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小紫套话/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心优离开后,一个人影远远的月下走来,垂着头,浑身带着颓败的气息。叶少岩站在原地愣愣的看了会儿,脚下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

“你回来了。”他淡笑着问。

慕薇薇抬起头,叶少岩站在姣姣月光下,一身气度如同从月宫中走下来的天神。

“少岩。”慕薇薇打了个招呼。。

“今天怎么这么晚?工作很忙吗?”叶少岩很随意的问。

慕薇薇摇摇头,“约了人去喝咖啡,结果被放鸽子了。”

叶少岩当然知道她约的这个人是谁,却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的讲出来。

“很重要的人吗?你看起来很不开心。”

慕薇薇扯出一个苦笑,回答的模棱两可,“还行吧,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嘛,或许就是个陌生人。”

叶少岩若无其事的“哦”,不在纠缠在这个话题上,“我看你累的不轻,赶紧去休息吧。”

“嗯,”慕薇薇向别墅里面走了两三步停住脚步,回头对他说,“少岩,上次的事情,我一直没来得及道谢。”

“客气什么,反正你救我,我救你,也算不清了。”叶少岩继续开始散步,话音消散在夜色中。

慕薇薇冰凉许久的心有些许温暖,要不要……把这件事对他说一说?或许他会有不一样的观点。

不行,还是在等等吧,等对方的破绽露的再多一点,等自己的内心再确定一点,再和他说吧。

……

叶皇集团和风尚杂志的合作在有序的推进中。慕薇薇作为这次专访的版面人物,经过和杂志方沟通订在今天下午拍照片,顺便做采访。

慕薇薇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有些不知所措,小声问对面的一个小姑娘,“美女,采访都问什么问题啊。”

小姑娘笑眯眯的说,“慕小姐,你不要太紧张,我们这是杂志采访,又不是电视台或者电台,对语言表达没有那么严格的要求,至于什么问题,下午我们的文字会告诉你的。”

慕薇薇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可还是有些担心,“一般都是什么问题,我好心里有个底啊。”

小姑娘仰头想了想,“嗯……大概就是你是从什么时候对设计师感兴趣的,发生过哪些有趣的事情,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之类的,肯定都是你能回答上来的,别担心。”

“哦……谢谢。”

下午,何美玲带着慕薇薇到了风尚杂志的摄影棚,按照她的面貌和身材,化妆师和造型师商量了一下就开始动手,不到一个小时,一个成熟中带着青涩的娇艳女人站在了闪光灯前。面对不熟悉的照相机,慕薇薇很紧张,摄影师让摆了几个造型,她胳膊和腿僵硬的像是打了石膏。

“美女,你没有拍过照吗?这么紧张?”摄影师有些无奈。

慕薇薇也知道自己表现不好,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拍过这种……”

“很多人都没有拍过,你现在不要想着自己是个模特,你就想着你是个设计师,现在面前就有一副画板,你想设计出什么样的衣服,不要在乎我的镜头。”

经过摄影师的点拨,慕薇薇轻松了很多,整个人也更加放开,拍摄渐入佳境。

“好……对……就是这样……非常好……OK,换另一套衣服……”

两三个小时候,所有的照片拍摄完成,慕薇薇看着电脑里的女人,傻眼了。

这……这是自己吗?也太美了吧。

“慕薇薇,卸了妆我们来采访。”一个高挑带着眼镜的女人走过来说,手里还拿着录音笔和电脑。

这就是那个小姑娘说的文字了。

问题果然是那几个。什么时候爱上设计师的?发生过什么有趣的小故事?最大的愿望是什么等等。慕薇薇很真诚的讲了自己的故事,但巧妙的忽略了家庭。

“我看过你的设计作品,确实很有灵感,但你还是个学生,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胜负欲,想要得到这个扬名的机会?”

对方的问题很犀利,慕薇薇的心被戳了一下,她想了片刻,盯着她的眼睛说,“我有个亲人失踪了,我找不到他,我想,如果我能站在更高更大的舞台上,或许他就能看到我,然后来找我。”

对方被她的回答震惊了,看了她好一会。说,“我会把这段话放在杂志里,希望你的亲人能看到。”

慕薇薇的鼻子微酸,轻声说,“谢谢你。”

她亲切的拍拍她的肩膀说,“我来的时候已经查过了你的资料,很感谢你今天这么诚恳的回答我的问题,希望以后有机会我们还能合作。”

“嗯,好啊。”

……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别墅,简单的冲了个澡就躺在床上,眼睛刚眯上还没有进入梦乡,就听到“啊——”一声尖锐传来,慕薇薇吓得打了个冷颤,忙从床上起来出去看,好几个人包括叶少辰都快步向走廊的尽头走去,那里是乔心优的卧室。

这个女人又出什么幺蛾子?

懒得理。也不想掺和进去,慕薇薇转身回到床上继续睡。

她想远离是非之地,却不知,这是非就是为她而设,几分钟后,王管家来敲门。

“少奶奶,少爷请你过去一趟。”

慕薇薇知道没有好事,谁知道乔心优又给自己设什么圈套,“你告诉他,我睡了。”

“那个……少奶奶,少爷说,你如果不去的话,他就亲自来请了……”王管家的语气有些着急,“少奶奶,你还是过去吧,别和少爷较劲。”

慕薇薇烦躁的再次爬起来,“王叔,我知道了,我换件衣服就过去。”

“少奶奶,你快点,少爷的脾气不好。”

“知道了知道了。”

慕薇薇麻利的穿上裙子,刚刚洗过的头发还半干,像瀑布般垂在背后,穿上拖鞋开了门。王叔还在门口等,“少奶奶,你快过去了,晚了我怕少爷又拿你出气。”

“哼!王叔,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也不清楚,好像是乔小姐的电脑上出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电脑上的东西也能和自己有关系?

进了乔心优的房间,她坐在沙发上嘤嘤的哭泣,叶少辰铁青着脸瞪着电脑,叶少岩悠闲的靠在墙上,见她进来,不动声色的冲她笑笑。

“找我来什么事情?”慕薇薇冷漠的问。

叶少辰回头瞪她,咬着牙凶狠的说,“你过来。”

慕薇薇权衡了片刻,抬脚走了过去,“怎么了?”

叶少辰一把抓过她的长发,让她的脸看着电脑,“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

叶少岩看到他的举动,手微动了一下,接着慢慢紧握在一起,脸上看不出任何变化。

因为太近,慕薇薇的眼前出现一个血淋淋的女人,这个女人垂着长长的头发,四肢被钉在木头桩上,鲜红的血从两只手腕和膝盖处汩汩流出,脸白的像一张纸,嘴边大口大口吐出血,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像是在和她直视。

诡异的是,这张脸就是乔心优的脸。

慕薇薇的头皮发麻,忍着想吐的冲动,问他,“不就是一张动态图片吗?和我有个毛关系?”

叶少辰拽着她的头发,将她脸扯开,划着鼠标拉出一段话,“你自己看看和你有没有关系?”

慕薇薇为了避免他再拽自己的头发,将所有的发丝都搂在一起握在手中,凑上去看。

乔心优,我警告你,立刻从叶家别墅滚出去,永远不要出现在慕薇薇眼前。也不要再做任何伤害慕薇薇的事情,否则,图片上的女人就是你的下场,我绝对说到做到。

落款是,慕天野。

“噗嗤——”慕薇薇没忍住笑出声来,“有没有搞错,我大哥是傻子吗?会主动给她发这种email?”

“慕薇薇!”叶少辰厉声打断她,“你……”

此时,一股淡淡的柠檬香气飘进他的鼻腔,勾起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回忆,叶少辰猛地停住话,蓝眸狠狠的瞪着她,心里有个念头不断再说,不是她不是她。

慕薇薇盯着他反驳道,“我怎么了?难道说不对吗?噢,上面落款写着慕天野就证明是我哥发的?”

因为刚刚洗过澡。她脸上的肌肤如同婴儿般清透干净,说话时嘴巴一张一合,一时让叶少辰挪不开眼。

慕薇薇见他不说话,以为他把自己说的话听进去了,继续说,“叶少辰,如果你觉得这封邮件是我大哥发的,你就按照上面的IP地址去查啊,找我来想问什么?知不知道我大哥在哪里?我还是那句话,不知道!”

“慕薇薇,除了慕天野,谁还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叶少辰晃过神来,冷眸注视着她。

“呵呵,你也觉得很无聊是吧。他有这个时间难道不应该想着怎么来见我吗?”

“慕薇薇,你不要太得意,我迟早会把慕天野挖出来,让你亲眼看看他是怎么死的!”

“好!那你赶紧去找,找到后麻烦通知我一声,我也好久没有见过他了,正有一肚子话要问他。”慕薇薇说完,将头发一甩,大步走出了乔心优的卧室。

叶少岩也无意再待下去,跟着她出了房间。

“头还疼吗?”他问。

慕薇薇揉揉头皮,火大的说,“怎么会不疼?叶少辰就是个疯子!呃……对不起,我忘了他是你哥哥。”

叶少岩唇角弯起,“没关系,我也觉得,他这样对一个女人不太好。”

慕薇薇叹口气,“我习惯了。不过今晚这件事还真是……算了,我先去休息了。”

“嗯,晚安。”

……

乔心优房间里,叶少辰合上电脑屏幕,见她还在抽泣,终有些不忍心,走过去坐在她旁边,抽了张纸巾递给她,“别哭了,这件事我会让章贺尽快查清楚的。”

乔心优乘势一头扎进他怀中,搂住他的腰,哭得更加伤心了,“少辰,我真的好害怕。”

“怕什么?”叶少辰心里一软,轻拍她的肩膀,“慕天野连面都不敢露,他不会伤害到你的。”

乔心优搂他腰的手更加用力,似乎要将自己黏在他身上,“少辰,你别不理我,我知道以前我做了许多错事,可是你这段时间不理我,我都快要难过死了。”或是说到了伤心处,女人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咕噜噜全跑了出来,几秒钟就湿透了他的衬衣。

“你……”叶少辰再硬的心肠,在她的眼泪面前也松动了不少,再加上刚刚被勾起的那一点点情分,冰冷的话到了嘴边就剩下一句,“你以后安分一点。”

乔心优重重的点头,“嗯嗯,我以后都听你的,再也不做那些事情了。”

叶少辰将她从自己怀中推开,说,“好了别哭了,我还有点事。你早点睡。”

乔心优拉住他的衣角,不想让他走,“我现在……不敢睡,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那张照片。”

“睡不着就听听音乐,我先走了。”叶少辰拨开她的手,起身离开。

乔心优转头看着他的背影,脸上浮现出胜利的笑容,万万没想到,今天还有意外收获,居然让叶少辰对她再次上了心,那么,只要她再加紧步伐,就一定能把他的心再次攥进手里。

这边,慕薇薇坐在床头回想刚才的事情。

哥哥怎么会如此大张旗鼓的找乔心优的麻烦,这完全不是他风格,要找他也会找叶少辰。乔心优这种小菜他压根看不上。

这后面的人……

想到此,门突然被们推开,熟悉的脚步传耳朵,是叶少辰。

“你来做什么?不用哄你的美人睡觉吗?”

叶少辰边走边去衣服,到床前时上身已经赤果。他刚刚被她撩的爱火横生,所以迫不及待的离开乔心优,来找她泄、火。

“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要干什么?”

“叶少辰……你前一秒想要我的命,后一秒却来找我上床……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别动我衣服……”

在床上,叶少辰永远是绝对的主导,慕薇薇再多的反抗最后都会被他蚕食,然后成为剥壳鸡蛋,任由他吃干抹净。

……

又过了两天,乔心优身上发生了一件恐怖袭击,正是这件事让慕薇薇彻底确定,这个慕天野绝对是假的。

事情发生在傍晚时分,下班回家。慕薇薇、叶少辰、叶少岩正在餐厅里吃晚饭,王管家突然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少爷,出事了,你赶紧出来看看。”

三个人同时扔下手中的筷子跑了出去,看到乔心优均是愣了一下。

乔心优浑身是伤的被秦妈搀扶着走,裸露腿上胳膊上全是淤青,脸又红又肿,嘴角还留着血,一看就被人打了巴掌,头发也乱糟糟的,身上的衣服被人撕破,不过却没有暴露很多。

看到叶少辰,她的眼泪“唰”的落了下来。

“少辰——”她的声音凄惨中带着可怜。

叶少辰大步上前将她搂住,眼中带着疑惑和愤怒,“你怎么了?是谁伤了你?”

乔心优软软的倒在他怀中。哭着说,“少辰,他们好可怕。”

“你先别哭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慢慢说。”

慕薇薇冷眼看着这个女人,敏锐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又要给她找事了。

乔心优哽咽了一会儿,才开口说,“我下班后去了趟商场,给你买了件衬衣,可是在回来的路上,却被几个男人用刀挟持到暗处,他们打了我一顿,还把我给你买的衬衣也撕烂了。”

“是什么人,你还记得吗?”

乔心优哭着摇头,“天太黑了我没看清楚,但是他们说……”

“说什么?”

乔心优看了眼向慕薇薇,后者心里一跳,暗道,果然,这条毒蛇开始吐信了。

“他们说……要我立刻搬出叶家别墅,不要再招惹慕薇薇,否则下次就让我死,还说……”

“还说什么?”叶少辰拳头紧握,仿佛下一刻就要让别人死。

“还说,他们老大一点也不怕你,就等着你送上门去,而且绝对让你有去无回!”

“混蛋!”叶少辰的拳头砸在地上,乔心优吓得躲了躲,“你是在哪碰上慕天野的人的?”

“就是下了公交车往别墅走的路上。”

“章贺!”叶少辰吼道。

“少爷。”

“去!把那几个杂碎给我找出来,还有他们身后的慕天野,这次全给我揪出来!老子一定剁碎他们。”

“是。”

叶少辰扶着乔心优往里走,经过慕薇薇时停下来,冲她喝道,“从今天开始,不许踏出叶家半步,他慕天野想让我送上门,那我就看他还要不要你这个妹妹。”

慕薇薇沉静的看着他没有说话,脑子却更加清楚。

眼前这种苦肉计她领教了很多遍,先是乔心优坠楼,再是下安眠药,现在为了所谓的慕天野居然找了一帮人打自己,乔心优,你还真是下血本!

而她也更加确定,这个慕天野不可能是真的。

如果哥哥回来,他要么大招旗鼓的闯到叶家带自己走,要么悄无声息的带自己离开,像这样欲盖弥彰的行为,他是不会做的。

试想。慕天野为了怕叶少辰知道都取消了见面,还怎么会明目张胆的去劫持乔心优,给叶少辰留下那么多线索让他去查呢?这也太矛盾了。

所以,现在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这个慕天野从头到尾就是假的,是乔心优的诡计,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里面一定要还有南宫昊的功劳。她乔心优一个女大学生,想不了这么周全,也做了不这么多事情。

她想利用哥哥的出现做什么呢?加深叶少辰对自己的仇恨?这一点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

还有一个附加的好处,那就是让叶少岩疏远自己,因为,叶少岩和慕天野之间有解不开的仇恨。

乔心优,你为了把我赶出叶家,真是费心费神。

韩医生奉命来到叶家别墅,什么话也没有说就往慕薇薇房间走,被王管家眼疾手快的截住,“哎呦,我的韩医生,这次不是少奶奶,是另一个人。”

韩医生也惊讶了一下,“哈哈,终于换人了?”

“这话可千万别在少年面前说,你见过的,乔小姐。”王管家领着他往走廊的尽头走去。

韩管家“哦”了一声,只要不是慕薇薇就好。

乔心优依偎在叶少辰怀里,轻声抽泣,后者搂着她,脑海里却在盘算着怎么才能抓到慕天野。

“少爷,韩医生到了。”

叶少辰放开乔心优,冷声说,“让他进来。”

王管家做了个请的手势,韩医生提着医药箱走进去,叶少辰从沙发上起来,走到一边说,“给她检查一下伤势,处理一下伤口。”

韩医生看了眼乔心优,气色还好,询问了几个问题,又让她活动了一下胳膊和腿,应该没有伤到筋骨。

清洗完裸露在外面的伤口,韩医生站着不动了,叶少辰皱眉,“完了吗?”

“没完。”韩医生认真的说。

“那继续呀。”

韩医生瞥了他一眼,严肃的说,“我要看看她身上有没有伤,要去衣服。”

叶少辰愣了愣,对乔心优说,“把衣服去了,让医生检查一下。”

乔心优有些犹豫,结结巴巴的说,“我身上不疼……能不能不检查……”

“不行,”韩医生一口否决,“我要看看肋骨有没有问题,身上有没有淤青,这种打架很容易导致人的内脏受伤。”

“心优,听医生的话。”叶少辰颇是关心的说。

韩医生心里却立马有了判断,记得上几次给慕薇薇看病,他在她身上碰一下都要被这个家伙吼得快要耳聋了,有的地方甚至是叶少辰自己检查的,那占有欲叫一个强。

而到了这位乔小姐,叶少辰却配合的如此积极,看来,这个乔心优在叶少辰心中的地位根本不及慕薇薇一半。

只是,叶少辰还没有意识到而已。

“少辰,我……我……”

韩医生一眼就看出来她在犹豫什么,于是很生气,因为这是对他专业的质疑。

他表情很严肃的说,“这位女士,我见过的果体比你认识的人都多,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在我眼中都只是一具尸体而已,没有任何不同。”

话说到这个份上,乔心优再坚持下去就该被叶少辰怀疑了,摇摇牙背对着两个人去了衣服,上身只留下一件胸、衣。

她是个女人,就算是心肠歹毒,也没有在两个男人面前这样过,脸不由的有些发烫。

韩医生冰着一张脸。她的身上伤痕不多,除了背上有一两块明显的伤痕之外,其余的地方都洁白如玉。

按照人在被打时的正常反应来说,背部受这么一点伤,好像有点奇怪。

“腹部有没有觉得不舒服?比如疼痛,胀气,或者有没有想吐的感觉。”韩医生问。

乔心优看似很认真的感受了一下,说,“没有。”

韩医生点头,“好了,把衣服穿上吧。”

“她怎么样?”叶少辰问。

韩医生边低头在医药箱取药,边说,“这位女士都是皮外伤,看着恐怖,但都没有伤到筋骨,没有多大问题。”

说完将两瓶药拿出来说。“这个药是外敷的,活血化瘀,每天早晚一次。这个药是内服的,主要是怕感染,也是早晚一粒。这几天就不要洗澡了,实在受不了就用热毛巾擦一擦,还有饮食上要清淡。至于脸上的红肿,煮两个鸡蛋热敷一下。”

叶少辰看他开始收拾东西,皱眉道,“就这么简单?”

韩医生郁闷,抬头看他,“当然,如果你们不放心的话,可以去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就这种皮外伤还要质疑他的医术?简直太过分了。

“行了,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相信你的医术。”叶少辰不满的说。哪有雇员对雇主这种态度的?

韩医生背着医药箱准备出门,走了几步停住,本来想告诉他刚刚的那个疑问,但想想这是人家的家事,自己还是不要多嘴了。

“还有事?”叶少辰看他犹犹豫豫,开口问。

“没有,我先走了,还有什么问题的话给我打电话。”

卧室再次剩下两个人,乔心优抓住叶少辰此刻的一点怜悯之心,含着泪说,“少辰,你能帮我擦药吗?我手好疼。”

叶少辰看着浑身是伤的女人,心里生出了一点柔软,拿过韩医生留下的药瓶说,“好了别哭了,我帮你擦药。”

“嗯嗯,我不哭。”乔心优连忙擦干眼泪,绽放出一个笑容,可是嘴角刚弯起就被脸上的伤疼的倒吸了口气。

早知道这么疼,就应该让那些家伙下手轻点。

叶少辰将药膏涂抹在她受伤的地方,然后用指腹一点点研磨开,一会清凉一会炙热。

此刻,乔心优完全没有心情去管这个伤疤,她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叶少辰的脸上,这个男人在认真的时候是如此的有魅力,刀刻般的完美轮廓,专注的眼神,还有微抿起来的嘴唇,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心目中的完美男人,这样的男人就应该属于自己,慕薇薇那种平庸的女人不配得到他。

胳膊上的伤疤都涂完后,叶少辰的手机响了,他将药膏放在一边,用抽纸擦了擦手,接起电话。

“说……嗯,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叶少辰对乔心优说,“我有点事情要去处理,腿上的伤口你自己上点药,如果够不着的话,就让秦妈来帮你。”

乔心优虽然很不想让他离开,但是又知道自己拦不住他,只好装作大度的说,“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

三楼书房。

章贺脚下扔了一件撕烂的白色衬衣,吊牌还挂在上面,“少爷,我刚去查了一下。乔小姐说的是实话,我们在距离别墅一千多米的地方找到了这件衣服,草地上有被多人踩踏过的痕迹。我也调取这条路上的所有监控,六点多的时候,有五个男子出现在事发地点,但乔小姐被打的地方很隐蔽,监控没有拍到。随后,五个男子就消失在监控里面了,我们的正在四处寻找他们。”

叶少辰握着拳头,脸上生出杀意,“距离别墅一千多米的地方?慕天野都闯入我的地盘了,你们居然还不知道?我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章贺连忙低下头,“对不起少爷,这是我们的失误。”

“这次如果抓不到人,你自己知道后果。”

章贺额头渗出了冷汗,“是。”

“滚!”

章贺躬身退了出去。在门口擦了把汗。

除了当年二少爷受伤消失,少爷很久没有发这么大的脾气了,看来这次是动了真气,然而那五个人就无声息的消失在夜色中了,A市这么大,要去哪里找?

……

晚上,慕薇薇迟迟没有入睡,第一她没有睡意,第二,她怕叶少辰突然进来拿她出气,毕竟乔心优下了那么大的本钱想拉自己下水,叶少辰又怎么会轻易放过自己?

可是奇怪的是,直到深夜两点多,门外没有一点动静。

难道,今晚叶少辰被乔心优缠住了?那她还真是佩服这个女人,一身的伤疤也不嫌疼。

翻个身准备睡觉,窗口的一个黑影突然撞进视线,慕薇薇被吓得心脏差点停止。

“小紫!”慕薇薇从床上爬起来,冲黑影低声喝道,“你怎么又这样!”

小紫悠悠然飘到她面前,长长叹口气,“哎——”

慕薇薇还没见过他这样情绪低落,关心的问,“你怎么了?怎么唉声叹气的?”

小紫坐在她的床边,颇是幽怨的说,“我最近遇到了件很麻烦的事情。”

慕薇薇蜷起双腿,下巴搁在膝盖上,微笑着说,“你们神仙也会有麻烦事?”

“那当然了。”小紫回头看了她一眼,“人有人的烦恼,神仙也会有神仙的烦恼。”

慕薇薇来了兴趣,“赶紧说说,你的烦心事是什么?”

小紫垂头沉默了会,轻轻开口道,“我最近遇到了一个多年前的仇敌,他很厉害,我在想要怎么除掉他,可我又怕……”

怕什么,他没有说,只是抬头深深的看了眼慕薇薇,紫色的眼眸在黑夜里散发着妖冶的光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