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血战,叶少辰出事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你刚才说的那么惨兮兮的?”慕薇薇用擦头的毛巾擦干眼泪,追着问,“你给我说说,你要去哪里?为什么要告别?”

小紫皱着眉头想了想,说,“我有个任务,如果成功了,或许就不用离开了。”

“放心,你一定会成功的!”慕薇薇对他充满信心。

小紫注视着她被洗过的眼眸,心绪复杂,薇薇,如果你知道了真相,或许会后悔今天这么说的。

“薇薇,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其实不是现在的我,而是完全相反的另一个人,你还会拿我当朋友吗?”

慕薇薇握住他的手,坚定的说,“小紫,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小紫,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是吗?”

“必须是!”

一股冲动涌上心头,小紫反握住她的手说,“薇薇,我现在带你出去玩好吗?”

“你等会。”慕薇薇跑进更衣室穿上一件长款风衣,然后对小紫说,“我们走吧。”

去他的叶少辰,被他发现了再说。

“好,你闭上眼睛。”

耳边风声呼啸,慕薇薇紧紧的抱着他的腰,想起初见他时的情景,那时她告诉小紫离开的时候带上她一起走,没想到如今他要告别了,她却不能跟着走,她要留在这里揭穿南宫昊的阴谋,找到哥哥慕天野。

“好了,睁开眼睛吧。”小紫柔声说。

慕薇薇感觉自己的脚踩在了地上,手松开他的腰,睁开眼睛。

哇,好漂亮。

顿时响起小时候学过的一首诗: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就是此时此景。

“这是哪里?我怎么没有见过?”慕薇薇的长发被风吹起,露出细长的脖子,脸上全是惊喜。

小紫双手捻起,不知做了什么,几秒种后,一只,两只,三只……无数只萤火虫在黑暗中被点亮。它们像是被神明召唤而来,围绕在慕薇薇身前,翩翩起舞。

“好美啊,”慕薇薇抬起手指,一只亮晶晶的萤火虫停在她指尖,片刻之后,挥动翅膀离开。

“小紫,你简直太厉害了。”

小紫凝视着她美丽的脸庞,只希望她能记住此刻,记住他是不所不能的小紫。

萤火虫们围着两人飞了一会,就渐行渐远了。

慕薇薇目光追随着那些亮光,“咦?它们怎么走了?”

“他们要回家休息了。”

“好吧。”慕薇薇脱掉鞋,踩在光滑的大石上,流水刚好没过脚面,“好舒服啊,小紫,你还没有告诉我,这是哪里?”

“这里距别墅不到一百米,你没来过而已。”小紫拍拍她的肩头,慕薇薇顺着他的手指看去,“看见了吗?别墅里的灯还看得见。”

“哦~是挺近的。”慕薇薇光着脚踩水,“小紫,你以后还会记得我吗?”

“会的。”小紫回答。

慕薇薇有些伤感,“那就好。”

这天晚上,他们在小溪旁边待了很久,小紫将她送回房间,“薇薇,再见。”

慕薇薇的眼泪陡然滚落,“再见。”

泪眼朦胧中,那双紫色双瞳猛地靠近,慕薇薇的双唇被他噙住,一双手紧扣住她的纤腰。舌尖钻入口中……

慕薇薇僵在原地,这……神仙亲我,老天爷劈他还是劈我?

不过,小紫这吻技怎么那么像……叶少辰呢?

呃……难道脸长得一样,吻起人来也一样?

手干巴巴的停在空中,不知是该推开他还是抱住他,虽说她心里深深觉得这种行为是不对的,但转念一想,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遇到身怀特异功能的“外星人”,并且和他接吻,而且,他的吻真的好火热。

腰被他掐的生疼,大脑里的空气被抽干的那一刻,小紫凭空消失了……

慕薇薇站在窗边愣了会儿,最后用手指摸了摸嘴唇,上面还残留着他的气息。

混蛋,撩完就跑,没人性。

下次一定不放过你。

……

不放过别人的慕薇薇,在这天晚上也没有被叶少辰放过,小紫离开不久,叶少辰进来将她扑倒在床上,压着啃了很久,凶狠中带着她读不懂的悲伤。

悲伤?

叶少辰也会有悲伤?

他是个没有心的人,怎么会悲伤?

沉沉浮浮中,慕薇薇疲惫之极,昏睡过去的时候,她似乎听到他在耳边低语了一声,当时真的太累了,完全没有听清是什么话。

七月十五日,周三,乌云密布。

慕薇薇醒来时,叶少辰居然还在睡,她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上午八点。

他不去上班吗?

慕薇薇推了推他的肩膀,叶少辰用鼻音“嗯?”了一声,性感之极。

“你上班要迟到了。”慕薇薇冷淡的提醒他。

叶少辰长臂一捞,将她圈进怀中,声音沙哑的说,“今天休息。”

慕薇薇翻白眼,周三休息?

好吧,他是老板,他说了算。

不过能不能放开她?她不想当人形抱枕,尤其是给他。可是她刚一动,叶少辰手上的力道就重一分。

“叶少辰,我想起床了。”

“再睡一会儿。”叶少辰的脸埋在她的长发中,声音闷闷的。

莫名的,慕薇薇居然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呃……一定是刚醒来,大脑缺氧。

于是,慕薇薇睁着眼睛看天花板,她总觉得今天有个什么重要的事情,可到底是什么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窗外的天很阴沉,随时都有下雨的可能。

七月十五号,等等,十五号,一个雷声在脑子里炸响。

今天不是父母的忌日吗?

她怎么如此该死,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

一年前的今天,父母车祸身亡,接着哥哥消失,她被迫嫁给叶少辰,才一步步走到今天这种地步。

“叶少辰,别睡了,我有事和你说。”慕薇薇侧身摇醒他。

叶少辰很不爽的睁开眼睛,蓝眸盯着近在咫尺的她,问,“什么事?”

“我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出门,你放我出去好不好?”慕薇薇放软语气求他。

叶少辰双眸微寒,重要的事情?难道要出去和慕天野见面?

“什么事情?不说清楚我不会让你出去的。”

“今天,是我父母的忌日。”慕薇薇的表情有些悲伤。

叶少辰眼皮一跳,哦~难怪慕天野要在今天决斗,还真是有自知之明,选择和父母死在同一天。

慕薇薇看他拧着眉,怕他不答应,继续说,“叶少辰,平时你想怎么样我都听你的,今天你发发慈悲,让我出去,好不好?”

认识她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过她如此低声下气,以前她也求过他,但骨子里却透着绝强,今天不但语气是软的,连骨头也是软的。

“如果我不答应呢?”

慕薇薇咬着唇瞪他,她好想现在掐死他,竟然这么没有人性。

但是她没有这么做,而是翻身将他压倒,凑上嘴唇……

叶少辰显然没有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呆滞了几秒后,欣然接受了这次服务。

“叶少辰,现在能答应了吗?”慕薇薇趴在他身上,红着脸问。

难得见她如此积极主动,叶少辰怎么会轻易放过,勾唇笑道,“还差一点点。”

“哪一点?”

叶少辰向下看了眼,邪气横生。“你懂得……”

“你——”慕薇薇咬牙,虽然被他强迫着做过几次,但是主动去……

强忍着屈辱,慕薇薇的脑袋一点点向下……

叶少辰浑身一颤,手抓住了她海藻般的长发,终于忍不住的时候,快速的夺取了主动权。

“你……你答应了吗?”慕薇薇双拳抵着他的胸膛,还不忘她的初衷。

“你都这么主动了,我怎么会不答应?”

慕薇薇松口气,这家伙幸亏只是一个企业的总裁,如果他当古代的皇上,一定是个昏君加暴君。

……

快十点的时候,两个人出了卧室。

叶少岩在客厅里看书,见到两人诡异的笑了笑,叶少辰吃饱喝足心情很好的问,“少岩。你笑什么?”

“我想起一句诗,”叶少岩摇头晃脑的念道,“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慕薇薇正在喝水,听到这话“噗嗤”把水喷了一地,连忙尴尬的擦嘴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大嫂,你这反应也太激烈了吧,”叶少岩调侃道。

慕薇薇红着脸出了客厅,因为她想到了上学时听到了一个关于“高起”的段子,太污了。

叶少辰跳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眉眼之间透着一丝柔情。

“少岩,我下午有事要出去一趟,”叶少辰神色变得严肃。

叶少岩放下手中的书,心中微动,若是平常公务,叶少辰是不会告诉他的,难道是和他有关?

“大哥,你找到他了?”叶少岩的情绪有些激动。

叶少辰冷笑,“不是找到,而是他亲自送上门了。”

叶少岩很诧异,南宫昊这么胆大?他想干什么?

“他要干什么?”

叶少辰透过窗户,视线落在慕薇薇的身上,“他约我见面。”

“我也要去!”叶少岩说,可他的脚现在还没有好。

叶少辰自然不同意,收回视线看着弟弟,“少岩,我一个人去就够了,没事的。”

“你一个人去?不行,太危险了,你多带几个人。”叶少岩知道其中凶险,南宫昊一定设了圈套等着他去钻。

“我一个人足够了。”叶少辰对自己很有信心,因为他有很多人不知道的力量。

叶少岩知道大哥的脾气,决定的事情不可能改变。

“大哥,你到时候要小心那个慕天野,我总觉得他有问题。”叶少岩再次提醒他。

叶少辰郑重的点头,“我知道了,”说完见叶少岩还是一脸担心,笑着安慰他,“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你还信不过你大哥?”

“我当然信你,我就是怕他们设好了局等你去钻。”

叶少辰挑眉,“哼!不管是什么局,也要有本事拿住我再说。”

叶少岩无语,大哥这不可一世的气魄,他这辈子都学不来。

“少岩,万一我这次……”

“你给我闭嘴!”叶少岩打断他的话,气汹汹的说,“你怎么去的就怎么回来,否则我不会原谅你!”

叶少辰愣了片刻,由衷的笑了,他这个弟弟平时看起来温润如玉,发起脾气来也是只小豹子嘛。

“好,我答应你,会好好回来的。”

叶少岩平复了一会情绪,问他,“几点?”

“下午两点。”

叶少岩看时间,剩下不到四个小时了,“在哪里?”

叶少辰扬起下巴,笑道,“行了,你别问了。我知道你要干什么。说了一个人去就一个人去,你如果派人跟着我,我怕那家伙又跑了。”

叶少岩气的“哼”了一声,捧起书继续看,不说就不说,懒得管。

叶少辰看到弟弟的举动,知道他生气了,但是这气生的,叶少辰觉得很温暖。

这时,慕薇薇走了进来,对叶少辰说,“你让王叔给我辆车,我想现在就去。”

“急什么?吃了午饭再去。”叶少辰不客气的拒绝。

慕薇薇对他的决定很不满,“可是我还要在市里买东西,再耽误下去时间就不够了。”

叶少岩听的一头雾水,她要去哪里?

“我说吃了饭去。”叶少辰看她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心一软,“今天下午的时间全留给你,够吗?”

“真的?”慕薇薇惊讶的问。

“真的。”叶少辰难得脾气如此好的回答。

慕薇薇得到答复立刻奔向厨房,“秦妈,今天午饭早点吃,越早越好。”

叶少岩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哥哥,叶少辰冷淡的说,“今天是她爸妈的忌日。”

原来……如此。

难怪她整个人看起来如此焦躁。

……

吃完饭,那辆黑色卡宴已经停在别墅门口等他的主人,卡宴后面是叶少辰常坐的保时捷,除了车里除了慕薇薇和司机,还有两个保镖。

上车前,叶少辰拉住了慕薇薇。

“怎么了?”慕薇薇警惕的望着他,这家伙不会出尔反尔吧。

叶少辰深深的望着她,过了今天下午。只怕她对他的恨意有增无减。

慕薇薇被他蓝瞳看的后背发毛,“你有话说话,我这还忙着……”

叶少辰突然低下头,在她唇上狠咬了一口,接着将她紧紧的搂进怀中,似乎有万分的不舍。

慕薇薇,既然要恨,那不妨多恨一些,至少这样,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

慕薇薇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会这样,但很自觉的没有推开他。

半分钟后,叶少辰放开她头也不回的上了那辆黑色卡宴,然后,绝尘而去。

慕薇薇有些不解的看了眼叶少岩,后者冲她轻轻的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叶少岩担心叶少辰。但是他却不能告诉慕薇薇这件事,他不能让慕薇薇去冒险,更不能让她去给叶少辰添麻烦。

风渐起,天色也越发的阴沉。

慕薇薇在市里买了两束鲜花,买了瓶父亲最爱喝的酒,又买了几样水果,坐着保时捷向陵园驶去。

自从父母去世,慕薇薇就很少去看望他们,她不敢踏进这里,她怕看到墓碑上他们的笑脸……

到了陵园,两个保镖紧跟在她身后,慕薇薇气急,“你们不许跟来,难道我在这里还能跑了?”

今天,她不想让父母看到自己被人囚禁的场面。

两个保镖对视一眼,停下了脚步。

慕薇薇抱着一大堆东西。心情悲痛的一步步走到两块墓碑前,将鲜花放在石碑前,把酒到上,“噗通”就跪在了父亲墓前。

“爸……”刚喊出一个音,慕薇薇就哭出声来,“爸……我对不起你和妈妈……我才来看你们……爸,我没有看好公司……对不起……”

慕薇薇哭得越来越厉害,到最后话也说不出来,只顾痛哭流涕。

不远处两个保镖看着这一幕,纷纷叹口气,点燃了一支烟。

好好的哭了一场,慕薇薇觉得自己的心绪平稳了很多,上前用手擦了擦母亲的照片,抽噎着说,“妈妈,你和爸爸放心。我……我过得很好……叶少辰,他对我也很好……”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我会找到哥哥的,你和爸爸在天上要保佑哥哥平平安安的。”

……

黑色卡宴如同一只利箭在路上飞驰,他有种莫名的兴奋,多年夙愿就要达成,他如何不高兴?

一点五十八分,黑色卡宴稳稳的停在山顶,风卷起尘土,将整辆车包在其中。

叶少辰认真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说是山顶,其实就是一大块空地,上面盖了个供游人休息的凉亭,山顶周围是苍翠的松柏,四季常青,风一吹飒飒作响,用来藏人是最合适不过的。

风停了,尘归尘土归土,隔着玻璃窗,一个穿着一袭黑色风衣的男人出现在凉亭里,叶少辰太阳穴一跳,这个背影,是他,慕天野。

很好,就怕你不来。

解开安全带,下车。

慕天野转过身,唇角勾起一个邪魅的笑,“叶少辰,好久不见啊。”

叶少辰冷冷的望着他,“是好久不见了,我还以为你死在哪个角落了。”

“那真是让你失望了,”慕天野双手背在身后。“阎王爷嫌我阳气太胜,不收我。”

“是吗?那正好,今天我就送你去见阎王。”叶少辰毫不客气的说,不知是叶少岩的叮嘱在前,还是此刻的直觉,他隐隐觉得这个慕天野不对劲。

他的脸是慕天野的脸,但气质太不符合了,还有那双眼睛,慕天野的眼睛里永远藏在一头让人望而生畏的狮子,可眼前这个人,气场太弱,充其量是一只大猫。

“慕天野,为什么我觉得你和以前不一样了?”叶少辰直接问道。

对方的眼皮跳了几跳,气息都有些不稳,“哦?有什么不一样了?”

叶少辰悠闲的靠在车上,神经却蹦的紧紧的。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我觉得……你现在像一只丧家之犬,完全不配当我的对手。慕天野,你以前的气势去哪里了?被狗吃了?”

对方的脸色一变,冲他吼道,“叶少辰,我今天来可不是和你打嘴架的,有什么恩怨我们今天就算个清楚。”

叶少辰对他的怀疑越来越大,突然想到慕薇薇,想要炸他一下,“好啊,不过在算账之前,我有个疑问想问你。”

“什么疑问?”

叶少辰的手慢慢放到腰间,神色不变的问,“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选择今天和了结一切?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慕天野愣了一下,他怎么知道为什么选择今天。南宫昊也没有告诉他呀。

“不为什么,就觉得今天的天气很适合杀人而已。”

慕天野编了一个听来很牛逼的理由,叶少辰却差点忍不住笑场。

这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送死的?如果是真的慕天野,怎么会不记得父母的忌日?

“好吧,那你说说,你想怎么算账?”

“就这么算!”话音刚落,他就拔出了腰间的手枪,对着叶少辰的方向开枪。

他的动作快,叶少辰的速度更快,在他掏钱的瞬间,人已经躲在了车的一侧,子弹打在车头“砰”的一声响。

妈的,技术这么差还敢来冒充慕天野?

正要反击,眨眼的功夫,从四周的松树林里跑出数十个黑衣人,不等他们开枪,叶少辰就“砰砰”放到了两个,然后以车身为遮挡,展开了激烈的对抗。

一阵枪战之后,叶少辰势单力孤,被困在卡宴的车后,紧接着十多只枪口同时对准了他。

叶少辰冷眼盯着他们,蓝色的眼眸渐渐变成紫色,然后,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十多个人全都呆住了,一个大活人就在自己面前消失了?

是眼睛花了吗?

大家面面相觑,都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叶少辰人呢?怎么不见了?”

慕天野始终站在凉亭里,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忙大声问,“你们在干什么?快杀了他!”

“杀了谁?”一个声音陡然在耳边响起,慕天野被吓的惊叫一声,回头一看,枪口抵住了他的额头。

“说,你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慕天野?”

对方梗着脖子嘴硬,“我就是慕天野。”

叶少辰冷笑,“慕天野会是你这副怂样?你也就是长得像了点。说,谁让你来的,不说我一枪打死你。”

“我……我就是慕天野!”对方还在嘴硬,叶少辰余光看到黑衣人已经冲着这边跑来,反手将他拉到自己身前想要用他挡一阵子弹,没想“慕天野”却不从,叶少辰手下一动,直接把子弹送进了对方的心脏,还顺手摸走了他的枪。

“砰砰砰……”

又是一阵枪战,十多个黑衣人全被放到在地。

叶少辰扫视了一圈没有活口,这才来到慕天野跟前,用脚踢了踢,已然死透了。

身后传来脚步声,叶少辰拔枪敏锐的回身,却发现,慕薇薇和两个保镖出现在视线里。

她……不是应该在陵园里吗?

……

半个小时前,慕薇薇正在对母亲说着自己的工作,手机突然响了一声。

慕薇薇擦把眼泪,掏出手机一看,是条短信,号码不认识。

慕天野和叶少辰正在南山郊区的山顶上火拼,你不去看看吗?

慕薇薇的脑子立刻从悲伤的情绪中清醒,又把这句话看了一遍,重点落在了火拼两个字上。

她突然想起叶少辰上车前的举动,当时还觉得纳闷,原来是因为……

去不去?

犹豫了三秒,慕薇薇就做了决定。

去!

必须要去!

尽管她知道这个慕天野是冒牌货,但是她还是要去,她要借这次机会彻底摆脱叶少辰。

想到此,慕薇薇拿着手机快速向两个保镖跑去,“叶少辰有危险,你们赶快带我去找他。”

两个保镖见她神情慌张,说的话又和少爷有关,不禁严肃起来,“少奶奶,出什么事情了?”

慕薇薇把短信给他们看,两个人均是一震,少爷确实是一个人出去的。

“你们还犹豫什么?赶紧带我去呀。”

“少奶奶,我们的任务是保护你。”其中一个保镖说。

慕薇薇急了,“可是叶少辰现在有危险,难道你们也不管吗?”

“这不是我们的任务范畴。”对方回答,谁知道是不是你的诡计呢?

“你们……”慕薇薇从包里拿出放了很久的裁剪刀架在脖子上,威胁他们,“带我去,否则我现在就死在这里。”

“少奶奶,你不要冲动!”保镖大吃一惊,连忙说,“好好,我们带你去。”

就这样,慕薇薇来到了山顶,她惊恐的看着一地的尸体,呆滞了片刻,踉踉跄跄的一路寻找过来,在看到慕天野尸体的瞬间,失声痛哭。

“哥——哥——”慕薇薇扑倒在他身上,任眼泪肆意,“哥哥,你醒醒啊……你怎么能抛下我?”

叶少辰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他低头冷声说,“你睁开眼睛看清楚。他不是慕天野。”

慕薇薇心里一愣,脸上却依旧悲痛欲绝,冲叶少辰吼道,“你胡说,他明明就是我大哥。”

“他不是!”叶少辰坚决否认,都怪他刚才手太快,应该留下活口的。

慕薇薇怎么会信他的话,假装抱起慕天野的身体,一边哭一边说,“叶少辰,现在你杀了他开心了?满意了?不如你也顺便杀了我,刚好让我们一家团圆?”

叶少辰怒火攻心,“慕薇薇,你疯了吗?我说了他不是慕天野,到底要说多少遍你才会信。”

“哥哥被你打死了,现在当然由你说了!”慕薇薇哭得泣不成声。一双眼眸中全是仇恨,“叶少辰,要么你现在就杀了我永绝后患。否则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就会找你复仇,杀了你为我哥哥报仇!”

饱含恨意的誓言撞进叶少辰的心中,有一处柔软的地方开始发疼,疼的他都快不能呼吸了。

这个女人是傻子吗?为什么不信他的话?为什么不肯仔细的看清楚那个人的脸?

“慕薇薇,你真的那么想杀了我吗?”叶少辰每说一个字,胸口就疼一下。

“是!”

“好,好,好。”叶少辰冲阴沉的天空大笑几声,“那就好好活着,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杀了我!”

话音刚落,四周的树林里再次有了动静,叶少辰看到有几个黑影闪过,一把抓住慕薇薇想要往车边跑。慕薇薇抱着慕天野的尸体不撒手,一口咬在他的手腕上。

叶少辰吃痛,见黑影越来越近,用另一只手上的枪柄直接砸在她的后脑勺,女人口一松,倒了下去。

两个保镖也不是吃素了,立刻跑上来保护老板。

叶少辰架着慕薇薇的胳膊向车边移动,可对方的人太多,不知道是想叶少辰死,还是想慕薇薇死,子弹全都向着两个人身上招呼。

叶少辰将慕薇薇紧紧的扣在怀中,动作利索的解决了几个人。

一轮激战过后,四周再次寂静了下来,空气中飘动着浓烈的血腥味。

“去,把车开过来。”叶少辰命令其中一个保镖。

保镖翻身一滚,刚爬到车边。就被隐藏在暗处的敌人击毙了。

“少爷,你带着少奶奶过去,我掩护你们。”剩下的另一个保镖说完,就双手持枪,冲着树林里扫射开。

趁着这个机会,叶少辰扶住慕薇薇的腰,快速的移到车门前,打开门,正要将她放进去,余光却看到对面一道亮光闪过,几乎是下意识的,叶少辰一个转身将慕薇薇抱在怀中。

“砰——”一颗子弹射进了他的肩膀中,闷哼一声,叶少辰抱着慕薇薇的手更加紧。

接着又是“砰”的一声,卡宴的一个轮胎爆了。

对方看出了他的目的。

怎么办?

难道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

就在此时,一辆保时捷冲了进来,稳稳停在叶少辰跟前,后车门还开着。

“少爷,快上车。”司机冲他喊。

来不及再想,叶少辰将慕薇薇扔进后车座位,坐了进去。

“轰——”保时捷再次启动,来到了保镖跟前,叶少辰伸出一只手,对他说,“上车!”

保镖感激的握住叶少辰的手,吃力的爬上车,叶少辰这才发现,他的胳膊上,肩膀上全是血洞,血像不要钱一样直往出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