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离婚协议书/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医院。

南宫昊为了讨好慕薇薇,早就让家里的厨子做好了饭菜送来。

“薇薇,你尝尝这个鱼汤,我让他们熬了好久。”南宫昊亲自舀了一碗浓白的鱼汤放在她跟前。

慕薇薇用小勺抿了一小口,果然很好喝。

南宫昊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她,“怎么样?”

“挺好喝的。”慕薇薇如实回答。

南宫昊立刻喜笑颜开,“喜欢就好,明天我再让他们做点其他的你尝尝。”

明天?他这是要天天来的节奏?

正要拒绝,南宫昊的电话响了,他拿出来看了一眼,走到外面去接电话,慕薇薇竖起耳朵认真听。

“妈妈,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他终于要被召唤走了,慕薇薇就快要受不了他的殷勤了。

南宫昊讲完电话回到病房,温柔的说“薇薇,你慢慢吃,我有点事要去处理,这些碗筷你别管,等会有人来处理。”

“哦。”慕薇薇埋头吃饭没有理他,南宫昊也不介意,看了她一会转身走了。

等他的脚步远了,慕薇薇起身在门口望了眼,是走了。

这一上午,把人憋死了。

慢悠悠的喝完那碗鱼汤,慕薇薇在房间里散步,心里惦记着叶少岩说的律师,到底什么时候来呢?

她现在只要一想到和叶少辰离婚,就兴奋的不得了,这样他就没有任何理由圈禁自己了。

“你看起来还不错。”一个低沉的男声在背后响起。

慕薇薇猛地回头,叶少辰站在门口,手里提着打包的午饭。

“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叶少辰走进来,看到餐桌上的各种饭盒,狐疑的皱眉,“你吃过了?”

慕薇薇冷漠的看着他,不说话。

“那就陪我吃一点。”叶少辰把午餐放到桌子上,一个个拆开。

慕薇薇随手抓起桌边的一把水果刀,直直的对着他,“出去!”

叶少辰手上的动作一僵,抬头看着她,语气中带着丝无奈,“我只是想安静的吃顿饭。”

“出去——”慕薇薇大声喊叫,情绪开始变得激动,“我让你出去,不然我杀了你。”

叶少辰试图安抚她,“薇薇,你冷静一点……”

“我不要听你说话,出去。叶少辰,我让你出去……”慕薇薇手中的水果刀在胡乱的挥舞,叶少辰怕她伤害到自己,不敢上前去抢。

护士和医生听到这边的声响,扔下手中的筷子就跑过来,一看现场的情况,立刻把叶少辰拉了出来。

主治医生温和的安慰她,“好了好了,他走了,薇薇你不要激动,把手中的刀子放下。”

慕薇薇的手在发抖,她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是发疯了。

“叮——”刀子掉在地上,慕薇薇蹲下身抱着肩膀喘息,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下来。

主治医生看她安静下来,走过来轻轻的抚着她的背。低声说,“好了,没事了。”

病房外,叶少辰透过玻璃凝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心像被人刺了一刀,鲜血直流。以前的她哪怕和他斗嘴掐架,他觉得她是鲜活的,充满生命力,她的眼里是有他的。

可如今,她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哭泣呐喊,自己却靠近不了分毫。

什么时候,他把她逼到了这种地步?

“叶先生,你以后没有重要的事情就不要过来了。她这几天的情绪都非常稳定,有时还会和我们护士开玩笑。不过你一来,她就回到刚来的那一天了。”

叶少辰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她,好一会儿,才轻声说,“我知道了。”

翌日十一点的时候,南宫昊准时出现在慕薇薇的病房,带来的除了一道道精美的大餐,还有一大束火红的玫瑰。

“祝你早日康复,喜欢吗?”

慕薇薇抱着一大簇鲜花,笑的有些牵强,“南宫昊,我不喜欢玫瑰。”

“那你喜欢什么?我现在就去给你买。”

慕薇薇说,“我不喜欢花,你不要给我送花了。”

“好,我知道了。”南宫昊没有生气,反而满口答应。

到了下午,南宫昊带来了一个特殊的礼物,法国著名时装设计师的手稿。

慕薇薇是真的被惊喜到了,像抱着个宝贝一样,看了又看,“你从哪里弄到的?这个可是非常珍贵的。”

南宫昊看她这么开心,就知道这个礼物送对了,乔心优有时候的建议还是靠谱的。

“只要你开心,除了天上的月亮,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拿面前。”南宫昊深情的说。

慕薇薇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但还是笑着说,“谢谢你,南宫。”

南宫昊脸上露出惊喜的笑,看来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才短短两天时间,慕薇薇对自己的态度就转变了很多。

慕薇薇认真的看着大师的手稿,一撮头发掉下来,南宫昊下意识的帮她撩到耳朵后面,举止亲密,但是慕薇薇却没有阻止,这让南宫昊大受鼓舞。

为了取得心上人的欢心,南宫昊煞费苦心的满世界高价收购大师的手稿,只要这些手稿一到手,就很快会出现在慕薇薇的眼前。

很快,慕薇薇面对他时,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两个人的关系也好了很多。仿佛以前那些的隔阂都没有存在过。

……

周末,叶家别墅,书房。

“上次让你查南宫昊,结果怎么样?”叶少辰问章贺。

“南宫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举动,没有证据显示上次的事情和他有关,不过……”章贺说到这停住了。

叶少辰瞪了他一眼,“说。”

“这几天,南宫昊频繁的去医院。”

“他生病了?”叶少辰挑眉。

章贺握着拳,一口气说完,“不是,他是去探望少奶奶。”

叶少辰的脸色阴沉下来,他想起上次看到餐桌上的饭菜,当时就觉得那些碗筷很精致,不像是医院或者酒店的,原来是南宫昊家的。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叶少辰妒火横生。

章贺低着头,“我们也才查到,他身边有保镖,我们的人靠近不了。”

“蠢货!”叶少辰骂道。

这时,敲门声响起,叶少辰烦躁的吼道,“谁?”

“少爷,是我。”

“进来。”

王管家推门进来,手中拿着一个快递,“少爷,这是刚送来的。”

叶少辰随手拿过来,撕开,里面是几张纸,抽出来一看,勃然大怒,“想离婚,做梦!”然后狠狠的将几张纸摔倒桌面上,夺门而出。

章贺和王管家对视一眼,前者连忙跟了出去。

王管家俯腰捡起飘落在地面上的纸张,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离婚协议书。

男方的名字空着,女方的名字已经填上去了,慕薇薇。

……

几个小时前。

慕薇薇一大早醒来觉得头晕晕的,主治医生来看过后说有点发烧,让好好睡一觉,如果还烧的话再吃药。

就在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南宫昊来了。

“薇薇,我听医生说你发烧了?”南宫昊放下手中的东西,走过来用手在她额头试了试温度,“是有点烧,现在怎么样?要不要喝水?”

慕薇薇点头,她的嗓子都快冒烟了。

南宫昊倒了杯温水凑到她嘴边,“慢点喝,别呛着。”

咕噜咕噜喝了一大杯,慕薇薇觉得畅快了很多。

“南宫,你怎么一大早就来了?”

南宫昊坐在床边,低头温柔的看着她,“今天是周末,我怕你无聊过来陪你。”

“谢谢你,南宫。”慕薇薇小声说,“我还是觉得很困,我再睡一会儿。”

南宫昊眼皮跳了跳,轻拍着她的肩膀说。“薇薇,先别睡,我带了一份文件,你把名字签了再睡。”

“什么啊——”慕薇薇精神不济,心里突突跳起来,他终于要露出狐狸尾巴了。

只见南宫昊从包中拿出几张纸,来到她跟前说,“你不是想要离开叶少辰吗?听我的话,把这份文件签了,你就能离开他了。”

“是吗?真的可以吗?”慕薇薇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拿过那几张纸,第一张上写着离婚协议书几个字。

离婚协议书?慕薇薇迷糊的脑袋瞬间清醒,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如果知道南宫昊最终的目的是这个,她早就配合了。

“薇薇?你还好吗?”南宫昊的语气中带着紧张。

慕薇薇呆滞的转头,木木的笑道。“南宫,我就是头有点晕。”

南宫昊心中一喜,把笔送到她手中诱哄道,“薇薇,签吧,签了你就可以离开叶少辰了。”

慕薇薇拿着笔,暗暗吸一口气,在女方那一栏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南宫昊又抽出最后一张纸指着女方签字处说,“还有这里。”

慕薇薇没有拒绝,写上了自己的大名。

一式三份,全部填完,南宫昊才长长的舒口气将离婚协议书装好,揉揉她的头发说,“好了,乖乖睡觉,其他的事情交给我。”

慕薇薇呆呆的点点头,滑进被子里闭上了眼睛。

这就完了?她还没有认真看那份协议,不过看与不看都无所谓了,反正她会净身出户的,他们叶家的钱,她一分都不想要。

不过,叶少辰会签吗?

按照他的性格,签了才会奇怪吧。

不管了,反正第一步已经踏出去了,只要能离开叶少辰,南宫昊想做什么随他吧。

只是,此时慕薇薇没有想到,她做出的选择仅仅是从虎穴逃出,最后掉进了狼窝而已。

一觉睡起来已是下午,慕薇薇的精神好了很多,烧也退了下去。

南宫昊端着一杯温水走过来,“医生说了,发烧很容易脱水,赶紧再喝点。”

“哦。”慕薇薇伸手端着水杯一口一口喝着,想起那封离婚协议书,叶少辰应该已经看到了吧。

正想着,病房的门“啪”的被推开,刚才念叨着的那个人寒着脸出现在门口。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叶少辰一步步踏进来,冷眸盯着南宫昊,问,“南宫昊,你怎么在这里?”

南宫昊坐在床边没有起身,示威般将慕薇薇挡在他身后,温和的说,“薇薇病了,我来照顾她。”

叶少辰青筋毕露。“慕薇薇是我的妻子,不劳烦你南宫昊照顾。”

南宫昊的脾气被他激起,咄咄逼人的说,“叶少辰,如果不是你,薇薇能变成这个样子吗?你居然还好意思说她是你的妻子?你什么时候把她当过你的妻子?”

“这是我们叶家的事情,轮不到你来多嘴!”叶少辰紧握着拳头,下一秒就有可能揍上去。

南宫昊冷笑,“如果你娶的是别人,我当然不会管,但是你娶得是薇薇,我就不得不管。”

“你让开,我要和她说话。”叶少辰掠过他,看着只露出半个脑袋的慕薇薇。

“不要!我不要看到你,你走。”慕薇薇藏在南宫昊身后,尖声大叫。

叶少辰伸手拉住她的胳膊,将她从南宫昊的身后拽出来,阴狠的瞪着她,“慕薇薇!离婚协议书是你签的?”

慕薇薇拼命的捶打着他的手臂,惊慌失措道,“是我签的,我要和你离婚,叶少辰,你是一个恶魔,我要和你离婚。”

“离婚?然后让你和南宫昊双宿双飞?慕薇薇,你做梦!”

南宫昊掰开他握着的手,再次将慕薇薇挡在身后,“叶少辰,请你离开这里,薇薇不想看到你。”

“你给我闭嘴!”叶少辰怒视南宫昊,“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你有什么立场站在这里说这个话?”

南宫昊的脸色耸耸肩,“好,我不和你争辩这些。不过叶少辰,为了你的面子着想,我建议你还是痛痛快快的签了那封离婚协议书。”

叶少辰也半步不让,“我说了,我不会签的,哪怕慕薇薇死了,她的墓碑上也必须刻着叶少辰亡妻慕薇薇,你想和她在一起,不如下辈子求求月老。”

叶少辰的话像一把淬了毒药的刀刃,让慕薇薇胆战心惊。

“好,那我们就法庭上见。”南宫昊说。

叶少辰陡地轻蔑的一笑,“南宫昊,你这样做你父母同意吗?你觉得他们会让自己儿子娶一个嫁过人的女人?你忘了上次他们是怎么警告你的了?”

“叶少辰,你不要拿我爸妈来压我,我若要执意这么做,他们又能怎样?”南宫昊嘴上很硬,但是心里却有些发虚,他当然知道,父母是坚决不会同意慕薇薇进门的。

可那又如何,他们不同意,他可以带着她远走高飞。

“南宫昊,等你什么时候掌握南宫家实权了再说,现在,请你离开这里。”叶少辰指着病房门口说。

慕薇薇一把抓住南宫昊的胳膊,“不要,南宫你不要走,叶少辰,该走的是你,我不想见到你。”

叶少辰被她的话气的差点口吐鲜血。

南宫昊乘势扣住她的手,挑衅的看着叶少辰说,“你现在看到了?谁才应该留在这里?”

“慕薇薇。你想找死吗?”叶少辰的一双蓝眸中露出浓浓的杀机。

慕薇薇抬头直视着他,“好啊,那你杀了我,反正你都杀了我哥哥,再杀了我就永绝后患了。”

“你……”叶少辰被她气的说不出话来,这个女人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居然帮着外人说话?

南宫昊转过头,亲密的说,“别怕,有我在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慕薇薇依在他肩膀上,胆怯的点点头。

“叶少辰,你看见了,薇薇现在最怕的最不想见到就是你,你何必在这里自讨无趣呢?”南宫昊嘲讽的看着他,手始终没有放开慕薇薇的手。

叶少辰看到交结在一起的双手,被狠狠刺激了一下,拳头直接挥了上去。

“砰——”

南宫昊被打倒在地上,慕薇薇吓得大叫一声。

南宫昊刚要爬起来,叶少辰一脚踩在他的胸膛,厉声警告道,“南宫昊,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说完,转身用手卡住慕薇薇的脖子,盯着她的眼眸说,“别幻想着和我离婚,你这一辈子,生是我叶家的人,死了,也是我叶家的鬼。离开我,你妄想。还有,如果你和这个家伙发生什么的话,我扒了你的皮。”

“啊——”慕薇薇失声尖叫。双手胡乱的打着叶少辰的胳膊。

医生听到呼救,急匆匆赶过来,看到这个场景吓得不敢动弹,叶少辰是什么人,他是清楚的。

好在,叶少辰很快放开了两人,大步离开了病房。

慕薇薇粗声喘着气,拍着小心脏默道,叶少辰,你才是真正的疯子。

南宫昊从地上爬起来,没事人一样擦了嘴角的血丝,安慰慕薇薇,“你还好吗?”

“没事……我没事……”慕薇薇的声音在颤抖,她整个人蜷缩在一起,躺进被窝说,“我要睡一会。你别管我。”

南宫昊还想说什么,被医生制止,拉着他走出来说,“她现在这种情况,适合一个人待着,让她缓会儿。”

南宫昊点头,关上病房门想了想,向走廊尽头走去。

事情不能再拖了,叶少辰一定会想尽逼他离开慕薇薇,所以他要尽快实施他的计划。

“乔心优,出来一下。”

“什么时候?”乔心优正在别墅里指挥女仆换窗帘。

“下午五点,老地方见。”

乔心优看了下时间,现在是下午三点,还有两个小时准备。

“好,我知道了。”

……

路上,叶少辰的新卡宴在飞驰。他心中满满的愤怒无法发泄,油门越踩越狠,眼看就要撞上前面的大卡车,才将脚放在刹车上。

“吱——”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在距离大卡车还有一米的地方,黑色卡宴稳稳的停下来。

头抵着方向盘冷静了片刻,叶少辰拨通了某人的电话。

“南宫先生,好久不见了。”

“哈哈,是叶总太忙了吧,每次商业聚会都见不到你的人。”南宫昊的父亲声音雄厚。

“我今天打这通电话,是想告诉您一件事情。”

“你请说。”

叶少辰冷冷的看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流,冷淡的说,“南宫先生最近有没有关心一下您的儿子在干什么?我提醒您,如果南宫昊再对我的妻子如此感兴趣,我万一做了什么,还请南宫先生见谅。”

“这……这个臭小子。”南宫先生咒骂了一句,连忙道歉说,“叶总,我现在就去找他。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南宫家族在A市也算得上有头有脸,势力和他不相上下,叶少辰不想闹到撕破脸皮的地步。

“交代就不用了,只是我再也不想看到他在我妻子周围打转,如果有下次,我不敢保证我的枪里是不是有子弹。”

南宫先生的语气也严肃了很多,“少辰,我们两家也算是世交,给伯父一个面子,暂时不要伤害昊儿,我会好好教训他的。”

“这样最好,南宫伯父。”叶少辰挂了电话,才继续上路。

南宫昊,你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二世祖,我倒要看看,你如何从我手里抢人。

去约定地点的路上。

南宫昊的电话陡然响起,一看是父亲的,他考虑了片刻,在铃声的最后一刻接通。

“臭小子,你在哪里呢?”南宫先生来势汹汹。

南宫昊语气轻松的说,“爸爸,我在外面呢,怎么了?”

“回来,现在,立刻回来。”

“不行,我现在有重要的事情,我明天回去好吗?”南宫昊拖延道。

现在回去,他只有一个结束,那就是被囚禁在家里。

“你是不是和那个慕薇薇在一起?”南宫先生直接问。

南宫昊立刻否认,“没有,绝对没有,妈妈上次警告过我了,我还怎么会找她呢?”

“你不要骗我,叶少辰的电话都打到我这里了,”南宫先生下最后通牒,“如果今天晚上我看不到你,我就停掉你所有的卡和资金。”

“爸爸,你想停就停吧。”说完,直接摁断了通话。

停卡?你随便停,反正我已经将所有的钱转进了另一个账户中,这些钱足够两个人在国外生活一辈子。

电话再一次响起,南宫昊瞄了一眼,是母亲陈淑桦。

这次他没有接,而是选择了直接关机。

……

叶家别墅。

乔心优为了不引起注意,一个人悄悄的出了别墅。

叶少岩站在阳台上看着她走远的背影。下楼对王管家说,“准备车,我要出去。”

不显眼的黑色轿车一路跟着公交车,到了一个公交站牌处,叶少岩看见乔心优下了车,然后饶了几条街,进了一家咖啡店。

叶少岩看了眼咖啡店的牌子,无声的笑了,天呐,你们两个是有多自信,难道就不换一个地点吗?

乔心优到的时候,南宫昊已经坐在了平时坐的位子上。

“什么事?这么着急?你那边还顺利吗?”乔心优一坐下就直截了当的问。

南宫昊让服务员上了杯咖啡,说,“还不错,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乔心优颇是惊喜,“真的?”

“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了,我会尽快带薇薇离开这里。”南宫昊说到她的名字时,嘴角露出温柔的笑容。

乔心优看到他这副样子,心里对慕薇薇的妒意又多了一分,她到底有什么好,这么多男人围绕着她转。不过很快,最好的男人叶少辰就是自己的了。

“还需要我做什么吗?”乔心优问道。

南宫昊从兜里取出一张黑色的卡扔给她,“这个里面一笔钱,给你的。”

乔心优伸手拿过来,捏在手指上,笑道,“什么?合作费?”

南宫昊翘着腿,斜视着她,“你想多了,我把离婚协议书已经递给叶少辰了,你让他把名字签上,我们的合作才算真的完成。”

“签字?我怎么可能……”乔心优显然对这个任务很难接受,“叶少辰是什么人?他不签字的话,难道我还绑着他签?”

南宫昊冷哼一声,“我不管你采取什么办法,总之,让他签上字,叶少辰和慕薇薇才算是真正的离婚,否则,你永远成不了名义上的叶太太。”

乔心优沉默了片刻,似乎想到了什么好办法,勾唇阴柔的一笑,“好,你带慕薇薇走,我想办法让叶少辰签字。”

南宫昊端起咖啡杯摇摇一敬,“祝我们都能得偿所愿。”

乔心优也端起咖啡,“得偿所愿。”

咖啡店外,叶少岩看着这和谐的一幕。便知道,这两个人又达成了什么协议,但具体是什么呢?

见南宫昊从咖啡店出来,叶少岩打电话通知手下,“阿杰,跟着南宫昊,有特殊情况要及时告诉我。”

“是,老板。”

挂了电话,叶少岩还是有些不放心,直觉告诉他,南宫昊和乔心优这次要一定会做出更出人意料的举动。

想了想,叶少岩给慕薇薇发了条短信,南宫昊和乔心优见面了,似乎要干什么,你要小心谨慎。

过了会儿,慕薇薇的短信回过来,好,我知道。

几秒种后,又过来了一条短信,忘了告诉你,南宫昊上午让我签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叶少辰收到后过来了一趟,刚离开,很生气。

离婚协议书?叶少岩看着这几个字,懵了一下,南宫昊的速度还真够快的,这么看来他和乔心优见面的最大原因,就是和这份离婚协议书有关。

叶家别墅。

叶少辰一回来就进了书房,那份离婚协议书被王叔整理好,放在所有文件的最上面。叶少辰拿过来又看了一遍。

上面写着的离婚理由是,男女双方自结婚后,感情不和,吵架频繁,夫妻感情已经破裂,无法继续生活。

离婚条件上只写了一句话,女方慕薇薇愿净身出户。

哼,好一个净身出户,就算如此,慕薇薇你也休想离开我。

点燃一根火柴,叶少辰将离婚协议书付之一炬。

晚饭过后,叶少岩看他心情不好,拉着他去花园溜达散心,乔心优看到后立刻跑向三楼书房。

试着扭动门锁,居然开了。

乔心优没有犹豫,闪进书房里。

他会把离婚协议书放在哪里呢?

书架上,桌面上,抽屉里,乔心优快速的翻了一遍。什么也没有找到。

到底放在了哪里?

乔心优的视线在书房的每个角落里搜索,猛然看到角落垃圾桶里覆盖着一层灰烬。

他……不会把离婚协议书烧了吧。

想到此,乔心优的脑袋突突突的疼起来,叶少辰这是铁了心不想和慕薇薇离婚。

那还怎么让他签?

楼下客厅响起叶少辰和叶少岩的交谈声,乔心优不敢停留,拉开门悄然离去。

……

医院。

慕薇薇收到叶少岩的短信后,就对南宫昊的各种行为上了心。

就连他送来的晚饭几乎没有动。

“怎么了?不好吃吗?你想吃什么?我再去买点。”南宫昊关心的问。

慕薇薇摇头,“我没有胃口,什么都不想吃。”

南宫昊看了眼加了很多料的汤,亲自为她舀了一碗说,“不想吃饭就喝点汤,什么都不吃晚上饿了怎么办?”

慕薇薇接过碗,勺子在里面搅了又搅,隐隐闻到一股药味,心里一跳,不动声色的问他。“这个汤闻着好像和平时不一样啊。”

南宫昊面不改色的说,“我买的是药膳,里面有加了几味中药,是安神定气的,对睡眠有好处。”

“哦……这样啊,”慕薇薇舀了一小勺在舌尖尝了尝,皱着眉说,“啊,不行,我喝不惯。”然后将汤碗放在了桌子上。

南宫昊不想露馅,只好说,“是吗?不想喝就不喝,我明天再买其他家的。”

趁着他收拾餐桌,慕薇薇连忙去卫生间漱了口。

他居然给自己下药?他想干什么?

不会是把自己药倒,然后……

脑海中浮现那些不可描述的画面,慕薇薇打了个寒颤,他应该没有这么卑鄙吧。

出了卫生间,南宫昊已经将所有的饭盒扔进了垃圾桶,还顺便给她倒了杯温水,打开了电视机。

“有想看的电视节目吗?”南宫昊不断的换着频道,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征兆。

慕薇薇坐在离他最远的沙发上,手里抱着水杯却没有喝一口。

“南宫,天黑了,你回家吧。”慕薇薇开始下逐客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