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别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杀了你/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薇薇没有回头,“我喜欢吃的点了五个,你还要点什么吗?”

“不用,你点的我都吃得惯。”

慕薇薇又问乔心优,“乔小姐呢?有没有想吃的?”

“不用了。”

慕薇薇低头按了个提交,自言自语道,“五个菜应该够了吧。”

“不够的话,等会再点。”叶少辰温和的说。

“好啊,反正是你叶总掏钱嘛。”慕薇薇拧开酸奶的盖子给自己倒了一杯,瞅了眼乔心优问,“乔小姐是刚回到A市吗?”

“对,刚回来。”

慕薇薇关心的问,“那你住在哪里?”

乔心优看了看叶少辰,“暂时住在酒店,还没有找房子。”

“那你的工作呢?在哪里上班啊。”慕薇薇化身好奇宝宝。

“我以前在少辰的公司上班,现在……”乔心优又看了眼叶少辰,发现他还是没有说话的意思,轻声说,“现在正准备找工作。”

“这样啊,”慕薇薇回头看着叶少辰,眼中不由的带了几分嘲弄,“乔小姐既然是你的朋友,你给乔小姐在叶皇找一个位置不是什么难事吧。”

乔心优的眼中顿时涌上欣喜,哪知下一秒,就听叶少辰说,“我们公司现在没有招人的打算,如果乔心优需要,我认识不少公司老板,可以为她推荐。”

乔心优如同被雷劈了一般,这才多久不见,叶少辰怎么就变得如此无情无义?

“少辰,我……我还是喜欢以前在设计部的工作。不能回去吗?”她努力争取,好不容易回来了,如果不能在他身边,那她还有什么机会?

叶少辰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设计部前段时间刚招了两个设计师,现在应该是满员。”他可不想再把乔心优放在公司了,如果慕薇薇知道了,怕是又要闹矛盾。

身边坐着的某人心里一阵畅快,握着被子一口一口的抿着,眼睛都成月牙了。

乔心优委屈的凝视着叶少辰,柔声说,“少辰,我当时伤的那么严重,差点就活不下来了,我是心里想着你才走出伤痛,你是我的所有精神支柱。少辰,我知道你爱的是薇薇,你放心,我不会再去打扰你们的生活,我只要能远远的看你一眼就满足了,行吗?”

慕薇薇真是无语了,打心底佩服乔心优的厚脸皮,她这个外人还在这坐着呢,乔心优就痴心一片的表白了,果然厉害。

叶少辰的脸色很冷,“乔心优,我和薇薇经历的磨难太多了,所以,我不希望薇薇再误会什么,你如果进叶皇,她会不开心的。”

乔心优的眼泪瞬间掉下来,期期艾艾的说,“少辰,你的心里只有薇薇了吗?可是我也给了你我最珍贵的东西啊。”

“咳咳咳——”看戏的慕薇薇猛地被一口酸奶呛住,剧烈的干咳起来,叶少辰情不自禁的伸手轻抚着她的背,“你慢点喝,又没有人和你抢。”

慕薇薇咳了一会儿停下来,笑着说,“不是,我是觉得太有趣了。我还第一次看到有女人主动要当人家小三的,真是涨见识。”

乔心优的脸唰的一红,怒声说,“楚小姐,请你放尊重一点,我什么时候说要当小三了?你知道我们曾经发生的故事吗?”

慕薇薇冷笑着看她,“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不过我自认为我的理解能力还不错,难道刚刚不是你哭着说只想要远远看叶总一眼?”

她用纸巾擦了擦嘴角,睨视乔心优,“你确定真的只是看一眼吗?这样的话,你还还不如你直接拍叶总一张照片,每天想他的时候呢就拿出来看一看,这既不影响叶总的家庭和睦,也解了你的相思之苦,你觉得我这个办法怎么样?”

“谢谢楚小姐的建议,不过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插手。”乔心优被她揭穿,心里恼怒之极,若不是叶少辰在这里坐着,她一定上去撕烂她那张伶牙俐齿的嘴。

慕薇薇却笑的如沐春风,“唉呀,不要生气嘛,我只是给你一个建议而已。”

乔心优咬着下唇。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叶少辰有几分心软,抽了几张纸给她,“别哭了。”

“少辰,我以前就是有千般错,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难道你就这么狠心看着我流落街头吗?”乔心优一抽一噎的说,哭的我见犹怜。

叶少辰皱着眉没说话,慕薇薇也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玩手机等上菜,包间里只剩下女人嘤嘤的抽泣声。

“你想干什么工作?”叶少辰被她哭的有些烦躁,出声问她。

乔心优见有了转机,目光灼灼的看着他,本来想说只要在你身边不论做什么都可以,又怕他厌烦,小心翼翼的说,“我学的是服装设计。只会做这方面的。”

叶少辰点点头,掏出电话在联系人里滑了几页,找到一个电话拨了出去,“喂,陈总,我是叶少辰……我这里有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学服装设计的,你那有合适的工作吗?……好,我让她明天去找你……不,不用看我的面子,就按你们公司的规章制度来……嗯、嗯,好,有空我们聚聚,再见。”

挂了电话,乔心优的脑子已经不能思考了,而旁边慕薇薇差点笑出了声。

还以为叶少辰会心软的答应她进叶皇,这下倒好,直接把工作给她找好了。

“你明天直接去衣度公司报到,他们公司恰好有员工宿舍,你可以申请一个,这样就把你住宿问题解决了。”叶少辰平淡的说,仿佛乔心优真的只是一个普通朋友。

乔心优目瞪口呆,她还能说什么吗?

这根本和南宫昊以及自己计划的完全不一样啊,一顿饭吃的几家欢喜几家忧。

慕薇薇因为心情大好,菜又都是自己喜欢的,吃了满满一碗米饭。

吃完结账,三个人出了餐厅。

乔心优紧紧跟着叶少辰,盯着慕薇薇想要打发她走,就问她,“楚小姐现在去哪里?”

“回家,这么热的天只适合在家待着吹空调。”

乔心优刚想说慢走不送,叶少辰接过话题说,“我送你回去。”

慕薇薇不解的抬头看他,“我就住在前面,你不用送我。”

“我知道,我送你回去,然后把伞拿回来。”叶少辰指了指她手中的太阳伞。

“哦哦~忘了,这是前台美女的伞,”慕薇薇侧身看明显有些脸色不善的乔心优,问她,“乔小姐呢?去哪里?”

“我去附近商场买点东西,”她淡淡的说。

“那再见喽。”慕薇薇冲她招招手,撑开伞走进一片艳阳中。

“我也先走了,”叶少辰刚转身,就被乔心优拉住了胳膊。

“少辰,如果我遇到什么麻烦,可以给你打电话吗?”乔心优充满期待的看着他。

叶少辰心里叹口气,想直接决绝,但看在曾经那份美好的份上,还是委婉的说,“乔心优,我想我们还是不要联系了。如果你实在有什么困难,可以打电话给我。”

说完,轻轻用力挣脱她的手,大步向打伞的女人追去。

阳光中,叶少辰走在她旁边,笑着对她说了句什么,女人往旁边躲了几步,回敬了一句,男人没有生气,反而是无奈地顶着烈日陪着她向前走。

看着这一幕,乔心优的心被火舌舔食着,为什么?为什么她历经千辛万苦回到他身边,换来的却是他一句“不要联系”。而有些女人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亲而一举地赢得了他的目光和关心?

就因为这个楚妍像极了慕薇薇吗?

乔心优冷笑,楚妍,像她是你的优势,也会是你最大的弱点。我就不信,你这个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会甘于做别人的替身。

我们走着瞧。

到了公寓楼下,慕薇薇把伞给叶少辰,他问,“你不好奇我和乔心优是什么关系吗?”

慕薇薇瞥眼看她,“叶先生,这是你的私事,我可不想这么八卦。不过恕我直言,乔小姐那种女人路上一抓一大把,你怎么会看上这种女人?”

这件事一直是慕薇薇心中的一个疑团。

“我和她没有在一起过。”叶少辰矢口否认。

“嘁,乔小姐刚才在包间都说了,她把女人最珍贵的东西都给了你。你还说没有在一起过?叶少辰,男人要敢作敢当好吗?”

叶少辰无奈,“其实这件事……从最开始就是个错误,如果我当时没有去那家酒店,就不去遭人算计,也就不会遇到乔心优……这件事从最开始就错了,后面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对的结局呢?”

慕薇薇耳尖的听到酒店两个字,心砰砰砰跳起来,追问他,“你是在酒店碰到乔小姐的?”

“对,那是我第一次碰见她……”叶少辰说到这低头看她,“你不是说不八卦吗?怎么对乔心优这么感兴趣?”

慕薇薇连忙收起好奇,呵呵笑了两声,给他打预防针,“别怪我说你朋友坏话,她今天看我的眼神不对,估计把我当情敌了。我可提前跟你说,如果她今后找上门来,万一我对她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叶先生到时候不要心疼哦。”

叶少辰想起以前乔心优以前做的那些疯狂的事情,皱眉说,“不如我派两个保镖保护你?”

慕薇薇立刻拒绝,“不用,我爸爸的人跟着我呢,我是怕我伤了她。”

叶少辰在四周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我和她现在没有关系,她是成年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那我就放心了。”慕薇薇看套不出什么信息了,冲他招招手,“我上去了。”

“好。再见。”

叶少辰目送她进电梯,等她的身影消失了,才转身离开。

“章贺,找两个人暗地里跟着楚妍。”

“少爷,是监视吗?”

“不是,是保护她,”叶少辰顿了顿说,“乔心优还活着,她回来了。”

电话那边顿时消声,叶少辰听章贺大喘了一口气问他,“少爷,你是说乔心优吗?”

“你的耳朵没有听错,。”

“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会活着……”

叶少辰不想听他惊讶的废话,直接打断,“我刚说的事情立刻去办,不要让乔心优伤害到楚妍。”

“哦哦,我立刻去办。”

叶少辰挂电话的时候,还听到他在那边小声嘀咕,“不是死了吗……”

那么深的悬崖,乔心优都能活着,老天爷到底想干什么?

此时,公寓里的慕薇薇却在想另一件事。

CK国际大酒店的那一晚,到底是南宫昊还是叶少辰。

叶少辰说他是在酒店遇到乔心优,结合上次乔心优拿照片炒作的事情,所有的事情都重合了,可明明那天是她被渣男骗去了酒店,而乔心优是在学校,还有那张设计图……

那个答案呼之欲出,慕薇薇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所以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是南宫昊,而是叶少辰?

南宫昊在说谎?

慕薇薇仰面躺在床上,她被自己推断出来的结论吓到了,这么说,夺去自己第一次的男人是叶少辰?根本就没有什么其他男人,从始至终就只有他一个人?

而叶少辰之所以对后来乔心优那么好,事事都偏向她,完全是因为他以为酒店里的那个女人是乔心优。

这简直太他妈讽刺了!

叶少辰就是这个世上最大的笨蛋,如果他一开始就知道那个人是她,是不是代表她就不用吃那么多的苦了?

想到此,慕薇薇由衷的佩服乔心优的心机,她为了得到叶少辰真是用尽了手段。而这其中的细节,慕薇薇想,乔心优或许会亲口告诉自己。

以她对乔心优的了解,最多两天,她一定会来找自己的。

到时候,问问不就清楚了?

……

叶家别墅。

一下午的震惊过后,章贺终于平静了下来,抱着一种看戏的心情,他又把这件事告诉了王管家,当他看到王管家长大的嘴巴时,心情更加好了,原来,惊讶的并不是他一个人。

王管家缓过神后,想到另一件事,“她怎么活了?那她会不会又住进这里?少爷会不会又对她……这日子刚好过了一点,她可千万别来搅局了,我活了一把年纪了,还没见过这么有手段的女人。”

章贺想起叶少辰的吩咐,说,“少爷应该不会对她有什么了吧。”

王管家忧心忡忡的说,“希望如此,嗳,你要不去查一下,她现在住哪呢,我们心里也有个底。”

章贺为难的说,“少爷没让我去查她。”

王管家踢他一脚,瞪着他说,“你怎么这么笨呐?这件事查清楚又对少爷没有什么坏处,你去查,如果少爷怪罪下来,你就说是我让你去的。”

“去?”章贺挑着眉,其实他对乔心优复活也是充满了兴趣。

王管家坚定的说,“去!”

“好嘞,我走了。”

在A市的地盘上想要查一个人踪迹对章贺来说不是难事,底下养了那么多走街串巷的小混混可不是白养的。因此天刚擦黑,乔心优的落脚点就传到了章贺的耳中。

乔心优现在暂时住在酒店,但奇怪的是,当底下的人调查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南宫昊的人,这就很有意思了。

结合以前发生的种种,章贺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但是他担心的是,南宫昊把乔心优弄回来,到底想干什么?

书房里,叶少辰拿出压了很久的那张设计稿,心里那份悸动早就无影无踪,相反却有淡淡的失落,曾经在找她的时候,抱着那么大的幻想,但现实却给了他狠狠一耳光。

如果他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他宁愿永远找不到乔心优,这样,还能给他留下一个美好的记忆。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叶少辰将稿纸合上,冷声说,“进来。”

门被推开,章贺出现在门口。“少爷,有件事我想汇报一下。”

“是和楚妍有关吗?”叶少辰示意他进来,问他。

章贺进来,反手关上门,“不是楚小姐,是……乔心优。”

章贺原本不想告诉叶少辰,但是又怕少爷再次被乔心优蒙蔽,鼓足勇气才敲了门。

叶少辰稍稍诧异了一下,“乔心优?她怎么了?”

“少爷,你知道乔心优是谁救的吗?”章贺小心翼翼的问。

“她说是几个探险者救的。”叶少辰冷冷一笑,“不过我一个字都不信,探险者救她说得通,难道她住院的那些钱也是那几个人掏的?这世上哪有这么多好人?”

章贺看老板这么聪明,立刻拍马屁,“少爷,你真是厉害。”

叶少辰撇了一眼,“好了,说吧,你查到了什么?”

“我们的人在调查的时候,发现她身边有南宫昊的人。”章贺点到为止,没有再多说话。

“南宫昊?”叶少辰着实惊讶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没错,他们两个曾经就是合作伙伴,南宫昊去救她的几率最大。哈哈哈……南宫昊,你还真是给我惊喜,不过这次,你们的算盘怕是要落空了。”

“少爷,你不担心他们设陷进吗?”

“哼,就算他们要设陷进,也要我相信乔心优,现在她在我这里的信誉值已经降到负数了,没必要担心什么。”

章贺一听这话,终于松口气。

叶少辰看属下一脸轻松,沉声问,“谁让你擅作主张去调查乔心优的?”

章贺心里“咯噔”一下,看叶少辰脸色阴沉,不想把王管家扯出来,承认道,“是我自己。”

正等着叶少辰的训斥,却听他说,“下不为例,出去吧。”

章贺一喜,赶紧溜出书房,他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王管家,免得他一天到晚提心吊胆怕乔心优住进来。

书房剩下叶少辰一人,他觉得心里有些堵,不管怎么说,乔心优对他来说都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如今却只剩下尔虞我诈。

目光落在手边的那张设计稿上,叶少辰一冲动拿过一盒火柴,划燃一根,将设计图架上去,刚烧了一个角角,叶少辰突然用手指将火苗捏灭。

罢了罢了,只是一张图而已,就算是给自己留一个回忆吧。

……

中午,叶少辰从繁重的工作中抬头,落地窗外天雷滚滚,大雨瓢泼。

A市的天气一到夏天就自动切换成了随即模式,想太阳就太阳,想下雨就下雨,毫无预兆可言。

叶少辰放下手中的工作,揉揉发酸的眼睛,正准备去员工餐厅吃饭,电话响了,是陌生号码。

“你好,我是叶少辰。”他一边往外走,一边接通电话。

“少辰,是我,”乔心优的声音传了过来,还夹杂着磅礴的雨声。

叶少辰的眉心不由的皱起来,冷淡的问,“有事吗?”

“少辰,我今天去衣度上班了,同事对我很好,我想请你吃饭,谢谢你帮我找到工作。”乔心优的声音听起来很欢快。

“不用了,你好好工作吧,我还有事。先挂了。”叶少辰还不等那边挽留就直接挂断,他这个人不喜欢拖泥带水。

原以为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乔心优就知道进退了,没想到下午下班的时候,叶少辰在公司门口遇到了她。

乔心优穿着碎花长裙,长长的发梢被雨水打湿,她看到叶少辰出来,笑着跑上前说,“少辰,我请你吃饭。”

叶少辰头疼,没有什么好脸色的说,“我说过,你不用请我吃饭。”

“可是我想谢谢你嘛。”乔心优用期盼的眼神看着他。

叶少辰不想和她过多的纠缠,冷言冷语,“乔心优,我不需要你的感谢,这也是我对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希望你能谨记这一点。”

乔心优显然是做了强大的心理准备来的,对他的话完全不放在心上,“少辰,以后我不会麻烦你的,我不过就是想请你吃一顿饭而已,你就这么避之不及吗?”

车子恰好停在了跟前,叶少辰打开车门,“乔心优,别再来找我了。”说完就坐进车里,离开。

乔心优看着冲进雨幕中的黑色轿车,咬咬牙追了上去,她不信,叶少辰会忍心让她在雨中追。

暴雨一盆一盆往下倒,乔心优刚跑进雨里就瞬间被浇透了,豆大的雨点砸在脸上,生疼,可是她顾不了这么多,只要能让他停下车子,她什么都可以做。

大雨下了一整天,街上的积水已经到小腿了,乔心优吃力的追着前面那个小小的车影,一个不小心,“啪”的狠狠摔倒在积水里。

委屈的眼泪陡然滚落,和雨水交织在一起,亲眼看着那个黑色车影消失在视线里,乔心优有种全世界都抛弃了她的感觉。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老天爷,你既然让我活了下来,为什么不能给我成全我的愿望?

乔心优坐在大雨哭了起来,无视周围人投来的好奇目光。

几分钟后,一辆小车在她面前停下,她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

“上车。”

乔心优摸一把眼泪,叶少辰冷峻的脸出现在眼前,心中原本熄灭的那团火焰再次燃烧起来……

叶少辰将一块干毛巾给她,没有说一句话。

车子一路开到一家咖啡厅,叶少辰带着湿漉漉的乔心优坐在一个卡座上,让服务员上了两杯热咖啡。

“乔心优,我们今天就把话说清楚,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我这辈子只爱慕薇薇一个人,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任何感情,我也不会回报你一丁点。还有,以前就算我对你有过什么暧昧的行为,那也只是过去,你明白吗?”叶少辰严肃认真的说。

纵然是夏季,被雨水浇了那么久,乔心优此时也有些瑟瑟发抖,嘴唇开始发白。“少辰,慕薇薇她回不来了,你为什么要等一个回不来的人?”

叶少辰靠在沙发上,双手抱胸阴冷的望着她,“你怎么知道薇薇回不来了?我记得我告诉你她去进修了。”

乔心优一愣,她真是被大雨浇的脑子都进水了。

“哦~我知道了,”叶少辰看她不说话,接着说,“既然是南宫昊找你回来的,那他也一定告诉你薇薇的事情了。”

乔心优眼睛不敢直视他的眼眸,是啊,他是叶少辰,她那一点谎言怎么会瞒过他?

“怎么?没话说了?没话说我走了,我们从此不要再见面了。”叶少辰起身正要离开,乔心优连忙开口说,“对不起,少辰,对不起是我骗了你。”

叶少辰缓缓坐在沙发上,俯视着看她,等着她继续说。

“我是怕你误会我,所以才撒谎的,”乔心优快速的阻止着语言,“我承认,是南宫昊救了我,帮我治病,这次也是他让我回来的。”

“他让你回到我身边干什么?爬上我的床?还是监视我抓到我的把柄,然后让我身败名裂?”

乔心优慌乱的摇头,“不不,不是的,他只是让我回来,没有让我干什么,是我想要找你的,我很想你,所以才要见你。”

“乔心优,就好像你所说什么都不干,不过你千万别让我查到半点信息,否则,我不会放过你,还有南宫昊。”叶少辰的语气里带着杀气,震得乔心优后背发凉。

“少辰,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想看到我吗?我好不容易从死神的手中逃出来,哪怕是把我当作一个普通朋友,难道就不给我一点安慰吗?”乔心优软着嗓子说,仿佛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叶少辰无动于衷,“乔心优,你能活着确实是老天爷开恩,所以更该好好珍惜,不要再做一些没有结果的事情了。”

“那如果慕薇薇永远不回来呢?”乔心优硬着头皮问,“你要等她一辈子吗?”

叶少辰深蓝的眼眸暗了几分,“她会回来的。”

“如果呢?”乔心优不服气非要问个究竟。

“没有如果,我的世界里没有如果。”

“少辰,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世事难料……”

“乔心优,你再敢说一个字试试?”叶少辰厉声喝道。

乔心优咬住下唇,心一片片碎开,凄声说,“少辰,你知不知道,你对薇薇的执着,就是我对你的执着,你为什么不回头看看我?你忘了我们那晚的美好了吗?”

叶少辰眼眸中有阴霾闪过,冷冰冰的说,“乔心优,我有时候想。我宁愿当时不找你,这样我心中至少会有一个完美的形象,是你,一点一点把那些美好全都消磨殆尽。而我现在坐在这里,也是对你最后一点情分。从今天起,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我再不相干。”

“是因为那个楚妍吗?”乔心优大声问他,生生拽住他离开的脚步,“就是因为她很像慕薇薇,所以你宁愿选择一个替代品,也不愿意看我一眼?”

叶少辰转过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乔心优,没有楚妍,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还有,楚妍,不是你能够到的人,你最好安分一点,你要是敢碰她一根手指头,不用我出手,香港那边就会让你生死不如。”

乔心优直视着他的目光,不敢说话。

“对了,上次我说,你以后有什么困难给我打电话,这句话我收回,不要再联系我,也不要在我面前出现,因为你每一次出现,都会让我回想起我对薇薇做过的那些过分的事,我怕哪次忍不住动手杀了你。”

叶少辰离开许久,乔心优才从极度的恐惧中缓过神来,她从叶少辰眼中看到了杀机,他是真的想要了自己的命。

心中抱着的最后那点希望彻底熄灭,乔心优瘫坐在沙发上,欲哭无泪。

怎么办?

她是为了叶少辰回来的,可是他却如此心狠,不给她一点机会。

那好啊,既然如此,我们大家谁都不要过上好日子,我得不到的东西,其他女人也不可能得到。

……

大雨持续了两天,直到第三天才放晴,所有人都在调侃,如果还下,大家就只好划着船去上班了。

慕薇薇伸个懒腰,她失算了,她还以为乔心优会很快找上门来,可是都三天过去了,她却没有一点踪迹。

这女人难道改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