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醉酒,面具要被揭穿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夜,叶少辰睡得极为踏实,他怀疑的事情终于有了结果,他的灵魂似乎有了安放之处。

早晨,慕薇薇醒来,想要翻个身,却发现自己被后面的人紧紧抱在怀中,她刚动了一下,就被叶少辰的手按回怀里。

慕薇薇无奈,翻过身看他,说实话,这个男人睡着的时候单纯的像个孩子,刀刻般俊美的五官,长长的睫毛,如果不睁开这双眼睛的话……

“我知道你醒了,不要装睡了。”慕薇薇声音干涩的说。

叶少辰没有睁眼,慵懒的将她往怀中搂了搂,嗓音低沉又诱人,“再睡一会儿。”

慕薇薇身体上不抗拒他的接触,但是心里还是很难受他如此亲密的搂抱,抬手想要推开他,“再睡上班就迟到了,已经快八点了吧。”

叶少辰在她耳边呢喃,“没关系,我是老板,上班迟到没有人扣我工资。”

“可是我要回去啦,再不回去,楚轩要生气了。”

叶少辰终于睁开了眼睛,松开她,心里有些不爽,“你都多大了,还要听他的话?”

“他是我哥哥嘛。”

“楚妍,你……搬过来住吧。”叶少辰认真的说。他一想到慕薇薇和楚轩同进同出,而且还住在隔壁,万一楚轩对她动了什么心思呢?

还有一个理由,叶少辰虽然不想承认,但的确存在,那就是慕薇薇本身对他是心存恨意的,楚轩无意又是个非常优秀的男人,时间一长,他很怕慕薇薇会喜欢上楚轩。

所以,他要在她还假装是楚妍的时候,让她一点点爱上他,并且远离楚轩。

慕薇薇愣住,她正愁找不到借口来叶家找机关,机会就送上门来了?

“我……我还没有想好。”慕薇薇不敢看他的眼睛,怕她发现眼中的窃喜。

“那你认真想想,我不催你。”叶少辰用手指慢条斯理的顺着她的长发,眼中的柔情蜜出了水。

慕薇薇窝在他怀里眼睛滴溜溜的转,试探着问,“你为什么突然想让我住进你家?”

“因为。”叶少辰舒服的喟叹一声,“我发现,我很喜欢每天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你的感觉。”

慕薇薇心里翻白眼,可是我并不想一睁眼就看到你。

“你这么做,万一被你妻子知道了,就不怕她生气吗?”男人真是见一个爱一个,说什么对妻子忠心不二,还不是看到楚妍这种美女就把妻子忘到脑后了?

叶少辰听她语气中带着一丁点愤怒,差点笑出声,她还是在乎的吧,在乎他喜欢上别的女人。

“没关系,我到时候会对她解释的。”叶少辰看着她的发顶说,希望你到时候听得进去,不要再把我推开。

慕薇薇咬牙,解释?都睡到一张床上了,还解释个屁?

“我刚刚说的事情,尽快给我答案好吗?”叶少辰抬起她的下巴。直直的看着她。

“我……我总觉得就这样不清不白的住进你家,太奇怪了。”慕薇薇还在推辞,虽然她很想现在就答应下来。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住在我家有什么不合适的?你以前也说了,不喜欢住酒店,你在A市还要待很长时间,总不能一直住酒店吧,而且如果你住过来了,楚轩就可以去住你的公寓,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

“我知道你说的对,但是……”慕薇薇还是一副难以决策的样子。

“如果你不好对楚轩说,我亲自去跟他说。”这件事如果不成功,叶少辰会寝食难安的。

慕薇薇忙抬头看他,“你别去,我自己去说。”

“那就说你答应了?”叶少辰欣喜的问。

“你这么高兴干嘛?我还没有问楚轩呢,他如果不同意……呜呜……”

慕薇薇后面的话被叶少辰堵在嘴里。他现在不想听她说楚轩楚轩,仿佛那个才是她重视的人。

原本只是一个早安吻,可是一吻上,叶少辰就控制不住自己了,再加上早晨气血翻腾,两个人又都是一丝不挂……

叶少辰一个翻身将慕薇薇压在身上,开始了晨间运动。

……

叶少辰将慕薇薇送到酒店,才开车去叶皇集团。

楚轩这个时间当然是在公司工作,慕薇薇一身疲倦,什么都不想做,窝进被子睡他个天昏地暗。

直到晚上,楚轩回来敲她的门,慕薇薇才从床上爬起来。

“以色侍人,感觉如何?”不知为何,楚轩看到她这副懒散的样子,就想讽刺两句。

慕薇薇倒是不介意,反正她听过比这难听的话多多了。

揉揉头发。打个哈切说,“还好有美色,不然怎么接近他?再说了,他本来就是我丈夫,这叫等价交换,什么以色侍人。”

“可是你顶着楚妍的脸,万一他真的爱上这张脸,以后你一走了之,他找上我妹妹怎么办?”

“哎——那我就管不着了,这也不是我该操心的事情,对了,我通知你一件事儿,明天我就住到叶家去了。”

楚轩怔了几秒,“这么快?”

慕薇薇半躺在沙发上,目光空洞的看着天花板,“快吗?哼,我恨不得明天就找到那张该死的藏宝图,然后换出我儿子,走的远远的,再也不和这些破事纠缠。”

楚轩是第一次听到她谈自己的孩子,总觉得有些怪异,她年纪轻轻,却已经有了孩子。

“那你的面具怎么办?就不怕他发现吗?”

慕薇薇蹙眉,“这的确是个大麻烦,但是现在也没有办法了,我先进去找到想要的东西,再找个借口搬出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楚轩耸耸肩,“那只好祝你一切顺利了。”

“多谢啦。哦,忘了说,我前段时间住的那个公寓,现在空着,你可以住过去,酒店住的时间长了人就烦了。”

楚轩点点头,看她软软的躺在那里,像一只听话的小猫,太不像自己的妹妹。

“还没有吃饭吧,走,我们去吃饭。”

慕薇薇浑身无力不想动,但是肚子又饿,只好屈服于后者挣扎着起身,“你先出去,我换件衣服。”

“好,我在外面等你。”

随便套上一件T恤,一条短裙,一双帆布鞋,拎起包包,慕薇薇就出了门。

“去哪吃?”慕薇薇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

楚轩陡然笑了,“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你是A市长大的呀。”

慕薇薇想了想说,“你喜欢吃辣,那我带你去吃一家正宗的川味火锅,绝对包你满意。”

“好嘞,”楚轩发动车子。

夜幕刚刚降临,路上车流拥挤,走走停停,开了半个多小时才到慕薇薇说的那家店。

慕薇薇下车在店门口等,楚轩去附近的停车位停车。

“嘿,这不是……楚小姐吗?”

慕薇薇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好看的眉间皱起,A市这么大,为什么总要碰上这个家伙?

转过身,南宫昊搂着一个美女笑的春风荡漾。

慕薇薇想起上次差点被两个歹徒侮辱,幕后黑手除了乔心优,一定少不了这个家伙的推波助澜。

她冷冷的冲他点点头,没有说话。

“不记得我了吗?上次我们在酒店门口见过,叶少辰送你回来的……咦?怎么一个人在这呀,叶少辰呢?”南宫昊很好奇的四处看了眼,没有发现那个讨厌的身影。

慕薇薇还是没有说话,南宫昊在她心中的形象已经跌到零以下了。

可是南宫昊却不想放过她,笑嘻嘻的调侃,“难道叶少辰这么快就把你甩了?我就说了嘛,那个男人是个冷血动物,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

南宫昊在见到楚妍的第一面就把她的底细查清楚了,他刚开始以为只是个长得漂亮的有钱人家女儿,没想到那么有钱。

“楚小姐,不介意的话,赏脸吃顿饭呗。”

慕薇薇冷哼一声,“对不起,我不和陌生人吃饭。”

“人和人都是从陌生熟悉起来的嘛,一顿饭,保证你了解我。”

“抱歉,我不想了解你。”慕薇薇不客气的杀他面子。

南宫昊也不生气,假装委屈的说,“楚小姐。我似乎没有得罪过你吧,为什么对我这么大的敌意呢?”

得罪?南宫昊你岂止是得罪我?

“我看你不爽啊。”慕薇薇直截了当的说。

南宫昊怔住,随即哈哈哈大笑起来,等笑够了才说,“楚小姐,你说话一向都是这么直白吗?”

“对,所以,不要在我这浪费时间和精力。”

南宫昊无奈的长叹一口气,“看来叶少辰在你面前说了我的不少坏话,才导致楚小姐对我有了很深的误解,”说到这南宫昊从钱夹里拿出一张名片递过来,“我南宫昊在A市还能说上话,如果楚小姐有什么麻烦了,可以来找我,一定替你解决。”

“不需要。”慕薇薇站着没动,也没有接他的名片。

南宫昊尴尬的晃了晃名片,又放回钱夹。正要说话,楚轩走了过来,看到南宫昊,以为只是一个前来搭讪的纨绔子弟,没有理睬,对薇薇说,“这一段路停车太难了,走吧,我都快饿死了。”

慕薇薇笑了笑,跟着他向火锅店走。

“楚小姐眼光不错,这个男人比叶少辰看起来靠谱多了。”南宫昊在身后说。

慕薇薇火气终于上来,脚步顿了一下。

“阿妍,你们认识?”楚轩停了下来,他走在慕薇薇后面,所以南宫昊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刚好经过南宫昊的身边。

慕薇薇转过身,脸上带着淡笑,“我不认识他,哥哥,我们赶紧上去吧,我也好饿。”

她的一句哥哥,让南宫昊眼中的笑僵住,表情也变得尴尬起来。

楚轩很有礼貌的冲南宫昊点点头,他们MK公司还要在A市发展,不易树敌太多。

南宫昊也不好意思的笑着点头算打招呼,他还以为这两个人……原来是兄妹。

对啊,他调查楚妍底细的时候,知道她有个哥哥,当时还看过这个男人的照片,都怪自己太大意,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

慕薇薇和楚轩上楼,找了个清闲的角落,要了个鸳鸯锅。

“请问要微辣还是中辣?”服务员问。

“特辣。”楚轩开口说。

服务员微笑着建议,“这位先生。我们的特辣很辣。”

“对啊,我就是要很辣。”

“好的。”服务员把菜单给他们,临走前还看了楚轩一眼,估计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帅,又这么能吃辣的男人。

两个人又点了一大堆菜和肉,空闲下来,楚轩才问她,“刚那个男人是谁?”

“南宫昊。”

楚轩在大脑里搜索了一番,“就是南宫家的那个南宫昊?”

慕薇薇冷哼,“A市还有第二个南宫家族吗?”

“你似乎对他……很有意见。”楚轩找个了还算平和的字眼。

“呵呵,说来话长啊,我能落到今天这个田地,至少有南宫昊一半的功劳。”

可不是嘛,如果南宫昊没有找到自己的渣男朋友买自己初夜,没有和乔心优串谋隐瞒事实,那么以前叶少辰不至于这么恨自己。

这么说来,南宫昊才是将她推入地狱的第一个人。

楚轩看她眼中流露出来的恨意,心不由的颤抖了一下,他没有见过哪个女人有这样的眼神。

“怎么?吓到了?”慕薇薇陡然一笑,眼中的恨意突然消失,换上淡淡的冷漠。

“没有,我就是在想,南宫家在A市如此有地位,叶少辰昨天却没有邀请他们,看来这中间结下的梁子好像不小。”

“那当然了,南宫昊把叶少辰的老婆,也就是我从叶家抢了出来,又弄丢了,而且我还怀着孩子,这件事,放到谁身上,谁能一笑了之?”慕薇薇用调侃的口气说着这件事,好像这件事和她没有半毛钱干系。

“哇~这么劲爆。”楚轩大吃一惊,“难怪你这么恨南宫昊,连看都不想看到他。”

“好了好了,不说那个混蛋了,你帮我看着包,我去个洗手间。”

“OK。”

慕薇薇刚离开,放在桌面上的电话就响了,楚轩看了眼没有管,哪知对方很执着,第二次又打了过来。

楚轩朝洗手间的地方看了看,她还没有出来,伸手将手机拿过来,来电是叶少辰。

接不接?

算了,这是别人的隐私。

正要放回去,不知什么心理作祟,楚轩又将手机拿过来,滑过了接听键。

“怎么才接电话?忙什么呢?”叶少辰富有磁性的声音通过电波传过来。

楚轩唇角勾起,淡笑着说,“叶总。我是楚轩。”

那边明显的愣住了,几秒钟后,他问,“怎么是你接电话?楚妍呢?”

“她上洗手间了,我是她哥哥,为什么不能接电话?”楚轩眼中带着坏笑。

叶少辰被噎了一下,声音闷闷的问,“你们在哪里?”

“叶总,阿妍对我说了你让她住到你家的事情,”楚轩说到这顿了两秒,“说实话,我并不同意。”

“你的意见不重要。”叶少辰冷淡的说。

“哦?是吗?”楚轩修长的手指敲着桌面,“你确定我的意见不重要?”

叶少辰似乎深呼吸了一下,“好吧,楚轩,你想怎么样?”

“我是阿妍的哥哥,我当然希望她幸福。开心,”楚轩说着话,余光看到慕薇薇走过来,冲她指了下手机,慕薇薇才发现,他接通的是自己的电话。

他怎么接自己的电话?慕薇薇心里有些不悦,但一想,她在楚轩这里似乎并没有什么秘密,除了过去。

而现在能打她电话的,除了叶少辰,没有别人。

果然,楚轩将电话摊开,上面写着叶少辰的大名,慕薇薇不想接,示意楚轩继续。

那边叶少辰说,“楚轩,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你的担心永远都不会发生。”

“希望像你说的那样。阿妍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思想和主张,我也管不住她了,但是我不想看到别人伤害她,叶先生,我不希望你成为这个人,毕竟我们还要合作。”

那边的叶少辰快要气炸了,他明明知道了楚妍就是慕薇薇,却还要听楚轩在这里装大哥拿腔作势,又不能拆穿他。

“当然,我当然不会伤害她的。”叶少辰咬牙切齿的说。

“那就好。”楚轩看慕薇薇若无其事的倒水,好像对这通电话并不在乎,对叶少辰说,“叶先生,再见。”

“等等,你们在哪里?”说了半天,楚轩还没有告诉他,他们到底在哪里。

“哦,我们在吃饭,阿妍说这家火锅比较好吃,我们来尝尝。”

叶少辰猛然想起,楚轩是无辣不欢的人,慕薇薇又不吃辣,去吃火锅,显然是慕薇薇为了照顾楚轩的口味。他很想问问他们在哪里吃饭,但又怕知道了自己忍不住追过去,于是不痛不痒的问,“楚妍呢?还没有出来吗?”

楚轩看着对面喝水的某人,淡定的说,“没有。”

“等她来了,请让她给我回个电话。”

“OK。再见。”

楚轩挂了电话,将手机递给慕薇薇,“你不想接他电话?”

慕薇薇撇嘴,“不想接,接了说什么?”

楚轩一副了然的样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动你电话的,我看是叶少辰才接,好歹要表现一下我这个作哥哥的愤怒和不满。”

“理解。所以我不想打断你的表演。”慕薇薇开玩笑道。

说话间,锅底和菜品全都上桌,慕薇薇帮楚轩调了个很有特色的油碗,锅一沸腾,两个人就割据一边呼哧呼哧吃开了。

“味道怎么样?”慕薇薇抽空问他。

楚轩一边呼气一边赞叹,“很好吃,辣而不燥,太爽了。”

“天呐,你真是我见到的第一个如此不怕辣的人。”慕薇薇简直目瞪口呆,她根本就不敢碰那边锅底一下,否则今天晚上脸就毁了。

楚轩嘿嘿笑道,“这才哪到哪。我有好几个吃货朋友,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

慕薇薇给他竖了个大拇指,“厉害!”

“要不要上两扎啤酒?”楚轩建议道。

慕薇薇睁大了眼睛,“你居然还喝啤酒?”

楚轩懵了,“我为什么不能喝啤酒?”

“你们这种贵公子,不是都喝红酒的吗?”

楚轩咧嘴一笑,“我这个人啊,对身份什么的不怎么讲究,既可以坐在最豪华的餐厅吃牛排喝红酒,也可以坐在路边摊吃一碗小面。主要看自己喜不喜欢,人生在世,也就区区数十年,总要什么都尝试一下。谁说路边摊的小面就比豪华餐厅的牛排难吃呢?你说是吧。”

慕薇薇听了这番话,发现自己对楚轩有了重新的认识,原来,富家子弟不只是叶少辰、南宫昊那种肤浅的,还有眼前这种极富内涵的。

只可惜,他为什么要和绑架自己孩子的男人同流合污呢?

“我说了这么多,你到底要不要酒?你不要我要了啊?”楚轩打断她的思路。

“那我就喝一扎,”慕薇薇心道,一扎应该醉不了。

然而,她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三分之二杯啤酒下肚后,慕薇薇的头就开始晕了,她提前给楚轩打预防针,“我喝醉后酒品不是很好,等会要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你千万别不管我。”

“一扎啤酒而已,这都能醉?”楚轩惊讶的问。

慕薇薇傻傻的笑道,“我也不知道啊,我以为自己酒量长了,没没想到还降了,呵呵……来来来,再喝。”

桌上杯盘狼藉,楚轩结了账,看慕薇薇满脸通红的靠在软椅上小声的哼着歌,绕过来问,“还能走吗?”

慕薇薇睁开眼睛看他,“能啊,当然能走。”手撑着桌子站起来,摇摇晃晃的朝门口走,眼看就要撞上旁边的桌子,楚轩连忙上前扶住她的胳膊,嘴里不停的说,“小心小心。”

出了火锅店,夏风一吹,慕薇薇的酒意更浓了,手舞足蹈的开始唱歌,“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歌一唱出口,路边的行人都纷纷看了过来,见还是一个美女,脸上带着憋不住的笑意。

楚轩扶额,她这个歌唱的……太让人纠结了,几乎没有一个音在调子上的,尽管她的音色很好。

如果不是她提前叮嘱,他真的想装不认识这个女人。

“阿妍,能不唱了吗?”楚轩拉着她往车边走,一边无奈的说。

“你不喜欢听这个歌吗?对哦,这个歌过时了,我另唱一个。”慕薇薇摇头晃脑的搜索时下最新的歌曲。

“别别,你别唱了,休息会儿行吗?”楚轩还真是没看出来,慕薇薇喝醉会有这种癖好,这简直是对别人耳朵的摧残。

醉酒的慕薇薇怎么会听他的话,委委屈屈的说,“我想唱歌,为什么不让我唱?”

楚轩回头一看,这小妮子都快要哭了,又说,“行行行,你唱吧。”

慕薇薇立刻又开心起来,扯着嗓子唱,“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啊~五环,你比六环少一环……”

楚轩彻底无言,只有加快脚步,等她唱到七环的时候,拉开副驾驶的门,立刻将她推了进去,再多待半分钟,她就能被人拍成搞笑视频传到网上了,他可不想自己的妹妹因为这种事情而出名,楚家丢不起这个人啊。

楚轩抹了一把汗,弯腰又钻进车里给她系上安全带。这才啪的关上副驾驶的车门。

“终于有一天呐,你会修到七环,修到七环怎么办,你比五环多两环,哈哈哈,你比五环多两环,你比五环多两环……”慕薇薇坐在副驾驶扯着嗓子唱,到了最后就一直重复最后一句,开车的楚轩那叫一个郁闷,实在忍受不了了说,“阿妍,从头唱吧。”

“哦,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

楚轩就这么一直听着五环四环六环,开到了酒店楼下,而这时,慕薇薇似乎唱累了。终于停住了自己的灵魂唱腔。

楚轩停好车,到副驾驶把安全带解开,然后扶着她的一只胳膊出来。

“慢点慢点。”

楚轩关车门的时候,还不忘把她的包顺出来。

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黑卡,叶少辰坐在里面目光沉沉的看着两个人,放在方向盘的手握成了拳头。

眼看着楚轩架着他的妻子走进旋转门,叶少辰再也坐不下去,推开门大步跑了过去。

“这是哪呀?”慕薇薇迷糊的问。

“这是酒店,我送你回房间。”楚轩带着她进电梯,电梯门马上要关上的瞬间,有一只手伸了进来,电梯门又开了,外面出现叶少辰阴沉的脸。

楚轩稍稍惊讶了一下,“叶总,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少辰进了电梯,目光一直没有离开醉酒的慕薇薇身上,“她没有给我打电话。我过来看看她。”

楚轩听出了言外之意,淡笑着说,“阿妍和我在一起,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叶少辰很想说,就是因为和你在一起,我才不放心。

“没什么不放心,我就是想见见她。”叶少辰看见楚轩搀扶的那只手,眼睛被烫了一下,抬头直视楚轩,“你也喝酒了,我来扶着她吧。”

“没事,一扎啤酒而已。”楚轩显然没有把她交给他的意思。

叶少辰又不能硬抢,只好站在旁边看着。

这种情况下,楚轩这个名义上的假哥哥比他这个实际上的丈夫更有资格。

电梯里沉闷的可怕,除了慕薇薇轻微的呼吸声,没有一点声响,楚轩一副疲倦的模样,根本不想和叶少辰说话。

还好很快就到了楚轩和薇薇住的楼层。

楚轩几乎是拖着慕薇薇到了她门口,“叶总,麻烦你从阿妍的包里取一下房卡。”

叶少辰只能从命,打开门,楚轩将慕薇薇弄进屋,放在床上。

“阿妍,醒醒,起来洗了再睡。”楚轩俯身轻拍着她的脸,发现下颌的皮肤有一点点皱起来,心里一惊。他记得,她两天要摘一次面具,昨天她在叶家和叶少辰在一起没有摘,今天晚上如果还戴着,明天会出大问题的,而且现在已经有些怪异了。

亲昵的举动落在叶少辰的眼中全是刺,他冷冷的说,“既然她想睡就让她睡吧,不要叫醒她了。”

楚轩回头,静静的和他对视,“不行,她晚上必做的一件事就是卸妆洗脸,如果不做,明天她就要来折腾我,嫌我不叫醒她。”

楚轩的每一句都是一把刀子,刀刀扎进某人的心里。

“一晚上不卸妆而已,哪有这么严重,这样吧,我帮她用热毛巾多擦几遍脸。”

楚轩当然不同意,擦脸?万一把面具擦掉了,要吓死人的好吗?

“这个就不用叶总操心了,我等会儿会帮阿妍洗脸的,现在已经很晚了,叶总请回吧。”楚轩直接下了逐客令。

叶少辰怎么会放他单独在这个房间,而且慕薇薇还是睡着的。

“现在才十点多,我一般睡觉到十二点多了。”

楚轩真想将他一脚踹出去,可是这也只是想想,现下最重要的是,让慕薇薇醒过来。于是他不管叶少辰,转过身继续喊慕薇薇。

“阿妍,醒醒。”楚轩喊了几声没有动静,只好上手捏住她的鼻子,这下起作用了,慕薇薇被憋醒。

睁开眼睛迷迷瞪瞪的看着楚轩,软着嗓子,“你干吗呀。”

楚轩想用眼神示意,但现在的慕薇薇根本不会理解,只能说,“脸洗了再睡。”

“洗脸?”慕薇薇眨巴眨巴眼睛,重复着这两个字,她的脑子还浑着呢,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眼看着又要闭上眼睛,楚轩俯下身在她耳边小声说,“你的下巴那块的面具已经皱起来了,别喊,叶少辰在房间。”

慕薇薇猛地惊醒,迷醉的眼中带了几分清明,伸过头看一看,叶少辰果然站在不远处,正晦暗不明的看着这里。

慕薇薇咽了咽口水,手不自然的抻着下巴说,“叶少辰,你什么时候来的?”

“不久前。”叶少辰的语气中压抑着怒火。

可惜慕薇薇的感觉慢半拍没有听出来,“哦,那个,对不起,我喝得有些多,要不你们都先回去睡觉,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我好困,我想睡了。”

“你真的醒了?”叶少辰怀疑。

慕薇薇重重的点头,“嗯嗯,醒了醒了。哥哥,你和叶总都出去吧,大半夜的,你们两个男人在我房间好奇怪。”

楚轩瞪她一眼,这女人,帮了她还被嫌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