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慕天野,小妹我回来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怎么会掉到坑里的?”叶少辰问。

慕薇薇将身上的衣服拢了拢说,“一脚踩空了,掉下了了。”

她才不会告诉他是因为上厕所,太丢人了。

“脚和胳膊没事吧。”

慕薇薇简单的说,“没断。”

叶少辰望着她平淡的脸,想要教训她的话在嘴边打了个转又咽下去了,“先回去吧,大家都很关心你,估计都等着呢。”

慕薇薇点头。

“抱着我,我带你回去,走路太慢了。”

慕薇薇很不情愿的抱住他,闭上眼睛。

耳边风声呼啸,听他说了声“到了”,慕薇薇睁开眼,百米之外就是住的地方,此时灯火通明。

“走吧,”叶少辰不由自主的想要去握她的手,却被慕薇薇巧妙的避开。

“我自己走。”

叶少辰紫眸变蓝,心里那种闷闷的感觉又来了。

一步步走近别墅,有人率先看到了他们,激动地大声喊道,“叶总和薇薇回来了。”一时间关切和担心的目光都投放在慕薇薇身上,设计部几个关系好的跑过来,看她一身狼狈就知道出了意外。

“薇薇,你吓死我们了,你跑哪去了?”

慕薇薇有气无力的笑道,“没事,就是摔了一跤掉到一个坑里了。”

“嗓子都哑了还说没事?来喝口水。”何美玲将一瓶水打开给她。

慕薇薇拿在手中没喝,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喝水,心里压力太大了。

这时。叶少辰走过来搂住她的腰说,“谢谢大家关心,薇薇累了,我带她先去休息,大家自行活动吧。”

“好好……”

慕薇薇在同事面前不好让他下不来台,就任由他圈着自己上了楼,等到大家都看不到了,慕薇薇才扒开他的手。

“薇薇,你就不能稍微接受一下我对你的好?哪怕一点点?”叶少辰又气又难受。

慕薇薇推开房门脱了鞋,赤脚往浴室走,“不是不能,是不需要。叶总,你忙吧,我想好好洗个澡,别来打扰我。”说完将浴室的门“啪”的关上。

站在温热的蓬头下,慕薇薇眼泪瞬间滚落,刚刚在叶少辰和同事面前的坚强彻底撑到了尽头,此刻,她终于可以痛痛快快的把恐怖都释放出来。

在坑里待着等人来救的时候,她都快要怕死了。唱歌数星星什么的,都是为了给自己打气,还好叶少辰来的及时,她不用在坑里过夜。

叶少辰沉闷的在阳台上抽烟,他现在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太靠近了怕慕薇薇反感,离得太远自己又惦记,时时刻刻想她在干什么,似乎只有把她放在自己眼前才安心。

这天晚上,慕薇薇从浴室出来就扑倒床上睡着了,没有吃饭只喝了一杯水。

梦里,那只小白蛇在她脚边绕啊绕啊,接着攀着她的小腿就爬了上来,慕薇薇吓得把它丢掉,小白蛇却一次又一次找到她,怎么甩都甩不掉。

一夜噩梦。

慕薇薇早晨醒来时,脑袋又疼又昏,鼻子也塞塞的,一张口声音都不见了。

呃……好像是感冒了吧。

叶少辰不在房间,慕薇薇洗漱完换了衣服下楼,很多人在湖里划船,还有一部分人在湖边喊加油。

下午就打道回府了,大家都在抓紧最后的时间疯玩。

“薇薇,过来过来。”小李看到她激动的招手,等她走到跟前挽住她的胳膊说,“你看。我们设计部快要赢了。”

慕薇薇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有一艘小船的确摇摇领先。

“这是……”慕薇薇艰难的出声,刚说了两个字,她就闭了嘴,太沙哑了,而且嗓子也很疼。

“你嗓子怎么了?”小李关心的问。

慕薇薇无奈的摊摊手,希望她能理解。

“嗓子受伤了,哦,我明白,肯定是昨天喊救命喊得。”小李聪明了一次。

慕薇薇很欣慰的点头。

“那就别说话了,多喝水。啊——赢了赢了,我们部门赢了。”小李兴奋的又跳又喊。

原来这是公司的几个部门在比赛划船呢。

五艘小船陆陆续续靠岸,慕薇薇被小李拉着跑过去,设计部的同事们从船上下来,最后一个居然是叶少辰。

他看到慕薇薇。浅浅的笑了笑,跳下船走过来问,“起来了?吃饭了吗?”

慕薇薇点头。其实她并没有吃,如果实话实说,按照他现在的举动,一定会拉着她去吃饭,她不愿意。

“多谢叶总帮忙,拿到奖金我们部门一定要请您吃饭。”何美玲走过来,少了在公司的严肃,多了几分女人的活泼和娇俏。

“应该的。”叶少辰笑道。

旁边输了的组不服气,“叶总,你明明说了高层不参与比赛,你怎么还亲自下场子啊。”

叶少辰很淡笑的说,“高层是不能参加,不过我是以员工家属的身份。这总可以吧。”

丽娜附和道,“对呀对呀,慕薇薇是我们部门的,她不能参加,叶总替她理所应当的嘛。”

其他组瞬间无言。

慕薇薇对他这种当众秀恩爱的行为保持沉默,虽然心里很反感。

到了午饭时间,叶少辰不知从哪里买了几包感冒药和胖大海含片,慕薇薇很自觉的吃了,她可不想和自己的身体较劲。

下午,众人恋恋不舍的踏上返程。

生活再次恢复平静,王管家发现,少爷和少奶奶的关系似乎好了很多。因为叶少辰很少生气,更多的时候是主动询问慕薇薇要什么,尽管慕薇薇大部分都是冷漠的拒绝,但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影响叶少辰的心情,别墅里的生活氛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融洽。

就在一切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慕薇薇收到了一个巨大的好消息,也就是这个消息,打破了两人看似平静的生活。

因为她等了很久的那个人出现了。

这话要从早餐开始,叶少辰和慕薇薇和往常一样,吃了饭准备去公司,章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礼物盒。

“出什么事情了,怎么这副样子?”叶少辰蹙眉问。

章贺张了张嘴,目光落在了慕薇薇的身上,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叶少辰看懂了他的意思,但又想着最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事情,就说,“别吞吞吐吐的,有事就说。”

章贺走过去将礼物盒递给他,很艰难的说,“这个……刚有人放在了门卫处,您自己看吧。”

叶少辰放下手中的勺子,动手拆黑色的礼物盒,打开,里面放了一把手枪,手柄处有磨损的痕迹。

叶少辰看到这把枪,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脸色变得异常阴冷。

慕薇薇好奇的瞄了一眼,不就是一把枪吗?这么大惊小怪,难道是仇家送来的?

他回来了,这次是真的他。

只有他才会如此有胆量,如此张狂,亲手把自己的消息送到他的手中,丝毫不惧他的手段。

这把枪以前是他最爱的一把,送给了叶少岩,也就是在那次火拼中,慕天野的子弹打穿过了叶少岩的右手,叶少岩坠崖不知所踪,这把枪也跟着消失了。

原来是被他拿走了……

慕天野,你终于回来了。

叶少辰神色复杂的看了眼慕薇薇,不确定要不要告诉她这个消息,因为他突然意识到,慕天野这次回来的目的之一,就是带走慕薇薇。

慕薇薇感受到他的目光,狐疑的抬头,“看我干什么?”

叶少辰将礼物盒的盖子盖上,暗吸一口气说,“没有。”

他不能让慕天野带走慕薇薇。

绝对不能。

想想也是天意弄人,刚开始的时候。他巴不得从慕薇薇这边找到慕天野的线索,生怕她隐瞒着慕天野的事情不告诉他,这还不到一年时间,两个人的角色就换了。

叶少岩的手好了,他对慕天野的恨意也没有那么深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按照他的想法发展,叶少辰刚把纸条塞进兜里,慕薇薇的手机响了。

是个陌生号码。

“喂,你好,请问是哪位?”慕薇薇伸手拿来一块面包,那边传来低沉悦耳的男声,“小妹。”

“吧嗒”,面包从手指间落下,掉在桌面上。

时间仿佛凝滞了,慕薇薇的眼中瞬间蒙上一层泪,这个声音她在梦中想了千次万次。此刻终于清晰的在耳边响起,她却有些不敢相信。

“小妹,我是哥哥。”慕天野的声音撞进耳膜,直入心里。

慕薇薇的眼泪哗哗的流下来,颤着嗓子激动的喊了声,“哥——”

哥,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我等你等的多苦吗?

手机突然被人抽走,接着她就听到了叶少辰冷酷的声音。

“慕天野,好久不见啊。”

“叶少辰,我送的礼物喜欢吗?”慕天野慵懒的声音飘过来。

“正合我意。”叶少辰的另一只手抻在桌面上,“慕天野,你这个缩头乌龟终于肯露面了,我还以为你死在哪个墙角了。”

“呵呵,叶少辰,你还没有死我怎么敢死?”

叶少辰冷冷一笑,“慕天野,我们之间的旧账是不是该算算了?”

“随时奉陪,不过在这之前,我会亲自带走我小妹。”

叶少辰看着早就泪眼婆娑的慕薇薇,语气阴冷,“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好啊,那我们就走着瞧了。但是我警告你,你若胆敢再伤害我妹妹一根毫毛,我不介意送一个炸弹去你的叶皇集团。你知道的,我这人言出必行。”

“我不会伤害她的。”现在,我怎么舍得伤害她?

“好,我就暂且信你这一次。”说话,慕天野挂了电话。

叶少辰将手机扔在桌上,慕薇薇连忙拿过来看对方已经挂了,再拨打过去已经是关机了。

“我哥哥说了什么?”慕薇薇焦急的问。

“没什么。”叶少辰静静的看着她。

慕薇薇能信他就有鬼了,情绪极为激动,“你们说了那么久,怎么会没说什么?”

叶少辰按住她的双肩,试图让她冷静下来,“薇薇,你觉得就算我们说了什么,我会告诉你吗?”

慕薇薇僵住,理智渐渐回到脑子,对啊,她傻了吗?叶少辰怎么告诉她谈话的内容,不过根据刚刚他的单方面说的话,哥哥应该和他达成了什么协议。

哥哥要来带她走了吗?

埋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个希望“嘭”的被点燃了。

一定是这样,哥哥那么爱她,知道自己的处境后。肯定会来带自己走的。

叶少辰看着她的表情变化,心里却开始不安和担心。

为了防止慕天野突然出现,他要随时把慕薇薇带在身边。

“上班了。”叶少辰冷淡的说。

慕薇薇此时已经冷静下来,点点头,拿起包向别墅门口走去。

一路上,两个人都各怀心事,没有人说话,空气似乎快要凝滞。

进了电梯,叶少辰按了自己的楼层,慕薇薇正也要去按设计部所在的8楼,却被他握住了手腕。

“你今天不用去设计部了。”他严肃的说。

“那我去哪里工作?”慕薇薇诧异。

叶少辰看着不断上升的楼层数字,“从今天开始,你就在我的办公室上班。”

“我不要!”慕薇薇断然拒绝。

叶少辰低头望着她愤怒的眼眸,一字一顿的说,“反对无效。除非,你想让我再次软禁你。”

慕薇薇想起曾经暗无天日的生活,语气软了下来,“我的很多设计稿还在设计部……”

“我会让人搬上来的。”

慕薇薇只能接受,心里却更加确定,他做出这个决定,无非是因为哥哥的缘故。

只要能顺利离开叶少辰这个渣男,现在妥协一点又有何妨?

到了办公室,叶少辰吩咐刘秘书搬进来一张办公桌和一把椅子,放在靠窗光线好的地方。

“叶总,这是慕薇薇在设计部的所有东西。”刘秘书手里抱着一大摞设计稿,最上面还放着一小盆仙人球。

慕薇薇连忙上去拿了仙人球,她怕扎到刘秘书那张白皙的脸。

叶少辰指了指离她不远处的临时办公室说,“就放到桌上,让她自己整理。”

“谢谢谢谢,真是麻烦你了。”慕薇薇连声道谢。

刘秘书客气的说。“这是应该的,你如果还缺什么就告诉我。”

“好的,麻烦了。”

不明原因的围观群众们得知这个消息后,都纷纷表示,这一定是叶少辰太爱自己的老婆了,所以才时时刻刻想看到她。

于是乎,叶少辰好男人好老公的形象再次成为员工们茶水间、餐桌上的谈资。

上午慕薇薇坐在新办公桌前,很不适应。

因为,公司的管理层不知是真的为了汇报工作,还是为了专门来确定这件事,平均半个小时就要进来一个人,眼神还不停的给她这边瞄,对上她的视线后,就会冲她不好意思的笑笑。

其实,他们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尴尬的是她好吗?

本来想着把一副设计稿修改完的,这下好了,工作效率直接降到负数,一早上什么都没有干。

好不容易熬过了大家的参观,慕薇薇烦躁的扔下手中的笔说,“下班了,我去吃饭了。”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叶少辰随手关了电脑。

“我想一个人吃。”慕薇薇颇为认真的说。

叶少辰不理会她,“你可以当我不存在,走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慕薇薇还能说什么?那就一块吃吧。

两个人去的是附近一家中餐馆,叶少辰拿过菜单问她,“想吃什么?”

“麻婆豆腐、酸菜鱼、糖醋里脊。”慕薇薇不知怎么了,这几天特别想吃口味重的。

叶少辰皱眉,“你不是不喜欢吃辣吗?”

“突然就想吃了。”

叶少辰对服务员说。“再加一个虾仁玉米和红枣山药汤,麻婆豆腐少一点辣,另外再拿一盒酸奶。”

“好的,请二位稍等。”

服务员离开,两个人又沉默了下来,慕薇薇认真的研究着碗碟上精美的花纹,叶少辰凝视着她的脸,心里又酸又涨。

“薇薇——”叶少辰情不自禁的叫了她一声。

慕薇薇闻言抬头,疑惑的看他。

叶少辰放在膝盖的手收紧,“如果,我以后一直是小紫,你还会这么厌恶我吗?”

慕薇薇眼皮一跳,他这是什么意思?

“会,因为叶少辰本来就是和小紫一体的,你们是不分开的。”

叶少辰眼底染上浓浓的失落。对啊,他怎么可能一直以小紫的面目示人,小紫是他使用特异功能时才会有的状态,别说他根本无法持久的保持那种状态,光是现实就不会允许他的变化。

或许,南宫昊还会以此兴风作浪。

叶少辰幽幽的叹口气,望着她说,“看来你这辈子都不打算原谅我了。”

慕薇薇撇过脸,看着外面的车流,“叶少辰,你活的如此潇洒狂妄,高高在上,一点都不需要我的原谅。”

“不,以前我也是这么想着,可是现在……”叶少辰顿了顿。“我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了,想要弥补,你却不给我机会。”

慕薇薇冷笑,“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随风逝去,留在身体上的伤痕可以康复,印在心里的伤痕却是永远都不可能消失的。”

叶少辰漠然。

菜一上来,慕薇薇就再没有空和他说话了,一直埋头苦吃。

叶少辰动了几筷子就没有了心情,专职给她夹菜。

下午,管理层的参观终于告一段落,慕薇薇却坐在椅上昏昏欲睡,好几次脑袋差点都碰到了桌子上。

可能是因为中午吃的太饱,也可能是因为下午的阳光太暖,打了好几个哈气后,慕薇薇华丽丽的趴在了桌面上睡了过去。

叶少辰从文件中抬头,起身将她拦腰抱起放在休息室的床上,她的脸被阳光晒得粉嫩粉嫩,双唇饱满诱人。

忍不住俯身在她额头亲了一下,摩挲着她的脸庞,轻声说,“薇薇,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哪怕是恨我一辈子也无所谓。”

……

慕家别墅。

三台黑色迈巴赫停在门口,一个男子从车里下来,身材魁梧高大,灰衣黑裤,轮廓深邃,一双眼眸犀利又似乎藏着无尽的黑暗,嘴唇薄薄弯起。

他仰头眯着眼看了会漂亮的别墅,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亲爱的大伯,我的家你住的可还舒服?

勾了勾手指,跟在后面的一个保镖上前敲门。

“谁呀,来了来了……”

门打开,露出久违的面孔,管家直接呆在原地。

“郭叔,好久不见啊。”慕天野笑的很温和。

郭叔结结巴巴的还未说出话,就被两个保镖架着胳膊挪开。

慕天野大步走进去,一路来到别墅客厅。

方心怡听到响声回头,差点摔碎了手中的花瓶,“慕……慕天野……”

“亲爱的大伯母,您还记得我啊。”慕天野一步步走向她,什么都没有说,方心怡吓得倒退了好几步。

“你……你怎么回来了?”方心怡脸色苍白,声音都在打颤。

慕天野坐在沙发上。跳着二郎腿笑道,“大伯母,这是我家,我不能回来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方心怡之所以敢把慕薇薇嫁出去,就是看慕天野不在了,他们都认为慕天野被仇人杀死了,谁能想到他会回来?

慕天野环视了客厅一圈,以前放全家福的地方,现在摆着一盆鲜花,照片怕早就被这一家人扔了吧。

“我回来,大伯母好像不高兴?”慕天野睨笑,斜眼看着她。

方心怡连忙摆手,“不不,我挺高兴的。”

“是吗?那您站在那干什么?来人。”

“老板。”跟来的保镖应声。

“给我这位大伯母搬张凳子来。让长辈站着说话,这可有些不礼貌。”慕天野皮笑肉不笑的说。

“是,老板。”

保镖不知从哪儿拎过来一张凳子,“咚”的放在方心怡面前,冷声说,“坐。”

方心怡哪敢不坐?战战兢兢的坐上去,十根手指都快纠成麻花了。

“大伯母,我小妹薇薇呢?”慕天野噙着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方心怡额头开始冒汗,小声说,“她……她结婚了。”

“大声点!”慕天野一声爆喝。

方心怡吓得缩成一团,生怕他扑过来撕了自己。

“薇薇她结婚了。”声音大了一点点。

“结婚?”慕天野惊讶,“她还在学校读书,怎么会结婚?”

方心怡抹了把冷汗,不敢看他嗜血的目光,“我也不知道,她有一天回来说,想结婚,我们就同意……”

“是吗?嫁给谁了?”

“叶家的叶少辰。”

慕天野盯着她看了片刻,继续问,“她的男朋友不是陆子航吗?怎么会嫁给叶少辰?”

方心怡不敢抬头,“我也不知道。”

“好,那我问你,她嫁给叶少辰,是自愿的吗?”

方心怡连忙点头,“是她自愿的,我们没有逼她。”

“我再问一遍,是她自愿的吗?”慕天野的语气中透露着浓浓的杀机。

方心怡顿时不敢说话了。

这时,慕一瑶从楼上跑了下来,冲他吼道。“慕天野,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对我妈妈这么说话?”

慕天野仰天哈哈哈大笑起来,方心怡拉着慕一瑶的胳膊让她闭嘴,可是娇蛮的大小姐怎么会听。

“哎吆,我好久没有听到这么好笑的笑话了。”慕天野捂着肚子说,“方心怡,我好久不见你的宝贝女儿,怎么会被你教成这个样子?慕家的列祖列宗看到,会不会气的从墓里爬出来?”

慕一瑶哪里听到过这样的诋毁,气的眼睛都红了,“慕天野,现在这里是我的家,你给我滚出去!”

“你家?”慕天野笑着看她,嘲讽道。“慕一瑶,你不能只长年纪不长脑子啊,这是你家吗?”

“我不管,反正现在我和我爸爸妈妈住在这里,这就是我家,你就算回来,我们也不会还给你的。”慕一瑶住惯了大别墅,是不可能再回到那种单元楼里面去。

“瑶瑶!”方心怡冷声喝道,这个女儿脑子进水了吗?这种也能当着慕天野的面说?

“妈——你这么怕他干什么?他难道还能吃了我们?”慕一瑶拉着妈妈的手愤愤的说。

慕天野鄙夷的笑道,“不不不,我不会吃了你们,我只会让你们把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给我亲爱的大伯打电话,让他现在就回来。”

“我爸爸忙着,没有时间。”

慕一瑶的话音刚落,“砰”的一声枪响。方心怡手旁的花瓶被打碎,刚插好的花散落了一地。

空气瞬间安静下来,慕一瑶紧紧的抱住妈妈,神色惊恐的看着慕天野。

慕天野把玩着手枪,邪笑着看她们,“现在有时间了吗?”

“你别吓唬我,我不怕你。”慕一瑶还嘴硬。

“砰”又是一枪,擦着她的小臂飞过,划出一道浅浅伤痕。虽然没有流血,但却让慕一瑶彻底傻了。

“有没有时间?”慕天野继续问。

方心怡急了,连忙说,“有有有,天野你不要冲动,我们都是一家人,我现在就给你大伯打电话。”

“就在这里打。”慕天野的话把她钉在原地。

方心怡颤抖的掏出手机,拨出慕长瑞的号码,响了四五声那边才接起来,语气懒洋洋的,“什么事啊,我在外面和客户谈生意呢。”

“长瑞,你快回来。”

慕长瑞不耐烦道,“我不是说了嘛,我忙着呢,有事晚上回去再说。”接着,电话里面还传来闹哄哄的敬酒声。

方心怡一听就知道他又在外面花天酒地,陡然就怒了,“慕长瑞,你他妈现在就给我滚回来,我和慕天野在家里等你。”

慕长瑞显然没有反应过来,“谁?你和谁在家里?”

“慕天野,他回来了。”方心怡的语气中藏着一丝心灰意冷。

“好好好,我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慕天野的话题又回到原来被慕一瑶打断的话题上,“我刚刚问你,薇薇和叶少辰结婚是自愿的吗?你想好了再说,否则,下一刻子弹会打到哪里,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方心怡紧张的咽了口唾液,说,“当时,你突然消失后,慕家的公司在资金上出现了很大的问题,为了保住你父母的心血,我们没有办法就让薇薇嫁给了叶少辰,薇薇当时是同意的。你不信可以去问她。而且她结婚后,叶少辰对她也非常的好,这些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也就是说,你们为了慕家的公司,卖了我小妹?”慕天野的语气变得冷漠,眼眸里全是怒火。

慕一瑶缓过神来,想起上次慕薇薇当众打她的那一巴掌,瞪着慕天野说,“慕薇薇能嫁给叶少辰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她有什么不愿意的。”

“你给我闭嘴!”慕天野用枪摇摇指着她,“再多说一句话,信不信我打死你。”

据他调查,薇薇之所以和陆子航分手,慕一瑶在中间起了很大的作用。

慕一瑶被他的眼神吓得缩进方心怡的怀中,再也不敢开口。

她以前没怎么见过慕天野。只听外人说,这个堂哥非常的凶悍厉害,今天见了,岂止是凶悍,分明就是阎罗转世嘛。

慕天野懒得再和他们废话,起身在别墅里转了转,这里外观除了是以前的样子,里面却已大变样,妈妈最喜欢的淡黄色窗帘,父亲收藏的石雕,还有放在角落的陪薇薇长大的那架钢琴,全都消失了。

这里,没有了家的味道。

有的全是大伯一家的庸俗。

“以前的照片呢?”慕天野问。

方心怡瞅了他一眼,说,“在三楼的小屋里面放着。”

当时慕一瑶想把这幢别墅里的照片全都烧了。幸好她拦了下来,全都放在了闲置的空房中,要不然,以慕天野今天这个架势,又会掀起一场惊涛骇浪。

慕天野对几个保镖说,“看着她们两个,”然后自己上了三楼。

“是,老板。”

小木屋没有锁,一推就开,里面落了厚厚一层灰,屋顶都结了几张蜘蛛网。

屋子里面只有了一张桌子和一张小床,桌子上乱七八糟堆着各种相框和相册。床上堆着几个纸箱,打开,是父亲从世界各地搜集的奇石和石雕。

慕长瑞还算是有几分良心,把这些都留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