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慕薇薇消失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昊低头看了看手表说,“才七点多,我再陪你一会。”

呃……

慕薇薇越来越觉得他今天晚上有问题,平常他很少吃了晚饭还留下来的,今天却坐那看电视。

“南宫,我想休息了。”慕薇薇的语气有些冷淡。

南宫昊的眼眸暗了几分,脸上却露出无奈的宠笑,走过轻轻抱了她一下随即放开,“你呀,我想多陪你一会儿都不愿意。好好好,我走还不行吗?”

慕薇薇垂着眼眸没有说话,反正她现在也是个抑郁症患者,情绪不稳定很正常。

南宫昊低头笑道,“生气了?好了,我走我走,记得把水喝了,好好睡一觉,我明天来看你。”

慕薇薇轻声“嗯”了一下。

南宫昊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庞,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后离开。

等他消失在楼道,慕薇薇把门反锁,这才松了口气,接着把那杯水倒进了洗手池。

这天夜里,慕薇薇翻来覆去的睡不踏实,总觉得会有事情发生,就这么折腾了许久,直到深夜一点多,才昏昏沉沉的闭上眼睛。

夜深人静,窗外风声大作,雷声滚动。

反锁的门轻轻动了一下,停了几秒钟后,“吧嗒”一声,门从外面被人打开。

一个黑影悄声走到病床边,抬手轻轻的拂过她的额头,脸颊,鼻梁,最后停在她殷红的双唇上。

慕薇薇本就睡的不安稳,察觉到身边有人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被床边的人吓了一跳,刚要大声喊叫,却被来人捂住了嘴,然后,一阵刺痛,一个针管扎进手臂里。

“呜呜——”慕薇薇拼命的挣扎,用手去抓他的胳膊,却听他在耳边沉声说,“薇薇,是我,别喊别喊,我马上就带你走。”

慕薇薇睁大了眼睛,接着月光看去。南宫昊的脸出现在视线中,带着诡异的笑容。

“呜呜——”慕薇薇怒视中带着惊恐,他要带自己去哪里?

“乖,不要动,马上就好。”

话音刚落,慕薇薇就觉得眼皮沉重,在半空挣扎的那只手也越来越无力。

“一、二、三,睡着。”

南宫昊将针头拔出来扔在地上,轻轻拍了拍慕薇薇的脸,女人没有丝毫反应。

“药效这么快?不过也好,薇薇,好好睡一觉,醒来我们就要开始新的生活了。没有叶少辰,也没有乔心优,只有你和我。”

说完,南宫昊俯身在她唇上亲了亲,为她穿上外套,一把抱起来,出了病房。

走廊里一片安静,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在沉睡,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南宫昊刚出医院,就被守了多时的阿杰看到,看情况不对,阿杰连忙拨通了叶少岩的电话。

因为是深夜,电话响了很久,叶少岩才接起来。

“老板,南宫昊带着慕薇薇从医院出来了。慕薇薇好像昏迷了。”

叶少岩听到这个消息,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跟着他,看他要去哪里,随时汇报他的行踪。”

“好的,老板,他的车启动了,我这就跟上去……”

叶少岩彻底没有了睡意,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他以为南宫昊和乔心优见面,只是为了告诉乔心优,让她想办法搞定叶少辰,没想到南宫昊还藏着一手。

叶少岩在房间来回的走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点点分析,南宫昊要带慕薇薇去哪里?

国内,还是国外?

他一个人不可能开这么长时间的车,也不会去坐火车,因为如果慕薇薇中途醒来就是个不可控因素,最大的可能就是去坐飞机。

此时窗外已是电闪雷鸣,估计等会儿会有大雨,如果这样的话,机场或许会暂时封闭。

不行,不能把希望寄托在老天爷身上。

……

呼啸的夜风里,路上的车辆少的可怜。

南宫昊的车隐在黑夜里,朝着机场的方向快速驶去,十几分钟后,他从后视镜中发现,有一辆车总是不远不近的追着自己的车。

巧合还是特意?

南宫昊嘴角冷笑,想跟踪我?

那就让你们尝尝我的厉害。

车子突然加速,遇上红灯也猛冲过去,后面车里的阿杰见状,知道自己暴露了,也不藏着直接正大光明的跟上去。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瞬间照亮的路面上,两辆车一前一后上演着一场激烈的追击战。

南宫昊油门一直踩到底,突然想起,以前躲避仇家追杀的时候,从前面一条小路逃走过。后面的车咬的太紧,如今,只能再次从那里走了。

快速的在路上拐了几个弯,趁后面的车还没有跟上来,南宫昊猛打方向盘,一头扎进了没有路灯的小路里,然后熄掉车里所有的灯。

后视镜里,一直追着的那辆车“嗖”的闪过,南宫昊得意的笑了。

和我斗,也不看看我是怎么长大的。

南宫昊侧头看了看依旧昏迷的慕薇薇,自言自语的问,“薇薇,你猜后面的人是谁?叶少辰?还是其他觊觎你的男人?”

在黑暗中隐藏了两分钟,车子再次启动。

“啪——”又一道闪电在头顶炸响,紧接落下起了豆大的雨滴,砸在车顶和玻璃上,噼噼啪啪作响。

一场暴雨来袭。

一个小时后,南宫昊的车缓缓靠近机场,远远的,他就听到了机场广播里的通知。

各位旅客,由于雷暴天气影响,所有的航班暂时取消,何时恢复航班,将另行通知。

“我靠!”南宫昊气的在方向盘上拍了一巴掌,老天爷居然这么不给面子。

但很快,他就发现了更加让他不爽的事情。

机场门口的十多个保镖,正在挨个巡查路过的车辆。而这些保镖全都是熟悉的身影。

这不是……爸爸身边的人吗?

爸爸怎么知道自己会来机场?

难道刚刚跟踪自己的那辆车就是爸爸的?

不能再向前,南宫昊立刻调转车头,驶向来的方向。

现在要去哪里呢?

既然父亲知道了,家肯定是回不去了,市里的几处住宅也不能去,那么只能去半山腰的那幢私人别墅了。

那里是他很早之前购置的,但没怎么去住过,平时只有一个管家看家,顺便打扫卫生,父母也不知道,去那里先安置下来,然后再重新谋划。

凌晨时分,南宫昊到达了半山腰的别墅。

“卧室是干净的吗?”南宫昊抱着慕薇薇上楼。问管家。

管家从震惊中晃过神来,连忙说,“干净的干净的,我每天都在打扫。”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南宫昊了,以致于有些反应迟钝。

南宫昊走到二楼卧室,用脚踢开门,管家跟在后面替他按亮灯。

“你下去做点早饭,我没有叫你不要上来。”南宫昊背对着他吩咐。

“是,老板。”管家应了声,关上门的瞬间看到慕薇薇娇美的脸。

她……看起来有几分面熟。

在哪里见过呢?

……

叶家别墅。

东方渐渐发白,叶少岩在焦躁中接到了阿杰的电话。

“怎么样?找到南宫昊了吗?”

半个小时前,阿杰告诉他,南宫昊甩开了他们的车,叶少岩随即下令所有人出去找。

“还没有,到现在没有找到任何痕迹。”

“继续找!”叶少岩的语气中带了几分怒火。

“是,老板。”

叶少岩挂了电话,揉着发酸的眼睛,慕薇薇的电话现在打不通了,南宫昊的手机也关机了。

还能怎么找到他们?顿时想起一个人。

不能再等下去了,多等一分,慕薇薇的危险就多一分。

穿着睡衣,叶少岩大步来到乔心优的卧室门口。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在凌晨寂静的别墅里显得格外刺耳。

“咚咚咚——咚咚咚——”叶少岩手握成拳,在门上使劲的敲着。

里面终于传来乔心优慵懒的语调,“谁呀,来了来了。”

门打开的一瞬间,乔心优有些惊讶,“少岩?”

“南宫昊把慕薇薇藏到哪里去了?”这个时候,叶少岩也懒得和她周旋,直接质问她。

乔心优从迷糊中惊醒,装作一脸吃惊道,“什么南宫昊?我不知道。”

叶少岩一拳砸在门框上,冲她怒吼,“你不要给我装糊涂,昨天你去咖啡馆见了南宫昊,我都看到了。说,南宫昊到底把慕薇薇带到哪里去了?”

乔心优的心砰砰砰的跳起来,她去见南宫昊,叶少岩居然知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乔心优说着就要关门。

叶少岩一脚将门踢开,眼中充斥着血丝。“乔心优,你不要以为你和南宫昊在背后做的那些事情我不知道,你现在最好一五一十的告诉我,南宫昊的行踪。否则,你们背后耍的那些手段,我会全部告诉大哥。”

乔心优从没有见过如此强势的叶少岩,但是此时,她只能硬抗到底,何况她是真的不知道南宫昊在哪里。

“叶少岩,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不认识什么南宫昊,我更不知道他在哪里!”

叶少岩的一腔怒火快要爆发的时候,叶少辰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大清早的,你们两个人吵什么?”

叶少岩知道瞒不下去,转身对他严肃的说,“大哥,大嫂昨天晚上被南宫昊带走了,现在找不到人了。”

叶少辰诧异之后,就是愤怒,很快拨通了慕薇薇主治医生的电话。

“我是叶少辰,慕薇薇在病房吗?”

医生显然还在睡觉,语调有些不耐烦,“她当然在病房啊。”

叶少辰瞬间爆发,“马上去给我看!现在,立刻。”

医生被他吼醒,不敢耽搁,穿上鞋跑到慕薇薇的病房,床上的被子揭开,不过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她……她不在……”医生结结巴巴的说,我的天,病人丢了,这还了得。

“混蛋!”叶少辰挂了电话,回头问叶少岩,“你说慕薇薇被南宫昊带走了?”

叶少岩一脸着急,“是啊,我的人被他甩掉了,大哥,你和南宫昊熟悉,觉得他会去哪里?”

叶少辰冲楼下喊了声“章贺”,听到章贺的回应后,下命令道,“出动所有人去找南宫昊,他名下的所有房产,常去的酒吧酒店,还有宾馆等等,把A市哪怕给我翻透,也要把他找出来。”

“是,少爷。”

亲眼看着章贺离开,叶少辰才转过身来,平静的看着叶少岩说,“到底怎么回事,现在给我说清楚。”

“去客厅。我告诉你所有事。”叶少岩走了两步,回头盯着乔心优,冷冷的说,“你在这里面扮演的角色,还是你自己来说。”

乔心优后退一步,抓着门沿,声音中带着一丝恐惧,“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和我没有关系。”

“你确定,没有关系?”

叶少辰的眼睛在两人之间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乔心优身上,一语定音,“一块吧。”

……

慕薇薇在一片鸟叫声中醒来,睁开眼,陌生的床,陌生的摆设,低头再看,身上还是昨天晚上的睡衣。

起床推开窗户,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将眼前苍翠的青山笼罩在一片雨幕中。

这是哪里?南宫昊呢?

“你醒啦。”

慕薇薇猛地回头,南宫昊站在门口,低眉浅笑,长身玉立,风度翩翩,然而。在慕薇薇眼中,却没有丝毫的吸引力。

“南宫昊,这是哪里?你把我带到这里想干什么?”慕薇薇冷漠地看着他,眼眸中清亮又疏远。

南宫昊走进来,温柔的笑道,“饿了吧,我们先去吃饭吧。”

慕薇薇紧盯着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打算先顺着他来,“你这里有没有女人的衣服,帮我拿一件,我总不能穿着睡衣去吃饭吧。”

“啊——这个是我的失误,你等会儿。我现在就去找。”说完,南宫昊转身出去。慕薇薇重重松口气。

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慕薇薇现在看南宫昊,都带着一种胆怯的心理,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就把自己怎么了。

怎么办?手机定是被留在了医院,这个房间也没有电话。

现在她能做的,就是摸清楚这里的环境,以及南宫昊到底想要干什么。

几分钟后,南宫昊再次出现在门口,手里提着几件新衬衣和几条新裤子。

“薇薇,这个别墅我没怎么住过,也没有女仆,只有我的衣服。你凑合着穿吧。”

“好吧,只能这样了。”慕薇薇把衣服接过来,见南宫昊还站在门口,心里有些发毛,脸上却淡定的说,“你等我一会,我换衣服。”

“好,我在楼下等你。”

南宫昊一走,慕薇薇立刻关上了门,反锁上。

慕薇薇属于高挑身材,穿上南宫昊的衣服并没有多大,裤子都差不多,慕薇薇挑了条最小的。

别墅有三层,格局和叶家差不多,一楼是会客厅以及餐厅等,二楼是卧室,三楼是书房和家庭影院。

因为长久没有住人,整幢房子散发着一股霉味。

慕薇薇顺着旋转楼梯下来,见到了别墅里的第一个陌生人,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穿着件老式衬衣,黑色裤子,面色和善。

“你好,我是这里的管家,我姓唐,你可以叫我唐管家。”

慕薇薇冲他点点头,“唐叔你好。”

唐管家愣了一下,没想到她这么亲切。

“薇薇,来这边。”南宫昊站在餐厅呼唤她,慕薇薇走过去,餐桌上摆着两碗粥,几盘简单的小菜。

“饿了吗?先随便吃一点,等会我让唐管家出去买食材。”南宫昊帮她把凳子拉开,按着她坐下,俯身在她耳边说,“你穿我的衣服,很合适。”

慕薇薇被他的气息烫了耳朵,心里不安的跳起来。

看他坐在了自己对面,慕薇薇才开口说,“南宫,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南宫昊拿起筷子轻描淡写的说,“我本来想带你出国的,可是遇到雷暴天气,就只好把你带到这里了。”

“那你为什么不征求我的意见呢?你就不问一下我愿不愿意?”慕薇薇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平和。

南宫昊直直的盯着她,“因为我知道你不会答应,所以只能强行带你走。”

“好,然后呢?你把我带到这里,难道要关着我一辈子?”慕薇薇紧紧握着手中的筷子,压制着心中的怒火。

南宫昊陡然一笑,“当然不会一辈子,等外面的风声小一点,我就带你离开。世界这么大。我们找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住下来,就只有你和我,这样不是很好吗?”

“不好!”慕薇薇打断他的幻想,“南宫昊,这只是你的想法,我并不想跟你走。”

南宫昊的脸色冷了几分,笑容也一点点消失,“你不是想离开叶少辰吗?我这是在帮你彻底离开他,你为什么不愿意呢?”

“我当然想离开他,但是并不意味着要跟你走?”

南宫昊耐心的说服她,“薇薇,以前我们的关系不是很好吗?你也是喜欢我的,最后是因为我妈妈的原因,我们才被迫分开的,现在我们中间没有任何障碍,你为什么不能跟我走?”

“因为我不爱你。”慕薇薇脱口而出,从头到尾,她都是把他当朋友。

南宫昊坐直了身体,冷着脸说,“没关系,我们的时间还很多,你会再次爱上我的。”

慕薇薇气的浑身发颤,但是她却不能和他撕破脸皮,只好强迫自己吃饭。

只有吃饱了,才能和他斗智斗勇。

气氛极度压抑,两个人默默的吃了会饭,南宫昊提醒她说,“薇薇,你不要想着逃跑,这里处于半山腰,没有车,你两个小时也走不出去,也不要试图跑进山里,那里面可有不少毒蝎猛兽,被任何东西咬一口,你都有可能丢了性命。”

慕薇薇戳着碗中的小米粥,愤愤的说,“我没有那么傻。”

“你如果觉得无聊,三楼有个家庭影院。里面有不少经典电影,你可以去看。还有一间画室,你可以去画画,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在一楼看电视。记住,不要幻想着联系叶少辰,这里没有任何通讯设备。”

慕薇薇听完这一席话,心里的怨念更深了。

他这是要把自己圈养起来的节奏啊。

看来她还是高估了自己。原本想借着南宫昊的力量从叶少辰那里逃出来,现在逃是逃出来了,却掉进了南宫昊这个坑里。

相比起来,她宁愿待在叶少辰的坑里,至少在那里,她还能被动的让哥哥找到自己。

如果南宫昊把自己强制带走了,那哥哥要找到她,就更加困难了。

南宫昊看她表情变幻莫测,促狭地笑道,“薇薇,其实你没有病,一切都是演给叶少辰看的吧。”

慕薇薇也不瞒他,耸耸肩说,“对呀,我就是演的。”

“演技不错,奥斯卡欠你一座小金人。”南宫昊调侃道。

“过奖!”慕薇薇用两个字结束了这次不愉快的谈话。

如今,她除了等叶少岩或者叶少辰来救自己之外,还要自救。

南宫昊说这里没有通讯设备的话,其实不准确,她没有手机,但是唐管家有,南宫昊自己也有。

只要能拿到他们两人其中一支手机,就能获救了。

……

叶家别墅。

客厅里,叶少辰、叶少岩以及乔心优穿着一身睡衣,各据一方。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叶少辰开口问。

叶少岩明白此时不能再瞒着他了,但也不能全盘托出,想了想说,“昨天下午,我在A市逛街,偶然看到乔小姐进了一家咖啡馆,正想和她去打招呼。却发现她对面坐着一个男人,很巧合的是,这个男人我也认识,就是南宫昊。”

乔心优的脸色发白,手指紧攥着裙角,快速的想着应对之策。

“而且,我还看到南宫昊给了她一张卡,似乎让她做什么事情,估计这张卡就放在她的包里,大哥你不妨搜一搜。”

叶少辰阴沉着脸,“王叔,去她房间。”

“是。”

乔心优知道瞒不过去,跑过来跪在叶少辰跟前承认错误。“少辰,我说我全说。是南宫昊逼我的,他昨天下午打电话给我,让我想办法让你签了那份离婚协议书,我不愿意,他就威胁我,我是没有办法才答应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