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如果死,就拉着她陪葬/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说,明天南宫昊要带她离开。而她说的明天,就是今天。

看来她是没有记住他的电话号码,病急乱投医,随便发了一条短信。

好在,这条短信他看到了。

“你……你昨天收到这条信息的时候,为什么不来找我?”叶少辰的嗓子有些哑,不知道是心理原因,还是一夜未睡的缘故。

李同学耸耸肩,说的理所当然,“我以为这是一条诈骗短信就没管啊。但是想了一夜,上面也没有说让我打钱之类的,就觉得万一是真的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所以在网上查了一下你的信息,你的妻子果然叫慕薇薇,我看信息都对的上就一大早来找你了。”

叶少辰看着男生纯净的眼神,诚恳的说,“谢谢你,我确实正在找她。”

李同学指着上面的电话号码说,“那你赶紧把上面的电话记下来,我还要回去上课呢。”

叶少辰对数字过目不忘,又把那条短信转发到自己号码上,把手机还给李同学,“非常感谢,请问你在哪个学校,我要如何感谢你呢?”

李同学把手机装进包包,咧嘴一笑,“我都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我来找你可不是要什么报酬的。不过你实在要谢呢,我今年大三啦,暑假我想去你们公司实习可以吗?”

叶少辰畅然一笑。“当然可以,我非常欢迎。”

“那就说定啦,我有了你的号码,到时候给你打电话。拜拜——”说完,李同学骑着自行车呼啸而去。

叶少辰大步向别墅走去,吩咐王管家,“让章贺马上来书房见我。”

“是,少爷。”

几分钟后,书房里,手机放在桌子上。

叶少辰快速的踱步,“章贺,你立刻找人去查这个电话号码,最好找技术高手,定位出这个号码在哪里,一定要快。”

“是,我现在就去。”

叶少岩双手抱在胸前,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半山腰的别墅?

A市是四面环山的地理环境,半山腰的别墅不说有上百幢,七八十总是有的,不可能一幢一幢去查,太浪费时间了。

“你有什么想法?”叶少辰问他。

“大嫂给出的位置很模糊了,而且A市山里的别墅太多了,”叶少岩的话顿了顿,抬头看叶少辰,“大哥,你再好好想想,南宫昊以前有没有对你说过,买别墅之类的话,我怀疑这幢别墅并没有在他名下。”

叶少辰在房间里转了几个圈,还是没有什么头绪,“没有,他没有提过。”

两个人正在发愁,章贺来了电话。

“怎么样?”叶少辰焦急的问,顺便按下了免提键。

“老板,那个电话的机主姓唐,叫唐正德,今年五十六岁,妻子早年去世,有一个女儿在加拿大定居了,在哪里工作还在查,技术人员说,要尽快找到地址最好的办法就是这个号码处于通话状态。”

通话状态?唐正德,有一个女儿……

“我有办法了。”叶少岩眼睛亮起来,对电话那头说,“章贺,你把立刻技术人员带过来。”

“好的。”

挂了电话,叶少辰有些不解的问。“你有什么办法?”

叶少岩自信的笑了笑,“我们这样……”

简单的说了一遍自己的计划,叶少辰很是欣慰的看着他,感慨道,“少岩,你真的长大了。”

“大哥,夸奖的话等救出大嫂再说。”

为了保险起见,叶少岩借来秦妈的手机。

十几分钟后,章贺带着一个电脑黑客匆匆进了书房。

站在二楼的乔心优看到后,蹑手蹑脚来到三楼,耳朵紧贴在书房门上,可是除了悉悉索索的声音,没有听到人说话。

“乔小姐。”王管家冷冰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乔心优吓了一跳,但很快收敛表情,浅笑着转身说,“王叔。”

“乔小姐在这里干什么?”王管家的态度很冷淡,自从他知道乔心优做了那么多坏事后,对她的印象直线下降。

“我……我想来问问少辰要不要喝水。”乔心优编了个蹩脚的借口。

“少爷想喝水的话,自然会叫我的。”王管家侧身做出一个请的姿势,“还有,少爷有命令,没有他的允许,外人禁止来书房,乔小姐请离开这里。”

乔心优眼底爬过一丝恨意,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心里却在暗道,等我当上这里的女主人,一定要把这个老家伙赶出去!

乔心优刚离开,书房的门开了,叶少辰的脸出现在门里,“出什么事情了?”

王管家没有隐瞒的说,“乔小姐刚刚站在这里,被我请走了。”

叶少辰的眼眸暗了几分,咬牙说,“王叔,你站在这里,谁也不能靠近。”

“明白,少爷。”

书房。

设备调试完成后,男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冷淡的说,“可以开始了。”

叶少岩深吸一口气,用秦妈的手机拨打了唐正德的电话。

“嘟——嘟——嘟——”铃声响了四五次,终于被接通。

电脑定位系统在快速的变化。

“喂?”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通过话筒传过来。

叶少岩捏着嗓子说,“请问是唐正德先生吗?”

“对啊,你谁呀。”

“你好,我这里是快递公司,您有一份来自国外的快递,但是上面的地址被雨水浸湿了不是很清楚,您能说一下您的具体地址吗?我们好帮您送过去。”为了拖延时间,叶少岩的语调比平时慢了半拍,但说的很顺溜,一点都听不出是编造的。

书房里的四个人都屏气凝神,只听到黑客手中鼠标点击的声音。

绿色圆圈的范围在一点点缩小。

“快递?是从哪里递来的?”唐管家的语气中带着惊讶。

叶少岩一本正经的说,“是从加拿大过来的。”

“哦~”唐管家小声的自言自语道,“女儿以前没给我递过东西呀……那个,我这里比较远,你们过来也找不到,我去你们那边取吧,你说一下地址。”

“这样啊……”叶少岩看着提前准备好的快递地址,照着念,“好的,唐先生你用笔记一下,我们这里是渭城区常青路228号。”

这个坐标的所在地确实是一家快递公司。

“你等一下,我找支笔,”接着那边传来脚步声,几秒种后说,“你能再说一遍吗?”

叶少岩的语调又慢了几个调,“我们这里是,渭城区常青路228号。记下了吗?”

“记住了记住了,谢谢啊,”

叶少岩瞄了眼电脑屏幕,定位的范围还是有些大,于是继续说,“唐先生,如果你找不到的话,可以打我的电话。”

“哦,好的。”说完,唐管家就要挂电话。

“那个,唐先生,您打算什么时候来取呢?因为我们这边快递比较多,要分门别类。”

“我今天没有时间,明后天吧。”唐管家说完,电话那头远远的传来了一个男声,“唐管家,谁的电话?”

叶少岩和叶少辰惊讶的对视一眼,这个声音是南宫昊。

“是快递公司……”这几字说完后,电话就挂断了。

电脑定位也随之中断,叶少辰问,“找出地址了吗?”

黑客男子指着电脑屏幕的圆点说,“现在只能看到信号在A市西山这处,直径大概有五百多米。如果通话再能持续半分钟,我就能定位出准确的地址。”

叶少辰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绿色范围,对章贺说,“让我们的人去这里,西山人烟稀少,别墅也不多,找起来很容易。速度一定要快。”

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多,南宫昊的直觉很敏锐,万一发现什么端倪就糟了。

“是。”

……

半山腰的私人别墅。

南宫昊对唐管家的那通电话并没有怀疑,问了一句后就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太阳从东边爬到了头顶,慕薇薇越来越着急,她刚刚听到南宫昊又联系了一遍手下,行程似乎快要订下来了。

难道那两条短信真的石沉大海了?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

要想直接和叶少辰联系上,就要拿到南宫昊的电话,他的手机里一定存着叶少辰的号码,这样她就可以直接给叶少辰发坐标定位。

可是,怎么样才能拿到南宫昊的手机呢?

慕薇薇头快要想破了,这时听到南宫昊在楼下喊,“薇薇,吃饭了。”

吃饭吃饭。整天就知道吃饭,她现在哪里有心思吃饭?

压抑着心里的焦躁,慕薇薇慢慢腾腾的来到餐厅,唐管家的手艺真的很一般,不过慕薇薇不是挑嘴的人,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好。

南宫昊看起来心情不错,给慕薇薇不时的夹菜。

“南宫昊,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慕薇薇忍不住问。

南宫昊勾唇浅笑,“问这个想干嘛?”

“做好思想准备,万一不适应怎么办?”慕薇薇赌气说。

南宫昊放下筷子,捏捏她的脸颊,宠溺的说,“放心,我带你去的地方能有多差?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慕薇薇瞪了他一眼,目光移开时看到他衣服口袋里的手机。

唐管家端着个汤碗走过来,上面还冒着热气,慕薇薇突然计上心头,等唐管家刚走到两人中间,慕薇薇不动声色的伸出了一只脚。

“哎呦——”唐管家被绊了一下,身子向前一顷,碗里的汤猛地洒了出来,倒了南宫昊一腿……

“啊——”汤是刚出锅的,热气腾腾,溅在皮肤上的滋味可想而知。

南宫昊从椅子上跳出来,疼的龇牙咧嘴的没有了平时的风度。

“唐管家,你是怎么做事的?”

唐管家一脸的不知所措,把汤碗勉强放在桌上,连忙躬身道歉,“对不起老板,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

慕薇薇假装关心的说,“你别骂唐叔了,赶紧去用凉水冲冲,万一烫伤了就不好了。”

南宫昊愤怒的看了唐管家一眼,拎着裤腿大步上了二楼。

唐管家转过身来正要问慕薇薇什么意思,却见她抱歉的双手合十求饶,然后跟着南宫昊也上了楼。

这小丫头到底想干什么?分明是她故意使绊子。

叶家别墅。

章贺那边终于传来了好消息。

“老板,找到南宫昊的别墅了,我给你发地址。”

叶少辰从椅子上猛地起身,拿着电话边走边说,“好,堵住所有路口,我们马上就到。”

叶少岩听到他的话,立刻跟上去,吩咐管家,“王叔,快去准备车。”

王管家也兴奋了,跑着下楼。“好好好。”

来到书房,叶少辰从柜子里拿出两把枪,装满子弹别在腰间。

“大哥,我和你一起去。”叶少岩站在门口,表情冷静而坚决。

叶少辰深深的看着他,“少岩,我不想你冒险。”

“大哥,我也怕你出事,我必须去。”

叶少辰沉默了片刻,又取出一把枪扔给他,“照顾好自己,记住,一切有我,不要强出头。”

“知道。”

兄弟二人下楼,黑色卡宴已在门口等待。

乔心优远远看到二人出去,快速的跑进房间,用手机给南宫昊发短信:叶少辰已经找到你的住处,赶快转移。

这边,慕薇薇趴在南宫昊的门口听了会儿,慢慢的推开了门,门旁边就是浴室,里面传来唰唰唰的水声,在往进走,床上堆着他脱下来的衣服。

慕薇薇麻利的从衣服里翻出手机,傻眼了,手机有密码。

贱人!

慕薇薇凝眉想了想,从钱夹里掏出身份证,输入他的生日,显示密码错误。

会是什么呢?

慕薇薇一边瞄着浴室的方向,一边焦急的想,等等,会是自己的生日吗?

不管了试试再说。

0623!!!

靠!居然解开了!

慕薇薇兴奋的差点叫出来。

手机解锁的瞬间,“叮咚”进来一条短信,点开一看,是乔心优发来的。

读完短信,慕薇薇激动的手都颤抖了。

叶少辰来找她了?

那就不用给他打电话了?

想了三秒,慕薇薇删了乔心优发来的这条短信。

这绝对不能让南宫昊知道。

然后,她将乔心优的电话号码拉入了黑名单。

乔心优在房间着急的等待了好一会儿,南宫昊还是没有回信。

不会出什么差池了吧。

不能再等下去了,万一这个家伙靠不住怎么办?

想到这,乔心优提着包包冲下楼,趁王管家不注意溜进车库,开出一辆车追着黑色卡宴而去。

浴室的水声骤停,慕薇薇慌忙把手机装进他刚刚的衣服口袋,起身往外跑去,快到门口的时候,男人从浴室出来挡住了她的去路。

南宫昊赤果着上身,下面松松垮垮的系着一条浴巾。

看到慕薇薇后。他稍稍惊讶了一下,“薇薇,你怎么来了?”

慕薇薇看着门口想冲出去,敷衍道,“我来看看你腿怎么样,看来没事,我先走了。”

说完,擦着墙边想出去,却被南宫昊一把捞住。

“南宫昊,你放开我。”

慕薇薇捶打着他结实的肩膀,可是这个力道对南宫昊来说,简直就是挠痒痒。

“薇薇,你来都来了,不如检查一下我的伤势?”南宫昊把她压在怀中,在她耳边吐气。

“不用,不用检查。”慕薇薇撇着头,想要躲开他的唇,可是空间就这么小,她能躲到那里去?

“薇薇,你今天逃不掉了。”南宫昊抱着她的腰,让她双脚凌空,一步步向床走去。

慕薇薇双脚乱踢,却不想将他围在腰间的浴巾踢掉了,南宫昊这下彻底裸着了。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慕薇薇全方位的诠释了这一点。

“嘿嘿,薇薇,没想到你这么着急,”南宫昊用脚将浴巾一勾,踢到墙角边。

慕薇薇慌了,“南宫昊,你说过,不强迫我的。你放开我。”

“这是你说的,我可没有答应。”南宫昊说着低头吻在她的脖子上。

“南宫昊,别让我恨你。”慕薇薇大声呵斥道。

南宫昊将她扔在床上,压上去,开始解她的纽扣,“想恨就恨吧,总有一天你会把这种恨变成爱的。”

慕薇薇双脚踢在他的腰间,用力将他蹬开,可还没有起身,就被他再次压住。

他的眼眸中升起了浓浓的情、欲,像炙热的火山快要喷发出来,“你知道吗?当你第一次穿上我的衬衣,我就想把它脱下来。”

“南宫昊,你这个混蛋!”慕薇薇用手掰着他的手指,可是效果堪微,很快,慕薇薇的衬衣就被他解开,雪白的肌、肤果露在他面前……

“南宫昊,拉开你的脏手!”慕薇薇受了刺激,胡乱的喊叫。

“薇薇,省省力气,我怕你等会儿没力气了,那就不好玩了。”说完,南宫昊埋在她胸前啃咬。

“南宫昊,你他妈给我滚开!”慕薇薇感受到一股恶心的触感在胸前徘徊,她想推开他,可是她的双手被他握住,双腿被他压住,根本动弹不得。

“薇薇……我真的好爱你……”南宫昊的唇从脖子吻上来,噙住了她咄咄逼人的红唇。慕薇薇死死咬着牙齿不让他进来。

南宫昊在她唇边研磨了一会儿,终于放开了她的唇,直起身开始解她的皮带……

慕薇薇惊慌之下。余光看到床边的桌子上放着一只酒杯,慕薇薇伸手抓住在桌边砸碎,然后抵在自己脖子上。

“南宫昊,住手!”慕薇薇冲他吼道。

南宫昊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刚抬起头,见慕薇薇用玻璃残片架在脖子上,手中的动作顿住。

“薇薇,你……”南宫昊睁大了眼睛,眼中全是不可置信,“你就这么讨厌我?”

“是,我讨厌你,讨厌你不顾我的意愿把我带过来,讨厌你对我做的一切。”

“薇薇,你把玻璃放下,我们有话好商量。”南宫昊从她身上离开。

慕薇薇紧盯着他,怒吼道。“你别过来!”激动之下,手中的玻璃片深了几分,划破皮肤,鲜血直流。

南宫昊原以为慕薇薇只是威胁他,看到血后才知道她是认真的。

“好好好,我不过去,薇薇,你不要激动,别干傻事。”

慕薇薇坐起来,一手抓过衣服挡在胸前,目光不敢乱看,“把你的衣服穿上。”

南宫昊只得听命,刚刚腾起的欲、火早就被慕薇薇的举动吓退,他爱她,不想她出任何危险。

走到衣橱找了套干净的衣服穿上,回到床边。

脖子上血顺着锁骨往下流。滑落在内衣中,狰狞又恐怖。

“薇薇,把玻璃片放下好吗?我发誓,我不会碰你。”南宫昊心里发紧,脸上全是担心。

“南宫昊,你说的话我不信。”慕薇薇冷眼看着他。

“那你想我怎么做?只要你放下玻璃,我都同意……”刚说到这里,南宫昊的电话响了,他拿起来直接接通。

“喂?”

“老板,我们都安排好了,你可以出发了。”

南宫昊的眉间舒展开,说,“好的,我马上到。”

挂了电话,南宫昊深深的望了她一眼,叹口气说,“薇薇,别这样好吗?穿好衣服,我们要出发了。”

说完,将她的衣服扔过去,转身出了卧室。

慕薇薇又不是傻子,既然不用死,她当然不想死,听南宫昊真的出去了,才把手中的玻璃片扔在地上。

妈的!疼死老娘了。

又流了这么多血,不知道多久才能补回来,还好伤口不深,此时已经不怎么流了。

她发现自己已经被叶少辰锻炼的有些女汉子的气质,随手用纸巾擦了擦锁骨和胸口上的血迹,就穿上了衣服和裤子。

也不知道叶少辰走到哪里了,会不会在路上碰到呢?

慕薇薇还想拖延会时间,南宫昊却在外面敲门了。

“薇薇。穿好衣服了吗?”

慕薇薇咬牙,“嚯”的拉开门,生气地说,“南宫昊,你要绑我走,有什么理由让我快点?”

“薇薇,你就不要挣扎了,不论你怎么说,我都是要带你走的。”南宫昊不由分说的拽着她的手下楼。

唐管家站在门口,疑惑的看着南宫昊问,“老板,你要走了吗?”

“嗯,或许不回来了。”南宫昊顿了一下说,“等我走后,你去一趟南宫家,把钥匙给我爸爸。”

“哦。知道了。”唐管家颇有些遗憾,看来他要失业了。

南宫昊拉开副驾驶的位子,对慕薇薇说,“走吧。”

慕薇薇站着不动。

南宫昊看着她,语气中带了丝威严,“坐进去。”

慕薇薇扭头狠狠的瞪着他,就不坐,能咋?

南宫昊似乎听到了她的心里话,痞痞的笑道,“真是不听话。”

接着,慕薇薇只觉得眼前一晃,后颈一疼,世界就黑了。

昏倒的最后一刹那,慕薇薇在心里咒骂,南宫昊,你这个混蛋又整晕我!

王管家看到这一幕。很明智的没有说话。

南宫昊把她放进副驾驶,扣上安全带,绕过车头坐进车里,启动,离开。

……

叶少辰和章贺碰头后,向南宫昊的私人别墅快速驶去。

“我查了一下附近的环境,进山只有这一条路,放心,他跑不了。”叶少岩划着手中的平板电脑,安抚叶少辰的情绪,因为他感觉他的油门越踩越狠,车子的四个轮子都快离地了。

叶少辰抿着唇不说话,眼睛盯着前方的路。

南宫昊是他为数不多的好友,却不曾想会因为一个女人而闹得头破血流。

慕薇薇到底有什么好?会让南宫昊如此念念不忘?他为什么就没有看出来?

一直在后面不远不近跟着的乔心优,在车上给南宫昊打了无数个电话,却始终是对方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这种状态。

刚开始她还以为是南宫昊在接电话,但打了几次,她明白过来,这个家伙把自己拉黑了。

他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这个时候把她拉黑?

车子进山后,卡宴就成了脱缰的猛虎,叶少岩望了一眼转盘上的数字,默默的抓紧了车门上方的扶手。

几个潇洒的拐弯之后,车子驶近了一段笔直的公路。

突然,一辆黑色桥车远远撞进视线。

“大哥,你看,那是不是南宫昊的车。”叶少岩激动起来。

叶少岩的油门不松倒紧,蓝色的眼眸中绽放出异样的光。

“是他!”叶少辰斩钉截铁的说。

“你这么确定?”叶少岩惊讶,离的这么远也能认出来?

叶少辰淡然一笑,“直觉。”

两辆车以近200迈的速度接近,南宫昊终于看到了气势汹汹而来的卡宴,心头一跳,叶少辰?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

山路太窄。堪堪容得下两辆车齐头并进,路的一边是高耸的山体,一边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他没有把握能用安全从卡宴身边穿过。

眼看车子越来越近,来不及多想,南宫昊猛踩住刹车,然后调转车头向来的方向开去。

“果然是他。”叶少岩兴奋的说,要不然他掉什么方向。

“哼,我倒要看看他能跑到哪里去,少岩,看一下这条路最终通向哪里?”叶少辰的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笑容。

“好。”叶少岩在平板电脑上搜了一会,说,“终点就是西山山顶,来去也只有这么一条路,看来南宫昊是跑不了了。”

卡宴的速度是公认的快,十几分钟后,就追上了南宫昊的车。

南宫昊不想让他把自己卡主,只要卡宴一动方向,他就跟着动方向,始终把叶少辰压在后面。

叶少辰有那么一瞬间真的想狠狠撞上去,可是又觊觎身上的慕薇薇,只好死死的咬住他的车屁股。

越往山顶,路的坡度就越陡,可叶少辰却一如既往的凶猛,车速没有慢下来一分。

然而,是路就有尽头,当南宫昊的车飞上山顶的时候,他狠狠的踩下了刹车。

再走,前面就是悬崖了。

“嗞——”刺耳的刹车声刮破寂静的山谷,惊起无数飞鸟。

紧接着,卡宴也飞了上来,然后稳稳的停在了距离南宫昊四五米的地方。

西山的山顶和南山差不多,只是少了一座吊脚凉亭。

南宫昊坐在车里,扭头深情地望着昏迷不醒的慕薇薇,伸手在她白皙的脸颊上轻轻的抚、摸着。

“薇薇,你是我的,我不会让他带你走的,你放心。”南宫昊温柔的说。

叶少辰和叶少岩在车里也没有动,两人的目光都紧紧的盯在前面那辆车上,心思不明。

气氛沉默的有些诡异。

叶少辰深吸一口气,推开车门下了车。

“南宫昊,出来!”他冷声喝道。

南宫昊骤然俯过身在女人的唇上重重的吻了片刻,然后,下了车。

昔日好友相见,没有温情和好意,有的只是憎恨和愤怒。

“慕薇薇呢?把她给我交出来。”

南宫昊手搭在车门上,依旧一副浪荡公子哥的模样,他睨笑地看着叶少辰。说,“她不想见你,我为什么要把她交给你。”

叶少辰冷然一笑,“那你让她出来,自己跟我说。”

叶少辰这么说,是因为那条短信,既然慕薇薇发求救信息让他来救她,现在他来了,她怎么可能不出来。

唯一的可能就是南宫昊像上次一样,把她弄晕了。

南宫昊丝毫不想让,耸耸肩说,“你忘了上次在医院里的事情了?她看都不敢看你一眼,又怎么会出来和你说话。”

叶少辰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握紧腰间的枪支,一副轻松的模样,“南宫昊,不如我们来谈谈。”

“好啊,谈什么?”南宫昊靠在车上。

叶少辰平淡的说,“你把慕薇薇留下,我对你做过的所有事情都可以不追究,放你一条生路,如何?”

南宫昊蹙眉认真的想了想,点头说,“听起来不错……可是,怎么办,我只想要薇薇。”

叶少辰身上的杀气顿时冒出来,冷冷的看着他,“南宫昊,你也不想想,如果你连命都没有了,还要的起慕薇薇吗?”

南宫昊无所谓的说,“那我就拉她给我陪葬啊,我们在阴间做一对快活夫妻也不错。”

叶少辰不知为什么,顿时愤怒不已,“南宫昊,你疯了吗?你到底还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南宫昊了?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连命都不想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