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我只拿你当朋友/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家好,欢迎赏光来到叶家做客,请容我先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弟弟,叶少岩,刚从国外留学回来,作为叶家的主人,我们非常希望今天晚上所有人都能玩的开心,谢谢。”

热烈的鼓掌之后,叶少辰带着叶少岩敬酒。

“李伯伯,好久不见了,这位是您女儿?我小时候见过,没想到长这么大了?”

“陈姨,你好,这是少岩,还记得吗?他小时候老去你家蹭饭吃。”

慕薇薇远远的看着他们,果然是在富贵场长大的,场面话说的一套一套的,完全不像平时的高冷样。

原来在这耀眼的灯光下,所有的人都戴着一张面具在生活。

叶少辰如此,她慕薇薇也是如此。

这不,此时她就被好几个美女围住,打探叶少岩的消息。

“叶太太,少岩平时喜欢做些什么呢?”

“他比较喜欢运动吧,游泳啊,跑步啊之类的。”慕薇薇尽可能的把叶少岩塑造成一个阳光大男孩。

“那他喜欢吃什么呢?”

慕薇薇为难了,她还真没有注意过叶少岩平时喜欢吃什么,好像只要是秦妈做的,他都吃吧。

“这个……如果你感有兴趣可以约他出去吃饭,自己慢慢了解不是更有乐趣吗?”她笑着说。

又有一个人美女问,“叶太太,少岩平时不喜欢说话吗?为什么我看他一直冷着脸。”

慕薇薇瞄了男主角一眼,脸的确冷的可以。

“呵呵……这个……”慕薇薇词穷,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啊。

“我觉得少岩这样就挺好的,”有个美女替薇薇解围,一脸花痴的说,“看着多男人,有一股浓浓的禁欲范,我喜欢。”

慕薇薇傻眼,现在不是流行暖男吗?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禁欲系男神了?

哎,一结婚就和潮流脱节了。

好在这些名媛们很快就散开,追着叶少岩去了。

站了许久,慕薇薇脚都疼了,看没人注意她,于是找了个角落悄悄坐下。

原本想消停一会儿。哪知坐下没多久,就听到隔壁有两三个女人悄悄议论。

“看到没?刚才那个女的就是叶少辰的妻子,慕薇薇,看着也没有多漂亮啊,少辰怎么看上的?”

“就是,自从慕薇薇爸妈死后,家里就没有多少钱了,少辰居然会娶她?”

“这么明显都看不出来?这就是商业婚姻啊,慕薇薇嫁给叶少辰不就是为了救他们慕家的生意嘛。”

噼里啪啦……

后面说了什么慕薇薇没有往心里去,她已经被叶少辰训练出了一颗强大的心脏和包容力。更何况,她们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她没有生气的理由。

闭上眼养神,感觉到有个人坐在了她旁边,凭着对他的熟悉,慕薇薇没有睁眼。

他不说话,她也就不说话。

隔壁那三个女人还说的起劲……

叶少辰的脸色越来越冷。最终还是没忍住,开口问她,“很累吗?怎么躲在这里?”

“累了,休息会儿。”慕薇薇的语气很平淡。

两个人一出声,隔壁热闹的讨论戛然而止,接着是急促离去的脚步声……

慕薇薇心中叹口气,有些女人啊,永远只会背后嚼舌根,唯恐天下不乱。

“饿了吗?我去拿点吃的。”

慕薇薇淡笑着睁开眼看他,“叶少辰,她们走了,不用演戏了。”

“你……”叶少辰看着阴影里她似笑非笑的眼睛,心里有一块地方被狠戳了一下,他才听了那么一小会儿就忍不住生气,她在这里不知坐了多久,听了多少,居然没有一丝怒意?

“你一点都不在乎吗?”叶少辰有些心疼的问。

慕薇薇漠然的摇头,“她们这些话比起曾经我听到的,已经很客气了。”

曾经听到的?

还能有谁?除了自己,恐怕就是乔心优了。

叶少辰沉闷了片刻,起身亲自去取了几块蛋糕过来,他隐约记得她喜欢吃甜食。

“垫垫肚子,等会还要送客。”

慕薇薇伸手接过来,眼中带着看不懂的神色,问他,“叶少辰,我发现你最近对我没那么恶劣了。为什么啊?”

叶少辰被她问的噎了一下,其实他也很想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对她好了。

“不为什么,最近心情好就对你好点。”叶少辰掩饰心中的异样。

“哦~那我衷心的希望你能一直是好心情。”吃了一口蛋糕。看着不远处颇有些不耐烦的叶少岩,问他,“你找到少岩喜欢的那个女孩了吗?”

叶少辰目光暗了一分,“没有,你问这个干什么?”

“当然是想看看长什么样子啊。”慕薇薇说的理所应当。

叶少辰横了她一眼,吐出两个字,“八卦。”

慕薇薇撇嘴,“我就不信你不好奇。”

叶少辰很严肃的说,“你说对了,我一点都不好奇。”说完这句话,叶少辰似乎看到了什么人,对慕薇薇说,“你要觉得闷了就出去散散心,你不是主角没人注意你,但是别走远。”

“知道了。”

……

凉风习习,慕薇薇提着裙摆走到湖边的凉椅上坐下,远处隐约传来女人的娇笑声,没有觥筹交错,没有言笑晏晏,她觉得这里清净的刚刚好。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你还真会找地方。”

慕薇薇回头,叶少岩站在月光中,看着她浅浅的笑,背后是灯火辉煌的别墅。

“里面太闷了,出来透透气,你这个男主角怎么也出来了?”慕薇薇调侃他。

叶少岩无奈的叹口气,坐在她旁边,“我快要被那些女人吵死了,也出来躲会儿。”

“呵呵,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莺莺燕燕环绕的感觉吗?”

叶少岩立刻把自己摘出来,“你说的那是有些男人,我可不包含在这里面。”

慕薇薇笑了,“对对,我错了,你是有内涵的男人。”

叶少辰转头看她皎洁的脸,说出了今晚从一开始就想说的话,“你今晚,很漂亮。”

慕薇薇心头跳了跳,敏感的察觉到这句话中奇怪气息,连忙谦虚道,“人靠衣装马靠鞍嘛,是叶少辰衣服选的好。”

叶少岩淡然一笑,仰头看半空的明月。

慕薇薇看他不说话,心头狐疑,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

“那个……你上次说喜欢的那个姑娘,今天来了吗?”慕薇薇没话找话。

“她……没来。”叶少岩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失落。

“哦。”慕薇薇咬唇,怎么会这么傻?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能躲出来就说明一切了呀,还傻不拉几去问他,惹得他伤心。

“薇薇。”叶少岩突然唤了她一声。

“怎么了?”

“你还想离开我哥吗?”叶少岩旧事重提。

慕薇薇一怔,苦笑道,“曾经费了那么大力气,差点搭上性命都没有离开,叶少辰不同意,我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他也会把我抓回来的,而且……”

“而且什么?”

慕薇薇望了他一眼,说“而且我还要等我大哥回来,如果我逃跑了,势必要隐姓埋名的生活,我大哥到时想找到我都难。现在得过且过吧,我也想开了,这世上除了生死是大事,其他都是毛毛雨。”

叶少岩脱口而出,“如果我能带你走呢?”

“哈?你带我走?”慕薇薇睁大了眼睛。

叶少岩深吸口气,坚定的说,“对,我带你走,我不想看到我哥那么对你,你应该拥有更好的生活。”

慕薇薇的眼皮突突的跳起来,他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喜欢自己?

啊——不会的不会的,她是他的嫂子,他怎么能喜欢她?

为了不让他再乱想,慕薇薇直接拒绝。“不,叶少岩,我不能走,我还要等我大哥。”

“他不来找你,我们可以去找他啊,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叶少岩的情绪变得激动。

慕薇薇从凉椅上起来后退一步,她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

“什么两全其美,叶少岩,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是叶少岩啊,是叶少辰的弟弟,他怎么能……

慕薇薇顿时觉得自己脑子一团浆糊。

叶少岩也站起身向她逼近一步,“我知道我在说什么,薇薇,我说的都是真的。”

“你给我住嘴!”慕薇薇打断他的话,严肃的说。“我是你嫂子,你也有你喜欢的姑娘,今晚这些话我就当没有听到过。”

“薇薇,难道你不想知道我喜欢的姑娘叫什么吗?”叶少岩紧盯着她的眼睛,他不想放过她任何细节,今天晚上看到天仙般的她,他心里的嫉妒就像野草一样疯狂的长起来,他想走去和她说说话,哪怕是随便的聊聊天,可总有些无聊的女人堵住他,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了,他决定把他心里的话全说出来。

他不信,慕薇薇会不喜欢他。

慕薇薇提着裙摆随时准备跑,今晚的叶少岩她不认识。

“你别说了,我不想知道。我还有事先回去了。”慕薇薇转身刚走了两步,就被叶少岩追上拉住胳膊。

“薇薇,你能听我说的话吗?”

“改天好吗?我现在不想听。”慕薇薇挣开他的手,绕过他正要离开一抬头看到了叶少辰寒霜般的脸。

慕薇薇脚步滞住,完了,他又要误会自己了。

叶少辰一步步走过来,声音低沉的要杀人,“你们在干什么?”

“里面有些闷,我出来透透气,刚好碰到少岩。”慕薇薇淡定的解释。本来也就是这样,不过他行不行就很难说了。

叶少辰眼中带着一把刀,“是吗?这么巧?”

“对啊,就是这么巧,你不信可以问少岩啊。”

叶少岩心中重重的叹口气,语调中带着无奈,“嗯,就是薇薇说的那样。”

叶少辰瞥了他一眼,拉住慕薇薇的手腕说,“宾客们要离开了,走吧。”

他走的很快,慕薇薇穿着高跟鞋,裙摆又长,被他差点拖倒,“叶少辰,你慢点。”

不说还好,这话一说,叶少辰走的更快,慕薇薇一个不小心踩住裙摆,然后“啊——”一声,华丽丽的摔倒在地上。

她的一只手还被他握在手里,所以基本上半跪在鹅卵石的路上。姿势很狼狈,膝盖疼的要命。

叶少辰就那么站着,完全没有要帮她的意思,慕薇薇也不指望他,一手撑在地上勉强着站起来。

一把甩开他握着的手,咬着牙向灯火阑珊处走去。

叶少辰看着她孤傲倔强的背影,火气更旺。

送宾客的时候,两个人全程无交流,慕薇薇努力让自己挤出一丝笑脸,等送完所有人,她脸上的肌肉都快要僵化了。

……

卧室。

慕薇薇脱下长长的纱裙,把它扔在衣橱的最角落,膝盖果然被蹭去了一大块皮,血流的不多,但看上去很可怕。

换衣服,卸妆。

一晚上下来,慕薇薇身心疲惫,但是她知道真正的噩梦还未到来。

用医用酒精给膝盖消毒,脚步声由远及近,慕薇薇没有抬头继续处理伤口,酒精渗入血肉,疼的她差点飙泪,可她硬是忍着一声未吭。

“说吧,慕一瑶今天晚上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叶少辰在对面的床上坐下。

“我去找他是真,她说的那些事情是假的。”慕薇薇也没有打算瞒他,他如果不信一查自己就露馅了。

叶少辰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你给我说清楚,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慕薇薇将用过的棉签扔到桌子上,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轻描淡写的说,“我去找陆少铭问些事情,被他堵在房间,后来慕一瑶来了,我为了逃跑打碎了一个花瓶架在她脖子上威胁他们放了我,事情就是这样。”

叶少辰冷冷的看着她的眼睛,似乎在分辨她的话。

“慕薇薇,千万别在我面前撒谎。”

她冷笑,“你如果不信为什么还要问我呢?你那么厉害,直接去查一下不就知道了?”

叶少辰沉默了会儿,又问,“那少岩呢?我前两天刚跟你说过,让你离他远一点,你是没有听懂我的话吗?”

“叶少辰,我说了。那是巧合,我在那坐着他就来了,我能怎么办?”

“你可以转身走,为什么还要和他说那么多话?”叶少辰不依不饶。

慕薇薇无语,“叶少辰,你讲点道理行吗?我根本什么都没有和他说,也没有做什么,你到底在生气什么?”

“什么都没有说他会拉你的手?”叶少辰想起他亲眼看到的那一幕,就恨不得将她那只胳膊躲了。

慕薇薇也火了,“我怎么知道?”

“慕薇薇,”叶少辰猛地扑过来将她压倒在沙发上,手捏着她的脸,“不要企图勾引叶少岩,不要企图离开,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人。”

慕薇薇冷漠的看着他,眼中带着嘲讽,“叶少辰,你也就只能在我面前叫嚣,你有本事去找叶少岩,告诉他不要来招惹我啊。”

“想挑拨我们兄弟之间的关系?嗯?”叶少辰炙热的气息喷到脸上,她却只觉的寒心。

“叶少辰,我自认为在你心中还没有那么重的分量,也干不了这种高难度的工作。”慕薇薇受伤的膝盖蹭到他的裤子上,火辣辣的疼,实在忍不住了用手推开他,“起开,我没空陪你在这儿发疯。”

叶少辰被她的态度激怒,再次压上去做了今晚一直想做的事情。

“叶少辰,你他妈放开我。”慕薇薇话还未说完,丝质的睡衣已经撕开,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腿被他死死压着,根本无力反抗,受伤的膝盖碰到沙发上一阵刺痛。

眼泪从眼角滑落,瞬间没入长发中,慕薇薇知道难逃这一劫,就随着他去,她没有任何欢愉,有的只是疼痛和荒凉……

慕薇薇如同海面上一条濒临死亡的鱼儿,随着海浪上上下下的沉浮。

到底何时才能结束这种屈辱的生活?

叶少辰压着她在沙发上释放了一次,接着又把她抱起来扔在床上,看到她眼角的泪时,心口一震。

然而这一点怜悯难以抵抗他高昂的性致,这一夜,慕薇薇觉得那么长那么难熬,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

……

早晨。太阳高升。

慕薇薇被疼痛弄醒,睁开眼,叶少辰正在用棉签给自己的膝盖上药,经过昨晚的折磨,膝盖上的伤口不但没有结痂,还更恶化了一些。

慕薇薇抚着额头缓了片刻,坐起来抽开自己的腿,她不需要这种廉价的奢侈。

“你能不动吗?”叶少辰皱着眉问。

慕薇薇没有说话,径直下了床,连衣服都没有穿裸身走向浴室。

叶少辰心里涌起一种浓浓的无力感,将棉签扔到地上。

为什么就是控制不住伤害她呢?

耳边传来水的唰唰声,叶少辰下床大步走到浴室门口,玻璃门从里面锁上了。

“慕薇薇,你的伤口不能碰水。”叶少辰拍着浴室门大声说。

热气腾腾中的女人没有丝毫反应,疼算什么?她只想洗掉她身上恶心的气味。

“慕薇薇,你听到没有?”

除了水声,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叶少辰靠在浴室旁边的墙上,酸甜苦辣咸,各种滋味涌上心头。

不知过了多久,水声停止,“吧嗒”门开了,慕薇薇湿漉漉的从里面走出来,旁若无人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了一条浴巾擦水。

脖子,胸前,双腿……

白嫩的肌肤上,一块青一块紫,全是他昨夜留下的痕迹。

擦干身体,慕薇薇随手将浴巾扔在篮子里,走向更衣室。

叶少辰沉默着看着她穿内衣,外套,裙子,一点点遮住身上所有的伤痕。

“慕薇薇,你站住。”叶少辰无法忍受她的无视,出声怒喝。

慕薇薇仿佛没听到,继续往门口走。

“我让你站住。”叶少辰快步追上,挡住她的去路。

慕薇薇抬头淡漠的看着他。

“你……膝盖上的伤口,要尽快处理一下。”叶少辰的气势陡然弱了几分,其实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想让她看到他而已。

“不劳你关心,我自己会弄。”慕薇薇冷淡的说,嗓子哑的好像灌了一把沙砾。

叶少辰被噎住,慕薇薇绕过他下楼。

在经过昨夜的欢腾之后,王管家以为叶家会越来越热闹起来,没想到完全和他期望相反,明明天气还很炎热,他觉得整幢别墅已经进入了冬季,几个主人像是被同时下了魔咒,集体消声了,哪怕是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也只能听到碗筷相碰的声音。

慕薇薇照常上下班,不过她再也没有坐过叶少辰的专车,每天都提前一个小时起床去赶公交。

而晚上,就算叶少辰来房间睡觉,她也不跟他交流。

……

叶皇集团。

叶少辰翻阅着各个部门递上来的工作,却烦躁的根本看不进去。

已经整整三天,她没有和他说一句话。

他每天晚上抱着她,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心里越来越空。

“刘秘书,让设计部的慕薇薇上来一趟。”叶少辰按下电话。

不一会儿,敲门声响起。

“进来。”叶少辰不自觉的调整了一下坐姿。

慕薇薇推门进来,站在门口并未走近,“叶总,有事吗?”

“呃……帮我倒杯咖啡。”叶少辰随手指了指桌上的杯子。

慕薇薇瞅了眼咖啡杯没有动,平淡的说,“叶总,这不属于我的工作范围,请问你还有其他事情吗?”

“慕薇薇,我是你的上司,我让你干什么你就要干什么。”叶少辰故意刁难她。

慕薇薇深吸一口气,“不属于我的工作我可以不做,如果你觉得我的态度有问题,我可以离开。”

叶少辰怔了怔,放在桌下的手嗖的握紧,“你说什么?”

“我在贵公司只是实习,并不是正式员工,如果您觉得我不适合。我随时可以走人。”慕薇薇的表情很镇定,这两天她私底下找了不少实习公司,虽然比叶皇小一点,但好过每天看他脸色。

在A市,叶皇集团还没有到一手遮天的地步。

“慕薇薇,你翅膀硬了想飞吗?”叶少辰陡然起火,手拍在桌子上。

“叶总,没有别的事情我先走了。”慕薇薇撂下这句话,直接转身拉开门走人。

“砰——”身后传来剧烈的响声,不知道他又把什么摔了,可是和她有什么关系?

下班坐公交回别墅,路上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慕薇薇靠着玻璃窗看外面的雨水,心里无喜无悲。

到站下车,雨越来越大,慕薇薇仰头看了看天,无奈的往别墅的方向走。

才走出两三米,一把伞撑在了头顶,她惊讶的回头,叶少岩温柔的看着她。

“你怎么在这里?”慕薇薇不由的出口问。

叶少岩像是松了口气,“你终于肯理我了。”

这三天,每次碰到慕薇薇,她都会低着头快步走过,更不要提和他说话。

慕薇薇漂亮的眉毛皱在一起,抬脚向前走去,“少岩,你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我是不会和你走的。”

“只是为了慕天野吗?”叶少岩跟上她的脚步。

“不仅仅如此,还为了我们叶家的名声。”慕薇薇很坦然的实话实说,“我嫁给了叶少辰,最后却跟着你跑了,你觉得世人会怎么骂我?就算我可以不在乎世人的目光,我爸妈呢?我不能让他们去世了还因为我被嘲笑。”

叶少岩沉默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这个问题,因为她说的是现实情况。

“可是,我喜欢你,我会给你想要的生活。”叶少岩终于在这个瓢泼大雨的傍晚说出了这句话。

慕薇薇懵住,尽管她猜到了一些,可是他这么直接的说出来,这让她很惊讶。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或许是在医院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或许是你跳进游泳池救我的时候,又或者是你求我帮忙的时候,总之你就慢慢住进我心里了……”叶少岩淡淡的讲述着,夹杂着唰唰的雨声,细细的淌进慕薇薇的耳中。

“在乡下看病的时候,我就很想告诉你,可是又怕吓着你,所以就一直忍着不敢说,”叶少岩自嘲的笑了笑,“那天晚上才说了一半,你估计猜到了吧,我说的喜欢的那个姑娘。”

慕薇薇张了张嘴,找回声音,“猜到一点点。”

叶少岩顿住脚步,认真而炽烈的看着她,“所以呢?那你喜欢我吗?”

慕薇薇也停住,直视他的目光,“少岩,我只当你是好朋友,喜欢也只是朋友间的喜欢。”

“那你喜欢我哥吗?”叶少岩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个答案,并不觉得失望。

慕薇薇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笑,“你觉得我会喜欢他吗?不,我对他只有恨。”

“你看,相比起我哥,你对我更有好感,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呢?”

“少岩,如果我没有嫁给你大哥,如果我的父母还健在,或许我会喜欢上你,但是现在,对不起,不管你说什么,我们都不可能的。”慕薇薇一口回绝。

错的时间,遇到一个错的人。又怎么会有一个对的结局呢?

叶少岩难掩失望,悠长的叹口气,苦笑着说,“这是我第一次对女孩子表白,没想到这么失败。”

“那是因为你找错了人。”慕薇薇想起自己的初恋,不由的调侃,“就像我,我的初恋是一个渣男,也很失败。”

“可是你很好,我不想错过。”

“你会找到比我更好的姑娘,少岩,你值得更好的姑娘,而不是我这种……”慕薇薇竟找不到一个词形容自己。

半老徐娘?还是残花败柳?

“没想到我也有一天会被人发好人卡,不过薇薇,我不会放弃你的。至少短时间内。”

慕薇薇笑了,“随你吧,反正我不会改变我的决定。”

“不一定哦。”

两人并肩走着,一辆车划破雨幕从后面驶过来。叶少岩听到轰鸣的引擎声,下意识的将慕薇薇往里侧护了护。

没想到车的主人像发了疯一样,直直的冲着二人撞来,叶少岩回头,将慕薇薇紧紧的挡在身后,看着黑色卡宴快速的逼近。

他不信,他会撞上来。

果然,车子在距离叶少岩一米的地方发出了刺耳的刹车声。

雨刷上上下下的滑动,他们的视线清晰了又模糊,叶少辰紧紧的握着方向盘,急促的喘气。

他刚刚做了什么?竟然想要撞死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弟弟,一个是他的妻子。

叶少岩回头问慕薇薇,“要坐他的车回去吗?”

“不,我想走回去。”慕薇薇说完,转身向前走。

叶少岩跟上去,“我似乎又给你添麻烦了。”

“没关系,我习惯了。”

卡宴从身边嗖的试过,溅起一身水花。

叶少岩说的没错,晚上,叶少辰把所有的愤怒发泄到她身上,比任何时候都粗暴。

“慕薇薇……你这辈子只能有我一个人……”

“我说了多少遍……不要勾、引我弟弟……难道,我满足不了你吗?嗯?”

“慕薇薇,说话!”叶少辰一把拍在她的身上,印出红色的五根手指。

慕薇薇跪在床上,紧紧的咬着唇不吭声。

“说话!”

又是狠狠地一巴掌,火辣辣的疼痛传遍全身。

叶少辰气急了,手指撬开她紧咬的唇,“我让你说话。”

慕薇薇冷哼一声,扭过头看着窗外的夜色。

“不说是吗?”叶少辰抬起她的腿,大喇喇的快速狠撞进去。

慕薇薇只觉得眼前一片白光闪过,头皮发麻,在他激烈的撞击下晕了过去。

叶少辰释放了后,才发现慕薇薇的不对劲,连忙俯身用手轻拍她的脸,“慕薇薇?慕薇薇?”

没有反应,不过好在呼吸很正常。

叶少辰深深的看了她一会,双手双脚将她紧紧的抱着怀中,轻声在她耳边说,“不许离开我,你只能属于我。”

……

酒吧里,叶少岩一杯杯喝着酒,不少女人想要上去搭讪,还未靠近,就被他阴冷的眼神吓退。

“老板,别喝了,你最近不是再在中药吗?不能喝酒。”阿杰好心叮嘱道。

叶少岩推开他的手,眼中藏着别人看不懂的悲凉,“没事,就喝这一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