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绝不离婚,一心求死/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少辰看到慕薇薇的时候,脑子“轰”的炸了,愣了两秒钟,然后跑到洗手间拿了几条干毛巾,手忙脚乱的将流血的伤口包住。

慕薇薇,慕薇薇,你就那么恨我,想要用这样惨烈的方式报复我?

你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你,你知道我对这个孩子有多么期待,所以干脆结束自己的生命,带走我这一生仅存的欢愉吗?

你说我狠心?难道你就不狠心吗?让未出生的孩子陪着自己死,你是这个天底下最狠心的母亲。

叶少辰用颤抖的手包扎好伤口,看着刺目的红,他的心都快要停止跳动了。

万一,她这次出了什么事情,他该怎么办?他可以不要这个孩子,但是他不能没有她。

“韩医生呢?韩医生为什么还没有来?”叶少辰又紧张又害怕,昨天晚上那种感觉又来了。

王管家尽量安抚他的情绪,“少爷,韩医生已经在路上,马上就到。”

“让他快点!”叶少辰觉得自己快要奔溃了。

王管家不敢看他现在的样子,跑下楼去等韩医生。

秦妈从厨房跑出来,一边用围裙擦手一边问,“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王管家哭丧着脸说,“少奶奶自杀了,割腕。”

“啊?”秦妈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她听到的话,“自杀?她……唉呀,这个丫头怎么这么轴呢?”

“谁说不是呢?”王管家担忧的看了看二楼的窗户,叹口气说,“少爷这次真的是动了心了,你没看见他刚才的脸色,煞白煞白的,我看啊,这次要是少奶奶有个三长两短的话……”

“呸呸呸!说什么糊涂话呢?”秦妈在王管家胳膊上拍了一巴掌,“薇薇是多好的姑娘。一定不会有事的。”

“老天爷保佑吧。”

两个人用聊天排遣着心中的焦虑,十几分钟后,韩医生的车出现在视野里,等车子停下,王管家慌忙跑上去开车门,拉着韩医生的手就往楼上跑。

“又出什么事情了?”韩医生边上楼边问。

“是少奶奶,她割腕自杀了。”王管家低声说。

“卧槽!”涵养向来很好的韩医生终是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她不是怀孕了吗?叶少辰又对她做什么了?”

“这个……一言难尽,你进去最好也别问。”王管家当然不能告诉他关于慕天野的事情,杀人是重罪,万一走漏了风声,对叶少辰就不好了。

韩医生很不客气的冷哼一声,“我才懒得问,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到了二楼,韩医生忧心忡忡的走进慕薇薇的卧室,叶少辰蹲在床边,握着她的另一只手,眼眶发红,见韩医生来了,一起身因为蹲的时间太长脚麻,差点摔倒,“快帮她看看。”

韩医生本来对叶少辰一肚子的气,可是看到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嗓子都哑了,火气也消了不少。

因为发现的早,慕薇薇失血并不是很多,韩医生又咨询了主任师姐几个专业问题,一番折腾下来,韩医生的头上渗出了密密的汗。

“她现在暂时脱离生命危险,孩子也保住了,但是身体太虚弱了,需要好好养着,”韩医生看着叶少辰憔悴的脸,严肃的说,“叶少爷,我从业这么多年。没有见过比慕薇薇更惨的病人了,你自己算算,自从你娶了她之后,光我来你们叶宅多少次了,她是个人,有血有肉的人,又不是个物件随你怎么摆布,你要这么下去,总有一天会被你熬到油尽灯枯的。”

“韩医生,”王管家拽了一下他的胳膊,示意他别说了。

叶少辰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我知道了。”

韩医生心中叹口气,出了卧室。

他忍了这么久,还是没有忍住,他是一名医生,每次看到慕薇薇就觉得可怜,好好一个姑娘被叶少辰折磨成这样,他爸妈在天之灵要多难过呀。

“少爷,韩医生他不是故意的,您别生气。”王管家安慰叶少辰。

叶少辰摇头,“我没有生气,他说的都是真的,我生什么气?王叔,我的房间收拾好了吗?”

王管家忙点头,“好了好了,所有的东西早就布置全了。”

自从上次慕薇薇烧了房间后,叶少辰就住了过来,这么久了也没有踏进一步,可是现在,这间房子的血腥气太重了,弯腰小心翼翼的抱起慕薇薇,王管家在前面带路打开他的房间,,地毯、柜子,床,还有阳台的那套沙发。一切都是崭新的。

阳光照进来,仿佛有冲散一切阴霾的力量。

叶少辰把她轻放在床上,盖上被子,然后坐在她旁边。

“少爷,您想吃点什么吗?都下午两点多了……”

“我不饿,什么都不想吃。”

王管家无言地退了出去,楼下,韩医生在默默的抽烟。

“你说你,那么心直口快的干什么?”王管家问他要了一根烟,点燃,他已经很久不抽烟了,可今天实在是太烦躁了。

韩医生狠狠的吸了一口,吐出烟圈说,“我当时没忍住,不说心里不痛快。”

“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有些事能不说就不说吧。”王管家被呛了一下,咳嗽起来。

韩医生噗嗤笑了,拍着他的背说,“王叔,不能抽就不要勉强。”

咳嗽停止后,王管家讲半截烟仍在地上踩灭,苦笑着说,“好久不抽这玩意儿了,居然有些受不了……韩医生,都下午了,你吃了饭再走吧。”

韩医生走向自己的车子说,“不用了,我媳妇还在街上等我呢,王叔,还有什么情况赶紧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你赶紧走吧。”

秋阳高照,远处的枫叶林景色动人,王管家却觉得那一片红叶如此刺眼。

……

G市,豪华私人医院。

一个身材高挑,穿着冲锋衣军绿色皮靴的女人疾步走进病房,病床上躺着一个男人,脸上带着氧气罩,身上插着各种管子,从手术室出来后,他就一直没有醒。

女人坐在凳子上,翘着二郎腿,慢悠悠的说,“都过了这么久了你怎么还不醒来?医生可说了,你今天要是还不醒,可就变成植物人了,看你身体这么强健,应该不会被这么一点小伤打败吧。”

女人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儿,又自言自语道,“长得还挺帅的,也不知道你叫什么,是哪儿人,为了救你花这么多钱,你不醒的话,我找谁要医药费啊。不过,十几万的费用你还的起吗?……你这么和我的眼缘,老天爷还让我歪倒正着的碰到你,不如,你醒了嫁给我吧,就当以身相许了。再说了,姐姐我要颜有颜要钱有钱,就是缺个男人好,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病床上的男人没有反驳,他如果醒着,应该会冷笑的回她一句,老子不缺钱也不缺女人。

然而,他不是别人,正是昨晚被打入海里的慕天野。

这件事说来还真是巧了。

救慕天野的女人叫萧汐冉,是G市最著名的富豪女,父母均在国外,背景深厚,资产以百亿计,可是她不喜欢做生意,就喜欢满世界的跑,胆子大的像个男人,登山赛车蹦极潜水,没有她不会的。去北极找北极熊,去南极看企鹅,能玩的地方都玩了个遍。因为姣美的面容和富裕的家产,在G市想追她的男人排起了长队,可是她一个都看不上,没想到今天却莫名其妙的看上了一个男人,缘分这东西实在是太奇妙了。

昨天下午,萧汐冉去潜水,正和海底的小鱼玩的不亦乐乎,突然看到不远处一个勃然大物,以为是一头鲨鱼游过来了,刚准备跑,却发现是个人。连忙游过去,一只手抱住他的腰防止他下沉。另一只手放在心口试了试,还有心跳,不过很微弱。

萧汐冉二话不说,把自己的氧气管塞进他的嘴里,抱着他向游艇的方向游去。她不是多善良的人,如果这个男人已经死了,她一定不管,可是他还活着,萧汐冉就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去。

他肩膀在流血,她不敢耽搁的时间太久,很容易引来海里的食肉动物,它们的鼻子可比狗还要灵敏。

游了一段,萧汐冉有些气喘,拔过氧气管狠吸了几口,又塞进他嘴里,就这么换着吸氧,萧汐冉终于把他抱出了海面。

“我的天,你下去潜水还捡了个男人回来?”开游艇送她来的朋友一脸地诧异。

萧汐冉大喘了几口气后才说。“你还在那看笑话,赶紧把人给我弄上去,说不定还活着。”

男性朋友架住慕天野地两只胳膊,将他捞上船,接着又把萧汐冉捞上来。

“哇,小冉,你回头看看,你吸引来了什么。”

萧汐冉回头一看,好嘛,四五头鲨鱼正在游艇十米之外的地方游弋,头皮顿时发麻,还好自己速度快,看来这家伙命不该绝啊。

“杰,看看他怎么样了。”

杰探了下他的呼吸,拨开眼皮看了看,说,“还有呼吸,不过,救不回来了估计。”

萧汐冉瞪他一眼,跪在慕天野身边,不服气的说,“好不容易把他弄上来,要是死了,我岂不是白费功夫了。杰,开船回去。”说完,就开始给慕天野做人工呼吸。

杰耸耸肩,她总是这么绝强。

……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慕天野依然没有醒过来,医生无奈的摇着头,对萧汐冉说,“患者大脑和身体内进水太多,体内器官受到感染,人虽然救过来了,但是身体却进入了休眠状态,如果没有奇迹的话,他可能……会一直醒不来。”

萧汐冉提前有思想准备,所以听到医生的话之后很平静,叫了辆车把慕天野拉回了家。

“这间房阳光好,来来,把他搬进来。”

“你们慢点,虽然他没有知觉,但也是一枚帅哥啊。”

“小叶子,以后他就交给你了,这是医生叮嘱的各项事宜,你记清楚了就按照这上面来。啊,不行,你还没有结婚,给一个男人擦身体不适合,去,把阿诚叫过来。”

小叶子噔噔噔跑了。

杰皱着眉看萧汐冉忙东忙西,开口说,“小冉,这人和你非亲非故的,难道你要养着他?医生可说了。他或许这辈子都醒不来了。”

“那又怎么样?反正我养得起啊。”萧汐冉说的很随意,“我好不容易做回好事,总不能半途而废吧。”

“小冉,这事你再想想……”

萧汐冉一挥手打断他的话,认真地说,“杰,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

“可是你以后是要结婚的啊。”

萧汐冉笑了,“杰,我今年才25岁,你和我说结婚?再说了,谁规定女人一定要结婚?我自己能养活我自己,想上床了打个电话就会有男人来,为什么非得结婚?”

杰一脸黑线,“行行行,你想怎么样随你吧,我走了。”

于是,就这样,慕天野成了G市贵族女萧汐冉的入幕之宾。也成了无数男人羡慕嫉妒的对象,只是他自己还不知道。

……

叶家别墅。

直到那天晚上,慕薇薇才醒来,看到跟前的叶少辰,她一句话都没有说,闭上眼睛继续睡。

一定是做梦,她明明扼腕自杀了,现在应该是到了地狱,怎么还会看到叶少辰呢?

“薇薇,你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吃点饭吧。”

为什么还能听到他说话?

“薇薇,你想打想骂冲我来,我都接受,不要这么折磨自己好吗?”

慕薇薇恍然,原来自己没有死,她只是想逃离这个世界而已,为什么不成全她?

“薇薇,吃一口好吗?就算为了孩子考虑。”

听到孩子两个字,慕薇薇再次睁开了眼睛,抬手看到手腕上雪白的纱布,嘴角浮起一些诡异的笑,“叶少辰,我杀不了你,杀了你的孩子,也算是报仇了吧。可是就这么一点小小的事情,我也没有做到。你为什么要救我?让我死了不是更好吗?”

“薇薇,这不仅是我的孩子,他也是你的孩子。”叶少辰哑着嗓子说。

慕薇薇异常的冷漠,“我不想要他,是你逼我的。”

叶少辰垂眸看她,确实是他逼她的,而现在,他没有了任何可以逼她的东西。

以前,他可以用她的尊严,用慕天野的生死来逼迫她,让她做她不喜欢的事情。如今,她没有任何软肋,连孩子都可以舍弃,他还能如何劝服。

“叶少辰,我们离婚吧。”慕薇薇突然说。她想去死,可是她不能死在他们叶家,她不想墓碑刻着叶少辰亡妻这几个字,那样她到了地狱也会魂魄不安的。

叶少辰脸色一寒,毫不犹豫的拒绝,“我不会和你离婚的。”

慕薇薇冷笑,“呵呵,叶少辰,你我之间隔着血海深仇,你为什么还要守着这样的婚姻?叶少辰,看在孩子的份上,你放过我好不好?”

叶少辰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薇薇,除了离婚和死这两件事情。其他的我都可以答应你。”

“要么死,要么离开,这是我仅有的选择。”因为她一眼都不想看到他,一看到他,哥哥的脸就浮现在眼前。

“不,你还有一条路,”叶少辰顿了顿说,“生下这个孩子,我放你离开。”

“呵呵,叶少辰你不要骗我了,你当我是傻瓜吗?孩子一出生,我还能离开吗?你到时候一定又说,等孩子长大……”

叶少辰站起身,脚步沉重的往出走,“信不信由你,我会让秦妈送饭来的。”

只要先打消她的轻生念头,其他事以后再说吧。

慕薇薇,你放我放过你?那么谁来放过我?

既然从一开始就错下去了。那就一直错下去吧。

慕薇薇看着天花板,眼睛又涩又疼,她很想哭,可是发现没有泪水可流了。

不一会儿,秦妈端着饭菜上来,放在床边的小桌子上,慈爱的看着慕薇薇,眼眶不由的湿了,“好孩子,为什么要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呢?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呢?”

慕薇薇桀桀笑了一声,“秦妈,我的这里……”她砸了砸自己的心口继续说,“这里空了,什么都没有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秦妈擦了擦眼角的一滴眼泪,“孩子,你才多大年纪啊,就说活着有什么意思,秦妈我都活了六十多年了,还觉得没有活够呢。人们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人这一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秦妈,你说的话我都懂,可是我不想过这个坎了,我太累了。”

秦妈握住慕薇薇冰凉的手说,“我明白,既然累了,就停下来休息,该吃饭就吃饭,该睡觉就睡觉,什么都不要想,就算你不想过这个坎,时间也会推着你走过去的。”

温暖一点点传过来,仿佛解冻了她的泪腺,眼眶一点点湿了。

“好孩子,人这一生哪有什么平安顺遂?每个人都在负重前行。听秦妈一声劝,好好活下去。以后等你老了再回头看这一段坎坷经历的时候,就会觉得,这些都只是人生的小风小浪,还有,你父母不会想看到你这样子的。”

眼泪瞬间滚落,打湿了鬓角发丝。

秦妈用粗糙的手指擦干她的眼泪,心态的说,“好孩子,别哭了,吃点饭好吗?就算你想做什么,也要有精神啊。”

慕薇薇哽咽着咽下泪水。

秦妈见她没有拒绝,把她从床上扶起来,然后从小汤罐中倒出一碗熬的乳白的鱼汤,温度刚刚好。

“这是我熬了一下午的鱼汤,喝一点,”秦妈把一勺子鱼汤喂到她嘴边,慕薇薇张口喝了下去。

醇香温热的鱼汤顺着干涩的喉咙淌进空荡荡的胃中,身体的所有器官仿佛被激活了一样。叫嚣着,激动着还要再喝。

“其实,我年轻的时候,也有过一个女儿,”秦妈又喂了她一勺鱼汤,看她抬眼望着自己,又接着说,“那年我26岁,女儿还不到一岁,眼睛大大的,笑起来很乖很可爱,小名叫九月,因为她是在九月出生的。”

“她……现在……”慕薇薇问她。

“去世了。”秦妈无限惆怅,眼睛有些湿,“我还记得,那是一个夏天,暴雨持续下了好几天,家里都进了水。床啊,被子啊什么的都很潮,小九月身上全是湿疹,孩子痒的直哭,我心疼她,就让孩子的爸爸照顾她,自己冒雨出去给她买药……没想到……”

秦妈很久没有谈起这件陈年旧事,现在说起来,还历历在目,用眼角擦擦滚落的眼泪,说,“我买了药往回走,老远就看到不少村民围着我家的院子,跑过去一看,原来是发生了泥石流,把整个家全埋住了……九月和他爸爸没有跑出来……”

慕薇薇心里一动,难怪她从来没有见过秦妈回家,原来。她早就没有了家。

“后来,九月的爷爷奶奶把我赶出了家门,我就到城里找工作,找了很多工作,也吃了很多苦,当时我的想法和你一样,也想一死了之算了,可是最后我挺过来了,还碰到了老太太,接着就来到了叶家。”

“那你后来就没有嫁人吗?”慕薇薇不解的问。

秦妈擦干眼泪,叹口气说,“老太太心肠好,给我介绍了几个,说了也奇怪,但凡是和我要谈婚论嫁的,最后不是出了车祸,就是断胳膊断腿,大家都说我是克夫命。后来我也就没有心情找了。何必祸害别人呢?所以,人不管到什么时候都要活着,只有活着,才有希望。一旦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从那以后,叶家就是秦妈的家,她的亲人只有叶家的人。一个心酸的故事讲完,一碗鱼汤也见底了。

“来,再把这杯红枣粥吃了。”秦妈说完自己的事,脸上还带着淡淡的伤感。

慕薇薇摇头,“我吃不下了。”

“鱼汤很好消化的,估计半夜你就饿醒了,吃两口垫一垫。”秦妈把勺子递到她嘴边,薇薇只好张口,等实在吃不下了又说,“秦妈,我真的吃不下了。”

秦妈看红枣粥下去了一半,也不勉强她了,“吃不下就算了,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睡一觉,明天太阳升起,又是新的一天。”

慕薇薇缩进干燥温暖的被子,听别人的故事很励志,可是轮到自己的时候,那种切肤之痛哪里是睡一觉就能缓解的。

卧室外面,叶少辰靠在墙上抽烟,看到秦妈出来连忙问,“吃了吗?”

秦妈点点头,“鱼汤喝完了,粥也吃了半碗。”

叶少辰皱着的眉头松了很多,“那就好那就好,秦妈,辛苦你了。”

“这有什么好辛苦的?秦妈看着你长大,当然希望你好好的,”秦妈说道这顿了一下,想了想对他说,“少奶奶这几天心情不平,她想干什么你就顺着点。只要不出什么大问题过段时间就好了。”

“嗯,我知道。”叶少辰吸了一口烟,把烟蒂仍在地上踩灭,向楼下走去。

整整一天,他水米未进,现在薇薇吃了点东西,他才感觉到饿意。

翌日。

叶少辰趁慕薇薇还没醒,进卧室看了她一眼,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一下就出门了。

他知道,她不想看到他,那他就只好躲着她。

看着外面的太阳,慕薇薇觉得好暖和,于是下了床向阳台走去。

一个女仆推门进来,看到她的举动,一个健步冲上来把她拦住,着急的说,“少奶奶,你不要干啥事。”

慕薇薇冷淡的看着她,“我想晒太阳。”

女仆惊讶,“晒太阳?哦哦,这可以。”于是侧过身子让她过去,自己则站在了慕微微身后。

几分钟后,慕薇薇望着远处的风景,头也不抬的问,“你不用去干活吗?”

“少爷吩咐我专门照顾您,您需要什么尽管吩咐。”女仆机灵的回答。

今天早晨,叶少辰把她叫到跟前的时候,女仆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要把自己开除了,没想到叶少辰给她的任务是,寸步不离的跟着慕薇薇,不管她怎么骂都不许离开。

慕薇薇听了她的回答,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照顾?是怕自己再去找死吧。

接下来的几天。慕薇薇都很没有见到叶少辰,除了偶尔听到他的声音,她知道,他是在躲着自己,怕她让他做选择。而这个女仆也很尽心尽力的跟在自己身边,就连上厕所都站在外面,晚上睡觉就窝在那张大沙发上。

至于房间里那些稍微带点尖锐的角度的东西,统统都不见了。

就连楼梯上也连夜扑了一层防滑地毯,更不要提厨房里的那些刀,全被秦妈所在柜子里,需要哪怕再取,用完了再放回柜子。

还有整个别墅的花瓶酒杯等容易打碎的东西,一夜之间全都消失不见。

一切看起来在向好的地方发展,但只有慕薇薇自己清楚,她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了,她会彻夜彻夜的失眠,有时女仆都打起了鼾声,她却还睁着眼睛望着窗外的月色,有时到了凌晨时分,她才沉沉睡去。

慕薇薇没有绝食,秦妈做什么就吃了,也不吐了,不过她的身体却在不断消瘦,整个人也变得很压抑,有时一天下来也不会说一句话,更多的时候是坐在太阳下晒太阳。

“这可怎么办啊,再这么下去,少奶奶都不会说话了。”王管家看着湖边的身影,担忧的说。

秦妈也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我还专门找她聊天,可是她都不开口啊。”

“要不要让少爷请个心理医生过来给她开导开导?”王管家出主意。

秦妈赞同道,“我看这个可以有,少奶奶她这是心病,心里这病好不了,吃什么都白搭。”

“那好,晚上少爷回来,我跟他讲。”

湖边,风渐渐起了。

女仆看她穿的有些单薄,弯腰对她说,“少奶奶,我去帮你拿件衣服过来。”

慕薇薇盯着泛着绿光的湖水没有说话。

女仆似乎习惯和她的相处,她不说就代表赞同,当然,很多时候,她都很少说话,让她吃饭她就吃,让她休息她就睡觉,乖的像个没有灵魂的小木偶。所以女仆对她的警惕性就放松了不少。

女仆离开,那一湖碧水似乎有魔力,居然显现出慕天野的脸,他在对着她笑。

“哥哥——”慕薇薇轻声唤道,她像是被勾住了魂起身向湖里走去。

湖水没过她的鞋底,淹过脚腕,冰凉刺骨。她却毫无知觉,她要去找哥哥。

女仆拿着一件大衣走过来,远远就看到慕薇薇走进了湖里,湖水已然到了她的膝盖处。

我的妈呀!这才走开一会会,怎么会跑到湖里去呢?

女仆慌了神,一边大声呐喊着一边跑向湖边,“少奶奶,别进去啊。来人啊,救命啊。”

平时看着别墅人挺多,到了这种关键时候,一个人也不见,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来人啊,救命啊——”女仆连声大喊,到了跟前,也不管自己会不会游泳,把衣服扔到凉椅上,下湖去抓慕薇薇。

王管家听到她的呼救生,心里咯噔一下知道出事了。赶紧向这边跑过来。

“我的天呐,她怎么……”

女仆在水中疾步走着,眼看就要抓住慕薇薇的胳膊,没想到脚下一滑,“扑通”摔倒在浅湖中。

“啊——救命啊——”女仆不会游泳,水虽然不深,但是水一进嘴巴和耳朵就吓得不行。

有人猛地将她提出了水面,她抹一把脸上的水,一看是王管家。

“这么浅的水淹不死你,喊什么喊!”王管家冲她吼了一声,向慕薇薇大步走去,水声哗啦哗啦作响。

“少奶奶。停住,别再走了。”王管家喊道。

可是慕薇薇完全没有听到,还是径直往前走,此时湖水已经淹没了她的大腿。

胳膊猛地被人拽住。

“少奶奶,别往前走了,就算我老头子求你好吗?”王管家又急又怒,慕薇薇却愣愣的站着不说话。

王管家看她有些奇怪,像是中了魔咒,招呼女仆过来,一人扶着慕薇薇的一只胳膊,王管家小声说,“少奶奶,我们回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