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今晚委屈你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轩心里暗笑,难怪来医院还带着电脑,看来是计划好的。

不过私事归私事,对于工作,楚轩向来是个认真负责的人,于是楚轩想好的一大堆挤兑叶少辰的计划全都搁浅了。

时间还早,两个人就都打开了电脑,一个坐在病床上,一个坐在沙发上,把病房当成了工作室。

慕薇薇一看,嘿,这样挺好的。

她还真担心两尊大神撞到一起,斗个天翻地覆,没想到这么和谐。既然没有她什么事情了,慕薇薇就半躺在楚轩旁边的小床上,确保叶少辰看不到手机屏幕,然后刷手机。

本来是刷着时尚八卦新闻,可是她不由自主的就把孩子的照片点开了,然后就傻傻的看着。

叶少辰和楚轩都是工作狂,针对同一份文案一个说一个听,有分歧的地方再讨论,气氛还算热烈。

“阿妍,帮我倒杯水。”楚轩口有些渴,眼睛盯着电脑,随意的说。

可是慕薇薇的心神全都在照片上,根本就没有听到他说什么。

等了好一会儿,见慕薇薇坐着没有动静,他又说了一次,“阿妍,帮我倒杯水。”

这回,连叶少辰都抬起了头,可还是没有唤醒一副痴态的慕薇薇。叶少辰有些好奇,她再看什么呢?

“阿妍,”楚轩偏头看她。声音大了一点,“阿妍。”

慕薇薇猛地惊醒,看两个男人都盯着自己,一脸茫然的问,“干什么?”

“你看什么呢,这么专注,拿来我看看。”楚轩笑着伸手要手机。

慕薇薇哪里敢给,忙按下锁屏键把手机撞进口袋,胡诌道,“一个服装设计大师的传奇故事,你不会感兴趣的,你叫我干吗?”

“帮我倒杯水。谢谢。”

慕薇薇哦了一声,起身去给他倒水,顺便也给叶少辰倒了一杯。

“谢谢,”当她把水杯放在面前时,叶少辰抬眸对她轻声说。

在这一瞬间,慕薇薇想起照片里的那张脸,真的太像了,他长大了,大致就是这个轮廓吧,或许比他还要英俊。

叶少辰直直的看着她,敏锐的发现,她好像在透过自己看另外一个人,因为她眼底藏着一丝丝的欣喜和骄傲。

叶少辰心里一震,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楚妍,而她在透过他看谁?手机上她刚看到的某一个人吗?

“咳咳——”楚轩适时的干咳打断了某人的胡思乱想,慕薇薇发觉自己的状态不对,尴尬的冲叶少辰笑笑,然后赶紧回到刚才的位置上,真的找到一个很喜欢的设计师开始看,免得他等会儿问看的是谁的故事。

十点,医生最后一次来查房。

一进房间看到这副场景吓了一跳,楚轩他不认识,但是叶少辰还是稍有耳闻,没想到他大晚上的居然也出现在这里了,可见这个楚轩的来历绝对不一般。

明天可不能让那些小护士这么随便闹了,这是医生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随后对楚轩的态度也更加恭敬了。

经过两天的治疗,楚轩身上的红疹消失了,高烧也退了,唯一的后遗症就是浑身老使不上力气。

工作了两三个小时,楚轩觉得腰酸背痛,颈椎也很难受,正坐在床上活动筋骨的时候,扫到也有些疲倦的叶少辰,心里起了一个念头。

“阿妍,帮我捏捏肩膀,工作了这么长时间,肩膀疼死了。”楚轩说的很平淡,慕薇薇听了却不淡定了,大哥,你不是我亲大哥,这么好意思使唤我?

“哥哥,捏肩膀这种技术活,我不会。”慕薇薇直接拒绝。

楚轩余光看到某人揉眉心的手停了下来,更加火上浇油,“这有什么不会的,随便捏捏,我手上没有力气。”

慕薇薇用眼睛瞪着楚轩,你想干什么?

楚轩也仰头淡笑着看她,不干什么,你快点。

慕薇薇无声的作口型,男女有别你知道吗?

楚轩耸耸肩,你现在是我妹妹。说完,还不怀好意的看了眼叶少辰。

僵持半分钟,慕薇薇终于投降。

“哥哥,哪里不舒服呀,肩膀吗?”慕薇薇坐在床头。纤纤细手放在楚轩的双肩上,阴笑着问,“是这里吗?”

“嗯,就是那,酸痛酸痛的。”

慕薇薇没有给人捏过肩膀,但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想着电视里怎么给人按摩的,慕薇薇照猫画虎随便捏着,楚轩没有想到的是,慕薇薇看起来柔弱,手上的力道却一点也不轻。

不过,就算使出吃奶的劲儿,她也是从小娇养大的,这点力道对楚轩来说,刚刚合适。

“怎么样?舒服吗?”

“尚可。”楚轩笑眯眯的说。

慕薇薇在背后冲他翻了个大白眼。

沙发上的叶少辰心里却很不舒服,很想上去阻止,却没有任何立场,人家是哥哥妹妹,只是捏个肩膀,他有什么好说的?

眼不见心不烦。

“我出去抽根烟。”叶少辰撂下这句话,看也没有看两个人出了病房。

他刚一离开,慕薇薇就嗖的从床上起来,也停止了刚才的服务。

“楚轩,你是故意的吧。”慕薇薇压低声音问。

楚轩扭着脖子,“没有啊,我是真的肩膀疼,脖子疼。”

慕薇薇深深的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才说,“楚轩,你愿意帮我一把的话我很开心,也非常感谢,但是如果你不想帮我,也请不要在中间阻拦我,毕竟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

楚轩看她如此一本正经,也颇是认真的说,“阿妍,你个榆木脑袋,我刚才明明就是在帮你,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阻止你了?”

“你……”慕薇薇差点大声说出来,硬是压低嗓子说,“你看他的脸色,一定是生气了。”

“说你傻你还真是傻,”楚轩调侃她,接着说,“他哪是生气了,他明明就是吃醋了,你没有闻到吗?一股好酸的醋味。”

慕薇薇愣了几秒,看看病房门口,再看看楚轩,哦,原来男人也是会吃醋的吗?

“可……现在你是我哥哥,他吃哪门子醋?”慕薇薇对他这个解释还是不满意。

楚轩叹口气,一边下床准备去厕所一边说,“来,把鞋给我穿上我给你说。”

可能是昨天穿顺手了,慕薇薇居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很快速的弯腰帮他床上脱鞋,楚轩看着她的举动,心里暗叹,这个傻姑娘,什么时候才能拿到那份藏宝图?

看来他要尽快回到香港,就不得不帮助她了。

穿上鞋,楚轩接着刚才的话题说,“就是因为他现在认为你我是兄妹,他没有借口阻止,只能跑出去抽烟,如果你我不是兄妹,我让你捏肩膀,呵呵,我估计他会亲自上来动手。”说到这,楚轩俯过身在她耳边说,“这说明,你在他心里还是有些地位的。”

炙热的气息烫了慕薇薇一下,她下意识的往旁边躲了躲。

楚轩嘲讽的笑了几声,这丫头,他可不想对自己妹妹的脸做什么。

慕薇薇看他满满往卫生间的方向走,也不方便在病房待着,就出去找叶少辰,在走廊尽头,昏暗的灯光下,一个男人站着抽烟,烟圈一团一团将他包围,透着浓浓的孤寂。

已经过了十点,楼上里的人很少,再加上这里是高级病房,住的患者少。于是更加的安静。

叶少辰远远看她过来,将抽完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打开窗户透气,等她走近,烟味已经散的差不多了。

“今天晚上委屈你了,估计你得睡沙发。”慕薇薇没有问他为什么生气,这不是让他下不来台吗?

叶少辰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男人睡沙发,女人睡床,这不是很正常吗?有什么好委屈的。”

慕薇薇莞尔一笑,主动拉着他的手往回走,“等会洗澡就算了,也没有换洗的衣服,你简单洗洗就睡觉,忙了一天了,就别熬夜了。”

“你关心我呀,”叶少辰语气中不自觉地带了点酸气。

慕薇薇停住脚步。“我当然关心你了。”

“你关心我也没有帮我捏肩膀。”

慕薇薇差点噗嗤笑出来,楚轩说的果然没有错,这个男人就是吃醋了。

“叶少辰,你怎么跟个被抢了糖的孩子一样,好好,下次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帮你捏。”慕薇薇憋着笑说。

“以后不许帮楚轩按摩,就算你们是兄妹。”

慕薇薇无语,他的独占欲怎么这么强烈?以前没有发现啊,不过,以后楚轩似乎也没有什么借口提出这样的要求。想到这慕薇薇同意他,“我答应你,这样行了吧,真是服了你。”

两人走到病房门口,叶少辰突然拉住她,在她唇上狠狠的吻了一会儿,解馋了才放开人,嘴角带笑的进了病房。

慕薇薇郁闷的用手背擦干净嘴上的味道,自从上了床后,这个家伙真是不放弃任何揩油的机会。

三个人依次洗漱完毕,各自上床睡觉,当然,叶少辰的地盘是沙发,他身材太高大,管了头,脚就要垂在外面,管了脚,头就窝的难受,总之时百般的睡不着。

楚妍伸头看了眼,偷偷一笑没有管,他爱来就自己受着,她才懒得管他舒不舒服。

楚轩闭目养神,心里盘算着如何尽快完成任务,他不喜欢A市。从一踏进这里,他就麻烦不断。

而另一个人,叶少辰几乎没有睡意,他难受的翻来翻去,很想去楚妍的那张小床,就算容纳不下两个人,他可以把她抱紧怀里啊。

想到这,叶少辰拿出手机给近在咫尺的,某人发短信,等楚轩睡了,我去你那睡。

慕薇薇的手机就在枕头边放着,亮了两下,她拿起来一看,手机差点砸脸上。

这么近居然发短信?而且还是这种短信。

慕薇薇斟酌了一下,开始回复,赶紧睡觉,明天还要上班。

叶少辰的手机是震动,嗡嗡的响了两声,十几秒后,慕薇薇的手机又亮了。

沙发太小了,我睡着难受。

慕薇薇盯着短信看了好几秒钟,咬咬牙说,那我们换吧,你睡床,我去睡沙发。

回过来的信息吓了慕薇薇一跳,上面写着,不行,女孩子不能睡沙发,我们两个都睡床。

就这张小床?长度是够了,但是最宽也不过一米二,是个标准的单人床,他们两个成年人怎么一块睡?

再说了,还有楚轩在旁边。

不行,床太小了,两个人睡不下。慕薇薇几乎是咬着后槽牙打下这一串字,然后摁下发送键。

叶少辰看硬来不是办法,那只能等她睡着了。

好吧,我就睡沙发,晚安。

慕薇薇看他妥协,送了口气,放下手机闭上眼睛。

楚轩又不是傻子,余光看到慕薇薇的手机亮了又亮,再看叶少辰那边也是如此,就知道这两个人肯定在聊天,不过他没有兴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叶少辰先后听到两个人平稳的呼吸声传进耳朵,他终于可以行动了。

叶少辰悄悄的下床,蹑手蹑脚的走到慕薇薇的床边,她刚好侧身睡着,背后留出一片空地。他悄声躺下,然后将她搂进怀中。

房间里的空调很足,但突然贴上来这么一个热乎乎的东西,慕薇薇还是凭感觉的往另一边挪了挪,没想到整个人却被一双大手帮主了。

一下子从沉睡中惊醒,发现自己被人搂在怀中,正要喊声大叫,叶少辰预料般的捂住她的嘴,在她耳边轻声说,“别怕,是我。”

慕薇薇一颗心稍稍放松,可怒气却冒了上来,翻过身怒目而视,他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叶少辰委屈的叹口气,小声说,“沙发真的太小了,我的脚没一会儿就麻了,你就好心收留我吧,放心,我觉得不会胡来的。”

慕薇薇还是瞪他,她才不会相信他的话。

“我发誓,真的不会胡来,楚轩还睡在旁边呢,我还不至于那么没有分寸。”叶少辰用手阖上她的眼皮,“乖,睡吧,我抱着你睡。”

慕薇薇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一口咬在他手上,用力咬了好几秒才松口,不想看到他又转过身去睡。

叶少辰一点点顺着她的头发,仿佛在顺着她的炸毛,等她僵硬的身子终于柔软了,叶少辰才再次将结实的胳膊放在了她腰间。

脑袋放在她脖颈处,叶少辰有些疑惑,为什么她用的沐浴露明明不同,他却能在她身上闻到熟悉的味道呢?

是自己的心理在作祟吗?

心里无奈的笑,似乎自从这个女人出现以后,他每天晚上都是带着疑惑入睡。今晚,他不想那么多了,软香在怀,就算不能做什么,他也要好好睡一个觉。

黑暗中,另一个人睁开了眼睛,他默默的看了会几乎是重接在一起身影,再次闭上了眼睛。

清晨,叶少辰率先醒来,慕薇薇还枕着自己的胳膊正在做美梦,他活动了一下手指。

彻底麻木了,根本没有知觉。

半撑起身体,叶少辰轻轻将慕薇薇的脑袋抬起来抽出自己的胳膊,又把她轻放在枕头上。做完这一切后,叶少辰才感觉整只右胳膊像是过电一般酥麻。

下床,楚轩还没有醒来,他走到沙发处拿起手机活动着四肢走出病房。

“章贺,带一套衣服来医院,楚轩的病房。”

这时,里面的楚轩也醒了。他其实醒的比叶少辰还要早,为了避免和叶少辰的冲突,他选择视而不见。

他和叶少辰不是敌对关系,没有一点恩怨,甚至还想从他那拿点东西,怎么会和他对着干呢?他又不是慕薇薇这个傻子。

早晨的阳光一缕缕洒进病房,强大的生物钟将慕薇薇叫醒,迷迷糊糊赖了会儿床后,想起什么猛地翻身而起,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卫生间传来唰唰的水声,不知道是叶少辰还是楚轩。

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慕薇薇这才下床。

病房外,章贺来的很快,除了带来叶少辰要的一套衣服,还有平常的洗漱用品。

找到一个值班医生的办公室,叶少辰打了个招呼就进去洗漱换衣服。

几分钟后出来,又是容光焕发神采奕奕却又带着点阴沉的叶少辰。

慕薇薇看到他愣了一下,速度挺快的嘛。

“我让章贺等会买点早餐上来,我先去上班了。”这话叶少辰是对着慕薇薇说的,他在这里待一晚上完全是因为慕薇薇,但是他却不想越俎代庖,把接楚轩出院的活接过来,楚家那边有的是人,不用他出头,否则显得太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嗯嗯,你赶紧去吧。”

这时,楚轩从洗手间出来。额前的头发还湿漉漉的。

叶少辰转身和他说告辞,“楚总,项目上还有什么问题的话,尽管给我来电话,或者我们面谈。”

“OK,没问题。”楚轩送他出去,“昨天晚上谢谢你了。”

“不用谢,我是看在楚妍的面子上。楚总留步,我先去上班了。”

“再见。”

章贺跟着叶少辰下去买早餐,慕薇薇溜进洗手间草草洗漱,听到楚轩在外面说,“我们回到酒店要好好谈一谈。”

慕薇薇惊住,脸上的水还没有擦干就跑出来问,“谈什么?”

楚轩蹙眉,对她这种不修边幅很不满,“你的速度太慢了,我们制定个计划。要加快速度。”

慕薇薇喜上眉梢,她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呢。

“你怎么突然这么好心要帮我了?不是说我干的事情,你忙你的事情互不干涉吗?”慕薇薇歪着脑袋笑道。

楚轩坐在床边等医生来,“是这样说没错,但是如果你尽快完成任务,我就要一直待在A市,我对这个城市实在喜欢不起来。”

“原因这么简单?”就是因为讨厌这里,所以想赶紧走?

A市是慕薇薇出生成长的地方,有着无数回忆,在她看来A市是座很好的城市,但总架不住楚轩这种人讨厌。

没有什么东西是满足所有人的。

“还有一点。”楚轩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说,“某些人太笨了,再这样下去简直是砸我们楚家的招牌。”

慕薇薇傻呵呵笑了,他说的对,她又不是乔心优,没有那么多阴谋诡计。

她鞠了个90度的鞠躬,笑嘻嘻的说,“感谢楚先生仗义援手,赶紧说说,接下啦怎么办。”

“你也太急躁了吧,这里人多口杂怎么说?”楚轩低声训斥她,果然,两分钟后章贺就提着全球最大快餐店的那家的粥。

“叶总走时吩咐让我给大家买的早餐,还热着呢,也不知道你们喜欢吃什么,我就都随便买了几样。”

“谢谢你,章贺。”

“楚小姐客气了,还有什么事情吩咐吗?”

“没有了,谢谢,你去忙吧。”慕薇薇话说完,章贺冲楚轩点点头,出门而去。

睡了一晚,楚轩觉得自己的状态又好了很多,精气神回来了六成。

吃了饭,八点上班,医生和护士就准时出现在了病房门口,不同以往的是,这次觉得只有一个护士跟着,而且也没有到处乱瞧,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绝不多看多说。

这样慕薇薇大为惊讶,难道有人投诉昨天那些护士了?

抽了一小管血,医生说,“楚先生,等化验结果出来,确保您没事了,您就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

“化验结果什么时候出来?”楚轩对这个比较关心。

“最迟也要两个小时。”

“知道了。”楚轩说了这三个字就没有了下文。弄得医生有些尴尬,想起他可能的强大势力背景,也就不敢再多说什么,灰溜溜的走了。

慕薇薇觉得有趣,笑着说。“嗳,今天怎么才来了一个护士,你是不是骂人家白衣天使了?”

“我有那个闲工夫?”楚轩鄙视了她一眼,低头打开了电脑查看多封邮电,着手开始工作。

等待出结果期间,楚轩给公司里的人打电话让来辆车,就算检测数据还是说他不能出院,他也不打算忍下去了。必须出院,他在这里受够了,而且他手头还有大量的公事要做,在这里耗不起。

还好,出来的数据显示,他的各项指标恢复正常。

“再也不想来医院了。”楚轩和一行人乘坐电梯来到车子旁边,长长的吐口气感慨道。

慕薇薇不怕死的接了一句,“我想,没有人会喜欢来医院。”

“走吧,回去轮到你的事情了。”

楚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突然间就想管慕薇薇的事情了,他来A市前早就做了决定,他来,主要是为了这个游乐园项目,顺便为了证实身份,不管她干什么,怎么做,他绝对不插手一分一毫。

可是到现在,他打破几项规定了?

活生生打脸。

酒店。

“你半个小时后来敲我的门。”楚轩对隔壁的慕薇薇说。

“明白。”慕薇薇没有多问,因为她也要做和他同样的事情,那就是洗澡洗头。

她只在医院待了一晚上,就觉得身上汗津津的,更不要说汗了快三天的楚轩,那么爱干净的他,快要抓狂了吧。

……

换了身衣服,慕薇薇拿着一瓶水来到他房间,在沙发上坐下。

“说吧,现在事情进展到哪一步了?”楚轩直言不讳的说。

慕薇薇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前思后想过了,楚轩能来A市,必然是受银色面具男人支托,而且上次银色面具男人也说了,必要的时候楚轩可以帮自己。那就是说,楚轩也知道藏宝图的事情,那她就没有必要瞒着了。

“我有次和叶少辰无意中谈起世上有没有藏宝图的事情,我看他神色有些不对,他应该是知道藏宝图的下落,但是我在叶家找了个遍,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慕薇薇简单的说。

楚轩皱眉,“就这样?”

慕薇薇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楚轩哀叹一声靠在沙发上,沉默了一会儿问她,“你都找了哪些地方?”

“叶少辰的书房,卧室,陈列室,还有他的办公室。能找的地方都找了。”

“找仔细了?”

慕薇薇点头,“找仔细了,我把书架上的每一本书都翻了,没有。”

“说你傻你还真是傻,”楚轩不客气的训道,“那么重要的东西,叶少辰会夹在一本书里吗?”

慕薇薇辩解,“我是不想放过每一个机会。”

楚轩坐不住了,起身在房间里转着圈,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什么说,“像这种豪门大户,在家里都有设置暗格什么的,用来放置贵重又不方便在银行保存的东西,我家就有这种,或许,叶家也有这种地方。”

慕薇薇的眼睛亮了。“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呢?那我再找个机会去叶家找找。”

楚轩显然对她的能力存在质疑,“你算了吧,就算暗格机关摆在你面前,你也看不见。找个机会,我去一趟叶家。”

“这太危险了,叶家的安保很严密,你还没有进别墅,就被他们抓住了。”

楚轩再次嘲笑她,“我又没有说我要偷偷进去,像我这种身份当然要正大光明的走进去了。”

慕薇薇傻眼。

楚轩不想理这个小呆子,自言自语的说,“要怎么样才能大摇大摆的进去呢?”

随着他的自言自语,慕薇薇也陷入了沉思,想这个棘手的问题。

叶皇集团。

公司楼下保安挡住了两个穿着华贵的女人,一个五十多岁,保养的很好,一个二十多岁,看着有些骄横。

“对不起,你们没有公司的胸牌,不能进去。”保安很客气的说。

年轻女孩跳出来扯着嗓子说,“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找谁吗?你就敢拦我?”

保安也为难了,只好说,“那你打电话让你朋友下来接你,这样也可以。”

年轻女孩还想说什么,被中年妇女强拉到身后,抬着下巴趾高气昂的说,“我找叶少辰,我是他妻子的伯母,也就是他的伯母。你不信可以打电话去问一下,我姓方。”

没错,这个中年妇女就是方心怡,而这个骄横的年轻姑娘就是慕一瑶。

方心怡一气之下带着慕一瑶回到娘家,像等着慕长瑞翻身再回来,没想到越等他越落魄,她彻底没有了盼头。而娘家的几个兄弟侄子侄女也都不是善茬,不想让她常住,慕一瑶也经常和几个年轻人吵架。

有一天,方心怡突然听到一个消息,说叶少辰的妻子去欧洲学习了,新婚燕尔,结婚才半年就去学习,肯定是夫妻关系出现了重大的问题。而且,这么久了,慕薇薇都没有再出现过,没准不打算回来了。

想到这方心怡的一颗心活了,以前她就想把女儿嫁个好人家,后来看到慕薇薇嫁给了叶少辰,满心的不服气,还指使慕一瑶去勾引叶少辰,却都失败了。

现在不就是个好机会吗?

慕薇薇最好像她的哥哥一样。消失的无隐无踪,那她方心怡更加高兴。

这不,今天,她带着女儿来见叶少辰,还专门打扮了一番,拼命的把慕一瑶打扮的像慕薇薇。

以一个女人的直觉,慕薇薇走了这么久叶少辰没有寻花问柳,没有去声色场所一次,那就是心里还想着慕薇薇,那么越把女儿打扮的像慕薇薇,把握就更大一些。

她这后半辈子的生活和荣誉,可全寄托在女儿身上了。

保安一听是大老板妻子的亲戚,立刻又客气了三分,公司谁不知道大老板对妻子那叫一个好,他可不想触霉头,但是又不能违背公司的规章制度。

“这位女士,因为你们没有预约。就算是叶总的亲戚,我也不能放行,这样吧,我让前台给秘书处打个电话,问问老板的意思。”

方心怡没有其他办法,硬闯也闯不进去,只好答应他的条件。

保安用眼神示意旁边的同事去前台打电话,自己则站在门口挡着这两个女人。

总裁室。

叶少辰看文件看的眼睛酸痛,正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敲门声响了。

“进来。”

刘秘书平静的走进来,站在办公桌前说,“叶总,公司门口有两位女士找您,一位姓方,说是您妻子的伯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