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让他身败名裂/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板……”阿杰不会劝人,却又不能强把酒杯拿走。

在叶少岩喝的烂醉如泥的时候,走过来了一伙人。

“这不是叶家的二少爷嘛?”一个男人不怀好意的笑道。

阿杰挡在叶少岩身前,冷酷的盯着来人,“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朋友,紧张什么?我们老板想请二少爷去喝杯酒。”

阿杰神色一凛,“你们老板是谁?”

“去了不就知道了?”男子挥挥手,七八个大汉将叶少岩和阿杰围在中间。

阿杰看形势不对,正要掏枪却被男子抢先摁住,“朋友,只是喝喝酒,动家伙就伤和气了。”

“要是伤我们老板一根毫毛,叶少辰是不会放过你们的。”阿杰有些后悔,出来的时候应该多带一些人的。

“放心,只是去喝酒而已。走吧。”

叶少岩酒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睁眼他就发现不对劲,不但四肢被绑在椅子上,周围的环境更是陌生,这是一间很空旷的旧屋,没有多少摆设,但奇怪的是,屋子的四周分别架着一台摄像机。

被绑架了。

这四个字浮现在叶少岩的脑海里,但是他丝毫不胆怯,从小到大经的多了,知道害怕和胆怯只会让绑匪更加嚣张。

不过,会是谁绑自己呢?

正想着,门“吱”的一声被推开,一个久违的熟悉面孔出现在门口。

“叶少岩,你终于醒了,好久不见啊。”南宫昊含着笑,手插在裤兜里走过来。

叶少岩心下顿时明了,他是冲着大哥来的,那就没有可担心的了。

“南宫昊,是好久不见了。”

南宫昊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翘起二郎腿睨笑道,“你不好奇我为什么请你来?”

叶少岩淡笑,“你这不是要自己告诉我吗?”

“呦,没想到在外面游荡了几年,性格沉稳了不少嘛。”

“过奖了。”叶少岩很淡定,环视了周围一圈,问,“我的属下阿杰呢?”

“我绑他没用,敲晕了就直接扔街头了,估计现在还没醒呢。”

“说吧,请我来干什么?”

南宫昊双手环在胸前,轻描淡写的说,“很简单,就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你说。我不一定能帮得上。”

南宫昊哈哈哈笑了,“这个帮还只有你能帮,因为,如果叶少辰在这个世上还有关心的人,那一定是你了。”

叶少岩蹙眉,“所以说,我帮的这个忙和我大哥有关喽?”

“对啊,非你莫属。”

叶少岩悠长的叹口气,摇头说,“那你可找错人了,这段时间我和我哥正闹得不可开交,他估计巴不得我死呢。”

南宫昊有了兴趣,挑眉问,“为什么?”

“因为,我想带慕薇薇离开他,可是他不同意啊。就是前两天下雨,他差点开车撞死我,你说事情都闹到这种地步了,他怎么还可能来救我呢?”

南宫昊先是一愣,接着大笑,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叶少岩,你也喜欢上你嫂子了?”

叶少岩眯着眼睛,“不是,我只是看不惯他那样对待一个女人而已。”

“那正好啊,不如我们两个合作让叶少辰身败名裂,到时候慕薇薇就解脱了。”南宫昊有些激动的说。

身败名裂?不,他就算再怎么讨厌哥哥,也不会这么对他的。

“别废话,你想干什么?”叶少岩懒得和他废话。

南宫昊的表情变得神秘莫测,“很简单。只要你亲自告诉所有人,叶少辰是个妖怪,他会各种奇怪的法术,我再设法拍一些画面,不用我们过多的渲染,你觉得叶少辰在这个世上还有立足之地吗?”

叶少岩心中骇然,原来他打的这个主意。

如果被众人知道了叶少辰的秘密,不要说那些好事者会把他当怪物看,届时将会有无数个科学家会费劲各种手段把他抬上实验台……

光是想想就让人后背冒汗,他怎么会让大哥遭受那种非人的待遇?

叶少岩脸上的神色变得冷漠,“南宫昊,你如果想做这件事,完全可以去自己拍镜头,为什么非要我说出来呢?”

“当然不一样。就算我拍到了画面,到时候叶少辰说是用特技做的,那我也是白费功夫,不过你是他亲弟弟,由你亲自来揭露这件秘闻,可信度就高了很多啊。”

叶少岩冷眼看着眼前这个表情有些狰狞的男子,问,“南宫昊,你和我大哥相识那么多年,就算为了慕薇薇反目成仇,可是有必要这样对他吗?你这不止是让他身败名裂,更是想至他于死地,让他尸骨无存。”

南宫昊面露恨意,“我也不想这样,都是叶少辰逼我的,如果他把慕薇薇让给我,我怎么会这样对他?”

叶少岩听到这话怒了,“让给你?慕薇薇难道是一件物品吗?可以让来让去?就算我大哥让了,你以为慕薇薇会跟你走吗?”

他最讨厌这种大男子主义,他喜欢慕薇薇,但是他会尊重她的选择,他要带她走,也是在她同意的前提下,而不是强迫她。

“所以我才要毁了叶少辰,只要毁了叶少辰,我就不信得不到慕薇薇的心。”

叶少岩感到一股深深的寒意,“南宫昊,你怎么会变的如此可怕?”

南宫昊看他的表情,冷声问,“我变成什么样子不需要你的关心,不过我看你的意思,你是不愿意配合了?”

“他是我亲哥哥,你觉得呢?”叶少岩反问。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南宫昊拍拍手掌,两个保镖面无表情的走进来,“动手吧。”

话音刚落,四只拳头落在叶少岩的身上,脸上,短短一两分钟,叶少岩就狼狈不堪了。

“怎么样?做不做?”南宫昊冷酷的问。

叶少岩吐一口血水,轻笑道,“你杀了我吧。”

“没想到你们兄弟情深啊,再打。”

噼里啪啦又是一阵,南宫昊看叶少岩快要晕过去了才叫停,卡住他的脖子,凶残的说,“怎么?还不说?”

“南宫昊,你是男人就一刀砍了我,想让我做对不起大哥的事情,休想。”叶少岩眼中全是坚定的光。

“不不不,砍了你太不划算了。”南宫昊放开他,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一边发送一边说,“你对你大哥如此忠心不二,想不想看看你大哥会不会这么对你?别急,马上就知道了。”

叶皇集团。

会议室里,公司的所有高层正在开会,叶少辰的手机“嗡嗡”响了两声。

瞅了一眼是条信息,叶少辰没有在意示意继续开会。

几分钟后,手机又“嗡嗡”的响了。

叶少辰不耐的皱眉点开信息,陡然间脸色大变,边拨通对方的号码,边疾步走出会议室。

“叶少辰,你终于有反应了,我还以为你在乎你弟弟的死活呢。”南宫昊的嬉笑声从电话中传过来。

“南宫昊,你他妈再动他一根指头,我让你们南宫家从A市彻底消失。”叶少辰厉声威胁,会议室里的众高层面面相觑,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叶总如此生气。

“哈哈,在这之前,你还是先担心担心少岩的生死吧。”

叶少岩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南宫昊,你到底想干什么?”

“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玩的那间小木屋吗?我和你亲爱的弟弟在这等儿你,记住,一个人来。”

叶少岩挂了电话直奔停车场。

……

车在路上飞驰,叶少辰不知道南宫昊想干什么,但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救出叶少岩,不论付出什么代价。

南宫昊所说的小木屋在离市中心不远的郊区,小的时候,这里是他们的秘密基地,两个人经常在这里捉迷藏。

半个小时后,叶少辰到达目的地,门口站了四五个保镖。一看就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杀手。叶少辰心中一震,南宫昊这次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了。

门口的保镖看了他一眼,没有阻拦,叶少辰一脚踢开小木门,屋子中间的椅子上叶少岩垂着头,浑身是血,身后还站在两个彪形大汉,南宫昊懒洋洋的坐在叶少岩的旁边。

“少岩!”叶少辰又气又急的唤了声,正要上前查看,被南宫昊喝住,同时一把枪抵在了叶少岩的太阳穴。

“站住!再向前走一步,我就送他上西天。”

叶少辰刹住脚步,转头怒视他,“南宫昊,你把他怎么了?”

南宫昊轻佻的说,“没怎么啊。就是不听话小小的收拾了一下。放心,他还没死呢,你看……”说着,南宫昊胳膊肘狠狠的撞在叶少岩的胸膛,后者闷哼一声,慢悠悠醒了过来。

叶少辰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冲他怒吼,“南宫昊,你给我住手!”

南宫昊耸耸肩,“我只是在向拟证明少岩没死啊,这样我们才好谈交易嘛。”

叶少辰紧握着拳头,“好,谈什么交易,你说。”

南宫昊从椅子上站起来,慢慢的踱着步,“我呢,本来不想麻烦你,找叶少岩来就录一段视频让他把你的秘密公布于众,没想到他死都不肯,没办法我只好请你来亲自演示一遍了,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亲自说一下自己的事情,我就更满意了。”

叶少辰阴冷的看着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没想到他居然会用这样的手段来毁了自己。

让他说出这件事,就是在向所有人承认,他是个怪物,是个变态。

这是他心里的最后一片逆鳞。

“南宫昊,你非得置我于死地吗?”叶少辰问。

南宫昊沉默了片刻说,“叶少辰,对不起,我只是想得到想要的东西。”

叶少辰气的想要杀人,“你以为毁了我你就能得到慕薇薇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哥,不要,千万不要这么做。”叶少岩仰起头,声音虚弱的说,他的眼睛和脸都肿了,嘴角更是血肉模糊。

叶少辰心里狠狠一疼,这是他的亲弟弟啊,虽然在早晨出门前还对他冷颜相对,但在关键时候却一直在为他着想。

上次是这样,这次也是。

叶少辰咬着牙,“如果不做呢?”

南宫昊冷笑两声,摊摊手说,“很简单啊,你不做,我就杀了叶少岩,就算你的速度再快。我就不相信你能快过子弹,除非你想拿叶少岩的性命赌。”

叶少辰确实不敢冒险,因为他的技能修炼的都还不是很纯熟,万一失败了怎么办?眼前这个可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南宫昊也不催他,等他做这个艰难的决定。

过了好一会儿,叶少辰似乎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沉声问,“想要我怎么做?”

叶少岩着急的喊,“大哥,不要这么做,你会被那些混蛋折磨死的,我不要你为我遭受这样的事情。”

叶少辰眼中流露出温情,“少岩,你是我唯一的弟弟,我更不能让你死。再说了,南宫昊就算拍了这一段,他的阴谋也未必会得逞。”

“你们废话怎么这么多?”南宫昊怕他改变主意,打断两人的沟通。

叶少辰蓝眸尖锐,露出凶光,“南宫昊,以后你千万别落在我手里,否则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哼,不要嘴硬,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堵得住这悠悠之口。”南宫昊走在四个摄像机前,分别按下录制键,小小的红灯亮起,镜头全部都对准了叶少辰。

“开始吧,比如说把这张凳子移到那边去,或者像上次那样在空中飞来飞去。”南宫昊脸上露出兴奋。

叶少辰闭上眼睛,再睁开时蓝眸已经变成了深紫色,虽然南宫昊有心理准备还是经不住后悔了一步,而站在叶少岩后面的两个保镖。脸色均是一变,显然是被叶少辰吓了一跳。

“大哥,停下,不要再动了,求求你了。”叶少岩几乎是哭着求他。

叶少辰嘴皮微动,四周响起了窸窸窣窣的碎响,南宫昊一看,桌子上的小花瓶开始轻轻的晃动。

“对对对,就是这样。”他疯狂的喊起来。

霎时间屋外狂风大作,但仅是半分钟的时间,所以的一切仿佛是被按下了停止键,南宫昊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伸在半空的手僵住,叶少岩额头落下的那滴血在停在了半空。

叶少辰不敢拖延时间,先是快速的抽去了四台摄像机里面的所有储存卡,然后解开叶少岩手上腿上的绳子。背起他向外跑。

门口,五个保镖呆在原地,完全静止。

将叶少岩放在车上,叶少辰返回小木屋取下其中一人身上的枪,毫不手软的对准七个人的心脏就是一枪,到了南宫昊跟前,终是下不了杀心,打在了他的腿上。

而这些杀手,哪个人手上不是血迹斑斑?况且这件事他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否则后患无穷。

车子飞速离开小木屋三分钟后,一切恢复了正常。

小木屋里顿时血流成河,南宫昊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为什么前一秒叶少辰还站在他面前,后一秒他就带着叶少岩消失了,还杀了所有的保镖。

他到底使用了什么魔法?

南宫昊拖着受伤的腿走到一个摄像机前,里面的储存卡被取走了……

心不由的惧怕起来,叶少辰,太恐怖了。

车里,叶少岩醒了,震惊的扭头看叶少辰,呆呆的问,“我怎么到这了?”

叶少辰直视着前方的路平静的说,“我学会了一项新技能,刚刚使用了一下,没想到成功了。”

“什么?”

叶少岩唇角勾起,轻轻的吐出四个字,“时间静止。”

“啊?”叶少岩惊讶万分,时间静止?他……他居然可以控制时间了?

“别那么吃惊,只有几分钟的效果而已,我也是第一次使用,”叶少辰转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摸了摸叶少岩的头发,说,“我当时想,如果不能成功的话,大不了再按照南宫昊说的来,没想到效果还不错。”

叶少岩看着大哥崇拜了一会儿,陡然想起什么,说,“哥,不能就这么走了,他们知道你的事情,一定会散播出去的。”

“那……你说怎么办呢?”

叶少岩毫不犹豫的说,“只有死人才不会说出秘密。”

叶少辰欣慰的笑笑,不仅仅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关心,还有他身上的血性,这才是他们叶家的子孙。

“放心,我都解决掉了。只是留了南宫昊一命。”

叶少岩靠在座椅上,身体的疼痛渐渐袭来,嗓子一痒剧烈的咳嗽起来。

“少岩,你再撑一会儿,马上就到家了,我已经通知韩医生了。”叶少辰说着,脚下的油门踩得更重。

叶少岩眼眸从未有此刻清亮,他一直以为大哥是不在乎他的,所以这次回来后,他才会暗地下帮乔心优,帮慕薇薇,就是不想让大哥生活的幸福,经过今天的事情,他才发现,哥哥对他很好,好到可以牺牲自己的性命。

“哥。薇薇的事情……咳咳咳……”

“别说话,这件事等你醒了再说。”叶少辰的声音颤抖起来,因为叶少岩的脸色越来越白了。他不能失去这个弟弟,如果他真的很喜欢慕薇薇,那么……

“少岩,你不会有事的,有大哥在,不会让你有事的。”

……

叶家别墅。

一阵人仰马翻后,渐渐归于平静。

叶少辰坐在床边,看着昏睡中的弟弟,心里感慨万千。

他似乎很久没有这样认真的看过弟弟了,自从少岩这次回来,他高兴之余更多的是感激,心里暗暗发誓要对少岩好,但繁重的工作和琐事让他忘记了这件事。

想起小时候,叶少岩刚出生。他惊喜的看着小小软软的孩子,碰都不敢碰。

父亲温柔的对他说,“少辰,这是你弟弟,以后要保护好他哦。”

“嗯,爸爸,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他的。”

但现实呢?

他不但没有保护好弟弟,反而让弟弟一次次因为他受伤。

他不是一个合格的哥哥。

叶少辰握着弟弟低垂的右手,自言自语,“少岩,等你醒来,想要什么哥哥都给你……如果你喜欢她,就带她走吧。”

刚走到门口的慕薇薇听到这一句,像是被雷劈中了一般僵在原地。

他说的她……是她吗?

慕薇薇靠在墙上捂着心口,她耳朵没出问题吧,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叶少岩到底为什么受的伤,会让叶少辰做出如此大的改变?

在门口站了一段时间,平复好了心情,慕薇薇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叶少辰抬头看了她一眼,视线又回到叶少岩身上。

慕薇薇走过去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望着点滴一滴一滴流进他的血管。

房间很安静,没有人说话。

慕薇薇静静的坐了一个多小时,看点滴马上就要完了,起身去找韩医生。

这一夜,叶少辰睡在沙发上,叶少岩一喊疼他就赶紧起身去看。

清晨时分,叶少岩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叶少辰。

他穿的还是昨天的衣服,高高的个子窝在小小的沙发里,看起来很不舒服。

他一整夜都陪在这里?

叶少岩顿时觉得心里暖暖的,连身上的伤都没有那么疼了。

“哥——”叶少岩轻声唤他,声音有些哑。

叶少辰睡得很浅,就怕少岩出什么问题,所以他一开口,叶少辰就醒了。

“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叶少辰关心的问。

叶少岩认真的感受了一下,笑的很温暖,“就感觉胸口疼疼的,其他没什么了。”

“你等着,我去叫韩医生来给你检查一下。”

叶少辰风一样跑了出去,叶少岩拉都拉不住。

一系列检查过后,韩医生说,“没多大问题,别担心。”

叶少岩看着眉头舒展开的叶少辰说,“哥,你去休息一下吧,眼睛里面都有血丝了。”

“我没事儿。”

等房间里只剩下兄弟二人,叶少岩才说,“哥,你坐下,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叶少辰知道是什么事情,抢先说,“等你身体好起来再说。”

“不,哥,这件事早点说清楚,我心里也好受点。”叶少岩态度很坚决。

叶少辰无奈,只好坐下。

叶少岩靠在床头,脸上的气色还是有些苍白,“这件事要从哪里说起呢?其实想想,我做了不少坏事。”

叶少岩叹口气苦笑,“这些年我在外面游荡一直很想回来,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所以一拖再拖,直到今年才下定决心,我回来后才知道你原来结婚了,心里就很不舒服,因为我觉得我在外面这么辛苦,你却在这里享受一切,这不公平……”

叶少辰安静的听着他的讲述,没有打断。

“于是心里堵着一股气,也想让你不好过。所以做了很多坏事。你还记得我和薇薇被车撞的那次吗?”

叶少辰点头,“记得,那次你们都进了医院,还好没有事。”

“其实那次,是乔心优故意把慕薇薇推到路中央,事先安排好了车要撞死她,我刚好在附近看到,就救了她。”

叶少辰吃惊的看着他,“可是你不是说……”

“是我包庇了乔心优。”叶少岩坦白的说,“因为如果你知道真相,一定会把乔心优赶出叶家,这样就太皆大欢喜了,我说了,我不想看你幸福。”

“少岩……”叶少辰看着表情落寞的弟弟,心里没有愤怒,有的是淡淡的疼惜。

“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后来你要赶乔心优出去,我帮她说话留下来也是这个意思,还有我故意让你误会我和薇薇……”叶少岩说到这顿了顿,眼中流露出悲伤,“虽然我很喜欢她,但是薇薇一直不知道,而且在我表白了之后,她就很明确的拒绝了我,我装出一副关心她的样子,都是为了气你。哥,对不起。”

叶少辰鼻子酸酸的。仿佛看到了小时候他做错事低着头承认错误。

走到床边,握住他的右手,他问,“现在这只手有感觉吗?”

叶少岩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怔怔的点头。

“什么感觉?”

“热的,像小时候握着爸爸的手的感觉。”叶少岩轻声说。

叶少辰温和的笑道,“这就对了,爸爸妈妈不在了,这世上就只剩下你我两个人,你是我唯一的弟弟,不需要跟我说对不起。何况你这只手是因为我才落下病根的,所以不论你做什么事情,哥哥都会原谅你,也都会支持你的。”

“哥,你别内疚了,现在不是好起来了吗?再过一段时间,我这只手就和左手一样灵活了。”叶少岩反过来安慰他。

叶少辰紧握着他的手没有放,静默了片刻说,“少岩,如果你喜欢……”

“大哥,”叶少岩打断他的话,因为看他的表情,叶少岩已经预料到他要讲什么了,“大哥,我想等身体好起来后去欧洲留学。”

叶少辰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留学?”

叶少岩郑重的点点头,“对,我这些年在国外,每次看到学校的那些学生都很羡慕,就想着有一天也可以平平淡淡的学一门自己喜欢的知识,现在我觉得时机到了。”

“可是……你不是……”叶少辰还是有些接受不了,他都决定要放慕薇薇走了。

“哥,我承认我还喜欢她,但是她不喜欢我啊。”叶少岩惆怅的感慨道,“人生在世也就区区数十年,我想找一个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的人,这样才不会辜负大好时光啊。哥,你说是不是?”

叶少辰心头一块石头终于放下,“当然,我弟弟这么优秀,一定会找到属于你的那个姑娘的。”

“哎呀,终于说出了压在心里话,顿时觉得轻松了好多。”叶少岩心情舒畅极了。

“以后有什么事情要直接跟我说,知道吗?”叶少辰神色凛然,“还有,绝对不允许喝醉。”

“知道啦知道啦。”叶少岩连声答应。

叶少辰放开他的手。站起来说,“你休息吧,我去洗个澡。”

“嗯。”

叶少辰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叶少岩叫住了他,“哥,还有件事……”

“说,一次性说完。”叶少辰疲惫的靠在墙上,双手环在胸前。

叶少岩眼里闪着调皮的光,真诚的说,“薇薇是个好姑娘,她嫁给了你,我希望你能好好对她,而不是像以前一样。而且你不觉得其实你已经喜欢上她了吗?”

叶少辰浑身僵硬,仿佛听到心里有颗种子在噼啪噼啪的发芽。

“你不许别的男人接近她,不许她对别的男人好,难道真的只是因为你的独占欲吗?如果你不喜欢她。她被乔心优推下悬崖的时候,你为什么冒着被揭破秘密的危险救她?如果你不喜欢她,她掉进河塘里的时候,你为什么要那么担心?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又为什么那么紧张?原因只有一个,你怕她离开你……”

“哥,慕天野欠下的债,薇薇替他还的差不多了,你实在没有必要打着慕天野的旗号总是伤害她,我怕当慕天野出现的那一天,她真的会毫不犹豫的离开你……”

叶少辰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开弟弟房间的,也不知道是如何走进慕薇薇卧室的,他的脑海中只剩下那几句话。

你是喜欢她的,你怕她离开你。

热水从头顶冲下,流到胸膛,像是流进了心口。那颗破土而出的嫩芽疯狂的生长,瞬间就将自己的心紧紧包裹住,甜甜的,酸酸的,又有些涩涩的。

慕薇薇慕薇薇……

我爱上你了吗?

可是我对你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你会原谅我吗?

慕薇薇,我该把你怎么办?

……

整整一天,叶少辰的脑子都昏昏沉沉的,除了去陪叶少岩说说话,就一直待在书房,但是做什么都打不起精神,直到慕薇薇下班踏进别墅,叶少辰才醒悟过来,这一天徘徊在他脑海里的影子,就是她。

客厅里,叶少辰的目光一直追寻着她的身影,心顿时被填的满满的。

“王叔,少岩今天情况怎么样?”慕薇薇正要上楼,碰到王管家问道。

王管家笑眯眯的说,“二少爷一大早就醒了,也能吃饭了,韩医生恢复的不错。”

慕薇薇放下心来,“那就好,我去看看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