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这就是我的孩子/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兄妹二人刚一进场,就吸引了很多人的侧目,除却他们出众的容貌,还因为对于A市这些大人物来说,他们是陌生的,神秘的。

叶少辰正在和一个商业大佬说话,看到他们进场,说了声“请随意”,就阔步走了过来,伸手和楚轩握了手,说,“怎么样,还满意吗?”

“非常满意,感谢叶总帮忙。”楚轩诚恳的说。

叶少辰看了眼光彩夺目的慕薇薇,笑道,“不客气,互惠互利嘛。”

楚轩淡然的笑笑,他当然知道叶少辰和慕薇薇之间打成了什么协议,不过那是他们夫妻的事情,他们三个也算是各取所需。

因为是夏天,室内就算是有强大的空调这么多人也会很热,因此,叶少辰把宴会直接办在了宽阔的绿茵草坪上,冷餐、红酒,悠扬的钢琴曲,旁边就是繁花盛开的花园,不远处还有清澈见底的人工湖……

“你老是看我干什么?”慕薇薇跟着叶少辰和楚轩向中心会场走,察觉到他不断投过来的眼神,小声问。

“没什么,你今天很漂亮。”叶少辰笑着说,她向来都是人群中的焦点,就算是今天略施薄粉。但身上透着的那股淡雅气质却怎么都压不住。

慕薇薇挑挑眉毛,“我以为你要和哥哥说一样的话。”

“哦?他说什么?”

“他说我穿的像修女,太素雅了。”

叶少辰唇角勾起,无声的笑了。

哪里像修女?分明就是森林深处勾人心魄的纯洁小鹿。

一曲悠扬的钢琴曲结束,叶少辰上台拿过话筒,身姿卓越,在场不少女人的眼睛都黏在他身上。

“感谢各位朋友的光临,今天邀请大家来没有什么事,大家在A市共事这么多年,有过摩擦也有过合作,但是我希望今天晚上,大家都放下曾经的那些过节,度过一个开心的夜晚,谢谢各位。”

热烈的掌声结束,叶少辰开始了今晚的任务,带着楚轩到处应酬。

“李叔叔,好久不见了,我还以为你老不会来呢。”叶少辰和一个中年男子握手。

“你叶少的邀请帖可不是谁都能收到的,我有这个荣幸怎么会不来?”男子热情的握住他的手。

叶少辰客气的笑笑,开始替两个人介绍,“楚轩,这是华泰公司的李总,专门做五金的,还兼顾房地产,不但垄断了A市的所有五金市场,在全国也是数得上的。李叔叔,楚轩是香港MK公司的少东家楚轩,现在我们正在合作一个游乐园项目。”

楚轩伸出手,“李总你好,以后我们MK来A市还希望高抬贵手。”

李总笑眯眯的握住他的手晃了两下分开,“久闻MK公司大名,没想到少东家这么年轻有为,有前途,有钱大家赚嘛。”

慕薇薇看着两人在宴会中心谈笑,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吹风。可这种场所,哪里会有什么清闲,很快就有一个年轻男子端着红酒走走过来。

“美女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慕薇薇侧头看了看他,还挺面熟的,以前应该见过。

“我不喜欢热闹的地方。”

“巧了,我也不希望热闹,”男子看着她明媚的脸庞晃了下神,“不知美女怎么称呼?”

“我姓楚。”

年轻男人稍稍诧异了一下,“我刚听闻叶总旁边的男子也姓楚,二位是?”

“他是我哥哥。”慕薇薇面带微笑的说。

“啊,原来是楚小姐,在下姓周,这是我的名片。”年轻男子双手奉上一张名片,慕薇薇不想接。但是现在她是楚妍,只好接过来看了一眼,好像是什么公司的董事。

应该是富二代。

“对不起,我没有名片。”慕薇薇假装抱歉的笑,其实她是不想给他电话号码。

男子也很有风度,没有纠缠,“楚小姐来A市还习惯吗?”

“我适应性很好,没有什么不适。”慕薇薇嘴里说着话,眼睛却不由的飘向叶少辰和楚轩,此时,他们已经是中心最闪耀的星了,不得不说,楚轩的交际能力堪称一流,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他身边就围了许多人,时而侃侃而谈,时而低头倾听,再加上英俊帅气的外表,和叶少辰站在一起,丝毫没有被他比下去。

年轻人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也看到了这一幕,开玩笑道,“你哥哥不知要成为多少女人的梦中情人了。”

慕薇薇诧异了一下。

“你看。”男子指了指女性偏多的那一角,果然,她们都目光灼灼的看向楚轩和叶少辰。

慕薇薇噗嗤笑了,调侃道,“你怎么知道她们看的不是叶少辰而是我哥哥呢?”

男子有些意外她直呼叶少辰的大名,一语双关的解释道,“楚小姐刚来A市不知道,叶总可是出了名的爱老婆,虽然他妻子出国念书不在他身边,但是叶总却没有一点花边新闻,对于想要靠近的女人都是厉声喝退,这在A市上层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所以,我说她们看的是令兄,不过就算是看叶总,也只是看看而已。”

慕薇薇怔住,她没有有听出来男子暗藏的那句话,脑海中却想的是,原来,叶少辰对外是这样的形象。原来,大家都以为她去念书了。

这么蠢的谎言居然也有人信?

站在人群中心的叶少辰,看楚轩一副怡然自得,明白这里已经不需要他了,于是功成身退。扫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楚妍的身影,当然也看到了她身边的男人。

眼眸闪动,叶少辰从人群中出来,随手拿了一杯果汁走过来。

男子看叶少辰来,喊了声“叶总”立刻闪人。

“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叶少辰将手中的果汁给她。

慕薇薇灿烂的笑着说,“没什么,随便聊聊。你怎么过来了?”

“怕你一个人无聊,过来陪陪你。”

“这么好心?”慕薇薇明亮的眼睛中都是笑意。

叶少辰看着这双眼睛发呆,他从未在这双眸子中看到这样的笑,调皮中带着欣喜。

“你怎么了,傻啦。”慕薇薇被他盯着心里发慌,不知道这个家伙又在想什么。

叶少辰不知为何心里有些疼,他多想一直看到这双眼睛是这样笑,而不是无助,绝望以及深深的恨意。

“没什么,你想吃什么?我帮你去拿点。”叶少辰语气有些低沉。

“不用,我想吃会自己拿的,你千万别动手,让叶少亲自给我拿东西,我今晚就别想清闲了,一定是走哪都有人盯着。”慕薇薇说的是实话,就是现在,已经有不少男人女人看过来了,想必现在他们在脑海里勾勒出不少故事了吧。

叶少辰在大家眼中是冷傲的,不近女色的,今晚却别开生面的带着楚轩铺路,现在又和楚妍站在一起说说笑笑,大家不多想才怪。

不过,这些眼神对叶少辰来说,都不存在,他只关心自己关心的事情和人。

“好吧,如果你实在觉得无聊,可以去别墅休息,反正你对这里也熟悉。”

“我知道,你赶紧去招呼客人吧,你今晚可是主人。”

叶少辰沉沉的看着她,她粉嫩的唇在柔和的光下闪着诱人的光,好想现在就咬一口。

“有事给我打电话。”

“知道啦,走吧走吧,再不走,我要被大伙的眼睛看穿了。”慕薇薇催促着他离开。

叶少辰无奈的笑笑,转身进了人群。

慕薇薇无意和这些人搭讪,独自一人向湖边走去。

她突然想起,曾经也是这样一个热闹的夜晚,有个明朗的男子在湖边对她说,喜欢她,要带着她走。

现在想想,这些就像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有没有找到喜欢他。他也喜欢的女孩。

那么温暖又怀有一颗赤子之心的他,值得更好的爱情。

风在夜色中舞动,一首首曲子不断飘过来,慕薇薇不断的看手机,宴会已经进行了两个小时了,再不动手,等会儿要散场了。

再次看手机的时候,终于收到楚轩发过来的信息,上面只有两个字,开始。

慕薇薇深吸一口气,把杯中的果汁一口饮尽,开始给叶少辰打电话。

电话响了三声就通了,传来他低沉的声色,“喂?”

“我肚子疼,在湖边。”慕薇薇皱着眉毛说。

叶少辰脸上的笑容没有变,声音却有一股紧张。“我马上过来。”

一两分钟后,慕薇薇看到一个身影跑过来,是叶少辰。她连忙捂住独子,趴在凉椅上。

“怎么了?”叶少辰把她扶起来,看她哭丧着脸,眼中还带着泪花。

“我肚子疼。”她委屈的说。

叶少辰看不得她哭泣,“我抱你进去,然后叫韩医生过来。”

“不用,”慕薇薇忙按住他的手,“老毛病,缓缓就好了。”

楚轩说不定现在已经进了别墅,他要抱她进去,万一碰上怎么办?

“真的没事吗?”叶少辰还是一脸的担心。

慕薇薇牵着他的手放在她平坦的小肚上,“这样就好,可能是刚才喝了凉果汁的原因,你帮我暖暖胃。”

叶少辰顺势坐在她身边,“喝不了凉果汁吗?刚才为什么不说?”

“这个毛病好久没犯了,而且我也馋了,想喝一点。”慕薇薇把脑袋放在他肩膀上,男人手上的热量源源不断的传到身体上,慕薇薇觉得,有点热。

“以后不许这样了,不能喝就不要喝。”

“哦,知道了,我把你这样叫出来,不会很失礼吗?”慕薇薇小心翼翼的问。

叶少辰舒口气,“没事,我也有点烦了,刚好陪你在这安静一会儿。你真的不用韩医生来看看吗?”

慕薇薇摇头,“真的不用,我的身体我知道。”

叶少辰看她这么坚持,无奈的闭嘴。陪着她乘凉。相比起远处的喧嚣,他更愿意安安静静的坐在这里。

这边,叶少辰刚一离开,楚轩便立刻溜进了叶家别墅,凭着敏锐的动作和对房间的熟悉,十几秒的时间就摸到了三楼书房。

一扭门锁,果然锁着,楚轩从裤兜里取出一根小铁丝,在里面灵活的拨动了一下,只听到微弱的吧嗒一声,门开了。

楚轩闪进书房,关了门。

叶少辰的书房不大,没有开灯,非常昏暗,楚轩适应了片刻,才勉强能看清哪里放着书架,哪里放着书桌。

不行,这样根本看不清东西,就算是有机关,他也找不到。又不能开灯,楚轩只有把手机拿出来照明。

慕薇薇翻遍了书架和抽屉,因此,楚轩只专心在墙上找暗门,一边摸一边敲,终于在一幅中国画后面,楚轩听出了不同。

心中一喜,再敲敲,没错,这个里面不是实墙而是空的,可是机关在哪里呢?

楚轩的直觉告诉他,机关就在书架上面,可是在哪一排呢?

中间太容易被人发现,不可能在中间,那就只能是在最上面或者最下面不起眼的地方。楚轩一边想着一边动手,先把最底层的书全都拿起来看了一遍,没有。

又开始动最上面一层,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王管家巡视整座别墅,隐隐觉得书房里面有光,心里一动,拿出钥匙开门,却发现门开着,他猛地推开门,没人,灯也暗着。

可是,他记得自己明明是锁了书房的门的,难道是少爷后来进来了一次?

王管家在书房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一个人。窗户却不知什么时候开着,警惕的走过去向外面看了看,只有不远处灯火辉煌的宴会。

“窗户怎么会开着?”王管家疑心有人偷溜进书房了,立刻关了书房的窗户和门,然后通知章贺,“我怀疑有人混了进来,你那边盯一下,不要惊动客人。”

“我知道了。”

王管家站在书房门口,认真的回忆了一遍,他的确是在傍晚时分关了书房的窗户和门,现在都开了,如果不是少爷,那肯定是有人闯进去了。

有人想在书房里找什么?

紧抓住窗户最上面的楚轩松了口气,几个跳跃,隐没在夜色中。

这趟来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知道了叶少辰书房的确藏有机关,下次让慕薇薇自己来找,书房不大,总会找到的。

……

湖边。

慕薇薇看似平静的享受二人世界,心却早就跑到了楚轩那里,不知道那边进行的顺不顺利。

这时,王管家走了过来,远远喊了声“少爷”。

叶少辰扭过头看了眼,王管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叶少辰了然,拍了拍她的手,“我有点事情处理,你现在这坐会儿。”

慕薇薇微笑着点头,心却跳到了嗓子眼。

她看着王管家对叶少辰说了什么,叶少辰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也说了几句,王管家点点头离开。

慕薇薇紧攥着双手。冷汗冒了一层又一层,等叶少辰过来,她连忙松开,不动声色的在随手的小包上擦干。

“出什么事情了?你怎么不高兴?”慕薇薇依旧笑着问,只有老天爷知道她是多么紧张。

“小事,有小偷摸进了来。”叶少辰简单的说。

“小偷?居然还有小偷来叶家?不要命了吗?人抓到了吗?”

“没有,我让王管家留意着就行,现场这么多人,不宜大动干戈。”

慕薇薇心里暗松口气,没抓住就好。

“时间不早了,我要送客人走了,你……”

“我去先前住的房间,你不用管我。”慕薇薇连忙打断他的话。

“嗯,我等会去找你。”

叶少辰俯身在她额头亲了亲,转身去送客。等他走远了,慕薇薇才拿出电话拨通楚轩的号码。

“喂。你那边还好吗?”慕薇薇小声问。

“今天晚上很高兴,不用担心。”电话那头还夹杂着音乐声。

慕薇薇知道此时问什么都不合适,说了声“稍后联系”就挂了电话。

他说,今晚很高兴,是有收获还是因为有人在身边说的场面话?

脑子一团浆糊。

……

随着客人的离开,叶家别墅再次恢复平静。

叶少辰端着一碗秦妈熬好的鱼汤来到二楼,走到慕薇薇住的房间,正要敲门,却听到里面微弱的说话声。

叶少辰知道她在打电话,不好打扰,转过身要走,却敏锐的捕捉到书房这个字眼,他的脚步僵在原地。

这么巧?今天晚上书房出现小偷,她现在却说书房……

叶少辰心神凝聚,所有的精神力都聚集在耳朵上,接着慕薇薇较为清晰的声音一点点传进耳朵。

“我在书房没有发现什么机关啊……好。我知道了……我会找个机会再进去找找……”

电话挂断,慕薇薇的声音停止,叶少辰这才发现他手中的那碗汤快要洒出来了。

电石火光间,他想通了所有的事情。

楚妍受伤住在家里,请求去书房找书,那次,可能就要寻找什么东西。

这次,她跑来让他在家里举办宴会,美曰其名是为了给楚轩牵线搭桥,实际却是为了方便楚轩溜进书房找东西,为此,她还装作肚子疼把他从楚轩的身边引开……

心里的怒火猛地涌上来,他对楚妍说不上多有真心,却从来没有算计过她,而她,却是千万百计的在算计自己。

这个女人。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在和自己演戏,甚至不惜和自己上、床?

叶少辰一想到她利用和慕薇薇相似之处来勾、引自己,欺骗自己,现在就恨不得一脚踹开这扇门问个清楚。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耳边传来唰唰的水声,她进了浴室。

她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自己?

叶少辰不想再被蒙骗,更想确定自己的推断,眼眸变紫瞬间移动到房间里,她的手机放在床上,因为刚挂了电话,还处于通话状态。

叶少辰拿起来一看,最上面的一则通话果然是楚轩。

真的是他们兄妹串通,里应外合。

叶少辰紧咬着牙,正要把手机扔在床上,鬼使神差般,手指按了中间的按键,手机屏幕恢复到了桌面,纯蓝的背景,一切都很正常。

叶少辰的目光落在了相册两个字上,想都没有想点开,里面只有一张照片,除此之外,还有一段视频。

再点开照片,叶少辰浑身僵硬,所有的血液冲向大脑,震得他无法呼吸。

这是他的孩子。

脑子中猛地冒出这句话,这张小脸,这双异眸,没错,这就是他的孩子。

叶少辰的手在颤抖,楚妍的手机中为什么会有孩子的照片?

他很想把这段视频也点开看看,但是尚存的理智告诉他现在不行。

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翻天覆地的震动,叶少辰用颤抖的手将这张照片和视频快速的发送到他的手机上,传送完成后,他删除了所有的记录,然后将手机调到通话记录的界面上。

不敢再待下去,叶少辰下一秒就从房间里消失,隔着七八道墙壁,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几乎是将手中的鱼汤扔在了桌子上,抓起桌子上的手机,打开刚才传送过来的视频。

画面晃动了几下,接着就出现了一个婴儿车,里面躺着一个婴儿,是他刚才看到的照片上的孩子。

“宝贝儿,笑一个。”一个男子的声音传了出来。

然后,叶少辰看到了这世界上最美最纯真的笑容……

这段视频完整的看完,叶少辰才发现,他的眼睛湿润了,和慕薇薇一样,他不断重复的看着孩子笑的那一段。

狂喜,激动,高兴,任何一个词语都不能形容他现在的心情。

叶少辰坐立难安,他拿着手机来到镜子前,把那张照片贴着镜子上,看看自己,又看看孩子,这简直就是小版的叶少辰,还有那双眼眸,一个蓝色,一个紫色,他相信,这世上不会有第二个孩子是这样。

这是他的宝宝,是他的儿子。

天呐。他居然这么漂亮,像个天使。

叶少辰一眨不眨的看着照片,坚硬冰冷的心此时软的一塌糊涂,好想把他搂在怀中好好的疼爱,给他这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给他最温暖的爱。

一番狂喜过后,叶少辰躺在床上,笑开的嘴怎么都合不上,眼中盛满了温柔。

现在,有些事情终于可以确定了,楚妍就是慕薇薇,所以她才会逛商场的时候,看见孩子的衣服就激动,设计本上全是童装,得知自己的特异功能时一笑了之,和慕一瑶针锋相对……

一切的一切现在都表明了。她就是慕薇薇。

而她要假扮楚妍,也是视频里的那个男人要求她来叶家偷一样东西,毫无疑问,那件东西一定是藏宝图,所以才会惊动楚家,不惜让楚轩来证实她的身份。

叶少辰翻身而起,他要去问个清楚,大步向外走,可刚走到门口,叶少辰就停住了。

不行,他不能当面质问,按照以前的习惯,慕薇薇一定会找出这种理由狡辩,万一,她又逃走了,或者说被迫离开了呢?

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次他要谨慎行事。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然后把孩子和薇薇都从那个陌生男人的手中拯救出来。

又或许,他可以直接把藏宝图给慕薇薇,但谁又能保证那个男人就不伤害自己的孩子?他的仇家太多了。

第一次,叶少辰为曾经飞扬跋扈的行事风格而后悔。

慕薇薇说的对,这个世界是有因果报应的,他不想让自己种下的因,报应在自己儿子身上。他不能冒这个险,最好的办法就是他这边拖着让慕薇薇继续找藏宝图,趁那边没有防备的时候,救回儿子。

叶少辰拉开门冲下面喊了两声“章贺”,声音中有掩饰不住的激动。

章贺快速的出现在他房间。

叶少辰此时的心情已然平复了很多,“去查一下楚轩的社交圈,看这当中有没有和我有过节的,还有,详细调查一下楚妍在香港的社交圈,她从欧洲回香港的行动轨迹,一定要够仔细,不要放过任何细节。”

章贺听到这段话不由的惊讶了一下,但是他习惯于听从命令,而不是提出质疑,“是,少爷。”

“注意,行动要隐秘,千万不要被对方发现了。”叶少辰来回在房间里踱着步,突然想起今晚的事说,“还有今晚的事情,不用查了,这件事虚晃一枪就可以,闹腾两天就收手。”

“少爷,你知道是谁?”章贺更加吃惊,不由的开口问他。

“知道。是楚轩。”叶少辰没有必要瞒着这个忠心耿耿的下属。

章贺稍稍睁大了嘴巴,怎么会是他?

“这件事情很复杂,你只要知道结果就可以了,其他事情不要多问,按照我说的去办,终有一天我会告诉你原因。”

“是,少爷。”章贺对叶少辰从来都是无条件服从,因为他知道叶少辰不会无缘无故让他去调查楚轩和楚妍。

章贺离开后,叶少辰在房间都转了几个圈,目光飘过那晚已经凉下来的鱼汤,端起它下楼。

秦妈不在厨房,但是鱼汤却还煨着,叶少辰换了碗热的,端着它再次来到慕薇薇的房间。

门后面就是他日思夜想的那个人,叶少辰的心不由得再次快速的跳动起来,他不能这么兴奋。不能让她看出端倪。

深吸一口气,抬手敲门,“咚咚咚。”

脚步声走过来,门开了,女人刚洗了脸,一张脸白里透红分外好看,那双眼眸也清澈见底。

“叶少辰?你还没有睡呀。”慕薇薇故意说,她当然不会傻到不知道今天晚上留下来的言外之意是什么。

半个小时前,叶少辰看楚妍,是透过她看慕薇薇,现在他就是再看慕薇薇,因此,蓝色的眼眸更加温柔。

“你晚上没有吃饭,秦妈熬的鱼汤,喝一点暖胃。”

“哇,闻着就好香。”慕薇薇让开路。叶少辰进来,路过她时,鼻尖全是她的气息,一股冲动从脚底窜起。

他说过,当他确认了什么这件事情之后,他不会放过她。今晚,他的情绪很饱满,要好好宣泄一番。

“赶紧喝,等会凉了。”叶少辰把汤碗给她,碰触到她的指尖,心里酥酥麻麻的。

慕薇薇没有看出他的怪异,接过鱼汤咕噜咕噜就喝完了。

哪知,碗刚放在旁边的桌子上,一个大力扑过来,慕薇薇被叶少辰压在了床、上,唇随即被堵上。

慕薇薇翻个白眼,他还真是急不可待。

“等等,你去洗澡……”

叶少辰这时哪里顾得上,“我下午下班回来洗过的。”

“啊——你,你——”

叶少辰丝毫没有减轻力道,他思她念她这么久,她终于回来了,却以另一副面孔面对他,让他患得患失,让他身陷疑团,想到此,他只想把她弄得更疼,才能解他心中这长久以来的一点点痛楚……

“叶少辰,你疯了吗?”慕薇薇喘着气问他。

叶少辰抬起头,蓝眸中充满着迷离,几乎是咬着牙说,“我是疯了。快要被你逼疯了。”

慕薇薇刚要思考他后半句话的意思,就被他狠狠的……

这一晚……

终于,慕薇薇经受不住他,昏睡过去,叶少辰也释、放后,抱着她静静的凝望。

薇薇,你的脸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虽然这张脸堪称绝色,但是你知道吗?我更喜欢以前的那张脸,耐看,不张扬,温婉中带着娇俏,让人看着很舒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