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演戏,装疯卖傻/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少辰的卡宴和保时捷都是经过特殊改造的,一般的枪很难射穿车玻璃,然而这帮人却是有备而来,每一颗子弹落在上面,玻璃虽然没破,却成了蜘蛛网。

一排黑衣人从树林里出来,拿着枪站在车前射击,司机也不是吃素的,不等叶少辰吩咐就油门踩到底,直直的撞了上去。

就这么,保时捷硬是冲出了包围圈,而司机到底撞飞了多少人,他自己都数不清了。

“小张,拨电话给别墅,告诉他们这边的情况,让韩医生多叫几个人医生,还有准备充足血源。”叶少辰捂住肩上冒血的伤口,趁自己没有昏迷前,对司机说。

小张说了声“是”,按下了车里的通话系统,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人接起来。

“喂,我是叶少岩,是大哥吗?”一下午,叶少岩都在客厅没有走远,生怕那边叶少辰出现什么危险打电话回来求救,果然这就来了。

“二少爷,我是司机小张,少爷受伤了,”小张一边开着车,一边按照叶少辰的命令讲,“他肩膀上中了一枪,我们正在往别墅的方向走,少爷让我告诉你,立刻让韩医生多叫几个医生和护士过来,准备血源,另外,少奶奶和保镖阿勇都在车上。”

“大哥受伤严重吗?还能说话吗?”叶少岩焦急的问。

叶少辰挣扎的开口,“我还撑的住,你放心。”

“好,我现在就去安排。不过南山郊区距离别墅太远了,我怕路上出现危险。那辆保时捷有定位,我现在就和韩医生找辆救护车去接你们。”

叶少岩安排很妥当,叶少辰点点头,小张看他脸色发白都没了说话的力气,对叶少岩的说,“二少爷,大少爷点头说好,你们速度快一点。”

“好,小张,你路上开车小心。”说完。叶少岩就挂了电话。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不告诉慕薇薇就是不想她去捣乱,没想到却被人捷足先登了。

……

车上,慕薇薇一直昏迷不醒,叶少辰低头看着她还残留着泪水的小脸,心疼的感觉再次袭来。

如果她现在醒了,他敢肯定,她会毫不犹豫的对自己的心口开一枪。

但,如果她知道叶少辰就是小紫呢?

她会舍得开枪吗?

就算不开枪,也只怕会更恨自己吧。

慕薇薇,我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对你如此不同,还替你挡子弹?

呵呵,叶少辰,你还是原来的你吗?

原本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在叶少岩的筹划下,双方半个小时后就相遇饿了,韩医生和同事们一脸严肃的将叶少辰和受伤的保镖分别抬进救护车里。

叶少岩看到昏迷的慕薇薇时,有些犹豫,“大哥,大嫂怎么了?”刚刚在电话里没顾得上问。

“被我敲昏了,没有多大问题。”叶少辰说。

“那让她和你坐一辆车回去?”

叶少辰立刻拒绝,“不用,她现在情绪不太平静,见到我容易激动,你坐车带她回去。”

“好,我知道了。”

两辆救护车先后离去,叶少岩这才弯腰把慕薇薇从车里抱出来,对司机小张说,“车里血腥气太重了,回去后要好好冲洗。”

“是,二少爷。”

“辛苦了,赶紧回去吧。”

叶少岩抱着慕薇薇到了自己车上,对前面坐着的司机说。“回别墅。”

车子快速启动,追着救护车而去。

车窗外,雨渐渐下了起来,慕薇薇的手没有知觉的垂落在他手边,有些冰凉。

叶少岩侧头看着她,抽出一张纸巾替她擦干脸上的泪水,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她的手握在左手心,把温暖一点点传递给她。

傻丫头,为一个冒牌货也值得流这么多眼泪?她不应该学服装设计,而是应该去学表演,看大哥的表情,估计是被她唬过去了。

她的手指很白很软,因为长时间用笔,食指关节上磨出了薄薄的一层茧。叶少岩摩挲着那块小茧,心里纠结万分。

他一面担心着叶少辰的伤势,一面又希望能一直这样下去,她安安静静的靠在他的肩膀,他握着她的手。

车外的雨越下越大,这样的雨,不管南山山顶发生过什么,所有的痕迹都会被冲的一干二净。

当然,如果南宫昊不想让叶少辰回过头去调查,那些尸体也会在这场大雨中处理的干干净净。

近一个小时后,所有的人都回到了别墅,叶少辰和保镖被推进已经准备好的医疗室,叶少岩单手扶着慕薇薇下来,交给秦妈后,就来到医疗室外面等待。

枪伤只要没有伤着骨头,只要把子弹取出来就好说。

十几分钟后,有个护士跑出来,神色紧张的说,“叶少辰失血比较严重,需要输血。”

叶少岩立刻说,“抽我的血,我和大哥的血一样。”

“不行,亲属之间不能输血,容易导致输血并发症,你赶紧找找,这里还有谁是A型血。”护士说完,就转身进了病房。

王管家在旁边听到后,拿起电话打了出去,“问问保镖和司机,谁是A型血,马上来医疗室。”

电话打完两分钟,就有三个男人冒雨跑了进来,认真的对管家说,“王叔,我们都是A型血,抽我们的。”

叶少岩站起来冲三个人感激的说,“谢谢你们。”

其中一个人说,“二少爷,你太客气了。少爷平时对我们那么照顾,输点血没什么。”

护士这时又走了出来,问那三个人,“你们是A型血?”

三个人齐齐点头。

护士在三个人的指尖取了一点血化验后,说,“没错,就是A型血,你们跟我来。”

医疗室还在抢救,秦妈走过来,一脸的担忧。

“秦妈,我大嫂怎么样了?”从回到别墅,他还没有去看她一眼。

秦妈叹口气说,“还没有醒。”

叶少岩无语,大哥当时到底是下了多重的手,昏迷两个多小时了还没有醒。

“二少爷,大少爷不会有事吧。”秦妈揪着心问,她在别墅二十多年了,早就把叶少辰当自己的孩子了。

叶少岩走过来拍拍她的背,“秦妈,我哥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嗯……”秦妈眼角有些湿润。

两台手术同时进行了两个多小时后,终于完成了。

射入叶少辰肩膀的子弹取了出来,麻药没有散,人还昏迷着。

叶皇集团设计部。

乔心优整个下午都惴惴不安,她很想跑回别墅看看计划进行的是不是顺利,叶少辰有没有受伤,慕薇薇是什么状态?

可是她只能强忍着这些好奇心,她不能回去,不能让别人产生怀疑。

在这期间,她给南宫昊发了好几条短信,他都没有回,不会出什么差错了吧。

终于熬到下午五点,她抓起包包快速的冲下楼。

……

大雨磅礴。

叶家别墅被笼罩在沉沉的雨幕中,散发着阴暗的气息。

乔心优一进门就闻到了淡淡的药水味。

谁受伤了?

叶少辰还是慕薇薇?当然她更希望是慕薇薇。

大步向二楼叶少辰的卧室走去,刚到门口,就被出来的叶少岩挡住,“乔小姐。”

“少岩,让我进去,少辰受伤了吗?我要去看他。”乔心优一脸的担心。

叶少岩反手将门关上,淡笑着看她,“乔小姐,你怎么知道大哥受伤了?”

乔心优愣了几秒,吞吞吐吐的说,“我……我刚门就闻到药水味,我想……真的是少辰受伤了?”

叶少岩也不瞒她,反正这事是她和南宫昊搞出来的,“大哥受了点小伤,现在需要静养,你就不要去打扰他了。”

“我想去看看他。”乔心优坚持说,“我不放心。”

“乔小姐,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叶少岩变得严肃。“我大哥没事,请你离开这里,等他醒了我会告诉你的,到时候你再来探望吧。”

乔心优沉默了片刻,说了声“好”,然后转身离开。

叶少岩垂眸,看到她紧握的手指。

哼,你们把我大哥害成这个样子,现在装什么担心?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慕薇薇醒了。

耳边是雨声,她望着天花板静静的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装疯卖傻,逼叶少辰把自己送出这里,还是为“冒牌货”报仇,让叶少辰不堪其扰,再把自己送出这里?

算了,还是双管齐下。这样才能最快离开。

不过要做成这件事,都需要叶少岩的默认。

后脑勺疼的厉害,慕薇薇这才想起,当时是叶少辰把自己砸晕了,那他呢?不会死在那场枪战中了吧。

门轻轻被人推开,慕薇薇悄然闭上了眼睛,脚步一点点接近,听着有点熟悉。

“还没醒?”

是秦妈,她把熬好的鸡汤放在桌子上,转身摸了摸慕薇薇的额头,自言自语道,“没发烧就好。”

慕薇薇心里一酸,盖在被子下的手渐渐攥紧。

秦妈端着鸡汤走了出去,眼角那滴泪终于滑下来。

这里如果没有叶少辰,她还是很愿意留下来的,和蔼可亲的秦妈和王叔,善解人意的叶少岩,当然还有消失不见的小紫。

十几分钟后,门再次被推开,有人走进来坐在了沙发上。

天色已经暗下来,房间里没有开大灯,只有几盏地灯亮着。慕薇薇平躺着,小心的控制着呼吸。

好一会儿,对方还是坐着不说话,慕薇薇觉得自己快要装不下去准备自动清醒过来时,来人幽幽的说,“既然醒了就别装了,也不嫌累得慌。”

慕薇薇“噌”睁开眼,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揉着脖子抱怨,“是你啊,那你也不早点说话,我还以为是别人呢。”

叶少岩浅笑道,“我就想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叶少辰……怎么样了?”慕薇薇问。她本来想问,叶少辰死了吗?可想想那毕竟是叶少岩的大哥,话太过也不好。

“肩膀中了一枪,子弹取出来了,现在睡着没醒,不过没多大问题。”叶少岩说完,瞄了她一眼继续道,“你不是去祭拜你父母去了吗?怎么跑到南山去了?”

慕薇薇把床边的手机打开递给他,“有人给我发了条短信,你看。”

叶少岩看完,“这条短信肯定是南宫昊发的,为的就是引你去南山,然后引起你和我大哥之间的误会。那个冒牌货呢?死了?”

慕薇薇点头,“嗯,我到的时候已经死了。”

叶少岩把手机给她,“那你现在想怎么办?”

慕薇薇望着他,顿了顿,说了自己的计划。

叶少岩起身看着窗外的大雨,心里有些烦躁,要不要帮她?

帮她,放她离开这里,从此天高任鸟飞;不帮,她就永远是自己的大嫂……

“少岩,我不能再过这样的生活,就像是一只没有生命的木偶,叶少辰高兴的时候对我笑笑,不高兴的时候可以让我去死……”

“薇薇,”叶少岩打断她的话,背对着她说,“从今天起,我没见过那个假的慕天野,也不知道乔心优和南宫昊的阴谋,你……休息吧。”

“谢谢你。”慕薇薇对着他的背影轻声说,有叶少岩这句话已经够了。

……

一场大雨过后,天气彻底放晴。碧空如洗。

上午,叶少辰醒了过来,因为特殊体质,他的伤势恢复的特别快,不过脸上的气色还是有些憔悴。

“少爷,你醒啦!真是佛祖保佑啊。”王叔激动的将他扶起来。

“慕薇薇呢?”叶少辰摁着额头问。

王叔的表情有些诡异,“少奶奶昨天晚上就醒了,不过……”

“不过什么?”叶少辰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皱眉问。

“少奶奶醒了后……不想吃饭……”

不想吃饭?叶少辰冷笑,不是不想吃,而是不愿意吃饭吧。

“我去看看。”

“少爷,你慢点……”王管家想要帮他把腿放下来。

叶少辰瞅了眼王管家,颇有些苦笑道,“王叔,我是肩膀受伤,不是腿受伤。”

王管家尴尬的笑笑,没办法。人老了就喜欢多操心。

“出去,我不吃!统统给我拿出去!”

还没有走到慕薇薇卧室门口,就听到她的喊骂声,接着是清脆的瓷碗摔碎的声音。

一个女仆从卧室出来,叶少辰问她,“怎么回事?”

女仆低着头委屈的说,“少奶奶从昨天晚上就不吃不喝,端来的饭全都砸了。”

叶少辰摆摆手,女仆快速的离开。

卧室里,慕薇薇听到了他的声音,立刻将头发弄得乱糟糟,床单被子也拨乱,然后一脸生无可恋的靠在床头,看着窗外。

于是,叶少辰进来时,看到的就是一个蓬头垢面,悲伤欲绝。有脸色苍白的女人。

当然,还有一地的饭菜和被打碎的碗碟。

“你来干什么?”慕薇薇用充满恨意的眼光看着他,“就不怕我现在从被子里掏出一把枪杀了你?”

王叔听到这话连忙挡在叶少辰身前,“少奶奶,少爷听说你不吃饭来看看你,你别冲动。”

慕薇薇把两只手拿出来,阴森的笑了两声,“王管家,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开玩笑呢。”

叶少辰将王管家拨开,冷静的望着她,“慕薇薇,为什么不吃饭?”

“你杀了我的哥哥,你的手上沾满了他的血,你却让我吃你们叶家的饭?”慕薇薇情到深处,眼泪滚落下来,“叶少辰,我说过。我会杀了你为我哥哥报仇。这样?你还想让我吃饭吗?”

“你不吃饭,怎么有力气给你死去的哥哥报仇?”叶少辰冷冰冰的说完这句话,对王管家说,“让人把饭端来,她不吃就给她硬塞,再不吃就拉住灌。”

慕薇薇眼皮一跳,他可是说到做到的。

“叶少辰,你就是恶魔,你就是个刽子手,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慕薇薇失心疯一般冲他吼道,简直用尽了她这辈子所有的表演技能。

叶少辰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让人把房间打扫一下,地毯换了。”

“是,少爷。”王管家紧紧跟在他身后,好像真的怕慕薇薇会突然袭击叶少辰一样。

站在拐角处的乔心优听到他们的对话,心中欢喜。这次他们中间隔了血海深仇,想要走到一起去,哼,做梦!

……

做好的饭这次是秦妈亲自端进来的,后面还跟着刚才的女仆,慕薇薇不忍心让秦妈难过,愤怒的下床坐在沙发上,冷漠的说,“你们不用硬塞,叶少辰说得对,吃饱了才有力气给哥哥报仇!”

秦妈把饭菜放在她面前,慕薇薇二话不说端起来就吃,从昨晚饿到现在,肚子早就空了,要不是为了把戏做足,她昨天深夜就跑去找吃的了。

“少奶奶,你慢点吃。”秦妈关心的说了句,转身把小女仆打发出去。

“少奶奶,我虽然不知道少爷对你做了什么,但是我劝你,还是不要和少爷对着干,你能讨到什么好处呢?”

秦妈的话让慕薇薇眼睛一酸,一滴眼泪掉进碗里,接着抽噎着说,“秦妈……叶少辰他……他杀了我哥哥……我难道让我冲着我的仇人笑吗?秦妈……我一定要给我哥哥报仇。”

秦妈惊讶的睁大眼睛,她不知道事情居然这么严重。在叶家这么多年,她了解叶少辰和慕天野之间的恩怨,却不知慕天野已经死在了叶少辰手中。

“你……亲眼看见了?”

“对。”慕薇薇红着眼睛,斩钉截铁的说,“我亲眼看到的,就是昨天下午。”

“这……哎……”秦妈无话可说,只是重重的叹口气,“我也不知谁对谁对,可是少奶奶,你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你父母在天上会难过的。”

提到父母,慕薇薇眼泪流的更凶,昨天是他们的忌日,也没有好好陪陪。

“少奶奶,你先吃饭,我出去了。”秦妈摸摸她的头发,出了卧室。

别墅不远处有一栋三层小楼,是平时保镖和司机的宿舍,叶少辰从慕薇薇房间出来后就来到了这里。

“伤口如何了?”叶少辰问。

“不怎么疼了少爷。”受伤的保镖说。

叶少辰坐在他对面,问,“你们当时不是陪少奶奶去陵园了吗?怎么会来南山?”

保镖一五一十的说了当时在陵园发生的事情,当他说到,慕薇薇拿着手机说,叶少辰有危险,还用刀威胁他们去的时候。叶少辰感觉有人攥住了他的心。

“她真的是这么做的?”

“是的。少奶奶当时非常激动,我们是不得已才去南山的。”

叶少辰起身拍拍他的肩膀,“不怪你们,好好养伤,有什么需要就告诉章贺。”

“谢谢少爷。”

天气很好,叶少辰在花园里散步,大脑却在想着昨天的事情。

他刚开是以为这只是一个单纯的骗局,想要他死在南山,直到慕薇薇接到陌生人的短信被骗至南山,这就成了第二个局,若是他死了,这个局自然就成功了,如果自己没死反而杀了慕天野,那么就会导致和慕薇薇关系破裂。

一箭双雕。

到底是谁想要致他于死地?又要让慕薇薇恨他入骨?

平时得罪的人太多,一时之间没有明确的目标,但他却隐隐觉得,对方对他很熟悉。对慕薇薇也很熟悉,符合这个条件的,只有南宫昊一人。

可是,他在他父亲的约束下,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了,这件事能和他有关吗?

“少辰,你在这里呀,”乔心优从后面走来,浑身发散着生机,“我找了你好久。”

“有事吗?”叶少辰直接问。

乔心优灿然一笑,“没事啊,怕你无聊来陪陪你,再说你身上有伤,有个人在身边好一点嘛。”

“也好,一起走走吧。”叶少辰没有拒绝她的好意。

“嗯嗯。”乔心优激动了,连忙跟上他的脚步,“少辰。你的伤怎么样了?我昨天晚上本来要去看你的,少岩说你需要休息,我就没有进去。”

“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

“那就好,担心的我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乔心优松一口气。

这时,章贺从远处走来,叶少辰对她说,“你先离开一下,我和章贺说点事。”

“好,我看前面的花开的很好,我去采一些放在你房间。”乔心优脚步轻松的向前走去,反正要说什么她都知道,没有必要听。

章贺到了跟前,小声说,“少爷,果然不出二少爷所料,南山山顶什么都没有留下,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那辆卡宴呢?”看来对方的速度很快,他们也不想招惹警察的注意。

“不见了,应该是被拖走了,下了一夜的雨,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叶少辰的眉头紧皱在一起,“你去查一下南宫昊最近在干什么?”

章贺有些惊讶,“少爷怀疑他?”

叶少辰的眼眸深邃,“在A市,能计划的如此严密,还能调动这么多手下的人不多。你先去查,结果出来再说。”

……

楼上,慕薇薇吃完饭,洗了个澡,找出一件长袖衣服穿上,她要开始实施自己的复仇计划了。

“少奶奶?”秦妈惊喜的看着她,“你这是要去哪里?”

“天气好,我出去散散心。”慕薇薇冷淡的说。

秦妈很欣慰,“对对,散散心,不能老憋在屋子里。”

慕薇薇没有接话,出了门迎面碰上叶少岩,他看了她一眼,绕过她向泳池走去。

外面的阳光更亮,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花园里,乔心优如同一个天真少女在采花,叶少辰站在旁边懒洋洋的看着。

好一幅闲情逸致的景象,却因为慕薇薇的到来打破。

“你们真是好兴致。”慕薇薇冷笑,握紧了藏在手中的剪裁刀,她很紧张,万一等会刺的太准真是杀了他怎么办?

叶少辰面无表情的望着她,不知道她来这里想干什么。上午不是还要死要活的闹绝食吗?现在就恢复正常了?

慕薇薇一步步靠近他,努力让自己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凶狠又绝望,“叶少辰,你杀了我哥哥,怎么还有心情陪这个女人采花?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内疚?”

叶少辰蹙眉,再一次解释道,“慕薇薇,我当时就告诉你了,那个慕天野是假的,他不是你的哥哥。”

“你不要再骗我了,”慕薇薇疯了一般冲他喊,“今天,我要为我哥哥报仇!”说完,扬起右手,露出里面的裁剪刀向他刺去。

“啊——慕薇薇你住手!”乔心优扔下手中的花跑过来,边跑边喊,“来人啊,慕薇薇杀人了。”

然而叶少辰是谁,他就算是一只胳膊受伤了,也能轻而易举的制服她。

就在慕薇薇的刀子刺下来的瞬间,他用另一手握住了她的手腕,然后灵巧的夺过了她手中的刀子。

“慕薇薇,你想杀我?”叶少辰把玩着手中的小刀,嘲讽道,“力气太小,角度不对,而且这把刀也太短了,我建议你先好好训练一段时间再来。”

“叶少辰,你不要嚣张,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慕薇薇放狠话,在保镖来之前,愤愤离去。

乔心优看慕薇薇就这么走了,有些不便宜她了,对叶少辰说,“少辰,你就这样让她走了?”

叶少辰瞥了她一眼,语气冷漠的问,“那不然呢?”

乔心优急了,“她刚刚是要杀你啊,你怎么能轻易让她走呢?万一她下次又想出其他办法,那你岂不是要时时担心了?”

叶少辰漫步向前走,脚下的青砖里冒出几丛绿草,“照你的意思想怎么办?把她关起来?”

乔心优看他脸色阴沉,知道刚刚的话已经让他不开心了,连忙说,“没有没有,我就是怕她再伤害你。”

叶少辰冷哼,“就她那点本事,根本伤不了我。”

至于把她关起来之类的,叶少辰是不会考虑的,现在慕薇薇的情绪已经处在崩溃边缘,如果不让她发泄出来,怕是会真的把她逼疯。

他不想看她在自己眼前发疯。

……

晚饭。秦妈把所有的饭菜端上桌,叶少辰看了看对面空着的位子问,“秦妈,慕薇薇呢?让她下来吃饭。”

秦妈有些为难的说,“少爷,少奶奶刚刚把饭端到自己房间去了。”

叶少辰火气“嗖”的窜上来,“把她叫下来。”

“少奶奶说……她想一个人吃饭。”秦妈没敢说出慕薇薇的原话,她当时说的是,我不想和凶手坐在一起,怕吐。

叶少辰正想发作,想起她红肿的眼睛,硬是压下了心中的怒火,算了算了,就忍她这次。

乔心优乘势说,“少辰,你别生薇薇的气,她心里正难过着呢。怎么会来吃饭呢?”说着,为他添了碗汤,“这是秦妈特意为你熬的,你多喝点,补血养气。”

叶少岩心中暗笑,这丫头,演戏还上瘾了。

深夜十一点多,慕薇薇从床上爬起来,找了件雪白长裙,头发梳的直直的垂在肩上,冲着镜子里露出一个诡异的笑,今晚,她要做贞子。

推开门,赤脚走出来,下楼。

在偌大的别墅里面转了一圈,除了昏暗的灯光,居然没有碰上一个人。失败。

转身上楼。

“啊——是谁在那里。”

慕薇薇停下脚步,嘴角浮起笑意,对不起了,王叔。

慢悠悠的转过身子,直愣愣的望着王叔,语气极为幽怨的说,“我哥哥呢?我要找我哥哥。”

王管家擦了一把冷汗,慢慢的挪过来,不敢置信的问“少奶奶?你……你怎么了?”

“我哥哥呢?我要找我哥哥。”慕薇薇器械的重复着这句话,眼神空洞。

王管家看她这副样子,心里惊恐万分,少奶奶这不会是被刺激的得了梦游症吧。

“少奶奶,你先回房间,你哥哥……在房间。”王管家昧着良心说,大晚上的,她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先骗回房间再说。

“在房间?好。我回房间。”慕薇薇快速的上楼,王管家连忙跟上,却看她没有进自己的房间,而是直奔叶少辰的房间去了,接着就狠敲门。

“咚咚咚——咚咚咚——”

深夜里,敲门声很渗人。

“少奶奶,不是这间房子,你走错了。”王叔着急的说,也不敢上手去拉她。

慕薇薇不管,还是使劲的敲。

门“嚯”的开了,叶少辰出现在门口,原本一脸的怒气在看到慕薇薇时,呆滞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