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危险!!!/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是你们的客户,015号叶少辰。”

“叶先生您好。请问我可以帮您做些什么?”

“我存在你们公司的东西,现在想取出来,但是我目前不在A市,我可以派别人去取吗?”

“真是抱歉,按照我们的规定,必须您亲自来取,任何人都不能代替您取。”

叶少辰当然知道是这个结果,还没有挂电话,一记拳风就飞了过来,幸亏他反应快迅速避开。

“叶少辰,你他妈是存心的是吧,昨天你就没有打算把完整的藏宝图交出来,是不是?”男子处在暴怒的边缘。

叶少辰将手机扔给他,嘲讽道,“曹先生,你我都是在道上混的,明白其中凶险,我既然孤身前来,怎么可能不给自己留一点退路?更何况是如此大的一笔宝藏?”

男子愤怒的瞪着他,猛地拔出枪对准他,“叶少辰,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大不了老子不要那一半了。”

叶少辰直视着他的目光,双手交叠,叶少辰堵他不会开枪,他的贪婪心太重了,拿不到剩余的,他是不会甘心。

就在剑拔弩张的时候,进来了一个保镖,他神色慌张的在老大耳边说了声什么,姓曹的脸色微变,放下枪对小喽喽说,“把他带上车。”

“是。”

叶少辰被保镖推着往车边走,发现别墅里的七八个人都在向车跑去,他们……好像在逃跑。

难道有人发现了这里?

叶少辰心中一喜,他记起姓曹的说过,他的消息是从别人那得到的,现在这情景是那个“别人”找过来了?

就现在混乱的状况,他完全可以夺下一把抢,一辆车然后逃走,但是他不走,他要知道那个幕后之人是谁。

“喂,你们逃什么啊,有人在找你们?”车子上路后,叶少辰笑着问左边看管他的保镖。

那人横了他一眼,“你废话太多。”

“反正也闲着嘛,哎,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叶少辰又问右边的人。

“你再说话。我就把你嘴封上。”保镖威胁他。

叶少辰无奈闭嘴。

前后四五辆车一路向南狂奔,似乎后面有财狼虎豹在追他们,看到身边和前面两个人的表情越来越紧张,叶少辰对后面的那只手越来越好奇了。

这个姓曹的很凶狠,除了脑子智商有些不够,并不算是孬种,居然有人能把他追的像兔子一样四处逃窜,他真的太好奇了。

车子向前疾驰了一个多小时后,进入了S市的市中心,车一多,车速就慢了下来,但是也更加容易甩掉对方的追踪。

叶少辰隔着车窗看外面,凑巧的是一辆熟悉的车闯进视线,再一看车牌,这不是他家的车吗?可惜车膜挡着看不见里面坐的是谁,不过他猜应该是章贺带着人过来了。

他这一消失,章贺和王管家他们应该着急死了,应该正满世界的找他呢吧,就是不知道薇薇有没有担心。

她……是担心的吧,毕竟自己是为了救她。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手上的这份藏宝图连累了她,自己救她是应该的。

车子七拐八拐,在S市穿梭了许久后,终于停在偏远郊区的一幢二层楼房门口。这时,已经是下午时分了。

叶少辰被推进门,姓曹的正在大口大口的喝水,喝完后坐在椅子上喘气。

叶少辰的手被绑着随意的坐在另一把椅子上,一本正经的看着姓曹的,问,“有人在追你吗?”

他睁开眼睛看了叶少辰一眼,没有说话。

“让我来猜一猜,”叶少辰翘起二郎腿。歪着脑袋说,“对方应该是冲着你手中的藏宝图来的,对不对?”

男子还是没有说话。

叶少辰继续说,“你刚把藏宝图拿到手,对方就得到了消息,最大的可能就是,是追你的人让你来抢这份藏宝图的,你得手了却想独占,激怒了对方,所以……”

“你他妈能不能给老子闭嘴!”男子气急败坏的吼道。

叶少辰一看他的反应就知道自己猜对了,而且对方的势力一定很强大,强大到姓曹的只能逃窜,既然是这样,那他就更不能走了。

一整个下午,除了叶少辰,十多个人都在极度紧张中度过。还好一切平静,对方的人并没有追来。

天渐渐暗下来,保镖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十几盒泡面当晚饭,姓曹的扔给叶少辰一盒,后者从未吃过这东西,因为像这种添加了数十种添加剂的食物,是不会出现在他的餐桌上的。只是人饿了的时候,哪里还有这么多讲究?

一半人吃饭,一半人放哨,燥热的空气中充满了各种泡面的气息。

叶少辰吃了一口觉得还能下咽,吃第二口的时候,门外起了骚动。

旁边姓曹的动作敏捷的掏出枪向外跑,可还没有跑到门口,门“哐”的被人一脚踹开,一挺狙击枪随即抵在了他脑袋上。

“都别动,把枪放下。”来人冷冷的眼神扫视了屋子一圈。掠过叶少辰时目光有短暂的停顿。

姓曹的一步步向后退,嘴上冲属下喊,“别冲动,你们都把枪放下。”

紧着着,门口又进来一个人,身材高大,容貌英俊,穿着低调的白色T恤,但叶少辰却一眼就看出来,那件T恤看似平常,却很昂贵。

他会不会是幕后的那只手?刚想到这,就听他说,“曹志刚,长本事了嘛,敢动老板的东西?”

原来这个姓曹的,叫曹志刚。

“张珩,不要误会,我怎么敢动老板的东西。”曹志刚这两天的嚣张气焰全都消失,乖巧的像一只小猫。

“那你跑什么啊。”张珩云淡风轻的问,脸上挂着笑。

曹志刚被抢抵着退无可退,挤出一丝笑容,“张珩,能让兄弟先把枪放下吗?咱有话好好说。”

“老板让你来取东西,你却想私吞,我可没有这样的兄弟。”

曹志刚尴尬的笑着解释,“张珩,你真的误会了,我没有这样的想法,我就是想着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在附近逛逛然后就回去。”

张珩的笑容更加灿烂,不过这笑意却没有进到眼里,“那你解释解释,为什么你的电话打不通了?”

“我……我手机丢了。”曹志刚结结巴巴的说。

坐在不远的叶少辰,一边吃着泡面,一边仔细的听他们的对话,张珩?是哪个两个字?印象中并没有这号人物。

“哦~手机丢了,那我去别墅找你的时候,你跑什么啊。”

曹志刚眼神慌乱,余光看到叶少辰说,“我当时不知道是你们,我以为是叶少辰的属下找来了,所以才离开那里的。”

他的话刚说话,张珩就手脚凌厉给了他腹部一拳,脸上的笑容也尽收,“曹志刚,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会信你这些鬼话?”

曹志刚弯着腰捂住腹部,“张珩,我说的都是真的。”

张珩又给了他一拳,力道大到叶少辰听着都皱眉,“我看你是忘了背叛老板是什么下场了。”

曹志刚抬头盯着他,“你想杀了我?”

“不是我想杀你,是老板要杀你,我只是执行命令。”

“你没有这个权力,我要见老板。”曹志刚冲他吼道。

“在你选择背叛老板的时候,你已经失去这个机会了。曹志刚,把东西交出来,我下手快一点,让你见上帝的时候不受那么多的罪。否则……”

曹志刚沉默了片刻,最终叹口气说,“好,老子这次认栽,但是这些兄弟都是无辜的,你不要牵连他们。”

“好,我答应你。”张珩答应的很爽快。他也不想杀那么多人。

曹志刚直起身伸手从口袋里取藏宝图,趁拿枪的人不注意,动作迅速的挡开枪,然后就陷入了混战。

这是性命攸关的事情,曹志刚几乎拿出来浑身的本领和两个人周旋,其他的属下也不示弱,和张珩带来的人打斗在一起。

而叶少辰这个被绑来的人,成了最没有人注意的对象。他在这场混战中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躲避突然撞过来的人。

几分钟后,这场混战在一声枪响中结束,曹志刚胸口中枪倒地,顷刻间,殷红的血染透了地砖。

“你们一个个都想跟着他造反吗?”张珩鹰一样的眼睛扫视过曹志刚的属下,十多个人犹豫了片刻,纷纷低下了头,对这些人来说。跟着谁都是卖命,没有必要为了一个死了的人搭上自己的性命。

张珩很满意他们的表现,弯腰翻了翻曹志刚的裤子口袋,在左口袋翻出了撕成两半的藏宝图。

如此珍贵的东西,曹志刚一定会贴身带着,放在车里或者房间他都不会放心。

张珩把地图拼在一起仔细的看了一会儿,眉头皱了起来,他看出来了,这张地图不是完整的。

张珩走到叶少辰对面,和他隔了一张桌子,态度还算和善,“叶先生,久仰大名。”

叶少辰坐在凳子上,双手抱在胸前,用冷漠的眼神看他,“过奖。”

“叶先生,这张地图为什么不是完整的?”张珩居高临下看他。

叶少辰冷笑,“我怎么知道?我能确定的是,我把它给曹志刚的时候,它是完整的。”

张珩眼底爬过一丝疑惑,他没有见过藏宝图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曹志刚和叶少辰之间发生了什么,现在叶少辰说是完整的,那剩下的部分呢?

早知道刚才留曹志刚一命,现在死无对证了。

张珩盯着叶少辰,没有从他脸上看出任何紧张。他说的是真话,还是他的内心很强大。张珩喊过来一个曹志刚的亲信,问他,“曹志刚有没有告诉你,这张地图有什么问题?”

“没有,他在我们面前从来不提地图的事情。”

张珩的目光再次回到叶少辰身上,也懒得废话。直接掏出枪抵着他的太阳穴,“既然你不说,那叶先生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不如下去陪着曹志刚,黄泉路上你们也是伴。”

叶少辰咬牙,这个张珩是个狠角色,他绝对说到做到。

“好吧,我承认,这张地图是不完整的。”

“剩余的部分呢?”

“我存放在A市的金库里面了。”叶少辰继续拖出这个借口,反正也没有人见过,大不了他到时候随便画一个。

张珩死死的盯着他,似乎在判断他话中的真假。

“叶先生,我希望你不是和我开玩笑。”

叶少辰冷哼一声,“信不信随你,你可以去A市的这家金库查一下,看我有没有在里面存放东西。”

张珩半信半疑,盯着他不说话。

叶少辰坦然的笑道,“张先生是吧,我很想知道你的老板是哪一位。”

张珩笑了,“对不起,这个我不能说。”

“哈,抢了我的东西,连名字都不敢报上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如此缩头乌龟的老板。怎么,怕我叶少辰事后报复吗?”

张珩听到他的话,眼中露出狠意,动手要去凑他,叶少辰眼疾手快,长脚一抬揣在桌棱上,桌子顺势向张珩撞去,张珩很迅速的躲到一边,因为经过刚才的打斗。这张桌子上全是倒翻的泡面盒,汤和面散了一桌,叶少辰这一踹,有不少汤水溅向张珩。

“叶少辰,你这是在找死。”

张珩此话一出,数只枪口全都对准了叶少辰。

叶少辰淡漠的扫视一圈,“张先生,在道上混,讲的就是行得端坐得正,就算想要我的命,也得让我知道死在谁的手上。”

张珩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唇角勾笑道,“叶先生,我们还没有拿到剩余的藏宝图,怎么会让你死呢?所以,你也没有必要知道我的老板是谁。”

叶少辰料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继续嘲讽他,“看来还真是个缩头乌龟,OK,我也不问了,这种缩头乌龟根本就不配做我叶少辰的对手。”

张珩紧握着拳头,真的好想暴揍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一顿。

“来人,把他关进房间,明天出发去A市。”张珩愤怒的说。

“看来你比曹志刚有种,他想要剩余的藏宝图,却不敢踏进A市,殊不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啊注定成不了大事。”叶少辰一边感慨着,一边很自觉跟着保镖向狭小的房间走。

……

深夜时分,四周寂静一片。

熟睡中的叶少辰陡然睁开眼睛,慢慢从床上坐起。

曹志刚走进这栋二层小楼的时候,双手空空,那就是说,他和慕薇薇的手机都在他早晨乘坐的那辆车上。

他必须拿到那两部手机,因为里面有孩子的照片和视频,万一被这伙人查到他有孩子,那么孩子的处境只会更危险。

还有,既然张珩要去A市,他自然要好好招待一番,而且必须让他印象深刻。

窗外月光朦胧似纱如雾,叶少辰端坐在床上,凝神聚气,眼眸一点点变紫,下一秒,他成功的出现在了屋外的车中。

借着月光,叶少辰很快在车的前台找到了两部手机,一部已经没电关机,而他的还有多一半的电量。

找到章贺的号码拨过去,对方或许在睡觉,响了许久才被接起来。

“喂?”章贺警惕的声音传过来。

“章贺,是我。”叶少辰压低声音说。

“少爷,真的是你?你在哪里?还好吗?”章贺激动的连声发问。

“我现在还好,你现在立刻回A市布置一下……”叶少辰言简意赅的下达着命令,章贺在那边默默的停着,等他说完,章贺说,“少爷,你放心,我知道了。”

“我会打开手机的定位,每隔半个小时自动给你发一次定位,等会儿我会把这几辆车的照片发给你。”

“好的,少爷,你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要出事。”章贺担心的说。

“我没事,”叶少辰知道现在不是多说的时候,但还是忍不住问他,“楚妍怎么样了?”

“楚小姐安全到家了,这两天每天都要打好几个电话询问你的消息,还说要来S市找你,被王管家拦住了。”章贺如实说。

叶少辰心里顿时暖暖的,“先不要告诉她我和你联系的事情。”免得她担心。

“明白了。”

“我挂了。”叶少辰说完这句话,挂了电话,然后小心翼翼的下车拍下所有的车辆传给章贺,又把手机定位设定好,做完一切后,他正准备穿梭进房间,顿时想到,他拿着手机太扎眼了,会被张珩一眼就看出来的。

犹豫了片刻,叶少辰将手机里的孩子的照片和视频保存到自己的工作邮箱,然后将照片视频彻底删除。

至于慕薇薇的手机……

先放在车上吧,一部没有电的手机或许不会引起他们注意的。等明天所有的事情都终结了,他再来取手机。

回到小房间,叶少辰安心的睡觉,只等明天好戏开锣。

……

清晨,五辆吉普车从S市向A市疾驰,叶少辰这次换了座驾,坐到了张珩的身边。可能是张珩怕他在中途逃脱吧。

车里的气氛有些压抑,叶少辰调侃的说,“张先生,我说句难听的话,你们老板这么胆小怕事,你为什么还要跟着他干?你可以跟着我,到时候找到宝藏的时候,我分你一大笔怎么样?”

张珩瞪着他,凶狠狠的说,“叶少辰。我再说一遍,我们老板不是胆小,他是不想招惹麻烦,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你就是想知道我老板的名字,然后告诉所有人,他抢走了藏宝图,那我们老板还有安宁日子过吗?”

叶少辰呵呵一笑,“张先生,在道上混,哪一天不是脑袋挂在裤腰带上,你还想过安宁日子?做梦呢吧。”

“叶少辰,我劝你省省,不管你怎么挑衅,我都不会告诉你的。”

叶少辰眼珠子一转,撇开这个话题又问。“张先生,我很好奇,你就不怕这次去A市是有去无回?”

张珩终于转过头沉沉的看了他一眼,“A市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要去,更何况我手中还有你这张王牌,我就不信,就算你的属下埋伏,他们难道不顾你的死活了吗?”

叶少辰叹口气,“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或许他们看我不见了另立新主,我回去了也只是送死。”

张珩不想听他的胡搅蛮缠,把后面的医药箱提过来,叶少辰警惕的盯着他问,“这是什么东西?”

张珩邪恶的一笑,“叶少辰,你在A市的力量太强大,为了确保我们能安全拿到剩余的地图,当然需要你安份听话一点。”

“你明说吧,这是什么东西?”叶少辰有些紧张,他肩膀的伤还没有好,万一他注射的东西是剧毒之类的化学药品,他就是有九条命也不够折腾的。

张珩桀桀笑道,“就是让你浑身无力的药,你放心,不会有副作用的,取了藏宝图之后好好睡一觉,药效就解了。”

叶少辰才不信他的鬼话,可是眼下双脚双手被绑着,他就是想要反抗也没有办法。

“张珩,我既然答应给你另一部分藏宝图,就绝对不会食言。你何必用如此下作的手段?”叶少辰怒声呵斥道。

张珩自顾自取出针管,里面是透明的药剂,“叶少辰,只要能拿到我们想要的,用什么样的手段又有什么关系?过程不重要,我们要的是结果。”

“你他妈混蛋,张珩,我敬你是一条汉子,没想到你也如此不堪。”

张珩不理他的咒骂,冲叶少辰另一边的人,也就是昨天拿枪抵着曹志刚脑袋的人说,“把他给我按住。”

叶少辰狠狠的挣扎了两下,双脚抬起想要踢飞他手中的针管,却被后面的彪形大汉死死的按住。

“张珩,你千万别落在我手上,否则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张珩推了一下针管,一两滴药水从针头冒了出来,他不以为意的说,“真是可惜,我想不会有这么一天的。”

眼看尖细的针头就要扎下来,叶少辰连忙说,“等等,我有话说。”

张珩皱眉,“你想说什么?”

叶少辰深吸口气说,“现在才刚刚跨进A市,距离金库至少还需要两个多小时,你何必急着现在把我弄倒,这样吧,快到A市金库的时候你再动手,怎么样?”

再拖延十分钟,只要十分钟。

可是张珩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阴恻恻的笑道。“叶先生,你安静点,免得我扎到你的动脉。我都说了,这药只是让我们方便控制你,对身体没有大碍,你不要这么紧张。”

“张珩!”叶少辰怒喝。

叶少辰好想现在就瞬间转移,但是太危险了,只要他现在一跑,他的秘密就会大白于天蝎爱。

张珩一针扎在叶少辰的肌肉上,快速的压下助推器。

“张珩,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叶少辰冲他吼。

“这话你说过了。”张珩一脸的无所谓,专注的打针。

液体进入体内,随着血液流动到每一个细胞,叶少辰感觉身体里面的力量在迅速的消失,两分钟后,他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过。好在他的大脑并不糊涂。

一行车队行驶到A市的山涧路口时,前面的第一辆车慢慢停了下来。

张珩不满的用通话器问前车,“为什么停下来,出什么事情了?”

“老大,前面有一辆装着桃子的大卡车翻车了,把路堵住了。”

张珩狐疑,这么巧?

“你下去看看,问问什么时候能通车。”

“是,老大。”

现实情况比这人说的要糟糕,一卡车的桃子还有装桃子的筐滚了散了一地,现场有二三十个从附近过来的村民正在帮忙捡桃子,还有四五个交警在指挥帮忙。

交警看到又来了几辆车,还不等前车的人下去,自己就走上前来,先是敬了个礼说,“前面刚刚翻车了。过不去。”

“交警同志,还要多久啊,我们这赶时间呢。”

“至少还需要两个多小时,你看堆积的桃子这么多,如果你们赶时间的话,可以掉头去绕一条山路,不过那需要的时间更多,还危险。”交警好心提醒。

前车的驾驶员愁眉苦脸,“那怎么办?”

交警笑了笑,“这大热天的,大家都不愿意,这样吧,你和你朋友一块下来帮忙捡捡桃子,人多力量大,通车也能快点。”

“这……我和我朋友商量一下。”

“麻烦了。”交警说完又敬了个礼往现场走,身上的制服都被汗湿透了。

前车开车的谨慎的下了车,来到张珩的车窗边,小声说,“老大,交警想让我们下去帮忙。”

张珩不悦,“去A市还有其它路吗?”

“交警说还有一条山路,但是更加费时间,咱们也不知道怎么走啊,导航上都没有显示。”

张珩犹豫,看看手腕上的时间,对他说,“去让兄弟们下车帮忙,交警问起来,就说我们去A市旅游,再多的话不要讲。”

“是,老大。”

“等等,”张珩探出头看了看不远处忙碌的现场,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压低声音说,“不要带枪,免得被交警察觉。”现在这种情况,他可不想招惹上公安部门。

“知道了,老大。”

随后,车里的十多个人全都下车帮忙,除了张珩和挟持叶少辰的另一个人没有动,尽管叶少辰已经四肢瘫软的倒在椅子上,毫无行动力可言,但是张珩还是不能放弃警惕。

叶少辰绵软的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眼底却露出精光。

“给我口水喝,我快渴死了。”叶少辰有气无力的说。

张珩把注视现场的目光挪回来,“人一天不喝水是不会渴死的,你忍着吧。”免得他走到半路又要说上厕所,尽出幺蛾子。

“呵呵,张珩,我真是对你们老板越来越好奇了,怎么会调教出如此没有人性的下属。”叶少辰嗓子干的快要冒火,嘴唇上都有些起皮。

张珩似乎已经习惯了他吐槽老板,置之不理。

这时,后面驶来了两辆车,张珩透过后窗玻璃看过去,那两辆车的人也在讨论怎么办,还用S市的方言冲交警大声喊,“交警同志,还要多久啊。”

“一个小时吧,要不你们也来帮忙,通路就更快了。”交警也大声冲他们喊。

“那有没有报酬啊。”那人调侃道。

交警也笑了,“没有报酬,但是可以送你几个桃子吃。”

“哈哈哈。这也行啦,我们来帮忙。”

张珩转过头,舒了口气,看来只是一场意外。

刚被叶少辰一说,他都感觉渴的不行,拿过车里的水拧开来喝。

“嘭!”一声巨响,两边的车窗玻璃“哗啦啦”全被撞碎,张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枪抵在了他的太阳穴。

于此同时,叶少辰另一边的人也受到了同样的待遇。

“手举起来,下车。”车外的人怒吼道。

张珩将手中的水瓶扔下,“好好,兄弟,别冲动,小心枪走火。”

“废话少说,下来。”

张珩小心翼翼的打开车门,可是下一秒,就猛地将车门向车外的人撞去,随后张珩身子灵活的要钻进驾驶座,却不想有人比他动作更快,拔下了车钥匙。

“下来,最后一次。”车外的人举着枪,目光阴狠。

张珩只好先从车里下来,扭头再一看车祸现场,自己所有的人都被貌似村民和交警的人按在地上。

“你们想干什么?要钱吗?”张珩冷冷的问。

拿枪的人唇角勾起,“听说你们找到了一份藏宝图,东西呢?”

张珩眼皮一跳,他还以为……这些人是来救叶少辰的,没想到是来抢藏宝图的。

“你们来晚一步,昨天晚上我已经把东西送出去了,现在,”张珩仰头看看天,“应该已经漂洋过海了吧。”

拿枪的人显然不相信他的话,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单薄的衣料。

“我没有说谎,不信你们可以在我身上搜。”张珩举起双手,冷笑着说,“你想想,那份藏宝图其实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得到了不赶紧送出去,留在自己身边等你们这些人抢吗?”

张珩的话刚说完,就听叶少辰在车里软绵绵的说,“他没有撒谎,东西被送出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