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试探,想念如潮水/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妍敏感的发现叶少辰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对,放下酸奶杯,冲他柔媚的一笑,小声说,“我去趟洗手间。”

楚妍起身,长发一不小心拂过他的手背,带起点点涟漪。

狭小的卫生间里灯火通明,楚妍伸手摸了摸脸庞,眼中露出决绝。

时间很短,她没有那么多退路。

如果她猜的不错,叶少辰就在门外。

掬起一把清水漱漱口,楚妍将裙子的领口往下拉了几寸,定睛看了镜子中的女人,踏出了卫生间的门。

包间在走廊的尽头,楚妍刚走了三四米,胳膊被人一拽,拉进了一个无人的包房,接着嘴就被人吻住。

果然猜的不错,是他,叶少辰。

楚妍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看到是他之后,假装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叶少辰含住她的唇,刚一碰触,他脑海中那根弦就断了,这是慕薇薇的味道。

这下,他真的疯了。

或许是太过想念,暮然一尝到她的味道,思念就如同海水涌上来……

楚妍被他的气势吓到了,他的气息扑面而来,男人的成熟带着红酒的薰香,让她差点沦陷其中。

很快的,他开始……

“叶总……请不要这样……”楚妍终于被他放开,她轻声说。

她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叶少辰就像着了魔一样更疯狂,紧接着……

“叶总……你……”

“别说话,”叶少辰呢喃出声,“薇薇……我好想你……薇薇……”

脑子如同被炸开,楚妍猛地回过神。他在喊,薇薇?他怎么能?

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楚妍只知道要立刻离开这里,用力一把将他从身前推开,叶少辰一个趔趄向后退了几步,撞在椅子上,疼痛让他稍微的清醒,抬头看去,楚妍正又羞又怒的瞪着自己。

“叶总,我不是什么薇薇,你认错人了。”楚妍羞愤的穿衣服,一滴委屈的眼泪从眼角滴下。

叶少辰愣愣的望着她绝美的脸,理智穿过层层迷乱和心魔回到大脑。

她不是薇薇。她不是薇薇……

可是他做了什么?他居然差点强要了一个只见了两次面的女人。

长长的叹口气,叶少辰摁着发疼的太阳穴,愧疚地说,“对不起,我喝的有点多。”

楚妍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整理自己的衣服,心里在不断思索,她是应该表现出生气还是无所谓?

“楚小姐,对不起。”叶少辰再次说。

楚妍捂着胸口,抬头望着他,眼中带着女人应有的慌乱,“你别说了,我就当你喝醉了,这件事不要再提了。”

“好,我知道了。”叶少辰背在身后的手紧握住椅子,身体的某一处也渐渐软下去。

裙子的拉链在背后,楚妍拉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需要我帮忙吗?”叶少辰的语气变得正常。

楚妍的脸一红,背对着他轻声“嗯”了一声。

得到允许,叶少辰才走上前,一手拽住裙子的腰部,一手将拉链一点点向上拉。

他想起,曾经他带慕薇薇去参加活动,她裙子的拉链也在背后,就是他替她完成最后一步的,此时,两个背影完美的重合在一起。刚刚冷静下来的某人,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指了。

一边解渴,一边又告诉自己不可以。

叶少辰被这种感觉折磨的欲罢不能。

楚妍暗吸一口气,转过身直视着他的蓝眸,冷静的说,“叶总,希望下次,你不要认错人了。我身体不舒服,先回去了,酒桌那边麻烦你说一声,再见。”

“抱歉。”叶少辰心情复杂,自从慕薇薇怀孕到她消失至今,他已经快一年没有碰过女人了。

难道是他太饥渴了吗?

回到酒店。楚妍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感觉脸上有些疼,才想起,时间到了。

走近洗手间,在水里滴了几滴药水,把脸弄湿,很快,一张又薄又透的人皮面具完整地脱落在手上,镜子中,再次出现慕薇薇熟悉的脸。

这是一张贴合度非常高的面具,比隐形眼镜还要薄,但是却能轻而易举的改变人的外表。为了不断改善改进这张面具,让它达到百分之百的逼真,他们甚至从真正的楚妍脸上提取了上百个点,并且对慕薇薇的鼻子和颧骨处做了微型手术。

不过这张面具有一个很不好的地方,就是每隔两天就要取下来在要水中浸泡一天,否则慕薇薇的脸就会又疼又痒。

慕薇薇用手指触摸自己真实的皮肤,心情难受之极。

人的脸可以改变,但是声音、习惯、走路的姿势等等,都是短期内无法改变的,今天才是见到叶少辰的第二面,他就差点认出了自己,以后,她要怎么办?

她今天只是稍稍多看了他几眼,就差点被吃了,如果对他再多一点暧昧,那会不会被他吃的骨头都不剩?

她太了解他的脾气,不过,都隔了这么久了,难道他就没有找其他女人?

她不相信,不信他这么爱慕薇薇,也不信他能忍得住。

……

叶家别墅,书房。

叶少辰翻着章贺送来的资料,神色冷漠。

这位楚妍小姐的确是MK公司的二小姐,照片上也和今天见到的人一样,在欧洲读书,前段时间刚回到香港。

将一摞照片扔在桌子上,什么都对得上,她的确是楚妍。

可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幻觉,以为她是慕薇薇?还差点……

真是疯了吧。

第二天又是一天的会议,叶少辰以为楚妍生气不会出现了,没想到她很大方的从车里下来,还和他握了握手。

鉴于昨天的事情,叶少辰为了避免再对她产生错觉,一直远远的避开她,表情很冷淡,而且当她看他的时候,他的视线总是巧妙的移开。

慕薇薇心里惊讶,他这是要存心躲着自己了?

可是她要接近他呀,不然怎么套消息?

休息期间,她看叶少辰出去了,咬咬牙也跟了上去。

叶少辰靠着墙抽烟。察觉到有人走近,侧头一看,是她。

“叶总,请问我有哪里得罪你了吗?”慕薇薇语气中带着愤怒和控诉。

叶少辰将手中的烟摁灭,皱眉问,“楚小姐怎么这么问?”

“叶总,昨晚的事情我不会追究,也不会让你负责什么,你不必担心我会缠上你,除此之外,您作为叶皇的总裁,对合作伙伴的态度如此冷淡,您觉得合适吗?”慕薇薇冷笑着说。

叶少辰这才明白过来是她误解了。而他对她的态度的确也有些问题。

“楚小姐,请你不要误解,我并没有这个意思,这都是我的问题,对不起。”

慕薇薇冷哼一声,瞪了他一眼走了。

心里好爽快,她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这么盛气凌人的说过话,难怪人人都喜欢权势,随时能把讨厌的人踩在脚底,谁不喜欢?

叶少辰看着她的背影,心里一阵烦躁,真是近不得远不得。

被训斥了几句,叶少辰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至少在会议桌上有了正常的礼貌。

为了节约时间,午餐是在公司餐厅解决。

叶少辰将餐盘给她,“楚小姐喜欢什么菜就自己动手,不用客气。”

“谢谢。叶总不想躲着我了?”慕薇薇没有任何恶意的笑着问,“貌似应该是我躲着你啊,怎么还反过来了。”

叶少辰望着她那双眼眸,压下心中的悸动,勉强笑道,“楚小姐,不如我正式向你赔罪一次?”

“不用了,”慕薇薇跟在他身后,一边给餐盘里夹菜,一边说,“其实我上午的态度也不好,对不起啊,我当时有些冲动。”

叶少辰没想到她会道歉,“没关系,的确是我不对。”

“我希望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合作,不然我回去肯定被老爸骂死了。”慕薇薇调皮的说。

叶少辰看她一脸的天真,想了片刻压低声音问,“楚小姐,昨晚的事情……你真的不介意了吗?”

慕薇薇的脸瞬间就红了,她要怎么说?她本人肯定会介意,但是楚妍是不会介意的,因为她来,就是为了让他喜欢她。

“叶总。你想我怎么回答?如果我说介意,你会不会觉得我小题大做,如果我说不介意,你会不会认为我一个女孩子行为放荡?”

叶少辰被她说的一时无言,其实这个问题他不应该问的,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自从她出现,他已经做了很多件出格的事情了。

“抱歉,我不应该提起这件事。”他诚恳的说。

慕薇薇莞尔一笑,没有接话。

夹了几个虾,几根青菜,一点牛肉炖土豆,舀了一碗汤,叶少辰看她吃的这么清淡。不自觉的建议,“楚小姐可以尝尝我们餐厅的香辣鱼,味道很不错。”

“我不吃辣,而且鱼刺很难挑。”慕薇薇随口答道。自从她生了孩子之后,原先的口味又回来了,一点辣也吃不得,一吃就脸上长痘,更何况她现在情况特殊,脸上不允许出现任何差池。

叶少辰夹菜的手顿了片刻,挤出一丝笑意,“楚小姐不吃辣?”

慕薇薇仰头看他,眼中没有一点杂质,“不吃辣很奇怪吗?”

“不。只是我认识的一个人,她也不吃辣。”也不喜欢吃鱼,而且也总是抱怨鱼刺太麻烦。

慕薇薇心里微颤,他眼中流露的那些柔情……是因为想起了她吗?

“哦,我认识的好多人都不吃辣啊,这个没什么的吧。”慕薇薇垂下目光,为自己洗脱嫌疑。

“是很多。”叶少辰附和道,然而,他只记得她一个。

因为太过熟悉这里,慕薇薇在心里警告自己,千万要淡定,不要去乱看。

但她不去看别人,却有很多人的目光偷偷看着她。

正低头吃着饭。突然有个人跑过来,激动的喊,“薇薇?你回来了?”

慕薇薇猛地一怔,听声音就知道是设计部小李这个冒失鬼。

她微笑地抬起头,平静的看着小李,只见小李欣喜的脸瞬间垮了下来,再看看叶少辰阴沉的表情,连忙弯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没关系。”她的声音毫无波澜,就像是对待一个陌生人。

小李赶紧撒丫子跑了,慕薇薇回头看叶少辰,假装好奇的问,“我和那个薇薇很像吗?怎么你认错了,你的员工也认错了。”

叶少辰专注地看着她的眼眸,沉声说,“除了脸不像,其他地方都很像。”

“哦~”慕薇薇低下头继续吃饭,随意的问,“她是谁呀。”

叶少辰觉得自己的心疼了一下,轻声说,“她是我妻子。”

慕薇薇表示很惊讶,“你妻子?你结婚了?”

“嗯,我结婚了。”叶少辰坦率的说,而且现在还当爸爸了,尽管他不知道这个孩子现在在哪里。

“你结婚了昨晚还……”慕薇薇忿忿的戳着盘中的饭菜,说不清是为了自己生气,还是为了楚妍不值。

叶少辰也没有了胃口吃饭,声音更低,“对不起,我把你当成了她,我……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她了,所以……”

慕薇薇歪头看他,男人的脸上有明显的伤感,看着很让人……心疼。

“她人呢?”慕薇薇问。

“她……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叶少辰说到这停住了,放下筷子,对慕薇薇说,“楚小姐慢用,我想起来还有点事要忙。”

说完不等慕薇薇说话,他就起身大步离开了餐厅。

男人的背影透着一股寂寞和萧索,慕薇薇想,如果她只是楚妍,或许会喜欢上这样一个深情的男人,但是,她不是楚妍。

叶少辰,我一点都不喜欢你,你何必如此呢?

这一晚,叶少辰一回到家里就把自己锁在了慕薇薇的卧室,吃晚饭的时候,王管家上去敲门,没有人应声,王管家摇着头下楼。

已经有段时间。叶少辰没有这样了,这又是受什么刺激了?

“章贺,少爷今天怎么了?”

章贺耸耸肩,叹口气说,“前两天来了一个香港的合作伙伴,是个女的。”

“女的?有什么问题吗?”

章贺凑近他小声说,“这个女人,非常像少奶奶。”

王管家惊讶的瞪大眼睛,“长得很像?”

章贺摇头,“不是长相,长得不像,但是整个人的气质,背影,声音都很像,少爷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还把她当成了少奶奶。”

“还有这样的人?说的我也想见见。”王管家无奈的看了眼楼上。

章贺坐在椅子上,表情沉重的说,“王叔,我是说如果,如果永远找不到少奶奶了,少爷怎么办?他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

王叔显然也想过这个问题,愁眉苦脸道,“我也不知道啊,就看少爷什么时候能忘了少奶奶吧,当然,最好还是少奶奶能回来。”

“这不是废话嘛。”章贺随口说。

王管家瞪了他一眼,“臭小子,怎么跟我说话呢。”

“呵呵,王叔,别生气,我说溜嘴了。”

楼上,叶少辰坐在沙发上一口一口地喝着酒,桌子摆放着一张结婚当天的合照,还是他找了很久才找到的。

结婚后,他居然和慕薇薇连一张合照也没有,更不要提她的单人照。

还真是讽刺。

……

合作进行的很顺利,几天下来,改签的合同都签的差不多了,而慕薇薇还是没有任何进展。

自从那天在餐厅吃过饭之后,慕薇薇就发现,叶少辰对她疏远了很多,除了必须的礼节,几乎和她没有任何私底下的接触。

难道是良心发现,要对楚妍敬而远之?

慕薇薇对这个结论有些苦恼,又有一点点窃喜。

想救出儿子,还想全身而退,和叶少辰今后没有任何瓜葛,这件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真难。

这份藏宝图不可能放在公司,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叶家别墅的书房里,以前她拼命的想要逃离那个地方,现在却要想办法进去,真是造化弄人。

可是,怎么才能名正言顺的进去一次呢?

叶少辰的生活太规律了,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回家,没有任何的娱乐活动,而她要接触他,除了在公司,没有其他的途径。这样下去,就算是给她一年时间也完成不了任务。

这天下午,叶少辰和唐世轩终于签完了最后一份合同。

“难得这么顺利,上次叶总为我们楚小姐接风,今天由我们MK做东,请大家吃饭,然后我们去唱歌,叶总觉得怎么样?”唐世轩握着他的手说。

“好,是应该庆祝一下。”叶少辰没有拒绝。

吃了饭差不多已经是快十点,慕薇薇进KTV包间之前去了趟洗手间补妆,回来时已经有人开始唱歌,灯光很暗,扫视了一眼,沙发上坐的满满当当,只有最角落里有个空位。

慕薇薇弯腰过去,刚走到空位前,没留意脚下放着的一筐啤酒,脚被一勾,身子上前猛扑,眼看就要和沙发亲密接触了。却被突然挪过来的一个身影接住,接着慕薇薇就倒进了那人的怀里。

包间很大,这里的光线又最暗,其他人不是在唱歌就是在喝酒聊天,因此没有人注意到这边发生的小小意外。

慕薇薇趴在他胸口,听到男人强有力的心跳在加速,是他熟悉的气息。

“对不起,”慕薇薇慌乱的爬起来,一激动,手抻在了他胸膛,“谢谢叶总。”

叶少辰哑着在她耳边说,“小心一点。”

慕薇薇翻身坐在沙发的最边缘,这里是离他最远的地方。

她了解叶少辰。他最讨厌那种轻浮的女人,而且他也说了他结婚了,所以,自己就算要勾引他,也不能表现的太明显,这会引起他的反感的。

叶少辰伸手从桌子拿来一罐啤酒慢慢的饮,余光却不自觉的跑到她身上。

她刚刚倒在自己身上的那一刹那,那种柔软的感觉,真的像极了心里的那个人,他差点忍不住抱住她。

慕薇薇独坐着无聊,她的身份太高,也没有人敢过来搭讪,想了想。倾身也拿过一罐啤酒。

一瓶应该不会醉的,她的酒量是两瓶。

“楚小姐不上去唱歌吗?”叶少辰突然开口,打破了两个人只见莫名的尴尬气氛。

慕薇薇喝了一口啤酒,自嘲道,“我就算了,我唱歌非常的难听。”

“楚小姐太自谦了,喜欢唱什么,我帮你去点。”说着叶少辰起身就要去点歌,慕薇薇连忙拉住他的手腕,“别去别去,我说的是真的,不要让我丢人。”

叶少辰的手臂一阵酥麻,像是被电击了一般,缓缓坐下。

慕薇薇放开他的手腕,那里的温度烫的吓人。

两个人的气氛又变得有些诡异,叶少辰没话找话,“现在合同签完了,楚小姐要回香港了吗?”

“不行,我爸爸说了,这个项目什么时候圆满竣工,我才能回去。”慕薇薇看似遗憾的说。

“怎么听起来这么可怜?”叶少辰打趣她。

“对啊,”慕薇薇嘟起嘴,无奈的说,“我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朋友,每天都是和你们这些大男人去公司,无聊死了。也没有人陪我逛街陪我吃饭,在香港好歹还有几个闺蜜。”

不去看她的脸,叶少辰就这么听着她的小声抱怨,一晃神感觉自己是在听妻子的念叨,不忍心打断,甚至还希望她再多说一点。

“而且每天都住在酒店,也不方便。早知道说什么都不来……”

“你新买的公寓还没有装修好吗?”叶少辰问。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还没有呢。”慕薇薇又仰头喝了口酒,靠在沙发上瞄了他完美的侧颜一眼,看他不说话,心里不免嘀咕,以前乔心优不是说没地方住他就召回家了,现在她都说了不想住酒店,他怎么没有表示呢?

突然想到什么,慕薇薇有些兴奋的问,“叶总,A市有什么好吃好玩的地方吗?我这几天应该闲下来了,我想到处玩玩。”

叶少辰皱眉,他虽然在A市生活多年,但对吃喝玩乐这一方面并不关心,“我只知道有个博物馆,还有个什么黄花溪之类的。”

“哈哈,叶总,你是A市人吗?”

叶少辰知道她话里的意思,笑道,“我是A市人,不过对这些还真的不在行,这样吧,我回头问问我的秘书,他应该比较了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