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要么道歉,要么滚蛋/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少辰睁开眼睛,薇薇的伯母?姓方?

想了大半天,叶少辰才隐隐觉得,这个女人貌似是慕长瑞的妻子,叫什么他没有注意过。她来找自己干什么?

难道是和薇薇有关的事情?

“把她们到带会客室。”叶少辰说。

“好的,叶总。”

刘秘书来到秘书处,拿起电话要给前台打电话,想了想又放下,转身自己下楼亲自迎接。

保安看到刘秘书亲自下来,自然没有再为难。

刘秘书还没有走到公司门口,远远就看到两个女人,他的目光瞬间就落在了年轻女子的身上,长发垂肩,身材高挑,还有那模糊的脸的轮廓,好像……

不由的加快脚步走近,才发现不是慕薇薇,但是眉眼之间的样子却有点像。

他想起以前搜集的资料,慕薇薇有个堂妹,难道就是她?

“方女士是吗?请跟我来。”刘秘书一脸的平淡,没有疏远也没有殷勤。

慕一瑶是第一次来叶皇集团,她好奇的眼睛转个不停,不过她还没有看多久,就上了电梯。

方心怡看了眼刘秘书胸前的胸牌,总经理秘书。她连忙热情的拉关系,“刘秘书,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当上叶总的秘书了,真是有才华。”

刘秘书露出个礼貌的微笑,没有接话。

方心怡也不觉得尴尬,继续说,“以前薇薇总是说,叶总工作很忙。也不知道这次我们来冒昧前来会不会打扰他工作。”

刘秘书这次开口了,“叶总确实很忙,我先带二位去会客室,等叶总忙完了再说。”

刘秘书的话说的很活,并没有表明叶少辰一定会见这两个人,万一叶总懒得理她们呢?

方心怡很聪明,当然听出了刘秘书的言下之意,她还想再问点什么,但是这个嘴巴严谨的秘书估计不会告诉她想要的答案,也就闭嘴了。

到了会客室,刘秘书给两个人倒了水,客气的说,“二位先在这里等会儿,我还有工作要忙。”

“你去忙吧,我们在这里等叶总。”人在屋檐下,方心怡不得不低头。

刘秘书退出,慕一瑶忍不住了,拉住妈妈的胳膊,撇着嘴很不满的说,“妈妈,我们为什么不能直接去见叶少辰?把我们扔在这里算什么?”

方心怡拍拍女孩的手,耐心的说,“你以为叶少辰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吗?他可是叶皇的总裁,再说我们今时不同往日,能见他一面也是看在以前的交情上。”

方心怡看女儿还是一副拎不清的浑样,语气不由的严肃了很多,“瑶瑶,我在家里教你的都忘了吗?”

慕一瑶不耐烦的说,“都记着呢,你说了好多遍,要说话温柔,举止优雅,可是慕薇薇什么是时候是这样了?她分明就是个野丫头,动不动就出手打人。”

“瑶瑶,”方心怡很想发脾气,但是现在她不能,她还要靠着女儿翻身,只能再次说服她,“你难道还要在外公家住下去吗?你难道每天都要过看他们脸色的生活吗?”

“不想。”慕一瑶蹦出这两字。

“不想就听妈妈的,妈妈不会害你的。”方心怡拍拍她的小脸,温和的笑着说,“笑一笑,要记住自己是个大美女。”

慕一瑶被一哄甜甜的笑了,“嗯,我记住了妈妈。”

这边,叶少辰一投入工作就彻底忘了这两个人,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直到刘秘书再次进来送文件,他才豁然想起,好像还有这两个人。

“方心怡她们还在会客室?”

刘秘书以为叶总不想见这两人了,所以一直没有过去,没想到还记着呢。

“在呢。”

叶少辰唇角浮笑,那个性情急躁的慕一瑶居然能乖乖等这么久,看来慕长瑞一家真的是无路可走了。

那他就去看看,她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起身阔步出门,下了一层楼梯,来到全部透明的会客室,方心怡姿态端庄的坐着,而慕一瑶早就一脸的不烦躁。

方心怡很快看到了叶少辰走过来的身影,立刻碰了一下女儿的胳膊,慕一瑶一看到叶少辰,连忙站了起来,脸上摆出自认为最温婉的笑容。

叶少辰推门进来,先是瞄了眼慕一瑶。心里冒出来的一句话是,果然和薇薇是堂姐妹,咋一看还挺像的,就是眼眸里依旧藏不住的那股子骄横。

“叶总,您忙完了?”方心怡也站了起来,如今这个情势她不敢拿乔,更不敢直呼齐名。

叶少辰脸上没有笑容,直截了当的问,“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叶总,我今天来有件事想要求你。”

“有话就说,我手头的工作还没有处理完。”

方心怡把自己的女儿往前一推,说,“真是很不好意思,你也知道我们家现在这个情况,慕长瑞不知道上进,老本也被那个狐狸精瓜分完了,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想求求您,看能不能在公司给瑶瑶安排个工作。”

叶少辰心中暗笑,还以为她们有慕薇薇什么消息,真是多想了。

“你们慕家不是有自己的企业吗?为什么要来叶皇?”

方心怡叹口气,“慕家的企业早就不姓慕,全被外姓人霸占了,他们还怎么肯让瑶瑶回去工作?”

“我们公司现在不招人。”叶少辰冷声拒绝,他可是记得,薇薇和慕一瑶是死对头。

方心怡连忙给慕一瑶一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柔声说,“姐夫,我以前不懂事,给你和姐姐添了很多麻烦,尤其是给姐姐,现在我知道错了,你能给我一次机会吗?现在家里就剩我和妈妈了,她上了年纪,我总不能让她出去赚钱吧。姐夫,你就看在姐姐的面子上,让我在公司随便做个什么工作,我和妈妈也不至于饿死。”

叶少辰没有想到慕一瑶会说出这番话,不由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她和方心怡穿的虽然看似精致,但身上的衣服都是去年的旧款,像她这种娇养出来的小姐居然肯穿旧款衣服,可见确实没有钱了。

慕一瑶见他目光投向了自己,心中一喜,继续说,“姐夫,不管以前我和堂姐有多少过节,我们身上都留着慕家一半的血液,怎么说都是亲人,你怎么忍心看姐姐的亲人饿死呢?”

叶少辰冷笑,她算哪门子的亲人啊。不过,既然她这么想在叶皇工作,那就让她明明白白的死。

“这么想在叶皇工作?”

“嗯嗯,非常想。”慕一瑶欣喜异常。刚才看到叶少辰的第一眼,整颗心都扑了上去,如此神姿俊朗的男人,她就算每天端茶倒水都愿意。

叶少辰眉梢一挑,“这样吧,我们公司的招聘都是人事部门负责,我从来不插手,既然你要来公司,就按照公司流程走,刘秘书,打电话通知人事部,让他们派一个HR上来面试。”

“是。”

刘秘书出去打电话。

人事部经理一听是叶少辰召唤,想都没想自己跑了上来,在电话中问刘秘书,“怎么回事?”

刘秘书是个通透的人,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你那么精明,看叶总的表情就知道了。”

经理揣着一个惴惴不安的心,推开会客室的玻璃门,喊了一声,“叶总,你找我?”

“这有个应聘的,你按照公司规章制度,面试吧,”叶少辰语气很冷淡。说完后面加了一句,“不用看我的面子,该怎么面试就怎么面试。”

经理抬眼看了看叶少辰严肃的脸,心里有底了,坐在椅子上公事公办,“哪位来面试。”

慕一瑶忙说,“是我是我。”

“坐吧。”经理扫了她一眼,看她坐下了问,“你的简历呢?”

慕一瑶愣了,她来就是蹭面子,哪里准备什么简历了?

“没有简历。”她倒也痛快,因为她觉得这些都是走过场。

经理皱眉,“那我问你吧,哪个学校毕业的,什么学历,专业是什么?”

慕一瑶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思源学院毕业的,学的是财务管理。”

经理有些懵,这是什么学校,没有听说过啊,试着问了一句,“民办大专?”

慕一瑶点点头。

经理郁闷的回头看了眼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的叶少辰,毫不客气的说,“我们叶皇招聘的员工大多都是硕士毕业,当然,也有本科生,但都是极为优秀的,你这个学历我们是不会考虑的。”

慕一瑶不服气,“你们不能以学历来衡量一个人的能力吧,这也太片面了。”

“那请问你有没有工作经历?有什么突出的业绩吗?”

“我今年刚毕业,还没有找工作。”

经理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要什么没什么,到底和老板什么关系?不过看她这种资质,估计没有一点专业知识储备。

“我问一个专业问题,假如你的职务是会计,工作中你发现一笔业务不符规定,公司将会受到损失。但是会计主管坚持要你通过这笔业务,你怎么办?”

慕一瑶念书的时候就是混日子,她对这些一窍不懂,尴尬的“我……我……”了半天,说不是任何解决办法。

人事部经理工作多年,从没有见过这样弱的面试者,若不是看叶少辰坐在后面,在慕一瑶说没有简历的时候,她就会被请出办公室。

实在问不下去了,经理看向叶少辰,想要知道叶总的意思,到底是留。还是让她走。

叶少辰冷清清的说,“我刚才就说过了,不要考虑我,说你的结果。”

“叶总,她实在是不符合我们招聘的要求,没有办法录取。”人事经理硬着头皮说,他在叶少辰手下工作这么久,知道他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

果然,叶少辰对方心怡和慕一瑶说,“你们看到了,不是公司不招你,而是你的实力不够,如果非要进叶皇,不如先把自己本领提升了再来。”

方心怡看女儿一副骚包样,心里恼火,交了那么多钱去读书,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慕一瑶以为的走过场彻底破灭,没想到叶少辰来真的,赶紧说,“姐夫,我可以不做财务方面的工作,做个文员也行,端茶倒水什么的。”

叶少辰轻笑,“就算是端茶倒水的你也不行。”

“为什么?我发誓我不会懒惰的,也不会和上司顶嘴。”

叶少辰也不和她废话,对刘秘书说,“去把公司招待处的几个人叫过来。”

慕一瑶和方心怡不知道他的意思,人事经理却知道,因为那些人都是他招来的。

几分钟后,五个绝色美女窈窕地走进来一字排开,面带微笑的喊了声“叶总”。

叶少辰冷漠的抬了抬下巴,说,“看到了?她们就是专门为客人端茶倒水的,你觉得你的姿色可以吗?”

慕一瑶哑然,她自认为自己是漂亮的,可是和这几个女人一比,就像是不知名的小野花和牡丹相比,被秒成渣啊。

叶少辰见效果达到,挥挥手,几个美女鱼贯而出。

“好了,不需要浪费时间了,你们可以走了。”叶少辰说完起身往外走,慕一瑶急了,跑上去抓住叶少辰的胳膊,却被他冷眼瞪了一下,吓得撒开了手。

“姐夫,你就帮帮我吧,求你了。让我干什么都行,真的,不然我和妈妈会饿死的,求你了姐夫。”慕一瑶期期艾艾,眼泪都要奔出来了。

叶少辰听着她一声声喊“姐夫”,不由的动了恻隐之心,沉默了许久问人事经理,“公司不需要学历的是什么工作?”

人事经理在大脑中快速的搜索了一遍,还真有一个刚空出来的位置,就是……

“有?”叶少辰一眼就看穿了他的表情。

经理表情怪异,吞吞吐吐的说,“有是有一个,不过……”他看了眼慕一瑶,她估计不想干。

“我愿意的,只要给我一份工作,不管什么我都愿意。”慕一瑶抓住这根救命稻草,连忙表态。

“叶总,前天有一个清洁阿姨回家哄孙子了,我们正准备招一个。”

叶少辰一听,脸上露出笑意,“慕一瑶,这个工作干吗?”

“你让我去打扫卫生?”慕一瑶睁大了眼睛。

“你不是说什么工作都可以吗?而且你以为打扫卫生很简单吗?不过我想,你这种连自己卧室都不整理的大小姐,是不会扫地拖地的,所以,还是趁早另谋他路吧。”

“不,我做。”慕一瑶突然大声说,眼中充满执拗,“不就是打扫卫生吗?我做。”

只要能留在叶皇,只要能接触到叶少辰,她相信自己会拿下这个男人的,慕薇薇以前所有的东西她都抢过来了,这次也不会例外。

叶少辰稍稍诧异了一下,慕一瑶这么豁得出去?

不过,她想干就给她这个机会,反正每天也看不见。

“教给你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叶少辰对人事经理说了一句,然后离开了会客室。

人事经理算是看出来了,叶总根本就不想搭理这个喊他“姐夫”的姑娘,留下她估计也是看老板娘那一点点面子。

既然这样,那他只好公事公办了。

“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人事经理问。

“我叫慕一瑶。”

人事经理打电话到后勤部,“你们上来一个人,在会客室,刚招了一个清洁工,带她去熟悉一下环境。”

“现在就去?”慕一瑶惊讶的问。

“当然了,难道还要等明天?”

慕一瑶傻傻的看向妈妈,她刚才答应全冲着叶少辰那张帅脸,现在叶少辰走了。她一腔热血也渐渐凉了下来。

方心怡有些不忍,虽然她很想让女儿攀上叶少辰这棵大树,但是清洁工……这哪里是宝贝女儿干的工作?

方心怡走过来搂住女儿的肩膀,“瑶瑶,我们不做这个工作了,我们走。”

慕一瑶反倒不同意,“妈,来都来了,我先去看看环境。”

“可是,你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情?妈妈也舍不得你去干这种工作。”方心怡碍于人事经理在这里,没有说出什么难听的话。

慕一瑶却想的是,只要有机会见到叶少辰,她怎么会一直做清洁工?

母女二人说着话,后勤部来了一个中年女人,穿着很周正的套装,眼中带着精明。

她一看眼前穿着很时尚的人,问人事经理,“孙总,你招的人呢?”

人事经理指了指慕一瑶,“就是她。”

女人大跌眼镜,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下慕一瑶,价值不菲的裙子,高跟鞋,这分明就是一个娇养的大小姐,怎么会是新招清洁工。

“她?孙总,你别开玩笑了。”

人事经理淡笑,“没开玩笑,真的是她,好了,我任务完成了,人交给你了,叫慕一瑶。”

中年女人目送着孙经理离开。再回过头看慕一瑶和方心怡,退一万步讲,如果是方心怡来应聘清洁工,她都觉得比慕一瑶合适。

可是,招都招来了,她能有什么办法?

“慕一瑶是吧,那就跟我下去熟悉一下环境……”中年女人在前面带路,方心怡母女二人在后面跟着,坐电梯来到了后勤部。

“我们部门共有清洁工十五名,每个人负责一个楼层,当然,叶总那一层有专人打扫,不需要我们去清理。后勤部每天上班比普通的职员早两个小时,因为要确保普通员工上班的时候,楼道,办公室等工作场所全都是干干净净的。除此之外,厕所每天早中清理两次……”

“等等,还要打扫厕所?”慕一瑶瞠目结舌。

中年女人回答的理所应当,“对啊,有问题吗?”

慕一瑶愣愣的没有说话。中年女人就继续说,“上班期间我们有统一的工作服,鞋子无所谓。一个月底薪两千,按绩效拿工资,五险一金,但如果迟到,扣五十,工作没有做好被人投诉,扣一百……”

中年女人还在耳边说着各种规章制度,慕一瑶的心思却一直在打扫厕所上面,那么恶心,她怎么做?

“还有,你的试用期是一个月,一个月以后没有明显差错就会留下……慕一瑶!”中年女人看她心思早就不在了,不禁严肃的喊道,“我说的你有没有听进去?”

慕一瑶哪里被人这么呵斥过,正要反驳回去,却猛地想起现在自己的处境,硬是压下心中那口气说,“听到了。”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你的楼层。”

慕一瑶在中年女人的带领下来到五楼,长长的走廊一尘不染,难道以后这里就是自己工作的地盘?

太可笑了。

心烦气躁又百无聊赖的听完中年女人念经,慕一瑶早就脑子一片混乱。

“好了,你明天起开始上班,别忘了,我们是七点上班,可以往下浮动五分钟,但是超过七点零五分,就要罚款。”

“知道了。”慕一瑶在心里嘀咕,七点上班,那就意味着自己要五点多六点起床,这不是要自己命吗?

“行了,你回去准备一下,明天上班。”

慕一瑶拖着沉重的脚步在公司一楼大堂与方心怡汇合。

“妈妈,”慕一瑶哭丧着脸,只差哭出来了。

方心怡忙抱住女儿,安慰道,“咱不干这工作了,叶少辰摆明了就是侮辱你,是妈妈太心急了,走,咱们回家。”

然而,他们哪里还有什么家?方家。不过是他们寄宿的地方。

这一晚,慕一瑶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到底去不去?不去的话就要找其他的工作,如果去的话,虽然工作辛苦点,但是作为叶少辰的小姨子,公司的人应该会给她几分面子的吧。

……

或许是懒散惯了,第二天慕一瑶一睁眼就已经过了七点。

她急匆匆的穿好衣服洗漱完拿起包就给叶皇集团跑,现在没有了车,慕一瑶只能挤公交挤地铁。

八点半左右,慕薇薇拿着一叠文件从车里下来,往公司里面走,叶皇集团的保安认识她,不但没有阻拦,还替她推开了门。

三天没有见叶少辰了,每次他打电话约她见面吃饭。慕薇薇都推说楚轩布置了一大堆任务,没有时间。电话里,叶少辰的语气里都透着一股子怒气,对楚轩的怒气。

其实并没有什么任务,只是她欲情故纵的把戏罢了,天天见面,不但会增加他揭穿自己的风险,更会让他很快失去兴趣。

而今天,这根弦已经崩到极限了,再崩下去,效果就不好了。

踩着高跟鞋往电梯走,身后传来急促的跑步声,慕薇薇心想应该是哪个职员迟到了,就好心地往旁边让了让,没想到……

“啊——”后面的人直直的撞上来,慕薇薇往前一扑,双腿跪在了大理石地板上,手中的资料洒了一地,而后面的女人也摔得扒在地上。

正是上班期间,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大家见到这一幕,全都停住脚步侧目看来。

“喂,你会不会走路啊。”

慕薇薇正要挣扎着起来,一停后面这个叫骂声,怎么这么熟悉?

回头一看,这不是慕一瑶吗?还真是冤家路窄。

只是,她怎么会在叶皇集团?

慕一瑶看她愣愣的看着自己,连句对不起都不说,更是气的大声喊,“耳朵聋了吗?会不会道歉?”

慕薇薇在旁边一个人的掺扶下站起来,膝盖红了一大片,她冷目望着慕一瑶。“道歉?难道不是你撞上来的吗?”

“如果你直直的走你的路,我怎么会撞上你?”

“这么说,我的脑袋后面还应该长一双眼睛,这样就不会被你撞了,你是这个意思吗?”

慕一瑶噎住,“反正就是你的错……”

“楚妍?”叶少辰推开玻璃门,远远就看到楚妍和一个女人在争辩什么,地上全是纸张,赶紧疾步走过去,“发生什么事情了?”

慕一瑶回头,看到叶少辰风风火火的走过来,仿佛示威般的娇声喊道,“姐夫。”

可是叶少辰连她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走到慕薇薇跟前,眼中都是关切,“胳膊和腿怎么这么红?摔了?”

慕薇薇在听到某人喊“姐夫”的那一瞬间。就立刻解答了刚才自己的疑惑。

慕一瑶是来叶皇集团上班的,而且还是叶少辰允许的。

得到这个结论,慕薇薇心里涌起怒火,脸色也很不好看,“我来给你送文件,这个人突然从后面撞倒了我,还反过来让我道歉,叶总,这是你们公司的员工吗?”

叶少辰扭头狠瞪了一眼慕一瑶,柔声对慕薇薇说,“她是昨天刚招进来的。”

慕薇薇心中冷笑,果然被自己猜中了。

“我听她喊你姐夫,原来是叶总的亲戚,难怪这么骄横。”慕薇薇的脸黑了下来。

“明明是你自己走路不好好走,怎么能怪我?”慕一瑶梗着脖子狡辩。

此时,公司一个副总从旁边过被叶少辰叫住,“帮忙捡一下散落的文件。”

“不用,我自己会捡。”慕薇薇冷冷的说完,弯腰却被叶少辰挡住。

“膝盖都快肿了,别动了。”叶少辰在她耳边轻声说,然后转向慕一瑶,满脸寒霜得问,“我记得后勤部是早晨七点上班,现在已经快九点了,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慕一瑶被他的严厉吓住,眼睛都不敢看他,小声说,“我睡过头了。”

“第一天上班就迟到,慕一瑶,你根本就没有认真对待这份工作,你回去吧,叶皇不要你这种不负责任的员工。”叶少辰毫不客气的说。

“姐夫~”慕一瑶喏喏的喊。

“在公司,我只是叶总,没有姐夫。”叶少辰咬牙切齿的说,如果她不是慕薇薇的堂妹,他根本不会让她在这里多待一秒。

周围路过的员工虽然都很想站住看八卦,但是慑于叶少辰的威严,他们不敢,每个人一边往电梯慢慢的走,一边伸长耳朵听着。

“叶总,”慕一瑶改变称呼,“我今天不是故意起那么晚的,闹铃响了很多次……”

“我不想听到原因,我只看结果。”叶少辰异常冷漠。

慕一瑶目光委屈又婉转的望着叶少辰,带着丝丝情意,“叶总,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明天一定准时上班。”

叶少辰没有回答她。却改变话题说,“给楚妍道歉。”

慕一瑶双眸盯着眼前这个身材窈窕,面容绝美的女人,心里有了一点嫉妒,以刚才叶少辰的态度,他们的关系似乎很不一般。而且,这个女人给人的感觉……好像某个人。

“要么道歉,要么滚蛋。”叶少辰撂下这句话。

慕一瑶深深的吸一口气,“对不起,我错了。”

慕薇薇冷哼一声,撇过脸不看她,这个堂妹,她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为什么偏偏要碰上呢?

副总将所有的文件都捡起来还给了慕薇薇,慕薇薇又将文件拍进叶少辰的手里,“任务完成了。我走了。”

叶少辰向前跨一步挡住她的去路,把慕一瑶挡在背后,用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先别走,我好几天没有看到你了,等会儿去我办公室,让我好好看看你。”

慕薇薇真想“呸”他一脸,这段话说的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没心情,不想让你看。”

“那就谈工作,你不是刚把文件送过来吗?我有不懂的地方要向你请教。”叶少辰笑着说,他感觉自己能理解楚妍现在的心情,原本借着送文件的机会能好好待一会儿,没想到却闹了刚才一出,受伤不要紧,关键是楚妍觉得自己太丢人了。

慕薇薇却不领他的情,一想到慕一瑶是被他特权放进来的,她就恨不得再踹叶少辰两脚才解恨。

“不用请教我,我也不懂,我只是替我哥跑腿,有什么你直接打电话问他,我不当传声筒。”慕薇薇看事情完成,准备打道回府,叶少辰却拦着不让她走。

“你让开。”慕薇薇把怒火转移到了他的身上,脸色不善的说,“我回去还有工作要忙,没有空陪你闲聊。”

“没有闲聊,说了讨论工作嘛。”

慕薇薇的余光察觉到来自叶少辰身后的那双嫉恨的眸子,似笑非笑的讽刺,“叶少辰,你们公司招员工的标准这么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