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醉后,错误的那一次/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书房里。

叶少辰将压了很久的那张设计稿纸拿出来细细端详,仿佛乔心优就在身边。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进来。”

慕薇薇推开门走进来,冷着脸一屁股坐在书桌前面的椅子上。

叶少辰也没有理她,将设计图轻轻折起来。

慕薇薇扫了眼,看到了设计图的一角,嗤之以鼻道,“叶总还有珍爱的东西?真是难得一见,不如让我看看,是什么大作?该不会是叶总和哪个女人的定情之物吧。”

慕薇薇的话里带着浓浓的酸味,自从她知道叶少辰就是小紫以后,心里就很不好受,变着法的想刺激他。

“和你有什么关系?反正不是和你的。”叶少辰拉开抽屉,把设计图小心的放在原来的地方。

慕薇薇不屑的笑笑,修长白嫩的手指敲着椅子的扶手,“呵呵,万分感谢,我也正好不想和你有什么干系。”

叶少辰听了这话,有一丝丝的不舒服,“慕薇薇,你说话非要这么夹枪带棒的吗?”

“有吗?”慕薇薇假装无辜,瞥了他一眼,不说话。

为什么越看这个家伙越不顺眼?尤其是看到他那双蓝色的眼眸,脑海里就会自动想起那双紫瞳。

她到现在都难以接受透明同一个人,明明性格那么不同!

两个人都沉默着一时无话,叶少岩敲门进来,坐下,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叶少辰。

叶少辰也不急,似乎在考虑着怎么说才合适,才能被他们接受。

许久,他才慢悠悠的开口说,“我也是偶尔发现自己和别人不同的,比如隔空取物,瞬间转移,还有就是让一些小东西飞起来,就像这样……”

一边说着,叶少辰手边的一支签字笔飞了起来,随着他手指的舞动,在空中转着圈。

慕薇薇见过他这些把戏,所以并没有觉得有多稀奇,而叶少岩却像个孩子,眼中全是膜拜和惊讶。

“不过这些特异功能都不能使用很长时间,因为很费精神力,就像能量石一样,用完就不能再使用,这也就是,我今天……没办法救乔心优的原因。”叶少辰湛蓝的眼眸深沉、忧伤,眉宇间有几分难过。

慕薇薇和叶少岩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顿了顿。叶少辰继续说,“楼下那间挂小铃铛的房间,之所以不让人进去,是因为我会在里面训练我的魔法,而且我在使用特殊技能的时候,眼睛会变成紫色……大概,事情就是这样的。”

短暂的静默后,慕薇薇忍不住生气的问,“你变紫就变紫,为什么要骗我?”

“因为我不想让人知道这件事,我不想让人觉得我是个……怪胎。”叶少辰很艰难的说出这两个字。

慕薇薇拍了一把桌子,站起来怒视他,“好,既然你不想让人知道这件事,那在我知道撞破后就应该更加小心,为什么还要三番五次的来找我?还装神弄鬼的说你是神仙?你现在想想不觉得好笑吗?”

“噗嗤——”叶少岩听到“神仙”两个字。没憋住笑出了声,收到慕薇薇一记刀眼后,咬牙撇过了头。

叶少辰也是无奈,“那我当时怎么说?你非得说我的鬼,难道我就不能说我是神仙?”

“哈哈哈——”叶少岩这下彻底忍不住破了功,下一秒就被叶少辰和慕薇薇同时呵斥道,“再笑就出去。”

明明是很严肃的事情,被他这么一搅合,怎么觉得气氛这么怪异呢?

叶少岩双手合十强忍着笑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好好好,我不笑了,你们继续。”

慕薇薇拉回话题,“那后来呢?你明明可以一个人去训练你的技能,你找我干什么?还装作是我的朋友,欺骗我的感情。叶少辰,你一人饰两角看我犯傻心里是不是很爽快?”

“我没有要骗你的意思。”叶少辰的解释苍白无力,他一开始确实想吓走慕薇薇,谁知道她胆子这么大,好奇心又重,一次次的出现在那间房子,慢慢的,他习惯了用小紫的身份和她聊天,了解她的另一面。

慕薇薇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按捺下心中的怒火冷漠地说,“叶少辰,你不明白小紫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宁愿他是真的在那一夜之后就消失了,也不愿意他就是你,因为你根本不配。”

一口气说完这句话,慕薇薇气呼呼的摔门而出。

书房里的兄弟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叶少辰问,“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这么长时间,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呢?”叶少岩不明白,作为亲兄弟,居然毫不知情。

叶少辰摁摁太阳穴,“少岩,我说了,我不想告诉任何人。”

“那你除了拥有刚刚说的那些特异功能,还有什么别的本领?”叶少岩一秒钟变好奇宝宝。

“不知道,目前我对这具身体拥有的能力还在探索中。”

“哦~”叶少岩颇有些失落地说,“明明我们是亲兄弟,为什么我没有呢?”

叶少辰被他的话气笑了,“行了行了,谁知道后面会不会有反噬?别一副羡慕的样子了。话说,你也回来一段时间了。有没有想好到公司来上班?”

“没有。”叶少岩一口拒绝,“我不喜欢那些工作,公司有你就够了。而且……”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接着说,“我想多找一些医生,我不想这只手一直废着。”

尽管他知道希望渺茫,但是只要有一丝希望他都不会放弃,更何况还有百分之三的可能。

叶少辰眼中滑过内疚和悔恨,自从弟弟回来,他一直说要找医生,却总是被一件又一件事情打扰,以至于到现在也没有付诸于行动。

“少岩,对不起,我立刻为你找全世界最好的医生,一定能治好你的手。”

叶少岩淡然一笑,“大哥,尽力而为吧,如果老天爷……”

“不会的,少岩,你相信大哥,我一定会治好你的手。”叶少辰绕过桌子,走到他面前搂住弟弟的肩膀,“别担心,会好起来的。”

“嗯,好。”

窗外,黑夜席卷大地。

为了迎接慕薇薇的归来,秦妈做了一大桌子菜,都是她平时喜欢吃的菜。

叶少辰坐在主位,左手边的位子空空荡荡,这里是乔心优坐的地方。

只吃了一口菜,叶少辰的心情就沉重起来,他想起乔心优在时,总是坐在旁边殷勤的给他夹菜,说这个好吃,那个好吃。

当时他总觉得她聒噪,偶尔还会嫌弃她,此刻,叶少辰却有些怀念。

纵使她有千万不对,此时,留在他记忆里的只剩下第一次初见时的温柔。

“我饱了,你们吃吧。”叶少辰撂下筷子,起身出了别墅。

真的吃不下,她上午才坠崖身亡,下午,所有人就当这个人不存在了绝口不提,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叶少辰心里很难受。

秦妈站在旁边有些不知所措,以为是自己的菜做的不好。

慕薇薇看出了她的心绪,安慰她,“秦妈,叶少辰心情不好,你别想太多,你的手艺酒店里的大厨都比不上。”

秦妈心里舒服了点,笑着说,“少奶奶就会说笑,喜欢吃就多吃点,我看你都瘦了。”

“嘿嘿,瘦了不是更好,省得减肥了。”慕薇薇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想,每天和南宫昊、叶少辰斗智斗勇能不瘦吗?

叶少岩给她加了块红烧肉,调侃道,“你哪里胖了?再瘦就成竹竿了,多吃点多吃点。”

“对对对。岩少爷说的对,女孩子嘛胖一点才好看。”秦妈附和道。

慕薇薇抬头望了眼那个空着的位子,顿时也没有了食欲,戳着碗里面的饭菜,轻声说,“少岩,我不想她死的。”

叶少岩长叹一口气,“或许,我当时应该直接推开她,这样,谁都不用死。”

“不不,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慕薇薇说着,一滴眼泪掉进碗里,声音也变得哽咽,“我和她认识那么多年。也很恨她对我做的那些事情,可是,死这个结果……实在太惨烈了。”

“你呀,就是太善良了,你忘了,她当时直接把你推下悬崖,如果不是大哥……这世界上哪里还有你?”叶少岩尽量开导她,对乔心优,叶少岩不是没有可惜,只是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慕薇薇明白叶少岩的句句在理,但人就是这样,她在的时候恨不得她死,她真的死了,又觉得以前的事情都显得无足轻重了。

“好了,别想了,你要是再不吃点饭,秦妈估计就该郁闷了。”叶少岩又给她夹了一筷子菜。

哎……

事已至此,多想无益,以后,她多去看看乔心优的父母,多照顾一下他们,也算是对她这个朋友最能的一点仁至义尽。

月光如银。

花园的藤椅上,叶少辰一杯一杯喝着酒,慕薇薇路过的时候,他已经醉醺醺的了。

“嗨——你过来。”叶少辰指着她喊道。

慕薇薇不想理他,径直往前走,如果可以,她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他。

“薇薇,你过来,陪我喝酒。”

慕薇薇的脚顿住,他这个语气像极了小紫,因为叶少辰是不会喊她“薇薇”的,只有小紫才会这么喊。

“薇薇,你怎么不说话?”叶少辰瞬间变化,出现在慕薇薇眼前,脸凑近她,嘴唇勾起,一双妖冶的紫瞳在月光里熠熠生辉。

慕薇薇瞪着他,一腔怒火却不知道如何发泄。

小紫小紫,你为什么会是叶少辰?

“起开!”慕薇薇一把推开他,叶少辰向后飘然退了几步,又黏上来。

“薇薇,我是小紫啊。”叶少辰嬉笑着脸说。

“哼!”慕薇薇冷哼一声,绕过他准备离开,哪知腰上一紧,脚下一空,整个人被他抱着飘到躺椅上。坐下。

“来,陪我喝酒。”叶少辰将一个酒杯塞到她手中,慕薇薇看了下脚边,已经扔了三四个红酒瓶。

天呐,难怪他会喝醉,喝这么多不醉才怪。

叶少辰拎起酒瓶“咕咚咕咚”给她杯子里倒了满满一杯,自己则拿着个酒瓶灌了一口。

“薇薇,我这里有点难过。”叶少辰捶了下自己的心口,“就是这里,从来没有这种感觉。”

慕薇薇不想看小紫这副模样,冷声说,“叶少辰,你把眼睛变过来。”

叶少辰愣愣的看了看她,“哦”了一声,眼眸逐渐变蓝。

嗯,这下看着舒服多了。

“你难过什么?因为乔心优?”慕薇薇端着酒杯,没有喝。

叶少辰呵呵笑了笑,点头说,“对啊,乔心优,她……你知道吗?我在酒店遇到她的时候,心里真的好高兴,因为从来没有哪个女人给过我那种感觉,她是第一个……可是今天,她死了,我再也找不到了,再也找不到了……”

“找不到什么?”慕薇薇有些听不明白。

“找不到让我心动的女人了。”叶少辰仰头望着明月,脸上都是苍凉,“世界这么大,我却再也找不到一个令我心动的女人了。”

慕薇薇扭头看着他,心中没有愤怒,有的只是冷漠,“叶少辰,既然你那么爱乔心优,为什么在她活着的时候,不成全她,娶她为妻呢?”

叶少辰摇头,“不,我娶了你,就不能再娶别人。而且……我有时觉得好奇怪,明明她就是酒店里的那个女人,可我对着她的时候……又觉得她不是……反而……”叶少辰低下头看她,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脸庞,“反而,觉得,酒店里的女人和你有些像……”

慕薇薇拍掉他的手指,冷笑一声说,“叶少辰。我看你酒喝的太多,脑子不清楚了。什么酒店旅馆的,我们结婚之前根本就没有见过好吗?”

叶少辰摇摇昏沉沉的脑袋,靠在藤椅上,纽扣敞开了几颗,露出结实紧致的胸膛。

“叶少辰,如果乔心优知道你会为了她这么难过,一定会很开心的,不过,一切都晚了。”慕薇薇放下酒杯,“你一个人喝吧,我去睡了。”

叶少辰抓住她的手,将她拽着趴在她身上,“别走,别走。”

“你放开我,叶少辰。你看清楚,我是慕薇薇,不是乔心优。”

叶少辰抱着她的腰把她往上送了送,慕薇薇的额头碰到他的鼻子,醇香的红酒气息扑面而来,她的脸瞬间热起来。

叶少辰垂头认真的看了看她,眼中带着迷离,“我知道你是慕薇薇。”

说完,慕薇薇眼前一黑,唇被他含住,长驱直入。

或许是因为喝醉了,叶少辰的动作格外的温柔,像是在品尝一道美味佳肴。

慕薇薇的唇被他允了好久才重获自由,大口喘着气说,“叶少辰……你不是在为乔心优伤心吗?现在抱着我算什么?难道……难道你就不怕她九泉之下怨恨你?”

叶少辰昏昏沉沉间似乎找到了最初那种感觉,心中一阵激荡。将她用力按进自己的身体里……

“嗯……叶少辰……这是在外面……”慕薇薇的一只腿被他架在腰间,裙子完美的盖住了他所有的动作。

此时的叶少辰根本听不到她的话,觉得这个动作进出太艰难,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藤椅上,慕薇薇不自觉的仰着脖子,长发堪堪垂在地面上。

花香弥漫,娇喘徐徐。

女人真是奇怪,南宫昊逼迫的时候,慕薇薇宁死不从。

可是换成了叶少辰,慕薇薇却能接受。

为什么?

或许是因为,她和他结婚了,这种事算是夫妻义务的一种。

慕薇薇一边承受着他的折磨,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难免注意力分散。

“不许分心,不许想别人!”叶少辰亲吻着她脖子上的伤疤,仿佛下一秒就能用牙齿撕咬开来。

“叶少辰……不要在这里,我们去房间。”慕薇薇再次请求,万一让仆人撞破,她明天如何做人?他叶少辰不要脸,慕薇薇还要脸。

“不……这里的气氛……刚刚好……心优……”最后两个字轻吟出口,慕薇薇如遭雷击,僵硬了片刻后,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双手双脚猛地将他踢开,然后快速的从椅子上爬起来,穿上底裤。

叶少辰四脚朝天的倒在地上,某个地方被裤子掩盖住,慕薇薇趁他迷醉,用力在他身上踩了两脚,嘴上愤愤然道,“混蛋、渣男、大骗子!”

踩完后还觉得不解气,拿起酒瓶。将里面剩下的酒全倒了他身上……

回到卧室,慕薇薇就直奔浴室,用热水冲洗着他留下的痕迹。

愤怒、伤心、再加上委屈,慕薇薇蹲在蓬头下“哇”的哭出声来……

小紫,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难道我对你来说,真的就只是无聊时刻的消遣?

明明……明明……我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要和叶少辰是同一个人?

你要我以后怎么面对他?

我恨你,小紫,我恨你。

撕心裂肺的哭声隐藏在水声中,女人像是要把这一生的眼泪都流尽。

花园暗处,叶少岩站了很久,他仰头看着二楼的灯亮了又暗下,才走向烂醉如泥的叶少辰。

呃……

慕薇薇还真是……厉害。

眼前的叶少辰或许是叶少岩见过的最狼狈的样子了,衣衫不整,浑身上下都是酒,像极了小巷子里经常出没的酒鬼。

一个坏心眼突然冒上来,要不然不管了,看他明天是什么表情?

还是算了,让他在这里待一晚上,叶少岩于心不忍。

不过嘛……叶少岩拿出手机卡擦卡擦拍了几张照片。

稍稍替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叶少岩叫来两个保镖,把叶少辰抬进了自己的房间,顺便扔进了浴室里。

……

第二天,叶少辰头疼欲裂的睁开眼睛,愣了一下,这不是慕薇薇的房间,再看看桌子上的摆设,上面放着一家四口的合照。

叶少辰重新倒回床上,他怎么会睡在少岩的房间?

他记得昨天晚上没有心情吃饭,在花园里喝酒,喝着喝着好像看见了慕薇薇,然后……

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他似乎在花园里做了什么事情。

可是做了什么?为什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大哥,你醒啦。”叶少岩穿着运动T恤进来,一头的汗水,显然是刚跑完步回来。

“我怎么会在你房间?”叶少辰揉着太阳穴,从床上爬起来,胸口也感觉疼疼的。

“哦,我昨天晚上看你在花园里喝醉了,大嫂也不开门,我就把你弄到这里来了。”叶少岩轻描淡写的说着话,走进浴室,准备冲澡。

“那你昨晚睡哪了?”叶少辰下床,身上穿的是叶少岩的睡衣。

“旁边的客房。”叶少岩关上门,打开蓬头,水“唰”的喷出来。

叶少辰揉揉肩膀,踢着拖鞋出门,顺着走廊来到慕薇薇卧室。

手刚放在门把上。门就从里面开了。

慕薇薇被他吓了一跳,怒视他,“叶少辰,大清早的你站在我门口干嘛?”

叶少辰精神有些不济,简单的解释,“我最近住在你这里。”

“去你自己的房间。”慕薇薇不客气的说,她昨天回来就发现房间里多了许多他的东西,打火机,香烟,剃须刀,牙刷,还有衣橱里的几件衣服。

“你忘了,你一把火把我的房间烧了,还没收拾好呢。”叶少辰侧身进了房间,走了几步回头问,“你眼睛怎么红红的。昨天哭过了?”

可是哭什么?难道是因为乔心优?

慕薇薇摸了摸眼眶,冷冰冰的说,“最好的朋友死了,难道不该哭一哭吗?”

叶少辰皱眉,“乔心优是你最好的朋友?”

“不,我说的小紫。”

叶少辰还没有反应过来,慕薇薇就消失在了门口。

看来,对于他是小紫这件事,她很长时间里都不会接受了。

刷牙、洗漱、换衣服,叶少辰看到胸前除了南宫昊的那一拳外,还有几块明显的青色瘀斑,这……是怎么回事?

餐桌上,慕薇薇阴沉着脸吃饭,一副谁也别招惹我的样子。

叶少辰喝了一口粥,问叶少岩,“你昨天在花园看到我……我喝的很醉吗?”

叶少岩无声的笑了笑。掏出手机调出照片放在他面前,“你自己看。”

叶少辰只看了一眼,就撂下了手中的勺子,表情冷漠地拿过手机把几张照片全删了。

“嗳嗳,干嘛全删啊,留一张做个纪念嘛。”叶少岩夺过手机,一看,迟了。

“你留这种纪念干嘛?”这对叶少辰来说,不是纪念,是黑历史。

叶少岩嘻嘻一笑,“不干嘛,心烦的时候看看,绝对提神醒脑,烦恼尽消。”

“嘿,你小子是不是皮痒了?”

这时,慕薇薇已快速的吃完了早饭,筷子一放说,“二位慢用,我先去上班了。”

“站住,慕薇薇,你今天吃火药了?”叶少辰被她的态度刺激的火气大涨。

慕薇薇冷淡的看着他,“我吃的粥和小菜,你刚才难道没有看到?”

叶少辰被呛住,深吸一口气才压住怒火,“你等一会,我和你一起去公司。”

“不用,我去门口坐公交车。”

叶少辰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心里莫名的被压了块石头。

“大嫂好像生气了?为什么啊。”叶少岩瞄了眼叶少辰很不好看的脸色,试探着问。

“不知道。”

叶少岩明智的低头吃饭,心里渐渐有了打算。

清晨的空气很好,许久没有去公司上班,慕薇薇的心情有几分雀跃,一大早叶少辰带给她的郁闷消散了不少。

昨夜大哭一场后,她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这世上没有什么小紫,只有一个叶少辰,所以,不要再对小紫抱有任何幻想过,他和乔心优一样,昨天死在了西山山顶,这世间再无这个人了。

只有这样,她在面对叶少辰的时候,才会心无杂念。

快走到公交车站的时候,身后一辆卡宴停在她身边。

“上车。”叶少辰摇下车窗,冷着脸对她说。

慕薇薇当做没有听到他的话,脚步没有停顿分毫。

“我让你上车,你听到没有。”

慕薇薇假装自己是个聋子。

叶少辰气急了,“啪”的下车,直接将她抗在肩上塞进了副驾驶。

“你给我老实点。”叶少辰紧盯着她的眼睛,“吧嗒”一声为她系上安全带。

慕薇薇冷眼看他绕过车头,坐进旁边的驾驶座,讥讽道,“叶少辰,你就这么喜欢强迫人?我乐意挤公交车,这你也要管?”

叶少辰直视着前方的路,抿着唇没有说话,似乎要努力压制自己的脾气,车子上了主干道才开口说,“慕薇薇,我承认,我用小紫的身份骗你是我不对,可是你有必要揪着这一点不放吗?”

“叶少辰,你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小紫,他在我心中已经死了。”

慕薇薇的话像一把刀子直插进他的心窝。

“慕薇薇。你还真是狠心。”叶少辰咬牙切齿的说,对他而言,小紫是他的另一面,而和她相处的这段时间,也是他这些年来最轻松愉悦的时光。

慕薇薇回敬一句,“一般一般,在你叶少辰面前还是差了一截。”

叶少辰骨节分明的手指猛地拍在方向盘上,发泄着他的怒火。

不知为何,他越来越在乎她的态度,她说的每一句话,她的喜怒哀乐,然而,他的理智告诉自己,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叶皇集团。

慕薇薇毫无预兆的出现在设计部门口,让同事们既惊讶又惊喜。

“薇薇,听说你去国外度假了,都去哪里了?”小李凑上来,一脸的羡慕。

慕薇薇惊讶了,“度假?谁说的?”

小李戳戳她的小臂,说,“哎呀,你就别瞒着大家了,你这么长时间没来,不是去度假是去干吗?”

“就是就是,总裁秘书室的人都说了,你和叶总结婚后一直没有去旅游,这次是度蜜月去了……”

呃……度蜜月?

去鬼门关溜达一圈算也算度蜜月?

叶少辰还真是能吹牛。

“我……我去欧洲溜达了一圈,那个……最近巴黎不是有时装周吗?我过去看看,找找灵感。”慕薇薇想起不知在哪看到的娱乐新闻,胡诌了一个借口。

丽娜小手握在胸前,感慨着说,“我也好想去巴黎啊。那里可是时尚之都,有好多帅哥美女,还有看不尽的奢侈品。”

“再多的奢侈品你也买不起”小李打趣完她,笑眯眯的问慕薇薇,“你出去逛了那么久,难道就没有带点小礼物回来?”

“这个……”慕薇薇有些尴尬。

就在此时,总裁室的刘秘书走进来,将一盒巧克力给慕薇薇,淡定的说,“慕薇薇,这是叶总让我给你送下来的,说是你忘在车里了。”

“哦……谢谢,谢谢。”慕薇薇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只好顺杆子爬。

刘秘书离开后,慕薇薇将精致的包装盒打开,里面是满满的巧克力。

“哇——我刚说礼物呢,礼物就到了,这是你带给我们的吗?”

“是,是从欧洲带回来的,小李你给大家散一下吧。”

“包在我身上。”

闹哄哄了一阵后,办公室终于安静下来,慕薇薇坐在办公桌前,一歪头,旁边的位子空空如也。

眼眶不由的一酸。

那个总是对她冷嘲热讽乔心优啊,希望你下辈子能好好的。

十点多的时候,人事部的一个小姑娘过来,一言不发的收拾乔心优的办公桌。

有几个同事伸着脖子看了会,有人问道,“乔心优不来了吗?”

人事部的小姑娘“哦”了一声,没有多说话,估计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前两天还在啊,怎么了?”有人追问道。

小姑娘摇头,“不知道。”

办公室瞬间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要知道,乔心优可是放话说要抢叶总的女人,居然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走了,这里面一定有事情发生。

果然,慕薇薇就知道自己逃不过众人的追问,小姑娘刚走,几个同事就把她围住了。

“薇薇,乔心优去哪了?”

“对呀,你和她是一个学校的,关系也不错,她去哪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