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想和爱的人白头偕老/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少辰看她高兴,心里也欢喜,“过两天周末,我们出海去钓鱼怎么样?”

“去海钓?”

“嗯,我前几年买了一艘游艇,在码头寄放着,好久没有用过了。这个周末天气好的话,我们去看看。”

“好啊。”慕薇薇一口答应。反正她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找藏宝图,欺骗他的感情。等他深深的爱上她之后,带着藏宝图远走高飞,让他追悔莫及。

叶少辰上班离开后,慕薇薇在楼下晃荡了几圈看没有人注意,就直奔三楼书房。

然而,门锁着。

慕薇薇懵了,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门锁了?

不行,不能就这么放弃。

转身下楼,王管家在花园修剪旁逸斜出的枝条,看到慕薇薇过来,问了声“楚小姐好”就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他的脑子还在想早晨叶少辰说的话,难道少爷真的要抛弃慕薇薇和孩子了?还是少爷得到什么消息,少奶奶出意外了?

“王叔,书房的门怎么锁了?”慕薇薇小心翼翼的问,“我想进去找本书。”

王管家从疑团中回过神,放下手中的大剪刀说,“哦,前两天家里进小偷了,我就把书房门锁了,楚小姐稍等,我给你取钥匙。”

慕薇薇跟着他往别墅走,居然这么简单要到钥匙?

在楼梯口等了片刻,王管家拿了一把钥匙过来。“楚小姐,这是书房的钥匙,您用完了再还给我就行。”

“谢谢王叔。”慕薇薇接过钥匙上楼,上了两步台阶,停下脚步回头问王管家,“王叔,你就这么放心把钥匙给我?”

王管家温和的笑道,“这有什么不放心的?少爷交待过了,您在别墅里做什么都行,让我们像尊敬他一样尊敬您。”

慕薇薇眼皮挑了几下,叶少辰对她这么好?

算了,先不考虑这些了,还是先把该做的事情做了。

开门,进书房,慕薇薇按照楚轩的说法,果然在一副山水画的后面敲出了不一样的声响。心里一激动,开始翻动可以翻的任何东西。

古董青瓷瓶拿起来、转动方向,没有动静。紫檀木笔筒里的笔全倒出来,甚至试了试每一支笔,都是正常的。

楚轩说他检查了最底层的书架没有问题,那么最高处呢?

和上次一样,慕薇薇将椅子拉过来,每拿起一本书就在书的下面摸一摸,看有没有奇怪的地方。

“《世界历史》,他都看的是什么书啊,”慕薇薇一边嘟囔着拿起厚厚的这本书,手伸进去摸,咦?这是什么?

困顿一扫而空,慕薇薇踮起脚一看,光滑的书架上雕刻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图案,如果不是带着目的来寻找,一定会把它当成最普通的花纹。

试着轻轻的按下去。就听到山水画后面“咔咔”作响,慕薇薇低头去看,一个不大不小的木盒被推了出来。

慕薇薇忙送椅子上跳下来,震惊异常,难道藏宝图就在这里面?

天呐,她终于找到了。

慕薇薇将小木盒拿在手中,前后左右看了个遍,却不知道该如何打开它,因为小木盒如同一个整体,根本没有锁,只有盖子上有一块看起来像磁片的东西。

摇一摇,里面踢踢哐哐,确实有东西。

这可怎么办?

慕薇薇想了片刻,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她不敢贸然发给楚轩,怕叶少辰在旁边看见,于是先发了几个字。

方便说话吗?

发出去后,慕薇薇开始焦急的等待,真的太兴奋了,只要确定这里面就是藏宝图,她就可以见到自己的孩子了,就可以永远的离开叶少辰了。

两分钟后,楚轩发来了信息。

方便,怎么了?

慕薇薇立刻将刚拍的照片发过去,并且附上了一行字:找到机关了,里面是这个小盒子,但是没有锁。

这边,叶少辰和楚轩正在工地检验施工进度,楚轩收到她的信息后,从叶少辰走开几米,他仔细的看了看照片上的小木盒,皱眉思考了一会儿回信息,这应该是指纹开锁,没有指纹是打不开的。

慕薇薇晕了,指纹开锁?那就是要叶少辰的指纹了?这也太难了吧。

颠了颠手中的木盒,慕薇薇继续发信息,能不能用锯子锯开?

楚轩看到这几个字,嘴角抽了抽,这女人也太暴力了吧。

不行,一个设计精妙的盒子会提前规避这些外部伤害,万一夹层里面有水银之类的化学物品,你用锯子只能让里面的东西毁坏的更快。

慕薇薇哀叹一声瘫坐在椅子上,好想把小木盒摔烂啊,这就如同一个落水的人看到了一个救生圈,却怎么也抓不住一样。

叶少辰余光看到楚轩脸上复杂的表情,似乎发现了什么秘密,诡异的笑了。

那怎么办呀?慕薇薇继续发信息。

先不要轻举妄动,等我咨询一下这方面的权威人士,看有没有不要指纹的办法。

只能这样了。

慕薇薇恋恋不舍的看了又看小木盒。还把自己的大拇指放到磁片上,只听到“滴滴”两声轻响,小木盒没有任何动静。

物归原位,慕薇薇按了下按钮,小木盒再次隐藏在了山水画后面,墙面看上去完好无缺,连一丝缝隙都没有。

虽然有些小失望,但是今天找到机关和小木盒已经是重大发现了,值得祝贺。

这么想着,慕薇薇的心情好了很多,大不了最后直接把这个小木盒交给银面男人,让他自己想办法去打开。

工地。

叶少辰貌似不经意的说,“楚总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我们可以提前结束。”

“哦,朋友有些私事咨询我,问完了。”楚轩面色平静,看不出一点端倪。

叶少辰嘴角却勾起一个浅浅的笑。

一天忙碌的工作结束后,叶少辰回到家里,慕薇薇待在自己房间作图,好久没有动笔了,今天心情大好,更是才思泉涌,整整设计了三件衣服。

叶少辰问了王管家她的去向后,就没有打扰她而是先回了书房。

看到书房里细微的变化,叶少辰就笑了,慕薇薇以后千万不要去犯罪,肯定是第一个被抓的。

首先,青瓷瓶的位置挪动了三厘米,瓶壁上都是她的指纹,还有笔筒,他的习惯是把所有的笔尖都朝下,但是现在,有一大半的笔尖是朝上的,应该是随便放进去的吧。

对了,还有悬挂在墙上的这幅山水画,都斜了,难道她离开的时候不知道摆正吗?

无奈的摇着头,伸手按下机关,小木盒还在。

然后,叶少辰坐在椅子上打开了电脑,调出安装在书房里的几个针孔摄像头,回看了慕薇薇进书房的全过程。

看来今天自己的猜的没有错,楚轩上午频繁短信联系的人就是慕薇薇,他们应该在商量这个小木盒该怎么打开。

薇薇,为什么你就不能来问我呢?你问我的话,我一定告诉你,并且亲手给你打开它。

自从那天晚上楚轩潜进书房,叶少辰第二天就让王管家给书房装了摄像头,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晚上吃饭,慕薇薇一直盯着叶少辰的手看,心里默默的在想,他会用哪根手指当指纹锁。剁下来是不可能的,要不要找个晚上灌醉他?然后一根根试?

可是自己酒量太浅了,他还没醉,自己早就趴在桌子上了。

“你盯着我的手看什么,我手长得很好看吗?”叶少辰明知故问道。

慕薇薇尴尬的笑了笑,胡乱了个理由,“我今天看娱乐新闻,有个男明星的手很漂亮,我觉得你的手也很好看。”

“是吗?”叶少辰抬起手看了看,“难得你夸我一次。”

“呵呵,”慕薇薇笑了两声低头继续思索,其实刚才第二条办法还不错,虽然自己喝酒喝不过他,但是可以下药啊。她又不是第一次给他下药。

对,这个办法可行,晚上找楚轩商量一下,让他弄点药给自己。

叶少辰看她眼睛骨碌碌转个不停,就知道她在想办法算计自己,而他,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随机应变了。

不过就这么看她耍心机,还挺有趣的。

幸好自己发现了她是慕薇薇,否则又会被女人蒙在鼓里,他以前在乔心优那里吃了太多亏,现在不能再犯傻了。

“叶少辰,你比较喜欢你的哪根手指头啊,”慕薇薇不放弃的试探。

“中指。”叶少辰不假思索的说。

“为什么?”

叶少辰坏坏的笑了,瞄了她一眼说,“因为中指最长。”

慕薇薇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最长就最喜欢,可是一看他不怀好意的笑容,陡然间联想到什么,脸不由的红了,将餐桌果盘里的一个苹果扔过去,“喂,问你真心的呢,你也太污了吧。”

叶少辰接住苹果,笑哈哈的说,“污吗?还可以吧,再说你也没有给前提条件啊。”

慕薇薇千娇百媚的瞪着他,“我问的就是,比如说你的手机如果是锁屏的话,你会用哪根手指,你的房间如果是指纹锁,你会用哪根手指,可是你在说什么啊。”

“哦哦,是这个啊,你早说我不就知道了?”叶少辰伸出手掌说,“大拇指,我的手机锁屏就是大拇指。”

慕薇薇得到答案心里小小的开心了一下,点点头继续吃饭。

“你问这个干什么?”叶少辰问。

“没什么啊,想要多了解一下你嘛。当然了,万一你和哪个小姑娘在电话上撩骚,我查你记录就知道怎么解锁了嘛。”

叶少辰乐了,“放心,我暂时对其她小姑娘没有兴趣。”说着,叶少辰把手机推到她面前,“除了指纹解锁,手机的密码是0428。”

慕薇薇不疑有他,问,“为什么是0428?”

“这个。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叶少辰不动声色的望着她,捕捉到某人眼神晃了一下,她,似乎忘了这个日子。

慕薇薇呆住,她就觉得这几个数字在哪里听过,就是放个放结婚证的密码箱里啊。说来,叶少辰还真是喜欢用各种带密码的箱子。数字不够,还要用指纹,他到底是有多少秘密怕别人知道啊。

叶少辰见她发呆,也不知小脑袋在想什么,打断她说,“怎么,不查吗?其实我还挺期待你查我通话记录,查我各种聊天软件的。”

慕薇薇嫌弃的将手机推过去,“我才懒得查,大家都是成年人,彼此信任最重要。如果真有一天你喜欢上别的女人了,估计我也就对你没兴趣了,到时候大家好聚好散嘛。”

叶少辰的目光变得深沉,严肃的说,“不会有那一天的。”

慕薇薇耸耸肩,“希望如此喽。”

她才不相信他的话,结婚的时候和乔心优勾搭,婚后又把楚妍接回家,呵呵,相信他对婚姻的忠诚,那还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哦,不对,或许他会对楚妍好的,毕竟现在这张脸是绝色美女。

叶少辰心里涌起一股无力感,真的是怎么说都不对。

好想揭穿她的面具,然后告诉她,自己说的都是真的。

晚上,慕薇薇窝在房间打电话,征询楚轩的意见。

楚轩听了她这个看似很愚笨却又很实用的办法后,答应她,“明天来公司,我给你药。”

“好好。”

挂了电话,慕薇薇仰面躺在床上,心里的喜悦都快溢出来了。

“宝宝,等着妈妈,妈妈很快就来找你了。”慕薇薇轻轻的吻了一下手机屏幕上的儿子,然后把手机贴在胸口,开始计划什么时候动手合适。

刚想到关键之处,门响了。

慕薇薇从床上起来去开门,这个时间,只有叶少辰会来。

打开门。果然是他。

“干嘛呀,叶大少爷?”慕薇薇靠在门边笑眯眯的问。

“睡不着,可以聊会天吗?”叶少辰穿着一身居家服,整个人透着一股慵懒温暖的气息。

慕薇薇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番,戳着他的胸口说,“大半夜的,孤男寡女聊天?你骗谁呢?”

叶少辰攥住她的手指,用充满磁性的声音说,“不聊天的话,我带你去个地方。”

慕薇薇被他牵着往前走,“去哪啊。”

叶少辰没有说话,拐了几个弯,来到了一间熟悉的房间门口。

慕薇薇心中疑惑,他这家伙带自己来这干什么?回忆往昔?

为了不让以前的回忆干扰自己,慕薇薇回到叶家后就没有进过这间房子。她虽然很恨叶少辰,但是人毕竟都是有感情的。在这间屋子住了那么久,多少都有点情感。

“这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地方?”慕薇薇假装问。

“对,是这里。”

“这是哪里啊。”

叶少辰低头看她,“这是我妻子的房间。”

说完,叶少辰推开了那扇门,打开灯,牵着她的手走了进来。

记忆扑面而来,白纱窗帘在夜风中晃动,画了一半的设计图还放在桌子上,铅笔橡皮搁在上面。

床单被子都是新换的,可能是因为那时她自杀流了很多血,不得不换。

“这是薇薇以前住的地方,”叶少辰轻柔的声音响起,“她喜欢坐在沙发上蜷起腿设计一件又一件充满灵感的衣服。”

慕薇薇的心泛起了波澜,但是她不懂,大半夜的,他带她来这里是什么意思。

“自从她离开后,我保留了这间房子的原貌,她的所有东西都没有动过,心烦意乱的时候我就进来坐坐,我总是在想她在哪里,过的好不好,孩子好不好。”叶少辰顿住回头问她,“你说她现在在哪里?”

慕薇薇正在听他抒情,见他问她,不由的摊手,“我怎么知道?”

叶少辰专注的望着她,心中略微失望,他原本想让她感受到他的真心,但是他却在她脸上没有捕捉到丝毫温柔。

慕薇薇不想再待在这间房子,虽然有开心的回忆,然而更多的却是残酷和冷漠。

“叶少辰。你带我来这干什么?”慕薇薇皱眉问。

叶少辰叹口气,“没什么,就是突然想来看看。”

“哦,那你慢慢看,我先回去了。”慕薇薇话一说完就转身向外走,却被叶少辰拉住。

“你生气了?”叶少辰眼眸微闪。

“叶少辰,慕薇薇是你的妻子,你要怀念她是你的事情,但请不要把我拉进来,我尊重你的情感,但是并不代表我要接受,我无意侵犯她。”慕薇薇一本正经的说,她以楚妍的身份站在这里,总觉得自己是小三。

叶少辰张了张嘴,差点喊了声“薇薇”,话刚到嘴边硬是咽下去,“阿妍,我不是想让你接受,而是……而是……”

而是什么?叶少辰说不出来,而是让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这样,慕薇薇只会炸的更厉害。

“叶少辰,我不妨碍你思念你的妻子了,我先走了。”慕薇薇甩开他的手,离开这间充满回忆的房间。

叶少辰连忙跟上,可是慕薇薇越走越快,在她关上房门的瞬间,他再次堵在了门口。

“好了,别生气了好吗?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叶少辰柔声安慰,“就是想让你了解我的过去。”

“我没有生气,就是困了,想睡觉了。”慕薇薇冷漠的说。心里却道,我都成你的过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叶少辰抬手捏了捏她的脸蛋,“还说没有生气,脸上都没有笑容了。”

慕薇薇挤出一个笑,“好了吧,你可以了,我要睡了。”

叶少辰这会儿当然不能走,用力推开门挤进房间。

“喂,叶少辰,你怎么这么无赖啊,”不但无赖,而且厚脸皮。

叶少辰低头吻住她,今天给了她那么多线索,当然要要点福利才可以。

接下来,慕薇薇就没有了反抗的机会,从门口一路纠缠到床上,所有的声音都被他堵在了嘴里。

入梦前,慕薇薇的最后一个念头是,男人果然不能空窗太久,发起疯来要人命。

……

翌日,慕薇薇在公司见到了楚轩,楚轩给了她一小瓶液体,和上次用的好像啊,打开来闻了闻,有股淡淡的药味。

慕薇薇靠在办公桌前看着这瓶药,担心的问他,“喝了这药,会不会死人?”

楚轩正在开电脑,准备开会要用的东西,听到这话嗤之以鼻,“你有没有脑子?我正在和叶少辰合作,他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商人逐利,我只赚钱,杀人放火的事情我不会干。”

慕薇薇松了口气,其实她很矛盾,按道理,叶少辰杀了她哥哥,她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但偏偏他又是孩子的生父,她如果杀了他,以后怎么面对孩子?

她能做的,就是带着孩子离开,从此自己过自己的。

“你倒的时候少倒一点,倒多了,叶少辰估计得睡两三天。”楚轩提醒她。

“哦,好。”

慕薇薇拿着药往出走,楚轩又叫住了她,“等等。”

“还有事?”

楚轩沉默了片刻说,“你拿到藏宝图以后……准备去哪里?”

慕薇薇的表情立刻喜悦起来,“当然是先去救我孩子出来,然后嘛……我不告诉你。”

“不能告诉我?”

“当然,我要带着孩子找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孤独终老,当然不能告诉你。”

楚轩了然的点头,“OK,你说得对,是该重新开始了。那我祝你,一切顺利。”

“多谢。”慕薇薇欢喜的离开,她仿佛已经看到新的生活在向她招手了。

楚轩看着她的背影,眼底露出复杂的神色,她是个好姑娘,值得更好的生活。而且,他的家族是不会允许……

下午,慕薇薇开车来到曾经和父母居住的别墅。慕长瑞一家搬出去后,这里就空了下来,里面杂草寸生,野花遍地。

这才过了多久,一切都变了。

爸爸妈妈大哥,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来看我们的家,不过你们放心,我不管在哪里,都不会再傻傻的自杀了,我会好好活下去,为了你们,也为了我的孩子。

你们在天堂要保佑我,保佑我顺顺利利的接回宝宝。

回到叶家,慕薇薇从酒窖取了一瓶红酒,为了不让叶少辰看出破绽,她用棉签将高浓度的安眠药浸在酒杯边缘。这样她就不用在他眼皮底下作弊了。

怕自己混淆了两只酒杯,慕薇薇提前在自己的杯子印了一个浅浅的口唇印。

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叶少辰回家。

和往常一样,叶少辰一下班就回到了叶家别墅。

他看起来有些疲惫,吃饭的时候都皱着眉。

“工作上遇到麻烦了吗?看起来不是很高兴的样子。”慕薇薇问。

叶少辰无奈的叹口气,“是遇到点麻烦,不过问题不大,我会处理好的。”

“那我等会儿陪你陪一杯吧,就当放松。”慕薇薇找借口说。

叶少辰有些惊讶,“你不是不喝酒的吗?”

慕薇薇“嘁”一声,“我是在外面不喝酒,可是现在是在家里啊,喝酒了也没有什么关系,再说,看你这么发愁,我心里也不好受。”

叶少辰听到她说“家里”这两个字,心头顿时觉得暖暖的,这貌似是她第一次把这里当作一个家,他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好,我让王叔去取酒。”

“不用麻烦王叔,我自己去挑,等会儿吃完饭,你先去洗澡,换件舒服的衣服,我找好酒就来你房间找你。”

叶少辰看她如此殷勤,不禁起了疑心,再联想昨天的事情……难不成她又要在酒上动手脚?

“今天你好乖,我都不习惯了。”叶少辰调笑道。

慕薇薇横他一眼,“怎么啦,我对你好,你不愿意?”

“求之不得。就听你的安排。”看来他等会要好好注意一下喝得酒了。

按照慕薇薇的安排,吃了饭躺在客厅里看了会财经新闻,叶少辰回房洗澡换衣服,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慕薇薇带着红酒和两只杯子敲开了他房门。

叶少辰穿着白色T恤浅色棉质短裤躺在阳台上的沙发上,像极了慕天野带她离开的那天晚上。

“过来。”叶少辰冲她招招手,慕薇薇走过去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把手中的酒放下。酒杯一人一只。

“阿妍,你理想中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叶少辰不经意的问。

慕薇薇一边倒酒一边说,“我理想中的生活……嗯,找一个世外桃源,就像书里说的,与世隔绝那种,然后和最爱的人生活在那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这么简单?”

“这还简单?叶少辰,你知道在如今信息化如此发达的今天,想要找一处世外桃源有多难吗?”慕薇薇反驳他。

叶少辰点头,“你说的也是。不过,你不怕太单调了吗?”

“不会啊,我觉得很悠闲,当然如果想热闹的话,就开个车去大城市转一圈,逛一逛,然后回到自己的地盘过小日子,这样多好。”

叶少辰浅笑,“你这是理想状态,世外桃源固然很好,但孩子怎么办?他要上学,你就要给他找学校,和老师打交道,和家长打交道,他听话还好,如果不听话和同学打架,你还要去学校……”

“喂,叶少辰,”慕薇薇笑着制止他的啰嗦,“你刚才的前提是理想生活,我说了,你倒来批判我。不行,罚酒。”

慕薇薇将一杯红酒递给他,叶少辰笑吟吟的接过,拿在手里慢悠悠的晃啊晃,却不喝。

“其实有时,我也想过你说的那种生活,但是,我不是个清心寡欲的人,扔不下我一手创办的商业帝国。”

慕薇薇眼睛不时的落在他手中的那杯酒上,根本没有心思听他说话,嘴上敷衍的问。“那你想过什么生活?”

“我啊,也挺简单,赚很多钱,然后和爱的人白头偕老。”

慕薇薇看他不喝,心里有些着急,端起自己那杯酒,敬他,“好啊,那我就祝你早日实现这个愿望。”

叶少辰的酒杯终于碰过来,清脆的一声响,慕薇薇喝酒的时候,余光看着他将杯中的酒全都喝完,才放心的将自己杯中的一点酒喝下去。

“你挑的这个酒……”叶少辰说到这停了下来。

慕薇薇看似平淡的问,“怎么了?”

“味道挺甜的。”叶少辰说完下半句,在她看不见的角度,意味深长的笑了。

“是吗?我随便挑的,没想到挑到我喜欢的。”慕薇薇又开始给两个人的杯中倒酒,暗地里嘀咕,不知道刚才那一点药够不够?

在她低头倒酒的时候,时间骤然停止,液体凝固在半空,连风声也停止了。

叶少辰快速的从沙发上起来,拿起自己的酒杯直奔卫生间,将刚才喝下去的酒全都吐出来后,又从酒柜里取出一只干净的酒杯,回到阳台坐在原来的地方。

他刚才晃动酒杯的时候,就闻到酒的气息中夹杂着一股药味,虽然被浓烈的酒香掩盖住了,但是他还是敏锐的闻到了。

上次被她的美人计迷惑了,这次,他不会了。

眸中的紫色一点点淡去,液体“哗”继续流出,风也起了。

“既然喜欢,就多喝一点。”叶少辰接着刚才的话题说。

慕薇薇怕药效被稀释,给叶少辰空杯子中只倒了一点,笑着说,“好喝也要慢慢喝,一下子喝醉了还有什么意思?”

“嗯,你说的对,”叶少辰端起酒杯,“这么一点还不够一口。”

“那你喝了我再倒。”

叶少辰很听话的一口饮尽。

慕薇薇心下窃喜,这下一定够药量了。

两个人又说了几分钟的话,慕薇薇发现叶少辰的眼皮越来越重,小心翼翼的问,“你困了吗?”

叶少辰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可能是今天工作太累了。”

“那我扶你去休息吧。”慕薇薇起身拉住他的胳膊,“走吧,去床上睡。”

叶少辰低头的瞬间,眼眸中露出笑意,再抬头时已经闭上,把身体的全部重量全都压在她身上,慕薇薇走的歪七扭八,小声抱怨,“你怎么这么重啊。”

“你嫌弃我。”叶少辰迷糊的说。

“对,我嫌弃你。”慕薇薇将他扔在床上,脱了鞋子,盖上被子。

叶少辰哪里肯轻易放过她,伸手将她搂住,“你陪我一起睡。”

慕薇薇被箍的紧紧的无法挣脱,只好说,“好啊,你先睡,我去洗个脸就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