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叶少辰发现秘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少辰还没有说话,慕一瑶却忍不住了,“你骂谁呢?”

慕薇薇冷笑的望着她,“我和叶少辰说话,哪个字里骂你了?”

“你别以为夹枪带棒的我听不出来,”慕一瑶从来都不是省油的灯,以前在慕家和慕薇薇吵,现在在方家和那几个表兄妹吵,嘴皮子功夫早就练出来了。

为了能接近叶少辰,她自降身价不惜来叶皇当清洁工了,现在却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狐狸精样的女人,叶少辰还明显的对她很不一般,她心里怎么能不气?

慕薇薇笑的更灿烂了,这个傻堂妹怎么只长年龄不长智商呢?

“看来你很有自知之明,自觉的把自己归到了标准低的行列。”

慕一瑶气的脸爆红,要不是叶少辰在这站着,她一定上去撕烂狐狸精的笑脸。

“你以为你很高级吗?左不过是勾引我姐夫的小三。”慕一瑶失去理智在大堂中央叫骂起来。

“慕一瑶!”叶少辰冷声爆喝。

“难道不是吗?那张脸就是个小三脸,还装委屈,姐夫,你别被她的外貌骗了,这种女人就是为了你的钱。”

叶少辰咬着牙,他真想把这个女人扔出公司大门,她是没有长脑子吗?

慕薇薇对她的指控却云淡风轻,“看来我很有必要自我介绍一下,这位小姐,我是香港MK公司的股东,也是叶皇集团目前的合作伙伴,你说我为了叶少辰的钱,真是抱歉,我们楚家的资产并不比叶家少,我对他的钱一点兴趣都没有。”

慕一瑶愣住,她见识浅薄没有听过什么香港MK公司,但是一听楚家的钱不比叶家少,心里就咯噔一下,还以为她只是一个长得好看点而已,没想到,背景也这么深?

那她岂不是更加没有机会了?

“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去上班?”叶少辰冲她吼道,心里却是在想,要和后勤部打个招呼,明天就让慕一瑶离开,借口都不用找,今天上班她会自动送上门。

才上班第一天就发生这种事情,让她再待下去,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慕一瑶生生咽下这口气,刀剐似的看了眼慕薇薇,然后向电梯走去。

一场戏落下帷幕,远处的围观群众立刻散的干干净净,就连前台小妹也端端正正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装作透明人。

叶少辰脸上的线条柔和了下来,看了看她胳膊上的伤,轻声说,“上去吧,我办公室有药膏。”

慕薇薇假装委屈的嘟着嘴,“那丫头是谁呀,这么霸道的,撞了人还反过来怪我。”

叶少辰领着她走向电梯,叹口气说,“她呀,是薇薇的堂妹。”

“哦~难怪叫你姐夫。”慕薇薇有些吃醋的说。

“薇薇和她关系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死对头,”一边说话,叶少辰一边按下电梯按钮。

“那你还让她来你公司上班?”慕薇薇这句话是替自己问的。

叶少辰耸耸肩,无奈的说,“慕一瑶昨天和她妈妈一起来公司。非要求我给她安排个工作,不然就只能饿死了,我也是看在她们曾经是薇薇亲人的份上让她进公司的。”

慕薇薇心里暗道,大伯母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会饿死,她让慕一瑶来公司上班,怕是不安什么好心,还想把女儿给叶少辰跟前推吧。

“我听你刚才说她在后勤部上班?干什么工作?”慕薇薇好奇的问。

“清洁工。”

“啊?清洁工?”慕薇薇大大的吃了一惊,慕一瑶那种娇蛮大小姐,自己的被子都不肯动一下,让她去做清洁工?

“那没办法,我是按照公司制度走的,人事部经理面试,什么都不懂,只能干些体力活了。”

慕薇薇对这个说法很赞同,慕一瑶当初的民办大专还是交钱上的,三四年前,慕长瑞还没有掌权,就算是想把女儿拿钱塞进好学校也没有办法。

“好歹叫你一声姐夫,你可以让她去哪个部门当文员啊。”

叶少辰低头深深的望了她一眼,说,“她来叶皇的目的不纯,我不能给她这个机会。”

什么机会,叶少辰不说,慕薇薇也听出了言外之意。

“那你可以直接让她离开公司啊,费这么大劲儿。”

“放心,明天她就会离开公司,而且是正大光明的。”

慕薇薇轻松了。她是打心底讨厌这个堂妹,什么都要抢她的,而且手段卑劣,她还真怕慕一瑶绞尽脑汁的缠上叶少辰。

初恋被抢,这是她的心理阴影。尽管初恋是个渣男。

到了办公室,叶少辰将文件放在桌上。从抽屉里拿出一小瓶药膏,牵着慕薇薇在沙发上坐下,一边抹药一边问,“疼吗?”

“还行。”慕薇薇低着头看,这瓶药膏是韩医生制作的,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给办公室还放了一瓶。

药膏抹在胳膊肘上,冰冰凉凉的很舒服。

“你这几天怎么这么忙?我约你吃饭都没有时间。”

“我哥哥整天拉着我学习呢,说我游手好闲连图纸都看不懂,今天早晨这份文件本来是唐世轩来送,我抢过来了。”慕薇薇笑眯眯的说。

叶少辰抬抬眼皮,“楚轩想把你培养成女强人啊。”

“毕竟是我们楚家的生意,总要懂一点,不能给楚家太丢人。”

“楚轩说的?”

“对啊。”

两只胳膊受伤的地方都涂了药,叶少辰又要给膝盖上涂,慕薇薇连忙说,“膝盖上我自己来,你去忙吧。”

“没事,早晨刚来,工作不多。”

慕薇薇犟不过,也就随他去,想起和楚轩商量的事情,谨慎的说,“少辰,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叶少辰看她语气这么认真,不由的抬头看了眼她,说,“你和我还说拜托?说吧,只要能帮的上忙的,我义不容辞。”

“是这样,我们MK和你们叶皇投资建设游乐园是来大陆投资的第一个项目,当然,这是第一个,却不可能是最后一个,以后我们来这边投资会越来越多,但遗憾的是,我们在这边认识的人太少了,也没有什么人脉,所以,我想让你帮我们搭搭线。”这段话是楚轩教慕薇薇说的,她认真背了好几遍。

叶少辰听到这明白了,一边认真的涂药,一边笑着说,“这是楚轩来让你说的吧。”

慕薇薇也笑了,“什么都瞒不过你,我哥哥就是只骄傲的孔雀,肯定拉不下这个脸,所以就只由我来说了。”

叶少辰莞尔,她这个比喻很正确,楚轩的确是只孔雀。

“怎么样嘛。”慕薇薇轻推了一下他的肩膀,语气柔软的说。

“这个没问题,你们想通过什么形式?”

慕薇薇看他答应,压抑住心中的狂喜,淡笑道,“请客吃饭什么的太生硬了,不如在你家办个宴会,把A市的名人都请过来,到时候你帮我哥哥引荐一下就好,其他的就不用你操心了,当然了,钱什么的都由我们来付。”

叶少辰听到后面这句话,皱起眉头看她,眼里带着不满,“这点钱我叶少辰还掏得起,不过……请客总要有个由头吧。”

“你生日是什么时候?”慕薇薇问,她的确不知道他的生日。

“三月份,早就过去了。”说着话,叶少辰擦完了所有的伤口,“算了,这个我来想,到时候打电话给你。不过,你这几天不要穿裙子了。”

慕薇薇诧异,“为什么不能穿裙子?”

叶少辰勾唇,指了指她的膝盖,“这个药膏虽然是活血化瘀,但不是灵丹妙药,能瞬间清除所有伤痕,估计下午你的膝盖就青了。”

慕薇薇低头看了眼,还是不懂他的意思,“青就青了,不好看而已。怎么就不能穿裙子了?”

叶少辰看她一脸的茫然,笑的更加不怀好意,“你傻啊,你的伤在膝盖,还青了,别人会怎么想?”

慕薇薇脑回路有点慢,膝盖,青了……

猛地,她想起某个羞涩的行为,脸瞬间就红成了苹果,粉拳砸在他肩膀上,“叶少辰,你怎么这么坏呢?”

“哈哈哈,”叶少辰大笑起来,这傻丫头终于明白了,凑到她跟前说。“我不告诉你才叫坏,告诉你还说我坏?”

“就是坏。”慕薇薇波光流转,柔媚的眼神勾的叶少辰心里酥麻,控制不住的吻上她的唇。

好几天没有见,刚一碰上,叶少辰就急切的加深了这个吻。

慕薇薇被他吓了一跳,双手要推开他,可是叶少辰根本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等他吻够了,慕薇薇才喘着气说,“你干嘛呀,这是在办公室。”

叶少辰用手指轻点了一下她水润的红唇,湛蓝的眼眸紧锁着她的眼眸,隐隐的笑道,“办聚会,给你哥牵线,我不要钱,但是我要更宝贵的。”

“什么?”

“宴会那晚你留在别墅。”叶少辰声音低沉,不怀好意。

慕薇薇的脸更红,“叶少辰,你这个人真是……”

“答应吗?”

“事情办了再说。”慕薇薇撇过脸不看他,眼中却藏不住娇羞。

叶少辰看她这副模样,心里痒痒的,却硬是忍住了再次亲她的冲动。

……

两个人在上面亲亲我我,楼下慕一瑶却受到了严厉的批评。

“就因为你的迟到,今天所有的人增加了工作量,现在,去清理厕所。”中年女人不留情面的说,她才不相信传闻说的,这个女人和叶总有交情,有交情叶总能让她来当清洁工?

慕一瑶憋着一肚子火来到五楼,一脚踹开女厕的门。里面传来一声尖叫,“啊——谁在外面——”

“鬼叫什么。”慕一瑶也不示弱,冲里面喊。

里面的女人动作迅速的出来,看她穿的衣服,知道她是这一层的保洁人员,立刻就怒了,“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想吓死人啊。”

“吓死了吗?你不是好好的?”慕一瑶瞪了她一眼,走到水池边,却不知道该干什么。

女人被她气的肺都要炸了,跺跺脚说,“你……我要投诉你。”

当然,慕一瑶才不会把什么投诉放在心上,她现在恼怒的是,这他妈的清理厕所到底要从哪里开始。

后勤部。

还不到两个小时,后勤部的负责人就接到了四个投诉电话,投诉的是同一个人,慕一瑶。

有的投诉慕一瑶把水故意溅到她身上,有的投诉慕一瑶辱骂人,总之一个比一个过分。

中年女人火大的来到五楼,看到女厕里面全是水渍,厕所的隔间也乱七八糟,而罪魁祸首却坐在楼道的不远处玩手机。

中年女人在楼道努力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后,走过去冷声说,“慕一瑶,厕所是怎么回事?”

“我在用水冲厕所啊。”慕一瑶眼睛没有从手机上离开,说的轻描淡写。

“为什么不用拖把?”

“能用水冲为什么要用拖把?”慕一瑶才不想碰那个看着脏兮兮的拖把。

中年女人觉得她用了这一生最好的耐心,“你用水冲,上厕所的人滑倒了怎么办?”

这时,慕一瑶才不屑的瞄了她一眼,“她们摔倒关我什么事?”

“你……”中年女人彻底无语,仰头压抑住想要暴揍她的情绪,“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我们后勤部供不起你这尊大佛。”

慕一瑶放下手中的游戏,轻蔑的笑道,“你说不让我来就不来?叶总是我姐夫,我来是他点头了的,你有本事去找我姐夫。”

“慕一瑶,你也好意思扯出叶总的大旗,他要真的是你姐夫,你还能被发配来洗厕所?”中年女人讽刺她,见她要反驳,又立刻说,“本来实习期是一周时间,但是你提前结束实习期,下午就滚蛋。”

说完,中年女人转身离开,直接上了人事部,留下慕一瑶独自生闷气。

昨天说的好好的不和上司顶嘴。好好工作的话,全被慕一瑶抛在了脑后,是她抬高估自己了,二十多年惯出来的毛病,怎么可能一下子改掉?

“孙总,这个慕一瑶,立刻让她离开,我们后勤部不要这样的人。”中年女人气冲冲的说。

人事部经理愣了,慕一瑶上班还不到半天吧,怎么就把后勤部经理折腾成这样子了。

“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中年女人历数完慕一瑶的所作所为后,说,“我不管她和叶总是什么关系,总之我们后勤部不用她,你随便把她塞到哪里吧。”

孙经理长叹口气,他一眼就看出来慕一瑶不是省油的灯,一点不错。

“好了我知道了,我去探探叶总的口风。”

“尽快,我真的是一秒钟都不想看到她。”

人事部经理在办公室考虑了半天,坐电梯上了叶少辰办公室。

慕薇薇本来要走,却被叶少辰以商讨工作的名义扣下,非要等中午一块吃完饭再送她回去,于是孙经理敲开办公室门时,慕薇薇正和叶少辰凑在一起看文件。

“什么事?”叶少辰直起后背。

“叶总,后勤部一早晨接到了四个投诉电话,都是针对慕一瑶的,刚刚她们的负责人也来找我,明确表示,慕一瑶不适合在后勤部工作,您看……”

“那就直接让她走人,这么点小事还要来问我?”

孙总一听,提着的心立刻落进了肚子里。忙点头说,“好好,我这就去办。”

等孙经理一离开,叶少辰摊手说,“你看,我自己都不用找借口,她自己送上来的。”

“你让一个年轻女孩去打扫卫生,她怎么可能好好干?”

“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不同的是你对待工作的态度,如果慕一瑶真的在后勤部踏踏实实的干下去,或许我还能另眼相看,现在事实证明,是我想太多了。”

慕薇薇暗笑,你真的是高看慕一瑶了。

楼下,慕一瑶接到人事部的通知后,懵了几秒钟,她不敢相信,那个胖乎乎的中年妇女居然真的告到了叶少辰的面前。

不行,她要去找叶少辰。

可是人事部早有安排,两个保安死死的挡住她的去路。

“慕一瑶,你可以滚了。”中年女人将她的包包塞到她手中,转身时对她说,“对了,这身衣服就送给你了,留个纪念吧。”

留你奶奶的纪念!慕一瑶在心里骂了一句。

“你们给我让开,我要去见我姐夫。”慕一瑶冲两个黑脸保安喊。

两个人对视一眼,一人架起她的一只胳膊,直接拖进了电梯,扔出了公司大门。

“看清楚了,别让这个女人再进来,否则扣除半年奖金。”其中一个保安对门口的下属说。

“是,我知道了。”

慕一瑶趴在地上。想要骂人又想要哭,她这辈子都没有受过这种屈辱。

现在她能怎么办?失去这唯一接触叶少辰的机会?

不,她不能。

慕一瑶决定在门口等叶少辰,她不能就这么放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熬到了中午下班时间,慕一瑶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身材挺拔的男人,只是他身旁还跟着早晨害她丢脸的小三。

“不想去吃上次那家菜了,有点辣,就在附近吃一点,然后你送我去酒店。”

“听你的。”

叶少辰刚一出来,慕一瑶就扑了上去,身上还穿着公司保洁人员的工作服。

“姐夫。”慕一瑶眼中含泪,语气有说不出的委屈。

叶少辰却是冷冰冰的看着她,“你在这里干什么?”

“姐夫,她们把我赶出来了,我不是故意捣乱的。我以前没有干过这种活,还在学习阶段。”慕一瑶说着话,眼泪就滚了下来。

站在旁边的慕薇薇真是佩服她这种说哭就哭的功夫。

叶少辰对她的眼泪无动于衷,“我只负责经理层的任免,下面的员工都归人事部管,这件事我不能插手。”

“可是,姐夫你是叶皇的总裁啊,你说一句话他们肯定会听的。”

“慕一瑶,你还没有资格让我动用自己的权力。”叶少辰冷淡的说。

慕一瑶顿住,她的眼泪向来是利器,尤其是对男人,可是对他去没有用?

“姐夫,你帮帮我吧,我和妈妈真的走投无路了。”慕一瑶想要上来抓住叶少辰的胳膊,却被他敏捷的躲开。

“你可以嫁一个有钱人,这样就饿不死了。”慕薇薇突然开口说。她还记得曾经方心怡和慕长瑞是如何说服自己嫁给叶少辰的。

慕一瑶狠狠的看向慕薇薇。咬着下唇不说话。

“其实你这个姿色,嫁一个年轻又有钱的有点困难,但是可以嫁给那种年龄有点大的,有孩子的那种。”慕薇薇仿佛没有看到她想要吃掉自己的眼神,自顾自的说。

“喂,我不就是早晨撞你一下吗?你为什么要处处针对我?”慕一瑶生气的说。

慕薇薇摊摊手,“我没有针对你呀,你说你快要饿死了,我只是给你一个建议而已,你觉得不妥可以不采纳啊。”

慕一瑶被她气的抓狂,她暗讽了自己,还说的一本正经。

“我的事情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请你闭嘴。”慕一瑶冲她吼道。

“OK。”慕薇薇笑着对叶少辰说,“走吧,饿死了。”

“嗯。”叶少辰没有再理会慕一瑶,这时司机把车子刚好开了过来。

“姐夫。你就不能再帮帮我吗?”慕一瑶还不死心。

“我帮过你了,但是你没有珍惜,所以我不会再给你机会。慕一瑶,不要再来叶皇,我不想再见到你。”说完,叶少辰就钻进车里,绝尘而去。

慕一瑶望着车子消失在视线里,眼泪再次落了下来,这次是真的难过了。

为什么她就碰不上这样的好男人?

为什么她要遭受这些?

吃饭的地方不远,叶少辰点了菜,看似随意的问慕薇薇,“我看你平时是个很好说话的人,而且也很大度,今天怎么对慕一瑶好像有些尖锐。”

“是吗?”慕薇薇莫名的紧张,不可否认,她对慕一瑶夹杂了很多情绪,这还算是克制了。“可能是因为我很讨厌这种女人,矫揉造作,不可理喻,还总爱装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应该围着她转,听她的话。”

叶少辰听着她的分析,又问,“你以前碰到过这种女人?”

“碰到过,在学校念书的时候,被这种人坑惨了,所以看慕一瑶很不爽。”慕薇薇大胆承认,反正他也不可能去查。

叶少辰点点头,“同性相斥,我明白。”

慕薇薇很想说,这和同向相斥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纯粹就是讨厌。可是她不想再纠结这个话题。免得叶少辰发现什么端倪。

然而此时,叶少辰心里却有了计较,楚妍,和慕一瑶只见了两面的人,却能准确的说出慕一瑶的性格,太有趣了。

叶少辰的执行力是一流的,当天慕薇薇提出了为楚轩牵线搭桥的请求后,第二天,叶少辰的帖子就洒进了A市所有豪门权贵的家中,邀请他们第三天来叶家别墅赴宴,而理由也很简单粗暴,就是许久不见老朋友了,大家聚聚。

以叶少辰在A市的势力,凡是收到请帖的,没有人说不来。

楚轩拿着帖子敲开慕薇薇的门,“明天晚上。”

“这么快?”慕薇薇惊讶。

楚轩进门。“我们来讨论一下明天的计划,你最好给我画一副叶家别墅的方位图,我好有个了解。”

“没问题。”慕薇薇拿出设计本,撕了一张纸就开始画,她在叶家别墅住了那么久,角角落落都了如指掌,根本不用回忆就能跃然纸上。

几分钟的时间,慕薇薇就将画好的方位图给楚轩,后者一看,眼睛亮了亮,“你画工不错嘛。”

“我是学服装设计的,画工是基础,”慕薇薇用铅笔指着方位图给他讲解,哪里是卧室,哪里的书房,哪里是客厅。

“按照你对叶少辰的了解。他最有可能把东西放在哪里?”楚轩问。

慕薇薇蹙起眉头,“说真的,我并不是很了解他,因为他给我的印象非常恶劣,我也不想了解他。”

楚轩愕然,这是他第一次听她讲述她心中真正的叶少辰,他每次看她和叶少辰互动,还以为他们关系不错。

“那总要给我一个方向,一个晚上,我不可能在叶少辰眼皮底下把叶家翻个遍。”

慕薇薇认真想了想,“我觉得还是书房,叶少辰在家里最长待的两个地方,一个是书房,一个是卧室,他的卧室一眼就能看到头,而且我还防火烧过一次,他当时并没有很着急去护着什么东西,剩下的就是书房了。”

“你烧他卧室?”楚轩震惊。

慕薇薇却无所谓的说,“对啊,可惜,只烧了一半。”

“你为什么烧他卧室?”

“呵呵,这可就说来话长了,那是一段非常黑暗的日子,我并没有兴趣再把它回忆一遍,所以,楚轩,你可以跳过这个问题了吗?”

楚轩也发觉自己有些跑题,尴尬的抽抽嘴角,视线回到方位图上,“那我就先去书房探探。”

“平时书房的门是不锁的,也没有什么人敢进去。但是明天别墅会去很多人,不知道王管家会不会上锁。”

楚轩对这个问题却满不在乎,“这个你放心,只要不是密码锁,一般的锁都难不住我。”

这次轮到慕薇薇吃惊了,他堂堂一个楚家大公子,还会这种技术?

楚轩瞄了她一眼,显然不想回答她这个疑惑的目光。

“明天叶少辰和我分开后,你的主要任务就是缠住他,分散他的注意力,让他不要察觉到我的消失。”

“OK,这个交给我。”慕薇薇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脸上没有戴面具,是她自己的脸。

楚轩不由的多看了她几眼,其实,看久了,她还是很耐看的,没有刚开始自己说的那么丑。

“对了,”慕薇薇猛然想起什么,说,“叶家的安保还是很严密的,你要小心,别被他们发现了。”

楚轩以为她要说什么,原来是这个。

但凡是豪门,安保都很严密。

“我知道了,这张方位图我拿走了,你早点休息。”

“拜拜。”慕薇薇招招手,并没有起身相送的意思。

相处了几天,楚轩已经习惯她的直爽,自己起身离开。

或许是因为楚轩的提起,一整晚,慕薇薇梦中都是曾经的回忆,那些可怕的回忆,有关叶少辰的,乔心优的,叶少岩的,还有哥哥慕天野的。

凌晨,慕薇薇从噩梦中惊醒,窗外透进来西斜的薄纱般的月光,她捂着砰砰跳的心口,沉闷又难受。

她以楚妍的身份对他虚以为蛇,他对自己也是温柔有爱,有时慕薇薇会情不自禁的陷在其中,差点忘了,其实他和她中间隔着跨不过去的血海深仇。

她不会爱上这个仇人,也不能爱上这个仇人。

慕薇薇,就算是对他笑,和他接吻,和他上床,也不要爱上他。否则你的内心将日日夜夜受到谴责。

……

聚会当天下午,慕薇薇去女装店买件礼服,很简单大方的款式。按照楚妍的长相,就算是最普通的衣服,也能吸引不少人的目光。

楚轩倒是穿的很证实,大热天里还一身西装革履。

黑色的宾利向叶家别墅快速驶去,车里两个人聊天。

“你穿这么多,也不嫌热。”慕薇薇打趣他。

“做戏嘛,当然要做全套。嘿,你还取笑我,我这样是为了谁?”楚轩挑眉笑问。

慕薇薇忙举手投降,“啊,我错了我错了。”

“不过,你好歹代表我们楚家的脸面,怎么不买一件华丽点的礼服?”楚轩打量着她的裙子,虽然也很好看,但终是素净了一点,像一束百合幽幽绽放。

慕薇薇眼睛滴溜溜一转,笑眯眯的说,“哥哥,你妹妹天生丽质,就算是穿件白T恤,也会艳压群芳。”

楚轩哈哈笑了,一语双关的说,“你这是夸谁呢?”

“当然是夸你妹妹我了。”

“自恋狂。”

车子来到叶家别墅的时候,里面已经来了不少人,慕薇薇一眼扫过去,好多熟悉的面孔,当然都是A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慕薇薇凑到楚轩跟前,小声说,“楚轩,你出让叶少辰搭桥这个主意其实是一箭双雕吧。”

“聪明。”楚轩毫无隐瞒。替她找藏宝图是真,借助这次机会结实A市权贵也是真,合二为一何乐而不为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