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慕天野的来信,约他决斗/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数数,你都对我说了多少次谢谢了?”叶少岩假装不高兴,“以后再说谢谢,我就不帮你了啊。”

“呵呵……”慕薇薇傻笑。

叶少岩看对面的人快要走了,但此时阿杰还没有到,快速对慕薇薇说,“你等会儿坐我的车先回去,不能让大哥发现你不见了,我去查点事情。”

“嗯,好,你放心去。”慕薇薇知道他要去追这个假的慕天野,只要抓住他,就能知道后面南宫昊想干什么了。

叶少岩打了个响指,叫来服务员结了账,假的慕天野刚好也站起了身,对南宫昊鞠了一躬然后向门口走去。

“我先走了,你一个人进别墅时小心一点。”叶少岩嘱咐她。

“放心,我没事,你也要小心。”

“嗯,我走了。”

叶少岩低着头快步出了咖啡馆,追着假的慕天野而去。

慕薇薇看着他离开,不禁有些担忧,心里默默祈祷,叶少岩,你千万不要出事啊。

这时,南宫昊叫了服务员填了单,也起身准备离开,却不知为何,眼睛锐利的看向慕薇薇这个方向。

慕薇薇吓了一跳,生怕被他看到,连忙曲腿躲到了咖啡桌下面。

她和叶少岩都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南宫昊不是普通人,对周围环境有着敏锐的感触,尤其是那些对他有敌意的。

“南宫先生,这是找您的零钱。”服务员礼貌的给他,看他面色冷静询问,“请问还有什么服务吗?”

南宫昊指了指慕薇薇的方向,问,“刚刚,那坐的是什么人?”

服务员看过来,微笑着说,“是一对情侣,刚才结账走了。”

慕薇薇紧抓住手中的包,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她听到南宫昊反问了一句“情侣?”,然后,抬脚向她这个方向走过来了……

妈呀!

慕薇薇紧盯着他的皮鞋,心都快要跳出来了,他如果发现自己在这里怎么办?会不会一气之下把自己抓走?或者直接灭口?

老天爷,保佑他不要过来,保佑我不被发现。

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刚祷告完。南宫昊的脚步神奇的停在了格挡的尽头,他的电话响了。

“什么事?……好,我马上来……你先往偏僻处跑……”接着,南宫昊脚下的方向一转,快速向咖啡店门口走去。

慕薇薇长长舒一口气,老天爷,你这次还真是显灵,以后绝对不骂你了……

从桌子底下爬出来,慕薇薇拨拉拨拉头发赶紧出了咖啡馆,叶少岩的转车就在门口等着,她拉开门坐了进去,对司机说,“我们回别墅。”

车上,慕薇薇回想起刚刚南宫昊的那通电话,他说,你先往偏僻处跑。

不会是叶少岩追上了那个冒牌货,被对方发现了,才找南宫昊求救的?

越想越觉得是这样。

不过叶少岩千万不要有事,否则她要内疚一辈子了。

车子经过市中心的时候,路上变得拥堵,看着外面停滞不动的车流,慕薇薇才恍然,此时已是下班时间!

“司机大哥,麻烦你速度快一点,我们最好赶在叶少辰之前回到别墅。”慕薇薇坐在后座,神色焦急,希望叶少辰晚上有加班,有应酬。

“是,少奶奶。”

随后,车速快了很多,等过了市中心的拥堵路段,司机大哥就把油门踩到了底,尽管如此到别墅大门时,也快接近六点了。

一般这个时候。叶少辰差不多都到家了。

“司机大哥,你等会问问保安,看叶少辰回了吗?”

“好的,少奶奶。”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如果叶少辰已经回来了,她要赶紧想一个理由,既能隐瞒过去,又不牵连到叶少岩。

别墅的大门缓缓打开,司机踩下刹车,探出头笑着问近处的一个保安,“小魏,少爷回来了吗?”

“回来了。”小魏回答。

慕薇薇的心猛的提上来。

接着她又听小魏说,“就在你们前面,还不到两分钟。”

“知道了,谢啦!”司机大哥摇上车窗,车继续往前,“少奶奶,怎么办?”

慕薇薇也着急了,眼睛看到前面一处竹林,突然来了灵感。

这边,叶少辰走进别墅,习惯性的问王管家,“慕薇薇呢?”

“应该在卧室吧。”王管家也不是很确定,因为他一整个下午好像都没有看到慕薇薇了。

叶少辰听出了不对,“应该?”

“哦,吃过午饭后,少奶奶说她要午睡,进了房间就没有出来。”

叶少岩脸色一变,将外套扔在他手中,大步上了二楼,一把推开慕薇薇的房间门,里面空无一人。

“人呢?不是说在午睡吗?”叶少辰冲王管家吼道。

王管家也傻眼了,对呀,怎么会不见人了?

“少爷,少奶奶或许在别墅哪里逛呢,我马上派人去找。”

叶少辰小臂上的青筋鼓起,“还不快去!”

王管家手忙脚乱的跑下楼,立刻吩咐别墅里的保安去找人。

两分钟后,传来消息,少奶奶在竹林里。

叶少辰听到这个话,莫名的松了口气,他刚刚在担心什么?怕她又逃出别墅?还是怕她不告而别?

来到青翠的竹林,慕薇薇正蹲在地上不知找什么,脚上踩了不少泥。

“你在这里做什么?”叶少辰不悦的问。

慕薇薇长发披在肩上,有一撮滑在脸颊,风吹来,上上下下的飘荡,叶少辰有种冲动想把那撮头发撩到她耳后,硬是忍着没有动。

“我在找竹笋,电视上说,下雨之后会有竹笋长出来,我看看是不是真的。”慕薇薇用小手拨着泥巴,在她周围已经有了不少小洞。

望着她玉白的手指沾满泥土,叶少辰气不打一处来,上前用力拽起她,生气的说,“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居然在这里找竹笋?”

慕薇薇任由他抓着手腕,平静的说,“我被你囚禁在这里,总要找点事情打发时间吧。”

叶少辰噎了一下,拉着她往别墅走,“我劝你趁现在吃好睡好,等我找到慕天野,恐怕就没有这样的好日子过了。”

慕薇薇没有回答,回头看了眼待过的竹林,脸上露出成功的笑容……

就在刚刚……

从别墅大门到车库,要路过一片竹林。

几分钟前,她对司机说,“你过竹林时车速慢一点,我从那块下车。”

“好。”

把手机从包包里掏出来,把包扔到后备箱看不见的角落里,“司机大哥,我把包藏在后面,有空了就来取。”

“好。”司机的废话很少。

车子到了竹林,司机踩下刹车,慕薇薇看四处无人,立刻推开后车门跳下去,隐没在竹林里。

前两天刚下过雨,竹林里很湿润,慕薇薇在别人没发现之前,动作迅速的制造了停留在里面的现场。

后来就是叶少辰看到的那一幕。

成功躲过一劫。

“呦,薇薇,你这是抓泥鳅去了?”乔心优看到她的样子,嘲讽道,慕薇薇瞄了她一眼,对方已经换上了裙装。

慕薇薇忽略她的话,上楼换衣服换鞋。

晚上八九点,秦妈的菜热了一遍又一遍,可还是不见叶少岩回来,慕薇薇坐在客厅里,眼睛虽盯着时尚杂志,却担心的厉害,不会真的出事了?

叶少辰看看手表问王管家,“司机没有说少岩去哪里了?”

“没有,他说二少爷想去逛逛,到时候会自己回来的。”王管家说。

“难道就没有人跟着吗?万一出点事怎么办?”叶少辰的火气有些大。

王管家为难的说,“少爷,你也了解二少爷的脾气,他平时不喜欢人跟着,所以……”

叶少辰掏出手机又拨了次号码,还是关机。

“王叔。派几个人出去找找。”叶少辰总觉得不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好的少爷,我这就让人出去找。”

王叔出门不到半分钟,就在外面喊道,“二少爷你怎么了?”

客厅里的三个人听到他的喊声,全都扔下手中的东西,向门口跑去。

“大少爷,你快出来啊……”

叶少辰奔出来,两个保安搀扶着叶少岩,他的黑色衬衣上沾了不少灰尘,裤脚也撕烂了一截。

他赶紧过去架住叶少岩,焦急的问,“少岩,出什么事情了?”

慕薇薇也乱了分寸,扶住他的另一只胳膊,脸都白了,“少岩……你哪里受伤了?”

叶少岩给了慕薇薇一个淡定的神色。对叶少辰说,“大哥,我脚扭了,有点疼。”

“好,你先别动,大哥背你进去。”说完,叶少辰直接将他背在背上,向别墅里面走。

叶少岩没有想到叶少辰真的会背他,这是只在小时候出现的情景,趴在他宽阔的背上,叶少岩仿佛看到了两个人孩提时玩耍的情景。

叶少辰将他轻放在沙发上,转头吩咐王管家去叫韩医生过来,然后问他,“到底出什么事情了,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叶少岩苦笑,“没事,就是在路上碰到了几个打劫的混混,钱包和手机都被抢了。”

叶少辰煞气大盛,“在哪里?哪些人?”

“大哥,算了,你看我这个样子,就知道他们也没讨到什么好处。”

叶少岩想息事宁人,但叶少辰是什么人,怎么会咽下这口气?

“算了?哼!打劫都打劫到我叶家人头上了,你让我算了?”叶少辰暴跳如雷。

“大哥,天那么黑,我也没看清长相,反正我也没多大的事情,你就别追究了,好吗?”

叶少辰气呼呼的瞪了他好一会,自从少岩回来,他还没有求过自己什么事情,此时,他都开口了,叶少辰只好退一步,“好,这件事我答应你,但是,以后出门必须带着保镖!”

叶少岩很是无奈的笑道,“好好好,就听你的。”

叶少辰的火气渐消,看了看他受伤的脚,关切的问,“脚疼吗?”

“有点……哎,你别碰!”叶少岩疼的龇牙咧嘴。

“韩医生呢?怎么还没到?”叶少辰吼道。

王管家连忙说,“在路上了,马上就到。”

这时,慕薇薇拿来一个用纱布裹住的冰袋,递给叶少辰说,“先用冰敷一下,少岩应该会好受一些。”

叶少辰有些犹豫,“你这方法,会不会加重病情?”

“不会,我以前不是经常扭伤吗?我对这个有经验,你如果觉得不妥可以打电话问一下韩医生。”慕薇薇的话一说完,叶少辰的脸就沉了下来。

经常扭伤?她是在暗指什么吗?

王管家不等主人吩咐,就再次拨通了韩医生的电话,问了几句后,说,“少爷,韩医生说可以冰敷。”

得到确切答案,叶少辰才将冰袋放在弟弟肿起来的脚踝上。

冰袋换了两个,韩医生来到别墅,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说,“问题不大,就是普通的扭伤。这两天不要随意走动。现在先冷敷,24小时后再热敷。”

“不用去医院拍个片子吗?”叶少辰问。

“理论上不需要。但如果你不放心……”

“大哥,没事不用去医院,我相信韩医生。”叶少岩冲韩医生微笑了一下。

叶少辰皱眉,考虑了片刻说,“那你这两天就住在别墅里,等少岩的脚好了再走,”不等韩医生反驳,就吩咐王管家,“给他收拾一间客房出来。”

“嘿!叶少爷,你也不征求一下我的意见?”韩医生抱怨,他这家里还有娇妻呢。

叶少辰毫不留情的说,“有意见保留,工资给你双倍。”

韩医生想要反驳的话卡在喉咙,那……就让娇妻空窗几天吧。

乔心优坐在远处看着这边热闹的场景没有过来,这个时候她不想增加印象分,更不想添麻烦。

叶少岩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她,心中感于叶少辰的举动。顿时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提醒一下他,尽管对他颇有埋怨,但他是自己唯一的亲人。

想到此,叶少岩说,“大哥,等会你来我房间,我有事想和你说。”

叶少辰抬头深深的望了他一眼,点头说了声“好。”

一大群人吃了晚餐,叶少岩被人搀扶上楼坐在床上。

“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洗个澡过来找你。”叶少辰说。

“嗯。”

慕薇薇跟着叶少辰往出走,手背在后面指了指桌上的座机,又冲他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叶少岩看到后会心一笑。

估计这会儿,她心里快要抓狂了吧。

不过,南宫昊,这笔账我给你记上了,来日我一定加倍奉还!

哦。还有慕薇薇那份,也给你一块算上。

半个小时后,叶少辰穿着一件浅色T恤灰色休闲裤来到他房间,头发还是湿的,他懒散的坐在沙发上,眉间有些疲惫。

“我们兄弟好久没有谈心了,说吧,什么事情?”

叶少岩靠在床头,轻揉着脚踝,语气平淡的说,“大哥,这几天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我有些不同的看法,你要不要听一听?”

叶少辰脸上露出浅浅的笑意,“我还以为你真的不管家里事了,你说,我听。”

“就是关于慕天野。”叶少岩顿了顿,看他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继续说,“由于我这只胳膊是拜他所赐,所以,对于他我也有几分了解。虽然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指向他,但我却想替他鸣个冤?”

叶少辰诧异的望着他,“鸣冤?他都把你害成这样了你还替他鸣冤?”

“大哥,你听我把话说完,”叶少岩平心静气的安抚他,“我替他鸣冤,不是因为我想原谅他,而是我觉得这些事不像他做的,相反,我觉得是有人想要借他的名头来搅局。”

叶少辰神色严肃起来,他心里原本也有这种感觉,但每每一冒出来就被自己理智压下去。现在叶少岩也这么说,难道这里面真有什么问题?

叶少岩话说到这里已经够了,其余的让叶少辰自己去想吧,再多,就要打草惊蛇了。

“大哥,这些只是我的直觉,还没有什么证据,不过你还是警惕一下。我现在只有你一个亲人了,我不想你出什么状况。”后面两句,叶少岩说的很诚恳,也是他的真心话。

叶少辰起身捏捏他的肩膀,心里涌起一股暖流,“放心,大哥什么事情没有见过,不会出事的。你说的话大哥记住了,不管对方是真的慕天野还是冒牌货,这次。大哥都不会放过他们的。”

“好吧,那你要小心。”叶少岩仰头看着他。

“知道了,你早点休息。”

……

此时,慕薇薇在卧室里坐立不安,也不知道叶少岩看懂自己的手势没有,如果他没有看懂不给她打电话,那今晚,她就别想睡了。

很想直接去他房间,但又怕撞上叶少辰或者其他人,到时候就是有八张嘴都说不清。

等了将近快两个小时,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慕薇薇抓过来一看,是别墅里的座机号。

是叶少岩打的吗?

肯定是,别人不会这么无聊的。

时间接近零点,别墅里静悄悄一片,叶少辰应该睡了。

慕薇薇鼓起勇气拉开门朝外面看了眼,很好,没有人。

她悄悄的将门关上,快步向叶少岩的房间走去,到了门口还没有敲门,叶少岩的脸就出现在视野里。

“进来。”叶少岩拉住她的手腕,慕薇薇闪进门里,前者向外面看了眼关上了门。

“你下午碰上南宫昊了?是不是他打伤你的?”慕薇薇开门见山的问。

叶少岩单脚跳到床边,坐下,浅笑道,“你怎么知道的?”

慕薇薇简单的说了咖啡馆后来发生的事情,“他认出你了吗?会不会找你麻烦?”

叶少岩听她口口声声都是关心自己的话,不由的感到温暖,指指沙发示意她坐下,“没有认出来,我在跟踪冒牌货的过程中被他发现,后来我看南宫昊来了,就撤了。”

“那你的脚?”

“南宫昊没追上我,但是他的几个手下把我堵住了。然后,就这样了……”叶少岩说的轻描淡写,但他单枪匹马能从几个人手中逃出来,过程一定很惨烈。

“我真是要疯了,南宫昊到底吃错了什么药,非要做这些事!”慕薇薇气愤的说。

“好了好了,事情经过就是这样,你赶紧回去睡觉。”叶少岩安慰她,待的久了,他怕出什么变故。

“那你也赶紧休息,我先走了。”

慕薇薇拉开门,屋外平静如常,她动作迅速回到自己房间后,靠在门上喘气。

今晚过得太刺激了,跟特工一样。

“你去哪了?”叶少辰的声音撞进耳朵。

慕薇薇猛地捂住嘴巴,他什么时候来的?有没有看到她进叶少岩房间?

咽下一口唾沫,慕薇薇假装淡定的说。“我口渴了,去楼下喝了杯水。”

“过来!”叶少辰在视线看不见的床头处冷声喝道。

慕薇薇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脸放平,一步一步走过去,叶少辰的脸一点点出现在视野里。

“你桌上不是有水吗?”叶少辰紧锁着她的脸,似乎要看进她的心里去。

慕薇薇看了眼水杯,冷淡的说,“我不想喝凉水。”

叶少辰没有再追问,低头看手机。

这就……过关了?

“你怎么来了?”慕薇薇尽量使用平时冷漠的语气。

叶少辰显然懒得理她,简单的撂了两个字,“睡觉!”

慕薇薇沉默了一会,爬上床,揭开被子躺进去,背对着他。

灯,灭了。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慕薇薇背上就贴过来一个火热的胸膛。

“你不是说睡觉吗?”慕薇薇抓住他乱动的手。

“睡觉你穿这么多衣服?”热气喷在她的耳边,慕薇薇的身体无法控制的酥软。

“我喜欢穿这么多……你拿开……”

“可是。我不喜欢!”这句话说完,慕薇薇的肩被扳过来,双唇被堵上了。

叶少辰进来的那一瞬间,慕薇薇一口咬在他的肩头。

互相伤害什么的,他们两个人最习惯了。

……

乔心优被打后的第三天,章贺满脸愁容的走进书房,他预感到将有一场暴风雨来临。

“查到什么了吗?”叶少辰放下手中的文件,问他。

章贺提着小心肝,谨慎的说,“少爷,我们在查的时候,总有一拨人出来毁灭证据,似乎专门和我们在作对。”

“当面碰上过吗?”叶少辰蹙眉。

“碰上过一次,面很生,没有见过。”章贺如实回答,低着头等老板的狠批。

没想到叶少辰只是停顿了片刻,语气却很冷静的说,“不要急,慢慢查,顺着你们的思路去查,对方一定会露出马脚的。”

章贺愣了一下,他居然没有发脾气?

仿佛看透了章贺的心思,叶少辰冷笑道,“既然慕天野在前面抛出了那么多线索,那他一定是想引我上钩,但如果我按兵不动就是不上钩呢?”

章贺头脑灵活,“那他肯定还会来找你。”

“这不就对了,所以我让你们慢慢查,以静制动。我们不去找他们,他们自然回来找我们,别忘了,我们手中有一张王牌,我不怕他慕天野不出现。”

叶少辰没有说叶少岩那晚的推断,如果对方真的是个冒牌慕天野,那就更不用着急了,他假装必然有假装的目的,只会比真的慕天野更着急来找他,否则假装给谁看?

叶少辰拿起刚才的那份文件,“你去吧,就按照现在的速度去查。”

“是,少爷。”章贺退出书房,觉得老板就是老板,高瞻远瞩,有脑子。

刚出别墅,章贺碰到了乔心优,礼貌的冲她点点头准备绕着走,她却开口了,“你好,我想问一声,慕天野找到了吗?”

章贺面无表情,“乔小姐,这件事情你应该去问少爷。”

“我……”乔心优看似有些为难,“少辰那么忙,我不好去打扰他。”

“对不起,这件事我只向少爷汇报。”章贺不给一点面子。

乔心优娇柔的笑道,“章大哥,你看,这件事也多少和我有关系……”

不等她说完,章贺就打断她的话说,“对不起,我还是那句话,我只向少爷汇报。抱歉,我还有事。”章贺欠身,然后向车库走去。

乔心优望着他的背影,自言自语,“好啊,那我就去问叶少辰。”

然而,叶少辰给她的答案也很直接:心优,这件事情你不要管了,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的。

那就是说,他们至今还没有发现任何漏洞?

这下,南宫昊该放心了吧。

就说嘛,计划这么周密,叶少辰怎么会发现问题?

至于那天晚上的男人,没准就是个巧合呢?

……

翌日上午,叶皇集团。

叶少辰刚开完一个视频会议,靠在真皮座椅上休息,刘秘书拿进来一个快递。

“叶总,这是您的快递。”

“放在桌上吧。”叶少辰闭着眼睛说。

刘秘书放下快递,关心问,“叶总,您还好吧,需要我给您倒杯咖啡吗?”

叶少辰“嗯”了一声,刘秘书出了办公室。

因为到了年中,需要总结归纳的地方很多,多个部门总监接踵而至,文件堆了一摞又一摞,那封快递很快就被压在了最下面。

直到下午下班,刘秘书进来取他签字的文件,才又把那封快递翻了出来,见还没有拆封,好心的提醒他,“叶总,我看这份快递是加急件,您不看看是什么吗?”

叶少辰这才想起这事,伸手拿过来随手撕开。

里面只有一张纸,确切的说,是一纸战书!

一看到字体,叶少辰就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阴晴不定。

“叶总,您……”

“你先出去。”叶少辰冷声说。

“是。”

战书的字迹是几天前他见过的,慕天野的字。刚硬,飘逸。

叶少辰,好久不见啊。

收到我这封信是不是很惊讶呢?

我们两个相杀这么多年,是该一次性解决了。

你死,我带走薇薇,留叶少岩一条命。

我死,你我恩怨两清,你留薇薇一命。

是男人,就一个人来,我们来一场公平的竞争。

否则你这辈子都不会找到我。

七月十五日下午两点,南山郊区山顶,我等你。

落款,慕天野。

叶少辰看了眼桌上的日历,七月十三,那就是说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两天。

慕天野真的要约自己决战?

这个倒像是他的风格。

信封和上次一样,没有写对方的地址,看来是同一拨人。

去不去?

去!当然要去。对方都忍不住把战书送到自己的桌前了,不去的话岂不是太对不起他们的筹谋了。

不管对方是真的慕天野,还是假的,他都要去亲眼看看。在他叶少辰的字典里,就没有害怕这两个字。

为了不让叶少岩担心,叶少辰没有告诉他这件事,餐桌上还是照旧和他谈笑风生,只是晚上在床上对慕薇薇更加狠,有好几次,慕薇薇都觉得他要将自己弄死了。

……

十四日晚上,慕薇薇洗完澡穿着睡衣出来,小紫不知何时出现在她床边,慕薇薇吓得赶紧过去把门反锁。

小紫今天似乎有些消沉,垂着头不说话。

慕薇薇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问,“出什么事情了?”问完猛地想起上次他说过的事情,难道?他和另一个神仙决斗了?

“小紫,你没受伤吧。”慕薇薇拉起他的胳膊看了看。好着。

小紫抬起头,脸上有种不舍,静静的望了她片刻说,“薇薇,可能,我要和你告别一段时间。”

慕薇薇僵住了手上的动作,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什么?什么叫告别一段时间?为什么要告别?”慕薇薇一连串的发问,鼻子渐渐酸了。

她和小紫认识这么长时间,他让她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在他面前,她没有任何负担和烦恼,对她来说,小紫是这个世界上最纯净的存在,也是她留在这幢别墅里最后的温暖。

然而现在这个温暖也要离开她了,她觉得自己的心被人割了一块。

“薇薇,我也不想走。我也很想一直留在这里,陪着你,可世事无常……”小紫的声音越来越小。

慕薇薇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滚落,小紫一慌,用袖子替她擦眼泪,“你别哭呀,我只是说可能,可能,或许我不用走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