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慕天野死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护士目露精光,“你看,老板和叶少辰的枪都扔在地上,说明他们并不想让对方死,如果真想让对方死,用枪很快就能解决,何必这么你一拳我一脚?还有,我们的人和叶少辰的人都站在旁边没有动,这就说明,现在的事态还不严重。”

听完小护士的分析,慕薇薇才发现保时捷旁边站着一个和她穿着相同的女人,她一脸阴冷的看着二人的缠斗,看起来随时都有上场帮忙的可能。

原来哥哥就是利用和这个女人引开叶少辰的,好聪明啊。

又是一番激烈的打斗,慕天野的战斗力原本在叶少辰之上,但是因为前段时间肩膀受伤,动作有时会慢半拍,而叶少辰就是抓住这半拍的机会,不停的反击,几轮下来,肩膀快要愈合的伤口已有裂开的痕迹。

很快,血一点点渗透了他的衣服,在白色的T恤上看起来非常刺眼。

慕薇薇紧张的十根手指攥在一起,惊呼道,“哥哥受伤了?”

小护士的脸上也有些担忧,“应该是刀伤还没有愈合,伤口裂开了。”

“那……不行,我要下去。”

“再等等。”

慕薇薇这次不想再听她的话,又急又气的说,“我不能再等了,再等我哥就死了。”说完,不管小护士的阻拦,打开车门向远处疾步走去。小护士没有办法,咒骂了一声,也下车跟了上去。

肩上的伤势愈发严重,慕天野被叶少辰逼到了峭壁边缘,“女朋友”看局面危险,刚要上去帮忙,却被章贺拦住。

“老板的事情我们做下属的就不要插手了吧,我来陪你玩玩。”

这边叶少辰步步紧逼,慕天野应对中,余光看到有个女人向着这边跑来。心中大震,这不是薇薇吗?她不是被带走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晃神,叶少辰趁机一拳打在他的胸口,慕天野向后退了两步,半只脚踩在空中,身体前后晃了两下。

“大哥——”慕薇薇大声呐喊,但是风声和海浪声太大,她的声音还没有传到慕天野和叶少辰的耳中就被风吹散了。

就是此刻,叶少辰几乎是下意识的飞起一脚踢在了他的胸膛……

慕天野来不及反应,像断了线的风筝直直向下坠落。

“大哥——”慕薇薇看到这一幕,心几乎被撕裂,“大哥——”

和章贺动手的女人停下了手,扑向峭壁边,“老板——”

叶少辰终于听到了空气中慕薇薇的声音,以为是出现了幻觉,转头一看,慕薇薇跌跌撞撞的向这边奔跑而来。

叶少辰心中一紧,听着她撕心裂肺的哭喊,才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几秒钟前,他亲手把慕天野打下了悬崖。

他明明不想杀他的,怎么会……

慕薇薇由远及近,一阵风般从叶少辰奔过,直扑慕天野坠落的地方,还好叶少辰手快,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大哥,大哥。”慕薇薇冲着峭壁下大喊,可是下面除了波涛汹涌的海浪,哪里还有慕天野的影子。

“大哥——”慕薇薇疯了一样。若不是叶少辰拉着她,慕薇薇或许就跳下去了。

叶少辰用力保住她的身体,深怕她不小心伤害到肚子里的孩子,“薇薇,你冷静一点。”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甩在叶少辰的脸上,慕薇薇冲他怒吼,“你这个凶手,你杀了我哥哥!”

叶少辰愣了一下,长这么大,敢打他耳光的只有慕薇薇,而他却没有任何脾气。

“叶少辰,你还我的哥哥,你还我哥哥。”慕薇薇拼命的捶打着他的胸膛,眼泪在脸上肆意。“你这个凶手,你还我哥哥。”

“薇薇,我……我不是……”叶少辰看着她说不出话来,他想替自己辩解几句,却无从开口。不是故意的吗?可慕薇薇说的没错,的确是他亲手杀了慕天野。

“叶少辰,你放开我,我要去找我哥哥,他不会死的,你放开我。”慕薇薇拍打着叶少辰的手,试图从他的手中逃开。

“薇薇,你冷静点。”

慕薇薇用尽了浑身力气,也没有推开他,一气之下低头狠狠的咬在了他的手腕上。

疼痛瞬间传来。却不及心里痛苦的万分之一。

血顺着牙齿低落,砸在石头上,一眨眼就成了暗红色。

终于使尽了身上的最后一点力气,慕薇薇放开他的手,瘫坐在凹凸不平的石头上,仰头看着沉沉的暮色,眼中全是绝望,没有一丝生机。

“少爷,”章贺惊慌失措,“少奶奶的孩子。”

叶少辰闻言向她腿下看去,雪白的裙子不知何时被鲜红浸红……

这下,叶少辰彻底慌了,一把抱起慕薇薇脚步虚软的向车走去,连说话都带着颤抖,“章贺,快,去最近的医院。”

慕薇薇目光空洞,一点知觉都没,脸上也没有丝毫表情,仿佛流血的那个人不是她,此刻,她脑海中只有慕天野坠崖的那一幕。

爸爸妈妈死了,哥哥也死了,这世上只有她一个人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不如归去,和家人团聚。

“薇薇,坚持一会儿,马上就到医院了,”叶少辰抱着她,眼看着血越流越多,他却无能为力,他近三十年来没有怕过什么,几乎每件事都在他的掌握中,然而这一刻,他怕的话都不会说了。

他不敢想象,如果失去了这个孩子,他还能如何留住慕薇薇。

叶少辰望着她涣散的双眼,近乎哀求道,“薇薇,求你了,要杀要剐,等保住了这个孩子再说好吗?”

慕薇薇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根本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身体越来越虚,下一秒,眼前一黑,她陷入了黑暗。

“薇薇——”叶少辰的嗓音都变了,他不敢晃她,冲着章贺说,“再快点!”

章贺的油门已经踩到底了,闯过两个红灯后,终于远远看到前面出现医院两个字。

车子直接开到了急诊室门口,车子还未停稳,叶少辰就抱着慕薇薇下了车,跑进急诊大厅,大声喊道。“医生——医生——”

医生办公室出来一个中年医生,看到这一幕连忙走过来推开急诊室的门,说,“来来来,把患者放到床上……她怎么了?”

“我太太怀孕了,刚刚受了刺激,出血了。”叶少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医生吩咐一个护士打电话叫妇产科的医生下来,然后问他,“你太太怀孕多少天了?”

“六十二天。”叶少辰脱口而出。

医生哦了一声,开始给慕薇薇测血压,量体温,这些基础工作做的差不多了,妇产科一个女医生推门进来,后面跟着两个护士。

“什么情况?”她问。

“怀孕六十二天。出血了。血压有点底,体温还好。”

女医生看了眼叶少辰,说,“病人家属先出去吧。”

叶少辰低头深深的看了看慕薇薇苍白的连,知道自己留在这里毫无用处,脚步沉重的出了病房,坐在门旁边的凳子上。

此刻他才发现,自己的手上全是血,而且正在发抖。

薇薇,求你一定要好好的,千万不要出任何事情,求你了。

章贺站在他旁边,看着叶少辰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有些难受,跟了少爷这么多年,他没见过叶少辰露出如此悔恨的神色。

哪怕是叶少岩出事的那年,叶少辰也只是把自己关在黑屋子里不吃不喝过了两天,两天后,该干什么就做什么,只是比以前更加阴狠罢了。

现在他这样子,太让人心酸了。

几分钟后,门被从里面推开,一个护士拿出一张单子和一小瓶血液说,“患者家属。”

叶少辰快速起身,“我是。”

护士把手中的东西给他,说,“把这个送去检验科,让他们快一点,就说急用。”

章贺从叶少辰手中拿过化验单和血液瓶,说,“少爷,你在这陪少奶奶,我去办这些事。护士,检验科在哪里?”

护士指了指右边的过道,“顺着这条路一直向前,就能看到了。”

章贺离开后,护士看着表情有些僵硬的叶少辰,心里嘀咕,什么少爷,少奶奶的,拍电视剧呢?

化验结果出来的很快,医生拿着单子看了看。对叶少辰说,“你太太失血有点多,不过孩子侥幸保住了,等她醒来这瓶点滴打完就可以出院了,我再开点保胎药,切记,这个时候千万不要让她情绪激动,要尽可能的心情开朗,她的心情直接影响着胎儿的发育。”

“好,谢谢您。”叶少辰有气无力。

然而,面对慕天野的死亡,她怎么会心情开朗?

……

慕薇薇只觉得自己坠入了无底的深渊,永远踩不到实地。

“有人吗?”慕薇薇大声喊,于是她听到了无限循环的“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吗……”

她在哪里?这是什么地方?

“薇薇。”一声呼唤在无边的黑色中响起,慕薇薇抬头,爸爸妈妈从远处走过来,身上带着一层光。

“爸爸,妈妈——”慕薇薇向他们跑过去,可是怎么跑也跑不动,脚上仿佛带着千斤重的镣铐,她急得都快要哭了。

“薇薇,好孩子,不要哭。”妈妈轻柔地安慰她。

慕薇薇气哭了,“妈妈,我想你,我想爸爸,哥哥下午出事了,我想去找你们,我不要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里活着……”

爸爸严肃的说,“傻孩子,不许你说这样的话。不管出什么事情,都要好好活着,死亡是不能不解决任何事情的。”

慕薇薇泪如雨下,“可是……我一个人活着好累,一点都不开心,我不想要这样的生活。”

“不想那样过,就去努力改变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动不动就放弃生命,这是懦弱者的选择。”

妈妈优雅的走过来,轻抚着她的长发,“薇薇。爸爸妈妈给了你生命,抚养你长大,是希望你这一生都平平安安的度过,别再说那些丧气的话了,也不要做那样的事,好吗?”

慕薇薇抓住母亲的手,顿时觉得满腹都是委屈,“妈妈,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我没有信心了。”

“爸爸和妈妈相信你,别让我们失望……”

说完这句话,慕薇薇手中一空,妈妈的手消失了,接着。他们的身体也瞬间消失在黑夜中。

“妈妈——”慕薇薇悲声呼唤,这次没有回声,也没有人回答她,“爸爸——你们回来,你们回来,不要抛下我……”

“薇薇——”慕天野的声音顿时出现,慕薇薇一愣,在黑夜中寻找着哥哥的身影。

“哥,是你吗?哥哥——”

“薇薇——”

“哥,你在哪里?”

病房里,叶少辰守在她的旁边,点滴打完已经有好一会儿了,可是慕薇薇却没有清醒的迹象,只是在梦中不停的流泪,不停的呓语。

叶少辰一点点擦去她的泪水,心疼的无法呼吸。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那一刻,他绝对不会那么做的。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哥哥——”慕薇薇紧皱着眉头,痛苦的呼唤,“哥哥,不要走,哥哥——”

猛地从梦中惊醒,慕薇薇盯着煞白的天花板,眼泪再次涌出。

哥哥,是真的死了,否则,他不会跑进她的梦里。

哥哥。对不起,都是我害死你的,都是因为我,你才会和叶少辰大打出手。

叶少辰看着她无声落泪,心像是被无数根针扎一样,任何语言都无法描述那种痛感。

“薇薇,别哭了好吗?”叶少辰的安慰苍白无力。

慕薇薇转头死死的盯着叶少辰的蓝眸,声音里全是绝望和悲愤,“叶少辰,我们慕家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对我们赶尽杀绝?就算你想要给叶少岩报仇,可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你就那么恨他吗?”

“薇薇,我没有真想杀他,当时……”

“叶少辰。你不要再狡辩了!”慕薇薇打断他的话,“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杀了他,这是事实,是我亲眼所见。”

叶少辰无言以对。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叶少辰,为什么不是你死,而是我哥?你知道我多想死的那个人是你吗?”慕薇薇眼中露出杀意,如果现在手中有一把刀,她一定送进他的胸口。

听到这话,叶少辰的脸冷了下来,“薇薇,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在心上,不过我希望你为孩子考虑考虑,你如果再激动……”

“孩子?哈哈哈……”慕薇薇疯狂的笑道。“叶少辰,你还记得我的这个孩子吗?他才刚满两个月,你就杀了他的亲舅舅,你猜老天爷会不会把杀孽算到孩子的头上?”

叶少辰心头一震,他当时完全没有想到这些。

慕薇薇已没有了力气骂他,指着病房的门说,“叶少辰,你如果想让我冷静下来,就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如果可以,这辈子我都不想看见你。”

叶少辰目光复杂的看了她一眼,伸手想要替她盖上被子,却被她一把推开。“滚!立刻给我滚,否则我就杀了肚子里的孩子。”

孩子是利器,叶少辰不敢妄动,“好好,我出去,我现在就出去,你不要激动,也不要乱来,等你身体好了,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

“滚!”

叶少辰为了安抚她的情绪,快步出了病房。

原本还想着等她醒了回家,看到现在这种情况,是不可能了。罢了,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还是住一晚上明天早上再说吧。

这一夜,叶少辰一直在外面的椅子上坐着,章贺看着心酸,过来让他去旁边的病房睡,被他拒绝了。

不管在哪里,今夜他根本睡不着,还不如待在离她最近的地方。

病床上,慕薇薇缩进被子中,眼泪汹涌而出。

以前在叶家,就算受了多大的侮辱,她也能挺过来,因为她心里有个希望在,她知道哥哥总有一天会回来找他。

如今,她的生活的唯一希望因为她破灭了。她要依靠什么活下去?

梦中,妈妈告诉她要好好活着,可是现在,她每呼吸一口空气,都带着深深的痛感,这样的她要如何活下去?

夜深人静时,叶少辰走进病房,慕薇薇已然睡了过去,轻轻的碰触她的脸颊,一片冰凉。手试了试枕边,果然湿透了。

她一定哭了很久。

哎……薇薇,我该怎么做,你才会原谅我?

不,我知道。你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的。

第二天一大早,王管家开着车载着秦妈过来了,手里还给慕薇薇提着一身衣服。

在叶家,和她关系好的,就是秦妈了,所以他给王管家打了电话,让他把秦妈带来。

王管家看到叶少辰,眼皮跳了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一晚上没见,为什么少爷看起来瞬间老了好几岁?

趁他不注意,王管家把章贺拉到一边。

“发生什么事情了?昨天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呀,怎么来医院了?还是这么偏僻的医院?”

章贺重重的叹口气,“慕天野死了。”

“慕天野?少奶奶的哥哥?”王管家顿了顿,猛然想到一个恐怖的事实。睁大眼睛问章贺,“你别告诉我,是少爷……”

章贺无奈的点点头,“你猜对了,是少爷,而且,少奶奶还亲眼看到了,就在昨晚傍晚。”

王管家痛心疾首的揉搓着双手,“这下完蛋了,两个人的关系本来就不好,这下,中间隔了血海深仇,这辈子都别想和好了。”

“谁说不是呢。”章贺也很郁闷,他自然是希望老板每天都是好心情。这样才能少给他们找麻烦。

这边,秦妈走进病房,一眼看到慕薇薇苍白的脸,怜爱的说,“哎呦,怎么弄成这个样子?饿了吗?我早晨煮了你最喜欢的皮蛋瘦肉粥……”

慕薇薇听到她关心的话,顿时想起妈妈,如果她还活着,可能比秦妈年轻一点,但也一定会像她一样,在她生病的时候,做她最喜欢的食物给她吃。

眼睛不由得红了,秦妈刚把粥舀出了,看她哭了,连忙说,“怎么哭了?孕妇不能哭,以后对眼睛不好。”

这话一说,慕薇薇的眼泪流的更凶。

秦妈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叹口气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作为女人,就要对自己好一点,要知道,这世上能靠的住的人,只有自己。”

可是秦妈,我连对自己好的力气都没有了,生活对她来说,太难了。

……

吃了两口饭。换了衣服,出院。

慕薇薇仿佛没有看到站在车前等她的叶少辰,而是禁直走向王管家来时的车,打开门坐了进去。

“这……”王管家郁闷的看着少爷,叶少辰点头同意,没有说话,坐进了卡宴。

车里的气氛很压抑,叶少辰几乎一夜未睡,眼中布满了血丝。

“章贺,派人去那片海域找找。人死了,总要有个尸首。”

“是,少爷。”章贺应道,心里却在想,都过去一夜了。慕天野怕是被海里的鱼吃了个干干净净,哪里还能找得到?

回到叶家,慕薇薇就进了房间,情绪低落,但只要叶少辰一靠近,她就立刻炸毛,厉声喝斥让他滚远。

中午吃饭时间,慕薇薇没有下楼,秦妈叫来一个小女仆把饭菜给她端上去。

几分钟后,一声惊恐的尖叫声响彻整幢别墅。

“出什么事了?”王管家赶忙向楼上跑去,慕薇薇的卧室里,饭菜洒落了一地,小女仆躲在墙角瑟瑟发抖,看王管家进来,用哭着的嗓音说,“少奶奶,少奶奶……”

王管家再往进走了两步,被眼前的状况吓住,慕薇薇平躺在床上,左手腕割出一道伤口,血汩汩的流出,浅蓝的床单被浸成深蓝色……

“还愣着干什么?去给韩医生打电话。”王管家冲女仆吼道,又快速跑到门外朝叶少岩房间的方向喊,“少爷,少爷!”

几秒钟后,叶少辰跑了过来,急声问,“出什么事情了?”

“你赶紧进去看看吧,”王管家见女仆还僵在原地,估计她是被吓着了,没办法赶紧掏出手机拨打韩医生的电话,“喂?韩医生,你赶紧过来,越快越好……不行,二十分钟,你如果二十分钟到不了,就出人命了,你看着办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