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谁带走了慕薇薇/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知道她在哪里。”南宫昊闷哼一声道。

叶少辰以为他在狡辩,另一只卡住他的脖子,像一只发怒的老虎在他咆哮,“南宫昊,不要和我玩这种把戏,你要知道,我杀你们就像碾死几只蚂蚁。”

南宫昊陡然想起劫持叶少岩的事情,身体不由的打个寒颤,注视着叶少辰紫的发黑的眼眸说,“我真的不知道她在哪里。”

“南宫昊,我现在可没有什么耐心,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叶少辰恨不得现在就撕了他,一想到慕薇薇还有她腹中的孩子可能会受到伤害,叶少辰一颗心都快碎了。

南宫昊举起双手,认真严肃的说,“叶少辰,你冷静点,我说的都是真话,我真的不知道她在哪里?”

叶少辰的手上的力道一紧,南宫昊立刻感觉到呼吸困难,脸都渐渐红了。

“南宫昊,我看你是真的不想要命了,好,我就成全你!”

南宫昊的属下都慌了,连声大喊道“叶少辰,把枪放下”,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开枪阻止他的行为。

“别别……我说……我说,”南宫昊结结巴巴的求饶。

叶少辰的手放开了一些,“说!”

南宫昊喘口气,冲手下摆摆手说,“你们都把枪放下……叶少辰,我也刚刚到这里。什么情况还没有抹清楚你就来了……别打别打,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看,我的四个人都死了……”

叶少辰随着他的手指的方向看去,皎洁的月光下,四具尸体躺在粗糙的地面上,不远处还有一辆车,那是自己的车。

“叶少辰,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先放开我。”

叶少辰死死的盯了他一眼,谅他也耍不出什么花招,脚从他胸口挪开。

南宫昊干咳了几声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说,“我承认,是我把慕薇薇从叶家劫出来了,本来我想和她一起离开A市的,没想到到了这里,准备好的飞机提前起飞了,我的人也死了,这就是说,慕薇薇被另外一伙人抢走了。”

“南宫昊,飞机是你准备的,怎么会提前起飞!”叶少辰紧握着手中的枪,努力的控制着他杀了他的冲动。

“我……我也不知道啊,或许是我的人早被他们换了……”南宫昊猜来猜去觉得只有这个可能性。

“我现在恨不得杀了你!”

“你先别激动,”南宫昊安抚他的情绪,“我知道你现在恨死了我,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到慕薇薇,只要找到她,要杀要剐都随你。”

南宫昊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事,他是真心爱慕薇薇的,只想将她据为己有。如今被人劫走,心里也慌了。

他为了准备今天晚上这件事,耗费了大量的心血,甚至不惜背着父亲偷出了他的私人飞机。而现在,慕薇薇消失了,飞机也不见了,这才是真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南宫昊,如果我妻子出什么事情,我一定让你陪葬。”叶少辰气的浑身哆嗦,紫色的双眸中都是杀意。

……

十几分钟前。

慕薇薇坐着车从叶家别墅逃了出来,车子直接开往最近的一个小型的停机场,那里是专门停放私人飞机的地方。

回头看着夜色里越来越远的叶家别墅,慕薇薇轻抚着隆起的小腹,露出了长久以来第一个笑容。

宝宝,我们终于离开那个地狱了。你放心,妈妈会让你平平安安的长大。

停机场还有三个人在等待,看到慕薇薇后,将她请上了飞机。

“你们要把我送去哪?”慕薇薇上了几个台阶,好奇的问。

“慕小姐,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送她来的那个司机冷声说,“慕小姐,请上飞机吧。”

慕薇薇带着狐疑上了飞机,机舱比普通的民航小了很多,但是设计的很精巧,米黄色的色调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回头看站在下面的四个人,他们似乎在等什么人,不停的朝路口张望。

“还有人要来吗?”慕薇薇不由得问。

“是,马上就到。”

慕薇薇蹙眉,一边向机舱里走,一边想,还有人?难道是小护士要来?哥哥身边的人,她认识的只有小护士一个人而已。

这时,一个身穿空姐制服的女子走过来,弯腰礼貌的问,“慕小姐,请问你想喝点什么吗?”

“哦,不需要,谢谢。”慕薇薇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又期待着飞机尽快起飞,她怕叶少辰察觉后赶过来。

空姐冲她温柔的一笑,起身的瞬间,一掌劈在了慕薇薇的颈肩。后者眼前一黑,软软的倒在了椅子上。

飞机外面,四个人都在静待南宫昊的到来。

“四位帅哥,辛苦了。”

四个人同时抬头向机舱门口看去,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下一秒,就被空姐举着冲锋枪全打成了筛子。

“杰克,起飞。”她拎着枪。对驾驶舱喊道。

飞机的门缓缓合上,不到一分钟就飞进了沉沉的夜色中。

而这时,南宫昊的车距离停机坪不到一千米的距离。

……

叶少辰像是疯了一样四处寻找慕薇薇的下落,可是一无所获,不论是哪个方面一点音信都没有。

“少爷,没有找到……”

“老板,没有……”

“少辰,我把这儿都翻遍了,没有……”

没有、没有、没有……

所有汇聚来的消息都只有两个字“没有”,叶少辰彻夜彻夜的失眠,烟抽的越来越凶,想要休息会儿也只能靠安眠药。

半个月后,叶少辰的身体终于提出抗议,在一次眼中酗酒后,胃出血住院。

“少爷,你别折磨自己了,少奶奶吉人自有天相,她一定会没事的,你的身体如果垮了,万一有了少奶奶的消息,你怎么去找她呢?”王管家在病床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劝他。

叶少辰愣愣的望着外面阴沉的天,闭上了眼睛。

他听到他的心在流泪。

这就是报应,叶少辰,这是老天爷对你的报应,如果你以前没有那么对过她,今天就不会如此有抽筋剥皮的痛楚。

这次出院后,叶少辰从颓废中走了出来,该上班就上班,该吃饭就吃饭,但是整个人却更加阴沉了,也没有了笑容。

慕薇薇的卧室被原样保留了下来,除了必要的打扫,任何东西都禁止挪动,比如她用了半截的铅笔,半瓶爽肤水,还没有来得及剪吊牌的的几件新衣服。

叶少辰强迫自己不去想她,因为一想就心肝脾胃抽着疼,想她会不会被人伤害,想孩子会不会平安,越想越多,这一整天就任何事也做不了了。

有时实在难受,就去她的卧室坐一坐,看着她用过的所有东西,仿佛她只是出去逛街,过几天就回来。

王管家为了让叶少辰尽快从伤痛中走出来,严禁所有仆人提起“慕薇薇”或者“少奶奶”这三个字,儿公司也鲜少有人能接触到叶少辰,也没有人问他慕薇薇为什么不见了,久而久之,慕薇薇仿佛从来没有出现一样。

南宫先生知道这件事后,要不是陈淑桦拦着,南宫昊的小命就差点断送在自己亲爹手中。为了熄灭叶少辰的怒火,南宫先生压着亲自到叶家道歉,并承诺,一定想方设法找到慕薇薇。

随后,南宫昊就被禁足了,一天没有找到慕薇薇就被禁足一天,一年没有找到就禁足一年,不过这些都是南宫家做给叶少辰看的,南宫昊是南宫先生的独子,怎么舍得真的禁足一年?

……

再说慕薇薇这边。

飞机飞跃大山大河,落在了太平洋的一个小岛上。

慕薇薇被美艳空姐推着走下飞机,一股夹杂着海腥味的热浪“轰”的扑面而来,眼睛也被明晃晃的阳光狠狠刺了一下。

放眼望去。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而脚下这个小岛郁郁葱葱,却几乎看不到一个人。

“走。”空姐粗暴的捏着她的肩膀,推着她往前走。

慕薇薇生怕她把自己推倒,伤了腹中的孩子,挣脱她的牵制说,“我自己会走。”

在飞机上醒来的那一刻,慕薇薇就知道,自己再次愚蠢的上当了,这伙人根本就不是哥哥生前安排的。

现在可笑的是,她居然都不知道是谁绑架了自己。

还以为彻底逃出叶少辰的掌控了,没想到……

都怪自己太笨,那么容易相信一个人。

走了大概五分钟,一个木质的房子出现在眼前,空姐上前重重的拍了拍门,很快。里面传来脚步声,小铁门“咯吱”开了,露出一张黝黑的脸。

是一个当地的中年女人,她冲空姐嘿嘿笑了笑,然后叽里咕噜说了几句话,空姐也用当地的语言说了几句话,还指了指慕薇薇,中年女人点点头,回答了几句。

然后,空姐就转身要走。

慕薇薇傻了,这是什么意思?

“等等,你把我扔在这不管了?”慕薇薇吃惊的问空姐,就算是绑架也要说个条件谈判吧。

空姐回头烦躁的看着她说,“你就住在这里,她负责你的饮食,当然如果你吃不惯的话就自己做,每隔一段时间会有医生来给你检查。你还需要什么?”

慕薇薇越听越糊涂,“不是,你们把我抓来到底是为什么?总要给我讲明白吧。”

空姐勾唇笑了,“你一个孕妇和你说什么?放心,等你生了孩子我们会来找你的。”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空姐没有了耐心,“你怎么这么多废话?不是说了吗?时机到了会有人来告诉你干什么。”说完,空姐大步向前走了两三米后,又转过身说,“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不要试图逃跑,你根本没有那个本领。这个小岛处于太平洋,小岛上也只有你和她两个人,想要逃估计还要自己造船,不过,为了腹中的孩子,你还是放弃这个愚蠢的想法。”

慕薇薇彻底僵住,等空姐消失在视野里,她才知道,什么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中年女人在她身后叽哩哇啦说了几句话,慕薇薇听不懂是什么意思,她又朝薇薇招招手,似乎要带她进去看看房间。

慕薇薇欲哭无泪,仰天长长叹口气。

既来之则安之吧。

跟着中年女人踏进房间,房间不大,一张木桌子,木凳子,还有一张床,上面有铺盖和一摞花花绿绿的衣服。

中年妇女指着这些家具兴奋的说着,似乎是在介绍这间房子,说完后又拉着她去看了厨房和厕所,以及她住的那间屋子。

慕薇薇坐了一晚上的飞机,早就饿的饥肠辘辘。看到厨房有一大盆香蕉,赶紧拿了一个拨着吃。

感情这几个月都要和这位大妈比划着说话了,顿时觉得心好累,不过看她这个人还挺热情的,应该没有什么坏心眼。

慕薇薇吃了根香蕉,实在困的受不了了,比了个睡觉的姿势,大妈看懂了乐呵呵的冲她挥挥手,示意赶紧去睡觉。

回到自己房间,慕薇薇又热又困,刚一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慕薇薇感觉有人在推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黑人大妈露着白牙对她笑,慕薇薇愣愣的看了她将近半分钟,才缓过神来。

对了。她被不知道一伙什么人,绑到这个无人的荒岛来了。

大妈做了个吃饭的动作,表示吃午饭了,慕薇薇点点头,她就出去了。

慕薇薇还穿着女仆的衣服,睡了一觉后后背已经汗湿透,黏在身上很难受,拿起腿边的一件衣服换上。

她皮肤很白,穿花花绿绿的衣服居然一点都俗气,还显得很时尚。

来到厨房,大妈抬头看了她一眼,立刻竖起了大拇指说了声“good”。

慕薇薇惊喜了,她居然会说英语?

连忙用英语问了句“你会说英语吗?”

大妈没有听懂,说了长长一串慕薇薇听不懂的话,慕薇薇失望的坐在凳子上,吃饭。

还好。大妈做的主食是米饭,菜是芋头,西红柿,还有海鲜,味道嘛,只能说勉强能入口。

但是慕薇薇太饿了,只要能填饱肚子,味道都无所谓了。

饱餐一顿后,稍微休息了一会,看外面的太阳没有那么晒了,慕薇薇准备去附近转转,熟悉一下环境。

刚踏出大门一步,大妈就追了上来,给了她一把伞,不知是让她遮阳还是挡雨。

这是个小岛屿,树木茂盛,大部分都是高大的椰子树,海边的沙子很细,钻进脚趾里面很舒服,天空很蓝,云朵低的仿佛漂浮在海面上,美得让人窒息。

小岛很安静,除了海浪声就是树林里的鸟叫声,慕薇薇沿着海边慢慢的走,初到这里的紧张和焦躁一点点随着海风消散。

她不知道绑她的人要干什么,她能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走了大概有一小时,慕薇薇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小木屋,终于明白那个空姐临走前说的“小岛”有多小了。

步行一个小时,天呐,她的学校一圈漫步绕下来也要一个多小时,看来这就是自己以后最大的活动范围了。

而且整个岛上真的除了她和大妈没有一个人,五彩斑斓的雀鸟倒是很多。

至此。慕薇薇就在这里住了下来。

没有电视,每天日出而醒,日落而醒,好在大妈有一个老式手机,可以知道今天是几月几号,里面只存了一个号码,慕薇薇猜想,应该是和那伙绑匪联系的号码。

为了和外界取得联系,慕薇薇有次还偷偷的拨打了自己的手机,压根就打不出去,又试了几个其他熟悉的号码,还是同样的结果。

……

一周后,慕薇薇就对这个小岛的各个角落掌握的了如指掌,比如在中午必然有一场暴雨来袭,而下雨过后空气潮湿闷热。比如,哪棵树上的椰子最大,哪棵树上的鸟窝最多,哪块石头下面的蜥蜴最多。

初见蜥蜴这种动物的时候,慕薇薇也吓了一跳,但渐渐的发现,蜥蜴除了长得色彩多了点,并不袭击人。

小屋后面有一空开垦出来的菜园子,里面种着西红柿,大辣椒、芋头等蔬菜。至于海鲜,这是大妈的拿手本领,只要她下海,回来时,小篮子里龙虾,鱼,扇贝应有尽有。

不过,慕薇薇对大妈的话还是听不懂,但是已经能结合她的表情和动作推断出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偶尔。她们两个也出去一块散步,大妈就叽叽咋咋说一大串,似乎在介绍各种树的品种,她的力气很大,瞅着哪个椰子树上的椰子熟了,就让慕薇薇站的远远的,然后用力的摇树,紧接着就会有几个椰子咚咚掉下来。

这天,慕薇薇吃厌了大妈做的咖哩饭,把她挡在厨房外面,拍拍自己的胸膛表示今天的饭她来做,大妈当然乐得清闲,坐在外面的台阶上等饭。

半个小时后,大妈被请进了厨房,几道小菜放在桌上,她迫不及待的尝了口。眼睛都亮了,不停的说“good”。

经过这么多天,慕薇薇也看出来了,这位大妈只会说这么一个英语单词。

日子就这么无忧无虑的过了一个月后,小岛上来了两个人。

大妈显然认识其中一个,热情的招呼进房子。

慕薇薇正在房间里做瑜伽,听到声音后连忙跑出来,是两个中国男人,其中一个手里提着医药箱,以及一台简易的B超仪器。

“这位是医生,他是来给你检查的。”其中一个男人说。

慕薇薇警惕的看了他们一眼,转身进了房间,医生也跟了进去。

“怀孕多长时间了?”医生问她。

慕薇薇算了算时间说,“还差六天就五个月了。”

医生看着电脑上的图像,“有胎动了吧现在。”

“有了。”慕薇薇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当孩子第一次在肚子里动的时候,慕薇薇惊喜的差点跳起来,她第一次切实的体会到当一个母亲的幸福,真的有种喜极而泣的冲动。

医生用B超观察了几分钟后,说,“胎儿发育的很好,不用担心。而且你居然没有水土不服的现象,这对孩子的发育很有帮助。”

慕薇薇放下衣角,放心了很多。

医生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这边的气候很潮湿,你也注意饮食,如果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就让苏珊打电话通知我。”

“大妈叫苏珊?”慕薇薇惊讶,这么久了,她居然才知道大妈的名字。

“是。”医生没有多言,装好药箱就出去了。

慕薇薇立刻跟了出去,见两个人要走,大声说,“你们到底绑我来干什么?我要见你们老板。”

男人回头严肃的看着她,“我们老板想见你的时候,自然会见你的。”

“可是……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总得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吧。”慕薇薇的适应性虽然很强,但是每天这么被别人吊着真的很难受,仿佛就是案板上的一条鱼,只等着厨师那一刀子什么时候下来。

“老板是什么意思,我们也不清楚,安心在这里住着吧。”

说完,两个人朝不远处的直升机走去。

慕薇薇愤怒,安心住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屠刀悬颈了,她是有多心大怎么可能安心住着?

太阳东升西落,慕薇薇的肚子也一天天大了起来,她原本白皙的皮肤被晒成了小麦色,不过看上去更加健康了。

月份越大,慕薇薇就越懒得动,苏珊大妈看她走路难受,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了一张凉椅放在树荫下,慕薇薇吃了饭就躺在上面看风景。

时间似乎在这个小岛停止了,每天都是同样的海,同样的风景,每天都是差不多的食物,从小到大,慕薇薇没有过过这样的生活。

A市的人和事似乎是上辈子发生的,她空闲的时候也会想起叶少辰,想起王叔和秦妈,想起叶少岩,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干什么,发现自己不见后又是什么心情?

叶少辰一定会很愤怒吧,愤怒之后或许会小小的伤感难过一下,然后呢?当然是寻找更适合叶家的女主人,她才不会相信。这个男人会为她守洁什么的,她也不希望这样,她只期盼着所有人都忘记她。

就算她有一天再次回到A市,她也不希望曾经的那些人认识她。

突然想起哥哥曾经留给她的财产,加入有一天她离开这里了,她要会瑞士银行取出那些钱,然后带着孩子隐姓埋名的过一辈子。

后面的几个月,除了医生定期来给她检查身体外,再没有踏足这片小岛屿。慕薇薇和苏珊大妈的感情也好了很多,闲暇时就跟着苏珊大妈学当地语言,慢慢的,苏珊大妈说什么,她虽然听得不是很懂,但大体能理解她的意思了。

这里没有春冬秋,永远只有夏天,即使又过了三个多月。慕薇薇还是觉得没有任何变化。

在A市做产检的时候,医生告诉慕薇薇的预产期是6月13日。

过了6月10日,慕薇薇的肚子就开始疼了,上午的时候还能忍受,到了下午,孩子仿佛在肚子里翻跟头,疼的慕薇薇躺在床上腰都直不起来。

“苏珊,打电话,打电话……”慕薇薇一边捂着肚子,一边给苏珊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苏珊反应过来后赶紧跑回屋去通知那边的人。

下腹似乎有一只手在扯,疼的她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宝宝,再等等,等医生来了好吗?妈妈求你了。

肚子里的孩子仿佛听到了她的话,慢慢的安静下来,此时,慕薇薇已经浑身湿透。

半个小时后。直升机的声音在寂静的小岛上空响起,慕薇薇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紧接着她就听到有几个人跑了进来。

睁开眼睛,医生带着两个人站在房间。

“放松一点,不要紧张,我检查一下。”医生在她的肚子上摸了一会儿,认真的说,“孩子的头已经下去了,估计快生了,我们带你离开这里。”

慕薇薇此时的状况根本不容她拒绝,况且她也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平安安的降生。

两个人扶着慕薇薇走向直升机,苏珊大妈在跟在后面也上了飞机,她的任务就是照顾慕薇薇,既然慕薇薇离开了,她当然也要跟着离开。

飞机起飞,苏珊大妈始终握着薇薇的手。嘴里念念有词,似乎是在祷告。

终于离开了生活了五个多月的地方,这架飞机又将把她带向什么样的命运呢?

慕薇薇侧身躺着,心里也在默默的祈祷,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一定要保佑我们慕家的孩子平安出生。

肚子又开始疼了,慕薇薇紧紧地攥着苏珊的手。

医生看着手腕上的表,说,“做深呼吸,现在开始数一下,一分钟内,你大概能宫缩多少次。”

慕薇薇试着做了几个深呼吸,发现根本没有用,“不行,我数不了,太疼了。”

医生又摸了摸她的肚子。“放轻松,离生还有一点时间。”

“我不会生在飞机上吧。”慕薇薇用玩笑打消注意力。

“不会,”医生看了眼窗外,继续说,“因为我们已经到了。”

飞机一落地,慕薇薇就被抬上推车,直接推进了医院,她的心稍稍放下,因为这里看起来是一家正规的医院。

有个女医生走过来,直接扒掉她的裤子看了眼,说,“宫口开的差不多了,进产房。”

以前慕薇薇看别的女人生孩子仿佛很简单,只要推进产房,等一两个小时,孩子就抱出来了。可是等到她的时候,她才知道,这一两个小时的时间才是最痛苦的。

疼痛一股接着一股,慕薇薇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被劈开了,女医生会中国话,一直在教她呼气吐气,然后用劲,其余的几个医生则在她肚子上往外推……

从来没有这么疼过,哪怕裁剪刀划破手指,也不及这个疼痛的千分之一。

“啊——”一声尖锐的惨叫,慕薇薇用尽全身的力气,顿时感觉下面哗啦啦的流出许多液体,肚子也塌陷了下去。

孩子出生了,但是……他没有哭。

宝宝怎么了?为什么没有哭?慕薇薇抻着虚弱的身体抬起头,望着被黏液包裹着的小身体,焦急的问,“我的孩子怎么了?”

一个医生清理完孩子的身体,在他的背上轻拍了记下,孩子睁开了眼睛,居然咯咯咯的笑了。

笑声响亮的传遍了整个产房,几个医生和助产士都愣住了,他们是第一次见刚出生的孩子不哭反笑的。

慕薇薇也怔了几秒钟,眼睛酸酸的,伸出手说,“让我抱抱他。”

“等会……天呐……”医生一声惊呼。

“怎么了?怎么了?”慕薇薇一颗心又提起来,清理孩子身上污渍的医生直接将孩子抱过来。

慕薇薇看到他的眼睛僵住了,他居然……一只眼睛是蓝色,一只眼睛是紫色。

是个男孩。

难道说,他遗传了叶少辰的特异功能,而且会更加厉害?

“宝宝爸爸的眼睛是紫色吗?”医生惊奇的问她。

“蓝色。”慕薇薇木木的回答,她望着那双异瞳眼眸,那么清澈,那么纯洁,心瞬间就融化了,这就是她的孩子,上天给她的天使。

宝宝似乎知道眼前是什么人,突然冲她“咯咯”笑了两声,慕薇薇的眼泪唰的掉了下来,值了,受多少苦和罪,一切都值了。

孩子被抱去继续清洗,慕薇薇在手术室待了两个小时候,和孩子一起被推出了产房。没有人在外面迎接她,但是她却很满足。她几乎舍不得睡,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身边沉睡过去的宝宝。

照顾她的依旧是苏珊大妈,慕薇薇感激的对她说了声谢谢,尽管她听不懂。

眼睛困的快要睁不开了,慕薇薇才痴恋的在孩子的额头吻了一下。然后沉沉睡去。

在医院的第三天,慕薇薇正低头给孩子喂奶,妖艳的空姐再次出现了,慕薇薇不由自主的抱紧了手中的宝宝。

空姐唇边带着邪恶的笑意,走过来瞅了眼孩子,笑道,“好可爱的宝宝啊,他简直就是个奇迹。”

慕薇薇护犊般的抱着孩子侧过身,盯着她问,“你来干什么?”

“你不是要见老板吗?走吧,他现在有兴趣见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