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慕天野的手段,接近目标/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桌上随手拿起一个相框,用手仔细地将上面的灰尘擦干净,爸爸妈妈年轻的笑脸一点点出现,然后是高中时期的自己,还有扎着小辫刚上初中的薇薇。

他记得,这是他上高二的时候,那一次他考了全年级第一名,爸爸为了奖励他买了这台相机,捉摸了很久学会了定时拍摄功能,就兴高采烈的拉着他们拍下了这张照片。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又拿出一个厚厚的相册,翻开,回忆扑面而来,里面全是他和薇薇从小到大的照片,每一次出游,每一个生日,还有日常的学习、玩闹等等。

相册里的小女孩笑的是如此纯真可爱,看着她的笑脸,慕天野也不由的露出了笑容。

薇薇,等着我,哥哥马上就来带你走。

走出小房间,慕天野冲楼下喊,“郭叔,你上来。”

郭叔不敢怠慢,蹬蹬蹬跑上三楼,恭敬的问,“少爷,有什么吩咐?”

慕天野指着里面的东西说,“找几个箱子,把里面的东西全都装好,一件也不能损坏。”

“好的,少爷,我马上就办。”

……

慕长瑞慌慌张张的跑进别墅,领带斜斜的挂在脖子都没来得及整理。看到蜷缩在客厅的妻女,以及大咧咧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太阳穴突突突的跳起来。

堆出一脸的谄媚,慕长瑞疾步走上前关心的说,“天野,你回来啦。”

慕天野横眼瞅着不止胖了一圈的大伯,淡笑道,“大伯,一年多不见,你富态了嘛。”

慕长瑞假装为难的说,“哎呀,为了公司的生意,每天都要出去应酬,我也是不得已啊。”

“那我还要感谢大伯替我打理慕氏了?”

慕长瑞心思一沉,“替他”打理慕氏?这小子一回来就想把公司拿回去?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都是一家人,说是谢不谢的,这是我应该做的。”

慕天野何其聪明,慕长瑞话里面什么意思他清清楚楚,自从他把慕氏从薇薇说中骗取之后,公司的效益一天不如一天,他自己到是中饱私囊了不少,光是房产就添置了不止五套,这些钱是哪儿来的?不过,他是怎么吞进去的,就让他怎么吐出来。

“大伯都说了是一家人,那就把这份合同签了吧。”说着,其中一个保镖将文件送到慕长瑞手中。

慕长瑞狐疑的打开看了不到一分钟,就生气的把合同扔在桌子上,脸上的伪装也全都撕下,“慕天野,你这是什么意思?”

慕天野冷眼看着他,“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属于你的东西我不会要,但是不属于你的东西,你一分钱也别想动。”

“慕天野,我怎么说也是你大伯,你居然这样和我说话。”慕长瑞急了,这份文件是产权转让,包括他从慕氏窃取的所有股份,以及名下的所有房产和豪车,如果签了这份文件,就相当于他的资产又回到了一年多之前,甚至比一年前还不如,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过惯了奢华生活,再让他去过普通富人的日子,他如何受得了?

听到“大伯”二字,慕天野的怒火就噌噌的冒上来,“大伯?你现在想起你是我大伯了?你当时为了私利把薇薇强嫁给叶少辰的时候,还记得你是她大伯吗?”

慕长瑞的脸上浮现起一丝尴尬。狡辩道,“当时公司难以为继,薇薇嫁给叶少辰也是自愿的,你怎么能算到我的头上?”

“要不是你们合起伙来骗她逼她,她一个读书的大学生怎么会想着去结婚?”

慕长瑞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好惹的,硬碰硬他根本不是对手,只好退一步说,“天野,有什么事我们好商量啊,你一进门就让我签这样的合约未免太不近人情了吧。再怎么说,慕氏企业也有我们家的一份。”

“大伯,你看清楚,我让你吐出来的是原本就属于我和薇薇的那一份,你们家的我一毛钱都没动,至于你名下的房产和豪车,哪一样不是挪用公司的钱买的?”

方心怡听到这话,立刻反应过来慕天野让丈夫签的是一份什么文件。也忘记了害怕,冲着慕长瑞说,“长瑞,你不能签,这是属于我们的东西,怎么能给他?”

慕天野瞄了眼方心怡,笑着说,“大伯母,我劝你还是考虑考虑自己的地位吧,难道你不知道吗?我这位大伯在外面养了可不止一个小姑娘,有两个年龄比你女儿都小……”

“你胡说!”方心怡打断他的话,表情变得极为扭曲。她知道丈夫在外面有些花,但是她相信,慕长瑞不敢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慕天野哈哈笑了,“大伯母,我是不是胡说,你问问我大伯不就知道了。据我所知,其中一个还怀孕了,这么多年我大伯不是一直想要一个男孩吗?没准那小姑娘肚子里就是个男孩。”

慕天野说一句,慕长瑞的脸色就差一分,而方心怡就更加恼怒一分。一个女人对金钱再贪婪,也比不过家庭在她心中的地位。

看着丈夫变化莫测的脸,方心怡脸上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扑过去抓住慕长瑞的衣领,厉声质问,“慕天野说的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

慕长瑞吞吞吐吐安抚妻子,“心仪,这件事我们稍后再说好吗?”

慕天野火上浇油地说,“稍后等这男婴生出来,你名下的那些财产估计全都是他的了吧,大伯母,你辛辛苦苦跟着他这么多年,到底赚到了什么?”

“慕天野,你给我闭嘴!”慕长瑞气急败坏,继续安慰妻子,“你别听他胡说,他就是想让我们夫妻不和……”

“是我胡说还是真的,大伯母,你自己看吧。”慕天野把一叠照片给方心怡。方心怡暂时放开慕长瑞的衣领,一张张看过去,上面全是慕长瑞搂着不同的女孩出入高档会所和小区,还有几张是慕长瑞扶着一个女孩去医院,照片上很明显的看的出来,女孩的肚子已经大了,估摸着有五六个月的身孕。

方心怡气的浑身发抖,把照片全都甩到慕长瑞的脸上,扯着嗓子怒吼,“你还想说什么?是不是想等这个贱人把孩子生下来,就把我和瑶瑶赶出这个家?”

“当然不是,心仪,我是爱你的,我怎么会这么做呢?”

方心怡气急攻心,什么话都听不进去,“我知道,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嫌弃我没有给你生一个儿子。没想到啊,你现在长本事了,居然背着我让其他女人给你生。慕长瑞,没有我方心怡,你能有今天吗?我告诉你,把我逼急了,我就把你做的那些龌龊事全都说出去。你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你活。”

慕天野坐在沙发上,气定神闲的看着两个人互掐,反正他手里的底牌多得是,不怕慕长瑞不签字,实在不行,手里还有枪啊。

“啪——”慕长瑞甩了方心怡一个耳光,“你给我冷静一点!”

方心怡捂着脸,吃惊的看着慕长瑞,不敢相信这是和她生活了快三十年的男人。慕一瑶看到妈妈被打,跑上来抱住妈妈的肩膀,冲爸爸喊,“你凭什么打她?你在外面外面养小三小四养儿子,现在有什么资格打我妈妈?”

“瑶瑶,我们自己家里的事情等会儿再说好吗?”慕长瑞对这个女儿还是很宠爱的,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要什么给什么,所以才养成了这副骄横的样子。

慕一瑶也不是傻子,恨恨的瞪了父亲一眼,拉着伤心的方心怡坐在了一边。

慕长瑞暂时松一口气,转向看戏的慕天野,说,“我是不会签这份合同的。你就死了这个心吧。”

慕天野面不改色,“大伯,我提醒一下你,四月十七号,你为了城西的那块地皮给上面的人送了三百万,五月二十号,为了息事宁人,你把拒迁户的儿子怎么了?绑架了还是打死了?还有……”

“住嘴!你给我住嘴!”慕长瑞脸色一片煞白,“你说这些事情有证据吗?”明明那些事情做得都非常隐蔽,他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大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觉得我慕天野是那种空口无凭的人吗?”慕天野从兜里掏出一只笔扔在他面前,“我劝你还是签了的好,这样,钱虽然少一点但是你还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否则,就你做过的那些事。不论把哪件事单拎出来,都够你在牢里待一段时间。”

慕长瑞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脸上却显出颓废。

“大伯,我现在还叫你一声大伯,是看在你是我爸爸的亲哥哥的份上,所以,你不要逼我连这点情面都不讲。”慕天野继续逼他。

慕长瑞思虑良久,语气终于软了下来,“天野,这份合同我可以签,但是我有个要求,能不能让我继续留在公司任职。”

“不可能。”慕天野直接拒绝,没有丝毫犹豫,“我会请职业经理人来管理公司,至于你,我会留一点点小股份给你,每年你只需拿分红就可以,放心,只要你们一家人勤俭一点,只要慕氏不倒,你和大伯母活到老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慕长瑞的最后一点算盘落空,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魂,瘫软在沙发上,双眼无光。

“是想坐牢,还是想平平淡淡过一生,你自己选吧。”

权衡了许久,慕长瑞拿起了笔。

留得青山在,怕没柴烧。只要他还活着,就有可能重新拿回这些,一旦他进去了,什么就都做不了了。

“爸爸,你想让我们又住回那个小房子去吗?我不要。”慕一瑶的表情有些疯狂,如果失去了现在的财富,那她还怎么去买好看的衣服和首饰?怎么参加A市的上层聚会?

慕长瑞眼神变得尖锐,“难道你想让你老子去坐牢?”

慕一瑶被他吓了一跳,赶紧扭过头不敢说话,慕长瑞从来没有这样看过她。

无奈又气愤的在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慕长瑞将笔一扔,靠在沙发上说,“好了,现在你满意了吧。”

慕天野拿起合同看了眼递给保镖,站起身理理衣服说,“早这样不就好了?我也不会把你在外面鬼混的事情抖出来。”

慕长瑞抬眸狠狠的盯着他。

“我的律师明天会来和你交涉,大伯你还是提前准备好所有的资料。”慕天野轻笑,环视了这幢别墅一圈,“给你们两天时间搬出这里,这里是我家,变成这样已经够糟心了,我可不想让它更糟糕下去。”

往外走了几步,突然又想起什么。转身对方心怡说,“大伯母,我好心再提醒你一句,你丈夫在外面还有一个小女儿,刚出生,可能他太想要儿子了吧,不是很满意,所以才另外找了一个。”

“啊——慕长瑞,我和你拼了——”

身后传来方心怡刺耳的尖叫声,慕天野心情很好的出了别墅,这下子,慕长瑞应该没有时间和心思来捣鬼了吧。

现在,叶少辰,轮到你了。

……

这两天,叶少辰和慕薇薇基本上属于连体婴儿,除了上厕所、洗澡是分开的,其他时间慕薇薇几乎没有离开过他的视线。

尽管如此,叶少辰还是担心,怕自己一眨眼,慕天野就把慕薇薇带走了。毕竟,慕天野是非常强悍的一个人。

这不,原本公司召开高层会议,慕薇薇是没有资格参加的,但还是被叶少辰拽进了会议室,还坐在了他旁边。

“你就不怕我偷听公司机密?”慕薇薇在进会议室前问。

叶少辰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你这个智商就是听了,也透露不出去。”

慕薇薇咬牙。

几个管理层看到这副情景,纷纷低头交换了个眼神,叶总和妻子果然是寸步不离啊。

慕薇薇生气没有,只好屏蔽所有好奇的目光,专心致志完成自己的设计稿。

会议进行到一半,原本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慕薇薇突然听到一个词“慕氏公司”,手下的笔渐渐停住,竖起了耳朵。

公司副总说。“我们正在竞标的那块地皮,原本已经胜券在握,不知道怎么回事,慕氏突然强势插了一脚进来,而且标书做的相当漂亮,和我们不相上下。”

叶少辰不动声色的扫了慕薇薇一眼,问副总,“慕氏那个烂摊子还有这个本事?”

副总也看了眼慕薇薇,不知道要不要继续说下去。

“没关系,说吧。”叶少辰开口道。

“我们得到消息,昨天,国际上非常著名的职业经理团队强势进驻了慕氏,现在慕氏所有的运营和管理都由这个团队负责,这个标书就是他们拿出来的。”

叶少辰脸色沉了下来,慕天野还是和以前一样雷厉风行,他倒是佩服,慕长瑞那个老狐狸居然会让他摆布?

慕薇薇听到这个话。眉间露出喜色,这一定是哥哥的手段,果然,哥哥还是那么无所不能。

“公司原来的负责人慕长瑞呢?”

“听说被慕天野赶回家了,没有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叶少辰冷笑,慕天野还真是绝情啊,自己消失的时候,别人替你打理公司,一回来就把人赶走。

副总看叶少辰不说话,小心翼翼的问,“叶总,我们现在怎么办?”

叶少辰挑眉,“什么怎么办?当然要拿出全力把我们标书做到完美,让业主挑不出任何缺点。一个强大对手的出现,对我们来说也是件好事,再说了,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怎么?还没开战你们就想认输了?”

“当然不是。”副总笑笑不说话,心里默道,你现在对妻子这么好,万一你想拿这块地讨好老婆呢?还是问清楚比较好。

出了会议室,待所有高层都离去,慕薇薇脸上还有隐藏不去的兴奋,叶少辰很不爽的问,“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

慕薇薇直言不讳,“对啊,是很高兴,慕家的公司又回到哥哥手中了,我为什么不能高兴?”

叶少辰盯着她的脸冷哼了一声,回到总裁办公室。

他有直觉,收拾完慕长瑞一家人,慕天野就该来找自己了。

晚上吃完饭,慕薇薇觉得吃的有点多,在花园散步消食。这几天胃口格外好,一不小心就吃多。

还没走几步,她就听到身后熟悉的脚步声,心中哀叹,难道就不能让自己一个人好好安静会儿吗?

“我看你这几天口味好了很多啊,晚上居然吃了两碗饭。”叶少辰和她闲聊。

慕薇薇张口说,“心情好吃的就多嘛。”

叶少辰觉得,他纯粹是自己找堵,明知道她说不出自己想听的话,还非要嘴贱的问她。而且自从他意识到自己喜欢上她之后,对她的任何行为就只有容忍的份,做不出一点伤害她的事情,连说一句重话都不行了。

慕薇薇也发现了,她现在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而且不管她说什么,叶少辰都照单全收,最多狠狠的瞪她一眼不说话。不和她互呛,也不和她动手。

每次看到他生气又不知道拿她怎么办的样子,慕薇薇都感觉好解气。

……

周末,晴天。

叶少辰难得清闲,在别墅的湖边一边架个鱼竿钓鱼,一边看书,手机响了。

“哪位?”叶少辰声音清冷,眼睛从书中挪开。

“叶少辰,我们见一面吧。”慕天野开门见山的说。

叶少辰的腰直起来,目光冷峻,“在哪里?”

“一个小时后,LN拳馆见。”

“好。”

挂了电话,叶少辰面色阴沉,慕天野约到那种地方,想用武力解决问题吗?不管他做什么,自己都接着。

只是这次,似乎不能带着慕薇薇同去。

“王叔,少奶奶呢?”叶少辰走近别墅,一边吩咐他备车一边问。

王叔温和的说,“少奶奶在跟着秦妈学做饭。”

听到这话,叶少辰心里暖暖的,站在厨房不远处看了眼慕薇薇的身影,对王管家说,“我出去几小时,我不在的期间,要加强别墅的安保。”

“是,少爷。”

LN拳馆位于市中心,从别墅过去不堵车的话至少需要四十分钟的时间。

黑色卡宴出了别墅,融入车流,一辆同样型号,同样车牌的黑色卡宴转了个弯,缓缓驶进了通往别墅的公路。

几分钟后,保安看到老板的车去而复返,连忙打开大门放车进来。心里还在嘀咕,老板忘了什么东西?

黑色卡宴很顺利的开进车库,停稳后,从上面下来一个人,轮廓深邃,嘴角噙笑,不是慕天野是谁?

很快,他就消失在车库的角落。

厨房里,薇薇学了一早晨的炸酱面的做法,终于略有成效,熬出来的炸酱浓稠合适,味道也较为正宗。

她为什么要学做习做炸酱面呢?很简单,因为慕天野喜欢吃。

慕天野有一段时间在帝都读书,读书期间爱上了当地的炸酱面,回到A市后就吃遍了市里的炸酱面,可是没有一家正宗的,弄得他烦躁的都想要自己开一家了。后来实在没办法,就只好凑合着吃。

前几天得到哥哥的信息,她就想起这件事了,凑巧秦妈又是北方人会做炸酱面,趁着周末她就学习一下,等和哥哥离开这里了,她做给他吃。

揉揉酸痛的肩膀,慕薇薇上楼来到卧室,关上门,她整个人僵在原地。

窗户边,一个男人正拿着她的设计稿认真的看,听到响声,缓慢的抬起头温柔的笑着说,“小妹,你什么时候给哥哥设计一套衣服啊。”

慕薇薇的眼睛瞬间湿润,声音都变得颤抖,“只要你能看的上。我随时可以给你做。”

“我的要求可是很高的哦。”他调笑道。

慕薇薇再也忍不住跑过去扑进他的怀中,哽咽着说,“哥哥,你终于来找我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没事的,你一定会回来找我的。”

慕天野拍着她的脊背说,“好了好了,都多大了还哭鼻子?别哭了别哭了……薇薇,我怎么闻着你身上一股炸酱的味道?难道是我太想吃炸酱面了?”

兄妹团聚的温馨气氛被慕天野这句话彻底打破,慕薇薇破涕为笑,从他怀中离开,擦着眼泪说,“我刚在学习怎么做炸酱面啊,身上当然一股味。”

慕天野欣慰的点点头,调侃道,“呦,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也开始下厨了?”

“你一回来就知道取笑我!”慕薇薇认真的看着慕天野的脸,抽着鼻子说,“哥,你瘦了好多啊。”

“瘦了才帅嘛。”慕天野笑道。

慕薇薇拍了拍他的胳膊,又看看他的腿,急切的问,“你有没有受伤?我让大伯打听你的消息,他说你在美国受伤了。”

“你傻啊,大伯的话也能听?我没事。”慕天野怕叶少辰回来,注视着妹妹的眼眸问,“小妹,哥哥来带你走,你走吗?”

“好啊,现在吗?走吧。”慕薇薇没有一丝犹豫,这么长时间来她等的就是这一刻。

慕天野原本来想着,只要慕薇薇有一点点迟疑就再考虑考虑,毕竟她已经嫁给了叶少辰。可没想到,她居然没有任何思考,而且看起来还非常的激动。

这么看来,她对叶少辰,这个家,没有一丁点的留恋。

“薇薇,你不收拾一下东西吗?”

谁知慕薇薇说,“没什么好收拾的,这里的所有东西,我都不想带走。对我来说,最值钱的就是我的这些设计稿了,不过也没关系,我已经把他们记在脑海中了。”

慕薇薇说的是心里话,如果离开了这里,就是新的开始,她不想和叶少辰有任何瓜葛,也不想带走他的半分东西。

“好。我带你走。”慕天野拿出电话拨通,“把车开到别墅门口来。”

从窗户看到车停下后,慕天野握住薇薇的手,说,“走吧。”

慕薇薇重重的点头。

无需担心会不会被叶少辰发现,她只要跟着哥哥的脚步走就可以。

王管家刚吩咐完保镖事情,走近别墅,看少爷的车停在门口,觉得有些奇怪,少爷不是说他要出去好几个小时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越走近,王管家心中的疑惑越大,这辆车虽然和少爷的车一模一样,但看上去好像更新一点。

突然想起叶少辰走时的丰富,心里陡然起疑,王管家走过去敲驾驶座的车窗,“章贺?章贺?”

驾驶座明显有个人,但是却没有摇下车窗。

“章贺。我有事和你说。”王管家的表情变得严肃。

就在此时,一个男人从别墅里面出来,后面还跟着慕薇薇。

王管家心里一跳,作为叶少辰的心腹管家,他当然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也知道他来想干什么。

“慕天野?你想干什么?”王管家一边大声喊,一边手偷偷的伸进裤兜,熟练的按下叶少辰的电话。

慕天野不和他废话,掏出枪指着王管家,说,“闪开!”

慕薇薇着急的对慕天野小声说,“哥,不要伤害王叔,他对我很好。”

慕天野拍拍她的手,表示知道,他其实也就是吓吓王管家。

这时,听到王管家的喊声,正在附近巡逻的保镖快速向这里跑来。

慕天野动作敏捷的打开后门,对薇薇说,“小妹,上车。”

“少奶奶!”王管家激动的喊道,“少奶奶,不要上车。”

慕薇薇冷静的看着王管家,认真的说,“王叔,自从我来到别墅,你和秦妈就对我很好,我也很感激,但是,我不能留在这里,再见。”

“少奶奶,你不觉少爷是真的喜欢上你了吗?你难道就不能给他一次机会?”王管家心里焦急,他希望能拖延时间,撑到叶少辰回来。

眼看着保镖们马上就要跑过来,慕薇薇不想耽搁时间,没有回答王管家的话,抬脚正要上车,手腕上突然多了一只大手,将她用力的拽回去,额头碰在了硬硬的胸膛上。

“想去哪里?”这话几乎是从叶少辰的牙缝里蹦出来的。

慕薇薇抬头,一双愤怒的紫眸撞进视线,纤腰随即被大手扣住。

叶少辰的陡然出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好几秒,尤其是近在咫尺的慕天野,他大脑有一瞬的空白,叶少辰不是被自己骗走了吗?怎么会凭空出现?

真的,是凭空出现。

而且他明明记得,叶少辰是一双蓝眸啊,什么时候变成紫眸了?

两分钟前,叶少辰的车刚开进市中心,突然接到王管家的电话,直觉告诉他别墅一定出了什么事情。电话只响了一次,叶少辰就摁下接听键,还没问他什么事情,就听到电话那头王管家喊道,少奶奶,不要上车。

呼吸一滞,再听到慕薇薇的话,他就彻底慌了,也顿时明白过来,这是慕天野的调虎离山之计。

现在掉头回去肯定是来不及了,只能动用特异功能,哪怕被人知道又怎么样?慕薇薇今天如果被慕天野带走,就等于彻底消失在他的生命里,他不能允许这件事发生。

就这样,叶少辰瞬间移动到了叶家别墅,平时他只是在小范围内使用瞬间转移,如此远距离使用。让他的气血有些不稳。

叶少辰盯着慕天野,声音冷的想要杀人,“慕天野,你想带我的妻子去哪里?”

慕天野回过神来,暂时压下心中的震惊,冷笑道,“我来带走我妹妹,还需要经过你的同意吗?”

“当然,她现在是我的妻子。”说着,叶少辰扣着慕薇薇的手更加用力,疼的她一声闷哼。

慕天野不忍让妹妹受苦,“叶少辰,你先放开她,你没看到她脸都白了吗?”

这时,别墅里的保镖已经将这里团团围住,慕天野就算插上翅膀也飞不出去,叶少辰想到此。手松了一点,但仍将慕薇薇禁锢在怀中。

“慕天野,没想到一年多不见,你真的成了缩头乌龟,一边约着我见面,却一边跑进我家里,这不像你慕天野的做事风格吧。”叶少辰话中全是浓浓的讽刺。

慕天野无所谓的笑道,“这只能说你太蠢了,既然我能用最小的代价达到目的,为什么要浪费那么多人力?真是可惜,差一步就成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