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神秘黑衣人/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兄是个聪明人,很快就看出自己的女朋友不对劲,她平时对自己都没有这么热情,难不成……

他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

气氛有短暂的安静,叶少辰的小腿突然被轻轻的踢了一下,他眉毛微挑,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坐在对面的女人,此时,她正低着头吃饭,似乎刚才只是一个意外。

叶少辰的大长腿向后撤了撤,专注的照顾慕薇薇吃饭,半分钟后,一只脚尖蹭到了他的小腿上。

呵呵……

叶少辰手中的动作微停,抬眸又看了她一眼,这次和她妖媚的眼眸撞在一起,对视了几秒钟后,叶少辰把目光挪开。

这个女人,居然在这种场合下挑逗自己,还真是够大胆。

“叶总,你平时喜欢什么运动项目啊。”女人的脚尖一边蹭着他的小腿,一边娇声问道。

叶少辰对她的目的心知肚明,却又不想当着慕薇薇的面和她翻脸,冷声说,“什么都不喜欢。”

“什么都不喜欢,叶总的身材还能保持的这么好?有没有什么秘诀啊。”

“没有,天生的。”

是个傻子,都看出来叶少辰不想和她再聊下去了,可是这位美女却对他的冷淡视若不见,继续很有热情的说,“我就羡慕叶总怎么吃都不胖的,叶总,我很喜欢你们公司的女装,你觉得我适合穿什么款式的?能不能推荐几款呀。”

“小悠,叶总很忙的,不要麻烦他。”师兄忍不住阻拦她,因为他看到叶少辰的冷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了。

女朋友撇了一下嘴巴,“现在是吃饭嘛,又没有占用叶总的工作时间。”

叶少辰对她在桌子下的挑衅厌恶透露了,没有接美女的话,看慕薇薇吃的差不多了,轻声问,“饱了吗?我看到前面还有一家粥店,再去喝碗粥吧。”

“不想吃,饱了。”慕薇薇用纸巾擦擦嘴。

师兄女朋友眼中像是扎了根刺,说出的话带了点酸意,“薇薇师妹和叶总吵架了吗?师妹啊,男人在外面工作很辛苦的,你要多多体谅嘛。”

“林小悠。你今天的话太多了。”师兄低声训斥道。

林小悠看慕薇薇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没有认真听自己讲话,火药味不由的更浓了些,“师妹怎么不说话?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慕薇薇心中叹口气,怎么自己不想说话都不行了,正要开口解释,叶少辰冷声说,“只要薇薇肯留在我身边,不论她怎么对我,我都不会在意的。还有,你不要再拿脚踢我了,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接着又对脸色复杂的师兄说,“这种女人你不分手还想着结婚?她但凡勾搭上比你条件优秀的,就会把你甩了。”

“叶总……”师兄满脸通红。

林小悠却脸色煞白,咬着下唇不敢说话。

叶少辰从钱夹拿出一张名片给他,说。“上次你帮了我们,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

师兄双手接住名片,连声说,“好好,客气了。”

叶少辰从凳子上起来,俯身对薇薇说,“我们走了,出来大半天了,回去休息吧。”

慕薇薇冲师兄淡淡笑了笑,起身出了餐馆。

等二人走远了,师兄也寒着一张脸说,“我们到此为止,分手吧。”

林小悠还想挽留,师兄却没有给她机会,转身就走了。

他在慕薇薇面前仅有的一点点的尊严,今天全被这个女人摔的支离破碎,他怎么就眼瞎看上她了?

……

翌日,叶皇集团。

叶少辰看了几份策划案,还是有些担心家里,想了想还是打电话回去。

“王叔,严医生来了吗?”

“少爷,严医生十分钟前到了,现在在少奶奶房间。”

叶少辰松了口气,“嗯,那就好,有事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少爷。”

叶少辰挂了电话,刘秘书就走了进来,“叶总,慕长瑞先生想要见你。”

慕长瑞?他来干什么?哦,对了,叶少辰想起来了,他前段时间为了找慕薇薇,答应帮他夺回慕氏企业,现在他来应该是为了这件事吧。

不过他想的也太便宜了吧,就算慕天野死了,还有慕薇薇在,以前慕家的财产在哪里他懒得管,但是现在,属于慕薇薇的东西,他可不想给别人。

“叶总,让他进来吗?”刘秘书看他不说话,又问了一句。

叶少辰勾唇一笑,“让他进来吧。”他倒要看看这个老狐狸还能作出什么妖。

很快,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叶少辰头也没有抬,继续看手中的文件,“请进。”

慕长瑞容光焕发的进来,他这几天听到风声说。慕天野又消失不见了,一想这肯定和叶少辰有关,就赶紧跑来让他兑现承诺。他在那个小房子度日如年,慕天野给他的那一点点家产,没有几天就被慕一瑶败光了,他现在能吃上一日三餐就谢天谢地了。

“叶总,你忙着呢。”慕长瑞点头哈腰,殷勤的问好。

叶少辰没有看他,直接问,“找我什么事情?”

慕长瑞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他巨大的办公桌前,手抻在桌面上笑着说,“叶总,您还记得上次我们的约定吧,你找到慕天野后,就帮我夺回慕氏。”

叶少辰终于将手中的文件放下,抬头看着他,唇角带着一抹笑意,“对,我记得。”

慕长瑞惊喜,双眼中绽出精光,“那……那现在,是时候了吧。”

叶少辰靠在椅背上,双手抱在胸前,“是什么时候?”

慕长瑞看他的态度,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说,“当然是夺回慕氏的时机啊,叶总,男子汉说话,一言九鼎,你该不会是想要反悔吧。”

“哦~这件事啊,慕长瑞,你是不是忘了我门当时约定的前提了?”叶少辰帮他回忆,“我们当时说的是,你给我慕家几处老宅的线索,如果找到慕天野我就帮你,可最后我跑遍了那几个地方,根本就没有找到慕天野,你现在却跑来找我兑现承承诺。慕长瑞,你想钱想疯了?”

慕长瑞的老脸一红,事实确实是这样,可现在只有叶少辰能帮他,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呵呵,好像是这样。”慕长瑞不自在的笑了两声说,“不过叶总,现在慕天野反正也消失了,慕家就只有我能掌控全局了,只要你帮我夺回慕氏企业,我可以给你股份。”

“你能给我多少?”叶少辰暗地里发笑,这个老家伙看来真的是走投无路了,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慕长瑞见有戏,狠狠心说,“百分之三十。”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更何况,他现在是空手套白狼。

“哈哈哈……”叶少辰大笑几声,“慕天野,你还真是舍得啊。”

商人逐利,慕氏的百分之三十股份,他就成为慕氏的第二大股东了。

“叶总,你满意这个条件吗?”慕长瑞疼的想割肉,但是他没有办法。

叶少辰停下笑声,不解的问,“既然你说了,自己是慕家唯一的掌权者了。为什么不直接去公司接手?却要跑到我这里来寻求帮助?”

说到这件事,慕长瑞就气的咬牙切齿,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愤愤不满道,“我已经去过公司了,可是那帮兔崽子只认慕天野,说是没有慕天野的亲笔签名,公司不能交给我。我看他们那一脸的严肃样,慕天野估计是死在哪里了,他们想瓜分了我们慕家……”

“闭嘴!”叶少辰厉声打断他的话,慕天野虽然是他的仇敌,但也是他欣赏的对手,更是慕薇薇的哥哥,他不允许别人在背后这么诋毁他。

慕长瑞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小心翼翼的说。“叶总,你不是……”

叶少辰冷哼一声,不屑的看着他,“慕长瑞,你以为我和慕天野有私人恩怨就会帮你把慕家的公司夺过来?你也太小看我了,慕长瑞,我叶少辰平生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见利忘义狼子野心的人。你想要慕家的产业,那就自己去抢,我是不会帮你的。滚吧,我这里不欢迎你。”

慕长瑞愣了几秒后,脸上露出奸诈的笑容,“叶少辰,你可不要后悔。你今天拒绝了我,后面还有大把的人想要和我合作,我就不信这么大的利益摆在面前,会没有人动心。”

“那也要看你找的那个人有没有本事。”

“好,那我们就走着瞧。”慕长瑞撂下这句话,气哄哄的转身走了。

叶少辰盯着紧闭的门,心想,如果薇薇心情好转,他完全可以把慕家的产业抢过来送给她,但是现在,她连孩子都能放弃,还怎么看得上钱财?

就让慕长瑞去折腾吧,大不了薇薇好了以后,想要的话,他再抢过来就是了。

叶家别墅。

严医生的问诊并不顺利,她问慕薇薇任何问题,她都一副懒洋洋的态度,要不就是问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可以说,慕薇薇是严医生遇到病情最严重,最不配和的病人了,因为,她的潜意识里拒绝康复,她的这颗心是向死的,而是不向生的。

她接触的患者,人人都渴望新生,但是慕薇薇却期盼死亡。

严医生医术再高超,也无法治愈一个心死的人。

“严医生,我们家少奶奶怎么样了?”王管家语气中都是担忧。

严医生仰头看了眼二楼的阳台,惋惜的说,“王管家,告诉叶先生,我无能为力,让他另请高明吧。”

“这个,严医生……”王管家忧心忡忡,他没有想到慕薇薇的病情会这么严重,“严医生。你还有什么办法吗?”

严医生摇头,“对不起,或许是我的水平还不行,对于叶太太,我尽力了。我还有事,再见。”

王管家目送着她离开,重重的叹口气,这可怎么办啊。

傍晚时分,叶少辰回到家里听到王管家的转述后,沉默良久。

难道,他真的要放手吗?脑海中一个念头再叫嚣,放了她吧,这样至少她会活着,孩子会活着。

深夜,新换的女仆在沙发上酣睡,慕薇薇却睁着眼睛怎么也睡不着。

早已记不得是第几个晚上失眠了。她也很想像女仆那样,一沾枕头就睡着,什么都不用想。可是她做不到,她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爸爸妈妈去世时的画面,哥哥坠崖,甚至是乔心优,还有曾经那些不堪的过往,这些事情就像电影一样,一帧帧从自己脑海闪过……

她努力的想要驱赶他们,但是无能为力,所以只好睁着眼睛。不是说孕妇都嗜睡吗?为什么她却如此难以入眠?

如果可以,她真想去哪里找颗安眠药。

窗外,风声呼啸。

慕薇薇翻个身正要闭上眼睛酝酿睡意,阳台上突然冒出一个黑影。

慕薇薇淡定的看着那个黑影,居然没有多少震惊。看来是被小紫以前训练的心理强大了。还有一点,她下意识的觉得,这个人或许是叶少辰。因为他在假装小紫的时候,就有这么突然出现的癖好。

心中这么想着,那个黑衣人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周围,轻手轻脚的走进了房间。

不对,这不是叶少辰,他进来的话,不会这么小心翼翼的。

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慕薇薇眯起眼睛假装睡觉。

黑衣人走到女仆跟前,将一块手帕堵在她的鼻子上,很快,女仆的鼾声更响亮了。接着,慕薇薇从微眯的眼中看到黑衣人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

“你是谁?想干什么?”慕薇薇睁开眼睛,冷漠的看着来者。

黑衣人显然被她的冷静震住了,几秒种后,他用沙哑的嗓音问她,“你不害怕吗?”按照普通人,早就大喊大叫了,他还准备捂住她的嘴巴和她谈判呢。

慕薇薇从床上坐起来,将被子拉到脖子处,极为平静的说,“害怕什么?大不了就是烂命一条而已,我最近正想着怎么死呢,如果你能成全我,我求之不得。”

黑衣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沉声说,“我不是来杀你的,我是来带你走的。”

慕薇薇挑眉,不由得笑了,“带我走?我都不知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跟你走?”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只是完成老板的委托。”

“你的老板是谁?”

黑衣人顿了几秒说,“我的老板是慕天野。”

慕薇薇心头一震,眼中有了生机,“哥哥?”

“是,是你的哥哥,虽然他出了事情,但是他给的任务,我们必须完成。”黑衣人很严肃的说。

慕薇薇眼眶有些发酸,这个世上对她唯一好的哥哥,就这么被叶少辰杀了。

“慕小姐,请跟我走吧,我会顺利把你带出叶家的。”黑衣人的语气里面带着急切。

慕薇薇掀开被子准备下床,突然停住了动作。

她怎么这么傻?他说是哥哥派来的就是了?

万一不是呢?

“真的是哥哥让你们来的?”慕薇薇的双腿又放进被子中。

“没错。”黑衣人说着看了眼阳台外面,他还有同伴在接应,再耽搁下去,叶家的巡逻保镖就会发现了,“慕小姐。请你相信我,我是不会骗你的。”

“那我问你,你知道我哥哥出什么事情了吗?”慕薇薇想看清他眼中的神色,以此来判断他是不是在撒谎,但是光线太暗了,她什么都看不到。

“这不是我们属下应该知道的,我们接到任务,然后完成就可以了,至于老板的事情,我们不能打听。”

慕薇薇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大,他们如何是哥哥的下属,怎么会不知道哥哥已经死了呢?

“你走吧,我要考虑考虑。”慕薇薇冷淡的说。

黑衣人皱眉,“慕小姐,你还要考虑什么?”

“考虑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啊。你走吧,今天晚上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你……”黑衣人还要说什么,远处传来犬吠声,这是叶家养的几条大猎犬。他不能久留,看慕薇薇如此坚定,只好说,“好吧,我会再来的。希望你到时候能改变主意。”

“慢着,你把她怎么了?”慕薇薇指的是女仆,她愿意死,但是不代表要连累无辜的人。

黑衣人的脚步未停,“只是蒙汗药,明早就会醒的。”然后几个眨眼的功夫,黑衣人就消失在阳台上。

远处,犬吠声更加激烈,还夹杂着急促的脚步声。

慕薇薇滑进被子,想着刚才那人的话,漏洞太多了。不过也有可信的部分,因为除了哥哥现在还有谁想着带她离开?

卧室的门“嚯”的被推开,慕薇薇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悄然闭上了眼睛。

叶少辰穿着深蓝色睡袍疾步进来,看到慕薇薇安然的睡在床上,紧张的手松开了。

她还在,她还在。

刚刚手下来报,有人闯进了叶家别墅,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看慕薇薇有没有事,现在看她安然的睡在那里,心才落回原处。

走上前去,叶少辰轻轻的摸了一下她的脸,温热的。

俯身在她额头亲了亲,叶少辰才起身出了房间。

门刚闭上,慕薇薇就睁开了眼睛,双眸中全是厌恶,抬头擦了擦额头。似乎要把他的痕迹全都消除。

一楼客厅,灯火通明。

叶少辰坐在沙发上,神色冷峻。

“人呢?抓到了吗?”他问刚进门的章贺。

章贺抱歉的摇头,“没有,不过已经派人去追了。”

“废物,别人都跑到我的家里了,你们却没有任何察觉,我养你们能干什么?”叶少辰压低声音怒吼,这个时候了,他还怕吵醒楼上睡着的人。

章贺低着头,“对不起,少爷。”

“以后,绝不允许出现今天晚上这样的失误!”

“少爷放心,绝对没有下次。”章贺保证道。

叶少辰靠在沙发上仰头摁着太阳穴,这些人是冲着谁来的呢?是他,还是慕薇薇?他才不相信会是普通的小毛贼。在A市没有哪个小偷敢摸到他们叶家来。

能撤退的不留一丝痕迹,连猎犬都追不上,一定不是普通人,而且是经过精心筹划的。

到底是谁盯上了他,对方的目的又是什么?

慕天野已经死了,还能有谁?

叶少辰脑海中闪过一张熟悉的脸,难道是他?

如果真的是他,那么,他是冲着慕薇薇来的,还是来找自己报仇的?

没有丝毫头绪。

“章贺,明天准备一份大礼,我们好久没有去拜访南宫老先生了。”

“少爷是怀疑今晚的人是南宫昊派来的?”章贺一下子就猜中了叶少辰话中的意思。

叶少辰有些疲惫,“是不是,明天去了再说。”

“明白了,”章贺应声,看到叶少辰紧皱的眉头。不忍心的说,“少爷,夜深了,你先去睡吧,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吧,有什么进展我会告诉你的。”

叶少辰也知道自己这么等着也是白浪费时间,还不如去睡觉养精神。

“辛苦了。”

派出去的人当然什么都没有追到,对此,章贺也训了手下一顿。

翌日上午十点多,叶少辰来到南宫家,管家开门一看是他,赶紧热情的迎了进去。

南宫先生头发乌黑,国字脸,面貌端正,快六十的人了身材保持的很好,这是那双眼眸中却透着精明和阴骘。

“叔叔,好久不见了。”叶少辰招招手,章贺将手中的礼盒双手送上,“这是长白山的野人参,炖个汤泡个酒最好了。”

南宫先生接过来打开看了看,少说也是几百年的野人参,这种品相的人参在市场上很难见到了。

南宫先生笑眯眯的说,“来就来嘛,还带这么贵重的礼物。”

叶少辰客气道,“应该的,我很久没有来看两位长辈了,如果我父亲在世的话,一定会责备我礼数不周。”

“哎,叔叔真是看着你长大,现在如此成功,你父亲在九泉之下也会瞑目的。”

陈淑桦也在旁边笑着附和道,“是啊。你看你现在公司打理的那么好,又成了家……对了,怎么不带你妻子来坐坐?我也很久没有见过她了。”

陈淑桦说的很客气,其实她一点都不想见到慕薇薇,因为她,南宫昊和家里闹翻了好几次了。

提到妻子,叶少辰脸上露出柔和的神色,微笑着说,“薇薇她怀孕了,行动不方便。”

“啊?真的吗?”陈淑桦确实惊讶了一下,“那就太好了,唉呀,我们昊儿如果能像你这么听话,乖乖的娶妻生子,我的白头发也能少几根。”

叶少辰不动声色的笑笑,看来上次给了他一枪的事情,南宫昊并没有告诉家里。如果说了,今天这两位长辈不会对他如此和颜悦色。

哼,南宫昊是不敢吧。绑架叶少岩,以南宫先生的脾气,能卸他一条腿。

“对了,南宫昊呢?没在家吗?”叶少辰假装随意的问。

南宫先生接过话头,“他这段时间都在外面住,整天也跑的没有影,我都好久没有见过他了。”

“哦~”叶少辰话中带话的说,“那叔叔你可要看好他了,他那个性子最耐不住寂寞,千万可别惹出什么事情来。”

南宫先生和妻子对视一眼,眼中的笑意浅了很多,“少辰,他是不是又在外面干什么事情了?”

“没有啊,我就是随便说说。”叶少辰说完,又把话题扯到了生意上,聊了几分钟,起身告辞。

“以后要常来啊。”陈淑桦客套的说。

“好的陈姨,等我的孩子出生了,请您和叔叔去喝满月酒。”

“那我可要想想,给孩子准备什么礼物了。”

“空手来我都欢迎。”叶少辰握了握南宫先生的手,说了声再见,钻进了车里。

看着卡宴消失在拐弯处,南宫先生仿佛换了一个人,脸色阴沉可怕,“管家,派人去查查,那个臭小子最近又干了什么好事。”

陈淑桦小心翼翼的看着丈夫,替儿子说好话,“昊儿这段时间一直很安分啊,叶少辰或许就是随口说的。”

南宫先生冷哼一声道,“你以为叶少辰那么闲吗?还专门送来一根有价无市的野人参?你就不要替那个臭小子讲话了,如果他这次真的干了什么蠢事,到时候别怪我手重。”

陈淑桦黑而弯的眉毛拧在一起,开始为儿子担忧。

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慕薇薇而起,突然想到叶少辰说慕薇薇怀孕了,陈淑桦不由的有些烦躁,“我要让昊儿去相亲,这次不管他答不答应,必须去,最好在年底就能结婚,这样我们明年底就能抱上孙子。”

南宫先生诧异于妻子跳跃的思维,不过他不并反对她的提议,那个臭小子是该结婚了。

车里,章贺问叶少辰,“少爷。南宫先生能明白你的意思吗?”

叶少辰瞥了他一眼,“南宫先生之所以能在南宫家那么庞大复杂的家族中搏杀出来,坐上头把交椅,靠的不仅仅是做事果断,心狠手辣,还有聪明的头脑。如果我这么一点点暗示他都听不出来,那他早就被人从掌门人的位子上拉下来了。”

章贺还是有些担心,“如果昨晚的黑衣人不是南宫昊的人呢?”

“如果昨晚的事情和他有关,南宫先生的追查一定会让他停止这次行动,反过来,如果和他无关,按照我对南宫昊的了解,这段时间他一定也闯了不少的祸,正好让南宫先生给他松松胫骨。”

叶少辰的目光投向车外,南宫昊,千万别打我们叶家的主意。否则下次,我绝对不会再手下留情。

再说别墅里。

女仆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她惊呼一声从沙发上蹦起来,脸一片通红,她在工作时间从来没有起过这么晚。

太丢人了。

对了,叶太太呢?

女仆砸了砸昏沉沉的脑袋,看到慕薇薇侧睡的身体,松口气,太太还在睡,她起这么晚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反正她这一天的工作就是陪在太太身边,以防她靠近任何危险的东西,做出任何伤害自己的举动。

不过,为什么头这么疼呢?她昨天晚上没有干什么事情啊。

慕薇薇这一觉一直睡到中午才醒了,女仆由始至终都没有叫她。她好不容易睡个安稳觉,没有人忍心不打扰她。

那晚之后。那个黑衣人就像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

慕薇薇后来还认真的考虑了这件事,如果那个人真的可以带自己离开这里,那背后的人是不是哥哥又有什么关系?只要能离开叶少辰就可以了。

今天是预约的孕检时间,有了上次的经验,叶少辰这次真的是寸步不离的陪着她。

还是第一次检查的医生师姐,她看到慕薇薇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的气色怎么这么不好?”

“睡不着。”慕薇薇直言不讳的说,“也不是睡不着,就是……黑白颠倒了。晚上失眠,白天睡得比较多。”

医生皱起眉头,“这样对孩子可不好,你一定要调整过来。”

慕薇薇也想调整过来,可是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求助医生,“能给我开点药吗?”

“不行。安神的药吃了对孩子的大脑会有损伤,这只能靠你自己调节。”医生把她带到身后的B超室,“躺下,我看看胎儿的发育。”

叶少辰连忙扶着她躺下,把她的衣服撩上去,这时,她的肚子已经有些大了,叶少辰看着她光洁凸起的小腹,心中柔软的一塌糊涂。

“胎儿发育的还可以,你们看,”医生用手指着仪器上的几个地方,“这是孩子的面颊、这里是下颌、这是耳廓,几乎都能看到脸了,看到了吗?应该是个漂亮的孩子。”

慕薇薇侧头望着仪器上那张如同外星人的脸,心里有个地方塌陷了下去。

这就是她的孩子,他出生后一定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宝宝,她怎么能让他死?

几乎是一瞬间,她就决定了,她要生下他,并且尽快离开叶少辰。

她要让这个孩子完完全全属于她,和叶少辰没有任何关系,孩子以后也要跟着她姓,这样即使她死了,也要留下慕家的血脉。

而站在她旁边的叶少辰也和她有相同的想法,从他闪烁的眼眸中,就能看出来他此时是多么的激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