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他梦里喊的名字/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薇薇强忍着心里的泪水,淡定的说,“她父母身体不好,回老家了。”

“哦……我想起来了,前段时间,她爸妈不是还在公司门口找她吗?听说她爸爸还住院了。”

慕薇薇连忙接着说,“嗯,就是因为她爸爸身体不好,她家里就她一个孩子,当然要回去照顾父母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她攀上高枝,跳走了。”丽娜的语气有些鄙夷。

都说逝者为大,纵使她有万般不好,也都随风而散了,慕薇薇此时并不想听到别人在背后诋毁她。

“散了吧散了吧,小心何总出来训人。”慕薇薇几句话打发了众人。

因为刚上班,慕薇薇手里没有多少活,认认真真的看完风尚新出的那一期杂志,心中满满的都是期待,保佑大哥一定要看到,然后快点来找我,这样就能彻底逃出魔爪了。

到了中午,慕薇薇和几个同事边走边商量着去哪里吃饭,电梯从上面下来,门打开,里面站着一个人。

电梯外叽叽喳喳的几个人顿时安静下来,慕薇薇看了眼一脸冷漠的叶少辰,率先进了电梯,后面几个人才跟着进来,激动中带着点小紧张。

“叶总好。”

“叶总好。”

叶少辰很高冷的“嗯”了一下,就算是打过了招呼。

小李和丽娜几个人低着头交换眼神,简直太幸运了,叶总不是向来乘坐另一部专属电梯吗?今天怎么会来挤员工电梯?

啊,一定是来慕薇薇的。这么想着,几个女同事对叶少辰更加膜拜了几分。

虽然他已经结婚了,但是并不妨碍女同事们把他当梦中情人。

正是下班时间,电梯里的人越来越多,慕薇薇刚开始还和叶少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可是后来空间不断变小,就自然的把她挤到了叶少辰的身边。

叶少辰垂眸看她,黑而弯的眉毛轻轻的皱起,睫毛一眨,看不见眼睛里的光彩,高挺的鼻梁上渗出了密密的汗珠,嘴角微微撇起。尽管电梯里的人很多,她却在尽最大的努力不靠近他,仿佛自己是什么有毒物体。

“叮——”电梯门打开,又进来几个人。

“别挤别挤。”有人小声喊着。

慕薇薇和叶少辰并排站再最后面,前边是一个穿白衬衣的男士,被人挤的一个趔趄没站稳向后退去,眼看就要靠在慕薇薇的身上,叶少辰身体一侧,快速的将她拉在自己身前,他则背对着所有人,手抻在两侧,形成狭小的隐蔽的空间……

周围的几个人看到这种情景,不是扭头装作和身边的人聊天,就是低头看手机装作没看到,其实一个个都耳朵竖起来,想知道高高在上的叶总和太太在说什么。

慕薇薇被他炽烈的气息轰的有些发热,想让他起开,但电梯里人太多不方便说话,只能抬头瞪了他一眼,表达自己的不满。

叶少辰被她的眼神勾得心里发痒,低头在她耳边小声问,“去哪里吃饭?”

慕薇薇扭过头不理他。

叶少辰看她不说话,继续咬耳朵,“你不说话信不信我在这里吻你?”

慕薇薇的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这个男人到底有没有羞耻心?

“还没定,才在商量。”慕薇薇冷漠的回答。

“哦……”叶少辰离开前,在众人看不到的角度,轻咬了一下她粉嫩的耳垂。

慕薇薇被他的举动惊了几秒钟,反应过来后,很不客气的用胳膊肘在他腰间顶了一下。大庭广众之下撩骚,是想找打吗?

叶少辰闷哼,剑眉微蹙,这女人力气还不小。

电梯里的气氛焦躁而诡异,没有人大声说话,大多数人的目光都在看不断变化的数字。

20、19、18……

慕薇薇第一次觉得。这部电梯下降的如此之慢,突然,叶少辰抻在脑袋上方的手下滑,落在了自己腰间,接着,就把她扣在了怀中。

慕薇薇用眼睛狠狠的瞪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叶少辰唇角弯起,报复啊,谁让你动手打我?

是你先动嘴的!

那你咬我啊。

慕薇薇仰天无语,活了二十多年,她没有见过比叶少辰更无耻的男人了。

“叮——”在众人期盼中,电梯终于到了一楼。

让慕薇薇庆幸的是,叶少辰再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举动,随着人流一同走了出来。

“薇薇,你和叶总去吃饭吧,我们先走了。”丽娜笑眯眯的说。

慕薇薇连忙拉住她的胳膊。“我和你们一起去,叶少辰他有事……”

“我没事,我就是来陪你去吃午饭。”叶少辰打断她的话。

慕薇薇忍了一路,也不想顾忌他的颜面,直接拒绝,“可是我不想和你吃。”

在场的几个人被慕薇薇吓了一跳,她竟然对叶少辰这么讲话?

叶少辰也被她怔住了,沉默了片刻后,冰冷的蓝眸染上一抹浅笑,“没关系,你吃你的,就当我不存在。”

一早上都在处理堆积下来的文件,他不想让自己停下来,因为脑子一停下来,他就会不由自主的想,慕薇薇现在在做什么?

有好几次。他都想找个借口去设计部看一看,但硬是被自己的理智压制住。

这个念头一直折磨到中午下班,他立刻扔下手中的文件,破天荒的下楼找她。

小李和丽娜几个人有些尴尬,又极度震惊。

这两个人……是吵架了吗?

慕薇薇不想被人参观,冷淡的说了句,“随你。”

……

一行人来到公司附近的一家酒店。

叶少辰拿着菜单点菜,小李扯了下慕薇薇的衣袖,小声说,“你看叶总多宠你,别生气了啊。”

“是啊是啊,我们羡慕都羡慕不来,别耍小性子了。”丽娜也劝道。

慕薇薇真是有苦难言,宠她?

自从父母去世,哥哥消失,这个字就从她的字典里划掉了。

叶少辰点完餐,回头问慕薇薇,“想喝点什么?”

“白水。”慕薇薇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叶少辰面不改色,对服务员说,“给几位女士拿几盒酸奶。”

“好的,请稍等。”

服务员离开,丽娜对其余三个同事使了个眼色,纷纷站起来说,“叶总,我去趟洗手间。”

“我也去,我也去。”

哗啦啦,几秒钟偌大的包间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慕薇薇胳膊环抱在胸前,用一种抗拒的姿态看着他,“叶少辰,你到底想干什么?”

“吃饭啊。”叶少辰表情淡漠。

“那你可以自己去吃,为什么非要跟着我们呢?”慕薇薇有些看不懂他。

叶少辰抽出一根烟,拿在鼻尖闻了闻又放下,盯着她黑色的眼睛,“慕薇薇,怎么说也是我把你从南宫昊手里救出来的,你对救命恩人就是这种态度?”

“呵呵——”慕薇薇冷笑一声,“叶少辰,你也可以不救啊。”

如果你能容忍你的好朋友抢了你妻子这种狗血戏码,如果你不在乎社会的舆论,完全不用来救我。

虽然后面这句话她没有说出来,但是叶少辰的大脑里却完全的脑部出来。

那种堵心的感觉又来了,叶少辰暗暗的生了会气,终是妥协道,“慕薇薇,我救了你一次,也骗了你一次,就当扯平了,我们就不能像以前一样和平相处吗?”

慕薇薇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叶少辰,我们和平相处过吗?我怎么不知道?”

“那你想怎么样?”叶少辰的火气也冒了上来。

“很简单,离婚。”慕薇薇旧事重提。

“想都别想,我是不可能答应的。”叶少辰蓦然想起一件事,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我很好奇,你不是看到我就害怕发疯吗?怎么就好了?”

慕薇薇没想到他会突然提起这一茬,却又不想让他知道真相,强装镇定的说,“可能是医生的医术高明吧。”

叶少辰用审视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冷哼道,“是吗?”

“是。难不成你希望我永远疯疯癫癫的?”慕薇薇反问。

叶少辰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将手中的香烟折断,语气冰冷的说,“慕薇薇,别让我发现你的秘密。否则……”

“否则怎么样?杀了我?还是虐待我?”慕薇薇一副不怕死的样子,“叶少辰,最残忍的事情你都对我做过了,你以为我还会害怕吗?”

她连死就不怕了,还会怕他的手段?大不了烂命一条。

慕薇薇的话让叶少辰想起以前自己对她做的那些事,心里的那块石头越压越沉,看她的态度,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的吧。

如果……他现在说抱歉……

不,这不是他的风格,况且她的初夜不知给了哪个混蛋,单是这一点,他也不可能原谅她。

丽娜几人回来时,两个人都阴沉着脸不说话,几个人对视一眼,完了,看来是矛盾激化了。

菜上的很快。都是酒店的招牌菜,色香味俱全。

但是因为叶少辰的低气压,桌上的几个人都吃的很压抑,除了慕薇薇,她早就习惯了他的臭脾气,他生他的气,她吃她的饭,互不干扰。

突然,一阵悦耳的铃声打破的快要窒息的空气。

是慕薇薇的手机,掏出来一看,是学校辅导员的电话。

“喂,小花老师你好。”慕薇薇很亲热的打招呼。

“薇薇,下午回趟学校,有事。”小花老师清脆的声音从手机传过来,坐在旁边的叶少辰都听的一清二楚。

“好哒,我知道了。”

“那个乔心优的电话打不通了,你不是和她在一起实习吗?告诉她一声,下午你们都回来。”

慕薇薇的心猛地一戳,不由自主的抬眸看了眼叶少辰,他也刚好在看自己。

“嗯,我下午到了给您打电话。”慕薇薇的语气中带了几分失落。

“好的,拜拜。”

挂了电话,慕薇薇顿时没有了吃饭的欲望,眼里渐渐的蒙了一层水雾,不敢让同事看到,连忙起身借口说去洗手间。

一个活生生的人消失了,要怎么对大家解释?

不断的撒谎,但是一个谎言需要更多的谎言来圆,就像滚雪球一样,她可以告诉所有人乔心优回家照顾父母了。

可万一她父母知道了呢?

慕薇薇不敢再想下去,这件事总有戳穿的一天。

虽然她不是凶手,但乔心优的死的确和她脱不了干系。

到时候又该怎么解释这一切?

“别想那么多,我会处理好的。”叶少辰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身边,将一张纸巾递给她。

慕薇薇瞬间就泪崩了,话都说不出来。

叶少辰看着她的眼泪,冰冷的心有一块软了下去,手不自觉的抬起来将拥她进怀里,抚摸着她的长发,轻声说,“别哭了,不会有事的。”

慕薇薇在他肩膀上哭了一会,觉得这个姿势有点不对,一把推开了他。

擦擦眼泪,将纸巾扔进垃圾桶,慕薇薇红着眼睛瞪他,“叶少辰,别假惺惺的,这世上我最不需要的就是你的关心。”

叶少辰无言以对。

……

学校里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处处是朝气蓬勃的笑脸,稍稍治愈了慕薇薇低落的情绪。

慕薇薇来到辅导员的办公室,小花老师很热情的让她坐下。

“你一个人来的?乔心优呢?”

“她回老家了,她爸爸身体不好,回家照顾父母了。”慕薇薇又讲了一遍这个谎言。

小花老师听后并没有怀疑,把一份文件给她,笑着说,“你先看看这个。”

慕薇薇狐疑的打开文件,粗略的浏览了一遍,这是一份派遣交换生的文件,对方学校是法国巴黎的一所著名大学。

“老师,这个?”

“现在学校有十个交换生的名额,你和乔心优是我们学院这一届里面最优秀的,如果你愿意,可以去法国深造两年,回来直接拿我们学校研究生的毕业证书。”

慕薇薇惊喜万分,激动的说,“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去?”

小花老师颇是骄傲的说,“当然,你可是我们设计学院的大才女,次次考试都是第一名,你不去谁还能去?而且你也有足够的天分,如果出去见见世面,以后在事业上会有很大的帮助。”

“我知道我知道,”慕薇薇开心极了,可是下一秒,她就想起了叶少辰,情绪一落千丈,他是不会同意她出国的,还两年?简直做梦。

小花老师看出了不对劲,问她,“有什么问题吗?”

“我……老师。你知道,我结婚了,所以……”慕薇薇很尴尬的说,“这件事,我要和……我丈夫商量一下。”

小花老师表示理解,拍拍她的小手说,“是应该商量一下,毕竟要两年时间,不过薇薇,这个机会可不是年年都有的,你要慎重考虑。”

“嗯嗯,老师,谢谢你,我一定好好考虑。”

“现在学校里争这个名额的人很多,我只能给你三天时间,这个文件你拿回去好好看看,和家人商量一下。”

从小花老师那里出来,慕薇薇没有着急回公司,而是在校园里漫步。

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来学校了。

图书馆,教室,宿舍楼,每一处都有着最鲜活的记忆。

篮球场上,她曾经也和女性朋友们一块来这里给看球,给帅气的学长加油。

还有绿茵跑道,在这里,她为了跑及格八百米,有段时间天天晚上来练习跑步。

这个校园承载了她所有的梦想和美好,她的男朋友,她的好闺蜜……

如果时间就停留在这里多好,她不必遭遇背叛,不必承担痛苦。

慕薇薇在看台上坐了一下午,把那份文件看了又看。

她真的很想去,但现实条件根本不允许。

先不说叶少辰答不答应,光是学费、住宿费、生活费她就负担不起,虽然她可以靠打工承担一部分,但都是杯水车薪。

“薇薇——”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

慕薇薇回头,一张不是很熟悉却很斯文的脸出现在眼前。

他是……

“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男生有些惊喜。

啊,慕薇薇想起来了,这是高她一届的师哥,大二的时候还追过她,不过被她拒绝了。到了大三的时候他出了车祸,后来就没有消息了。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碰到了。

慕薇薇认出了他,大方的打招呼,“师哥,好久不见啊。”

“你还认识我呀。”男生在她旁边坐下。

“怎么会不认识?师哥可是外文系的大才子。”慕薇薇调侃他。

男生认真的看了看她,感慨道,“大才子也没有入你的法眼啊。”

“师哥,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吧。”慕薇薇有些不好意思。

“不说了,说出来都是泪,对了,你马上就要毕业了吧。”

慕薇薇点头,“嗯,马上要毕业了。师哥你呢?毕业后在做什么?”慕薇薇生怕他问起自己的情况,连忙把话题引到他身上。

“我现在一家外企工作,今天回来办点事。”男生目光平和,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还是学校好,每次来到这里,总觉得连时间都慢了很多。”

“嗯,我也这么觉得。”慕薇薇附和道,想起他的那次车祸,关心的问,“师兄,我听说你大三的时候出车祸了。都好了吗?”

男生抖抖胳膊,笑道“没事了。当时我还以为自己这只胳膊要废了,后来我父母找到了一个老中医,治了整整一年才完全康复。”

“吃了不少苦吧。”

“不是一点点,不过比起健康来说,受点罪也无所谓。”男生咧嘴,露出坦然的笑容。

两人又说了会儿学校以前的趣事,慕薇薇的电话响起来,是叶少辰。

“什么事?”慕薇薇的语气很冷淡。

“事情办完了吗?我现在在学校门口。”

“哦,我知道了,马上出来。”慕薇薇挂了电话,冲男生笑笑,“师兄,我该走了。”

“我送你。”男生有些恋恋不舍,毕竟是他曾经喜欢过的女生,多看一眼也是好的。

慕薇薇连忙拒绝。“不用了,我走不丢的。”

“走吧走吧,好不容易见面,让我看看你男朋友长什么样,我也好死心啊。”师兄开着玩笑,眼里却藏着一丝失落。

他早就知道,像慕薇薇如此漂亮又优秀的女生,生活中少不了追求者。

慕薇薇没法推辞,只好让他送到校门口。

远远的,她就看到叶少辰夹着烟站在卡宴旁,一身的绝世风华让来往的女生看直了眼。

叶少辰看她和一个男生有说有笑的走过来,愣了一下,把抽了半截的烟扔在地上踩灭,大步走了过来。

师兄显然呆了片刻,身上的精英气质彻底被叶少辰压住。

“怎么这么久?”叶少辰扫了师兄一眼,目光就落在了慕薇薇身上,眼中带着凌厉。

“碰到了以前的朋友,”慕薇薇很冷淡,也没有想要介绍的意思,对师兄说,“师兄,我先走了,再见。”

“哦……再见。”师兄脸上有藏不住的失落,这样的男人,他这辈子都赶不上吧。

叶少辰一眼就看穿了男子的心思,示威般的搂住她的腰,带着她向卡宴走去。

“拿开你的臭手!”慕薇薇压低声音,不悦的说。

叶少辰手上的力道不松反重,低头在她耳边暧昧的说,“你等会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有什么好解释的?叶少辰,你无不无聊?”慕薇薇抬头瞪他。

叶少辰嘴角含着一抹阴冷的笑,“解释解释,这个男人有没有和你睡过。”

“叶少辰,是不是我和哪个男人说句话,笑一笑,我就和这个男人睡过?”慕薇薇早就没有了愤怒,只有冷漠,“如果你这么想,我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

叶少辰咬着牙,没有说话。

等等,慕薇薇似乎想到了什么,医生?

对了,师兄不是说他的胳膊是一个老中医看好的吗?说不定能治好叶少岩的手?

慕薇薇用力掰开叶少辰的手,说,“你等我一下,我有个重要的事情。”

说完不等叶少辰答应,转身向还站在原地的师兄跑去。

“师兄,你刚刚说。你的胳膊是一个老中医治好的,你有他的电话吗?我有个朋友,右手受伤了。”慕薇薇急切的说,脸上带着期待。

“哦,有的,不过不是老先生的,是他儿子的。”

慕薇薇有些激动,“都行都行。”

师兄将电话找出来给她,说,“这位老先生姓华,喜欢到处旅游,你找他的话要提前联系他儿子。”

“好好好,谢谢师兄。”

师兄抬头看了眼站在远处阴晴不定的某人,感受到他射过来的阵阵冷意,说了声“再见”就连忙转身走了。

慕薇薇心情愉悦的回到叶少辰跟前,看他脸色冷的吓人,也懒得理他直接坐进车里。

叶少辰深吸一口气,关上车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才回到车上。

“说吧,刚才回去找他干什么?”叶少辰尽量语气平淡的问。

慕薇薇瞄了他一眼,居然没有发脾气?

这简直太神奇了。

慕薇薇简单说了一下刚刚那位师兄出车祸胳膊受伤的事情。

“你想让少岩去看这个中医?”叶少辰听明白了她的意图,心情也渐渐好起来,原来她去找那个男人是这个原因。

“对呀,去试试呗,万一有效果呢?”

叶少辰想了想,点点头。

晚上吃饭的时候,叶少辰对叶少岩说了这件事,叶少岩本来要拒绝,因为他这些年找了不少中医,中药也喝了不少,但都没有多少效果。

但一听是慕薇薇的想法,沉默了片刻说,“好,那就去看看。”

慕薇薇看他同意,连忙把电话给叶少辰,催促他,“你现在就打电话,如果华老先生在的话,我们就赶紧过去,看病这种事宜早不宜迟。”

叶少辰拿过电话拨了过去,响了两声接通后,叶少辰起身走了出去。

叶少岩瞅了眼慕薇薇,不动声色的问,“你怎么突然这么关心我的手?”

“啊?你是我朋友啊,我当然要关心你。”慕薇薇说的理所当然,其实还有一层理由,叶少岩虽然不讲,但是她知道,叶少岩的手肯定是因为大哥受伤的,如果能治好,那他对大哥的仇恨是不是就能少一点?

叶少岩低下头,喝了一口粥,唇角悄悄弯起。

几分钟后,叶少辰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少有的笑意。

“华老先生后天刚好来A市访友,住在A市乡下的朋友家,到时候我们可以去找他。他儿子等会把地址发过来。”

“这么巧?我们运气太好了。”慕薇薇也有几分开心。

“后天一早,我开车带你去。”叶少辰对叶少岩说。

叶少岩点点头,说了声“好。”

希望如慕薇薇所说,这次运气能好一点。

……

晚上十点多,慕薇薇躺在床上刷各种学校交换生的信息,果然不出她所料,交换生一年的费用和出国留学差不多,至少需要十万块钱。两年就是二十万。她去哪里弄这些钱?

叶少辰是不可能给的,至于慕家大伯,他不伸手问她要钱就不错了。

看来只能白白放弃这个机会了。

真看着天花板发呆,叶少辰穿着双拖鞋进来,慕薇薇警惕的从床上起来,蹙眉问他,“你进来干什么?”

叶少辰一边解着衬衣的纽扣,一边说,“当然是睡觉,不然呢?”

“你可以去其他房间,叶家这么大,那么多空房子。”

叶少辰邪邪的笑了,“慕薇薇,你是不是忘了,这间房子也是我的。”

“好,你睡在这里。我去客房睡。”慕薇薇鞋都顾不上穿,向外面走去。

可是叶少辰怎么会放过她,在她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一把捞住她的腰直接扔在了床上,然后压了上去。

今天在电梯里的时候,叶少辰就有了想上她的冲动,能等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

“叶少辰……你……”慕薇薇撇过头,躲开了他印上来的唇。

叶少辰粗鲁的褪去她的睡衣,大手在她的腰间又掐又捏,语气中带着怒意,“说,今天下午的那个男人,到底和你有没有睡过?”

慕薇薇讥讽的笑笑,“睡过又怎么样?没睡过又怎么样?反正我在你心中早就被打上了荡妇的标签,你现在问不是废话吗?”

没有任何前戏,叶少辰直接撞进她的身体里。慕薇薇疼的咬住下唇,明亮的眼眸中蒙了厚厚一层荒凉。

叶少辰看到她这副表情,不知怎么动作就轻柔了几分,在她敏感的几个地方亲咬了一番,等她湿润了才又继续。

“慕薇薇……你难道不为自己申辩吗?”叶少辰目光紧锁着她的脸,观察着她最细微的变化。

“不需要。”慕薇薇刚说完,就被他狠狠撞了几次,慕薇薇觉得她的灵魂都快要出窍了。

“你……你慢点……”

“求我。”叶少辰在她耳边喷着热气。

“叶少辰……你做梦!”

女人的绝强,换来的是男人更加凶猛的占领。

事毕后,慕薇薇穿上长款睡衣,拖着疲惫的身体去浴室,她清醒着,所以不想带着他的气息睡觉。

走到浴室门口,慕薇薇回头看着靠在床头的男人,嘲讽道,“今天晚上居然没有抱着我喊乔心优的名字,你把她忘了吗?”

叶少辰眼皮一跳,他什么时候抱着她喊过乔心优?他为什么不记得?

“你在胡说什么?”

“呵呵,你忘了吗?你昨天晚上在花园喝醉了,抱着我一声声喊着乔心优,那叫一个痴情,那叫一个悲伤。原来你们男人的感情是如此决绝,只过了一天,你就把她忘得一干二净。”慕薇薇说完这段话,也不去看他的表情,走进浴室,打开蓬头。

热水顺着头皮流下,将他的气味一点点冲散。

报复的感觉,原来是如此爽快。

难道他以前对自己动起手来如此不客气。

报复,是会上瘾的。

床上,叶少辰被她的话怔住了,太阳穴突突突直跳,心里更是难以平静。

他昨夜真的喊乔心优了?

还是抱着慕薇薇?

可是,他明明对乔心优没有那么喜欢,怎么会喊乔心优的名字?

洗完澡,吹干头发,慕薇薇躺在床上,背对着他,闭上眼睛。

这样的生活到底何时才能结束?哥哥,哥哥,快点回来吧。

你知道我在呼唤你吗?

叶少辰同样侧过身,目光深邃地看着她单薄的脊背,有股冲动想要把她搂过来,心里却陡然失去了那股勇气。

两人虽然躺在一张床上,近在咫尺,中间却如同隔了一道深渊,任谁都难以跨过。

许久,叶少辰听到她平稳舒缓的呼吸声响起,这才闭上了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