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她是我的嫂子/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叶皇集团。

叶少辰告诉刘秘书,明天不要安排任何行程,他有事要办。

刘秘书很抱歉的摇头,“叶总,明天A市有个非常重要的政府会议,明确要求您亲自去,这个恐怕推不掉。”

“不能让别人代替我去吗?”叶少辰从繁缛的工作中抬头。

“不行,市委书记的秘书亲自打电话通知的,您必须到场。”

叶少辰靠在椅背上,摁摁鬓角,有些疲倦的说,“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好不容易有次机会可以陪陪他,难道,明天自己去不了了?

设计部。

慕薇薇心痛了很久,还是拨通了小花老师的电话。

“你考虑好了?”小花老师很惊讶。

慕薇薇靠在茶水间的桌子上,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语调沉闷,“老师,对不起,我的情况太特殊了,所以……”

小花老师沉默了会儿,惋惜的说,“老师明白,女孩子结了婚,做什么事情就不能光考虑自己了。没关系,叶皇集团也很不错,说不定你会有更好的发展。”

“谢谢老师。”

挂了电话,慕薇薇情绪低落,一个这么好的机会从手中溜走了,说不难过是假的。要知道去法国的克莱蒙大学攻读服装设计是每一个设计师的梦想。

现如今,这个梦想被自己亲手戳破了。

晚上回到别墅,叶少辰和叶少岩在客厅闲聊。慕薇薇跑去厨房帮忙,她现在发现,学会做饭是非常必要的,至少一个人的时候不用饿肚子。

“少岩,明天……”叶少辰顿了顿,看着弟弟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我本来说要陪你去找华医生,可是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我推不掉。”

叶少岩没有表现出一点失望,反倒是安慰叶少辰,“没关系,我自己去就好了,你要负责赚钱嘛,我懂我懂。”

叶少辰被他的话逗笑了,叹口气说,“其实我真的很想陪你去,你一个人我不放心。而且这么多年了,大哥对你的关心太少了。”

“大哥,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以后你有的是机会补偿我。”叶少岩心里闪过一个念头,淡笑着说,“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就让嫂子陪我去,刚好是她朋友推荐的,说不定医生看在她的面子上,态度能好点。”

叶少辰没有犹豫,满口答应,“这样也好,就让薇薇陪你去。”

吃饭的时候,慕薇薇得知这个消息,先是稍稍惊讶了一下,说,“我明天不用上班了?”

“你上班重要还是陪少岩看病重要?”叶少辰挑眉问道。

慕薇薇瞄了眼叶少岩,点头说,“当然是少岩重要。”

“那不就成了?明天一大早我让司机送你们去。”

“哦,好的。”慕薇薇埋头吃饭,眼里露出开心的笑,终于有一天不用过这种别墅、公司两点一线的生活了。

第二天一大早,窗外的天没有完全亮,慕薇薇就从床上爬起来收拾东西,叶少辰还在睡。

他昨晚意外的没有碰她,两个人像是陌生人一样睡在床的两边,中间宽的完全还可以再睡两个成年人。

慕薇薇对这种情况表示,太满意了。

最好一直这样下去。

刷牙、洗脸、找衣服、找鞋……

悉悉索索的声响把某人从睡梦中叫醒,叶少辰睡眼朦胧的看着她忙来忙去,声音暗哑的问,“你这么早干什么?”

慕薇薇往双肩包里放各种零碎,头也不回的说,“六点半了,昨天商量好的七点要出发。”

对,叶少辰想起来了,因为路上差不多就需要两三个小时。如果再遇到堵车,可能耽搁的时间会更长。

叶少辰在床上眯了一会儿,起来穿上睡衣。

慕薇薇穿了身轻便的运动装,一双白色帆布鞋,头发高高扎起,看起来既清纯又阳光。

背着双肩包来到楼下,叶少岩已经坐在餐厅吃饭了。

“我还以为你没起床呢。”慕薇薇有些惊讶,脚步轻盈走过去。

叶少岩被她脸上的笑容晃了下眼,心也跟着跳动起来。

“我每天这个时候都要起来跑步,是你太懒没有见过。”叶少岩打趣她,走到厨房将一杯热牛奶端出来给她,“多吃点,出了门午饭都不知道在哪里吃。”

“只要有钱,走到哪里都饿不了肚子。”

叶少岩笑笑,又给她面前放了一个小包子说,“谢谢你陪我去,不然我这一路要无聊死了。”

慕薇薇莞尔一笑,抬头四处看看没人,凑近他小声说,“其实我也正想出去转转,散散心,现在婚也暂时离不了,每天对着叶少辰那张脸,心情想好起来都难。”

少女的气息扑面而来,叶少岩心头微酥,垂眸望着她饱满红润的双唇,很想亲上去尝尝是什么味道。

“你傻愣什么呢?赶紧吃饭,吃完我们早点出发。”慕薇薇没有发现他的古怪,催促他。

叶少岩暗吸一口气,低下头不再看她,只有他自己知道,心现在跳的有多快。

原来,他对她不再满足于远远的看着,只要她开心幸福就好。而是想要占有了。

爱是自私的。

陡然想起他对乔心优说的那番话,其实是自欺欺人吧,喜欢她,怎么会不想拥有呢?

如果她是另外和他无关的女人,他一定会展开疯狂的追求,但是,她偏偏是哥哥的妻子,他可以帮着她逃跑,却如何将她拉入自己的怀抱呢?

叶少辰穿着睡衣从楼梯上下来,远远看到餐厅里的两个人,停住了脚步。

温暖的淡黄的光环绕着他们,背后是乍起的晨光,一个低眉浅笑,一个温柔平和,偶尔交谈一两句,如此的平淡却散发着温馨。

叶少辰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他们两个的相处什么时候如此融洽了?

此时的慕薇薇看起来很柔美,像一朵幽幽绽放的百合,完全不像在自己面前时候,是一只炸毛的刺猬。

而叶少岩,他看慕薇薇的眼神似乎也很温柔。

他该不会……

不,不会的,叶少岩是自己的亲弟弟,他是绝对不会做对不起大哥的事情的。

一定是灯光的问题。

压下心中短暂的疑惑,叶少岩故意干咳一声,下楼,目光却敏锐的观察着两个人。

叶少岩神色未变分毫,慕薇薇脸上的笑意却骤然消失,换上最常见的冷漠。

“大哥,你怎么也起这么早?”叶少岩问。

叶少辰勾唇,看了眼慕薇薇才对他笑道,“你嫂子把我吵醒了,我正好来送送你们。”

慕薇薇吃掉最后一口鲜肉包子,听到这话,顿时感觉包子的味道都变了。

你嫂子?

这好像是叶少辰第一次在叶少岩面前主动说,“你嫂子”这三个字吧。

他平时不都是说,慕薇薇如何如何,这一大早的,没睡醒?

叶少岩温和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变化,用纸巾擦擦嘴说,“刚好,我们要出发了。”

慕薇薇快速的擦擦嘴,正要去拿自己的双肩包,却被叶少辰抢先一步提到了手里。

“走吧,我看车子在外面等着了。”叶少辰拎着包往外走。

慕薇薇一头黑线,他这是要干什么?

因为要去乡下,怕路上不好走,王叔安排的车是辆黑色悍马,司机是叶少岩的专属司机。

叶少辰将慕薇薇的包放在后座椅上,扭头对叶少岩说,“要不我让几个保镖跟着,安全一点。”

叶少岩噗嗤笑了,“大哥,我是去看病,又不是和人去打架。你这样会吓着人家医生。况且如果顺利的话我们晚上就回来了,不会有事的。”

叶少辰也不勉强,拍拍他的肩膀说,眼中全是关爱,“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了知道了,你真是和妈妈一样,越来越啰嗦了。”叶少岩抱怨完上了车。

慕薇薇跟着他正要上车,却被叶少辰捞住肩膀。

“干嘛?”慕薇薇皱眉,不解的问。

叶少辰气的牙痒痒,她难道就不能对自己笑笑?

“你……照顾好少岩,别忘了你的身份。”叶少辰压低声音,语气重的恨不得在下面画破折号,重点强调一下。

慕薇薇以为他是担心叶少岩,郑重的说。“我知道,万一遇上什么事,就算我自己受伤,我也不会让他少半根毫毛的。”

叶少辰看她完全理解错自己的意思,又不想说破,心里更加恼火。

“慕薇薇,你是猪脑子吗?”

“叶少辰,你大清早的没睡醒就继续去睡,我没空站在听你骂人。”慕薇薇也火了,挣开他的双手钻进车里。

叶少辰的手僵在半空,这女人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大哥,我走啦!”叶少岩冲他挥挥手。

叶少辰点头,说了句“路上小心”,黑色的悍马“嗖”的就飙了出去。

车子消失在视野中,叶少辰转身,仰头看着晨光中的别墅,突然觉得这幢房子太大。太空旷了。

或许,应该再添一个人进来。

“王叔,把A市所有门当户对的单身适婚女人列个单子给我。”叶少辰边往进走,边对王管家说。

王管家一头雾水,不理解的问,“少爷,你找这些女孩子干什么?”

叶少辰回头瞪了他一眼,意味深长的说,“你不觉得少岩到了该结婚的时候了吗?”

王管家恍然大悟,猛拍了一下额头,欣喜的说,“对对对,岩少爷是该结婚了,我马上就去办,一定把符合条件的女孩子全都找出来,然后咱就在别墅办个宴会,让岩少爷一个一个挑……”

“王叔,你想的还真是周到。”叶少辰笑了一下,伸伸懒腰,“我再去眯会儿,希望今天少岩那边会有好消息。”

……

按照华医生儿子给的地址,悍马一路直奔。

慕薇薇打开车窗,胳膊抻着下巴贪婪的欣赏着外面的风景,偶尔看到美丽的景色就会激动的指给叶少岩看,开心的像个孩子。

然而再美的风景,看一个小时也会视觉疲劳。

“我睡会儿,早晨起太早了。”慕薇薇打了好几个哈欠,带着几分困意说。

叶少岩带着耳机在看一部纪录片,“嗯”了一声说,“你睡吧,到了我叫你。”

慕薇薇将车窗摇上,头一歪靠在车窗上,闭上眼睛。

几分钟后,慕薇薇就进入了梦乡,叶少岩扭头看了她一会,眼中晦暗不明,在她又一次差点栽倒的时候,身子向她靠了靠,伸手将她的脑袋轻轻掰过来,放在自己肩上。

慕薇薇沉睡中觉得不舒服,自己还调整了个姿势,往他身前贴了几分,睡得更踏实了。

叶少岩的手背擦过她光滑的脸颊,唇角弯起,露出温柔的笑意。

司机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升起了车厢的隔板。

纪录片里是非洲草原变幻诡谲的风光,叶少岩却无心观看,这一刻,他更愿意享受和慕薇薇单独在一起的静谧时间。

温暖中又带着一点点刺激。

而就是这点刺激,才让他不断的沉迷。

握着她温热的小手,叶少岩有种握住全世界的感觉。如果这条路没有尽头。车就一直这么开下去,其实也不错。

车子行进了一个多小时后,叶少岩发现她的手指动了一下,知道是快醒的节奏,于是将她的手放开,再次将耳机塞进耳朵,此时,车载电视上的画面是一只花豹正在夜间猎食,一双眼睛发出幽蓝的光。

慕薇薇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觉自己靠在了叶少岩的肩膀上,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第一个反应是摸摸嘴角,还好还好,没有流口水。

可是怎么会靠到他身上去呢?明明是靠着车窗玻璃睡的啊。

慕薇薇揉揉脸,有些尴尬的说,“那个,我怎么会……”

不等她说完,叶少岩一脸平静的摘掉耳机,表情自然的说,“你的脑袋不停的往玻璃上撞,我怕你把玻璃撞碎了,就好心借肩膀给你靠靠。”

“哦哦,是这样啊,谢谢你。”慕薇薇不好意思的说。

叶少岩继续带上耳机,淡然道,“客气什么,我们两个不用这么多谢谢。”

慕薇薇傻傻的笑了笑,觉得车里的空气有些热,打开了车窗,清风吹进来,瞌睡一扫而空。

快到乡下,外面是大片大片的水稻,不时还有一两只水牛闪进视线里。

入了村,又开了会儿。车子停在一户青砖白墙的人家门口。

慕薇薇下车看了看门牌,对叶少岩说,“就是这家了,我去问问。”

门是黑色的木门,半闭着,里面还传来说话的声音。

慕薇薇在门上敲了几下,喊道,“有人吗?”

很快,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走了出来,看到慕薇薇和叶少岩,狐疑的问,“你找谁呀。”

慕薇薇很礼貌的笑着说,“伯伯你好,我来找华大夫,想找他看病。”

“哦……进来吧进来吧。”老者很热情,边走边说,“老华,赶紧出来,有人找你看病。”

“哎呀,我好不容易在你这躲几天清净,怎么又有人找来了?”随着洪亮的声音传出,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从里屋走出来,皱着眉头看起来很不开心。

“华大夫您好,打扰您了。”叶少岩很客气的弯了弯腰。

老人看他一脸诚恳,火气退了很多,瞅着两个人说,“你们两个谁看病?”

“是我。”叶少岩说。

老人上上下下大量他一番,袖子一甩说,“进来吧。”

……

华大夫仔细的为叶少岩摸了骨,额头拧成了川子,许久都不说话。

叶少岩早已看惯了这种表情,心里叹口气,淡然的笑道,“没关系。我知道治不好……”

“屁话!”华大夫爆喝,眼中蹦出少有精光,“谁说治不好,别人没办法,我老华有办法。”

叶少岩心猛一跳,惊喜的问,“真的?我这手能治好?”

“当然能治好,不过嘛……”华大夫挑挑眉毛,笑的有些高深莫测,“你要吃点苦头。”

“没关系,只要能治好我的手,什么苦我都能吃。”这是埋藏在他内心深处最大的自卑,现在有了一丝希望,哪怕让他上刀山下火海他都愿意。

华大夫点点头,笑的有些阴险,“这样,我先给你初步治疗一下,你跟我来。”

叶少岩跟着老人进了挂着门帘的小屋,慕薇薇很识相的出了正厅,在院子里高兴的蹦跶。

简直太好了!

没想到去了一趟学校会有如此大的收获。

这时,电话响起,慕薇薇一看,是叶少辰。

“你们到了吗?”他直接问。

“到了,找到华大夫了。”慕薇薇的语气里洋溢着兴奋,不等叶少辰问就说,“而且华大夫说能治好,现在正在屋里给少岩治疗。”

“真的吗?”叶少辰也很激动,“那就好那就好。”

说到这,慕薇薇听到那边有个微弱的声音说,叶总,该进去了领导都到了。

叶少辰说了句“马上就来,”然后对慕薇薇说,“少岩那边有什么情况及时通知我,我这边忙完就过去。”

“哦。”慕薇薇应了声挂断电话。

不一会儿,慕薇薇听到屋里一阵疼痛的呻吟,是叶少岩的声音,慕薇薇心里狠狠一疼,这就是华大夫说的“吃点苦头”吧。

在她印象中,叶少岩从来都是一副温润如玉的样子,好像没有事情能难倒他,能让这样的男人疼的出声,估计不是一般的苦头。

闷哼声不断的传出,慕薇薇的拳头紧紧握在一起,心也跟着焦躁起来。

到了最后实在忍受不了,慕薇薇跑出了大门,来到车边大口呼吸。

司机靠在车头处抽烟,看到她出来稍稍惊讶了一下,但是没有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慕薇薇在门口的石凳上坐了好久,终于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

“喂,姑娘你过来。”

慕薇薇回头。华大夫在里面冲她招手,连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土,跑进去,“华大夫,有需要我做的事情吗?”

“嗯,拿着这个方子去药店抓药,记住,去村东头,那里有一家药店。”华大夫给她一张方子,慕薇薇瞅了眼,呃……一个字都看不懂。

都说医学院有自己的文字,果不其然。

带着药方,一路走一路问,在快出村的时候看到一家回春大药房,进去一看,一个中年男子带着眼镜在捣什么东西。

说是大药房,不过就是一间屋子,除了几架西药,靠墙的位置是满满的各种小木盒,每个小木盒上都有一个标签,写着当归、黄芪、白术等等。

和电视上演的一模一样啊。

“想买点什么药啊。”中年男子抬起头问。

慕薇薇把药方给他,说,“我抓药。”

老板接过来抬着眼镜看了看,起身抓药。

“这是华大夫开的药方吧。”老板一边从小木盒里取药一边和她聊天。

“哦,是他。”

“也就是华大夫有这种魄力,别人可不敢开这些药。”老板的语气中充满敬佩。

称分量,打包,交给慕薇薇。

回到青砖白墙家,叶少岩坐在院里的石凳上,头发湿的像是从水里刚出来,后背上的衣服全粘在背上。

慕薇薇疾步走过去,关心的问,“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疼啊。”

叶少岩舒心的笑道,“是有点疼。不过还能忍。”

“这小伙子忍耐力不错,我以前看过不少病人,喊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也就只有你,哼哼两声。”华老爷子拿过慕薇薇提回来的中药,凑到鼻子前闻了闻,进了厨房。

慕薇薇指了指华大夫的背影,小声说,“我觉得他特别像电视里演的那种世外高人,脾气都怪怪的。”

叶少岩很认同她的话,“你说的没错,不过他真的很厉害,刚刚被他折腾了一番,我的右手就感觉热热的,比起以前凉冰冰的感觉好很多。”

“这么快?”慕薇薇惊喜的一把抓住他的手臂。

“哎呦,慢点慢点,疼疼疼。”叶少岩龇牙咧嘴的喊道。慕薇薇被电触了般放开他的胳膊,连忙问,“怎么了怎么了?”

叶少岩深吸口气,挤出一丝笑容,“华大夫刚在只胳膊上针灸、推拿、拔罐,十八般武艺用了遍。”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很快,空气中就飘散着浓烈的中草药味,闻着就很苦。

华大夫摇着一把蒲扇从厨房出来坐在两人对面,认真的说,“你这只手断了骨头是小事,主要是手筋断了,只要把手筋续上就算好。不过这起码需要半年时间,我这几天一直住在这里,可以帮你打通经脉,几天后我就离开这里。”

“那我们去哪找你呀,”慕薇薇着急的问。

“你急什么?到时候我把药方留下,针灸推拿什么的,要不你这几天跟着我学学,以后每天帮你男朋友按摩。”

慕薇薇一听男朋友这三个,急着解释说,“不不不,他不是我男朋友,他是……他是我弟弟,我弟弟。”

“弟弟?可他看起来比你小很多啊。”华老头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她。

慕薇薇脸一红,“我可能比较显小而已。”

“呵呵,”华老先生似乎看破了什么,也不勉强她,“那你们最好找一个稍微懂医术的过来,我是不可能在这停留半年的。”

“您别担心,我们有家庭医生,明天我让他过来。”

……

村子里有民宿,慕薇薇、叶少岩和司机暂时住下。这个时间不是旅游旺季,有很多空房。到了傍晚的时候,突然间狂风大作,大雨噼里啪啦的就砸了下来。

叶少辰开完会已是下午四点,接着又参加了个重要的晚宴,原本说好的今天赶过去,结果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事情就是这样,我们现在住在村子里的一家民宿,估计得住四五天。”慕薇薇坐在窗边,一米之外就是瓢泼大雨。

叶少辰站在宴会外面的阳台,听着她的声音,烦躁了一天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那我把工作安排一下,明天和韩医生一块过去。”

慕薇薇翻白眼,她能说你别来吗?

叶少辰听她不说话,语气柔和了很多,“那我先挂了,我还在忙。”

“等等。”慕薇薇喊道,“我来的时候就穿了一身衣服。你来的时候帮我带几身换洗衣服,还有把洗漱用品也带上。”

叶少辰唇角弯起,轻声“嗯”了一下,带着不可察觉的丝丝柔情。

只是他这一点点情愫,全都湮没在唰唰唰的雨声里,慕薇薇完全没有听到。

估计就算不下雨,慕薇薇也听不出来什么。

晚宴结束已经很晚了,叶少辰喝了不少酒回到家直接就睡了,第二天起来才按照慕薇薇的吩咐收拾东西。

拿了几件外套,叶少辰觉得不够,拉开抽屉,里面整整齐齐的码放着一叠内裤,用手指划过去抽取了四条,又拉开另一个抽屉,拿了一个黑色内衣。

这些应该够了吧。

哦,对了,还有她的洗漱用品。

拎着一大包东西从衣帽间出来时。不小心将一包挂到地上,回身捡起来的时候,里面的一份文件吸引了他的注意。

打开一看,叶少辰的脸色瞬间阴冷。

她居然背着自己想要去当交换生?

哈,那要问问他这个丈夫同不同意?

一早晨的好心情被这份文件彻底摧毁,韩医生来到别墅将行李放在车上,戳戳王管家的胳膊问,“谁又得罪大老板了?这表情也太恐怖了吧。”

王管家摇头,昨天晚上回来还好好的啊。

“你小心点,路上悄悄的别乱说话。”

韩医生撇嘴,“我没事说什么话?睡觉多好。”

结果,韩医生真的睡了一路。

雨下了一夜,民宿前的一汪池塘里,荷花悄然绽放,风一吹,露水咕噜噜滚落,美的像一幅画。

慕薇薇和叶少岩吃完饭。沿着池塘散了会儿步,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来到华医生家继续接受治疗。

又是一阵漫长而痛苦的折磨,叶少岩从小黑屋出来时,比昨天的情况还惨,脸色煞白,脚下都有些趔趔趄趄的走不稳。

慕薇薇走上去扶住他,看他把嘴唇都咬破了,心里一紧,眼眶红红的说,“以后如果疼就喊出来,别忍着。”

叶少岩有些虚脱,整个人靠在她身上,可脸上还挂着笑,“一个大男人,又哭又喊的像什么样子?这不是忍过来吗?”

“你真是……”慕薇薇气的不知道说什么。

“少岩。”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两个人同时抬头。叶少辰站在门口,脸隐藏在阴影里,身后是大片大片的阳光。

慕薇薇心里“咯噔”一跳,她现在和叶少岩这副姿态,叶少辰一定是胡思乱想了。

可是,她又不能把叶少岩推开。

叶少岩也愣了几秒,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抬起另一只胳膊对叶少辰虚弱的笑道,“大哥,你赶紧过来扶一下我,嫂子力气太小,我怕把她压趴下。”

叶少辰闻言,大步走过来,伸手将叶少岩架过来,看他一脸的苍白担心的问,“治疗很辛苦?”

叶少岩皱皱鼻子,像小孩子一样撒娇道,“很疼,非常疼。”

“疼就对了,来,把这碗药喝了。”华大夫走过来,看了眼叶少辰说,“你是他哥哥?”

叶少辰点头,“是我,这几天麻烦您了。”

“带来的医生呢?”

韩医生忙走上来,笑着说,“我就是。”

“你跟我来。”华大夫接过叶少岩喝完的药碗,向正厅走去,韩医生一脸崇拜的跟上去。

他也看过叶少岩的病例,在他的认知中,叶少岩的手是不可能恢复的,没想到这个小老头如此厉害,他怎么能不佩服?

扶着叶少岩回到民宿,一转身,叶少辰就将慕薇薇拽到了她的房间。

“叶少辰,你抓疼我了,放手。”慕薇薇抗议道。

叶少辰把那份文件从包里掏出来扔在她脸上,怒发冲冠,“你给我解释解释,这是什么意思?”

慕薇薇低头看了眼文件的名字,明白他生气是怎么回事了。

“有什么好解释的?不就是一份学校的交换生文件吗?你想让我解释什么?”

叶少辰把她压在墙上,直直瞪着她的眼睛,咬着牙问,“你想偷偷去法国?”

“当然想去,这是每一个设计师的愿望,我为什么不能想想?”慕薇薇梗着脖子,她明知道这样说会激怒叶少辰,但她就是不想顺着他的心思。

“慕薇薇,你做梦!”叶少辰握紧她的脖子,目光凶狠之极,“你是我买回来的玩物,没有我的同意,你哪里也去不了。再说了,你有钱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