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监视,解决那个女人/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哭了几分钟,慕薇薇心中的害怕全都发泄出来后,声音小了,也从叶少辰的怀里出来,抹着眼泪一下一下抽泣。

叶少辰起身从茶几上抽了几张纸走过来递到她手里,“好了,没事了,自己还能起来吗?”

慕薇薇手抻在地上试了一下,腿又麻又软,一下子又坐在了地上,正想说起不来,眼前一晃整个人被拦腰抱了起来。

她很轻,像是一片洁白的羽毛。

这是叶少辰心中冒出来的第一个印象,第二个感觉却是,她身上的味道,好熟悉。

慕薇薇被轻轻的放在沙发上,看到叶少辰的紫眸时,她觉得自己有必要怀疑一下。

“叶少辰……你的眼睛……还有,你怎么进来的?”

叶少辰深深的望了她一眼,柔声说,“这件事我过会儿跟你解释,现在,我们先来解决一下当前的事情。”

叶少辰给她倒了杯温水,两个歹徒还没有醒。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慕薇薇喝了口水,感觉自己的心绪渐渐平静了下来,简单讲述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

叶少辰越听脸色越阴沉,幸亏他当时从浴室出来了,如果他还在洗澡,一定接不到这个电话,而楚妍则会被这两个畜牲侮辱。

拿出电话给章贺打了过去,语气中带着愤怒,“你派来保护楚妍的那两个保镖呢?他们是死了吗?立刻给我滚到楚妍公寓里来。”

慕薇薇听到他的话,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你派了人在我身边?”

叶少辰低头看她,承认道,“是,你上次说不需要,但这里毕竟是我的地盘,多一个人保护你就多一分安全,没想到却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慕薇薇看着他,分辨不清他是在保护她还是监视她。

叶少辰看她的眼眸里藏着质疑,坦白的说,“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没有必要监视你,我们是合作伙伴,不是对手。”

“嗯,我相信你。”慕薇薇开口说。

“你爸爸派来的保镖呢?”

慕薇薇泫然欲涕,“我也不知道。”

“好了好了,别哭了,他们的主要目的应该是为了钱,别担心。”叶少辰柔声安慰。

没想到慕薇薇却摇摇头说。“不是,我觉得他们不是简单的想要钱,也不是见色起意,他们还有更深的目的。”

叶少辰一怔,“为什么这么说?”

慕薇薇想起刚才那两个人的对话,分析道,“刚才其实我都说动看住我的那个人,让他们带着钱走,我不会报警,他后来也有这个意思,只是刚好取钱的人回来了,他对这个决定不满意,还说了个而且……而且什么呢?他们没有说,但我觉得这个而且才是他们选择留下来的真正原因。”

“你的意思他们不是误打误撞来的,而是蓄谋已久?”

“对,我有这个直觉。”慕薇薇很认真的点点头。

这时,章贺的电话过来了。

“少爷。我们的人被打晕了。”

“知道了。你过来吧。”叶少辰挂了电话对慕薇薇说,“你的直觉很准,是有人预谋,我派来保护你的保镖被人打晕了。”

慕薇薇心里涌起一股恐惧,嘴唇轻轻发抖,“我在A市不认识什么人,更不要提和人结怨,到底是谁这么心狠,想要我遭受如此残害?”

叶少辰的手盖在她的手指上,坚定的紫眸中透着一股狠劲,“不管是谁,我都会让他得到报应。”

楚妍对叶少辰来说是个特殊的存在,最大的可能她就是薇薇,有人想要伤害她,叶少辰坚决不能容忍,退一万步讲,就算楚妍不是薇薇,那么也是他的朋友,他的合作伙伴,他不允许自己身边的人受到伤害。

手上的温度一点点传过来,慕薇薇的害怕莫名的散去了很多。

“你在这待着。”叶少辰轻握了一下她的手,看她点头,他才起身走向其中一个歹徒,拎起他的衣领将他拖到了卫生间。

“哗——”一大盆凉水当头浇下,接着,慕薇薇就听到咳嗽声,歹徒醒了。

然后叶少辰把他又拖了出来,扔在另一个人旁边,那人显然认出了叶少辰,低着头不敢看叶少辰。

“说,为什么要挟持她?”叶少辰居高临下,冷声问他。

那人小声说,“看她一个人,又挺有钱的。”

叶少辰抬脚狠狠的踢在他的腹部,男子闷哼一声。

“声音大一点。”

男子抱着肚子,往旁边躲了躲,声音放大了很多,“我们观察她好几天了,看她出出进进都是一个人,而且穿的背的都是名牌,一定是个有钱人,就想着抢一票。”

“怎么做的?”

“我们……”那人咽了口唾液,情绪紧张的说,“在她第一次回来进电梯的后,我们就进来了,看她在这一层停了,等她离开后,我们就直接上到了这一层等她回来,就是这样。”

慕薇薇恍然,难怪她刚开始觉得有人在跟踪她,还以为自己直觉错了。没想到他们真的跟在后面。

“她后来让你们拿着钱走,为什么留下来。”叶少辰咬着牙问,紧握的拳头好像随时都能抡上去。

那人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同伴说,结结巴巴的说,“他这个人很好色,看到漂亮的女人就把持不住……啊——”

一声惨叫,叶少辰一脚踢在了他的胸膛,弯着腰冷冷的注视着他,慢慢的说,“我要听真话。”

“我……我说的都是真话……真的……啊——”

叶少辰每一脚都带了七分力道,狠踢了几下后,那人已然有些虚脱,可还是不松口,“叶少,我说的都是真的,都是真话。”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应该是章贺到了。

慕薇薇要起身去开门,却看到叶少辰向下按了按手掌,示意她坐下,他去开门。

叶少辰转身向门口走,刚还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男子一看机会来了,从腰后拔出威胁慕薇薇的那把匕首,扑向叶少辰。

“叶少辰,小心。”慕薇薇尖叫道。

叶少辰头也没有回,向后一脚踹到男子的心窝,男子猛地摔倒在地上。

“哼,就这么点本事还想搞偷袭?”叶少辰冷笑的回头看他一眼,继续向前走开门。

外面果然是章贺。

章贺知道犯了错,不敢抬头看老板,走进来余光看到乱七八糟地面,还有躺在地上的两个男人,心里一沉。

“少爷。”他怯怯的喊了一声。

叶少辰冷眼瞪了他一下,来到没有丝毫战斗力的歹徒旁边,动作凌厉的夺过他手中的匕首。

“其实我刚才完全可以一刀结果了你,但是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动刀吗?”

叶少辰身上的杀气很浓,男子被吓得不敢动弹。

叶少辰用刀面在他脸上拍了拍,讥讽道,“因为我不想让你们的血玷污了这里的地板,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叶少辰不会杀人。”

“叶少,我真的没有说谎,我们真的是看她挺有钱的,就想来抢点钱。”

叶少辰看他还是不松口,冷笑着对章贺说,“把他拉出去剁碎了扔到海里去喂鱼,我叶少辰的耐心可没有这么多,也好,有你在前面做样子,你这个同伙应该会知道怎么做才是明智的。章贺,还愣着干什么?”

章贺冷不丁反应过来,赶忙揪住男子的胳膊就往出走。

男子听过叶少辰的狠决,但是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冷血,一想到自己可能成为一团血凌凌的碎肉,打了个冷颤,声音都变了,“等一下等一下,我说,我全说。”

章贺站住,看了眼叶少辰的眼神,再次把他推倒在地。

“早这样不就好了?免得你受那么多皮肉之苦。说吧。”叶少辰在旁边躲着步,手中花样翻转着那把匕首,仿佛一下秒就能飞出去。

那人跪在地上,喘了口气说,“前段时间,我们兄弟两在赌场输了很多钱,欠了很多债,每天被人逼着四处躲债,这时候。有个人找到我们,说能替我们还上赌债,但是要让我们干一件事……”

“继续。”

“他说,这个小区住着一个单身女人,很有钱,让我们来强、暴了她,还要发照片给他……”

叶少辰杀气大盛,在一直昏迷的那个男人面前停下脚步,似乎在想着要怎么处理了他。

“继续说。”章贺吼道,他刚才接到叶少辰的电话时知道出了大事,没想到事情居然会这么严重。

“我们在小区观察了好几天,发现周围有好几个人在保护她,根本没有机会动手,我们把这件事通知对方后,他说让我们不用担心,他会处理这件事,至于是怎么处理的。我们不知道。”

“好,既然他给你们的任务是侮辱她,为什么你们要抢钱呢?”叶少辰冷漠的问。

那人擦擦额头的冷汗,“我们是想着既然来了,就多捞一笔,任务完成后,我们就带着钱从A市离开。”

“呵,你们这小算盘打得还挺好的。”叶少辰来到他跟前,用匕首抬起他的下巴,让他直视着自己的眼眸,一字一顿的问,“他是谁?”

男子看着妖冶的,散发着寒气的眼眸,心里一阵恐惧,“我不认识。”

“那你事成之后怎么和他联系?”

“打电话,一手交钱,一手给照片。”男子如实回答,他的胆气已经被吓破了。

“现在就打。”叶少辰把匕首扔给章贺,去餐厅搬了把椅子坐在男子对面。

章贺接过匕首,直接抵在他的心脏,只需轻轻往进一松,他下一秒就可以去见阎王爷了。

男子从兜里取出手机,颤抖地找到那一串数字,刚要拨的时候,叶少辰发话了,“打开免提。”

他听命按下免提键,电话响了三声,那边接通了。

“喂?”一个低沉的声音传过来,“哪位?”

男子深吸了口气说,“是我,我们完成任务了,在哪里见面。”

“哦~怎么这么久?”电话那头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调侃。

男子抬眼皮看了眼叶少辰,编造谎言说,“那个。我朋友他比较爱玩……”

“呵呵……”男人阴笑了两声,“男人嘛,我理解,是不是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妞,忍不住啊。”

男子头上的冷汗一颗又一颗滚落,不敢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因为他感觉抵在心口的那把匕首已经刺进了皮肤,“我们在哪见面?”

“上次的酒吧,现在是七点四十,一个小时后,我在老地方等你。”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男人抖抖索索的主动交代,“是城西的一家酒吧,叫夜色。”

“老地方呢?”

“106包间。”

“长什么样子?”

男子稍稍回忆了一下,“个子不高,三十多岁,瘦瘦的,一米七左右,小眼睛。”

叶少辰对章贺说,“给夜鹰打电话,让他带几个人提前去那里,抓到人后直接带去别墅。”

“是,少爷。”

章贺去一旁打电话,叶少辰翘着腿盯着眼前的男人,唇角勾起一抹笑容,“至于你嘛,你觉得我应该把你怎么办?”

“叶少,叶少,”男子向前移跪了几步,恳求道,“我知道我错了,求求你放了我吧,求你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叶少辰冷哼,厉声喝到,“现在求我?她求你们的时候,你们是怎么说的?”

“叶少,我真的知道自己错了,”男人突然想起什么,指着身后的同伴说,“是他,是他想要染指这位女士的,我当时还说不能,我没有碰她啊,真的,我真的没有碰她。”

“没有碰她?你没有按住她的腿吗?”叶少辰想起他看到的第一幕,浑身的血液就沸腾了,不过他说的也不是假话,“好,我就留你一条性命,你叫什么?”

男子喏喏的说,“周亚明。”

“怎么写?”

男子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乖乖说,“周瑜的周,亚军的亚,明天的明。”

叶少辰冷冰冰的看他一眼,确认他没有撒谎,掏出电话找到一个人拨出去,“赵队长,是我……你们网上追捕的罪犯有没有一个叫周亚明的。周瑜的周,亚军的亚,明天的明……别找了,在我这呢。来带人吧,我给你发地址。”

周亚明听到这里彻底瘫软在地上,脸色煞白,他以前干了不少抢劫的事情,早就被警方列入黑名单了。

叶少辰发完短信,幽幽的望着他,“我不杀你,我给你找的这个地方,怕是会让你生死不如,当然,还有你的伙伴,他没少干作奸犯科的事情吧。”

此时,周亚明哪里还有回话的力气。

慕薇薇静静的看完这一切,心里对叶少辰的感官有好了一分,她还以为他会用极端的手法处理这两个人,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她不想看到他做这些血腥的事情,她怕报应到自己的孩子身上。

现在这样,很好。

十分钟不到,几个警察就到了。

和叶少辰打了声招呼,拎起周亚明一看,是他。

“那还有一个。我下手有点重,晕过去了。”

赵队长走过去,这个男人正仰面躺着,仔细一看,呵,这个犯的罪更严重。

“叶总,多谢你的帮忙,这两个家伙都是网上追逃的犯罪嫌疑人,尤其是晕过去这个,强、奸过多名女性,”说到这赵队顿了顿,压低声音说,“其中一个还是个上初中的孩子。”

叶少辰的眼眸已经变蓝,却更加的寒冷,“赵队,我过去踢他一脚,你们就当没看见行吗?”

赵队和其他几个警察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转过身。

叶少辰大步走过去,朝着他的裆下重重的踢了两脚。

众人听到一阵闷哼,好奇的回头,看到叶少辰的举动时,眼中流露出一种兴奋,他们是人民警察不会去做这种事,但心里却都恨不得杀了这个混蛋,他毁了多少家庭,多少人的生活。

叶少辰的力量没有人怀疑,那两下,这个男人估计这辈子都废了。

“好了,这两个人你们可以带走了。”叶少辰一脸轻松的说。

赵队扫视了眼现场,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慕薇薇,有些犹豫的说,“叶总,我们想让这位女士配合一下调查,你看……”

“可以。”慕薇薇从沙发上站起来,脸上的伤痕越来越肿,但是她的眼眸却很平静,“警察同志,你想问什么都可以。”

叶少辰心中稍稍震动,他没想到楚妍会这么快冷静下来。

“那就在这里问吧,就没有必要去警局了,她是我们公司重要的合作伙伴,又是香港同胞,传出去我怕影响不好。”

赵队说了“好”,带着一名警察走向慕薇薇。

……

所有的事情盘问清楚后,赵队长把搜出来的银行卡和现金如数还给慕薇薇。临走前,叶少辰在他耳边说,“千万别便宜这两个家伙,有空的时候替我去问候问候他们。”

“放心,数罪并罚,他们估计牢底要坐穿了。”赵队长心知肚明的说。

“那就好。千万别放过这些人渣。”

哗啦啦一群人离开后,房间里只剩下慕薇薇、叶少辰和章贺三人。

“楚妍,这里不要住了,太不安全。”叶少辰说。

慕薇薇看着满目狼藉,心里沉重,“那我只能再次去住酒店了。”

“酒店也不行,你一个人总会被盯上的。”

慕薇薇诧异,“那……那我去哪?总不至于直接回香港吧。”

叶少辰专注的看着她,淡定的说,“去我家吧,还是住你上次住的房间。”

慕薇薇眼皮跳了几下,“去你家?这合适吗?”

“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你的安全最重要,”叶少辰看她还有些犹豫,接着说,“如果你后面觉得住的不习惯,可以再般出来。”

慕薇薇迟疑了片刻,“那好吧,我去收拾几件衣服和日常用品。”

叶少辰松了口气,他还是有些担心她会拒绝,因为她骨子里有一股倔强,如果她不点头,他是没有办法的。

看慕薇薇去收拾东西,叶少辰指使章贺拿了拖把过来,清理地面。

章贺一边呼哧呼哧拖地,心道,自从学校毕业他就没有干过这事了,不过他毫无怨言,犯了这么大的错,叶少辰不责罚他就已经很好了,总不能还让叶少爷亲自拖地吧。

慕薇薇拿好所有该用的东西,除了药水,最多的就是衣服,整整装了一行李箱。

走的时候,章贺关了所有的电源和水龙头,叶少辰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瞄了她一眼,脸上的巴掌印还是很明显。

“脸还疼吗?”他轻声问。

慕薇薇双手不自觉的捂住脸,她是怕叶少辰看出来怪异,低着头说,“还有点,不过比刚才好多了。”

“韩医生那有消肿的药,我家里就有,等会回去抹一点,消肿很有效。”

“好,谢谢你。”

叶少辰听着她的细语,心里发酸,直觉告诉他,这件事绝对和他脱不了关系,楚妍是因为他才遭受这样的事情。

车一路向别墅开去,气氛很沉默。

叶少辰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八点半了,再等十分钟,他就能揪出幕后的那只手了。

城西,夜色酒吧。

华灯初上,酒吧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八点四十分钟左右,一个身穿黑色短袖的男人走了进来,偏瘦,个子不高,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皮包,小眼睛敏锐的在酒吧里观察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然后快速走向了106包间。

在吧台和美女调情的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突然起身,对角落里的几个人做了个手势,也走向106包间。

酒吧里播放的是一首婉转的钢琴曲,片刻后,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从包间传了出来,接着就是有人喊“救命”的声音。

然而在这种地方,哪里会有人上去多管闲事?

救命声越来越弱,几分钟后。一群人从106包间出来,一个黑衣男子几乎是被架着出了酒吧。

酒吧里所有的人像是没有看到这一幕,该喝酒的还是喝酒,该聊天的还是聊天。

这样的打架,酒吧每个月都会发生几起,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

车里,叶少辰接到了夜鹰的电话,说了声“带回来”就挂了。

慕薇薇一直在看窗外的灯火阑珊,听到这通电话转过头看他,“抓到人了?”

“嗯,抓到了。”

这次,不论是谁,他都不会善罢甘休。

回叶家别墅的路慕薇薇走了无数遍,以前这是一条通往地狱的路,她没有想到,会有一天,她是为了安全重新回到地狱。

想想还真的挺讽刺的。

不过。这次也能更全面的搜索一遍别墅,只要藏宝图在叶少辰手中,她就不会放弃每一个角落。

别墅的灯很亮,熟悉的王管家站在门口等待主人的归来。

王管家看到慕薇薇的那一刹那,先是一愣,接着就神秘的笑了。

“王叔,上次楚妍住的那间房有打扫吗?”叶少辰从后备箱一边取行李箱,一边问。

王管家赶忙说,“少爷和楚小姐先吃饭,我马上派人去打扫,很快就好。”

慕薇薇此时哪有心情吃饭,蔫蔫的说,“我吃不下。”

叶少辰回头看了她一眼,“今天在工地转了大半天,中午就吃个盒饭,晚上又发生了这种事,胃里早就空了。没有胃口的话就喝点汤,秦妈熬的汤很好喝。”

慕薇薇想了想,点头。反正现在也没有房间去。

秦妈看两个人进了餐厅,赶紧把熬了很久的瓦罐鸡汤端过来,叶少辰让她去端菜,亲手给慕薇薇舀了一碗汤。

虽然心情不好,但是美味扑鼻勾起了肚子里的饿虫。

“啊——”慕薇薇刚张嘴想要喝口汤,嘴角的伤口再次被撕裂,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叶少辰看在眼里,心也跟着疼了一下,轻声安慰她,“嘴巴受伤了就慢点喝。”

“可是现在又有胃口了,”慕薇薇垂着脸,美食在前,嘴却不给力。

“那……慢慢吃。”叶少辰是个很不会说软话的人,因为他从小面对的,就是残酷的竞争以及父母的恶劣婚姻。

他不懂别的男人如何安慰女人,更加不会自己亲口说出这些话。

慕薇薇慢吞吞的吃着饭,叶少辰时而给她夹一块菜,气氛还算融洽。

一碗汤喝完,章贺走进了餐厅,“少爷,人带回来了。”

叶少辰双眸一冷,放下手中的筷子擦擦嘴,“你慢慢吃,我过去看看。”

慕薇薇“嗯”了一声。她现在没有兴趣知道幕后的人是谁,但是她清楚,这个人肯定和叶少辰脱不了干系,而且很有可能是……

客厅。

瘦小的男子被打得鼻青脸肿,看到叶少辰身体不由的抖了两下。

“你是谁的人?”叶少辰直接了当的问。

男子低着头不说话。

“章贺,敲掉他一颗牙。”叶少辰坐在沙发上冷冷的说,完全一个主宰别人命运的上位者形象。

两个保镖动作迅速的上前抓住男人的肩膀,并且把他的脸顺势抬起来。章贺不知从哪里摸来一把精致的小锤子,掰开他的嘴巴扬起手就要敲下去。

“别别。我说我说。”男子吓得脸色煞白。

章贺停了手,两个保镖也放开了他。

“谁?”叶少辰问。

“乔心优。”

叶少辰闭上了眼睛,果然是她,呵呵,除了她,在A市谁还能如此针对楚妍?

“她怎么会有那么多钱?”叶少辰不理解。

男子摇头,“我不知道。”

难道是南宫昊给的?他这么舍得下血本?

看来要亲自问一问她了。

“章贺,备车。”叶少辰起身走向餐厅,慕薇薇还在慢慢的喝汤。

听到他的脚步,慕薇薇转过头用目光问他,叶少辰深吸一口气说,“是我连累了你,幕后指使的人是乔心优。”

慕薇薇听到这个名字,脑海里也冒出相同的一句话,果然是她。

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怎么会遇到如此执拗的女人。

“你现在要去找她?”慕薇薇看他一点点挽起袖口,问道。

“是,我必须彻底解决这个麻烦,否则以后……”

“别杀她。”慕薇薇打断他的话,叶少辰抬眼看她,的确,他刚才起了杀机。

“别杀她,”慕薇薇淡定的看着叶少辰,“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杀人。老天爷在上面看着,我相信因果循环。如果她做了很多坏事,自然会有天收,但是,你不要杀人。”

因果循环?

叶少辰心里猛地跳动,她是怕今日的杀孽报应在他身上?还是孩子身上?

“好,我答应你。”

叶少辰突然有种想抱住她的冲动,硬是生生忍住。

“王叔把房间收拾好了,你就早点去休息,不要想太多。”

“我知道,我没事。”慕薇薇说的是真话,她经历过比今天下午更残酷的事情都挺过来,更何况这点风浪?当时那个男人扑过来的时候,慕薇薇就想,如果叶少辰没有接到这个电话,那么就算是被玷污了她也会坚强的活下去,她还没有傻到去寻死,她还有孩子要照顾。

叶少辰目光深邃的看了看她,转身去找乔心优。

饭吃完,王管家走过来恭敬的说,“楚小姐,房间打扫干净了,床单和被子都是新换的,行李也给您放到屋子里了,这个是少爷临走时让交给您的药膏,您晚上睡前抹一点能舒服很多。如果还有什么需要,您就找我。”

“多谢王叔。”慕薇薇心口暖暖的。

低着头的王管家听到这一句,有些晃神,眼睛不由的发酸,因为他在此时想起了少奶奶,那个善良的姑娘,每次也会对他说,多谢王叔。

语调,音色,一模一样。

正要上楼,秦妈追了过来,手中还端这个小碗,里面放了三颗鸡蛋。

“楚小姐,这是我刚煮的鸡蛋,很热,你把它们剥了皮,在脸上滚一滚,消肿很有效。”

慕薇薇的眼睛不由的湿了,在这里。善良的人还是有很多。

“谢谢你秦妈。”

秦妈被她的客气弄得不好意思,“不用谢不用谢,你明天早晨想吃什么?”

“都可以,您的厨艺很好,做什么都很好吃。”慕薇薇很真诚的夸赞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