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美人计,我要离开/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少辰快速的掏出枪,直指着慕天野的脑袋说,“滚出我家,否则我一枪打死你。”

慕薇薇猛地看他,“叶少辰,你要是想杀我哥,不如先杀了我。”

叶少辰咬着牙没有看她,他能想象到她的表情,不看,是因为他不想让自己的心更疼。

其实,在叶少岩回来的那一刻,他和慕天野就没有了血海深仇,一直想要找他,是心里堵着一口气,不找他出了这口气,心里就不舒服。

杀他?只要他还喜欢着慕薇薇,他就不会再做这件事。

放狠话,也是为了逼他离开叶家,离开慕薇薇。

慕天野也不是吓大的,早就见惯了刀枪剑雨,他不屑的扫视了一圈,嘲讽道,“叶少辰,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怕了你,还有你这些愚蠢的手下?这些人还不够我塞牙缝,你也太小看我慕天野了吧。”

叶少辰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就算他下了杀心,就算十几个枪口对着慕天野,他也能从这里逃脱。

“慕天野,我知道你厉害,但是如果你杀了眼前这些人,你觉得薇薇会开心吗?”

慕薇薇双眸望着慕天野,里面全是祈求,“哥,你先走吧,不要为了我杀人。”尤其是这里面还有关心她的人。

慕天野深吸一口气,凝望了慕薇薇片刻,妥协着说,“好,哥哥答应你。不过,叶少辰,曾经你对薇薇做的那些事,终有一天,我会加倍奉还给你。”

慕天野想到自己调查的那些事情就火冒三丈,他无法相信,被父母和自己宠爱的小妹,居然会在叶家遭到如此的对待,那时,他恨不得立刻将薇薇带走,顺便把叶少辰大卸八块。

被戳中最痛处,叶少辰紫色的眼眸暗了几分。口头上却丝毫不让,“慕天野,我做的事情我自然会承担后果。现在,要么坐上车马上滚,要么我马上送你去见阎王爷。”

慕天野又不是傻子,反正他回来了,今天不行,还有明天、后天、大后天,总有一天他能成功。

“叶少辰,我今天把话放到这里,我一定让你眼睁睁看着我把薇薇带出叶家。”慕天野放完狠话,目光落在慕薇薇身上,温柔的说,“小妹,你再忍几天,把你的炸酱面再完善完善,我刚才闻着不是很地道。等你哪天把炸酱面做的像帝都的味道了,哥哥就来接你走。”

慕薇薇虽然很想离开叶家,但是此时她更不想让慕天野为了救她受伤,挤出一丝笑容,她说,“哥哥,那就说定了?”

“嗯,说定了。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慕天野不惧叶少辰的眼神威胁,走过来揉揉慕薇薇的发顶,“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慕薇薇鼻子发酸,却还笑的灿烂之极,“放心啦,我会好好的。”

“慕天野,你还不滚?”叶少辰生气的说,慕天野把他当空气吗?当着自己面居然说这种话?

慕天野抬头看着叶少辰,脸色的笑容马上消失。“我走后你若再为难薇薇,我一定让你寝食难安。”

“我不会为难她的。”叶少辰答应他。

“这样最好。”慕天野说完,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轰”的启动,叶少辰摆摆手,让保镖们都让开,卡宴“嗖”的飞了出去。

等黑色的车影消失在视线里,叶少辰再也撑不住,“噗”的吐出一口鲜血,眼眸的颜色也在一点点改变。

王管家惊慌的跑过去扶住他,“少爷,少爷,你忍一下,我去找韩医生。”

“不用,我没事,不用找他。”叶少辰抹了把嘴角的血迹,然后把胳膊架在慕薇薇的肩膀上,垂眸对她低声说。“扶我进去。”

慕薇薇抬眸看了他一眼,心情复杂的伸出手扶在他腰上,带着他往楼梯走去。

或许是因为他放了哥哥离开,或许是因为内心深处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隐私。

进了卧室,叶少辰倒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

慕薇薇难得的关心,“你怎么了?”

叶少辰闭着眼睛,缓了好一会儿,有些虚弱的说,“瞬间转移,这个特意功能,我从没有这么远距离使用过。”

慕薇薇一听是这个原因,愤愤的坐在沙发上,小声嘀咕,“没有用过就不要乱用啊。”还有一句她没有说出口,这么着急跑回来干什么?害得她没有及时离开。

若是以前发生这种事,慕薇薇在叶少辰手上不知昏死过多少次了。现在,叶少辰却只觉得心塞又庆幸,心塞她恨不得时时逃离自己,庆幸的是他还会特异功能,能在关键时刻把她留住。

可是,这次只是幸运,下次呢?只要她想离开自己,再加上一个慕天野,他要如何才能防得住?

想要让她留下,强制手段是不行的,只有她心甘情愿。

考虑了片刻,叶少辰想,是时候对她坦诚一次了,哪怕失去男人的尊严又有何妨?毕竟他曾经把她的尊严践踏在脚底,现在就当是还她了。

自己种下过的果子,再苦也要咽下去。

现世报,也不过如此吧。

挣扎的从床上爬起来,叶少辰直视着慕薇薇的眼眸,诚恳的说,“薇薇,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慕薇薇被他突如而来的态度和话语怔住了,眼前这个有些可怜和狼狈的叶少辰还是她认识的那个人吗?

天知道,他居然也能用可怜这个字来形容。

慕薇薇一时无言,叶少辰走过去,单膝跪在地毯上,双手握住她的小手,接着说,“我跟你道歉,以前都是我的错,我伤害你虐待你,都是我的错。从今往后,我不会在乎你是不是把第一次给了我,我只想我们在一起好好生活,我发誓,我会对你很好的。”

如果说慕薇薇对叶少辰的这番话无动于衷,那是假的,就算有一点点的感动,也无法让她改变主意。

她的心早已死的透透的,再多的甜言蜜语和山盟海誓如何能唤醒一颗死去的心灵?

慕薇薇暗地里叹口气,冷漠的望着他的紫眸,“叶少辰,天底下有那么多好姑娘,她们可爱善良,清清白白,你为什么偏偏要揪着我不放呢?”

“因为我爱上你了。”叶少辰脱口而出,紫眸情愫涌动。

慕薇薇像是被蜜蜂蜇了一下,身子猛地向后退了退,惊恐的看着他,“叶少辰,你疯了?”

“你说的对,我是疯了,如果没有疯怎么会爱上你?”叶少辰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

“叶少辰……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还是冷静冷静再和我说话。”慕薇薇说着要从沙发上起来,却被叶少辰紧紧的按住。

“薇薇,我现在非常冷静,我知道我在说什么。”叶少辰顿了顿,接着说,“我不想让你离开我,并不是只因为你是我的妻子,而是因为我爱你。”

叶少辰第一次对女人说如此直白的话,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说的很艰难,但是却必须说。

慕薇薇觉得自己的脑子很混乱,“叶少辰……你,你不觉得这个字从你嘴里说出来很可笑吗?你爱的不应该是乔心优吗?怎么会爱上我?”

“我以前对乔心优完全是处于一件意外,我对她只是存着一点好感,并不爱她。”叶少辰为自己澄清。

如果没有酒店那次意外,乔心优这种女人他是绝地不会放在眼里的。也就不会有后来种种的误会和伤害。现在就是后悔也没有用了。

“哈,叶少辰你说这些话不觉得打脸吗?”

“薇薇,我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叶少辰没有想到,他堂堂叶皇集团总裁,也会有跪在女人面前祈求她原谅的一天。

然而爱情就是这么让人猝不及防,偏偏在她恨死他的时候,他却爱上她。

慕薇薇摇头,“叶少辰,我说过的,我不会原谅你的,不论什么时候。”

叶少辰的心被再次捅了一刀,每一次呼吸都带着痛,他缓口气说,“好,你不原谅我没有关系,能不能留下来?就像现在一样,你做你喜欢的设计。我对你的事情不会插手,只要你留下来,你想做什么都可以,行吗?”

慕薇薇很想说不行,但是眼前的这双紫眸仿佛带着魔力,让她开不了口。

空气几乎凝滞。

时间一分一秒爬过,叶少辰等了许久,慕薇薇都没有点头说好,但是,她也没有摇头拒绝。这是不是意味着他还有机会?

……

经过慕天野一闹,叶家别墅的安保更加严格了,每一辆进出的车辆都会仔细检查,就连每次叶少辰出门的时候,也要摇下车窗。

而关于叶少辰突然出现的事情,王管家严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得泄露半句。

公司的竞标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最后一场投标定于今天上午九点,需要叶少辰亲临,而慕氏企业那边,慕天野也会到场。

走时,叶少辰把章贺留下,“我不在,办公室任何都不能进去,慕薇薇要去哪里也要等我回来。”

“是,少爷。”

到了投标会场,叶少辰在门口就碰到了慕天野,对方一身的西装革履,身后跟着他新聘请的经理团队,一个个看着器宇轩昂,迎面走来,很给人压迫感。

叶少辰站在台阶上俯视他,“慕总,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慕天野盯着他那双蓝瞳,有淡淡的疑惑不解。

那天从叶家别墅离开后,他就让人把这一年来关于叶少辰的所有照片都拿来,上面明明都是蓝瞳,为什么那天会是紫瞳?而且薇薇好像一点也不惊讶,他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慕总,今天这块地我们叶皇赢定了,我劝你们慕家还是专心做自己的食品加工,何必要在地产上掺一脚呢?”叶少辰一边往进走,一边冷嘲热讽。

慕天野和他并肩走着,语气中带着狂妄,“因为你们叶皇参加投标了,我也就来玩玩而已。输了无所谓,万一我们赢了,气气你也好啊。”

叶少辰也算是混迹商场多年,如此任性的投标理由他还第一次听到,真是……好生气。

投标进行了整整一天时间,会议室的门“啪”的打开,叶少辰阴着脸带头走出来。公司的副总和几个高层都跟在后面,脸色都很不好看。

反观慕天野,一脸的笑容。

“慕,赢了一个小小的竞标,有必要这么高兴吗?”身后一个黄头发蓝眼睛高鼻梁的外国帅哥问他,这位帅哥就是慕天野高薪聘请的慕氏企业总经理。

慕天野搂过外国帅哥的肩膀,遥看某人气急败坏的身影,笑的很得意,“你不懂,我就是想让他知道,我们慕家不是他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这边,几个人一回到公司就进了会议室,叶皇的副总气的将文件摔在桌子上,他快要气炸了,忙忙碌碌了将近两三个月,居然被慕天野抢走了,而他却只用了一周多时间。

“这里面绝对有猫腻。慕氏的标书底价怎么会和政府预算那么接近,只相差两位数,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叶少辰坐在椅子上抽着烟,他也觉得不可能,但结果就是如此。

“还有,慕氏为什么会对我们的标书那么清楚,几乎每句话都直戳我们的弱点,难不成他们提前就知道我们标书的内容?”副总这句话如同一颗炸弹,扔进了在场所有人的心里,大家顿时都想到一个人,目光纷纷投向坐在首位的叶少辰。

叶少辰吸了一口烟,扫视了众人一圈,冷漠又平静的说,“不用看我,我明确的告诉你们,你们脑海中现在想的那个人,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败了就是败了,不要把责任都推给别人,我们的标书确实没有慕氏的完美,这是不可置否的。一块地皮而已,丢了就丢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总结经验,而不是推卸责任,各位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我想能做到这一点。”

众人被叶少辰的一席话说的都低下了头。

“好了,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吧。”

叶少辰起身走向办公室,他不怀疑慕薇薇,是因为这几天他和慕薇薇一直在一起,她就就是想偷标书也没有机会,更何况,以他对慕天野的了解,慕天野是不会让慕薇薇冒险做这种事情的。

由此可见,慕天野这次请的这个职业经理团队确实很厉害。

总裁办公室里,慕薇薇认真的画着设计图,图纸上是一件男士风衣,她进了公司就一直在负责女装部分,男装在学校设计过,现在都快忘得七七八八了。

听到门响,慕薇薇光听脚步声就知道是叶少辰回来了,抬头看了眼他的表情,有些冷。

输了?

“下班了,回家。”叶少辰走过来,慕薇薇不动声色的将设计稿合上,私心里,她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免得又添麻烦。

慕薇薇收拾好自己的包,有意无意的问他,“出什么事情了?你看起来不高兴啊。”

叶少辰瞅了她一眼,“你是关心我呢?还是关心今天的投标结果?”

慕薇薇差点笑出来,咬着唇说,“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

他脸色这么差,一定是投标输了,这就是说哥哥赢了?

“慕薇薇,我输了你就这么高兴?”叶少辰拦住她的腰,低声质问,眉宇间却没有丝毫怒气。

如果她能因此开心,其实,也不没有输的很惨。

慕薇薇仰头看着他,明亮的眼眸中有压不住的欣喜,“我们慕家赢了,我当然高兴啊。”

叶少辰看着她的样子,心尖痒痒的,直接低头堵住她的唇……

他的吻很温柔,像是在品尝着最美味的糕点,让她差点不自觉的沉沦其中。

双手推开他,脸烫的发红,“走吧,我饿了。”

叶少辰的火刚挑起来就被她掐灭了,恨恨的在她耳垂上咬了一口,语气火热的说,“晚上看我怎么收拾你。”

然而,就是这天晚上,慕天野实现了他那天的诺言。

和往常一样,叶少辰和慕薇薇回到家吃完晚饭,后者窝在客厅的沙发里看电视,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随手拿起来一看,她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晚上十点,上别墅楼顶,我来接你。另外,有人会给你安眠药,设法让叶少辰喝下去。

号码是陌生号,慕薇薇心情激动的把这条短信看了两遍,然后按下删除键。

“看什么?这么高兴?”叶少辰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跟前。

慕薇薇收敛脸上的笑容。淡定的把手机锁屏,平静的说,“看到一条有趣的新闻而已。”

叶少辰没有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在她旁边坐下,伸手将她圈进怀中,一同看电视。

此时是晚上八点多,据哥哥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慕薇薇的眼睛虽然盯着电视屏幕,脑子却在快速的转动,等会如何让叶少辰把安眠药喝下去?

还有,谁会给自己安眠药?

十分钟,二十分钟,叶少辰好像专门来陪她看电视,一坐下就不走了,时间每过一分钟,慕薇薇的焦急就多一分,他不离开这里。自己怎么拿药?

“你今晚这么闲?”慕薇薇主动问他。按照习惯,叶少辰每天晚上都会在书房忙一个多小时。

叶少辰手指缠着她的长发,沉闷地说,“心情不好,不想工作。”

白天在下属面前装没事,大脑空下来的时候,还是有些难受,毕竟这个项目对公司下一步的发展很重要。

“那……我陪你喝酒吧。”

叶少辰的动作愣了一下,目光落在她脸上,颇有些惊讶的说,“你说真的?”

慕薇薇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真的,陪你喝酒,就当是为慕家庆祝。”

太熟悉他了,只有这样说,才能打消他的疑虑。

“我就知道,你的目的没这么单纯。”叶少辰亲昵的捏捏她的鼻子,叹口气说,“算了,有你陪总比一个人喝闷酒强。”

慕薇薇看他没有怀疑,暗暗舒口气说,“对啊,虽然我们目的不同,但是并不妨碍一块儿喝酒嘛。”

“说的好像有道理,”叶少辰起身正要找王管家让他去酒窖取酒,却被慕薇薇拉住,“我喜欢喝口感甜一点的,别让王叔拿错了,我先去卸个妆,对着电脑一整天,脸上油腻腻的。”

叶少辰揉揉她的头发,说,“那我去挑吧。”

这样最好不过了。慕薇薇连忙点点头,叶少辰俯身在她唇上啄了一下,柔声说,“我等会儿来卧室找你。”

慕薇薇脸一红,起身向楼梯走去,在他看不到的角度,表情瞬间转变。

哥哥安排的人到底在哪里?会不会来找自己?

时间已经不多了……

上了二楼,余光看到叶少辰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客厅,她焦急的在卧室门口转圈,那个人呢?拜托你赶紧来找自己啊。

这时,一个女仆走了上来,慕薇薇瞄了她一眼,这不是先前被她装疯卖傻吓跑的那个姑娘吗?

难道是她?

慕薇薇假装在门口活动筋骨,目光却盯紧着她的脚步,只见她头也没抬,将握在手上的一个小药瓶迅速的塞在薇薇手里,然后脚步未停的向前走去。

慕薇薇一秒钟也不敢耽搁,反身进了房间。

心跳加快,慕薇薇跑进洗手间平复了一会儿,低头看手中的药瓶,里面只有一点点透明的液体。

这是安眠药?

安眠药不是白色药片吗?怎么成液体了?

算了,顾虑不了那么多了,她相信大哥不会骗她的。

开始卸妆,至于等会儿要怎么下药,只能见机行事了。

慕薇薇的妆其实很简单,除了日常的护肤外,就扑点粉底,再画个眉毛涂个口红,眼线眼影是的基本上不画的。

所以,卸妆很快。

看着镜子中清清爽爽的女人,她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成功了就好,如果不成功,也无所谓了。

本来今晚也是要被他蹂躏的。

……

叶少辰拿着一瓶酒两只酒杯推开卧室的门。路过更衣室的时候,脚步顿住。

刚刚慕薇薇穿的那套职业装已经换下,穿上了一件丝质吊带黑色睡裙,裙摆刚刚盖住大腿……

慕薇薇察觉到某人炙热的目光,有些尴尬的提着胸前的衣领,看似委屈的说,“我其他几件睡衣没有洗。”

“这件很好……非常好。”叶少辰晃了晃手中的酒瓶说,“酒我拿来了,去阳台吧。”

“哦。”

慕薇薇走出更衣室,表面平静,心里却在咆哮,为什么这件睡衣会这么短?她原本只想穿上先试试,如果不合适就换了,没想到叶少辰好巧不巧的就进来了。

此时已经接近九点半,她没有多少时间了。

爸爸妈妈,保佑女儿这次一定要成功。

慕薇薇坐在沙发里,双腿叠在一起避免露出太多春光。叶少辰在默默的倒酒,鬼知道他现在心头压着多少火。

“那个……少岩在欧洲怎么样了?”慕薇薇提了一个话题。自从叶少岩离开,慕薇薇就和他断了联系。

叶少辰脸上露出笑容,将倒好的一杯酒递给慕薇薇,“挺好的,在英国的一所大学攻读建筑学。”

“建筑学?他居然喜欢建筑?”慕薇薇有些诧异。

“对啊,我也没有想到,其实我想让他读经济方面的,可是他说,他想当建筑师。”

慕薇薇摇晃着手中的红酒,一股浓郁的芳香扑进鼻间。

叶少辰目光灼灼的盯着她,柔声说,“我选的这瓶是酒窖里甜度最高的酒了,尝尝看。”

慕薇薇端杯抿了一小口,略带惊喜的说,“果然好甜,没想到红酒中还有这么甜的。”

“喜欢的话。我下次多订一些。”

自从那天叶少辰表白心意后,这种甜言蜜语简直成了家常便饭,慕薇薇刚开始还难以接受,被他灌耳音灌多了,也就免疫了,没有感动也没有讨厌,就像他说“吃饭”一样。

“叶少辰,你别对我这么好。”慕薇薇一只手随意地抻在沙发上,肩上的细带很自然的滑落,她却不自知般继续说,“我这个认死理,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所以,你还是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叶少辰的眼眸忽暗忽明,挣扎了片刻,猛地放下手中的酒杯,起身一步跨到她跟前,直接将她压在沙发上,一只手勾着她的细带慢慢的往下拉,声音低沉的说,“正好,我也很固执,那我们两个固执的人不如一起看看,最后是谁取得胜利?”

慕薇薇别过脸,抻着沙发的那只手一点点向沙发靠垫后面挪去,“叶少辰,你坐回去……呜呜……”

叶少辰咬住她闪躲的唇,红酒的芳香带着女人的体香,“轰”一下点燃了他的心头的那把火,而且越烧越烈。

慕薇薇快速的取出早就藏好的那个小药瓶,大拇指掀开盖子,趁叶少辰沉迷之际,将液体倒进他的酒杯,然后将小药瓶塞进沙发的靠背里面。

眼看他就要把自己剥光了。慕薇薇赶紧用双手挡在自己胸前,脸红成了苹果,“叶少辰,我……我们先喝酒好吗?我现在还不想……”

叶少辰眸中的燃起了蓝色烈焰,粗喘着气说,“可我快忍不住了。”

隔着单薄的裤腿,慕薇薇明显的感受到他的火热,更加着急,“叶少辰,你不是说要对我好吗?让你忍一会儿都做不到?”

叶少辰放在她腰间的手顿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霍然离开瘫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无奈道,“慕薇薇,你迟早要气死我。”

慕薇薇整理着胸前的衣服,一边瞄着桌上的那杯酒说,“这是你自己说的。又不是我逼你的。”

“对对对,都是我自找的。”叶少辰苦笑着终于将手伸向那杯酒,然后一饮而尽。

慕薇薇提了半晚上的心放下一半,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变化。

药效来的很快,不到两分钟,叶少辰的头就开始犯晕。

怎么回事?才喝了一杯而已,还不至于喝醉吧。

“叶少辰,你没事吧。”慕薇薇假装关心的问。

叶少辰摁摁太阳穴,“没事。”

等他的眼前出现重影的时候,他发现,这不是醉酒,而是被人下药了。

在场的人只有他和慕薇薇,那么……

扑过去一把攥住她纤弱的肩膀,不敢置信的问,“你……你给我下药?”

慕薇薇说不害怕是假的,可是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马上就要到十点了。过了这次机会,下次慕天野要带她走就更加不容易了。

拼尽全力将他从自己身上推下去,以为会很难,没想到直接被她掀倒在了地上,那这还等什么,赶紧撒丫子向外跑去。

“慕薇薇,你给我站住。”叶少辰厉声喊道,他想从地上爬起来,但是四肢软的像是棉花,根本用不上力,好不容易费力抻住胳膊,下一秒就摔倒在地摊上。

慕薇薇一边盯着他的举动,一边快速的换衣服裤子,心跳再次加速,没想到大哥给的药这么厉害,堪比武侠片里的十香软筋散啊。

所有的证件、手机都放在包里,慕薇薇抓起包大步向门口跑。

“薇薇……别走。”叶少辰近乎是哀伤的呼唤。

慕薇薇僵住脚步。转身摇摇的望着他,五秒钟后,她转身跑到洗手间,再出来时手里多了条毛巾。

“叶少辰,对不住了。”慕薇薇说完,蹲在他跟前,用毛巾勒住他的嘴在后脑勺绑了个死结。

此刻的叶少辰就像是一条案板上的鱼,任由慕薇薇宰割也反抗不了分毫,再加上沉沉的睡意不断的在撞击着他仅存的清明。

“呜呜——”叶少辰双手无力的最后一次抓住她的手,眼中除了愤怒,还有浓烈的哀求。

“叶少辰,从今往后,我们路归路桥归桥,这辈子都也不要再相见了。你欠我的那些,就当今天还了。”说完,慕薇薇推开他的双手,头也不回的离开,心中无喜无悲。

“薇薇——薇薇——”叶少辰在心中一次次呼唤,恨不得将她抓回来拷身边,然而他能做的,就是眼睁睁看着她打开门,走出去,然后,消失在门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