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叶少岩喜欢慕薇薇/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少辰没有理她,继续问叶少岩,“你接着说。”

“我看这事不对呀,就让人全程盯着南宫昊,没想到凌晨,就看到南宫昊抱着大嫂出了医院,跟了一路,结果被甩了。我找不到人,当然要问问她,据我昨天的调查,这个女人和南宫昊的联系可不少。”

“你血口喷人!”乔心优扭头争辩。

“是吗?那要不要我调出咖啡馆的监控,看看你和南宫昊到底见了多少次面?”

乔心优的脸瞬间变了颜色,她居然忘了这茬事。

这时,王管家下楼来,将一张黑色的卡递给叶少辰,“少爷,找到这张卡,上面印着南宫家特有的标志。”

叶少辰将银行卡拿在手中,当着乔心优的面,手指轻轻一掰,银行卡被折断扔在乔心优脸上。

“你还有什么话说?”叶少辰俯身,冰蓝色的眼眸狠狠的盯着她。

乔心优抓住叶少辰的手,“少辰,你要相信我,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和你在一起,而且我和南宫昊就见了几次面,就是喝咖啡这么简单,没有其他事情……”

“喝咖啡?乔心优,你骗傻子呢?”叶少辰打断她的话,“我还纳闷呢,南宫昊怎么就知道慕薇薇住进医院了,原来我身边有一双他的眼睛。”

乔心优“不是的,我没有说过这件事,南宫家的眼线那么多,他知道也很正常,少辰。你不能冤枉我。”

叶少辰阴冷的一笑,将她的手推开,“乔心优,我上次就说过,让你安分一点,看来你把我的话根本没有听进去。说吧,你到底有多少事瞒着我?”

乔心优眼看就要失去叶少辰的信任,立刻竖起手指发誓,“少辰,我发誓,我和南宫昊见面就只做过这件事,其他的再没有了。如果我说谎,就不得好死。”

叶少辰对她的誓言不屑一顾,嘲讽道,“我这个人,从来不信什么神佛。”

乔心优的眼泪陡然滚落,楚楚可怜,“少辰,那你想让我怎么做?我怎么做你才会相信我?”

叶少辰冷眼看着她,眼眸中没有任何怜悯和同情,“以前你做过什么事情我暂时不想追究,我现在只想知道,南宫昊呢?南宫昊把慕薇薇带到哪里去了?”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他昨天只交代我了这件事,然后说会带慕薇薇离开,没有告诉我去哪里。”乔心优一脸的诚恳。

“你……你为什么昨天不告诉我?”

乔心优哈哈笑了几声,言语中带着疯狂,“少辰,我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南宫昊既然给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我巴不得他带走慕薇薇,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叶少辰扬起的手正要挥下去,低头看到她绝强的眼神,突然就想到那天晚上在酒店里,她也是如此绝强,不肯屈服,于是心一下子就软了。

乔心优敏锐的捕捉到他眼里的那丝不忍,“少辰,少辰,你不爱慕薇薇,慕薇薇也不爱你,你们两个在一起就是一个错误,与其两个人痛苦,为什么不放手呢?”

叶少辰被她话中的几个词语刺的眼皮一跳,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凶狠的说,“什么爱不爱的,我叶少辰字典里没有这个词,还有,就算是没有爱情,她慕薇薇也只能是我叶少辰的妻子,别人想从我手中抢她,那要看我答不答应。”

乔心优的眼中流露出不甘心。“少辰,那我呢?我这么爱你,给了你我最珍贵的东西,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怜爱我?”

叶少辰放开她的下巴,冷漠的说,“乔心优,我对你够仁慈了,如果是别人做了这些事,他已经在我面前消失了。我留你在这里,也是念着当初的一点情分,如今,你已经把我记忆里保留的那点好感消磨殆尽了。现在,带着你的东西滚出这里。”

“不——叶少辰,不能这么对我。”

“大哥,等一下。”叶少岩在旁边看了一场大戏,觉得还不过瘾,应该再加点料。他只要一想到南宫昊带着慕薇薇不知道藏在了哪里,心底就有一股怒火往上冒。

叶少辰皱眉,“少岩,你不要再替她说话了。”

“大哥,我这次不是为她请求,而是想弄清楚更多的事情。”

“还有什么事?”

叶少岩慢慢走到乔心优跟前,蹲下腿直视她,“乔心优,我大嫂过生日,那个生日礼物是谁送的?你被慕天野的手下袭击是真的吗?还有,我大哥在南山山顶差点被杀,是不是你和南宫昊策划好的?”

乔心优没想到叶少岩居然会怀疑这些事情,但是,她不能认,认了,叶少辰就真的会和她恩断义绝。

“你……你在胡说什么,少岩,你不能把这些莫须有的罪名按到我头上。”

“呵呵,你的意思是我诬陷你了?”

“你就是在诬陷我!”乔心优生怕叶少岩再说出什么真相,立刻反击道,“叶少岩,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其实你也是喜欢慕薇薇的吧,所以你才会如此关心她,她不见了第一时间跑来质问我,现在甚至不惜冤枉我来替她扫除障碍。”

叶少岩饶是再好的涵养也忍不住想要打这个女人。

“乔心优,你这张嘴巴实在是恶毒,任何事情到了你嘴里都会变得丑恶不堪。”

乔心优知道他被自己说中心事,狠咬住这一点不放,“少辰,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这个弟弟他真的……”

“住口!”一声爆喝打断她的话,“乔心优,事到如今,你居然还要挑拨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

叶少辰听了叶少岩的话,才觉得以前的事情都有问题,但现在,如果把这些事情都和南宫昊、乔心优联系在一起,又觉得合情合理。

“少辰,我说的都是真的。”

“乔心优,少岩刚刚说的那些事情,是你做的吗?”叶少辰厉声问。

乔心优梗着脖子狡辩,“不是我,我没有做过。”

叶少辰气的在客厅里走了几步,最后说,“好,我叶少辰不冤枉好人,但是也决不会放过一个欺骗我的人,这件事到底真相如何,等找到慕薇薇,找到南宫昊,我们再一起算算总账。”

说完,叶少辰转身上了二楼,一大早了衣服没有换,水没有喝一口,却快要被气炸了。

客厅里剩下叶少岩和乔心优二人。

乔心优从地上起来,拍拍睡裙上看不见的灰尘,横眼看着叶少岩,“叶少岩,看来你要站在慕薇薇那一边了?要和我撕破脸皮吗?”

叶少岩不屑的笑道,“乔心优,你有什么资格值得我帮?不妨告诉你,我以前说什么考虑考虑,其实只是在耍你而已。如果和你这种人站在同一个条船上,我怕会被自己恶心死。”

“叶少岩!”乔心优恼羞成怒,但几秒种后就变了态度,佞笑着看他,“我没有说错吧,你是喜欢慕薇薇的。”

叶少岩耸耸肩,坦白道,“对啊,我是喜欢她,只可惜,你现在的话,我大哥他不信。”

“哈哈哈……”自己的猜想被证实,乔心优大笑起来,笑到眼泪快掉下来了才接着说,“我真是看不懂你,你既然喜欢她,为什么不能和我合作?我们各取所需岂不是刚好?”

叶少岩用一种悲悯可怜的目光看着她说,“乔心优,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大哥,其实,你喜欢的只是他的外表,财富,还有地位,如果有一天我大哥失去这一切,你还喜欢他吗?”

看她不说话,叶少岩继续说,“喜欢一个人,就要让她开心,幸福,能拥有她这当然非常好。但如果不能,我会默默的为她祝福,这是我对喜欢的理解。哈……我真是傻瓜,为什么要对着心中毫无感情的人谈论如此纯洁的话题?”

说完,叶少岩活动活动四肢,向二楼走去。

他表面看似平静如水,心里却早就着急的像兔子一样上蹿下跳了。

南宫昊到底能把慕薇薇带到哪里去?

闹哄哄的早晨结束后,叶少辰开车出了门,他在家里根本坐不住,一想到南宫昊会对慕薇薇做些什么,他就恨不得将那个家伙大卸八块。

怎么就结交了这么一个朋友?

医院。

主治医生战战兢兢地将一个针管和手机放在他面前,抱歉的说,“这是在慕薇薇房间发现的,经过化验,里面是高浓度的麻药,只需要一点点,就可能让人沉睡好几个小时。”

叶少辰盯着小小的针管,压制着自己的脾气。沉声问,“你们昨天晚上就没有值班人员吗?”

“有是有,但平时都没有多少事,所以……”

“所以,就可以睡大觉是吗?”叶少辰真相把这个针管插到医生的胳膊里,“我给你们医院交了那么多钱,你们却把人给我丢了。我告诉你们,如果找不到我妻子,你们医院就等着收我的律师函吧。”

叶少辰拿起慕薇薇的手机离开医院。

手机已经没电了,白色的手机壳后面贴着一个可爱的维尼小熊。

能去哪里呢?

叶少辰坐在车里快速的思考,如果他是南宫昊,知道这么多人在找他,一定会找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藏着。

所以,他应该不会在南宫家的那些房产里,如果在,南宫先生的电话早就打过来了。

酒店或者宾馆呢?

虽然叶少辰直觉他应该也不在,但是万一呢?找一下总比不找强。

此时,叶少辰手下的所有人,以及南宫家的所有人都在全城搜索南宫昊的踪影,从早上到晚上,没有一点信息。

叶少辰纳闷了,两个大活人,难道长了翅膀飞了?

……

半山腰别墅。

南宫昊从钱夹里取出一叠钱给唐叔,“去超市多购置点食物。”

这样就算不出门,也能在别墅待好几天。

慕薇薇在二楼看见后,跑下来说,“唐叔,你帮我买几包女性用品,如果能买几件衣服就更好了。”

唐叔脸露尴尬,衣服还好说,女性用品?他一个老头子怎么去买?

“薇薇,你不要难为唐叔,我看你穿我的衣服就挺好的,”南宫昊柔声说,“还有,我们在这里待不了几天。”

慕薇薇一听不高兴了,嘟着嘴说,“好啊,穿你得衣服我可以接受,但是我大姨妈马上就要来了,你说,我怎么办?”

大姨妈?南宫昊扶额,女人为什么会这么麻烦?

“唐叔,那个,你就帮她买几包……”南宫昊怎么说也是男人,遇到这种话题也颇有些尴尬。

慕薇薇看他同意,让唐叔等等,她去写张条子。

“有必要吗?”南宫昊蹙眉。

慕薇薇一边写一边说,“哼,你一个大男人不懂,我怕唐叔到哪看花眼,我写张条子给他,他到时候给售货员看,人家就直接拿东西给他了。省时省力嘛。”

唐叔一听,这个办法不错,还省去了很多尴尬。

“唐叔,给你。”

唐叔伸手去接,却被南宫昊结了胡,他认真看了看,上面除了写着什么日用夜用,丝薄之类的用语,确定没有其他的信息才将纸条给唐管家。

慕薇薇看他这样,心里不由的讥笑,还怕自己传递信息逃跑?幼稚!就算要传递信息,也不给唐管家啊。

“唐管家,早去早回。回来的时候注意一下,不要被人跟踪。”南宫昊叮嘱道。

唐管家呵呵一笑,“老板,我一个小老头,没有人会注意我的。”

目送唐管家开着破破旧旧的奥拓离开别墅,南宫昊深情的看着慕薇薇,有些不怀好意的说,“现在这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你说,我们干点什么好呢?”

慕薇薇不动声色的远离他,假装平淡的说,“我要发挥我的优势,把你那几件衣服改改,你不要来打扰我。”

南宫昊显然不放放过这个独处的机会,上前一步拉住她的手,“薇薇,我想去三楼看电影,我们一起啊。”

看电影?一男一女,里面黑漆漆一片,再加上这个男的还带着点小心思,万一他动手动脚的,她跑都跑不及,这样的电影怎么能看?

“不要,我现在对看电影没有一点兴趣。”慕薇薇挣开他的手,警惕的看着他,“南宫昊,如果你想让我跟你走,最好不要强迫我,否则,我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南宫昊了解她的性格,反正也不急在这一时,两天后,只要离开这里,他想做什么还怕没有机会?

“好好,你去忙你的,我不打扰你。”南宫昊无奈地看着她上楼,独自一人站在别墅门口,望着满目苍翠,掏出了手机。

“你们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他问。

“老板,你放心,事情一切顺利,后天你就可以安全离开A市。”

南宫昊似乎很不满意这个时间。“明天能走吗?多待一天就多一份危险。”

“老板……这个,我尽量安排,但是不能保证。”

“好,你快一点,现在外面情况如何?”

“老爷和叶家的人现在满城的找你,你千万不要现身。”

南宫昊冷淡一笑,“就算他们把A市翻个遍,也找不到我,事情办完了给我电话,这次一定要万无一失知道吗?”

“知道了。”

叶少辰,既然你不懂得珍惜慕薇薇,那么,就让我来照顾她。

这次,我一定不会把她让给你的。

就算你不签离婚协议书那又如何?

到了国外,你人都找不到,那一纸证书又算的了什么?

卧室。

慕薇薇拿着剪刀在房间里踱步,她刚刚偷听到他的讲话,南宫昊安排明天就离开A市,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

可是,她该怎么才能传递出去信息呢?

傍晚的时候,唐管家回来了,南宫昊在三楼看电影。

东西太多,慕薇薇就帮着他从车里拿下来,顺便找出了让唐管家买的卫生巾。

“唐叔,真是给你添麻烦了。”慕薇薇不好意思的说。

唐管家笑着说了声没事,提着两大包东西向厨房走去。

慕薇薇眼尖的看到,他的手机就静悄悄的放在裤兜里,一晃一晃,她看的手都痒了。眼睛转了一个圈,慕薇薇想到一个好办法。

“唐叔,太重了,我来帮你提。”慕薇薇一边说着上去就帮忙。

“不用,我提得动。”

“反正我也没事,来来来,我帮你。”慕薇薇硬是从他手中拿过一个大大的塑料袋,走到一个台阶处的时候。慕薇薇一不小心被勾绊了一下,“啪——”整个人摔在地上,一大包东西随之落地,滚得到处都是。

唐管家一看,连忙过来帮她,嘴上关心的说,“怎么样,没摔着吧。”

慕薇薇穿着长裤不知道膝盖破了没,手上倒是一片红,“没事,就是给你没帮忙,还添麻烦了。”

唐管家松口气,“这有什么?你人没事就好,你坐着我拾掇就好。”然后就蹲下捡掉出来的东西,手机就在眼前,慕薇薇心一横,趁着他不注意,敏捷的将手机抽出来,塞进了宽大的袖子里。

“唐叔,那我就先上去了,看看膝盖破没破。”慕薇薇第一次做这种事,心脏跳的都快爆掉了。

唐管家收拾着东西说,“去吧,要是破了我这有创可贴,记得下来拿。”

“好的。”慕薇薇从地上起来,快速的上楼进了房间,将门反锁上。

“我的妈呀,吓死了吓死了。”慕薇薇拍着自己的小心脏,还不等缓口气,就赶紧掏出手机。

唐管家的手机是几年前的键盘老式手机,没有触屏密码锁。

叶少岩的手机号码是多少来着?

天呐,她怎么记得不太清楚?

还有叶少辰的电话,就连别墅的座机,她也没有刻意记过。

蠢货,早知道有这么一天,就应该把他们的电话印在大脑里。

等等……不是有自己的电话吗?叶少辰应该会去医院把自己的电话拿走吧。

不管了。发了再说。

先输入自己的电话号码。

接着写短信,我是慕薇薇,我被南宫昊带来了不知道是哪里的别墅,好像是在半山腰,外面全是山,快来救我,他明天要带我走。这是管家的电话,我偷来的,请不要回电,以免打草惊蛇。

许久没有用键盘打字,再加上紧张手抖,慕薇薇的这段话打的又费力又费时,不停的出现错别字,她又不停的删,好不容易发出去了,又担心叶少辰没有拿自己的手机怎么办?

为了保险起见,慕薇薇努力回想了一下叶少辰和叶少岩的手机号,也不管对错。把刚才那条短信复制粘贴了一遍,又往后面加了一句话。

如果你认识叶少辰,请帮我告诉他,让他尽快来找我,我是他的妻子。

发完这几条短信,慕薇薇删除了所有的短信记录。

握着手机,一个念头猛地跳出来,要不要打110报警?

不,不能打。

她说现在不清楚具体、位置,万一警察打回来,电话又被唐管家接到,南宫昊肯定要带着她转移,那她今天这手机就白偷了。

做完事情,慕薇薇不敢耽搁太久,溜回厨房,唐管家在做晚饭,丝毫没有发现手机被偷。慕薇薇走上去站在他身边,亲切的问。“唐叔,晚上吃什么?”

一天接触下来,唐管家对这个女孩印象很好,没有架子,待人也和蔼。

他边笑眯眯的切着土豆丝,边说,“我电饭煲里熬了粥,再炒几个小菜,呵呵,我厨艺不是很好,你和老板凑合着吃,对了,你的腿没事吧。”

慕薇薇趁他说话,将手机悄无声息的放进他裤子的兜里,松了口气说,“就是红了,没蹭破皮。唐叔,需要我帮忙干什么吗?”

“不用不用……”

“薇薇——”

唐管家的话才说了一半,南宫昊就出现在了厨房门口,慕薇薇的心猛的提了起来。

刚刚的动作,他有没有看到?

“什么事?”慕薇薇面无表情的回头,双手背在身后,紧紧握住。

南宫昊走进来搂住她的肩膀,将她带出厨房,“做饭这些事情,不需要你动手,我不想让你这么累,唐管家一个人可以的。”

慕薇薇的手渐渐松开。

“我怕他忙不过来嘛。”慕薇薇舒缓着心里的进展,说起以前的事情,“我在叶家的时候,帮秦妈做过一段时间的饭,厨艺还可以。”

南宫昊宠溺的揉揉她的头发,低头盯着她的眼眸,笑的高深莫测,“我啊,我怕你和唐管家套近乎。让他帮你做事。”

慕薇薇心脏又快速的跳起来,脸上却摆出一副冷漠,“南宫昊,你疑心病也太重了。我帮唐叔只是出于好心而已。”

南宫昊双手将她圈在怀中,捏了下她的小鼻子,“薇薇,我真怕你跑掉。”

乔心优冷笑,“南宫昊,我就是想跑,你也要给我机会呀。”

“不,我不会给你机会的。”说完,南宫昊低头想要亲她,却被慕薇薇用手死死的挡住。

“南宫昊,你答应我,不用强的。”慕薇薇怒叱他。

南宫昊双眸紧锁住她,张口将她的手指含在牙齿间,狠狠的咬了一下,解气后才松开口。语气颇有几分气急败坏,“薇薇,我迟早吃了你。”

慕薇薇挣脱开他的怀抱,看了眼快要被咬出血的手指,气呼呼的说,“南宫昊,你是属狗的吗?”

“不是,我是属虎的。”南宫昊一本正经的回应她。

慕薇薇直接无语,转身上楼,“饭熟了叫我。”

现在南宫昊是危险体质,她打也打不过,万一他用强的话,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只能远离。

只是,夜晚如此长,她要如何安全度过?

老天爷保佑,短信一定要被收到。

慕薇薇就想不通了,她上辈子到了作了什么孽。这辈子遇到的男人,不是渣男,就是变态。

而且一个比一个严重。

一个人除外,那就是叶少岩。

他是这群变态中的一股清流,她有时在想,叶少辰何德何能居然会有这么好的弟弟,完全和他不是一个妈生的呀。

吃完饭,慕薇薇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并且再三确认房门是否反锁。

然后,她搬了一张椅子坐在了门背后,手边放着白天用来裁衣服的剪刀。

这一夜,真的是太长太长,如同父母车祸去世的那一夜,难以入眠,只能看着黑夜发呆。

慕薇薇靠在墙上,回想着这一路来发生的事情。

没有手机,没有手表,她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门口顿时响起了缓慢的脚步声……

昏昏沉沉中,她瞬间惊醒,眼睛盯着门锁,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脚步声在门口停住,透过门缝,灯光将黑色的阴影打在地上,慕薇薇觉得自己心里有一块地方被这块黑影彻底覆盖。

“咔嚓——”门锁轻轻的动了一下。

慕薇薇用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生怕自己吓得喊出声来,另一只手则不自觉的握紧了剪刀。

“咔嚓——”门锁又动了一下。

这时,来人似乎发觉门被反锁了,停住了动作。

“呵呵……”

门外传来一声轻笑,慕薇薇紧张到极点,她听出来这是南宫昊的声音。

南宫昊在外面站了好一会儿,才离开,随着门缝里黑影的消失,慕薇薇快要跳出来的那颗心脏,也缓缓回到胸腔。

而握剪刀的那只手,已经印出了深深的痕迹。

这个变态。幸亏自己把门反锁了,否则还不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事情。

其实,如果南宫昊要硬闯,这扇门根本挡不住他,不过,在他内心深处还是在乎慕薇薇的,尽管身体对她的渴望达到了极点,但为了不让她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他可以忍。

怕他去而复返,慕薇薇没有离开门口,直到后半夜,她实在扛不住了,才靠在椅子上睡去。

……

这一夜,难以入眠的还有叶少辰。

找了一整天,A市快要被翻遍了,没有南宫昊和慕薇薇半点信息,公安局的监控都看了,没有找到南宫昊的车。

至于那部被慕薇薇念念不忘的手机,正安静的躺在她的房间里睡觉,叶少辰也没有想给它充电的意思。

自从慕薇薇烧了叶少辰的房间后,叶少辰就住进了她的房间。

靠在床头,一根烟在指尖徐徐燃烧,偶尔放进口中深深吸一口,很快,地上就扔了一层烟头。

叶少辰在心里仔细盘算,到底忽略哪些地方?

没有理由他就凭空消失了,连南宫家都找不到他。

难到已经出了A市?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叶少辰就否定了。

机场,火车,公路,所有的出行方式都有他们的人在严查,一只苍蝇也飞不过去。

按照南宫昊的冒险性格,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所以,他一定在A市,或许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可是为什么就是找不到呢?

东边渐渐发白,叶少辰用修长的手指搓了搓脸,抖掉身上的烟灰,走进浴室洗澡。

今天,必须要找到南宫昊,他有直觉,南宫昊今天会带着慕薇薇离开A市。

草草的吃完早饭,叶少辰正要出门,王管家跑了进来,“少爷,有个年轻男人在门口说要见你。”

“叫什么?”叶少辰的眼眶深邃,一脸憔悴的样子。

“他只说他姓李,”说到这王管家顿了顿,看乔心优望向这边,谨慎地踮起脚在叶少辰耳边说,“他说有少奶奶的消息。”

叶少辰大吃一惊,对王管家说,“带我去看看。”

姓李的年轻人站在别墅的大门处。旁边放在一辆自行车。他穿着衬衣牛仔裤,一双白球鞋,戴一幅黑框眼镜,身上还背着一个双肩包,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一看就是学生。

“你好,我就是叶少辰,是你找我吗?”叶少辰很客气的伸出手和他握了握。

“对,是我找你,你认识慕薇薇吗?”李同学开门见山的问。

叶少辰点头,“当然,她是我的妻子。”

“哦,那就对了。”说着,李同学从包里掏出手机点了几下,递给叶少辰说,“你看看吧,她把短信发到我手机上了。”

叶少辰狐疑地接过手机,看到了昨天慕薇薇发出的那条求救短信,看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心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打了一下。

她在等他去救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