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你应该解释的人是你妻子/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她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叶少辰慌乱的解释。

慕薇薇淡漠的扫了眼不远处亭亭玉立的姑娘,冷笑道,“叶总,你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

叶少辰挡住她的去路,双手握住她的肩膀,眼中都是急切,“真的,我真的和她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叶先生,我真是没有想到你会是这种人,”慕薇薇看到他湛蓝的眼眸中自己的脸,忽然想起自己的身份,“而且,你和我解释什么?你应该解释的人是你的妻子。”

叶少辰脸上的表情停滞了几秒,心里一阵刺痛。

对,他应该解释的人是薇薇,和楚妍又有什么关系?她不过是和薇薇太过相似了而已。可是为什么看到她生气,自己会难受呢?

“楚妍,不管你信不信,我都希望你能知道,我和她什么都没有做,否则我现在不会站在这里。”叶少辰稍微冷静下来跟她解释。

慕薇薇把他的手从肩膀上取开,冷冰冰的说,“叶先生,我说了别和我解释,你和我只是普通朋友,你没有责任对我说这些,我还有事,再见。”

叶少辰心底涌起一股无奈,他没有任何理由留住她,所以只能看着她一点点走远,离开自己的视线。

不过也证实了一件事。他确实对出了薇薇以外的女人没有兴趣。

上车,车门被狠狠的摔了一下。

章贺胆战心惊的看了眼后视镜中的男人,默默的启动车子。

“我上次让你详细的调查一下这个楚妍,结果呢?都多少天了?”叶少辰憋了一肚子火气没处发,劈头盖脸的问章贺。

章贺很无辜,也没有几天啊,再说楚妍又不是普通人,哪里有那么好调查。

“少爷,欧洲那边还没有结果,我会尽快催的。”

叶少辰骂了句“废物”,转头看向窗外,回想起刚才楚妍的表情和态度。

按照正常人的反应,她确实过激了,就算他曾经有过两次不恰当的举动,但是她的情绪都不应该如此激烈,还替薇薇说话?

这也太反常了。

他心里多么希望楚妍就是薇薇,这样起码说明,她还好好活着。

恨他也好,讨厌他也罢,只要她活着,他就心满意足了。

以前她用死亡逼迫着要离开,他不放手,现在她真的生死未卜了,他却后悔莫及。早知道,他就放她离开,至少她会一直在自己的视线里。

想着想着,叶少辰不由的自嘲般的笑了。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回到公寓,慕薇薇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一把捞过抱枕狠狠的蹂躏,嘴里还不忘了骂他,“叶少辰,混蛋,说什么很爱我,全都是谎话,我还差点傻兮兮的就信了,大骗子,大混蛋……”

发泄完了慕薇薇仰头躺下,这一路走回来,她的气已经消的差不多了,心里也清楚叶少辰和那个女人应该没有什么,因为叶少辰是不屑于说这种谎话的,可是她就是觉得心里堵得慌。

此时的慕薇薇没有意识道,她似乎对叶少辰的憎恶没有以前那么深了。

……

A市机场。

韩国首尔的航班降落在A市,几分钟后,一个身材高挑穿着浅色长裙的女人从出站口走了出来,面容姣美,眉宇间却戴着几丝阴霾。

接机的人连忙上去接住她的行李,恭敬的说。“乔小姐,南宫先生在等你了。”

乔心优看着蔚蓝的天空,轻声说,“A市,我回来了。”

原来那天她掉下悬崖后,挂在了一棵粗壮的树杈上,后来被南宫昊派来的人救下,经过长时间的救治,她身上的伤才全完好了。为了不引起叶少辰的注意,南宫昊将她送去了韩国,直到前几天才打电话,通知她回来。

A市的一切都是这么的熟悉,车子从叶皇集团经过,乔心优隔着车窗看着高耸的大楼,叶少辰,我回来了,当你看到死而复生的我,会不会有些许的惊喜?

南宫昊的别墅。

他站在门口看乔心优款款走进来,笑的极为温和,“好久不见,乔小姐越来越漂亮了。”

乔心优露出一个莞尔的笑容,“我们两个就不要这么客气了,说吧,为什么现在让我回来?”

南宫昊领着她走进去,一边走一边说,“慕薇薇消失了,你知道吗?”

“知道,这不是你干的好事吗?”

南宫昊在沙发上坐下,叹口气说,“为他人作嫁衣而已,我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还被禁足了这么久。”

乔心优坐在他不远处,眼中浮现得意,“叶少辰还在找她吗?”

“还在找,但是可能性不大,”南宫昊转向她,慢慢地说,“所以,现在是你最好的时机。”

“你觉得……经过了那么多事情,叶少辰还会对我另眼相看吗?”乔心优不敢肯定,疑惑的问。

南宫昊阴险的一笑,“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乔心优,你比起其她女人来说,可有优势的多。难道你不想回到叶少辰的身边?”

乔心优沉默,她当然想回到他身边,这个心思她从来没有断过,但关键的问题是,叶少辰是否还会再相信她吗?

“乔心优,老天爷让给你活下来,或许就是为了成全你的心愿,失去这次机会,那这辈子你就不可能再得到叶少辰了。”南宫昊添油加醋的说,“一个男人的内疚可以趋势他做很多事,乔心优,你是个聪明的女人,我想你一定会利用好这一点。而且我听说,自从你掉下悬崖之后,叶少辰可是不吃不喝好几天,真的是伤心欲绝呢。”

“你说的是真的?”乔心优眼中燃起希望之火。

“我有必要骗你吗?你想想,你对叶少辰来说就是初恋般的存在,有哪个男人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初恋?”

乔心优深吸一口气,定下心神,但心中还有个疑团,“南宫昊,慕薇薇既然已经消失了,你为什么还要处处针对叶少辰呢?”

南宫昊摊手,“乔心优,你只需要得到你想要的,至于我能在这中间获得什么好处,你就不用操心了。”

乔心优看了他片刻,没有反驳,此一时彼一时,以前他们是合作伙伴,她有权问他怎么做,但是现在,他是她的救命恩人,她没有任何立场反驳。

“看看这些资料,这是香港MK公司的二小姐,楚妍,现在和叶少辰走的比较近。”南宫昊把一个资料袋扔给她,“在他们还没有确定关系之前,你的胜算更大一些。”

南宫昊交待完事情,起身往外走,快到门口的时候扭过头说,“你这段时间就住在这里吧,当然如果你够厉害,住进了叶家别墅,就不用回来了。”

“我也期待有那么一天。”乔心优的目光回到照片上,这个叫楚妍的似乎是只小白兔嘛,那解决起来会不会很简单?

不过她还是先想想,如何在叶少辰面前惊艳亮相吧。

突然对后面的生活充满兴趣。

……

自从那天晚上在酒店偶遇后,慕薇薇和叶少辰的关系就降到了冰点,好几天都没有联系,有工作上的事情了,都是通过唐世轩传达。

慕薇薇明白这种情况对她不利,但叶少辰没有给她一个台阶下。她总不能当作那天的事情没有发生,然后舔着脸去找他吧。

今天MK公司和叶皇集团的会议时间。

因为距离叶皇很近,慕薇薇拒绝了唐世轩来接她,而是踩着高跟鞋步行到了公司,刚到门口,叶少辰的车停在她跟前。

男人穿着暗灰色衬衣黑色西裤从车里下来,看到她时,眼眸暗了暗,走了上去,语气疏远的打招呼,“楚小姐是一个人来的吗?”

慕薇薇面色平淡,“我住的近,唐总他们估计还在路上。”

叶少辰推开公司大门,客气的说,“楚小姐请进。”

两个人一前一后向电梯走,叶少辰看着她的背影。突然问,“你吃早餐了吗?”

“多谢关心,吃了。”慕薇薇按了电梯的按钮,电梯门打开,她率先走进去,叶少辰跟上去。

这是总裁专用电梯,所以只有他们两人,叶少辰想起昨天晚上章贺给他的消息,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女人的身上。

楚妍,你是真的楚妍吗?

为什么从欧洲穿回来的消息,说楚妍在学校作风豪爽,交过好几个男朋友,性格也非常开朗,可是眼前的楚妍,完全一个乖乖女的形象,对男人也有几分退避三舍的意思。

还有,楚妍在上学期间,住的是学校外面的房子,有专门的保姆照顾生活,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做饭。而她上次在公寓里说做饭是真的吗?

现在叶少辰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楚妍绝对有问题,但是如何才能让她露出更多的马脚呢?

慕薇薇察觉到他的目光,转头平静的看了他一眼,直接问他,“你看我干什么?”

叶少辰勾唇浅笑道,“你还在生气?”

慕薇薇眼皮一一跳,回过头撇嘴说,“你想怎么样和我没有关系,我生什么气?”

“我是说那天在公寓里的事情。”叶少辰故意挑起这个话题。

慕薇薇噎了一下,恼怒的说,“对,我在生气。叶先生。你以后能控制一下自己的行为吗?你这样我会很烦恼。”

叶少辰貌似考虑了片刻,答应她,“好,我知道了。”但是能不能做到,他不敢保证,谁让她身上藏着这么多秘密?

电梯在缓缓上升,气氛有些尴尬。

“楚小姐,还有件事我想澄清一下比较好,在酒店那天晚上,我本来是想做些什么的,但是我发现,我对那个女人没有任何冲动,所以就出来了,事情就是这样。”叶少辰实话实说。

“你可以再换一个女人,或许就冲动了。”慕薇薇冷笑着建议。

叶少辰看着不断增长的楼层,模棱两可的说,“没有用,除了一个人。”

慕薇薇的心跳不争气的快了起来,假装没有听懂他说的话,电梯的门刚开,她就快步走了出去。

这个混蛋,难道他真的喜欢上楚妍了?这原本就是她的目的啊,为什么慕薇薇觉得心里有些难受呢?而且就这么原谅他,好像太简单了。

“开会的人还没有到齐,楚小姐先去我办公室坐坐吧。”

“好的,谢谢。”慕薇薇没有理由拒绝。

叶少辰的办公室没有任何变化,就像他给人的感觉,冷漠,高不可攀。

“随便坐,不要客气。”

慕薇薇走近他的办公桌,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淡定的对叶少辰说,“我想喝杯咖啡。”

叶少辰正在开电脑,听到她的话停下手中的动作说,“我让秘书给你送进来。”

“可以麻烦叶总亲自给我倒吗?”慕薇薇眼中露出戏谑的光。

叶少辰站直身子,直直的望着她,“非要我亲自去倒?”

“是,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算了。”慕薇薇一屁股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也不看他,但却算准了他一定会去做。

叶少辰也不着急,从办公室那边绕过来,按住旋转的椅子,将她转过来面对他,“如果我亲自去倒了,楚小姐是不是就原谅我那天的冒昧行为了?”

慕薇薇目光清澈的直视他,粉唇微启,“可以考虑。”

“很公平的交易,想喝什么口味?”

“现磨的拿铁,加奶加糖,但是又不能太甜,口味你把握吧。”慕薇薇很随意的说。

叶少辰望着她的眼眸,笑的很淡,“楚小姐要求这么多,估计要多等会儿。”

慕薇薇耸耸肩,“反正现在也闲着。”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好,我亲自去。”叶少辰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向门口走去,从昨天拿到那份详实的资料起,他看楚妍的眼神就多了几分探究。

叶少辰刚出办公室,慕薇薇就噌的从椅子上起来,跑到桌子的那一面,打开抽屉和柜子快速的翻找。

在哪呢?

慕薇薇虽然知道他可能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办公室,但是找了才死心啊。

抽屉里都是各种重要的文件,慕薇薇又拉开柜子,她愣住了。

因为里面放着的不是其他东西,全是她在设计部实习时的设计图,还有她用过的那支铅笔,裁剪刀,以及半块橡皮。

心不知怎么就被戳了一下,慕薇薇拿出几张设计图,是她离开公司前画的几套秋装。

他居然都完完整整的保留着?

突然,门口传来刘秘书的问好声,“叶总,早上好。”

慕薇薇将设计稿扔进柜子,快速的走到办公桌一侧,随手拿起桌上的一个相框假装欣赏。

门在这时被推开。

慕薇薇听着他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正要扭头看他,视线却不自觉地被手上的照片吸引。

照片上的女人穿着昂贵华丽的婚纱,笑的很勉强,男人则是穿着一身笔挺的白色西装,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

这是……他们结婚那天的照片。

他从哪里找到的?

叶少辰仔细的观察着她脸上的神色,除了一点点惊讶之外,好像并没有很欣喜的感觉。

“这是我们结婚那天的照片。”叶少辰语气轻柔的说,从她手中拿过相框,将咖啡递给她。

慕薇薇抿了一口咖啡,不甜不苦,刚刚好,故意问他,“看出来了,但为什么是路人照?没有结婚时专门拍的照片吗?”

叶少辰修长的手指触摸着照片上女人的脸,有些遗憾的说,“都找不到了,只有这一张。”

慕薇薇低头撇嘴,嘁,什么找不到了?根本就没有拍好吗?

“味道怎么样?”叶少辰把照片放在桌子上,侧头问她。

慕薇薇端着咖啡向沙发走去,“一般般,凑合吧。”

叶少辰笑着摇头,要知道,这可是他第一次给别人煮咖啡,刚刚在休息间的时候,吓住了不少前来倒水的员工。

……

又是整整一上午的会议,因为两个大BOSS关系的缓和,开会的氛围还算不错。

“夏天雨天较多,所以在晴天的时候我们需要加快进度,再减去每天中午的酷暑时间,其实工人施工的时间很短。在这一方面,叶总,您能否和施工方沟通一下,让他们调整施工时间?”唐世轩客观的讲。

“我会和他们谈的。”叶少辰说,“不过你们那边的图纸不能再改的,你们每改动一次,我们这边就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唐世轩笑了,“叶总,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改了。”

所有的问题都沟通完后,已经接近中午,因为下午没有会议,慕薇薇准备回家做饭吃,哪知刚进电梯,叶少辰就跟了进来。

“去哪里吃饭?”

慕薇薇不想让他再登堂入室,冷淡的说,“去外面随便吃点。”

叶少辰狐疑的看她一眼,“你上次不是说喜欢在家做饭吗?”

“我今天不想做啊。”慕薇薇傲娇的说。

叶少辰失算,他原本想去她公寓蹭饭,顺便再找找破绽。

“这附近有家菜不错,我请你。就当赔罪。”叶少辰主动放低姿态。

慕薇薇转头横眼看他,嘟着嘴说,“真不想原谅你,但是看在美食的份上算了。”

叶少辰垂眸盯着着她粉粉嫩嫩的嘴唇,心底窜起一股邪火,好想咬她一口。

慕薇薇太熟悉他这种眼神,连忙转过身假装看电梯的楼层。

其实他也就是想想,不敢轻举妄动。

出了电梯,两人向公司门口走,慕薇薇问他,“地方远吗?要不要开车?”

“不用,就在这附近,走路不到十分钟。”叶少辰路过前台时,停住脚步问前台员工,“带太阳伞了吗?”

前台美女连忙拿出自己的伞,“带了。”

“借用一下,回来还给你。”叶少辰拿着伞走到慕薇薇跟前说,“走吧。”

慕薇薇有些奇怪,“你借伞干什么?怕晒黑啊。”

“现在外面阳光最盛,是很容易晒黑,不过不是给我用的,是给你用的。”

慕薇薇心里一跳,没有接话。叶少辰,我真是没看出来,原来你体内还有暖男的基因。

身后,前台小姐已经凌乱,她上班这么多年来,老板第一次和她主动说话啊,太让人激动了。

两人出了公司大门向吃饭的地方走去,叶少辰正动手把太阳伞打开,身后突然传来一句呼唤,“少辰——”

慕薇薇心想。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叶少辰和慕薇薇不约而同的回身,两个人脑子轰了一声,全都僵在原地,连呼吸都停止了。

两米之外,乔心优穿着一身优雅的纱裙,笑吟吟的望着叶少辰,眼中还泛着泪花。

她……她不是死了吗?

这是叶少辰和慕薇薇此时脑海里共同浮现的一句话。

叶少辰还没有回过神,乔心优就跑过来,投进他怀中,紧紧抱住了他的腰,“少辰,我好想你,我好想你……”

慕薇薇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女人,是乔心优,真的是乔心优,她居然没有死。

心里顿时悲喜交加,还有什么比看到曾经逝去的人复活更加震惊的?

叶少辰也终于反应过来,把乔心优从怀里推开,愣愣的看着她,语气有些呆滞,“乔心优?你怎么会……”

乔心优任由眼泪滚落,深情的说,“少辰,我活着,我还活着……”

慕薇薇彻底清醒过来,当她看到叶少辰使用特异功能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他们并没有亲眼看到乔心优死去,那么她活着也算是一种可能,只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可能。

尽管慕薇薇曾经想过,她可以原谅乔心优做的一切,但那是基于她去世的前提下,此时当她真正再次站到她面前的时候,慕薇薇似乎嗅到了以前那股腥风血雨的气息。

只是这次,叶少辰还会站在乔心优那一边吗?

“叶先生,没想到你的红颜知己还挺多的嘛。”慕薇薇淡笑着看着两人,语气中带着讽刺。

乔心优看过楚妍的照片,从照片上看以为是只小白兔,现在见了,却发现她是只狐狸,还是只妖艳的狐狸。

“少辰,她是……”乔心优警惕地看着这个女人,轻声问。

叶少辰神魂归位,但是心情还是有些激动,对她说,“这位是楚妍。楚妍,这是乔心优,我以前的朋友。”

叶少辰的简单介绍让乔心优有些不满,却没有表现出来,却像宣誓主权般的挽住叶少辰的胳膊,撒娇地说,“少辰,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我们找个清净的地方好吗?”

叶少辰很快接受了乔心优活着的现实,不动声色的把她的手扯开,“我正准备和楚妍去吃饭……”

“少辰,我真的很想和你单独说说话,”乔心优打断他的话,然后对楚妍说,“楚小姐,我和少辰很久没有见了,有些私人话题想聊聊。”

慕薇薇心中冷笑,脸上却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看了眼叶少辰的脸说,“好啊,你们谈吧。”说完转身就要走,却被叶少辰一把拉住,她诧异的回头,凝视他的眼眸。

“没有什么私人话题,你可以在场。”他深蓝的眼眸有波纹在荡开,他虽然现在不能确定她是慕薇薇,但是哪怕是一点希望,他都不想放过。所以,这次从头开始,他不想让她再误会什么。

乔心优被叶少辰的话惊住了,南宫昊不是说他们现在还只是合作伙伴的关系吗?这是吗?

慕薇薇温润的一笑,目光落在乔心优身上,语气很强势,“可是我看这位乔小姐似乎不太愿意我在场啊,这合适吗?”

叶少辰眼神坚定的说,“合适,我们叙旧,你在旁边专注吃饭就可以了。”

“那……”慕薇薇挑眉看着乔心优,看她眼神中有不悦,犹豫了片刻说,“那我只能勉为其难了。”

这句话说出来,乔心优差点气的冒烟,这女人分明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那走吧。”叶少辰把太阳伞打开给楚妍,转身对乔心优说,“吃饭的地方就在前面,走几分钟就到了。”

乔心优很乖巧,“你说去哪里就去哪里。”

三个人向餐厅走去,慕薇薇撑着伞走在前面,大脑在快速的运转,乔心优活着。那么是谁救了她?想到此,慕薇薇脑海中突然冒出一张脸,南宫昊。

当时在场的人,除了叶少辰就是南宫昊了,而且他也有这个条件。

是他吗?

走在中间的叶少辰也在想这个问题,但是他更清楚的是,他对乔心优如今没有任何感情,所有的感情都随着她的去世,埋葬在那几夜的沉醉中,酒醒之后,就全归尘土了。更何况在他了解了那么多曾经的真相后,对她仅存的那么一点点怀念,也都泯灭了,因为没有她的从中作梗,他和慕薇薇的感情不会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现在,她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叶少辰当然有庆幸,但这是作为一个普通朋友的心愿,除此之外,别无其它。

而走在稍后面的乔心优,心里更加震动不安,她敏锐的察觉到叶少辰对她的归来似乎没有那么欣喜。原以为慕薇薇走了,她就可以占据他的心,没想到又来了一个楚妍,而且这个女人很明显比慕薇薇更加难对付。

还有一点,乔心优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那就是楚妍的家世比她好过上万倍。任何一个男人在面对她和楚妍面前,心都会偏向楚妍。

到了餐厅,叶少辰要了一个安静的包间,三个人依次进去,叶少辰坐在中间。经过一路的思考,此时他已经完全冷静下来。

把平板菜单给楚妍,叶少辰说,“想吃什么自己点。”

慕薇薇没有丝毫拘束,完全当乔心优不存在,笑眯眯的翻着菜单,看似随意的说,“虽然你上次放过了我,只让我掏了五十块钱,但是我可不会放过你,点贵了你千万别心疼。”

“我就不信你吃一顿饭还能把我们叶家吃穷了。”叶少辰笑着打趣她,转头对服务员说,“先给这位女士上杯酸奶,”说完又问乔心优,“你喝点什么?”

乔心优看着他们熟稔的交流,心像是被蔓藤缠住。但却以为微笑着说,“喝什么都行。”

“那再来两杯橙汁。”

服务员走后,慕薇薇在旁边兴趣高涨的点菜,叶少辰和乔心优进入了正式的谈话。

“你那时掉下去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叶少辰直入主题,没有任何缓冲,也没有任何遮掩。

乔心优扫了眼认真点菜的女人,楚楚可怜的看向叶少辰,“我掉下去后,刚好被一棵树勾住,后来被人救了,在医院躺了很久才好,前段时间完全康复了,就立刻回来找你了。少辰,当时是我太冲动了,你会怪我吗?”

叶少辰知道她指的是她想要拉着自己和薇薇陪葬的事情,声音清冷,“乔心优,事情都过去,现在你也没事,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那就是说你不怪我了?”乔心优挤出一滴眼泪。

“我不怪你,事情过去就翻篇了,我们都应该向前看。”

乔心优破涕为笑,“少辰,薇薇呢?我想要当面跟她道歉,以前做了很多不对的事情。”

点菜的某人手指停顿了一下,面不改色的继续滑菜单。乔心优,你是真的想和慕薇薇道歉吗?刚刚见你的第一面,我从你嫉妒的眼眸中就看出来,你没有变。

叶少辰的神色冷了几分,向后靠在椅子上,眼睛不可察觉的看了某人一眼,说,“薇薇去国外了,这段时间不在国内。”

“她去国外干什么?”乔心优假装好奇的问。

“去进修。”他掀过这个话题,又问她,“当时是谁救了你?”

乔心优说着提前准备好的台词,“是几个探险的人,不是A市的。”

“哦~”叶少辰点点头,对于这个答案,他是不信的,不过他不想去探查真相,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何况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这时,服务员敲门进来,手上端着一盒酸奶,两杯橙汁。

“菜点完了吗?”叶少辰凑过去问一直不说话的那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