讽道,“被人吃长寿面是祝福,我看你吃的不是长寿面,而是短寿面,没准过几天就去见阎王了。”

慕薇薇很想一巴掌招呼上去,但硬是忍住了,冲厨房里说,“秦妈,我去花园里转转,粥好了你叫我。”

“好的好的。”

慕薇薇起身向花园走去,乔心优看着她的背影咬牙,慕薇薇。好戏才刚刚拉开帷幕你就差点丢了小命,我看你后面怎么接招。

……

晚上,三楼书房。

章贺垂手站着,叶少辰的脸色很阴沉。

“一点痕迹都没有查到?”他问。

“是的,那份包裹更像是对方直接送来的,没有经过任何快递公司,我们也看了门口的监控,快递员带着帽子,我们追踪到闹市区,他就消失了。”

叶少辰敲着桌子沉思了片刻说,“多派点人在慕薇薇身边,如果对方真的是慕天野,他不可能联系一次就放弃。”

“少爷,你是想引蛇出洞?”章贺明白了叶少辰的意思。

叶少辰冷笑,“只要慕薇薇在我手上,我就不怕他慕天野不出现。这几天慕薇薇不管去哪里都不要管,只要盯着就行。”

“是,属下明白了。”

……

因为受伤,慕薇薇在家休息了两天,伤口渐渐愈合。

“韩医生,我这个……会不会留疤?”慕薇薇摸着纱布,刚好在脖子上,那得多可怕啊。

韩医生宽慰她,“你别担心,上次你受伤用了我的药都没有留下一点痕迹,这次我再给你点,多用一段时间,绝对一点痕迹都没有。”

慕薇薇松口气,“谢谢韩医生。”

韩医生朝门外看了眼,小声说,“慕小姐,你以后也别太软弱了,叶少辰要伤害你就反抗啊,你要是不反抗,我真怕下次来……”

“韩医生,谢谢你的关心,我下次会记住的。”慕薇薇打断他的话,她不想给他添麻烦,要是被叶少辰听到,又不知道要出什么幺蛾子。

韩医生明白她的意思,叹了口气说,“反正身体是自己的,经不起这么折腾。”

“嗯。”慕薇薇冲他笑笑,送他出门。

这天晚上,慕薇薇关了灯刚准备睡觉,“叮咚”手机进来一条短信,点开,是一个陌生号码,上面写着一句话,还有一张照片。

薇薇,你在叶家还好吗?我是哥哥。

慕薇薇翻身坐起,因为用力过猛,扯着脖子上的伤口疼了一下。

点开那张照片,是一张男人的背影,穿在黑色皮夹克,一条黑色阔腿裤,一双马丁靴,高大,挺拔,短寸,站在一棵大树下面,阳光洒在肩上,整个人散发着光。

这是……大哥?

慕薇薇的眼眶湿润了,真的好像大哥。

把照片放大,再放大,慕薇薇心里有了怀疑,大哥的肩膀好像比这个人宽一点,因为他常年健身,身上有很结实的肌肉,虽然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但是相比大多数男人。他的肩膀都更厚实一些。

而这个男人……

肩膀有点窄。

会不会和那个被叶少辰扔了的小熊维尼一样,是个假的呢?

拿着手机想了想,慕薇薇谨慎的打了几个字:大哥?真的是你吗?摁下发送。

很快,短信就回过来了。

当然是我,大哥一直很挂念你。最近得知你在叶家,所以现在和你联系上。

慕薇薇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要想判断他是不是真的大哥,只要听听他的声音就好了。于是直接拨了过去,没想到只响了一声,对方就挂断了。

接着,短信就过来了。

小妹,我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慕薇薇心中的怀疑更大,他能发短信却不能接电话?这也太奇怪了。为了试探他,慕薇薇继续发短信。

好的大哥,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为什么消失了?我好担心你。

我去国外躲了会儿,放心,我现在很好。

慕薇薇看到那个“躲”字,不由的笑了。大哥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怎么会用这个字?现在她已经能基本确定这个慕天野是冒充的。

不过她很想知道,是谁在后面冒充大哥,不如就顺水推舟,看看他敢不敢出来见自己。

大哥,我好想你,我能见见你吗?

短信发过去后,过了好几分钟那边才传来信息。

好,大哥也想见你,不过我不在A市,过两天大哥去了A市再和你联系。

好的大哥,你要小心一点。

我知道,你在叶家也小心,叶少辰不是个好人。

慕薇薇“噗嗤”笑出声来:嗯嗯,大哥再见。

再见。

躺在床上,慕薇薇翻着他们的对话,想到什么,调到通话记录上,刚刚拨打出去的电话归属地上,居然写着虚拟运营商五个字。

也就是说,对方这个电话号码也是在网上买的。

准备的果然充分,连在哪儿也无从查起。

……

一夜无梦。

翌日,餐厅。

从生日出事那天起,慕薇薇就和叶少辰没有说过一句话,她巴不得叶少辰这辈子都这样,当她不存在。然而叶少辰似乎心情很不好,总是在吃饭的时候挑三拣四,说这个盐放多了,那个糖放多了,弄得秦妈战战兢兢,好几次还在厨房里偷偷抹眼泪。

慕薇薇吃完饭,开口对他说了这些天来的第一句话,“我伤好了,今天去上班。”

叶少辰瞥了她一眼,她脖子上的伤口还很明显,语气中带着不悦,“别忘了绑上丝巾。”

慕薇薇放下手中的筷子,冷笑,“叶总也怕别人说闲话?”

毕竟慕薇薇受伤的部位太特殊,不由得人不多想。

“你如果还想在公司,就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因为我随时可以让你走人。”

慕薇薇推开椅子站起来俯视着他,嘴角含着笑,“OK,你说了算。”

……

天气渐凉,脖子上围条丝巾没有什么奇怪,但是在办公室一整天都戴着,就不由得同事们多想了。

休息时间,丽娜扭着小腰转悠到慕薇薇桌子前,看了眼她的丝巾,笑嘻嘻的问,“薇薇,你这条丝巾在哪里买的,是今年的新款吗?”

慕薇薇摇头,“不是,去年这个时候买的。”

“一看就是正品!”丽娜羡慕的说,“不过,你这一天都戴着,不嫌热吗?”

“不热!一点都不热,我前几天不是感冒发烧吗?还觉得有点冷。”慕薇薇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丽娜诡异的笑了笑,一副心知肚明的模样,“我看这丝巾下面另有乾坤吧。”

慕薇薇眼皮一跳,捂着丝巾说,“哪有什么乾坤,你想多了。”

“嘿嘿,你紧张什么?不就是被叶总种草莓了,这有什么好隐瞒的,大家都是过来人,明白的。”丽娜的说说完,四周响起哈哈哈的笑声。

慕薇薇却尴尬的要死,却又不能反驳只能让她们误会。

不过,要是他们知道这是一道伤疤。不知道会有怎样的表情呢。

“丽娜!”慕薇薇假装娇骂了一句。

丽娜连忙说,“好啦好啦,看你脸都红了,真是个学生。走啦!”

慕薇薇这才松了口气。

午饭时间,慕薇薇和小张、丽娜等几个人出去吃,一路上总觉得有人在后面跟着,一回头又看不到人。

“薇薇,你老回头看什么?”小张问。

慕薇薇摇头,“没什么,在几天病的估计出现幻觉了。”

丽娜挽着她的胳膊,讨好的说,“薇薇,我给你说件事,你可当心。”

“什么事?”

“就是上次叶总请大家吃饭,你喝醉了叶总送你回去,乔心优在酒桌上说了一句话。”

慕薇薇有了兴趣,“什么话?”

“她说,她要把叶总抢过去。而且这几天你没在。我看她往出跑了好几次,不知道是不是去叶总办公室了。”

小张接过话头说,“是啊,这个女人一看就是有心计,薇薇你就是太善良,还把她当好姐妹。叶总这种好男人你一定要抓紧啊,不然有你哭的时候。”

慕薇薇脸上淡笑,心里却盼望着乔心优赶紧把叶少辰抢走,她一点也不想抓紧那个混蛋。

“嗯,谢谢你们,我会注意的。”慕薇薇客气的说。

小张和丽娜相视一眼,今天吃饭的目的达到了,她们两个约她主要就想示好。

慕薇薇有才华,还有叶少辰做靠山,经过的地位势必会直线上升,现在攀上没有什么坏处。

……

叶皇集团。

章贺报告着慕薇薇一天的行程,中午和同事出去吃了顿饭,在附近的商场买了件衣服。下班在路上买了块小蛋糕,除此之外,没有接触任何特殊的人。

“继续盯着。”

“是,少爷。”

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

叶少辰皱眉,现在这个时候所有人的下班了,还有谁在?

示意章贺去开门,外面站在乔心优,她手里还提着酒店里的餐盒。

“少辰……叶总在吗?”乔心优问。

章贺扭头看叶少辰,后者点点头,章贺身子闪在一边,乔心优走了进去。

“你来干什么?”叶少辰的语气很冷淡,不知从何时起,他对这个女人已经失去了兴趣,只剩那一晚的情分在撑着。

乔心优提了提手中的袋子,温柔的说,“我看你办公室的灯还亮着,想着你应该还没有吃饭,就去酒店买几样你喜欢的菜。”

“嗯,多谢了,放在茶几上吧。”叶少辰站在落地窗前,背后是沉沉的夜色,而他就像是一只黑夜里的豹子,冷静的可怕。

乔心优有些不甘心,“少辰,这些菜要趁热吃,凉了的话对你的胃不好。”

“知道了,我还有公事要处理,你先出去吧。”

叶少辰的态度没有任何变化,连应付都懒得应付。

乔心优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说了声“好”将东西放在茶几上就转出去了。

她知道这个男子冷酷无情,却不想他连多看自己一眼也不愿意,曾经的那些温情和火热仿佛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偌大的办公室再次安静下来,章贺站了会觉得自己该退场了,“少爷,您先吃饭,我去忙了。”

“等等,”叶少辰看着A市的夜景,背对着他,“把那些菜带走。”

章贺看了老板一眼,走过默默的提上乔心优刚放的东西,出了办公室。

照这么看,少爷是真的对乔心优没兴趣了,她送的饭都不肯吃,相比以前,是挺绝情的。不过反过来想,他是结了婚的人,这么做才是最正确的。

外面的夜色越沉,灯光越亮眼。

脚下繁星点点,叶少辰在想,这里面是不是有属于慕天野的那一盏。

他到底在哪里,这次会出现吗?

……

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王叔在门口迎接他,“少爷,你饿不饿,我让秦妈给你留着饭。”

“不用,我吃过了。”叶少辰将外套给他,上了二楼,到了自己房间门口停了停,走向了旁边的卧室,推开门。

里面的光线很暗,皎洁的月光透过细纱照进来,留下一地柔光。

在沙发上坐下,叶少辰点燃一根烟,看着沉睡中的女人,心里渐渐平静下来。

他不是应该厌恶这个不忠贞的女人吗?

可为什么看到她板着一张脸对自己视而不见的时候,心里会生气?

看到她对其他人笑时,心里更生气?

烟在空气中慢慢散开,慕薇薇难受的咳嗽了一声,迷迷糊糊睁开眼,见发沙上坐了个人,吓了一大跳,猛地从梦中惊醒,向床边缘退去,声音都变了,“你是谁?”

叶少辰没有开口,猩红的烟头在夜中很亮,慕薇薇隐约看到他的脸,松了口气,“叶少辰,你大晚上装神弄鬼的好玩吗?”

叶少辰将烟摁灭在桌角上,一言不发开始去衣服,衬衣,皮带,裤子……

“你……叶少辰,你……”慕薇薇气的想咬他,这个男人简直太不要脸了!才消停了几天,她的伤也刚好,又开始折腾她。

叶少辰上床,大手捞过她的腰,将她扣在怀中,沉声说,“睡觉!”

睡你个大鬼头,你这样抱着我能睡着才怪!

“叶少辰,你放开我,你这样我不舒服。”慕薇薇挪开他的手。

“你不舒服,我才舒服。”

慕薇薇翻白眼,她就知道,这个家伙是个魔鬼。

“叶少辰,你到底想干什么?我都说了,我不知道哥哥在哪里,你就是再怎么逼我,我还是不知道。”

原本他来就只是想简简单单的睡个觉,哪知她左逃右避,立刻挑起了他的爱火,翻身压住她乱动的双腿,“慕天野的事情先放到一边。今晚我先办了你。”

“你……呜呜呜……叶少辰,你这个人怎么一点原则都没有?”

“什么原则?”叶少辰哑声问,火热刺进她的柔软中,女人疼的直皱眉。

“就是……你既然这么厌恶我……为什么还要和我做……你也下的去嘴……”

“因为,你只是我当泄、欲的工具。”

没错,就是这样,除此之外,他不会对她有任何感情。为了证明心里的这个念头,叶少辰更加猛烈的……

“嗯……叶少辰你别咬我脖子……你这个禽兽!”

好几天没有碰她,叶少辰一晚上都很兴奋,要了一次又一次。慕薇薇实在忍受不了他的暴戾,从床上跳下直奔浴室想要将他锁在外面,却被他拦腰扛起扔在床上……

到最后,慕薇薇累的连手指头也抬不起来,只好由他去。

……

第二天早晨,叶少岩在客厅等了许久,眼看就要八点了,叶少辰还没有下楼,对王管家说,“王叔,你去喊一下大哥,等着他吃早饭嗯。”

王管家不好意思的笑道,“这个……二少爷,昨天晚上少爷回来进了少奶奶的房间……”

“哦……”

叶少岩面色如常,视线掠过不远处的乔心优时,嘴角带上了笑容。

似乎,很快又有好戏上演了。

当天下午,慕薇薇在公司上班,手机“叮咚”响了,拿过来一看,是那个陌生号码。

慕薇薇紧张的朝四周看了看,没有人注意,点开手机。

小妹,我来A市了。

慕薇薇心里一动,快速的打字:大哥,我们什么时候见面。在哪里?

晚上七点,上岛咖啡厅。

恩恩,我一定准时到,大哥要等我。

好的,注意安全。

随后慕薇薇就没有了工作的心思,想着等会的见面,如果真的是大哥,她估计要高兴的跳起来,但如果是假的,她要如何应付?

为了安全起见,慕薇薇拉开抽屉,将一把裁剪刀装进包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熬到了五点下班,慕薇薇抓起包就出了办公室,没有看见旁边乔心优淡笑的脸。

慕薇薇刚上出租车,身后就有一辆黑色轿车跟了上去,黑色轿车后面,一辆不起眼的银色小车也跟了上去。

“少爷。我跟着少奶奶,她似乎要去见什么人,正坐出租车去城东的方向。”章贺用手机汇报着慕薇薇的方位。

“好,盯牢点。”

“我知道,少爷。”

正值下班高峰期,叶皇集团又在市中心,出租车还走多远就被死死的堵在路上了。

“司机大哥,这要堵多久?”慕薇薇焦急的问,都二十分钟过去了,车子丝毫未动。

司机见惯了这种场景,懒洋洋的说,“前面修路呢,这个呀,估计还得等个二十分钟。”

“这么久?可是我有急事呀。”

“再急,路不通我有什么办法?”司机大哥看她确实着急,也不为难她,“你如果实在等不了,从这下车。前面有个地铁站,你坐地铁比这个快。”

慕薇薇一听眼睛亮了,连忙掏出钱包多给了司机二十块钱,“大哥,真是抱歉,把您堵这了,那我就在这下车了。”

司机接过钱没说什么,开了门。

慕薇薇急匆匆向地铁站走去,丝毫没有发现身后跟着的人。

到了上岛咖啡是六点半,慕薇薇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从这里不但能看到店外面的情景,还能一眼看到进咖啡厅的人。

服务员端上来她点的一杯蓝山,慕薇薇想起假装乔心优那次,她也是坐在咖啡厅里等待一个未知的人。

时间逼近七点,慕薇薇的心跳越来越快,她目不转睛的看着咖啡店的入口处,生怕放过每一个人。

七点整,咖啡店的风铃响了一下,慕薇薇心跳快到了极点,进来了一个男人,但……不是哥哥,一点也不像,这个男人戴着眼镜,一副精英的模样,慕薇薇的视线跟着他,看他走到一个卡座里坐下,和对面的朋友谈笑。

不是哥哥。

慕薇薇有淡淡的失望,难道堵在路上了?

又过了两三分钟,店门被推开,是个穿着很文艺的女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慕薇薇的失落越大,此刻,她多么希望来的人真的是哥哥。

距离约定的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慕薇薇犹豫着要不要发短信问问,拿着手机正要打字,一条短信进来了。

小妹。我过不去了,我发现你周围有叶少辰的人在监视,我不能现身。

慕薇薇看到这句话,抬头向外看了看,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车流,她坐在这半个小时了,也没有看到有什么诡异的人出现。

况且,以大哥不可一世的性格,知道自己在等他,怎么会因为怕叶少辰而不出现,他只怕会带着自己远走高飞。

考虑了片刻,慕薇薇给对方发短信:大哥,我只想见你一面,看你好不好,如果你不方便来咖啡厅的话,就从对面的银行走过,我会看到你的。

这次对方回的很快:不行,我已经看到有几个叶少辰的人在咖啡厅周围徘徊,我和叶少辰有不共戴天之仇,只要我出现,他们一定会抓住我的。对不起小妹,这次大哥不能和你见面了,你先回去吧,下次有了更合适的机会,我再和你联系。

慕薇薇将手机撂在桌子上,什么嘛,这也太不符合大哥的个性了。

还是不想放弃,慕薇薇拨通了那个号码,里面传来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呵呵,动作还挺快的。

轻轻叹口气,慕薇薇靠在沙发上看着外面的灯红酒绿,喝完杯中的咖啡,起身回叶家。

人还在路上,消息已然传到了叶少辰的耳朵。

“慕天野没有出现。少奶奶在咖啡店喝了一杯咖啡就走了,看起来有些失落。”章贺说。

“知道了。”

另一拨人也将同样的消息传给了叶少岩。

此时,叶少岩在花园散步,“嗯”了一声挂了电话,乔心优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跟在了他旁边。

“岩少爷,现在有兴趣聊一聊了吗?”乔心优的语气很高昂,是一种骄傲的宣扬。

叶少岩低眉浅笑,“好啊,反正一个人散步也无聊。”

“那,少岩,现在有兴趣和我做交易了吗?”乔心优开门见山道。

岩少爷也不拐弯抹角,直接挑明,“就算慕薇薇知道慕天野的行踪,按照你和我大嫂的关系,你能从她那里得到什么消息?”

“这就不用你管了,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乔心优得意的说。

叶少岩沉默着没有说话,他对这个慕天野太怀疑了。

乔心优刚想和他做交易,慕天野就出现了。还是以如此嚣张的方式,这一切都太巧合了,不由得他怀疑。

“如果你真的能得到慕天野的行踪,并且我亲眼见到他,我就让你成为我的新大嫂。”叶少岩看似认真的说。

“少岩,你还什么都没有做,就想见到慕天野,万一你反悔我怎么办?”乔心优又不是傻子。

叶少岩耸耸肩,伸了个懒腰说,“我说过的话绝对算数,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你只好重新找合作伙伴了。”

乔心优咬咬牙,这个小狐狸,太奸诈了,想要空手套白狼。但是此时,她貌似没有别的选择了,只有选择相信他。

“好,希望你记得你今天说过的话。”

“决不食言。”叶少岩轻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