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叶少辰,我要离开你/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薇薇像没看到他一样,直往进走,嘴里还说着,“哥哥呢?哥哥在哪里?哥哥——哥哥——”

叶少辰诧异的看着她的举动,任由她在宽敞的卧室里寻找。

“她,她这是怎么了?”叶少辰也懵了,他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王叔推断说,“少奶奶估计是梦游了。”

“梦游?那……这种情况怎么办?”

“我……我也不知道,不过老人说,遇到梦游的人千万不能叫醒她们,否则他们会被吓死的。”

叶少辰惊讶无比,“哈?”

“哥哥——哥哥——”慕薇薇找遍了卫生间,浴室,更衣室,没有找到要找的人,又来到叶少辰的面前,直愣愣的望了他好一会说,“我哥哥呢?”

叶少辰被她看的头皮发麻,“他……他出远门了,没有回来。”

“不是!”慕薇薇突然惊叫,整个人也有些疯狂,“不是的,他死了,他死了,满身是血,我看到了,他死了。”

“慕薇薇,你冷静一下,”叶少辰想要阻止她拽头发的动作,却被她一把推开。

“哥哥死了,他浑身是血,他死了……”慕薇薇念念叨叨,整个人蜷在门角,像是只被吓坏的小猫。

叶少辰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化掌为刀,捏着几分力道劈了下去。

昏迷的瞬间,慕薇薇心想,下次再也不演贞子了,太累人了。

叶少辰看着她倒下的身体,问王管家,“今晚的事情还有谁知道?”

“应该没有人了,我在巡视的时候没有见到别人,也没有听到别人喊。”

叶少辰弯腰用一只手将她从地上搂起来,说,“那就好,我不希望别墅里有人谈论这件事。”

王管家躬身说,“少爷,我知道。”

“你去休息吧。”

王管家怕他的肩膀再次被拉伤,担忧的问,“少爷,需要我帮忙吗?你的伤还没有好。”

“不用。”叶少辰抱着她走进卧室。“帮我把门关上。”

……

窗外的月光很亮,叶少辰凝望着她娇美的脸,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舍不得她受伤,舍不得对她动手了?

慕薇薇,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放开你的,哪怕你恨我入骨。

侧身将她揽进怀中,闻着她发中的柠檬香味,心里涌起难以言喻的情愫。

清晨,慕薇薇被阳光叫醒,头刚一动,脖子就疼的厉害。

她回想起昨晚的一幕幕,是叶少辰把自己敲晕的。

睁开眼,果然,她在叶少辰的床上。

不过,他好像没有对自己做什么。也是,他都受伤了想做也没条件了。

更衣室传来脚步声,慕薇薇冷眼去看,叶少辰穿着衬衣走出来,纽扣还没有扣好。

“我为什么会在你房间?”慕薇薇明知故问。

叶少辰边扣衬衣边说,“你昨晚梦游跑过来的。”

“不可能!”慕薇薇矢口否认,“我怎么会梦游?”

“难不成是我把你抱过来的?哼。”叶少辰冷笑。

慕薇薇随手抓起一个抱枕朝他扔过去,叶少辰没有躲,抱枕砸在他的腿上,落在地上。

“叶少辰,我们走着瞧!”慕薇薇从床上爬下来,撂下这句狠话,出了卧室。

好啊,慕薇薇,那我等着。

叶少辰唇边勾起一个弧度。

韩医生对于叶少辰要去上班这个言论很愤慨,这才是受伤第三天,难道不应该好好在家里待着吗?

“反正我不同意,你如果非要去。出了什么症状我可不负责。”韩医生气呼呼的说。

叶少辰摁了摁太阳穴,他伤口愈合的很快,不过怕吓着韩医生,所以没有给他看,只是让他把药留下自己敷。

“少爷,既然韩医生都说了要休息,您就别去公司了吧。”王管家也过来劝。

叶少岩端着一杯水说,“就是,公司少了你这个老板难道就转不下去了?”

好吧,叶少辰摊摊双手,“好,再休息两天,就当给自己放假了。”

韩医生终于笑了,“这就对了嘛,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另一位患者。”

在他休息的这几天并不平静,因为慕薇薇又暗地里袭击了他几次,比如把他从阳台上推下去,给饭菜里下药,但都好巧不巧的被人看到,从而以失败告终。

原本她也不想真的杀他,只是做做样子,这样的节奏刚刚好。

叶少辰对她的行为越来越能容忍,只是脸色却愈发的阴沉,因为他发现,慕薇薇精神好像有些不正常了。

有时吃着饭,她就会走神,晚上梦游的次数也更频繁。

慢慢的,别墅里谣言四起。

“你昨天晚上看见了吗?少奶奶拿着刀子到处跑,说是要找哥哥。”

“看见了看见了,最后还是少爷把刀夺下来的。哎呀,太可怕了。”

“你说……”小女仆四处看看没人,继续小声讨论,“少奶奶是不是疯了?”

“嘘——小声点,”另一个小女仆紧张的说,“听说是因为少爷杀了少奶奶的哥哥,少奶奶才会这样的,哎……少奶奶也挺可怜的。”

“你说,如果少奶奶疯了,少爷会不会把她赶出去?”

“不知道……别说了别说了,王管家过来了……”

乔心优对这种局面喜闻乐见,眼看慕薇薇又一次将滚烫的热水差点泼到叶少辰身上时,拨通了南宫昊的电话。

“那个冒牌货的尸体处理好了吗?”她可不想在这种关键时刻,被叶少辰查出什么来。

“放心,早就烧成一把灰了。你那边怎么样?”南宫昊问。

乔心优站在二楼阳台,压低声音得意的笑道,“很顺利,我相信过不了多久,我们两个就能得偿所愿了。”

当然,她是绝对不会告诉南宫昊,慕薇薇快要疯了的事情的。

“那就好。”

挂了电话,乔心优心情舒畅之极。

这天,韩医生给叶少辰换完最后一次药,叶少辰忍了许久终于开口,“韩医生,你能看心理或者精神方面的疾病吗?”

韩医生收拾药箱的手顿住了,惊讶的问,“谁病了?”

叶少辰沉闷的叹口气,“我带你去。”

卧室里,慕薇薇听到开门声,连忙抓起桌山的铅笔在纸上乱画。

韩医生喊道慕薇薇,心里“突突”直跳,他以前就怕这个姑娘被叶少辰折磨疯,没有想,居然真的有这么一天。

“韩医生?”慕薇薇转过头,眉毛紧紧皱在一起,“你来干什么?我没有生病,不需要看病。”

韩医生温和的笑道,“我来看看你,好久不见了,你最近怎么样?”

“我挺好的啊。”慕薇薇很平静的说,然而看到叶少辰的瞬间,情绪突然暴躁起来,将笔啪的扔在地上,指着叶少辰说,“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滚出去。”

韩医生连忙安抚她的情绪,推着叶少辰往外走,“好好好,我们出去,你不要激动。”

等门关上,慕薇薇长长舒口气,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去听他们的谈话。

“少奶奶这种情况多久了?”韩医生蹙眉问。

“快一周了。”

“除了情绪激动还有哪些症状?”

叶少辰想了想说,“会无缘无故的发呆,梦游比较严重,精神也越来越恍惚,而且好几次都想杀了我。”

韩医生冷哼,不怕死的说,“你对她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她想杀了你很正常。”

叶少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韩医生不理会他,严肃的说,“按照你说的这种情况,我建议你送她去专门的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医院里专门的医生为她疏导。这种心理上的疾病脱得越久,越可怕。”

“可是……我不想送她去那种地方。”叶少辰很犹豫,他怎么能让她去那种地方?万一出了什么差池……

“只是做个检查,如果医生觉得情况不严重,你完全可以把她再接回来,”韩医生说到这顿了顿,瞄了他一眼说,“现在她最不想见到就是你。你整天在她面前晃悠,她的病会更重。”

门里面,慕薇薇差点笑出声,连忙用手捂住嘴。

“我知道了,我会考虑你的意见。”

“总之少奶奶的病情不能再拖了,刚才我看她的精气神很不足,急需治疗。”

“知道了。”

慕薇薇偷听完谈话,快速的窜到窗边,看来要再加一把大火,叶少辰才能下定决心放自己出去。

这把火要如何放呢?得好好考虑考虑。

……

晚上,乔心优精心打扮一番,穿着新买的丝绸睡衣来到叶少辰房间。

叶少辰坐在阳台的沙发上喝酒,微风吹来,撩起女人的裙角。

“少辰,医生说了,你现在不能喝酒。”乔心优顺势依偎在他旁边,素手摁住他手中的杯子。“别喝了,好吗?”

叶少辰低头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眸,嘴唇饱满而性感。

“你来干什么?”叶少辰声音低沉,热气喷到她的脸上,带着红酒的迷醉和男子成熟的味道。

乔心优一看有戏,双手勾出他的脖子,胸口若有若无的蹭着他,“我看你这几天都皱着眉头,心里一定装了很多烦心事,就过来陪你说说话。”

叶少辰哪里看不出来她是什么目的,但是今天他却不想推开。

“说什么?”

乔心优的手钻进他的衬衣里,身子化成了一滩水,“说什么都行,只要你能开心,少辰,你知道的,我想让你开心。”

“我知道,你一直想让我上了你,是吗?”叶少辰在她耳边轻轻的说。

乔心优身子微僵,随后嘻嘻一笑,又往他身上粘了几分,娇中带媚的说,“你在说什么嘛,人家是真的很喜欢你,才会想要得到你的。”

“是吗?很喜欢我?”叶少辰挑起她的下巴,蓝眸沉沉,看不清里面的情绪。

乔心优红唇微启,凑上去在他唇边摩挲,“是啊,很喜欢的。”

叶少辰被一瞬间的魅惑,压住了她的唇,乔心优立刻缠着他的舌头……

屋外,慕薇薇趁着天黑从车库里偷来了一小罐汽油,然后来到叶少岩房间。

“慕薇薇,你要干什么?”叶少岩从床上起来,惊讶的看着她。

慕薇薇不好意思的笑笑,“少岩,最后一次了,你帮帮我。”

叶少岩看了眼她手中的汽油桶,不敢相信的说,“你……想要防火烧别墅?”

慕薇薇连忙辩解,“不不不,我不烧别墅,我只是烧叶少辰的房间。”

“你……慕薇薇,你答应我的,不伤害我大哥的性命。”叶少岩的表情有些生气。

“所以我才来找你帮忙了,我并不是真的要烧。”

“那你想……”

慕薇薇勾勾手指,“来,我告诉你……”

窃窃私语了一番,叶少岩还是拒绝,“你这样太危险了,万一成真的,不但我大哥,你也会有危险的。”

“不会的,到时候我们可以从窗户跳下去,二楼,不高的,而且外面是草坪,摔不断腿的。”慕薇薇尽力说服他,“少岩,我这几天也演够了,再演下去我估计会真的疯了,所以,今晚这把火是最后一次,过了今晚,如果还不行,我就到此为止。”

叶少岩考虑了好一会,认命的穿上鞋向外走。“慕薇薇,我居然帮着你去放火,我想我是疯了。”

慕薇薇笑呵呵的跟上说,“是我去防火,你去救火。”

阳台上,两具火热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如胶似漆,压根就没有发现有人推开了门,然后把汽油浇到了地毯上……

叶少辰嗅觉灵敏,汽油挥发的瞬间就闻到了气息。

“什么味道?”他推开在胸口研磨的某人。

乔心优正欲火焚身,气喘吁吁的说,“哪里有什么味道……”

话音刚落,一道火光在门口亮了亮,落到地上,火“嗤”的腾起来。

“啊——”乔心优大惊失色,从叶少辰身上滚开。

火光中,慕薇薇提着汽油桶走过来。疯狂的对着叶少辰喊道,“叶少辰,我杀不了你,那我们就同归于尽吧。”

叶少辰大步走过来,要夺过慕薇薇手中的汽油桶,却被她敏捷的躲开,火眼看就烧到她后面,叶少辰焦急的说,“慕薇薇,你过来,你不是想和我同归于尽吗?我成全你,你过来啊。”

“哈哈哈——叶少辰,你怕了吗?”慕薇薇心里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痛快,这是一种报复的快感。

大火烧的很快,转眼间就烧到了卧室的正厅。

“慕薇薇,你给我过来!”叶少辰上前想要将她抓过来,另一只胳膊却被乔心优拉住。

“少辰。不要过去,你会受伤的。”

叶少辰凶狠的对她说,“你放开我。”

“不,不要过去……啊——”她的话还没有说话,就被叶少辰抬脚踹倒了角落。

慕薇薇长发披肩,身后是一片大火,如同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脸上带着笑。

就在这时,叶少岩拿着一个灭火器出现在门口,半分钟后,王管家和仆人们也都跑了过来,人手一个灭火器,将卧室的火苗扑的一个不剩。

王管家顺手夺过了慕薇薇手中的汽油罐。

“啪——”

一个狠厉的耳光甩在她脸上,慕薇薇被强大力道带倒在地上,长发遮住她的脸,看不清眼中的神色。

“慕薇薇,你他妈是不是疯了?”叶少辰太阳穴凸起。他刚才担心她会被火烧死,现在却恨不得亲手杀了她。

王叔挥挥手,退散了在场的所有人。

叶少岩站在床头,望着倒在地上的慕薇薇,心里有些疼,也从心底第一次想要让她彻底离开叶少辰,他对她居然没有一丝怜悯之心,男人打女人,叶少岩不能容忍。

慕薇薇抹了抹嘴角的血,从地上爬起来,眼中没有了疯狂,而是一片荒凉。

她看了看叶少辰,又看看站在角落里的乔心优,无声的勾勾嘴唇,转身离开。

此时无声胜有声……

卧室剩下叶少辰和乔心优两人,他握紧住刚打过她的那只手,心里涌起深深的懊恼。

“少辰。你没事吧。”乔心优怯怯的走过来,柔声问。

“滚!”叶少辰低声怒吼。

乔心优悄声走开,一双眸子中都是恨意,原以为今晚会如愿以偿,却被慕薇薇这个疯子给搅局了。

不过看叶少辰的样子,她在叶家已经待不了多久了,这个家的女主人迟早是自己的。

太阳东升日落,新的一天到来。

经过昨晚一闹,慕薇薇疯了的言论在别墅里传的更厉害。

或许是女人的第六感,慕薇薇一大早起来就收拾好自己,安静的坐在窗前,等待叶少辰进来。

心情没有多高兴,也没有难过,是一种被束缚已久的解脱。

果然,八点多的时候,叶少辰走了进来。

“慕薇薇,我带你去看医生。”叶少辰的视线落在她红肿的脸上。心里仿佛被一块石头压住,喘不过气来。

慕薇薇站起身来,很平静的说,“好。”

上车的时候,叶少岩走了过来,对叶少辰说,“大哥,我和你们一起去,有什么事情也是个照应。”

叶少辰看了眼神情淡漠的慕薇薇,点点头。

车子缓慢的驶向医院,慕薇薇始终看着车外,心里在盘算着,等会要怎么骗过医生呢?早知道多看几本精神方面的书籍。

叶少辰带慕薇薇去的医院,是A市精神方面最好的医院。

医生询问了叶少辰她平时的症状后,单独对她问诊。

“薇薇,你来看一下这张图,你在上面看到了什么?”

慕薇薇扭头瞅了眼,没有说话。

不就是一张大树照片吗?有什么好看的。

“薇薇,你昨天晚上干了什么还记得吗?”医生继续问。

“不就是放了一把火吗?”慕薇薇冷笑,“没有烧死他,还真是遗憾。”

医生没有任何惊讶,态度和善的说,“你晚上睡不着吗?”

“睡得很好。”慕薇薇很干脆的回答。

然后,医生又拿各种仪器做了检查,得出了一个结论。

慕薇薇有精神分裂症状,还有些抑郁症。

“严重吗?”叶少辰担忧的问。

医生瞄了他一眼,“抑郁症严重的话会出人命的,你说严不严重?我的建议是住院治疗,患者很怕见到你,所以你尽量不要出现在她面前,以免刺激到她。”说到这医生顿了顿,很不悦的问,“你对她家暴?”

“我没有。”叶少辰下意识的否认。

“没有她脸上的巴掌是谁打的?”医生严肃的说,“叶先生。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你都不能打人,尤其是在患者的精神如此脆弱的情况下,她会随时崩溃的。”

叶少辰无言以对。

是他的错,他当时被她气晕了。

“好了,去办住院手续吧,先让她住下来,放心,我们会给她最专业的治疗。”

叶少辰还想着带慕薇薇回家,看来,是他高估了她的病情。

“谢谢医生。”

办好了住院手续,慕薇薇住进了单独的高级病房,有客厅,有卧室,还有餐厅,简直就是个小户的一室一厅。

她高兴的想笑,可还是忍住了。

“你在这里配合医生治疗。我有时间回来看你的。”叶少辰的话中透着淡淡的不舍。

慕薇薇背对着他沉默不语,咬着牙不让自己笑出来。

叶少辰抬起手,想要去摸摸她的头发,又怕吓着她,手重重的垂下。

“慕薇薇,我先走了。”

女人还是没有动,听到身后的门被轻轻关上,才扭头看,哇,真的走了!

整个人像疯了一样在病房里乱跑乱跳,表达着内心的欢喜和激动。

刚蹦跶到客厅的沙发上,门“咔嚓”开了,慕薇薇吓得差点掉下来,抬头一看,是叶少岩。

“哎呦妈呀,你差点吓死我了,我以为叶少辰进来了。”慕薇薇拍着小心脏。从沙发上跳下来走到叶少岩跟前,“你怎么来了?有事要吩咐?”

“你这戏演的,我还真怕你疯了,”叶少岩笑着打趣她。

“这段日子太黑暗了,我都不敢回想。”慕薇薇浑身散发着生命的活力,和刚刚医生面前的慕薇薇判若两人。

叶少岩把手机给她,快速的叮嘱,“这家医院不是普通医院,你在这里更要注意,既然没有病,医生给的药千万不要吃,你想好下一步怎么做了吗?”

慕薇薇表情认真下来,“想过了,我要和叶少辰离婚,我都疯了,他总不会让一个疯子当妻子吧。”

叶少岩皱眉,按照大哥目前的态度来说,是不会轻易和慕薇薇离婚的。

“好,既然你下定决心了,我到时会找一名律师帮你。”叶少岩郑重的说,做这个决定,是为了慕薇薇,也是为了自己。

“谢谢你,少岩。”

叶少岩忍不住将她搂进怀中,又快速的放开,“我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慕薇薇还没来得及反应,叶少岩就消失在了眼前。

他刚刚抱自己……是什么意思?

朋友间的安慰?

嗯,对的,一定是作为朋友拥抱一下,没有什么特殊的意思。

接下来两天,慕薇薇偶尔配合医生做个检查,大多数都是以心理疏导为主,她就当是医生陪她聊天了。

医生开的药大都是和精神抑制有关的,也都被她扔进了马桶里。

在这里度过的两天时间,大致是慕薇薇结婚以来最悠闲的时候了,她的主治医生很诧异,这人不是好好的吗?吃嘛嘛香,睡眠也很好。

叶少辰一直没有出现,估计是担心刺激到她。

到第三天的时候,医生试探着说,“慕薇薇,我看你情况好的差不多了,要不给你办出院手续?”

“不!我不要出去,我有病,我的病还没有治好。”慕薇薇情绪激动的拒绝,婚还没有离,她这病怎么能好?

医生皱眉,“行吧,你要住就住,反正叶少辰有的是钱。”

“不要跟我提叶少辰,我恨他。”慕薇薇坐在病床上,抱着腿,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医生明白了几分,估计她这病就是被叶少辰吓的。

这天下午,慕薇薇正在纸上涂涂画画,病房里来了个不速之客。

“薇薇——”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慕薇薇的身子微僵,这个混蛋怎么来了?

脚步声渐渐走近,慕薇薇换上呆滞的表情抬头看他,好久不见,他表面看上去还是那个英俊不凡,风度翩翩的南宫昊。

南宫昊看到她的样子,脚步顿了顿,脸上浮现笑意,“薇薇,你还认识我吗?”

慕薇薇努力辨认了他几秒钟,才开口说,“你是南宫昊,我认识。”说完,又低头完善她的设计图。

南宫昊的心里像是被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尽有。

他喜欢慕薇薇,想据她为己有,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可以动用所有手段,但是当她变成眼前这个样子,他却有一秒钟的怀疑,自己做的这些是否正确。

“薇薇,你在画什么?”

南宫昊正想凑过去看,哪知慕薇薇却像受了惊吓一般向后退,眼中带着敌意。

“你干什么?”慕薇薇略带怒气的问。

南宫昊指指她手中的设计图,干巴巴的说,“我……我就想看看你在画什么?”

“不给你看。”慕薇薇抱紧设计图,又离他远了几分。

南宫昊突然不知道该和她怎么相处了,前思后想了一会说,“那你自己画,我出去一会儿。”

要赶紧去医生那里问问,这种情况要怎么办?

慕薇薇看着他离开,松了口气。

如果自己不知道他在后面都干了什么,或许对他还有些好感,可现在,慕薇薇连多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关键是,他来这里想干吗?

自己该如何面对他?

脑子有些乱,慕薇薇拿出手机给叶少岩发了个短信,南宫昊来了。

短信回过来,只有四个字,静观其变。

好吧,现在也只能如此了,那就看看他想干什么。

……

叶皇集团。

所有员工都有一种感觉,自从叶总上班来,心情非常差,员工只要一不小心踩到雷,就会被他狠批。

风尚杂志的最新一期刊物出来了。里面慕薇薇的造型堪称惊艳,同事们都没有想到,平时看似乖巧的慕薇薇居然还有这样一面。

叶少辰看着杂志上她娇俏的脸,眼眸中有丝丝柔情在流动,只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原来,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她始终绽放着耀眼的光芒,如今,这种光芒却因为自己,被她深深的掩藏起来。

没有了慕薇薇的设计部,乔心优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还没有到饭点,她就订好了高档酒店的快餐,她要趁机把叶少辰的心再次夺回来。

中午,乔心优兴致勃勃的带着爱心午餐来到总裁办公室,还未进去就被刘秘书拦住。

“乔心优,你似乎忘了。叶少辰曾经有规定,不许您用私事来打扰他。”

乔心优微抬着下巴,高傲的说,“刘秘书,曾经是曾经,现在可不一定了,不如你进去问问他,要不要吃中午饭?”

“叶总不在办公室。”刘秘书冷着一张脸说。

乔心优稍稍惊讶,不相信的说,“不可能,你骗我。”说着趁刘秘书不注意,一把推开了办公室的门,里面果然空无一人。

刘秘书过去将门合上,冷眼看着她,“乔心优,如果你无视规定,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何总。让你提前结束实习期。”

乔心优强忍着心里的怒火,低声道歉,“刘秘书,我也是关心叶总,怕他只顾着工作不吃饭,下次我不会这样了。”

“请立刻离开这里。”刘秘书做了个请的姿势。

乔心优咬唇看了他一眼,提着盒饭离开。

走到楼梯间,她忍不住拨通了叶少辰的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乔心优就柔声说,“少辰,中午了我们去吃饭吧。”

“我有事。”

“你……在哪儿呢?”

“我去看慕薇薇,现在在开车,挂了。”

乔心优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气的将手中的饭盒全都扔进了脚边的垃圾桶里。

车里,挂了乔心优的电话,叶少辰想了想,把车停在了路边一家酒店。

“先生。里面请。”服务员热情的招待。

叶少辰没有进去,而是靠在了柜台处,“你们这里的招牌菜做三道,不要放辣椒。快一点,我打包带走。”

“好的,马上就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