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夫妻吵架,爱慕藏不住/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薇薇坦然的看着他,“没有。”

“哼,没有钱你怎么去法国?让你那个慕家大伯掏钱吗?还是想勾引叶少岩让他给你付学费生活费?”

慕薇薇原本不想和他计较了,没想到他居然说出这么恶心的话,还把叶少岩带进来,这个她不能忍。

“叶少辰,你的思想要不要这么肮脏,我和你结婚了,就是叶少岩的嫂子,我就算勾引别人也不会去勾引少岩,我没有那么重的口味!”

“看来你已经有目标了,说,到底是哪个男人?”叶少辰想起她上次去学校碰到的那个人,眼睛微眯,厉声问,“是你的师兄吗?”

慕薇薇受够了他的无理取闹,奋力将他推开,“叶少辰,我看你有妄想症吧,好好好,我也不和你废话,这是我们辅导员的电话,你自己去问,看看我找的哪个男人要的钱。”

说着,将手机直接扔给他,跑出了房间。

她和他再多待一秒都会窒息。

叶少辰愣了一下,想了片刻还是拨通了上面的电话。

刚一接通就听那边小花老师说,“薇薇?你改变主意了吗?”

叶少辰噎住,改变什么主意?

干咳了一声,叶少辰说,“你好,我是慕薇薇的丈夫叶少辰,你能告诉我薇薇去法国当交换生是怎么回事吗?”

小花老师惊讶的问,“她没有跟你说吗?哦,是这样的……”

跑出房间的慕薇薇直接来到前台,老板正在电脑上追电视剧。

“再开一间房。”慕薇薇压着心里的怒火,面色不善的说。

她不想和叶少辰独处一室,一分钟也不愿意。

老板抬起头看是她,也没有让登记,直接从小抽屉里拿了把钥匙给她,“你隔壁房间的,行吗?”

“不行,要一个最远的房间。”

“哦~”老板在抽屉里翻了翻又拿出把钥匙给她,“呶,最远的一间房,二楼一直往里走的那间。”

慕薇薇抓起钥匙上楼,来到老板说的那间房子,开门。进去。

除了光线有点暗,其他的配套设施都一样。

倒在床上,慕薇薇目光空洞的看着天花板,脑子嗡嗡嗡的疼。

这边,叶少辰挂了电话表情有些沉重,原来她在两天前就回绝了这件事,自己却还以为她要悄悄逃走而出言侮辱她。

叶少辰懊恼无比,为什么一遇到上和她有关的事情就如此不淡定呢?为什么就不能听听她在说什么呢?

现在,她估计更恨他了吧。

怎么办呢?叶少辰在房间里徘徊了许久,最后觉得还是先道歉吧。

房间外,没有一个人影。

下楼,民宿附近也没有人。

这里就这么大,她能去哪里呢?

会不会去少岩的房间了?

这么想着,叶少辰也顾不上心里什么滋味,敲开了叶少岩的房门。

“大哥,进来坐。”叶少岩让开路。

房间一眼看到底。没有人。

“那个……你有没有看到薇薇?”叶少辰问。

叶少岩颇感诧异,但很快就意识到他们两个吵架了,不由的皱起了眉头,“没有,出什么事情了?”

“没事没事,你休息吧。”叶少辰不想告诉弟弟如此丢人的事情。

叶少辰转身走了几步,叶少岩叫住他,“大哥。”

“怎么了?”

叶少岩的口气不是问,而是在陈述,“你和薇薇吵架了。”

叶少辰敏锐的捕捉到他情绪的变化,因为叶少岩平时都会说“嫂子”如何,这次却用的是“薇薇”。

“夫妻吵架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叶少辰平静的说。

叶少岩忍了又忍,还是没有忍住,一语双关的说,“大哥,薇薇是个好姑娘,如果你不懂得珍惜的话,我怕她迟早会离开你。”

叶少辰眼皮一跳,认真的看着弟弟深邃的眼眸,表情很淡定,“我娶了她,她这辈子都会是我的妻子,我不放她,她永远都离不开我。”

“哦,好吧,希望如此。”叶少岩似乎有些疲倦,揉了揉眼眶说,“大哥,我想睡会儿,等吃饭的时候你喊我。”

“知道了,你休息吧。”

门慢慢的关上。叶少岩的脸消失的瞬间,叶少辰的表情变的极为阴沉,是自己想多了吗?弟弟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难道真的喜欢上慕薇薇了?

不过从刚刚慕薇薇的态度来看,似乎对这件事毫不知情。

看来要尽快给少岩安排相亲宴,他认识了更多的女孩子,就会把注意力从慕薇薇身上转移开。

他可不想上演和弟弟争夺同一个女人这种狗血戏码。

楼上楼下的又找了一圈,就连整个村子都转了一遍,叶少辰还是没有找到慕薇薇,心里逐渐焦急起来,她会跑到哪里去呢?

总不至于在村口坐车回A市了吧,她的手机还在自己手中呢。

口干舌燥又垂头丧气的回到民宿,老板的一集电视剧刚追完,看到他好奇的问,“朋友,你跑来跑去干啥呢?”

叶少辰一屁股坐在门口的沙发上,闷闷的说。“找人。”

老板想起一个小时前出现的慕薇薇,这几天他这里就只住这两三个客人,如果没错,这位帅哥找的就是她。

老板闲着也是闲着,胳膊肘撑在桌子上,笑的很八卦,“和女朋友吵架了?”

叶少辰瞄了他一眼,强调道,“是我老婆。”

老板呆了几秒,原来两个人是夫妻?那前面住进来的那个帅哥是谁?

“你老婆是不是个子高高,皮肤很白,长头发扎个马尾,长得很漂亮那个?”民俗老板问。

叶少辰冷漠脸,“嗯,是她。”

老板给他竖起一个大拇指,“哇——你也是厉害,敢和老婆吵架。”然后用过来人的语气说,“女人嘛,生气了你就好好哄哄,居然闹到分房睡,估计你犯的错不小。”

叶少辰听的一头雾水,分房睡?慕薇薇又开了一间房?

“是我不对,她开的几号房。”

老板一边笑着摇头,一边说,“这可是客人的隐私,我怎么能随便告诉你呢?”

叶少辰扶额,这个老板戏真多。

无奈的从钱夹里抽了几张红版拍在桌子上,“老板,不管那间房住不住,房钱给你。”

老板狡猾的笑了笑,将几张票子摸进口袋,指着二楼说,“最里面那间房,她还特意说,要一间最远的房间。”

叶少辰心里一紧,没空再搭理老板,大步上楼朝最里面那间房走去。

到了门口,叶少辰僵住了脚步,说什么?怎么说?

对她趾高气扬都早已成了习惯,猛然间让他道歉,叶少辰觉得有些说不出口,可是不说,他心里更难受。

迟疑了一会儿,叶少辰轻轻的敲敲门,没有反应。

再敲一次,还是没有反应。

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这么想着,叶少辰试着推了推门,居然推开了。

而找了一两个小时的女人正躺在床上睡得天昏地暗。

一股怒火从心里蹿起来,她没有锁门就睡了?难道就不怕坏人进来吗?到底有没有一点安全意识?

叶少辰闭上门,火大的来到她跟前,看是一看到她干净白皙的脸,心里的那股无名火就烟消云散了。

慕薇薇仰面睡着,眉头紧紧蹙在一起,眼睑处一片青色,是没有休息好的缘故。

男人在她旁边坐下,用手指勾勒着她的脸庞,你梦到了什么?表情如此忧郁?是不是梦到了我?

因为是中午,慕薇薇睡眠比较浅,再加上刚刚的敲门声,叶少辰的手指在她脸上触碰的时候,她就渐渐醒了。

睡眼朦胧中,叶少辰的脸出现在视线里。

睡意一扫而空,慕薇薇从床上起来,冷眼看着他。“你来干什么?”

叶少辰张了张嘴,那句对不起还是没有说出口,把手机给她,“还你的手机。”

慕薇薇拿过来,撇过脸不看他,“你可以走了。”

叶少辰起身走了两步停下,转过身,问她“你要住在这里?”

“是的。”

叶少辰望着她冷淡的脸,沉默了片刻鼓起勇气说,“刚才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不该说那样的话。”

慕薇薇脸上没有什么变化,心里却诧异万分,他居然跟自己道歉?

太阳没有从西边出来啊。

抱歉的话一说出口,叶少辰顿时觉得轻松了很多,继续说,“我没有调查清楚就冤枉你。还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是我的错。”

慕薇薇斜眼看着他,冷笑道,“没关系,反正你以前也经常这么做,我早就习惯了。”

“薇薇……”叶少辰心口一疼,以前有很多事情他都听了乔心优的一面之词,她申辩的时候他说什么?闭嘴,还是直接动手?

慕薇薇用手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别,叶少辰,你别这么喊我,我承受不起,也千万别为以前的事情道歉,你打也打过了我死也死过了,就让那些事过去吧,就像你说的,我其实就是你买来的玩物,你叶总没有必要对一个玩物说抱歉。”慕薇薇拉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说,“请吧。”

叶少辰心口被她插了好几刀,无奈的走了出去。

可是没一会儿,他又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两个包,一个是她先前带来的双肩包,一个是这次叶少辰带来的换洗衣服。

“你什么意思?”慕薇薇看他从包里拿出几件衬衣挂在狭小的柜子里,不悦的问。

叶少辰表情淡然的说,“没什么意思,你不是要住这间吗?”

“对呀,我是要住这一间,可是并没有说你也住在这里。”慕薇薇强调道。

叶少辰瞥了她一眼说,“开两间太浪费钱了。”

哈?浪费钱?

慕薇薇懵了,你这个理由也太牵强了吧。

“叶少辰,这里一天也就是一百块钱,你一个大老板居然会说浪费钱?”

“当然,我的钱是一分一分赚的,当然要省着花。”叶少辰说的很理所当然。

慕薇薇翻了个白眼,耸耸肩,“好,你喜欢你住,我去另开一间。”

看着慕薇薇出去,叶少辰露出了个得逞的笑容。

前台。

“对不起,没有空房间了。”老板笑眯眯的说。

慕薇薇睁大眼睛,指了指这一圈的房间,“老板,这些房间明明都空着。”

“是这样的,五分钟前,叶少辰先生已经把这里包了。”

次奥!

哪个贱人刚刚说浪费钱的?

气呼呼的回房。叶少辰双手抱胸靠在门框上,冰蓝的眸子中全是促狭的笑意。

慕薇薇瞪了他一眼,你是有钱人你厉害。

既然注定要住在同一间屋檐下,为什么要委屈自己?

慕薇薇拿起自己的包,又回到刚开始住的那间房子,至少这里光线充足,推开窗户外面就是一塘荷花,美景无边。

叶少辰嘴角噙笑,将挂好的衣服一件件取下来随便的塞进包里。

跟他斗?慕薇薇还太稚嫩了。

接下来几天,上午叶少辰陪少岩去治病,下午坐在房间里用笔记本处理公文,至于晚上……就和慕薇薇各占床的一边睡觉。

真是只是简简单单的睡觉。

因为当天晚上叶少辰将慕薇薇压在床上,快要欲火焚身的时候,慕薇薇冷笑的看着他,一字一顿慢幽幽的说,“我来大姨妈了。”

叶少辰一怔,额头青筋暴起,眼中全是欲望,“你为什么不早说?”

“才想起来啊。”

叶少辰看着她的神情,这哪里是才想起来,明明是故意的。

有的地方涨的快要爆了,却又不能动她,叶少辰气的在她胸口咬了一下,翻身进了浴室冲冷水澡。

窗外是明亮的月光,洒进来一室皎洁。

这回大姨妈来的太及时了,能让他好好消停几天,只是肚子疼起来太要命了。

叶少辰一身寒气的出来,上床直接将她捞进怀中。

“别动。”叶少辰低声喝道,一只大手盖在她的小腹上,热量源源不断的传过来,慕薇薇整个人舒服了很多,疼痛也减少了一些。

……

一天下午。华大夫朋友家的院子。

叶少岩的手在经过几天的魔鬼式治疗后,竟然有了一点点知觉,虽然还不能动,但是碰到水时候他能感觉到是热的,还是冷的。

这个变化让他惊喜万分。

“这个华大夫还真是厉害,才几天时间就有效果了。”慕薇薇绕着叶少岩开心的转圈。

叶少岩目光追随着她的身影,温润的笑道,“那我这次可要好好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这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治好。”

慕薇薇摆摆手,“你也帮了我很多次啊,再说我也没有做什么,吃苦受罪的还是你自己。”

叶少岩余光看到有个身影远远走过来,目光微沉,不动声色的挡住慕薇薇的视线,故意说,“薇薇,韩医生不在,你帮我用热毛巾再敷一下肩膀好吗?”

慕薇薇正好闲着没事,一口答应说,“好啊,你等会儿。”

叶少岩不想再等下去了,这几天他每次看到叶少辰和慕薇薇同进同出,心里就像扎了一根刺,尤其是到了晚上,这根刺就会顺着血液不断乱跑,痛的他难以呼吸。

他知道慕薇薇对他只有朋友之谊,如果冒然对她说,一定会把她吓跑,估计连见他都不会见。

所以,他只能从叶少辰这里先入手了。

大哥,对不起。我要和你抢慕薇薇了。

为了治疗方便,叶少岩里面穿了一件背心,慕薇薇拿着热毛巾出来,将他右胳膊的袖子脱下来,露出肩膀上麦色的肌肉,以及胳膊上的一道道新新旧旧的伤痕。

这是慕薇薇第一次看到这些伤痕,心里颤了一下,轻声问,“这是……华医生弄得?”

叶少岩点头,“嗯”了一下。

“看着都疼。”慕薇薇把热毛巾小心的敷在他肩头,问,“烫不烫?”

“刚好。”叶少岩含笑,余光看到某人站在了几米之外的阴影里。那个角度,慕薇薇刚好是背身,看不到。

“毛巾凉了就告诉我,我再去换。”慕薇薇尽职尽责,她打心底里把叶少岩当一个好朋友,没有任何男女之间的杂念,只是有人却不这么想。

叶少岩瞥了眼阴影里的人,假装无意的问道,“薇薇,这几天你和我大哥怎么了?你看起来不太高兴啊?”

“呵呵,我和他在一起什么时候高兴过?”慕薇薇叹口气,“哎呀不说这些糟心事了,华大夫准备什么时候走?”

“他明天走。”

慕薇薇试了试毛巾的温度,还热着,又说,“这么快,那韩医生把针灸、拔罐、推拿什么的学会了吗?”

“会了吧。”叶少岩不敢肯定,不过韩医生每次学的时候都很认真,一副好学生的样子。

叶少辰从黑影中走出来,看着其乐融融的两个人。一脸寒霜。

“大哥,你来啦。”

慕薇薇的表情僵住,她刚刚说的话,他听到了吗?

算了,反正说的是事实,她和他的关系也从来没有好过,大不了更坏。

叶少辰坐在他对面的石凳上,蓦然说,“少岩,你喜欢哪种女孩?”

叶少岩眼皮一跳,直视着他皮笑肉不笑,“大哥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没什么,就突然觉得,你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结婚了。”叶少辰说到这顿住,目光看着另一个人说,“你看,薇薇比你小都成你嫂子了,你也赶紧结婚,爸爸妈妈在九泉之下也能安心啊。薇薇,你觉得呢?”

慕薇薇懵住,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再说,她结婚早还不是被他和慕家大伯逼的?否则她书念得好好的,怎么可能会卖身给他?

“嗯嗯,少岩是该结婚了。”慕薇薇顺着他的话。

叶少辰满意的点点头,又对叶少岩说,“有没有喜欢的人,大哥去帮你提亲,或者有没有一个标准,我和你嫂子一块帮你留意着。”

慕薇薇着实搞不懂他这会儿抽什么筋,说什么话都带着她。

不过,叶少岩却听懂了。也明白了。

“大哥这么关心我啊。”

叶少辰隐隐笑了,“婚姻大事,大哥怎么会不关心呢?跟大哥说说,到底有没有?”

叶少岩沉默着没说话,兄弟二人就这么直直的对视了一会,似乎在暗暗较量什么。

接着,叶少岩粲然笑了,大胆的说,“是有喜欢的人了,不过对方还不知道,等时机成熟了我会告诉她,如果她同意了,大哥再去求亲吧。”

叶少岩的话让慕薇薇大吃一惊,连忙的问,“你有喜欢的女孩了?怎么没有听你提过?干什么的?漂不漂亮?叫出来见见啊。”

叶少岩侧头看着她,心里快要抓狂了。

这个蠢女人!

“她……长头发。大眼睛,高鼻梁,性格嘛,和你差不多。”叶少岩当着叶少辰的面,毫不避讳的说。

慕薇薇没有想那么多,以为真的有这么个女孩,“那我一定和她很聊得来,有机会你介绍我们认识啊。”

叶少辰紧盯着慕薇薇,看她的样子并没有吃醋或者嫉妒,似乎也没有听出来叶少岩话里的深意,那就是说,她并不喜欢叶少岩。

因为喜欢的话,不会只为他开心,至少会表现出一点点难受。

但是慕薇薇一点都没有。

这个推断让叶少辰松了一口气。

“薇薇,你去看看老板的饭做好了没有,我和少岩有点事情要谈。”叶少辰对她说。

“哦。”慕薇薇快速离开。她还沉浸在叶少岩有心上人的惊奇中,完全没有兴趣想知道他们谈什么。

院中的气氛随着她的离开顿时冷了下来。

“出去走走。”不等他回应,叶少辰起身径直出门向慕薇薇相反的方向走去。

叶少岩暗吸一口气,将温热的毛巾拿下来,穿上衣服。

这件事,他终是要知道。

因为他的爱慕已经藏不住,他也不想藏了。

兄弟二人沿着田间小路走了一程又一程,到了一处水田地,叶少辰停下来,语气平和,“少岩,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不是你要谈吗?”叶少岩注视着他。

叶少辰直接挑明,“你刚才说的那个女孩,不要想了,你永远也得不到她。”

叶少岩唇角斜斜的勾起,“大哥,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得不到?”

“少岩,无主之人你可以抢,但是她都结婚了,你……”叶少辰还是无法捅破那一层窗户纸,只是语气却越来越严厉。

叶少岩也丝毫不退让,“她是结婚了,可她一点都不开心,她的丈夫对她也不好,我难道不应该带她逃离这个火坑吗?”

“你……”叶少辰对弟弟的质问无法回击,因为他曾经对她确实不好,很不好。

叶少岩步步紧逼,“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可能长久的,更何况她的丈夫还婚内出轨,这完全是对家庭的背叛,你觉得这样的婚姻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

“我没有!”叶少辰脱口而出,“我和乔心优没有做到跨越底线那一步。”

“跨越底线?难道你觉得你和她上床了才算是跨越底线了?”叶少岩桀桀冷笑,摇头道,“大哥,你让一个觊觎你的女人那么光明正大的住在叶家,这还不够吗?你敢说你没有私心?你敢说如果有大把的机会,你们不会做到那一步?”

“少岩,你说的这些事情是我当时欠考虑。可现在问题是,她已经嫁给了我,难道我们兄弟二人要为了一个女人反目吗?”

“大哥,你当时娶她,无非就是为了引出慕天野。既然她不爱你,你也不爱她,不如让我带她走,让慕天野来找我吧。”

“不可能!”叶少辰拒绝,“我不会让你带走她的!”

“如果这件事我非做不可呢?如果我让她爱上我呢?”

叶少辰的表情变的狰狞可怖,“那我。就杀了她。”

他的女人可以不爱他,但是也绝不能爱上别人,更何况这个人是自己的亲弟弟。

叶少岩知道他说的出就做的到,不由的替慕薇薇担心,语气软了许多,“哥,我知道喜欢上薇薇是我不对,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哥,从小打大我没有求过你什么,这次我求求你好吗?”

叶少辰看着脸色痛苦的弟弟,心里有些不忍,不管怎么说,少岩是他的弟弟,是这个世上他唯一的亲人,他的右手当年就是为了救自己废的。

叶少辰搂了搂叶少岩的肩膀,叹口气说,“少岩,你喜欢她,是因为你接触的环境里只有她一个,暂时被她迷惑了而已。其实比慕薇薇好的女孩多的是,你多接触接触就会忘了她的,我为你准备了一个盛大的聚会,邀请了A市所有家世好性格好女孩,到时候你好好挑一挑。”

叶少岩难以置信,睁大眼睛看他,“大哥?”

“爸爸妈妈不在了,这件事我做主,就这样定了。”叶少辰用命令的口吻对他说。

叶少岩看了他许久,终于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表面答应,是为了让他放松警惕。等时机成熟了,他还是要带慕薇薇走的。

“回去吧,该吃饭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往回走,表面看似融洽,却都心事重重。

刚进村,叶少辰就发现有几个老人急匆匆的往民宿的方向跑,觉得有些奇怪,叶少辰拉住一个人问,“出什么事情了,你们跑什么?”

“有人掉进池塘了。”

叶少辰心头一跳,该不会是慕薇薇吧。

“我过去看看。”叶少辰对叶少岩说了句,就抬脚向民俗的方向狂奔过去。

池塘边围着几个村民,但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人。

“怎么下去这么久了,还没上来?”有个老大爷忧心忡忡的说,“不行,我也下去看看。”

旁边的老太太拉住了他。“老头子,你心脏有问题,医生说了你不能下水。”

“可是也不能让那姑娘搭上性命啊。”老大爷说着就开始拖鞋。

叶少辰心有所感,拉住他的胳膊问,“什么姑娘?”

话音刚落,水里“哗啦”钻出一个人,正是慕薇薇,她手里还夹着个两岁多的小男孩,那男孩脸色已经发青,不知道还有没有呼吸。

“快快快,他还活着,赶紧救他。”慕薇薇把小男孩用力往上推,上面的人用手拉住小男孩的胳膊将他拽了上来。

围观的村民慌张的抢救小男孩,却没有人管留在河塘里的慕薇薇。

叶少辰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感动,伸出手冲她喊,“上来。”

慕薇薇抹一把脸上的水。眼睛亮亮的比池塘莲花上的露珠还要晶莹,她抬起手刚够到叶少辰的手时,脚下突然一绊,整个人瞬间淹没在略显浑浊的池水里。

“慕薇薇!”叶少辰心口突突直跳,仿佛猛然间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慕薇薇——”叶少辰大声喊,波荡的水面上没有任何动静,叶少辰不敢再等,脱了直接跳了下去。

河塘中间因为种莲并不深,但是边缘的水深却达到了两米多,叶少辰一头扎下去找了几秒,就看到一米之外的慕薇薇弯腰解着腿上什么东西。

叶少辰快速地游过去,她的脸已经很白了,动作也越来越慢,怕她缺氧,叶少辰一把捞起她的腰将她提出水面。

“你是不是想死?”叶少辰劈头盖脸的骂道,“知不知道水下缺氧很容易窒息的。”

慕薇薇咳嗽两声。不自觉的攀着他的肩膀借力,“我……我也想上去,可脚被缠住了,我没有办法啊。”

叶少辰恨恨的瞪了她一眼,说,“别动,我下去帮你解开。”说完,脸就消失在了水面。

水不清澈,透明度很小,叶少辰弯腰下去凑近才看到慕薇薇的脚踝被好几根老藤缠住,因为她刚刚太用力,皮肤被老藤划出了一道道血痕。

快速的解了两根,可是这些老藤像是成精了,去了一根,另一根又缠上来。

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少,叶少辰的心跳也越来越快。待空气剩下最后一口的时候,他破水而出大口呼吸。

慕薇薇看着他涨红的脸,难得地出口关心,“你……你小心点。”

叶少辰闻言,心头一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再次潜入水中。

如此反复了三四次后,慕薇薇的身体越来越冷,她还处在生理期,长时间的浸泡在冷水中,身体的承受能力已经快要极限了。

叶少辰察觉到她在发抖,心里更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