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薇薇,我想听你的声音/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午挂完所有的药,慕薇薇再次踏上旅途。

现在这个时间,王管家应该在厨房帮秦妈。

趁着四周没有人,慕薇薇快步跑到三楼来到书房门口,然后轻轻的转动门锁。

“吧嗒”,清脆的一声,书房的门开了。

叶少辰和王管家倒是有多自信,居然没有锁门。不过这对她是大大的好处。

快速的闪进书房。

慕薇薇在抽屉里小心翼翼的翻着,翻完之后,她又原封不动的放回去,叶少辰太敏感,有一点点不同,他都能看得出来。

几个抽屉没有,慕薇薇又在书架上找了一番,还是什么都没有。正心里着急,慕薇薇猛然看到书架的最上面放着一个带密码锁的黑色小箱子。

心里突突跳起来,叶少辰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需要锁在箱子里?会不会是那份藏宝图?

太高了,慕薇薇把书桌前的椅子推过来,还没有站上去,就听门外楼下一阵嘈杂的声音,叶少辰回来了。

现在才下午五点啊,他怎么就回来了?

慕薇薇仰头看了眼那个小箱子,认命的把椅子推回原处,还是先保命要紧,小箱子,我下次来找你。

出了门,慕薇薇不敢停留,撒腿往下跑,刚到了二楼就听见叶少辰上台阶的声音,现在回房间肯定是不行了,那只能假装下楼了。

“楚小姐?你身体怎么样了?”叶少辰站在楼梯的拐角处,抬头惊讶的看着她。

“好了很多,在房间闷了一天,我想去外面看看。”

叶少辰转身也向下走,“那走吧,我陪你。”

慕薇薇心想正好,有些事情她不好问,但是她现在是楚妍,问起来方便一些。

两个人在别墅外面散步,慕薇薇觉得身上凉飕飕的,裹紧了身上的衣服说,“多谢你收留我啊,否则我就一个人可怜兮兮的在医院度过了。”

叶少辰脸色清冷,“不用谢。”

“本来说好的A市两日游,现在成了叶家两日游,哈哈,不过你家的风景也不错嘛,”慕薇薇晃着脑袋像是第一次来一样。充满好奇,“这么大的地方,你一个人住吗?你爸爸妈妈呢?”

叶少辰的脚步明显停顿了一下,神色愈发淡漠,“他们在多年前就去世了。”

“啊?对不起,我不知道。”慕薇薇抱歉的说。

“没关系,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叶少辰说完,似乎想起了什么,眉宇渐展,“我还有个爷爷和弟弟。”

慕薇薇这下是真的惊讶了一下,“爷爷?”她从来不知道他还有个爷爷。

叶少辰侧头狐疑看了她一眼,“有爷爷很奇怪吗?”

“没有没有,那他人呢?”慕薇薇掩饰着眼底的波澜。

“在国外养病,自从父母去世后,他就去国外了。”叶少辰脸上露出少许的温情。

哦。是这样啊,那要不要问问他父母是怎么死的?这样会不会太着急了?万一他怀疑了怎么办?

正在纠结,叶少辰在湖泊的凉椅处站住,修长的手指一点点拂过凉椅上的斑纹,“夏天的时候,我妻子最喜欢坐在这里乘凉。”

慕薇薇的心猛地一跳,不敢去看他伤感的脸。

叶少辰似乎意识到自己说的有点多,收敛眼中的柔情,抬脚继续往前走。

盛夏的风带着一股燥热,哪怕是傍晚,也夹杂着滚烫。

慕薇薇缓步跟在他身后,控制不住翻滚的心情,问他,“你很爱你的妻子吗?”

叶少辰停下脚步,低头望着她,那么专注,似乎在透过她看别人,然后她听到他深情的说,“是,我很爱她。”

“那为什么她还会离开你呢?”

叶少辰眼眸一冷,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厉声问,“你怎么知道是她离开我?”

慕薇薇苦笑,“叶先生,我有正常人的推理好吗?你既然那么爱她,那就肯定不是你赶她走,那就只有她离开你了,难道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会想不到吗?”

叶少辰骤然放开她的胳膊,是他太敏感了,还以为……

“我不过是问问,你有必要这么激动嘛,力气这么大。”慕薇薇揉着被他抓过的地方。嘟着嘴抱怨。

叶少辰高大的身影此时站在她面前,居然有些无力。

“是我的错。”他沉声说。

“当然是你的错。”慕薇薇以为他在道歉,几秒种后,才发现他在回答上个问题。

果然,叶少辰接着说,“是我的错,做了很多对不起她的事情,所以她才离开我,这是对我惩罚。”

听到这句话,慕薇薇眼底爬过一抹痛快,她承认她就是想看他痛苦伤心后悔,只有这样,她才觉得舒服,谁让他以前折磨她?

“你没有找她吗?”

“找了,能找的地方都找了,没有找到。”叶少辰抬头看着悠远的蓝天,“现在,不论她在哪里,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她能平平安安的活着。”

慕薇薇有种莫名的感动,叶少辰真的变了很多。

“我相信,她一定会生活的很好。”慕薇薇坚定的说,看似在安慰他,其实实在安慰自己。

叶少辰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我也相信,走吧,该吃晚饭了。”

面具戴了两天,加上她生病,吃晚饭的时候,脸上已然有些发痒,她又不敢又手去碰,只好将头发束在两侧,生怕叶少辰看出什么怪异。

草草的吃了几口饭,慕薇薇对他说,“晚上不需要女仆来照顾了,我习惯一个人睡觉。”

叶少辰看她的精神好了很多,点头同意。

回到房间,慕薇薇把门反锁,赶忙跑到镜子前,脸颊的接口处已经开始发红。

“辛亏头发长挡得住,否则一定被他看到。”慕薇薇一边给水里到药水,一边自言自语。

很快,一张透明的人皮从脸上被揭下,在这个地方,让这张脸重现,慕薇薇心里有些紧张。

再次确认门是关好的,慕薇薇才躺在床上。

手机的相册里有一张宝宝满月的照片,他睁着清澈的大眼睛,咯咯的笑着,那笑容仿佛能融化万年的冰川。

这是慕薇薇哭求了很久,那个神秘的老板才同意传给她一张照片。

看着宝宝的脸,慕薇薇瞬间泪如泉涌。

不知道他现在好不好,有没有哭?是不是忘了她这个妈妈?

慕薇薇轻易不敢想这些问题,一想就哭的止不住,心也疼的一抽一抽。

她不是个好妈妈,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慕薇薇将脸埋在被子里压抑的哭泣,门在这时响了。

“楚小姐?你在里面吗?”是韩医生的声音。

慕薇薇手忙脚乱的用被子擦干眼泪,清清嗓子问,“有事吗?”

“我还要再做一次检查。”韩医生简单的说。

慕薇薇慌了,他下午走的时候没有说这件事情啊,现在绝对不能让他进来,况且戴一次面具的时间很长。

“韩医生,我感觉已经好多了,明天早晨再检查吧。”

门外的韩医生以为她在洗澡或者干什么,不想让自己进去,也没有多想,只好说,“那也行,楚小姐你早点休息。”

慕薇薇趴在门上听着他的脚步声消失,才松口气。

看来间谍也不是谁都能做的,尤其是她这种什么培训都没有直接上岗的,幸亏以前被叶少辰训练的心脏强大了,否则,分分钟心跳停止。

这时,慕薇薇想起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叶少辰的特异功能,万一他晚上有了兴趣,突然穿墙来到这里怎么办?

不过,他应该不会这么变态吧。

老天爷保佑。

带着这样忐忑的心情,慕薇薇迷迷糊糊坠入睡梦中,或许是太过思念孩子。一晚上她都梦到宝宝冲着她哇哇大哭。她想跑过去将他抱在怀中,脚上却仿佛被绑上了镣铐,怎么也跑不动。

早晨,慕薇薇在疲惫中醒来时,枕边一片潮湿。

叶少辰雷打不动的去了公司,慕薇薇挂完吊瓶后先去楼下转了一圈,看到王管家在指挥仆人清理游泳池,秦妈在厨房摘菜,心里一喜,连忙上了三楼。

黑色的小箱子还在原来的地方,不过书桌上多了几份文件,好像是和公司业务有关的,慕薇薇对这些没有兴趣,搬过椅子站上去把小箱子取了下来。

小箱子很轻,慕薇薇摇了摇,里面确实有东西。心中一喜,坐在椅子上开始琢磨四位数的密码。

叶少辰到底会把什么当作密码呢?如果是贵重的东西,那就应该不是他的生日,太好破解了。

难道是自己的生日?慕薇薇可耻的自恋了一把,心里想着不可能,但手上还是不自觉的去拨密码。四个数字都拨对了,小箱子纹丝不动,事实证明,她真的是太自恋。

还能是什么?

慕薇薇紧皱着眉头,都说书到用时方恨少,现在她才发现她对叶少辰真的是知之甚少。万一他心血来潮用的是和父母有关的密码,她也什么都不知道。

眼看着秘密就在眼前,却打不开,慕薇薇心里那叫一个焦急。

不管,乱试吧。

四个六,四个八,四个零……

“吧嗒——”

靠,输入了什么?居然开了?

慕薇薇惊喜的定睛一看,0428,这好像是……他们结婚的日子。

慕薇薇懵了几秒钟,她怎么会下意识的输入这个数字呢?其次,她也被叶少辰惊住了,他居然用结婚那一天当密码?

颤抖的打开盖子,慕薇薇满怀的期待顿时破灭,里面安静地躺着两个正红的小本,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这个家伙居然把结婚证锁在里面,要不要这么幼稚啊?

难怪用结婚那一天当密码,锁结婚证可不得用这一天吗?不过,这也太……

慕薇薇看着红艳艳的小本,竟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白害她惊喜一场。

气呼呼的将小箱子盖上,把密码拨乱,原封不动的放在书架最上面。

还有什么地方呢?

慕薇薇双手抱在胸前,目光搜索着书房的个个角落,如此重要的东西,当然不会轻易被人找到的,可是除了书房,这幢别墅还有什么地方是隐秘的吗?

算了,进来一次不容易,还是再重新找一次,万一发现什么线索呢?

慕薇薇再次打开抽屉,没有。再打开柜子,还是没有……等等,这是什么?

一张泛旧的纸压在一摞证件下面,慕薇薇用了点力气,将纸抽出来,纸是合着的,一拿到手上。她就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

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东西,缓缓的打开。

慕薇薇连呼吸都停滞了,这不是……这不是自己丢的那张设计图吗?

怎么会在这里?

她明明丢在酒店里了呀,怎么会被叶少辰拿到。

顿时一个可怕的念头涌上脑海,会不会那晚的人是……叶少辰?

不,不可能,陆子航那个渣男说了,她被出卖给了南宫昊,而且南宫昊也承认了。可为什么……

慕薇薇的脑子变得混乱,但始终记得不能在这里久待下去。

将设计图放在远处,慕薇薇浑浑噩噩的跑出书房。

整整一下午,她都在思考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如果现在她是慕薇薇,可以光明正大的跑到叶少辰面前问他,设计图为什么会在他手里,然而现在就是这么的可笑,她是楚妍。

她什么都不能问。

事情退一万步讲。就算那天在酒店里的人是叶少辰,对她又能改变什么呢?什么都不能,伤害已经造成,结局依旧如此。只是她心里的恨意会更多,更恨南宫昊,也更恨叶少辰。

晚上吃饭的时候,慕薇薇心里藏着事情,眼睛总是不由自主的往叶少辰身上跑,只是记忆太遥远,她都忘了当初酒店那人的大致样子。

看一两次还行,看的多了,叶少辰就有了察觉。

当慕薇薇的眼神再次瞄向叶少辰的时候,正好被他逮住,慕薇薇赶紧移开了目光。

叶少辰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问她,“楚小姐。你有什么话想说吗?”

“那个……”慕薇薇吞吞吐吐,想到一个理由,“韩医生说我病好了,明天我就回酒店去住。”住在这里虽然条件方便,但是太危险了,一不小心就被会拆穿。

而且,叶少辰似乎在故意躲着她,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叶少辰的眸子暗了几分,没有挽留,“也好,明天上班,我顺路送你回去。”

“这次真是要好好谢谢你,这样吧,等我完全康复了,我请你吃饭,不许拒绝我。”慕薇薇笑着说。

叶少辰也淡然笑了。“那我得好好想想吃什么?不能便宜了你这个楚家的二小姐。”

“哈哈,你堂堂叶皇的总裁,在A市什么没有吃过?好啊,我倒要看看你能挑多贵的地方。”

“那就说定了,到时候不要反悔,我订了给你电话。”

慕薇薇假装拍拍腰包,“放心,吃一顿饭还吃不穷我。”

两个人笑着聊天,看的王管家在旁边眼酸,少爷好久好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清晨,慕薇薇坐着黑色卡宴离开,回头看着晨光中的别墅,心里有种直觉,或许很快,她会再次回到这里,因为她想要找的东西还没有找到,这个别墅最大的秘密还没有揭开。

……

回到酒店,慕薇薇打开电脑搜索和叶少辰父母有关的所有信息。

然而很遗憾的是,网络所有的信息都只是说叶少辰的父母意外身亡,但是到底是怎么死的,却一句话都没有,就连叶家曾经的掌舵者,叶少辰的爷爷也没有一点只言片语。

互联网如此强大,按照叶家的家世来说,应该会有好奇者扒皮才对,可居然没有一个人多嘴,这件事本身就非常的不正常。

看来,不是叶少辰在里面做了手脚,就是别有用心的人不想让世人知道叶家父母真正的死因,所以才抹的干干净净。

当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慕薇薇脑子一团乱,她太笨了,只适合做一些涂涂画画的工作。这种悬疑片真的不适合她。眼下最关键的事情是让叶少辰爱上她,这样她才能问出更多的事情,可是她又不能太主动,只能等他的电话了。

正想到这,她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慕薇薇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快速的接通,“喂?”

“进展的如何了?亲爱的慕小姐?”电话那传来男人悦耳的声音。

“还算顺利,我的孩子呢?我要见孩子。”慕薇薇焦急的说,因为她听到那边有婴儿咿咿呀呀的声音。

“哦,宝贝好得很,他正在我手边手舞足蹈的笑呢。”

慕薇薇眼眶立刻就湿了,“能让我见见他吗?哪怕拍一张照片好吗?求求你了。”

“NONONO,这可不行,如果想要见孩子,那就赶紧拿回我要的东西。怎么样?什么重要的信息吗?”男人问道。

慕薇薇想起叶少辰的话,说“叶少辰有个爷爷,在国外养病。”

男人似乎诧异了一下,“那个老头居然还活着?哈哈,很好很好,问出叶老头的地址,我正好无聊去拜访拜访。”

慕薇薇当然知道他所说的拜访没有这么简单,她虽然不想伤害这个素未蒙面的老人,但是没有办法,她不能让孩子受伤。

“我知道了,能让我看看孩子吗?就一眼。”

“嘟嘟嘟——”回应她的是一声声冷漠的忙音。

慕薇薇眼泪汩汩滚落,恨不得将手机扔在地上,她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为什么要碰上叶少辰这个混蛋,如果没有遇见他,她的孩子一定会是这个世上最开心的宝宝。

……

叶皇集团。

叶少辰正在听副总汇报工作,冷不丁打了个喷嚏,副总愣了一下,随口调侃说,“看来是有人想叶总了。”收到叶少辰一记杀眼后,赶紧又一本正经的说工作。

“和市里面的关系要尽快打点好,该办的证件加快进度办,游乐园这个项目不能拖工期,香港人是非常讲效率的。”叶少辰一脸的冷漠。

副总呵呵笑了笑,无奈的说,“叶总,市政府那边只看你的面子,我们这些人去了,根本见不到正主。”

叶少辰抬眼瞪了他一下,“你平时多跑跑不就熟了?”

副总不说话,平时也要有时间跑啊,再说那些领导哪里是谁想见就能见的。

“算了,今晚在听雨轩定一桌饭,我去打点。”

“好好,马上去办。”

副总离开后,叶少辰突然想到他刚才的那句话,是谁想他了吗?

心里不由的温暖起来,会是她吗?

酒桌上都是各部门的一把手,叶少辰再有钱也要求别人办事,一圈敬过去脸都开始发红。

“张局长,你放心,我们公司一定在环保这块把好关,不会给你掉链子的。”叶少辰客气的对环保局局长拍胸膛。

戴眼镜的局长乐呵呵的笑,“哎呀,你叶总办事我当然放心,明天让人把文件送过来,我正好有点时间,给你签了。你这也是为了咱A市的发展做贡献,我们必须支持。”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一顿饭后,该说的事情都说完了,叶少辰也喝的昏昏沉沉。

章贺把他扶进车里,人人都看到他光彩的一面,谁能想到高高在上的总裁也会有陪人笑脸的时候?

叶少辰窝在车里,满脑子都是慕薇薇的脸。

“薇薇……薇薇……”他呢喃的话从嘴边跑出,带着浓浓的思念和伤感。

章贺心里一酸,他喝醉了,因为清醒的时候,他是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喊少奶奶的名字,也只有在喝醉的时候,才会放任自己片刻。

叶少辰醉醺醺的拿出电话,播出那个熟悉的号码,那边传来机械的女声。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挂了电话,又看到另一个人的名字,手一颤就拨了出去。

慕薇薇刚洗了澡准备睡觉,电话却响了,看到是叶少辰她有些惊讶,这么晚了,他怎么会打电话给自己?

刚一接通,就听那边熏染的声音,“薇薇……”

慕薇薇僵住,他知道了?

“薇薇……薇薇……你说话啊,和我说话,薇薇……”

听了一会儿,慕薇薇才发觉,这个家伙喝醉了,心稍稍放下。

“叶总,你喝醉了。”她平静的说。

“我没有喝醉,薇薇,和我说说话好吗?我心里好难受……”

慕薇薇的心里一颤,第一次喊出他的名字,“叶少辰,你想说什么?”

“什么都可以,我就想听听你的声音。”

慕薇薇仰头无语,什么都可以?眼睛瞄见床边的一本时尚杂志,问他,“那我念杂志可不可以?”

“可以,什么都可以。”

慕薇薇翻开一页,柔软的声音,透过电话传到叶少辰的耳中。

或许他心里清楚,对方并不是慕薇薇,但是他的心太疼,他需要她的声音来麻痹自己,哪怕只是一晚上。

声音在两个人之间传播,叶少辰像是一个听话的学生,没有打扰分毫。

直到杂志翻到第四页的时候,慕薇薇听到那边传来平稳的呼吸声,他终于睡着了。

慕薇薇挂了电话,将杂志扔到一边,喝了口水润嗓子。

这本书可比上次他给自己读的什么历史书好多了,如果下次……

慕薇薇被自己这个下意识的念头吓到了,什么下一次?坚决没有下一次,她可不想躺在叶少辰身边,听他读什么书,哪怕是最喜欢的小说。

现在,她要好好想想,明天这个男人打电话过来道歉的话,她要怎么说了。

……

上午,叶少辰是在干渴中醒来的。还伴随着严重的头疼,这是醉酒后的代价。

晃进浴室洗了个澡,脑子才清醒一点。

下楼碰到章贺,他用怪异的眼神看了叶少辰一眼,问了声好,“少爷,你起床了。”

“嗯,”叶少辰一边喝水,一边向餐厅走,“昨晚把那些人都安全送回去了吗?”

“都送回去了。”章贺又瞄了他一眼,叶少辰察觉到他的不对劲,问道,“有话就说,别在我面前吞吞吐吐的。”

章贺犹豫了一下,“少爷,你看看你的手机就知道了。”

叶少辰疑惑的从兜里掏出手机,滑开,界面还是通话界面,他看到最顶层的那条通话,停住了脚步。

他昨晚怎么会打给楚妍?而且通话时间还长达十六分钟……

叶少辰睁着眼睛抬头看章贺,眼中全是不可置信,他给楚妍打电话了?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我打的?”他吃惊的问章贺。

章贺点点头,不知该用什么表情,“你昨晚喝醉了,一直……一直念叨着少奶奶的名字,然后就打给了楚小姐,说要听声音……”

叶少辰扶额,天呐,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那为什么会通话这么长时间?我有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

“你什么都没有说,楚小姐好像在读书给你听,后来你就睡着了。”

叶少辰彻底无语,这也太丢人了,上次强吻了她,这次酒后给她打电话,而且她还答应自己醉酒的要求……

自从楚妍出现后,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在偏离轨道?

他不想对除了薇薇之外的任何女人产生兴趣,可她偏偏各个方面都那么像她。

“少爷,你是不是应该打个电话……”章贺打断他的思维,八卦的提醒。

叶少辰瞥了他一眼,章贺立刻撒腿跑了。

算了,还是先打电话道歉吧,他发现他总是在对她说“对不起,抱歉”这几个字。

摁了摁太阳穴,叶少辰想了片刻,拨通了楚妍的电话。

“喂?”慕薇薇清脆愉悦的声音传过来,“哟,叶总醒的挺早的嘛。”

叶少辰听出了她语气中的调侃,紧张的心情放松了很多。“我昨晚喝的有些多。”

“哈哈哈,哪里是有点多,是非常多好吗?”

“真是对不起,打扰了,”叶少辰不好意思的说。

慕薇薇似乎很开心,“没事,难得见到高冷的叶总如此深情的一面,这是我的荣幸。再说了,用我的声音就能安慰到一个受伤的人,这感觉还不错。”

叶少辰听她确实没有生气,安心了不少,“谢谢你的理解。”

“不客气,我先挂了,我这还有点事要忙。”

“好,再见。”

说自己很忙的这个人,其实正悠闲的坐在早餐店里享受美食。悠悠的放下手机,她就不信,这么一个大方可爱又像他妻子的女人,叶少辰会不动心。

有时想想,慕薇薇觉得自己好悲催,明明是他的妻子,还要装作其他女人来勾引他,这不是精神分裂吗?

从早餐店出来,慕薇薇向慕氏企业的方向走去,她想知道,哥哥去世后,她那个狠心的大伯有没有再次把公司夺回去。

此时已经过了上班高峰期,慕薇薇站在冷清的公司大楼下,心里一阵难受。

这是她爸妈一手创办起来的公司,又经过哥哥发展壮大,没想到现在他们却都不在了,早知道有今日,她一定不去学服装设计,而是攻读工商管理或者经济学,这样,就不至于被大伯把公司抢了去。

默默的站了会,慕薇薇迈步走了进去,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巨大的金黄色吊灯,还有墙上那副巨大的中国古典仕女图,一切都是熟悉的样子。

前台小姐看她衣着样貌都不凡,亲切的问,“小姐,请问你找哪位?”

“我找……我找慕天野先生。”慕薇薇强忍着心中的酸楚。

前台小姐明显呆滞了几秒,接着依旧微笑的说,“小姐,慕总早就出国了。他不在公司,请问您是?”

原来,大家都是这样说的。

“我是他的一个老朋友,也是刚从国外回来。”

“哦,原来如此,那真是不巧。”

慕薇薇迟疑了一下,继续问,“那慕总的伯父,慕长瑞先生在公司吗?”

前台小姐看她对慕家这么了解,不由的尊重了几分,“慕长瑞先生也早就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了。”

听到这个消息,慕薇薇疑惑了,那公司的事情……

“小姐,你还有什么事情吗?”前台小姐礼貌的问。

“你们公司现在的总经理是谁?我要见他。”慕薇薇表情严肃。

前台小姐不敢怠慢,却又不能破坏制度,“小姐,我们总经理是慕总请回来的杰克先生,不过你没有预约,今天是见不到他的。”

杰克?就是哥哥请的那个职业经理团队的老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