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听说叶少辰死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少爷,你怎么样了?”拿枪的人对着张珩的人朝车里看了一眼,可就是这一眼,张珩抓住时机,一把拧住了他的手腕,将手中的枪打落,就在他要掏出自己的枪时,“嘭”的一声枪响,张珩应声倒地,右胳膊被打中。

扭头看去,刚刚过来让他们帮忙的那个交警,握着枪疾步跑过来,路过张珩的时候,顺手拿走了他手中的枪,而另一个人正要反抗,被叶少辰的属下一囊头砸在后脑勺,眼前一黑,他倒了下去。

交警探进后车座,看到叶少辰被昨天血染红了的衬衣,还有苍白的脸色,焦急的问,“少爷,你受伤了?撑着点,我立刻送你去医院。”

叶少辰无力的按住他的胳膊,“章贺,我暂时没事,把这些人都带回去,我要知道幕后是谁在坐镇。”

“是,少爷。你怎么了?为什么看着这么没有力气?”

“他们给我打了针,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针……”

“那你还说没事?不行,我立刻给王管家打电话,让他派直升飞机过来。”章贺拿出手机打给王管家,“王叔,少爷受伤了,快让直升飞过来……在A市的方向,等会儿我给你具体地址。”

章贺挂了电话,将叶少辰从车里扶出来,让他坐进一辆悍马中,“少爷,这里交给我,你就不要管了。小方,你和阿龙护送少爷回A市,随时和王管家保持联系。”

“知道了。”小方上车,却听叶少辰说,“那辆车上有一个药箱,把它带着,或许对医生诊断有帮助。还有,我和楚妍的手机,不知在哪辆车上放着,里面有很重要的信息,一个都不能丢。”

章贺听闻。从车里拎出一个药箱给阿龙,“少爷,你放心吧。手机我会找回来的。”然后拍拍驾驶座的司机,“路上小心,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是。”

悍马如同一头豹子,压着路沿和一地的桃子向前奔弛。

张珩看着远去的车尾,心里生出一股悔意,都说A市是叶少辰的地盘,他非不信要来试试,这下好了,栽了个大跟头。而他刚才还以为,这伙人不是叶少辰的人,还想着他们如果非要藏宝图,就推到叶少辰身上,说他还有一份,现在看来,他真是想多了。

但是他不明白。叶少辰的属下是怎么知道他们要回A市,还把时间掐的这么准,前后夹击,完全不给他们反抗的余地。而除了晚上睡觉,叶少辰也一直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活动,根本没有可能通风报信,他没有这个条件啊。

那他们是如何知道的呢?

章贺指挥二三十个手下将十几个人捆了,扔进堆了半车厢桃子的卡车上,至于张珩,章贺当然要亲自看管。

打扫完现场,由卡车带头,数辆车浩浩荡荡向叶家的训练基地开去。

……

这边,王管家刚挂了章贺的电话,一抬头就看到了楚妍着急的脸色,“少辰有消息了是吗?他受伤了?”

“楚小姐别着急,少爷是受伤了,我现在去安排直升机接少爷。”

“我也去。”慕薇薇跟着王管家的脚步。

王管家严肃而又耐心的解释。“楚小姐,不是我不让你去,直升机停在机场,如果我送你去中间就要不少的时间,我怕耽误少爷的伤势。”

慕薇急了,“那,那我去医院等他。”

王管家看她这副样子,也知道她是担心少爷,语气温和了许多,“楚小姐,你等我一会儿,我这边安排好之后和你一块去医院。”

“嗯,好。”

“还有,楚小姐,如果你现在没事的话,能不能帮少爷收拾几件换洗的衣物,我想……”王管家还没有说完。慕薇薇接连忙说,“好的,我现在就去收拾。”

慕薇薇对叶少辰的卧室布局很熟悉,因为结婚后有一大半的时候都住在这间房间,在更衣室找到一个装阿玛尼西装的精美纸袋,开始从衣架上取衣服,衬衣两件,T恤也拿两件吧,还有裤子……等等,是不是还要拿几条内裤啊。

慕薇薇犹豫了片刻,拉开一个抽屉,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崭新的平角内裤,从黑色到灰色排成渐变色。

虽然两个人早就赤身相见好几次,但是慕薇薇从没有接触过他的这些私人物品,硬着头皮从里面取了三条平角内裤塞进袋子里。

和王管家来到市人民医院,和院长沟通后,王管家、慕薇薇、韩医生以及医院的几个主治医师都来到了医院的顶层阳台。

不一会儿。王管家的电话响了,“王叔,我是小方,少爷昏迷过去了。”

“你说什么?”王管家没有听清,电话里全是螺旋桨的轰鸣声。

“我说,少爷昏迷过去了。”小方冲着电话喊。

可是声音太小,王管家急的断了通话,改发短信,可是他的手不自觉的抖动,字都打不到一起。

慕薇薇看到,拿过他手中的手机说,“王叔,你说我来发。”

王管家深吸一口气,说,“谢谢楚小姐,你问一下小方,少爷怎么了?”

慕薇薇快速的打完字按了发送,几秒种后收到小方的短信,上面赫然写着,少爷昏迷了,他被人注射了药剂。

后面还附着两张照片,一张是叶少辰,他眼睛紧闭,面色苍白,身上血染的衣服更是怵目惊心。

另一张是没有看不出来任何标记的针管。

这下,慕薇薇也不淡定了,他果然受伤了,她这两天就有强烈的预感,因为如果他没有受伤,以叶少辰的本领,早就回到A市了。

王管家毕竟经的事情多,此时看到叶少辰的照片倒没有了刚才的紧张,从慕薇薇手中拿过手机打字,我们在市人民医院顶层阳台,医生也在,你们快点。发送出去后,王管家把手机给身边的几个医生研究。

慕薇薇觉得自己双腿有些发软,晃了两下,靠在了旁边的台阶上。

王管家发现她的异常,走过去温和的安慰她,“别担心,少爷他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

慕薇薇僵着一张脸,此时她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如果他死了怎么办?他死了,自己也算给哥哥报仇了,这应该是件开心事,可为什么自己感受不到喜悦?

“楚小姐,你还好吗?”王管家关心的看着她,“被照片吓到了吧,以前啊,少爷受的伤更多,有好几次都是和死亡赛跑,最后他还是靠着顽强的意志力挺了过来,别人都看叶家现在如此风光,哪里知道,这些都是少爷拼出来的。”

有了王管家在旁边说话,慕薇薇紧张的心情缓解了很多,“叶皇集团不是叶少辰从父母继承过来的吗?”

王管家叹口气,“这些都是陈年往事了,叶皇的确是老爷太太创立的,但是后期因为经营不善,负债累累,老爷太太又因为一些原因后面基本上就不管公司了,把烂摊子全都扔给了少爷。那些年,少爷为了还债撑起这个家,不知吃了多少暗亏,挨了多少棍棒。还好,他走过来了。”

慕薇薇猛然想起叶少辰的另一个亲人,小心翼翼的问,“我听少辰说,他还有一个爷爷,在国外养病。”

王管家诧异的看着她,“少爷把这件事都告诉你了?”

“他只是提到过一次,并没有多说。”

“哦~老太爷确实是在国外养病,这件事没有多少人知道,就连A市的很多人都以为老太爷过世了。”王管家也没有说多少,老太爷的事情牵扯到一件极为隐秘的事情,叶少辰几乎从不对外人提起,没想到,他居然告诉了楚妍。

看来,这个女人在少爷心中的地位不是一般的重要。

“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远处,一架直升机在A市的天空出现。并且迅速的朝医院这边飞来。

“大家先退到楼梯处。”王管家朝在场的所有人说,螺旋桨的风太大,这里又是顶楼,容易出危险。

众人听从王管家的话站在楼梯口,但每一双眼睛却都盯着那架直升机。

越来越近,终于,当直升机降落在顶层阳台时,螺旋桨掀起了巨大的风浪。

直升机停稳,王管家和韩医生慕薇薇等顶着大风跑过去,机门打开,小方和阿龙着急的脸出现在眼前。

慕薇薇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为了不添乱,她一直站在人群外围,看着他们把叶少辰从飞机上抬下来,放到早已准备好的担架上。

人头攒动中,她还是看到了被血染红的白色衬衣,还有苍白如雪的脸庞,心像是被一双手攥住一样,难以呼吸。

韩医生接过小方给的针管,跟着几个医生和护士向下楼。王管家跑到楼梯口,一扭头看到烈风中的慕薇薇呆呆的站着,好像丢了魂一样,眼神空洞。

转身跑到她跟前,大声喊,“楚小姐,走吧。”

慕薇薇终于回过神,跟着王管家向楼梯口跑去,下楼梯的时候一脚踩空,幸亏只剩下两节台阶,脚腕只是扭了一下。

“怎么样?”王管家问。

慕薇薇忍着痛摇头,“没事,王叔你先去照顾叶少辰,我慢慢下去。”

“你一个人可以吗?”

“没问题,你赶紧去吧。”

王管家此时一颗心都牵挂在叶少辰身上。看她确实没有大碍,就说,“那你慢慢走,看到护士就让她扶你一下。”

“我知道。”

王管家离开后,慕薇薇靠着墙喘气,扭伤不严重,但真是够疼。

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往下挪,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走到电梯跟前,此时,背上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大片。

乘电梯来到手术室的楼层,椅子上,王管家一个人坐着,微驼着背,远远看去,萧索又孤寂。

他把这一辈子的时间全都给了叶家,如果叶少辰死了,他都不知道该去哪里,该做什么。

慕薇薇一轻一重的脚步声惊醒了他的回忆,起身走到慕薇薇身边,扶着她的胳膊坐下,声音变得有些沙哑,“楚小姐,手术结束估计还早,你要不先去骨科看一看,敷点药。”

“这点小伤没事的,我自己揉一揉就好了。王叔,你坐吧。”

不知是身体的疼痛代替了心里的痛,还是对叶少辰莫名的信任,慕薇薇的情绪好了很多。

“王叔,医生进去的时候说什么了吗?”

王管家摇头,“没有。”

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走的异常缓慢。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王管家忙走上去询问。

医生平静的陈述,“叶先生的肩膀受了枪伤。虽然处理过了,但药没有及时换,有些发炎,再加上被注射了损伤神经的药物,现在医生正在抢救,家属要做好准备。”

王管家心里一跳,“做好什么准备?”

“最严重的结果是,叶少辰的智商受损,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痴呆,轻的话,最多昏迷几日就醒。”

“痴呆?”王管家不敢置信的重复着这两字,“痴呆?”

“当然,这是最坏的结果,我们医生会尽力的。”

慕薇薇也傻了,叶少辰变成痴呆?怎么可能?他可是叶少辰,拥有异能的叶少辰,这简直是开玩笑。

王管家退回到椅子上,气极反笑,“我的老天爷,少爷那种人,你让他变成傻子,还不如杀了他。”

慕薇薇也是这个想法,但还是安慰他,“王叔,你不是说叶少辰福大命大吗?他那么聪明,又天赋异禀,老天爷才不会让他变成傻子,你放心吧。”

王管家长长的叹口气,不说话。

担心过后,慕薇薇心中升起了疑团,那些人已经拿到了藏宝图,为什么还要折磨叶少辰,还给他注射药剂?如果想要他死,完全可以给他一枪,何必费这么多周折呢?

这两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来只能等叶少辰清醒过来才能知道。

太阳一点点西斜,夜幕降临的时候,手术室的灯暗了,而慕薇薇觉得自己的腿都快麻木了。

韩医生疲惫的走出来,摘掉口罩说,“手术还算成功,但是他的神经损伤到了什么程度,还要等他醒来观察。”

“少爷人呢?”王管家问。

“已经推到重症监护室了,12小时内没有发烧血压反复等症状的话,就可以转回普通病房了。”

“那我们要做些什么?”

“重症监护室有专门的医护人员,为了避免交叉感染,你们都不能进去。”韩医生的视线看向慕薇薇,接着说,“你和楚小姐先回去吧,明天早晨过来,这里有我看着。”

王管家当然不同意,“楚小姐回去吧,女孩子留在医院不方便,我就不回去,回去晚上也睡不着,还不如在这里看着他。”

慕薇薇也想留下来,但是今天晚上到了摘面具的时候,不得不回。

“那我先回去,顺便给脚上抹点药,明天一大早再过来。”

韩医生听她这么说,惊讶的问,“你怎么了?”

慕薇薇尴尬的笑笑,“我刚才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扭到脚了。”

韩医生蹲下看了看,“没大多问题,回去冷敷一下,叶家应该还有跌打损伤的药,你问秦妈要点抹上。休息一晚应该就没多大问题了,不过这几天你要注意不要穿高跟鞋,走路也要慢点。”

“谢谢你,我记下了。”

韩医生看她走路还是不太方便,对王管家说,“我送楚小姐出去打车,等会儿回来。”

“嗯,好的。”

韩医生扶着慕薇薇进电梯下楼,她问,“韩医生,叶少辰的病严重吗?”

“这个说不来。”

“你们医生口中永远没有准话,都是说不来,可能,或许,从来不说过一定确定以及肯定的话。”

韩医生无奈的笑了,“这也不能怪我们,这世上哪有那么绝对的事情,再说人的身体本来就是很复杂的,谁也不能确定下一秒会出现什么状况。医生就算把手术做的很漂亮,万无一失,但病人康复还需要自身的意志和求生欲。如果一个患者他不想活,没有一丁点求生欲望,我们医生就是华佗再世也无能为力。”

“好吧,是我孤陋寡闻了。”

“其实很多患者都有你这样的想法,我们也习惯了。”

两个人一路来到医院门口,正要打辆出租车,就听到有人喊,“韩医生,楚小姐。”

抬头一看,章贺神色匆匆的刚从车上下来,“老板呢?他怎么样了?”

韩医生说,“手术刚做完,现在在重症监护室,王叔在上面呢。”

章贺大大的松口气,这才看到韩医生扶着楚妍的胳膊,不解的问,“楚小姐怎么了?”

“我下楼梯的时候太急,脚扭伤了。”

章贺低头看了眼已经肿起来的脚腕,忙说,“家里的车就在那边,你赶紧回去休息吧,医院有我和王叔,楚小姐不要担心。”

慕薇薇说了声谢谢,在韩医生的搀扶下朝车走去。

章贺突然想起什么,从兜里掏出一部手机,跟上去说,“楚小姐,这是你的手机吧。”

慕薇薇眼睛都亮了,惊喜的问,“是我的,你在哪里找到的?”

“是少爷找到的。他特意叮嘱我要给你带回来。”

慕薇薇心里顿时暖暖的,“谢谢你。这手机对我很重要。”因为里面有孩子的照片和视频。

章贺被她接连道谢,弄得有些尴尬,说了声再见,就跑进了医院。

叶家别墅。

秦妈看她回来就连忙询问医院的情况,慕薇薇详细的说了一遍,秦妈才放下心来。

慕薇薇对她的乐观心态表示诧异,“秦妈,你就不怕最坏的结果出现?”

秦妈乐呵呵的摇摇头,“少爷什么风浪没有见过,这点小伤一定能抗过来,退一万步讲就算他变傻了又怎么样?他还是叶家的少爷,到时候我们和二少爷会好好照顾他的。”

听了秦妈的话,慕薇薇眼前豁然开朗,对啊,就算他变傻了又怎么样,反正他有这么丰厚的家底,冻不着饿不着,最终的是,她也不和他过日子。

如此一想,慕薇薇轻松了很多,回房抹药,给手机充电。

医院。

对王管家和章贺来说,这一晚是极度难熬的一晚,他们站在ICU巨大玻璃窗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里面插满各种管子的男人。

“王叔,你先去旁边的病房休息一会儿,你年纪大了,别熬出病。”章贺看着老人站在他旁边,于心不忍的劝。

“我在叶家待了快四十年了,看着少爷一点点长大,读书,做生意,结婚。以前他也受过伤住过院,但这是第一次看他这么狼狈。”王管家轻声感叹。

“你放心,少爷会没事的,因为他比谁都想活着。”他还要找少奶奶,还要找孩子,他没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王管家拍拍他的肩膀,“我先去躺会儿,有事叫我。”

“嗯,你去吧。”

ICU里,医生护士在例行检查,章贺在心底默默的说,少爷,你千万要好起来。

被章贺带回来的人全都关在了叶家的训练场,那里是叶少辰手下平时训练的地方,地方偏僻宽阔,不熟悉的人很难找到那个地方。

原来他想找个医生给张珩包扎一下伤口,可是得知叶少辰的伤势后,他几乎想把张珩打死。但一想到叶少辰可能要从他口中问什么话,章贺还是扔了简单的消炎药止血药给他,确保他在这两天里面死不了。

东方渐明。

难熬的一夜终于过去了,叶少辰没有出现任何突发症状,血压心跳体温等生命体征都正常的不得了。

于是12小时一到,叶少辰就被移到了普通病房。

“他体内的药剂被稀释的差不多了,如果没有意外,今天应该会醒过来的。”主治医生很平静的说。

早晨来到医院的慕薇薇,王管家以及章贺都喜形于色,于是这一整天,他们就轮流着寸步不离叶少辰,从上午的激动,到下午沉重,再到晚上的焦急,眼看这一天就要过去了,叶少辰完全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医生,你不是说叶先生今天醒来吗?怎么到现在还没有醒?”已经晚上九点多了,章贺实在忍不住了,跑去问医生。

医生也很郁闷,他的各项数据都很正常,没有理由醒不来啊?

“这个,我也只是根据经验推断,要不再等等,没准他明天就醒了。”

章贺无语,这不是废话吗?

晚上,慕薇薇接到了她既盼望又不想接的一个远方电话。

“慕小姐,这次你做的很好,虽然中间出了点差池,但结果是圆满的。”

慕薇薇紧握着手机,知道藏宝图已经到了她手中,“那你什么时候放了我的孩子。”

“哦,不,事情还没有完。”

慕薇薇怒了,“你都已经拿到藏宝图了,还想干什么?”

银面男人笑了两声,遗憾的说,“可惜这份藏宝图不是完整的,还有一部分被叶少辰存在了金库中,你要设法帮我拿到,这件事才算圆满。”

“还有一部分?”慕薇薇惊讶了一下,叶少辰还真是够狡猾的,把藏宝图分开来放。

“没错,只要你拿到了剩下的藏宝图,你的孩子就能回到你的身边。”

慕薇薇站在窗边,外面是无边的月色。

“我希望你说话算话。”

“当然,虽然我很喜欢这个小家伙,但是,他又不是我的孩子,我把他养在身边干什么?”

慕薇薇咬着牙说,“我会拿到剩余的藏宝图的。”

“对了,还有一件事。”银面男人慢条斯理的说。“叶少辰抓了我几个人,其他人都无所谓,死了就死了,但是其中有个叫张珩的,你把他救出来。”

慕薇薇无语,“我只答应你拿藏宝图,没有说帮你救人。”

银面男人轻笑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威胁,“慕小姐,你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吗?”

“你……”慕薇薇气的说不出话来。

“好吧,看在你手无缚鸡之力的份上,退一步,你只要问出他被关押的地址,告诉楚轩就可以,这很简单吧。”银面男人说的轻松。

“简单个屁,你以为叶少辰是那么好糊弄的吗?”慕薇薇忍不住骂街。

银面男人愣了愣,“慕小姐,女孩子骂人是很粗鲁的行为,下次还是不要了。”

“你他妈滚蛋!”慕薇薇暴怒一声直接挂了电话。

生气归生气,但事情还是要做,谁让孩子在他手中?

……

医生说叶少辰第一天就能醒,然而众人一直等到第二天中午,他睡得还是很安详。

“他这种情况,有很大的可能是脑神经受损了,导致沉睡不醒。”医生解释道。

“什么意思?”章贺问。

医生很严肃的说,“或许是出现了最严重的那个结果。”

空气顿时凝滞,章贺和王管家的眉头同时皱了起来,眼中都是质疑。

“现在只能靠他自己醒来了,或者,你们和他聊聊天刺激他一下,没准儿就醒了。”医生说完这句话就转身离开了。

慕薇薇虽然告诉自己不要在意他变成什么样子,但是亲耳听到这个消息,她还是有些难受。

王管家坐在病床旁边,满面愁容,开口说。“少爷,你赶紧醒过来吧,叶家还有一大摊子事等着你呢,你如果不醒来,二少爷在欧洲的学费就要断了……”

二少爷,王管家眼睛一亮,抬头对章贺说,“我们让二少爷回来一趟吧,他们俩兄弟关系好,他陪陪大少爷,或许就醒了。”

章贺这个时候也没有了主意,这毕竟是叶家的大事情,他们怎么说都是叶家的下属,不是主子。

“要不,我们先给二少爷打个电话?”

“我去打电话。”王管家匆匆出了病房。

章贺目光落在病床上,他是他至今最仰慕的人,自从他把自己救出地狱的那一刻,章贺就发誓,这辈子他要永远追随他。

“少爷,你千万不要有事,你不是盼着念着找少奶奶和孩子吗?如果有一天她们回来了,你却看不见不认识,那该多伤心?还有叶皇,那是你辛苦撑起来的,二少爷不懂生意,你就算要休息,也要教会他才行啊……”章贺小声的自言自语。

慕薇薇站在他身后,听着他的念叨,鼻子一点点发酸。

过了会儿,王管家推门进来,摊着手机说,“楚小姐,二少爷说,他想和你说几句。”

慕薇薇一愣。叶少岩和她说什么?

接过手机,慕薇薇暗吸一口气说,“你好。”

那边怔住片刻,随即传来熟悉温和的男声,“你好楚小姐,我是叶少岩,我大哥的情况王叔已经对我说了。”

“对不起,这件事都是因我而起。”

“这件事不怪你,你才来A市怎么会有人盯上你,你被绑架,肯定和我大哥脱不了关系。”

慕薇薇不由的心中感慨,叶少岩果然还是那个聪明透彻的少年。

“我这几天正在跟教授的项目,到了关键时刻,两天后订机票回去,”叶少岩顿了顿,语气抱歉的说,“我知道说这句话可能很不礼貌,但是楚小姐的声音真的和嫂子很像,我能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请讲。”

“哥哥和嫂子曾经有很多误会,哥哥心中一直很悔恨,如果这两天楚小姐有时间,麻烦你能多陪陪他,在他耳边说说话吗?”

“我会的。”慕薇薇答应他,其实就算是叶少岩不求,她也要这么做,他不醒来,剩余的藏宝图怎么拿?

“多谢了。”叶少辰停顿了片刻,“楚小姐,再见。”

“再见。”慕薇薇不知他停下的这几秒在想什么,但她猜到,应该是和自己有关,他是不是因为声音想到她了?

其实偶尔,她也会想起这个男人,毕竟,他是在她最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的人,给她温暖,给她信任,只是她不能爱他。

“王叔,你和章贺在这里守了两天了,你们回去休息一下,我今天在这里陪他。”

章贺正要说话,被王管家拉住,后者说,“那就麻烦楚小姐了,我们回去换件衣服,晚上再来换你。”

“嗯。”

王管家拉着章贺出了病房。

“王叔,楚小姐一个人在这里怎么行?我要看着少爷。”章贺直愣愣的说。

王管家抬手拍了把他的后脑勺,“你怎么是个榆木脑袋?楚小姐是谁?她是少爷拼命去护着的人,她在这里的作用比你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