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叶少辰被抓/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开车。”

楚轩迅速调转车头向远处的省道狂奔。

身后的男人捡起藏宝图看了几秒中后,脸色大变,大声喊,“把他们给我拦住。”

一声令下,从树林中冲出七八个拿枪的黑衣人,对着疾驰的车子射击。

楚轩临危不乱,死死的抓着方向盘,目光直视着前方,眼底却露出了疑惑。

慕薇薇很自觉的匍匐在后座上,既然帮不上什么忙,那她就保护好自己,她可不想被子弹打成筛子。

叶少辰掏出枪射击,两个黑衣人应声倒地,不过都没有死,他打的是大腿。

车子的玻璃是防弹的,所以子弹打过来,只是留下一个蜘蛛网,并没有射穿。

眼看车子就要开上公路,后车胎“嘭”的一声响,车子重心不稳猛地打了个弯,慕薇薇被甩在车门上,头撞得生疼。

惯力因素,叶少辰也撞在了她身上,但他很快就起来,急声问,“你有没有事?”

慕薇薇脸色难看的摇头,叶少辰看身后的人追了过来,一边给慕薇薇解绳子,一边对楚轩说,“车子开不了了,你带着阿妍快跑。”

“那你呢?”慕薇薇焦急的问。

“我不会有事的。”

“不,你和我们一起走。”

“三个人根本跑不出去,我留下挡着他们,别废话了。”叶少辰打开他这边的车门,自己率先下车,然后把慕薇薇拉了下来,“快走,否则我们一个都跑不了。”

“少辰,”慕薇薇紧紧的抓住他的手,不肯放手。

“别担心我,你忘了我的本事了?”叶少辰对她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

慕薇薇一怔,他虽然身赋异能,但是如果受伤的话,使用异能就非常的困难。

“别受伤,千万别受伤,好吗?”慕薇薇眼睛酸涩,有种想哭的冲动。

叶少辰心头一动,搂住她的腰,在她唇上重重的吻了一下,随即分开,“我答应你,不会受伤的。”然后将她推入从车里跳出来的楚轩跟前,“带她安全的离开这里,我掩护你们,快走。”

楚轩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拉着慕薇薇的胳膊向路边跑去,身后传来激烈的枪响,有几颗子弹甚至从耳边飞过,但是两个人都不能停下来,只能奋力向前跑。

枪声此起彼伏,慕薇薇两人踩过杂草丛生的荒滩,越过密林,一路狂跑到公路边,这时慕薇薇才发现,一只高跟鞋不知何时不见了。

枪声渐远,路上一辆卡车正好开了过来,楚轩向司机招手示意他停车。然而这种情形,司机哪里敢停车,只会猛踩油门。

慕薇薇从昨晚就没有吃饭,身上没有一丝力气,再加上刚才跑了那么久,双腿一软差点倒在地上。

“你怎么样?”楚轩一把捞起她,看她脸色很不好。

慕薇薇喘着气说,“我没事。”

楚轩眼露关心,这时路上又过来一辆小车,楚轩直接掏出腰间的枪,对准了里面的司机,司机吓了一跳,一脚刹车踩下去,堪堪停在了两人脚边。

楚轩拉开后车门,两个人坐进去,司机战战兢兢的说,“别伤害我。别伤害我。”

“载我们到A市市中心。”楚轩冷声说。

“好好,”司机手颤抖的抓住方向盘,启动了几下车子,硬是没启动起来。

楚轩怕后面的人追上来,安抚司机的情绪,“放心,我们不会把你怎么样,只想搭个顺风车。”

或许是这句话起了作用,车子嗡的一声,飞了出去。

慕薇薇疲倦之极,却还是打起精神皱眉问楚轩,“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楚轩也很纳闷,“我也不清楚。”

“你不清楚?难道这次意外不是你安排的?”慕薇薇吃惊的问。

“我是安排了,但是过程不是这样的啊。”楚轩也一头雾水。

“什么意思?”

楚轩看了眼开车的司机,压低声音说,“我安排了他们去把你劫走,但是没有让他们动手,更没有今天的枪战。”

“你确定你找的是这帮家伙吗?”

楚轩不确定,“我没有和他们直接接触,确切的说这件事是我朋友策划。”

“你朋友?”慕薇薇脑海中闪过一张脸,脸色阴沉的问,“是他?”

楚轩望着她的眼睛,点点头。

慕薇薇不敢置信,“楚轩,你……对对,是我忘了,你本来就是他的朋友,你们本来就是一伙的。”

那个戴面具的男人只想得到藏宝图,至于谁死谁活,他怎么可能放在心上?

“楚妍。”楚轩对她这种语气很不爽,“你冲我发什么脾气?既然想要达到目的,难免会有所牺牲,如果你完好无损的出现在叶少辰面前,难道就不怕他怀疑吗?”

“我生气。并不是生气他们打我骂我,他们怎么对我,我都无所谓,可是叶少辰呢?他怎么办?那些人拿到了想要的东西,你觉得还会放过他吗?”

楚轩也很郁闷,“楚妍,我也不想他死,他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我们楚家的生意还要不要做?”

慕薇薇瞪着他说不出话,一想到叶少辰随时有可能丢了性命,她的心就像压了块石头透不过气。

她恨他,曾经也想杀了他,但这次是她算计他,他却义无反顾的救她,如果叶少辰在这种情况下丢了性命,那她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不过奇怪的是,叶少辰都把剩余的半张藏宝图给他了,为什么他还要命令属下拦住他们?

难道藏宝图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是说,他动了杀心。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叶少辰的处境只会更危险。

“电话给我,”慕薇薇伸手,她的手机应该丢在关押她的那间房子里了。

楚轩将手机掏出了放在她手上,慕薇薇回忆了一下叶家别墅的座机,拨了过去,只响了两声电话就接通了。

“喂,你好,叶家别墅。”王管家平淡的声音传过来。

“王叔,我是楚妍。”

“楚小姐?你……你被少爷救出来了?”王管家有些欣喜。

楚妍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王叔,叶少辰可能有危险,你让章贺赶紧派人去救他。”说道最后,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

“在哪里?少爷怎么了?”王管家由喜转惊,连忙问。

“他为了救我留在了现场,我……我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慕薇薇眼前浮现刚才他吻自己的情景,眼泪流的更凶,声音有些哽咽。

“楚小姐,你先别哭,告诉我地址,我让章贺马上带人过去。”

“在A市和S市的交界处,附近有一个湖泊。”慕薇薇努力控制自己的声音。

“好,我知道了,”王管家顿了顿继续问,“楚小姐,你昨天被关在了哪里还记得吗?如果少爷已经被带走了的话,对章贺的寻找很有利。”

“我一路被他们蒙着眼睛,那间房子晚上很安静,好像是一幢单独的别墅,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我明白了,楚小姐你现在在哪里?需要我派车去接你吗?”

“不用,我现在和楚轩在一起,他会送我回叶家的。”

“楚小姐一路小心。”

王管家挂了电话,神色焦急的去通知章贺,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楚轩也有些着急,拿过电话给朋友拨了过去,他要确定一下到底是哪里出现问题了。

电话接通,楚轩直接质问道,“为什么对方会开枪?你想让我也死在现场吗?”

“阿轩,对不起,中间出问题了。”银面男人抱歉的说。

“出问题?出什么问题了?”

“那个混蛋想要独吞了那笔宝藏,所以……”

“卧槽!”涵养很好的楚轩也忍不住爆粗口,“那怎么办?你赶紧派人去找那个混蛋啊,我们忙碌了这么久,难道就是为了给他人做嫁衣吗?”

“阿轩,你冷静一下,我已经派人去找了。”

楚轩气呼呼的挂了电话,看向慕薇薇,“你听到了?”

慕薇薇哭笑不得,这可不是给他人做嫁衣吗?

那她怎么办?藏宝图给了出去。她留在叶少辰身边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如果银面男人够不要脸,一定还会让自己去找藏宝图,慕薇薇觉得,他干的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

……

湖边,叶少辰单枪匹马,就算再厉害,也有子弹打完的时刻。因此,当十多把枪对住他的脑袋时,叶少辰很自觉的举起了双手。

好汉不吃眼前亏。

男人愤怒的重重一拳打在他的胸口,“地图为什么不完整?”

叶少辰捂着胸口,“我爸爸给我的时候,藏宝图就是不完整的。”

男人又砸过来一拳,却被叶少辰巧妙的躲避过,男子爆句粗口,于是两个人在十多个枪口之下,一拳一脚的缠斗在一起。

叶少辰是练家子,对方也不差。但始终不敌牵着,全程被叶少辰压着打。男子暴怒,掏出枪朝叶少辰射击,叶少辰没有躲过,一颗子弹打在了他的肩膀。

“不是很厉害吗?再打啊。”男子抬脚踢在叶少辰的胸口,后者狠狠的摔倒在地上,刚要起身被男人用枪抵住了头,“我以为你叶少辰有多牛逼,原来不过如此。”

叶少辰紧捂着冒血的伤口,嘲讽他,“你这么多人,我就一个人,你觉得赢的很光彩吗?”

“那又怎么样?只要赢了就可以,我才不管那么多规矩,说,缺少的那一部分地图在哪里?不说,我就一枪蹦了你。”

叶少辰冷笑的看他,“好啊,你打死我,这辈子都别想得到剩余的那一部分。”

男子扬起拳头正要凑下去,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问他,“这么说,你手上有少的那一块?”

“你觉得呢?”叶少辰的话模棱两可。

男子阴狠的盯着他看了会儿,对属下说,“把他给我带回去,老子要慢慢问,老子就不信问不出剩余的残卷。”

叶少辰被粗鲁的从地上拽起来,撕扯着肩膀的血流的更快,鲜红的血染透了半边白衬衣,看上去很是恐怖。

男子估计是怕叶少辰血流而死,不耐烦的对身边的人说,“叫个医生过来,免得还没得到消息人就死了。”

“是。老大。”

叶少辰一上车就被蒙上了眼睛,两只手也被绑在身前,手机还被没收了。

眼前一片漆黑,叶少辰这才有空想慕薇薇,不知道他们到了哪里,有没有被抓住。其实,只要她能平安,自己将要承受什么他都无所谓,只要死不了,他就能这帮人手里逃出去。

更何况,他很想知道,这帮家伙到底是谁,又是从哪里知道藏宝图的事情。自从父母去世,这个秘密就跟随着他们被埋在了土里,如果有好事之人将这个秘密翻出来,那他们叶家就不得安宁了,明里暗里会有无数人上门打扰,毕竟一笔数额未知的财富吸引力太大了。

车子一路向南,一个多小时后停了下来,叶少辰被人拽下了车。

“走。”有人推着他的肩膀,叶少辰趔趄一下差点摔倒,于是一左一右两个人将他带进房间,然后解开了他眼上的黑布。

叶少辰睁开眼睛,四处看了看,这是一座豪华别墅,大理石地砖,真皮沙发,紫檀木桌椅,还有各种镀金装饰,全都透着一股浓浓的暴发户的气息。

“看什么看?”男子吼了他一句,“把他带到昨天的房间去,把医生也带过去。”

于是,叶少辰被带到了一楼的一个房间,里面简单的只有一张床,还有一个卫生间,地上还随意的扔着一个包。叶少辰认出来了,那是慕薇薇的包。

这里,就是昨天关慕薇薇的地方?

“老实待着,医生立刻来。”

门啪的被关上,叶少辰走到窗边,外面装着不锈钢窗户,想逃是不可能的。透过玻璃,叶少辰只看到了茂密的树木。

这里是S市吗?按照刚才行驶的时间,这里应该S市郊区,周围很安静,没有任何机动车的声音。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走了进来,手里提着医药箱,后面还跟着两个黑衣保镖。

“坐在床上,我看一下你的伤口。”医生说。

叶少辰坐下,将捂着伤口的手拿开。医生轻轻给他脱掉衣服,肩膀上的血洞还在冒血,翻出来的红肉很是恐怖。

医生详细的检查了一下说,“子弹没有伤到动脉,现在就可以取出来,不过,没有麻醉针只有止疼针,所以,取子弹的时候你要忍着,不能动。”

“给我一块毛巾。”叶少辰冷声说。

保镖走进卫生间拿来一条白色的毛巾,还算是干净,裹成一团给他。

叶少辰拿在手中仰头对医生说,“你来吧。”早取出来早好。

医生有些佩服的看了看他,说,“我尽量快点,你少受点罪。”

虽说有止疼针,但那一点药效根本无法抵抗锋刃入骨的疼痛。叶少辰咬着毛巾,额头的汗一滴一滴滚落,另一只手紧紧的抓住床沿,手指都快要掰折了。

比想象中要疼千万倍,叶少辰为了转移注意力,脑海里想的全是慕薇薇和孩子,仿佛这样疼痛就能减少一分。

手术不知进行了多久,叶少辰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听到清脆的一声响,子弹被取了出来。

但是疼痛并没有减少分毫,因为医生还在消毒上药。

一切都做完后,剧痛才稍稍缓解,此刻,叶少辰有些感谢楚轩让他吃的那一碗牛肉面,如果没有吃那碗面,他现在肯定晕过去了。

纱布缠了一层又一层,最后在背后绑了一个结。

“明天早晨我来给你换药。”医生没有一句废话。叮嘱完就出去了。

门再次被关上,叶少辰吐掉嘴里的毛巾,大大的缓了口气,妈的,他整个人快要虚脱了。

目光落在地上的包包,叶少辰挣扎的起身过去捡起来,回坐到床上,打开一看,里面都是慕薇薇的屏碎,小镜子小梳子,还有口红,睫毛膏等物品。至于钱包手机等财物,一定是被那个家伙拿走了。

想要从这里逃出去很简单,但是他更想知道这伙人的身份。

休息了片刻,门再次被人推开,进来的正是他想要见的那个家伙。

叶少辰四平八稳的坐在床上,冷淡的看着他。

男人看他这副模样。不由地心生敬佩,他还没有见过如此硬骨头的人,刚才听属下说,取子弹的时候,他居然一声都没有吭,是条汉子。

“叶少辰,我们做笔生意怎么样?”

“没问题,我本来就是生意人,最擅长的就是做生意。”叶少辰平淡的说,“不过,谈生意前,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男人桀桀笑道,“怎么?想事后报复我?”

叶少辰一脸的坦然,“我想知道栽在谁手里,况且,江湖上你报复我,我报复你不是很正常吗?还是说。你觉得我叶少辰是很好说话的人?”

“呵,你够直接的嘛,就不怕我真的把你在这里灭了?”

叶少辰嗤之以鼻,“灭了我?那你永远找不到那笔宝藏,同时还要面对无数人的追杀,这样的赔本生意,对你有什么好处?”

男子阴骘的眼睛盯着他,片刻后说,“你说的对,我暂时不想杀你,但我可以慢慢折磨你,留着你一条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就更不划算了,没准儿我什么时候就逃跑了,到时候你人财两空,何必呢?”

男子的话全被他堵了回去,“照你这么说,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

叶少辰淡定的说,“当然有,你刚才不是说做生意吗?拿出你的诚意,我给你地图,你放我走,从此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如果碰上,你我再算账。”

男人冷笑,“诚意?叶少辰,你别忘了,你现在是落在我的手中。”

“落在你手中又如何?我有筹码,你就杀不了我,我更不怕你的什么折磨,所以,按照我说的来,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叶少辰说的气定神闲,表面虽然很狼狈。但是气势上完全压制对方。

“我怎么知道你给我的地图是真的?”男子问。

叶少辰嘴角浮现一丝笑意,“你不信我,就算我给你一张真的,你还是不会信。”

男子沉默,他知道叶少辰说的对,这个世上见过真图的人几乎没有,他也是以前从一个熟知内情的人口中得知,真的藏宝图里有个特殊的标记,他在叶少辰给的半片中看到了标记,所以认定那是真的。

“你想知道什么?”男子显然有些心动,语气软了很多。

叶少辰心中一喜,表情却没有多少变化,“你是怎么知道藏宝图在我手中?”

“当然是有人告诉我的,但是这个人是谁,我不能说。”

叶少辰点点头,“好吧,请问你贵姓?”

“曹,曹操的曹。”

叶少辰在脑海中搜索一遍,没听过有姓曹的这号厉害人物啊,难道是这两年异军突起?

“现在可以告诉我剩余的藏宝图在哪里吗?”

叶少辰胡诌,“存放在A市的一家金库中。”

“哪一家?”男子追问。

“现在不能告诉你,我现在受伤这么严重,你就算是让我逃跑,我也跑不了多远,万一你拿到藏宝图,食言杀了我怎么办?”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说?”男子隐隐又有发怒的冲动。

叶少辰却一点都不怕他,“后天吧,后天我的伤应该会好很多。”

曹姓男子眼中划过一道精光,冷冷一笑说,“我看你这是在拖延时间。”

“呵呵,被你看出来了?”

男子一把掐在他肩膀的伤口处,疼的叶少辰倒吸一口气,抬脚就狠踹过去,男子放开他肩膀跳到一边。“叶少辰,你不要给我耍花招,你只有一晚上时间修养,如果你明天不说,老子也不要剩下的了,就当是给你陪葬吧。”

叶少辰一口答应,“好,一言为定,我明天给你答案,你可以派人去金库取,但同时你要给我备一辆车。”

“好,我就暂且信你一次,如果你骗我,叶少辰,我不会放过你的。”男子阴狠的说。

叶少辰心道,孙子,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

男子拉开门刚要出去。叶少辰喊道,“等等。”

“你还想干什么?”

“给我饭,我饿了。”那一碗牛肉面的能量早就消耗完了,现在他饿的前胸贴后背。

回应他的是响亮的关门声。

不一会儿,一个彪形大汉端着一碗饭进来,白米饭上堆着凉冰冰的西兰花炒腊肉豆腐等菜,一看就是中午吃完剩下的,好在现在是夏天,就算是凉的也可以下咽。

平时,叶少辰吃饭是很讲究的,曾经慕薇薇带他去学校外面的一条街,他都觉得那里的环境有点脏,但是现在哪里顾得上那么多,他需要能量。

……

这边,章贺带着一帮人来到小湖边,只有凌乱的脚步和地上淋淋洒洒的血迹。

“少爷应该是被车带走了。”一个人指着地上铁红的血迹说,“你看,血迹在这里就戛然而止了。”

章贺眼中全是焦急,不过还算是冷静,“顺着车轮看,少爷是被带进S市了。”可是S市这么大,又不是叶少辰的地盘,想找几辆车太难了。

章贺正在发愁,突然想起王管家转述的话,昨天楚妍被关的地方很偏僻,还是一幢别墅,这样的话,范围就小了很多。

“这样,你带一拨人我带一拨人,我们分别在S市的郊区找找,尤其是那种独立别墅。”

“好,我知道了。”

夜幕降临。

叶少辰试了几次,根本没有办法聚集精神,而且稍微一动。肩上的伤口就像被撕裂了一样疼。

不要急不要急,越急越乱。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伤口尽快恢复。

叶少辰是特殊体质,伤势再严重,只要睡一晚上就能恢复个七七八八,所以他决定先睡一觉再说,反正姓曹的家伙暂时也不敢杀了自己。

从昨天下午开始,叶少辰就始终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再加上昨天晚上一夜未睡,今天又折腾了一天,他早就困倦的厉害,刚一闭上眼睛,就睡了过去。

与此同时,叶家别墅的慕薇薇却毫无睡意。

她第一次为了叶少辰的生死而担心,摘了面具躺在床上,想起昨天那伙人的粗鲁,他们对自己这个女人都下得了手。更何况是叶少辰?

就这么睁着眼睛到了后半夜,慕薇薇才勉强睡着。

翌日,阴天,大风。

叶少辰还在做美梦,门“咚”的一声被推开,是昨天的医生,当然身后还有一个保镖。

“我来给你换药。”医生冷漠的说。

叶少辰从床上坐起,名贵的衬衣皱皱巴巴,上的血迹变成了铁红色。

“医生,你上班这么早啊。”叶少辰试着和医生交谈。

医生没有接话,开始给他解纱布。

叶少辰垂下的目光落在医生宽大的口袋上,那里面有一只手机,随着他的动作在一晃一晃。

骚动的手指动了动,好想把手机夹出来,可是门口的保镖正在紧紧的盯着他,而眼前这个医生,也不知道是他们绑来的。还是同伙。

纱布一层层被揭开,伤口彻底暴露在空气里,昨天的血肉模糊已经消失,另医生惊讶的是,伤口的边缘居然在结痂。

叶少辰察觉到医生诧异的表情,低头看了眼伤口,愈合的还不错嘛,看来自己的异能水平又提高了。

“你这个伤口……”医生从未见过伤势恢复如此快的人。

叶少辰轻轻的冲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说出去。医生直视着他的目光,似乎在做艰难的决断。

“他伤口怎么了?”后面的保镖听到医生的话,粗声询问。

医生回过神,说,“哦,天气太热,他的伤口有些发炎。”

叶少辰听到医生的话,眼中露出感激之意。

医生没有再说话,动作麻利的给他换了药。然后转身出了房间。

叶少辰穿好衬衣,起身来到卫生间,只是一晚上的时间,镜子中的男人看上去憔悴了很多,硬硬的青须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用没有受伤的手随便洗了把脸,立刻觉得清爽了很多。

这伙人还算是讲义气,给他送来了早餐,不过只是简单的馒头和稀饭,连个小菜都没有。叶少辰讲究的喝了稀饭,馒头却没有动,他不喜欢吃馒头。

早饭吃完,姓曹的进来了。

叶少辰打起精神和他周旋,叶少辰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第二天了,希望你还记得昨天下午说的话。”姓曹的冷冷的说。

相比他的冷漠,叶少辰就轻松的多,一边在房间走动着活动筋骨,一边说,“当然记得,不过,我的车你准备好了吗?”

“就在外面停着,而且加满了油。”

“是吗?”叶少辰伸个懒腰说,“好吧,看在你这么有诚信的份上,我就告诉你,残缺的那一部分藏宝图在存放在A市的金盾公司。不过你们想要拿出来却有点困难。”

“为什么?”

“金盾公司是一家金库,安全保障做的是A市最好的,如果要取东西,就必须本人在场,电子扫描人脸和指纹后,才能把东西取出来。”叶少辰之所以这么清楚流程,是因为他真的在里面存了东西。

男子面露凶狠,想要冲过来揍叶少辰,“你他妈耍我?”

叶少辰摊手,“我没有耍你,你想想,一家金库,如果随便什么人都能去取客户存的东西,他开张的第二天就会倒闭。”

姓曹的快要气炸了,难道要带着他回A市?不可能,太危险了,进了A市,那里就是叶少辰的地盘,他到时候插翅膀都飞不出来。

“我说的是真的,不信的话,你可以打电话查询一下,看是不是我说的这样。”

姓曹的瞪着他看了一会儿,掏出手机查到他说的金盾公司,拨通了上面的办公电话,打开免提给他,“我想你知道该说什么。”

“好吧,我知道。”

电话想了一声就接通了。里面传来温柔的女声,“您好,这里是金盾,请问您有什么问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