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蒙混过关,楚轩出事/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沉默了片刻,叶少辰伸手将她搂进怀中,安慰道,“是我不对,总是走不出心魔。”

慕薇薇知道他说的心魔是什么,作为楚妍的角色,她连忙说,“没关系,我可以等,如果有一天你妻子回来了,我一定转身就走,但是她不在的这些日子,我想陪在你身边。”

“谢谢你,楚妍。”叶少辰沉声说,眼中仅存的那一点点欲望淡了下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回到包间,楚轩一眼就看出来慕薇薇的嘴唇红的不正常,还有些肿,心下立刻明白这二人出去干什么去了。

没想到嘛,这个慕薇薇看起来挺清纯的,没想到这么火爆,真人不露相嘛。

慕薇薇察觉到楚轩戏谑的目光,脸一红,假装低头喝水避开他的视线。

宾主尽欢,接风宴终于散场。

离别时,叶少辰偷偷捏了一下慕薇薇的手,才放她上车。

“这么依依不舍的,要不要我找个借口再把你打包送到叶家去?”车子开动后,楚轩才凉凉的调侃她。

慕薇薇本想说,我的事情不要你管,但看到前面的司机,硬是把这句话忍住了,捏着嗓子说,“哥哥,有你这么说妹妹的吗?”

楚轩喝的有点多。此时脑子乱哄哄的,也不和她争论,懒懒的靠着椅背上休息,只是肚子里全是酒,难受的厉害,他有气无力的说,“你看这附近有没有吃的,路过的时候停下帮我去打包一份。”

“你晚上只顾喝酒了吗?”慕薇薇诧异。

楚轩斜了她一眼,“还不是因为你说错话,我最讨厌吃这种甜腻腻的菜了。”

慕薇薇嗤嗤笑了笑,“我当时真的不知道怎么说,而且说你什么都吃才最保险吧。”

“我可是楚家大公子,难道就那么不挑吗?”

慕薇薇知道是自己的错,赶紧道歉,“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我记得酒店附近有一家粥店,味道还不错,我等会儿过去给你买一份,你喜欢吃什么粥?”

比起粥,楚轩更想吃一顿火锅之类的,但是也知道现在他的胃承受不了,只好退而求其次,“只要不是甜的就可以,我到现在还觉得胃里有一股甜腻腻的感觉。”

“知道了,我绝对不买甜的。”慕薇薇保证道。

果然,在回去酒店的路上,慕薇薇看到了以前吃过的一家粥店,此时虽然接近深夜,但是店铺的灯还亮着,里面坐着不少顾客。

慕薇薇下车去买粥,又自己点的楚轩不喜欢吃,就买了三样,鲜虾粥,鸡肉蔬菜粥以及皮蛋瘦肉粥,用专门的保温盒装着带回了车里。

到了酒店门口,司机要去停车,楚轩就落在了慕薇薇的手上,此时酒劲发作,楚轩有些站不稳,慕薇薇只好一手提着装粥的袋子,一手扶着他往酒店走。

“你看着不胖啊,怎么这么重?”慕薇薇嘴上嘟囔着,摇摇晃晃的架着他往进走,楚轩听到她的话,恶作剧的故意往她肩上又压了压。

好不容易把楚轩弄到了房门口,慕薇薇已经气喘吁吁了,“你的房卡呢?”

楚轩的脑子并不糊涂,就是酒精冲脑想要捉弄她,“在口袋里。”

慕薇薇没觉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就伸进最靠近手边的口袋,空空如也。

夏季的衣衫都很单薄,隔着薄薄的布料,楚轩的腿感受到女人的手指,不禁一阵发麻,可是再看慕薇薇那张脸,他硬是闭上了眼睛。

妈的,她顶着这张脸,他什么都不敢想,总有股乱伦的感觉,身子不由的直了直,空着的那只手从裤子口袋掏出房卡,刷卡进门。

慕薇薇好心把他扶进房间,放下几份粥,走到饮水机旁用一次性纸杯接了一杯温水。

“你胃不舒服,先喝口热水吧。”

楚轩正好口干舌燥,一仰头咕噜咕噜喝了个干干净净。

“我买了三样粥,不知道你喜欢吃哪一样。你胃要是不舒服的话,就吃了粥再睡。”慕薇薇一边说着话,一边把粥送袋子里取出来,并排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我知道了,你赶紧走吧。”楚轩看到她的脸就莫名的不爽,他妹妹才不会对他这么客气,总觉得太别扭。

慕薇薇巴不得离开,见他这么说,赶紧往门口走。门刚拉开,楚轩似乎想起什么叫住她说,“你今天中午猜的没错,下午叶少辰问我你喜欢吃什么,估计他对你还有点怀疑,你自己小心点,别露出马脚。”

慕薇薇心里咯噔一下,说了声“我知道了”就拉门离开。

她当时只是顺嘴说了这么句,没想到真的派上用场了。只是这个叶少辰的疑心也太重了,楚妍的亲大哥都出来作证了,他居然还怀疑,他对自己的直觉太自信了。

不过他想怀疑就去怀疑,他手里又没有确切的证据,只要自己死不承认,他就没有任何办法。

这边,叶少辰刚一回到家里就接到了章贺的电话。

“少爷,楚小姐和楚总已经到酒店了,回去的路上,楚小姐进了一家粥店,买了三份粥,其他的就没有什么了。”

叶少辰想起今天晚上楚轩几乎什么都没有吃的事情,总觉得怪怪的,楚妍不是说他什么都吃吗?那家店的菜还是很不错的,至于他只吃那么一点点吗?

“章贺,你去查一下,楚轩喜欢吃什么口味的菜,记得要隐秘一些,不要被人发现。”

“是,少爷。”

叶少辰扔下手机就进了浴室,冲了个凉出来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他喝得也有点多,但是心里却留着几分清明。

楚妍是楚家的二小姐,身份高贵,什么样的男人没有见过,还在国外交过好几个男朋友,每一个都是人中龙凤,怎么就对自己死心塌地了呢?当然,叶少辰对自己的外貌和身家是非常自信的,但是光这些并不足以把楚妍迷得团团转,还宁愿当小三?

这太荒唐了。

想了会儿楚妍,又想了会儿慕薇薇,又想起自己的孩子,叶少辰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第二天,他头昏脑涨的拿起手机看时间,却看到章贺凌晨时分发过来的一条信息,点开,上面写道,少爷,我打听了香港的不少人,楚轩喜欢吃辣,几乎无辣不欢,每次出去吃火锅都要点最辣的。

把这段文字看了至少三遍,叶少辰倒在床上无言的笑了。

楚轩喜欢吃辣,这是朋友都知道的事情,作为亲妹妹的楚妍却不知道,这太奇怪了。

可是笑着笑着,叶少辰的脸色就冷了下来,如果这个楚妍不是真的楚妍,那么她来自己身边的目的什么呢?楚家这么千辛万苦的瞒着,还派来楚轩证明他的身份,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叶家有什么东西居然能够吸引到他们的关注?

想来想去,叶少辰只想到了那张残损的藏宝图。

其实,如果有人想拿慕薇薇来换藏宝图,他眼睛眨都不会眨一下,原本他对那张藏宝图也没有多少兴趣和好感。

……

酒店,慕薇薇吃了早饭,碰到楚轩带过来的几个人,点头打了招呼,心里不由的纳闷,都这会儿了,楚轩还没有起床?

看他工作的认真样子,好像并不是赖床的人啊,难道是昨晚喝酒喝得太多,早晨起不来了?

带着疑惑,慕薇薇来到他房间门口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应答。

真的没起?

不管了,回到自己房间,慕薇薇刷了会儿手机。太阳越升越高,这时唐世轩来了电话,慕薇薇随手接起。

“楚小姐,你看到楚总了吗?”唐世轩试探着问。

“没有,他昨晚喝得有点多,估计还睡着呢。”慕薇薇猜测道。

唐世轩似乎有些着急,“是这样,昨天会议上有一些关键问题没有解决,今天供应商来专门洽谈,约的时间是上午十点,现在都九点半了,楚总还没有来,我刚打他手机,是关机状态,楚小姐,你能去楚总房间看看吗?往常他就是喝再多酒,第二天还是恢复正常……”

唐世轩念经般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慕薇薇抓住了话题中心,赶紧打断他的话,“唐总,你们先不要着急,我过去看看,等会给你电话。”

“好的,谢谢楚小姐。”

慕薇薇再次来到隔壁房间,生怕他是真的睡着了听不到,响亮的拍着门,可是里面还是没有声音。

这会儿慕薇薇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忙找来客房经理,表明身份后,请他打开了楚轩的房门。

“哥哥——”慕薇薇先没有进去,而是站在门口喊了一句,万一他光着身子怎么办?

没有人说话,浴室也没有人。

“哥哥——”慕薇薇声音放大了一些,满满的往进走,客房经理跟在她后面。

先映入眼帘的是桌子上几个打开的粥盒,但都没有吃饭,再往进,就看到大床上躺着一个男人,裸着上身,下半身在被子里看不见。

慕薇薇连忙转过身,对客房经理说,“麻烦你过去喊他起床。”

然后她就听到客房经理在身后惊呼一声,“楚小姐,你哥哥好像病了,身体烫的厉害。”

慕薇薇一惊,也顾不得害不害羞,忙转身跑过去一看,楚轩果然浑身发烫,皮肤泛着不正常的红晕,脖子上还有不少红疹,看着很骇人。

这……这是怎么了?

客房经理见过识广。看他这种症状说,“好像是过敏了,楚小姐,你赶紧打120。这可不敢耽搁,过敏也会死人的。”

慕薇薇哪里还敢耽搁,掏出电话就打120。

等救护车的过程中,客房经理又叫来一个男同事,帮楚轩把衣服穿上。

慕薇薇看到楚轩一副气息奄奄的样子,心里有些发慌,默默祈祷楚轩千万别出什么事情。

救护车来的很快,楚轩被担架抬下去。

“谁是家属。”一个医生问。

慕薇薇忙说,“我是他妹妹。”

“你跟着我们的车去医院。”医生说完大步往外走,慕薇薇自然跟上。

坐上救护车,慕薇薇担心的看着楚轩,问医生,“我哥哥怎么了?”

“看起来好像是过敏了,”医生观察了一阵说,“他对什么食物过敏?”

慕薇薇懵了,她怎么知道啊。

医生看她一脸茫然,也不问她了。

这时,唐世轩的电话又进来了,慕薇薇刚一接起来就听他问,“楚小姐,楚总起床了吗?供货商到公司了。”

“唐总,我哥哥他昏过去了,我现在送他去医院,公司那边你自己应付吧。”

唐世轩一听,楚轩晕过去了,这还了得,赶紧说,“工作这边我可以推一推,楚总被送去哪家医院了?我现在就过去。”

开玩笑,楚家未来掌门人都晕过去了,工作算个屁。

慕薇薇说了医院名字,唐世轩说了声“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一到医院,楚轩就被推进了急救中心。慕薇薇焦急的在外面踱步,她对这个楚轩没有什么坏印象,反而和他相处很轻松,她一点都不想他出事,还是这种关键时刻。

“楚小姐。”唐世轩看到她跑过来,在她面前停下缓了口气说,“楚总呢?他怎么样?”

慕薇薇指了指急救室,担忧的说,“还没有出来。”

“楚总到底怎么了?昨天晚上喝酒的时候还好好的啊。”唐世轩满脸担心。

他跟着楚轩做事已经多年了,很敬佩楚轩,既把他当上司也当作朋友,因此楚轩才能放心的让他来A市负责这个大项目。

“我也不知道,昨天回酒店的时候,他说喝太多酒胃里难受,我就在酒店附近给他买了几份粥,回到酒店,我看他酒气散了很多……”

唐世轩抽丝剥茧的听到买粥,连忙问,“你买的什么粥?”

慕薇薇回忆了片刻,说,“一份鸡肉蔬菜粥,一份皮蛋瘦肉粥,还有一份好像是鲜虾粥。”

“鲜虾粥?”唐世轩脸色大变,“楚总他对虾过敏。”

“啊?”慕薇薇震惊,随即又内疚的说,“我真的不知道,我……”

唐世轩当然不敢责备她,看她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赶忙安慰她,“楚小姐,你这些年一直在国外,不了解楚总很正常,不要太担心。楚总以前过敏过几次,都有惊无险,这次也不会有事的。”

慕薇薇懊恼的要死,“我当时下车的时候就应该多问一句,他不吃什么,也不至于现在……”

刚说到这,急症室的门开了,医生走了出来,严肃的说,“你们怎么才把人送来?”

慕薇薇一听这话,差点双腿瘫软倒地,幸亏唐世轩手快扶住她。

“医生,病人他……”唐世轩也不可置信,怎么可能?

没成想,医生却说,“如果早送来也不必遭这么多罪,人抢救过来了。但是以后一定要注意,过敏都快12个小时了,太危险了。”

慕薇薇眼泪蹦出来,站直身子,“医生,你说话能一次性说完吗?差点吓死我。”

“我不这么说,你们家属怎么会关心呢?”医生冷冰冰的回了她一句,把一张问诊单给唐世轩说,“你们先去办住院手续吧。”

“好好,”唐世轩拿过问诊单就直奔交费处。

楚轩被护士从急救室推出来,脸上的气色好了很多,不过人还没有醒。

慕薇薇终于松了口气,和护士一块把他推到病房。

……

下午,楚轩慢悠悠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坐在病床边打盹的某人。她的头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垂在肩上的头发也跟着一晃一晃。

楚轩看着她,不由的笑了。她那么瞌睡旁边就有沙发,坐在这里干什么?

可能是这次晃得幅度有点大,慕薇薇惊醒了一下,忙去看点滴瓶,还有很多,然后,接着睡。

楚轩看她这副迷迷糊糊的样子,恍然大悟,原来她是为了盯着点滴,不过,她居然没看到自己?

昨天晚上慕薇薇出去后,他洗了个澡为了条浴巾坐下吃粥,由于喝了酒头晕晕的,也就没有注意到粥里面有什么东西,觉得挺好吃的,三份粥就都尝了几口,没想到到了半夜却浑身痛痒的厉害,酒劲太大根本起不来,想要打电话,一摸手机,不小心将手机拨下床,想要翻身拿手机却发现根本没有力气,挣扎了几下,就昏了过去。

楚轩看她点头点的难受,清了清嗓子,虚弱的喊了声,“喂,醒醒。”

慕薇薇猛地被惊醒,第一时间还是看点滴瓶,还魂后才发现楚轩眼睛睁着,正看着她揶揄的笑。

“我的老天爷,你总算是醒了,吓死我了。”慕薇薇拍着胸膛说,“你要是出个好歹。我还要不要活?”

“什么意思?”楚轩听不懂她的话,为什么他出事,她就活不了了。

“你想啊,你是楚家大少爷,我害你出事,你们楚家还不把我千刀万剐?”慕薇薇危言耸听的说。

楚轩苦笑,“哪里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再说,我对什么过敏你也不知道,就算出了事,也算不到你头上。”

慕薇薇听他这么说,乐了,皱了一天的眉头松开了,“你真的这么想?那就好那就好,我还担心你为了这件事怪罪我呢。”

呃……

楚轩有些无语,顺杆子爬说的就是她这种人,很想再挤兑她几句。可是一看到她那张脸,什么都不想说了。

试想,谁能对着自己的妹妹,调情呢?

想想都恶心。

“啊,我赶紧跟唐总说一声,他担心了一天了,走时千叮咛万嘱咐你醒了一顶告诉他。”说着,慕薇薇拿着手机走出病房去打电话。

人有三急,更何况打了好几瓶点滴的楚轩,趁慕薇薇出去,挣扎的从床上起来,用脚勾鞋,奈何过敏腿脚都肿了,活动也一点都不灵活,勾了几下拖鞋却越来越远。

叹口气缓了会儿,楚轩继续伸腿勾鞋,这时慕薇薇走了进来。看到他从床上起来,赶紧跑过去,“你要做什么?我帮你。”

楚轩抬头用戏谑的眼眸看她,“我要上厕所。”

慕薇薇尴尬,摸了摸鼻子,蹲下身子将新买的拖鞋亲手穿到他脚上。

楚轩被她这个熟练举动怔住了,好像长这么大,除了妈妈,没有人给他亲手穿过鞋。

慕薇薇却觉得无所谓,他是病人啊。

“那个,我扶你过去吧,”慕薇薇不去看他的脸,只是一边扶着他的胳膊,一边推着挂吊瓶的架子。

慕薇薇都无所谓,楚轩更加无所谓,再说,他现在确实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两个人慢慢的挪到卫生间,楚轩看着慕薇薇的发顶,心想,其实除了这张脸,她和妹妹一点都不像,简直判若两人。

如果是真的楚妍在这里,她一定烦的要死,叫嚷着要出去,一点耐心都没有。

到了卫生间门口,慕薇薇把支架放进去,然后红着脸低声说,“我就在病房门口,你完了喊我。”

楚轩还没有来得及说好,她就赶紧跑了出去。

活了二十多年,陪男人上厕所,这真的是大姑娘上轿第一次。

在门口等了会儿,估摸着楚轩结束了冲里面喊,“完了吗?”

冲马桶的水声从卫生间传出来。然后她听到楚轩的声音,“好了。”

慕薇薇这才进去,又把支架拿出来。

楚轩坐到床上,慕薇薇弯腰把鞋脱下来整齐的放在床下面,表情淡定的问他,“你现在有没有想吃的?辣的除外。”

“什么都不想吃,你倒杯水给我,渴的厉害。”

“哦,”慕薇薇转身去倒水,他才费力将双腿抬到床上,只是小小活动了这么一下,楚轩就累出了一身汗。

慕薇薇端着水过来,递给他,“唐世轩说他下班了就过来,问你有没有什么指示。”

楚轩喝了水才说,“你让他去酒店把我的手机拿过来,可能掉在床下面了。还有笔记本电脑。”

慕薇薇低头认真的编短信,仰头问,“还有什么?”

“再没什么了,”楚轩皱着眉看了她好一会儿,才说,“我还是不习惯你顶着这张脸,你能不能在我面前摘了它。”

慕薇薇立刻拒绝,“不行,就算摘也要晚上,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

“我就问一句,你激动什么?”楚轩语气不好的说。

慕薇薇郁闷,“你以为我愿意戴着?每天皮肤不透气不说,还难受的要死,每次光是戴它就要费好长时间。所以,你就算看着我不习惯也看着吧,就这样了。”

楚轩气笑了,“喂。我不过随便说一句,你至于吗?”

慕薇薇也觉得自己有些无理取闹,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有了陌生男人顶着哥哥的脸每天在自己眼前晃,她也会觉得碍眼。

她不过是把楚轩当成了唯一能吐槽的人,所以有些失态。

“对不起啊,我没有控制住情绪。”慕薇薇挤出一丝笑容道歉。

楚轩不知怎么,心里有些不忍心,嘴上却说,“其实你还可以再泼辣一些。”

慕薇薇笑了,“你就别调侃我了。”

“我说真的,”楚轩看似认真的说,“我妹妹,也就是楚妍,其实是个很……活波开朗的姑娘,看到什么事不顺眼就会说,从来不懂的收敛脾气。也不会为别人着想,只图自己开心就好。”

说活泼开朗都是粉饰了楚妍,用飞扬跋扈才对,不过好歹是自己的妹妹,楚轩还是要给她留几分情面。

“那是因为她有一个强大的后盾,她有资本这么做。”慕薇薇实话实说,楚妍有钱有貌,有大把的人惯着她,如果是个没钱又丑的女孩,人们只会讨厌她。

楚轩没想到她能想的那么透彻,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

“药完了,”慕薇薇突然看到只剩下一点的点滴,赶紧按响床头的呼叫键。

一分钟后,护士拿着一瓶点滴进来,对着上面的名字问他,“是叫楚轩吗?”

“是的。”

得到肯定答复,护士才把新的点滴换上,调滴速的时候偷偷看了眼病床上的男人,果然英俊帅气。

而她这个小动作,全部落进慕薇薇的眼中。

等护士出去了,慕薇薇才笑着说,“第五个了。”

“什么第五个?”楚轩一头雾水。

“从你进这间病房,这是第五个护士借工作之便来参观帅哥。”

楚轩摇头笑了笑,“那只能说她们见到的帅哥太少了。”

他早就习惯了这种注视,在他看来,男人的皮相只是一张脸面,长得帅长得丑无所谓,只要工作能力足够强就可以。

“大哥,你也不想想,能住医院的,大都是面色如土,毫无形象,就算平时是个帅哥进了医院也被打了好几个折扣,现在这帮小护士能看到你这种风姿卓越的。还不赶紧来洗洗眼睛?”慕薇薇说着坐在凳子上,“你说,你如果在这住个十天半个月的,全医院的护士是不是都要来转一圈。”

楚轩被她逗笑了,“哈哈哈,我才不想在这住十天半个月,两天足矣,我又不是动物园的大熊猫,专门住这让她们参观。”

笑音刚落,病房的门就被人敲了两声推开了,叶少辰和助理站在门口,助理手中还提着一个果篮。

“叶少辰,你怎么来了?”慕薇薇从椅子上站起来,立刻回想护士走后有没有说什么露馅的话。

叶少辰脸上挂着微笑走进来,“我听说楚总生病了,过来探望一下。”随后又看向楚轩,“楚总感觉怎么样?”

楚轩换上客气的笑容,“好多了,这是老毛病,没多大事,住两天就能出院。”

“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晕倒呢?我听到消息的时候真的吓了一跳。”叶少辰说的是真话,他还以为昨天晚上的酒菜有问题,立刻让章贺去查了一下,才知道是食物过敏了,而且过敏的食物正好是慕薇薇买的几份粥。

妹妹居然不知道哥哥吃什么过敏?

楚轩对视着叶少辰笃定的目光,就知道他一定是调查完了才来的医院,所以他并不打算隐瞒。

“昨天我喝了太多酒,走到半路胃太难受了,就让阿妍给我买了几碗粥,她这个丫头啊,在国外待的时间太长,都忘了我不吃虾,我也没有注意她买的粥里面有虾。就糊里糊涂的吃了几口,这不,就来医院。”楚轩一边说着还瞪了慕薇薇一眼,十足的大哥样。

慕薇薇看他这么替自己说话,心里感激,接着他的话胡编乱造,“哥哥,我知道错了,你就别怪我了,而且爸爸妈妈打电话都骂了我了,我以后绝对不犯这种错误了。”

“哼,我看你非要我这个大哥丢了半条命才开心。”

“哪有,你知道的,咱兄弟姐妹,我最喜欢你了。”慕薇薇这句话说出来,不仅自己起了鸡皮疙瘩,就连楚轩也有些受不了。

叶少辰看着兄妹俩一唱一和,原本准备好的问话全都咽进了肚子里。

“楚总要在医院住多少天?还需要什么吗?我在A市比较熟,帮得上忙的尽管说话。”

楚轩礼貌的笑道,“明天再住一天,后天就能出院了,有阿妍在这呢,她闯的祸,当然要她来照顾我,叶总不用费心了。”

叶少辰听到这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动声色的瞄了眼看起来内疚的慕薇薇,说,“她一个姑娘家,在有些方面估计不太方便,不如这样,我让我助理今晚留在这里。”

“太谢谢叶总了,不过还真不用麻烦你,唐世轩刚来电话说,他晚上来这里。”楚轩看了眼慕薇薇,调侃着说,“阿妍这小姐脾气,我也就是随口说说,可不敢真的让她熬夜陪我。”

叶少辰松了口气,只要晚上不是楚妍待在这里就好,他不想有百分之五十机率的薇薇晚上和一个成年男人待在一起。

几个人又说了几分钟话,叶少辰起身告辞,并叮嘱楚轩安心养病,然后出了病房。

慕薇薇把忙关上,长长的舒口气,好在没有穿帮。

“你刚刚那声什么最喜欢我,快要肉麻死了。”楚轩抓住她的把柄,打趣她。

慕薇薇也打个寒颤,“咦?我也觉得好恶心。不过刚才谢谢你帮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