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叶少辰后悔莫及/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穿好衣服和叶少辰下楼,湖边早就架好了烧烤摊,有两个大厨在忙碌,旁边的篝火上面是一只已经烤的金黄酥脆的全羊。同事们有的在凑堆打牌,有的在湖边垂钓,还有的在聊天。

两人刚一出现,大家的目光就纷纷看了过来,有几个公司管理层大胆的调侃叶少辰,“叶总,您和夫人出来哪里是玩儿?分明是换了个地方睡觉嘛。”

旁边另一个副总笑的意味深长,“你这种没结婚的懂什么,叶总和夫人睡觉就玩啊。”

“哈哈哈……原来如此……我单身我孤陋寡闻。”

慕薇薇汗,这些家伙在公司看着都严肃又正经,怎么一出就变段子手了?

叶少辰却不在意,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笑着说,“准备好了吗?”

“第一名绝对是我的,叶总您就负责准备好两万块钱的奖金。”

“嘁,就你这小身板能拿第一?我可是每周都去健身房的人,两万块绝对是我的。”

慕薇薇一头雾水,不懂他们说什么,就来到设计部几个同事身边坐下。

“呦,我们的睡美人终于醒了。”小李笑嘻嘻的说。

丽娜接着小李的话头,挤眉弄眼的说,“薇薇,你和叶总昨晚干什么坏事了,今天这么困?”

慕薇薇脸上一烫,找借口说,“可能是这段时间太累了,坐在车上就睡着了。”

大家一副你别解释,我们懂得的表情,有个小姑娘跳出来说,“薇薇,我有个要求,如果这两天你要和叶总撒狗粮,请提前贴公示,让我们这些单身狗们能提前有所准备,不要动不动就公主抱,摸头杀的,我这小心脏真心受不了,以后还怎么找男朋友啊。”

慕薇薇愣了一下,什么公主抱?

丽娜替她解释,“你上午不是在车上睡着了吗?下车的时候是叶总直接把你抱下去的,你不记得了?”

慕薇薇尴尬的笑笑,还真不记得了,如果清醒着,她哪怕是爬下车,也是绝对不会让他这么做的。

小李脸上都是殷羡。“薇薇,你简直太幸运了,叶总人帅多金,还对你这么宠,我看我这辈子是没有嫁进豪门的命了,只能找个普普通通的男人嫁了了此残生。”

慕薇薇心里无奈的笑,你们只看到事情的表面而已,如果知道我在叶家的真实情况,只怕这辈子都不想进豪门。

“其实,普通人就很好,平平淡淡的过一生。”慕薇薇带有几分惆怅,这也是她现在最想要的生活。

“你就别在这儿悲天悯人了。明天那两万块钱奖金,你这个有钱人可不许跟我们抢知道吗?”

慕薇薇终于想起自己刚刚想问的话,“什么奖金?”

丽娜眼睛亮亮的,脸上全是兴奋,“明天我们不是要爬山吗?不过单纯爬山实在没有什么意思,公司就设立了一个奖项鼓励大家,明天谁第一个爬到山顶就有两万块钱奖金,第二名砍一半,第三名五千块。”

果然是土豪公司,随随便便一个奖项就两万块。

不过慕薇薇有自知之明,她平时就没有怎么锻炼过,估计就是拼了老命,她也拿不到奖。

“我在运动上面是废柴,明天给你们加油。”

“好啊好啊,我要是拿奖了就去请大家吃大餐。”

丽娜的声音刚落,就听一个大厨喊,“大家过来用餐吧。”

“哦,可以吃烤全羊啦。”

烧烤,啤酒,篝火,还有嗓子好的同事献唱。一切都恰到好处。

不知是谁塞给了慕薇薇一罐啤酒,她刚打开,就被人从手里拿走,换成了一只烤好的大虾。

“不许喝酒。”他说,“还想吃什么,我再去给你烤点。”

慕薇薇诧异的仰头看他,眼中全是怀疑,“这虾是你烤的?”

叶少辰勾唇,“不信我的手艺?”

“不,我是怕你下毒。”慕薇薇脱口而出。

叶少辰怒了,低头在虾肉上咬了一口,咽进肚子,“那我就陪你一块死。”

“哼,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慕薇薇小声嘀咕,叶少辰气呼呼的瞪了她一眼,转身又去了烧烤摊。

尝一口。味道还不错嘛。慕薇薇抬头看烟熏火燎中那个倾长的身影,有些迷惑,叶少辰,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你做这些事到底想干什么?

难道只是单纯的想对我好?

不,打死我都不相信。

这完全不是你的画风啊。

接下来,慕薇薇源源不断的收到了叶少辰亲手烤的脆骨、扇贝、土豆片、玉米等等,直到她说够了,叶少辰才收了手。

“你怎么会烤东西?”慕薇薇一边吃心里一边祈祷晚上别闹肚子。

叶少辰颇有些骄傲的说,“现学的。”

“哈?你把我当小白鼠试验呢?”

叶少辰晃了晃手中的羊排,“我这不是陪你一块嘛。”

“我不需要。”慕薇薇冷漠的说。

叶少辰咬在口中的羊排顿时变得索然无味,周围的喧嚣渐渐远离,沉默了许久,也纠结了许久,叶少辰下定决心忐忑不安的开口道,“薇薇。我以前做了很多不对的事情,冤枉了你很多次,甚至还动手伤人,用小紫的身份骗你,我给你道歉,是我听信谗言,是我蠢……现在我想和你好好过日子。”

慕薇薇被他的一番话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叶少辰吗?居然跟她道歉?

“叶少辰,你烧烤顺带把自己的脑子烤了吗?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叶少辰格外的认真和严肃,“薇薇,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不用怀疑我的真心。”

慕薇薇觉得既可笑又荒唐,“真心?叶少辰你的真心不是给乔心优了吗?哪里还来的真心?”

“薇薇,我们不提乔心优了好吗?以前就是因为我对她太信任了,所以才做了很多蠢事,现在她走了没有人挡在我们中间了,我们难道不应该回归正常的生活吗?”

慕薇薇差点笑出声,“叶少辰,我们两个人从一开始结婚就是不正常的,你是为了报复找到我哥,我是为了救慕氏,现在你跟我说回归正常的生活?请问,我们正常过吗?”

叶少辰被慕薇薇说的哑口无言,心里的石头越压越重,“薇薇,我们可以从头开始,没有乔心优,没有南宫昊,只有我们两个。”

慕薇薇冷笑的看他,“叶少辰,就算从头开始,我的第一次也不是给你的,如此勾三搭四行为放荡,你不在乎了吗?”

叶少辰蓝色的眼眸中有些许挣扎,“我的确憎恨女人行为不俭,但是我会试着去原谅,所以,我也希望……”

“所以,你也希望我能原谅你做过的事情?”慕薇薇嘲讽的说,“叶少辰,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不需要你的原谅,我也不会原谅你。什么过正常的日子?别说这种鬼话好吗?你觉得我会和一个曾经三番五次想置我于死地的人好好过日子吗?叶少辰,你把我当三岁小孩了?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慕薇薇的情绪有些激动,语气也略显急促。

“薇薇,我说了,是我不对……”叶少辰试图安抚她,因为已经有不少员工的目光投向了他们这里。

“叶少辰,你道不道歉是你的事,我接不接受是我的事情。”慕薇薇从椅子上起来,见叶少辰还要跟上来,用手指着他说,“你别过来,我想一个人静静。”

看她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叶少辰将手中的羊排扔进垃圾桶。

后悔吗?如果把后悔比作雨滴,那么当他渐渐知道有些事情的真相时,是小雨,现在嘛,用倾盆大雨形容都不为过。

当然,除了后悔,叶少辰心中还有深深的内疚,这几天他总是在回想以前的事情,似乎每次事情发生,她都会替自己辩解。可他却从来没有听过,还一昧的指责她说谎。

直到她彻底对他失去的信任和希望,他却喜欢上了她。

这是老天爷对自己的惩罚吧,惩罚他曾经的愚昧和无知,惩罚他犯下的错。

怎么做,才能挽回她的心呢?

这简直比谈下一个大订单还要难。

叶少辰坐在凉椅上无限愁苦。

晚上,慕薇薇严令叶少辰不要碰她一根手指头,否则就出去找其他地方睡,所以这一晚很安静。

第二天,吃了早饭十点左右,所有人都在山脚整装待发,只等一声令下冲击两万块。

“出发。”叶少辰大喝一声,大家如脱缰野马直奔山上而去。

叶少辰随着人群走了不到十米,电话就响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国外合作伙伴。接完电话他追上慕薇薇说,“我现在有个重要的视频会议。就不去爬山了,这块的地形比较复杂,你不要脱离大队伍,小心点。”

慕薇薇不想和他说话,摆摆手表示知道了。

叶少辰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交代了刘秘书一声,然后返回湖边别墅工作。

没有了叶少辰,慕薇薇舒心了很多,昨晚知道他的心思后,慕薇薇一晚上都没有怎么睡,想要让她原谅他?

哼!开玩笑。

山路在前半段很平坦,是砖石铺就,到了中间就成了真正的山路,有的地方还很陡峭,大家的脚步也慢了下来。

慕薇薇知道自己赚不来那两万块钱,所以就慢悠悠的爬,顺便欣赏山间景色。

到了半山腰的时候,她坐在一块石头上歇息,回头看走过的路,顿时升起一股成就感。难怪有那么多人喜欢户外运动,这感觉果然很爽。

同事们大半都已爬到上面去了,只有一小部分和慕薇薇一样,十米一歇。

“薇薇,喝水吗?”刘秘书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将一瓶水递给她。

慕薇薇感激的笑笑,“我包里有水,谢谢你。”

“客气什么,叶总走时交代了让我照顾好你。”

慕薇薇头冒黑线,“刘秘书,既然出来玩嘛,哪有什么上司下属之分,你自己玩自己的,不用照顾我。”

“这个……”

“哎呀,没事的,我再歇会儿,你和其他人走吧。”慕薇薇不想拖累别人,更加不想时时刻刻处在叶少辰的阴影里。

刘秘书看她不自在,也不勉强,“那你慢慢爬,有事立刻喊我。”

“嗯嗯,我知道知道。”

慕薇薇歇了会继续往上爬,不过人有三急,也不知道哪里有厕所,想了想只好找一个大伙看不到的地方解决一下。

脚步越来越慢,最后直接坐在土疙瘩上,等着所有人走过去。

“薇薇,又停下啦,你这身体素质可不行啊。”走过来一个同事笑道。

慕薇薇朝他呵呵笑笑。“回去就锻炼。”

“薇薇,走啊。”

“嗯嗯,你先走,我再歇会儿。”

送走了身后的最后一个同事,慕薇薇连忙向早就瞄好的半山腰的树林钻去。

解决完生理问题,慕薇薇舒畅了很多,整理整理衣服裤子往正路上走,哪知还没有出小树林,就看到眼神的树枝上挂着一只小白蛇,吐着信子,眼睛阴阴的盯着她。

“啊——”慕薇薇失声尖叫,要知道她最怕的动物里面,蛇是排第一名的。

紧张的打了个冷颤,慕薇薇吓得都快哭出来了,她和小白蛇对视了几秒钟,想要从旁边绕过去,哪知脚下没踩稳,身体一斜,摔倒在地,咕噜噜往下滚,滚到半截慕薇薇手忙脚乱的抓住一根小树,无奈她太重,直接折断小树继续往下滚……

“咚——”身体终于重重的落地,慕薇薇揉着摔疼的屁股站起来一看,这是一个近两米深的坑,直径大概有一米五左右,坑里面长着长长的杂草,所以慕薇薇掉下来的时候并没有摔断腿和胳膊,只是这坑里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腥味,很难闻。

慕薇薇环视了一圈,坑的边沿还留有不少兽类的抓痕,这应该是废弃不用的捕猎陷阱。否则坑里的草都长了一尺高了,捕猎者也不清理。

算了,还是先求救吧。

往身上一看,慕薇薇傻眼了,滚下的过程中背的包包不知落了哪里,而她所有的食物和水以及手机都在那个包里。

人倒霉真是喝凉水都塞牙缝,不就是上个厕所,还能碰到白娘娘的同类,早知道她在湖边钓鱼多好的?

“有没有人啊——救命啊——”慕薇薇冲坑外大声喊,但很快就消失在风里。

“救命啊——来人啊——”

慕薇薇又喊了几声,回应她的只有风声,想顺着坑的边缘看能不能爬上去,结果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折腾了一阵之后,慕薇薇决定保持力气,现在同事们还都在爬山,等过几个小时。他们在山上玩够了下山的时候,她再求救或许有人会听得到。

只是,一个人待在这种地方,慕薇薇总觉得后背发凉,不知这个坑夺过多少生灵的性命。还有,祈祷那些山中的小动物们千万别来探望她,就算他们什么都不做,她也会害怕的。

……

三四个小时后,公司的大部分人终于到达了山顶,因为是多云天气,太阳并不刺眼。

不少人冲着群山大声呐喊,似乎要将心里的压力全都喊出来。

第一名最终被销售部的一个年轻小伙子取得,看来平时锻炼出来的体质不是别人能比的了得。

下午三点,刘秘书开始清点人数,数来数去都少了一个人,当然。这里面不包括没上山的叶少辰。

“大家都互相看看,看谁还没有上来?”

设计部的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察觉到一个人不在。

“刘秘书,慕薇薇不在。”何美玲有些担心的说。

刘秘书眼皮一跳,心中涌起不安,“你给她打电话问问她在哪?”

何美玲点头,连忙打电话,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又打了一次还是没有人接。

“后面上来的几个人,你们谁在路上见慕薇薇了?”刘秘书大声询问。

“哦,我见了,我当时还问她走不走,她说歇一歇。”

“我也见了,她当时在石头上坐着,还说回去就锻炼身体。”

刘秘书开始慌了,“你们见她的时候,大概是几点,在哪里?”

“十二点左右,就在半山腰。”

十二点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她不会出什么危险吧。

“现在怎么办?”何美玲脸色都变了,慕薇薇可不要出什么意外啊。

刘秘书考虑了片刻,说,“我给叶总打电话说一声。你先别给慕薇薇打电话了,万一她手机被打的没有电了,就跟麻烦了。”

“嗯,好。”

同事们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刘秘书严肃的说,“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大家立刻下山,记着一定要结伴同行,在回去的路上找慕薇薇。或许她在哪儿睡着了,切记不要单独行动。”

“好好……”

别墅里,叶少辰开完了一个冗长的会议后,顺便着手开始写工作计划。

电话猛地响起,打破一室安静。

“什么事?”他随手滑下接听键。

刘秘书焦急的声音传过来,“叶总,不好了,慕薇薇不见了。”

“你说什么?”叶少辰震的从办公椅站起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刘秘书简单的叙述完发生的情况以及现在的处置方式,叶少辰说,“让同事们千万注意安全,别在山上乱跑,我立刻联系专业救援团队去找人。”

“是,叶总。”

挂了电话,叶少辰才发现自己的心在砰砰砰的跳,慕薇薇。你千万不要出事,你还没有原谅我,怎么能出事?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叶少辰打了几个电话,然后找到别墅负责人要了几件救生用品,朝着大山进发。

山里的温度下降的很快,到了四点左右就起了露水。慕薇薇无聊的扒光坑里的杂草给自己做了个铺垫坐着,其实她是害怕草里面藏着什么,与其时刻担惊受怕,还不如除掉这些杂草,地面光秃秃的,她才安心。

抻着下巴,正想着大伙啥时候才能下山,陡然听到空气里隐隐约约听到呼唤声顺着声飘过来。

“慕薇薇——慕薇薇——”

慕薇薇心中一喜,连忙在坑里大喊,“我在这。我在这,救我啊——”

只可惜,她处在下风向,声音一出坑就顺着风跑远了,所以其他人压根就没有听到她的求救声。

“慕薇薇——慕薇薇——”

“我在这啊——你们能听到吗?救命啊——”

慕薇薇那叫一个着急,她喊得嗓子都快破了,难道他们听不到吗?

“救命啊——来人啊——我在这里——”慕薇薇不停的喊着,因为她知道这是离同事最近的地方,一旦他们没有发现自己,就会继续向山下走去,那救她出坑的希望就渺茫了。

果然,几分钟后,呼唤她的声音就渐渐走远了。

“啊——我在这啊,别走啊。”慕薇薇扒在坑的边缘喊,可还是没有任何效果。

很快,山里再次寂静下来。只有风声依旧。

“喂——别走啊——”

慕薇薇的嗓子有些哑也有些疼,大半天没有喝水,又喊了好久,不疼才怪。

坐回杂草窝,慕薇薇又累又饿。

山里的天黑的特别快,起雾之后夜幕就开始降临了。

慕薇薇在坑里拜着各路神仙,走过路过的玉皇大帝观世音菩萨,一定要保佑我被立刻找到,我不想在这里过夜啊,求求你们了。

坑边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慕薇薇仰头看去,一只浑身雪白的兔子正呆萌的看着自己,互看几秒种后,吱吱的叫了两声撒腿跑了。

小白兔是在取笑自己吗?

再说这边,叶少辰在她消失的地方附近找了许久,什么都没有找到。打了几次电话,最后一次,电话关机了,应该是没电了。

继续扩大搜寻范围,终于在天黑之时在一棵树枝上找到了她的包包,手机好好的躺在里面。

叶少辰紧紧的握住包的一角,心里越来越担心,她的包包为什么会挂在这种没有路的地方?该不会是被什么危险的人物抓走了吧。

一想到这个可能,叶少辰就更加担心,恨不得下一刻就找到她。

天很快就黑透了,找来的搜救人员虽然有十多个,但是一进了山就像是一滴水融入了大海,完全不见了踪迹。

别墅外面,同事们都没有了吃饭狂欢的心情,一个个都忧心忡忡。

“要不我们也去找找吧,总不能就这么等着吧。”设计部的小李说。平时她和慕薇薇的关系不错,上山前她还和慕薇薇走在一块,后来嫌弃她太慢了,就跑到前面去了,早知会发生这种事,她应该对慕薇薇不离不弃的。

“是啊,何总,要不我们上去找找吧,薇薇是我们部门的人……”

“不行!”刘秘书打断了她们的提议,“如果是白天,我们可以去,但现在天已经黑了,我们都没有搜救人的经验,进了山就等于给他们添麻烦,叶总说了,他不会让他的员工冒险。”

“可是……”小李急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刘秘书说的对,我们帮不了忙就别添乱。”何美玲打断她的话,温声安慰员工,“别担心,搜救人员已经进山两个多小时了,说不定已经找到薇薇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随着周围不断传来轻微的响动声,慕薇薇心里的恐惧一点点在增加,什么小家伙又跑过去了?

天啊,这里该不会有狼之类的大型动物吧,或者是一只野狗?还有,小白会不会来找她……

越想越恐怖,慕薇薇抱住肩膀,自我安慰道,“别想了别想了,一定会没事的,哪有什么狼。有的话早被人抓紧动物园了。”

这时,一个阴影被月光投在坑的墙上,慕薇薇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什么东西?两只耳朵长长的尾巴,该不会真的是狼吧。

突然想起以前看动物世界,上面说,一旦遇到狮子豹子老虎等这些超级猎手,一定不能用背对着它们,因为它们会觉得你很好欺负,相反,如果你凶狠的直视它们的眼睛,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想到此,慕薇薇深吸一口气紧咬牙关,猛地转过身,狠狠的盯着上面那个长尾巴家伙,绿油油的眼睛着实虎了她一下。不过,这猎手的身量太小了。

慕薇薇长长的松口气,原来是一只野猫啊。

小野猫在坑的边缘优雅的参观了片刻,似乎没有发现有什么好玩的,就漫步走了。

月上枝头,慕薇薇抱着腿坐在坑里赏月。

叶少辰不是很有本事吗?为什么还没有找过来?难道今晚自己要在坑里过夜了?

不要啊。她虽然很爱小动物,但是不代表要和他们作伴睡一晚。

慕薇薇用最后的力气喊,“救命啊,有没有人啊,我在这里……救命啊,我在这里,听得到吗?”

坑外面,叶少辰和其他搜救人员交换了信息后,在找到包包的地方找了很久,发现地上的杂草似乎有被压过的痕迹,顺着痕迹一直往下找,突然听到慕薇薇的声音。

“我在这里,有没有啊——”

她的声音很沙哑,但叶少辰却觉得这是最美妙的声音。

心中大喜,叶少辰立刻顺着声音的方向找过去,声音越来越近……

慕薇薇喊了一阵累了,开始用唱歌派遣恐惧,不过这音调嘛,实在是难以恭维。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高高挂在天空中,好像宝石放光明……一闪一闪亮晶晶……”

叶少辰来到深坑旁的时候,看到里面完全无损的慕薇薇,心里一块石头终于放了下来,还能唱歌,看来身体没怎么受伤。

“太难听了,星星都被你吓的躲起来了。”

听到他的声音。慕薇薇惊喜的抬起头,叶少辰的脸出现在视线里。

这个混蛋,终于来了。

没找到她时,叶少辰急的快要疯了,现在找到了也不急着带她上来,而是蹲下腿调笑道,“慕薇薇,你在坑里干嘛呢?”

慕薇薇不服气的指指天上的月亮,“我在这赏月呢,怎么,不行啊。”

“哦,难道平地上的月亮没有坑里的月亮看起来美?”叶少辰打趣她,此时,月光下的慕薇薇头发乱了,脸也脏了,连身上的衣服也扯烂了,可为什么他却觉得她如此漂亮呢?

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她都如此狼狈了,他却没有一点嫌弃。

慕薇薇仰着脖子,哑着嗓子说,“对啊,在坑里看月亮别有一番滋味,你不懂。”

“是吗?那我试试。”说完,叶少辰纵身一跃跳了下来,站在慕薇薇的身边,接着还假模假样的看了看月亮说,“嗯,从这看是美一些。”

慕薇薇呆住了,下意识的问,“你跳下来干嘛呀?”

“赏月啊。”叶少辰一本正经的说。

“你下来我们怎么上去啊。”慕薇薇焦急的说完,看他一脸的调侃,啪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忘了,他不但是叶少辰,他还是小紫,这种坑对她来说很难,对小紫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叶少辰将她头发上的几根杂草摘出来,问,“你是想在这待着赏月呢?还是想回别墅坐在湖边赏月?”

“嗯,我觉得还是湖边比较好。”

“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带你回去。”

慕薇薇愤愤的看了他一眼,沙哑的嗓音里带了几分怒气,“你如果为难就算了,我可以等其他人来救我出去。”

叶少辰心里叹口气,收起嬉皮笑脸,柔声安慰她,“你是我的妻子,我不救谁救?好了,我不过开个玩笑而已,别生气了。”

慕薇薇咬着唇不说话。

说实话,她宁愿是别人来救她,也不想是他,这样她就可以心安理得的继续恨他。

可现在他摇身一变成了自己的救命恩人,虽然这点恩惠抵消不了他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但是她恨起来就没有那么理直气壮了。

叶少辰不知道她的心思,以为自己刚刚说错话,说了两句抱歉,不等她准备,眼眸瞬间变紫抱着她的腰出了深坑。

刚刚在底下没有发现,出来后才看到,慕薇薇冻得嘴唇开始发青,叶少辰连忙从随身带的包里取出一件冲锋衣给她穿上,然后打电话,“王队长,人我找到了,你让大家撤吧,辛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