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她坠崖了,我救不了她/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昊的脸色也渐渐认真起来,望着叶少辰严肃的说,“少辰,我们做朋友多年,我也没有求过你什么,今天就算我求你,放我和薇薇走,好吗?”

叶少辰咬着后槽牙,一拳狠狠地揍在车顶上。

薇薇,薇薇,他喊得倒是亲热,还想当着他的面双宿双飞?呵呵,他叶少辰什么时候在别人眼中变得如此大度,如此好说话了?

“南宫昊,你觉得我会心怀宽广到让别的男人给我戴绿帽子吗?你未免把我叶少辰想的太好了。”

南宫昊面露冷色,“少辰,你既然都不喜欢她,为什么就不能成全我们呢?”

“南宫昊,你带任何女人走我都无所谓,唯独她不行。”

“为什么?”

叶少辰直视着他,“因为,她是我的鱼饵,没有了鱼饵我如何钓慕天野那条大鱼?”

南宫昊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慕天野不是被你在南山郊区杀了吗?”

“你怎么知道慕天野死了?”叶少辰紧追着问,蓦然想起以前的推断,难道真的是他和乔心优布的局?

南宫昊没有说话。

“南宫昊,上次南山郊外的事情是你干的?那个冒牌货也是你找来的?”叶少辰厉声质问,他不敢相信,南宫昊可是自己多年的朋友啊,居然会狠心,痛下杀手?

事到如今,南宫昊也不想隐瞒,坦白道,“对,都是我干的。”

“你……”叶少辰愤怒的踢飞了脚下的一块小石子,“你他妈混蛋!我和你十多年的兄弟,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要杀我?”

南宫昊脸上闪过一丝内疚,语气也弱了许多,“少辰,我也是不得已,可是我真的不能没有薇薇。”

“你不要再说了,我就当不认识你这个朋友,把慕薇薇给我,我放你走。”叶少辰不想再和他废话,慕薇薇到现在一直没有动静,他怕她会出事。

“不可能,我说了我是不会把她给你的。”南宫昊固执的说。

叶少辰觉得他快要被南宫昊气疯了。而且他也不想再和这个家伙僵持下去了,于是一边慢慢的向他走,一边说,“你说的事情我不同意,我说的条件你又不答应,我们这样到明天也不会有结果。这样吧,我退一步,你让慕薇薇出来,让她自己选,她选谁就是谁,这样总可以了吗?”

刚刚溜进山顶的乔心优听到叶少辰的这段话,震惊无比。

不行,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筹划了这么久,她也等了那么久,如果到头来慕薇薇选了叶少辰。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既然南宫昊不能带她走,那么,只好自己行动了。

看两人正在谈判,乔心优悄悄的潜伏到里车子最近的地方。

“好啊,你等一下,我看她要不要见你。”南宫昊假装低头去要去车里问慕薇薇,这时迟那时快,叶少辰趁着他放松警惕,一个健步飞扑上去,把南宫昊直接扑倒在地上。

“你这个混蛋,”叶少辰一拳揍在他的脸上。

南宫昊也不是好欺负的,缓过神来后,和叶少辰你一拳我一脚在不怎么平坦的山顶打了起来。

乔心优瞅准时机,冲过去打开副驾驶的车门,看慕薇薇昏迷着,心里一喜,将她从车里拖出来,两米之外就是悬崖。

“你们都给我住手!”乔心优冲着叶少辰和南宫昊大声喊道。

听到这话,叶少辰有一秒的分神,就是这一秒,南宫昊一拳砸在了他的心口,叶少辰向后退了几步差点摔倒在地上。

两人同时看向乔心优,她一手扶着慕薇薇的腰,后者摇摇晃晃的挂在她身上,而一步之后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乔心优,你不要冲动。”

“乔心优,你放开薇薇!”

叶少辰和南宫昊同时惊慌的喊道,叶少岩也跑了过来,他刚才居然光顾着看戏,把就慕薇薇这件大事给忘了。

“哈哈,你们打呀,怎么不打了?”乔心优脸上带着疯狂的笑,来自山谷的风将她的衣服吹得猎猎作响。

叶少辰一眼就看到了慕薇薇身上的衣服,以及她脖子上的伤痕。

来不及回答乔心优的话,叶少辰一把拎起南宫昊的领子,愤怒的质问,“你把她怎么了?为什么她脖子会受伤?”

南宫昊邪恶的一笑,“我和她待了那么久,你说我把她怎么了?”

“你这个……”

“住口!你们都给我住口,否则我把她就扔下去,让你们谁都得不到这个贱人。”乔心优说着,把慕薇薇的身体朝悬崖边倾了倾。

“不要——乔心优,你冷静一点。”叶少辰放开南宫昊,心狂跳起来,“乔心优,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放了慕薇薇。”

乔心优仰天长笑几声,表情扭曲而丑陋,“我真的要什么都可以?”

“当然,只要你放了她,我什么都答应你。”叶少辰小步向她挪去,想趁她不注意将慕薇薇拉过来,哪知刚走了两步就被乔心优发现。

她厉声喝道,“站住,叶少辰你再向前走一步,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乔心优带着慕薇薇一块儿又往悬崖边靠了点。

南宫昊急了,“乔心优,你个疯女人,如果薇薇出任何差错,我让你陪葬。”

乔心优讥讽的一笑,理智不知道扔到了哪里,“南宫昊,你就是个废物,你给我保证过会带她走,现在呢?”

叶少辰听到这里终于相信,叶少岩昨天早晨在别墅客厅里质问她的那一切其实都是真的,这所有的事情都是南宫昊和乔心优设计出来的。

那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真的?

“乔心优,你说吧,你想要什么?”对着她,叶少辰突然心力憔悴的感觉。

“很简单,你和慕薇薇立刻离婚,然后答应娶我,否则我现在就把她推下去。”乔心优的眼中透着痴狂,“少辰,我才是最适合你的女人,而不是这个贱人。”

叶少辰应该在她开口提要求的一刹那就想到这个结果,她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为的不就是成为叶家的女主人吗?

可是,他根本不想娶她,就算在厌恶慕薇薇到极点的时候,也不曾想过和慕薇薇离婚。

“叶少辰,你还在犹豫什么?答应她啊。”南宫昊在旁边煽风点火,他明白乔心优的手段,她做的出那些恐怖的事情。

“不答应吗?”乔心优的目光紧锁着他的脸,逼迫他,“那就不要怪我心狠……”

“好!”叶少辰爆喝打断她的话,说,“乔心优,我答应你,和慕薇薇立刻离婚,娶你,好了吗?”

乔心优听到期盼许久的话,有一瞬间的惊喜,神情也变得正常,“真的?你真的会和她离婚?”

“会,我会和她离婚的,现在,你把她先放下。”叶少辰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心不由的疼了一下,连带着声音都带了丝颤抖。

乔心优正要将慕薇薇放开,猛然看到叶少辰紧握在一起的手指,被狠狠的刺激了一下,冲他吼道,“你骗我,你不会和她离婚的。”

“我没有骗你,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叶少辰不知是哪里暴露了他的心思,他确实是想骗乔心优先放了慕薇薇,至于离婚什么,根本不可能。

乔心优快要失去理智,站在呼啸的风中摇摇欲坠,看的叶少岩心惊胆颤。

“我看出来了。你这么紧张这个贱人,根本就是不想和她离婚。”乔心优低头看了眼慕薇薇,脑海里冒出一个疯狂的念头。

对啊,她为什么要和叶少辰谈条件,只要慕薇薇死了,她就有大把的时间来抓住叶少辰的心。

“乔心优,我都按照你说的承诺了,你为什么不信呢?”

乔心优鄙夷地着看着在场三个神态各异的男人,冷哼一声说,“你们男人向来最会出尔反尔,我不会相信你们任何人,我现在只信我自己,只有慕薇薇死了,叶少辰你才会死心,才会彻底和她分开。”

“乔心优你疯了吗?”叶少辰音调都变了,“你为什么不想想。如果你真的亲手将她推下悬崖,你就是杀人凶手?我还会娶你吗?”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谁让你一次次的欺骗我的感情?”乔心优撕心裂肺的喊。

这时,被乔心优挟持的慕薇薇苏醒了,她慢悠悠的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深不可测的悬崖,然后立刻清醒过来,但是她并没有尖叫,而是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两步之外就是悬崖了,乔心优紧紧的抱着她和叶少辰在说话,斜眼看过去,叶少岩站在不远处一脸的紧张。

叶少岩敏锐的捕捉到她的眼神,先是惊讶了一下,接着轻微的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动。

慕薇薇冲着他眨眨眼睛,表示知道了。

可是被乔心优这细胳膊勒住腰的滋味真的不好受,万一她一冲动和自己同归于尽呢?

不行不行,她还没有找到哥哥呢,这样死太没有价值了。

要怎么才能跑呢?

叶少辰的注意力都在乔心优的身上,努力安抚她的情绪,“心优,我什么时候欺骗过你?我对你不好吗?你做了那么多错事,我哪一次是真的怪罪你了?不是还让你住在叶家,待在我身边吗?”

乔心优被他说得有些难过,眼眶开始泛酸,“你既然喜欢我,为什么不娶我?你知道吗?我每次看到你和慕薇薇在一起,我的心有多疼?”

叶少辰见她的情绪开始软化,连忙继续劝她,“我知道,我都知道,让你受委屈了。我说过,我娶慕薇薇只是为了引出慕天野,我对她没有一点感情,只要找到慕天野,我立刻休了她。”

慕薇薇对着空气翻白眼,心里默道,最好是这样。

乔心优开始心动,“我能相信你吗?叶少辰,你不要骗我。”

“心优,我不会骗你的,相信我。”叶少辰带着十二万分的真诚。

渐渐的,慕薇薇发觉她腰间的手松了,接着乔心优的手放开她的纤腰……

就是此刻,慕薇薇瞅准时机猛地冲出她的禁锢,但却因为长时间血液不活动,腿上的动作慢了一拍,反应过来的乔心优向前再次抓住了她的胳膊。

“放开我!”慕薇薇反手要甩开她。却被乔心优一个力道拉到倒退,半个脚掌踩在了悬崖边上。

“小心——”三声惊呼从不同的方向传来。

慕薇薇身体前后晃悠着,乔心优疯了,在后面狠推了一把,慕薇薇面朝下倒了下去。

“薇薇——”

“慕薇薇——”

呼唤声在空气中飘荡。

凌冽的风擦着耳边飞过,慕薇薇的身体在急速下坠。

她,真的要这么死了?

见不到哥哥了吗?

突然,腰被一双手结实的抱住,身体也停止了下坠。

紧接着,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她眼前,刀刻般的轮廓,深紫色的眼眸。

“小紫——”慕薇薇惊喜万分,反手抱住他的腰,“你……你回来了?”

小紫脸上终是露出笑容,两个人悬浮在半空,“对呀,我回来救你了。”

“你……”慕薇薇激动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低头看他身上的衣服,和悬崖上叶少辰穿的一模一样。

一个压在心底的疑惑再次冒上来,直直的盯着他的紫眸,沉声问,“你到底是谁?你和叶少辰是什么关系?”

小紫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不可察觉的叹口气说,“我们先上去,这件事以后再说好吗?再待下去,我怕我的超能力就用完了。”

慕薇薇也觉得,半空中确实不是谈话的好地方,点头说,“好,先上去。”

“闭上眼睛。”

……

悬崖上的三个人都如同石柱般僵住了。

半分钟前,慕薇薇从这里跌了下去,几人还没有回过神,叶少辰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在原地整整愣了十多秒,叶少岩跑到叶少辰刚刚站过的地方,不敢相信刚刚看到的事情,大哥……怎么不见了?

南宫昊突然想起上次属下讲的那件事。

在南山山顶眼看就要杀死叶少辰的时候,他消失了,然后出现在了那个慕天野的身后。南宫昊听到这个说辞时,以为他们是为了任务失败而编造的借口,而且还是如此荒诞的借口。

现在看来,那不是他们编造的,而是真实存在的。

他为什么会突然消失?又去了哪里?

他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个个问题充斥在脑袋里,南宫昊几乎快要忘了刚刚慕薇薇摔下悬崖的事情。

乔心优也呆住了,明明叶少辰就在自己身后,怎么会不见了呢?

大白天撞鬼了?

就在三个人还没有缓过神的时候,一个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因为,他们看到,刚刚摔下悬崖的慕薇薇和消失的叶少辰出现了。还是紧紧抱在一起。

“好了,睁开眼。”

慕薇薇感觉自己踩在了实地上,闻言睁开眼睛,而此时,那双紫瞳已经消失,抱着她的人是有着蓝瞳的叶少辰。

这……

慕薇薇的理智告诉他,没有错,小紫就是叶少辰!

可是心里却有一个巨大的声音在叫喊,他不是,他怎么可能是?

“大哥!薇薇!”叶少岩惊喜的声音打破了极度诡异的气氛。

南宫昊瞪大眼睛看着两人,“薇薇……你不是……”

不是掉下去了吗?怎么又上来了?

这话,南宫昊觉得问出来自己就是个傻逼。

为什么有种在看神话剧的感觉?自己不是在做梦吧。

乔心优看着紧紧拥抱着彼此的叶少辰和慕薇薇,彻底失去了理智。

“叶少辰!你这个骗子,我要杀了你们两个!”一边叫嚣着,乔心优扑向二人,叶少岩就站在叶少辰和慕薇薇一米之外。听到这话一个箭步冲上去将两人侧着压倒在地上,乔心优一个扑空,脚下一绊,直接坠入了深渊……

这一切发生的如此之快,快到慕薇薇还没有从叶少辰就是小紫的思绪中回神,猛地眼前一晃,整个人撞在叶少辰的胸膛,接着,耳边传来了乔心优绝望的尖叫声。

时间在这一刻凝固。

直到乔心优的声音飘散在风里,悬崖边的四个人才反应过来,乔心优死了……

慕薇薇从叶少辰身上爬起来,站在边缘,双眼空空的看着下面,心情复杂之极。

乔心优,那个无数次陷害她,想要她命的女人,就这么……死了?

脑海中不知怎么就想起那些在学校的岁月,其实,她或许没有那么坏,只是被爱情被欲望迷失了双眼。

心上像是被压了块石头缓不过气,慕薇薇的眼泪毫无知觉的掉了下来。

尽管她如此憎恨乔心优,有很多时刻,她巴不得亲手杀了她,可是如今,乔心优真的死在她眼前,她还是不忍心。

她死了,她那年迈的父母怎么办?

“小紫,你能救她吗?”慕薇薇声音轻颤,眼泪簌簌的流。

此时,叶少辰也愣愣的看着崖底,心里的酸疼一点点胀开,乔心优。第一个让他感受到快感又念念不忘的女人,就这么眼睁睁的掉下去了?

能救吗?

“不行,我……没有能量了……”叶少辰心力憔悴的说。

为了救慕薇薇,他已经用完了所有的超力量,现在,他想救她,却没有任何办法。

南宫昊是第一个清醒过来的人,趁慕薇薇还在悲伤中,伸手拉住她的小臂就向车快速走去。

“南宫昊,你干什么?”

叶少岩冲过去挡住他的去路。

“我带她走,她不能留在这里。”南宫昊脚下不停,绕过叶少岩继续走。

“南宫昊,你放手,我不跟你走。”慕薇薇想要甩开他的手,却无济于事。

叶少辰掏出了枪,瞄准他的脑袋,冷声说,“南宫昊,放开她!”

对方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继续往前走。

“砰——”一声枪响,子弹打在南宫昊的脚边,他终于停了下来。

“放开她。否则,我杀了你。”叶少辰举着枪,一步一步走过开。

南宫昊没有理他,低头望着慕薇薇,言语中带着惊恐,“薇薇,跟我走,叶少辰他不是人,他随时会伤害你的……”

“你给我闭嘴!”慕薇薇愤怒之极,用力挣脱他的魔爪,后退一步说。“南宫昊,叶少辰是叶少辰,小紫是小紫,我不允许人侮辱他。还有,我是不会和你走的。”

“为什么?他……他是人是鬼是妖你都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和他在一起?”

世人都对未知的事情怀着一分惧怕,南宫昊也不例外。尽管对方是他认识了十多年的朋友。

听到这话,慕薇薇忍不住笑了,用嘲讽的眼神看着他,“南宫昊,什么妖魔鬼怪,你电影看多了还是想象力太丰富了?”说着话,慕薇薇走到叶少辰身边,“我告诉你,小紫他不过是拥有我们这些普通人没有的能力而已,并不是什么鬼怪。”

站在她旁边的某人。握抢的手微微动了一下。

“好,就算如此,可是叶少辰根本就不爱你,你和他结婚后,他何曾真正对你好过?你为什么还要回去自找苦吃?”

慕薇薇无所谓的摊手,“刚好,我也一点都不爱他,就算是离婚,我也要堂堂正正的离,和别的男人私奔这种事我做不来,也不会去做。况且,南宫昊,我压根就不喜欢你,所以,我不会和你走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南宫昊还想说什么。被叶少辰直接打断,“南宫昊,滚吧!否则我不知道自己下一秒会不会对着你的脑袋开一枪。”

南宫昊目光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又看看神色坚定的慕薇薇,转身独自向车走去,拉开车门,他回过头来,“叶少辰,从今天起,我们不再是朋友了。”

“我知道。”叶少辰平静的说。

南宫昊目光落在慕薇薇身上,勾唇笑道,“薇薇,如果有一天你后悔了,随时可以来找我,毕竟,你在我身下呻、吟的时候,那种滋味还是不错的。”

“南宫昊,你他妈放屁!”慕薇薇怒不可恕,直接爆粗口。

这家伙走了走了,还要摆她一道,让叶少辰这个变态怀疑自己。

“砰——”脚下又是一枪,南宫昊举起双手阴阳怪气的笑道,“好了,我走我走。”

车子很快消失在山顶。

叶少辰放下枪,目光沉沉的望着慕薇薇。

“看我干什么?”慕薇薇回视着他,指着脖子上的伤口说,“我要是和他做过,至于把自己伤成这样吗?”

慕薇薇不是怕他误会,而是做过就做过,没做过的事情她不会认,何必给自己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叶少辰把枪别回腰间,不知道是信了还是不信,没有说话转身走到乔心优掉下去的地方,默默地站着。

叶少岩瞄了他一眼,走到慕薇薇跟前,长长的舒了口气,小声说,“你这次差点吓死我了,还以为找不到你了。”

慕薇薇叹口气,“是我对南宫昊大意了,好在这一切都过去了。”

叶少岩盯着她的伤口问,“伤口还疼吗?”

“不疼了,好像都结痂了。”慕薇薇用手摸了摸,苦笑道,“看来又要回去跟韩医生要药膏,估计他又要唠叨了。”

叶少岩顿了顿,遥遥看向悬崖边的那个看起来孤单的身影,轻声问她,“你……知道我大哥的事情?”

一提这事,慕薇薇心里就升起一股小火苗,忿忿不平的说,“关于这件事,我倒要好好问问他,为什么要骗我这么久。”

在崖边站了许久,回想起乔心优在他身边的诸多事情,叶少辰心里五味杂陈,最后化作一句,“乔心优,再见。”

这句再见,他是对那夜的乔心优说的。

至于后面的种种,他就算想计较,也没有了对象。

……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空,回别墅的路上,三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压抑的快要窒息。

叶少岩心里藏着一个巨大疑问,话每次到了嘴边都咽了下去,他知道,现在不是好的时机。

王管家和秦妈对于慕薇薇的回归都表示出了巨大的欢迎。

“少奶奶,你终于回来了。你没事了吧。”

“秦妈,我好着呢。”慕薇薇冲她柔和的笑笑。

叶少辰跟在后面进来,不悦的说,“你最好先去洗个澡换件衣服,这个样子哪里像少奶奶?”

慕薇薇扶着旋转楼梯的扶手,正打算回房做他说的那些事,可被他这么一训,心里就不爽了,“叶少辰,你不说我也要去,不过趁着这个时间你还是想想,等会要怎么解释。”

“解释什么?”叶少辰挑眉问。

“解释为什么你一会是小紫。一会是叶少辰,还有,为什么要用小紫的身份骗我。”而且还骗的那么理所当然,她记得曾经她当面问他认不认识小紫的时候,他装的一本正经的说不认识。

现在想起来,真是肺都要气炸了。

叶少岩见慕薇薇提起了这个话题,连忙附和道,“大哥,我也想知道。”

要知道,这个问题他可是憋了一路都没有开口,再不问,他都快要爆炸了。

毕竟事情太诡异了,还涉及自己的亲大哥。

“好,等会来书房,我告诉你们。”叶少辰面无表情的擦过慕薇薇的身边上楼。

叶少岩脸上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

慕薇薇看了他一眼,心道。比起当时自己看到小紫的心情,叶少岩还真算是克制的了。

回房,脱了衣服,慕薇薇整个人沉进温热的水中,每一寸肌肤都透着舒畅。

……

楼下,叶少岩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兴奋的坐不住。

其实这些年他已经锻炼的有几分处变不惊了,只是叶少辰的事情太过骇人,调动了他身上所有的好奇因素。

王管家一脸忧愁的走过来,和叶少岩形成强烈的对比。

“二少爷,我想跟你说件事。”

叶少岩终于停下脚步,“说,什么事?”

“上午,你和少爷出门后,乔心优也跟着出去了,可是我没有发现,到现在她也没有回来,不知道是不是……”

“王叔,”叶少岩打断他的话,表情也严肃下来,“她不回来了。”

“什么?”王管家惊讶之极,“二少爷见到她了?”

“嗯,她跟着我和大哥,不过后来发生了许多事情,她……坠崖了。”叶少岩语气中带着伤感。

王管家睁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相信叶少岩的话。

叶少岩冲他点点头,示意是真的,接着说,“你告诉家里的下人,就说乔心优回家了,再也不会来了,以后严谨所有人谈起她。尤其是在大哥面前。”

“噢,好好,我知道了,知道了。”王管家恍恍惚惚的离开,如果这件事不是从叶少岩口里说出的,他怎么也不会相信。

明明早晨他还在书房门口请她离开,没想到,那一面就是永别了。

虽然他对乔心优没有什么好印象,但就这么走了,他还是觉得有些惋惜,乔心优还那么年轻……

世事难料,莫过于此。

就像那句话说的,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到来。

南宫家。

南宫先生狠狠的教训了南宫昊一顿,告诫他以后不要做这种丢南宫家脸的事情。

南宫昊表面诚诚恳恳地答应,转过身就吩咐属下去乔心优坠崖的地方去找。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如果深渊下面是河流。没准她还有一条命,留着她总比死了强。

叶少辰,不管你是什么东西,我南宫昊想要的东西,一定会夺过来。

……

洗完澡,慕薇薇找了身衣服穿上,把上午穿的那套南宫昊的衣服拿出来给女仆,“拿去扔了。”

“好的,少奶奶。”

走了几步,慕薇薇又改了主意,“等等,把这套衣服烧了。”

“哦,好的,少奶奶”女仆低着头赶紧离开。

慕薇薇皱皱鼻子,不满的小声嘀咕,“跑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突然想起前段时间自己装疯卖傻的事情,莫非是太认真,别墅里的人还以为自己是个疯子,所以见到自己才一副傻样。

算了,管他们呢,慢慢就好了。

只是现在,她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