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审讯,有一百种方法对付你/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贺拧着眉不服气,压低声音说,“可是,少爷还让我在调查过她和楚轩,明显是对她不放心。”

“少爷在调查她?”王管家愣住,诧异了一下。

章贺本来不想说,但王管家又不是别人,“刚开始是,后来说不用调查了,但是我们还一直在查楚轩。”

王管家想起楚妍第二次住进别墅时,叶少辰也让他盯着她,这次住进来后,命令彻底改了,难道是因为发生了什么吗?

“你傻吗?一开始少爷让你调查她,后来又说不调查了,那就说明对楚小姐是放心的,而且他还私底下跟我说,要我对待楚小姐和对待他一样,都到这程度了,你还怀疑楚小姐?”

章贺更加惊讶,“少爷居然这么说了?”

王管家点点头,“对啊,我当时也是你这种反应。”

“可是,可是我觉得少爷最爱的还是少奶奶啊,再说,少奶奶走时都有他的孩子,万一……”

王管家叹口气说,“你担心的也是我担心的,不过,说到底这都是少爷自己的事情,我们不要妄议,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就可以了。走吧,这里小方阿龙他们守着,不会出事的。”

章贺还是担心。“王叔,你等等我,我回去再和小方交待一下。”

王管家伸手要拉他,结果没拉住,算了,交待一声也好,放心。

病房。

叶少辰安安静静的躺着,穿着病号服,脸庞干干净净,冒出来的青须已经被刮掉。

慕薇薇很少这么认真的看他,虽然讨厌他,但是不得不说,他长得还算好看,比她见过的大多数男人都好看。

坐在病床边,慕薇薇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他们之间从来都没有共同的话题。

“叶少辰,时至今日,我还是恨你,想起哥哥的死,还是恨不得亲手杀了你,现在看到你躺在病床上,我想,这就是你的报应吧。说真的,我还挺希望你变成傻子的,这样,我也不用和一个傻子记仇,心里也不用背负这么多的仇恨活着。”

慕薇薇苦笑一声幽幽的叹口气,“但现实太残酷了,你不能真的成了傻子,你傻了无所谓,我的孩子怎么办?他还等着我去救他。所以,你还是尽快醒过来吧,你醒了,我找到想要东西,然后各走各的路,你我再也不必相见,这个结果或许是对你我最好的。”

慕薇薇自言自语说了良久,叶少辰连睫毛都没有动一下,等她说完了想说的该说的,实在不知道该干什么了,便掏出手机点开一本小说。

“医生说要和你多说话,我想说的说完了,给你读小说吧,东野圭吾的白夜行,我挺喜欢的一部书……出了近铁布施站,沿着铁路径直向西。已经十月了,天气仍闷热难当……”

慕薇薇柔软悦耳的声音在病房响起,偶尔读错一句她就停下来喝口水继续读,就这样,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

中分时分,楚轩带着酒店打包的精美饭菜出现在病房。

“你怎么来了?”慕薇薇回头问他。

楚轩将饭菜放在餐桌上,看了看叶少辰说,“我给你带点午饭,他还没有醒吗?”

慕薇薇摇头。

“医生怎么说?”

“医生也不确定,就说让我们多和他聊天,也不知道有没有用。”慕薇薇走过去,打开他带来的几个饭盒,有虾有肉有蘑菇也有绿菜,荤素搭配的很好,慕薇薇立刻食欲大振。

“你买了这么多?”慕薇薇打开最后两个饭盒,是米饭。

楚轩将一双筷子给她,伸手拿过来一盒米饭说,“我们两个人吃,不多。”

“哦,”慕薇薇坐下吃饭。

楚轩给她夹了一只虾,小声问,“他给你打电话了?”

慕薇薇眉尖一动,点点头。

“有消息告诉你。其他的你都不要管了。”

慕薇薇皱眉,不耐烦的说,“知道了。”

楚轩抬头望了她一眼,还想说什么,但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被注射了什么东西?你知道吗?”

“具体不知道,但应该是精神控制类的药品。”

慕薇薇撇了下嘴,“为了藏宝图你们还真是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我真是佩服。”

楚轩被她怼了一句,闷声闷气的说,“吃饭时间,能不能不提这些事情?”

慕薇薇瞪他,“还不是你先提的?”

楚轩不悦得看她,“楚妍,你还来脾气了?”

慕薇薇被他一瞪,气势立刻弱了很多,低头默默得吃饭,吃完后擦嘴,顺便吐槽了一句,“你在哪里买的饭菜,难吃死了。”

楚轩哭笑不得。

……

到了第三天,叶少辰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几个人着急上火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要不给少爷转院吧。”章贺提出意见,“去帝都,再不行去国外,我们不能这么干等着。”

“这个……”王管家犹豫,他没办法做这个主,目光不由的看向慕薇薇。

慕薇薇向后退一步,“王叔,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能决定?”

王管家拧眉,最后决定,“我去给二少爷打电话,如果他同意的话我们立刻转院。”

病房里剩下两个人,慕薇薇走到叶少辰跟前,他外观上看去和普通人别无二致,就如同睡着了一样。

你真的要这么睡下去吗?

慕薇薇不信,咬咬牙,俯身在他耳边轻声说,“叶少辰,你如果不醒过来,这辈子都见不到你儿子了。”

章贺站的较远,听不到她说了什么,但是眼睛却紧盯着叶少辰的脸,遗憾的是,叶少辰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睁开眼睛。

果然,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

王管家请示完后,进来说,“章贺,去办转院手续,马上把少爷转到帝都去,二少爷说他认识帝都一个非常著名的神经科的专家。”

“好嘞。”章贺撒腿往外面跑。

一阵忙碌之后,叶少辰被小心翼翼的搬上担架。

“楚小姐,你去吗?”王管家问。

“去,当然去。”慕薇薇一口答应,她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等着他醒来。

王管家欣慰的笑笑,看来,这位楚小姐对少爷还是挺上心的。

叶少辰被推出病房,慕薇薇走在他旁边,不由自主的牵住了他的手,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

叶少辰,你别玩了,我时间真的不多了。慕薇薇在心里默默的说。

这句话仿佛通过她的手指传递到了他的心里,突然,慕薇薇感觉他的手指动了一下。

“等等。”慕薇薇停住脚步,不敢置信的低头看他。

王管家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急忙问,“怎么了楚小姐。”

“他,刚动了一下。”

“什么?你说少爷刚刚动了一下?”章贺惊喜的问。

“他的手指,刚刚动了。”慕薇薇死死的盯着牵着他的手。

她的话把所有的人目光都引到了两只双手上,却没人发现,紧闭了几天的眼皮陡然睁开了。

几秒种后,响起一个沙哑的声音,“你们在看什么?”

如同一块巨石投进湖心,掀起一阵惊涛。

“少爷,少爷,你醒了,你真的醒了。”章贺差点喜极而泣,开心的都想原地转圈了。

王管家顿时也红了眼圈,紧绷了多日的那根神经终于松了下来,口中不断念叨,“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慕薇薇先是愣了片刻,看他幽蓝的眼眸直愣愣的看着自己,有些担心的问。“你还认识我吗?”

叶少辰狐疑的看着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慕薇薇看他不说话,脑海中冒出一个念头,完了,不会真的痴呆了吧。

又连忙问,“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这话一出,王管家和章贺也紧张的看着他。

叶少辰张了张嘴巴,嗓子又干又疼,缓了会儿,才在众人焦急的目光中缓慢的说,“阿妍,你傻了吗?我当然知道我是谁。”

慕薇薇噗嗤笑了出来,眼里蒙了一层泪,“你才傻了,你知不知道,你要是再不醒过来,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叶少辰嘴角弯起。眼中全是温柔,“没关系,你不理我,我就去找你。”

慕薇薇擦掉眼角的一滴泪,众目睽睽之下,她不想听这些肉麻的话,“好了,这下不用转院了,推回病房吧。章贺,赶紧去叫医生。”

“哦,好的。”章贺从惊喜中回过神,飞跑向医生办公室。

叶少辰被推回病房,他的手却一直没有松开她的,他怕这一松开,她就不见了,如同梦中重复了无数次的场景。

昏迷的这三天,他总觉得有人在他耳边说着话,声音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熟悉,他想睁开眼睛看一看她,却怎么也抬不起眼皮。

直到刚才,他几乎很清楚的听到她说,如果不醒过来,这辈子都见不到儿子了。他心里那个着急,恨不得立刻醒来,但无奈身体似乎被一股力量镇压着,任凭他如何挣脱都没有用。是她的手给了他外力,才让他挣脱魔咒。

医生很快过来,为他做全面检查的时候,不舍的放开了慕薇薇的手。

病房里静悄悄的,只剩下医生的询问声。

做完检查,一直冷静的医生都不淡定了,“真的太惊奇了,叶先生现在和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非常健康。”

王管家喜笑颜开,“那我们可以出院了吗?”

“等验血结果出来,如果没有问题就可以出院了。”

“太好了太好了,”王管家突然想起什么,“对了,我要赶紧告诉二少爷,免得他担心。”

“少岩?你告诉他了?”叶少辰喝了一杯水后,嗓子好了很多,也有了精神。

“你当时太危险,我们几个又拿不了主意,所以只好问二少爷。二少爷还说明天就飞回来。”王管家解释。

昏迷三天,叶少辰可以理解他们的担心和惶恐,于是说,“把电话给我,我和他说,想来,也好久没有和少岩通话了。”

算起来,自从慕薇薇消失后,少岩就没有主动给他打过电话,他打过去少岩也是敷衍两句就挂了。他知道,弟弟在怪他,怪他答应的事情没有做到,怪他没有照顾好慕薇薇。

王管家找到叶少岩的号码拨通后递给他。

电话响了三声被接了起来,欧洲的法国此时是早晨,叶少岩似乎在路上,电话里还能传来汽车的喇叭声。

“王叔,把我哥抬上车了吗?”

叶少辰眼中露出温和的笑意,他许久没有听到他喊哥哥了。

“是我,少岩。”

电话那头没有了声音,好一会儿才听他说,“你醒了就好,我挂了。”

“少岩。”叶少辰喊住他,听到对方没有挂电话,才继续说。“你最近还好吗?”

“还行。”叶少岩简单的说。

“缺什么了就跟我说……”

叶少岩立刻打断他的话,语气冷淡的说,“不用了,我现在跟着教授做项目,有分红,我的花销也不大,足够了。”

叶少辰心中叹气,这个弟弟终是跟自己生分了,连钱都不肯要自己的。

“少岩,公司有你的股份,你有的是钱。”

叶少岩也不客气,直接说,“那就存着吧,以后总有用得着的时候。”

叶少辰听出了他话中的疏离,无奈的叹息,“你要永远和我这么拧着吗?”

电话里沉默着,这边病房里,王管家和章贺很有眼色的走了出去,只有慕薇薇站在不远处的窗口,她听到这话,心里一跳,这兄弟俩又闹矛盾了?

半分钟后,叶少岩说,“一天找不到薇薇,你就别想让我对你和颜悦色。对了,你应该不会再去找她了吧,毕竟你找到了个替代品,那女人的声音和薇薇还挺像的,这样也好,你放过她,她能过的更舒心一点。”

叶少辰哭笑不得,眼睛看向慕薇薇,“你误会了,我从来没有放弃寻找她。”

“那你就什么时候找到她再给我打电话吧,再见。”这次,叶少岩挂的特别利索,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叶少辰低头看着手机上的号码,暗暗出神,过了这么久,他还是放不下薇薇。也是,这孩子喜欢的第一个女孩子就是薇薇了吧,难怪他出去后一次都没有回来过,他是要自己硬生生的断了这念头。

慕薇薇扭头看他在发呆,走过来问,“和你弟弟吵架了?”

“嗯,”叶少辰伸手拉住她的小手,一点点摩挲,“他生我气很久了。”

慕薇薇颇为意外,“不会吧,我看他挺关心你的呀。”

“哎,”叶少辰长长的叹口气,“他和我的妻子薇薇是朋友,薇薇消失后,他就怪我没有去找她。其实,我比他更想找到薇薇,也几乎找遍了能找的所有地方,直到今天,我的人还在外面寻找,可能就是因为这件事,我弟弟对我有了误会。”

慕薇薇听的一颗心又酸又胀,但去而不是因为他说的四处寻找自己,而是叶少岩责怪他。原来在这个世界上,就算她失去了所有的亲人,还有一个朋友始终帮着自己。

一个多小时后,血液检查报告出来了,所有的检查项目全都正常的离奇,完全不像一个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人。

这一切别人不知道原因,但是叶少辰自己知道。这是源于他身体的特殊性。

回家洗了澡换了身衣服,叶少辰从二楼下来让章贺去备车。

慕薇薇在客厅的沙发上窝着设计衣服,叶少辰走过来扫了一眼,才画了个轮廓。

慕薇薇余光看到他穿的皮鞋,假装随意的问,“你现在要出去吗?”

“嗯,有点事。”叶少辰没有明说。

慕薇薇仰头,不满的说,“你才回来还不到两个小时,不在家好好休息又要去哪里?而且现在都快五点了,明天去不行吗?”

叶少辰看她这么关心自己,一股暖意涌上心头,但是这件事还是不要跟她说了,免得她担惊受怕。

揉揉她柔软的长发,叶少辰说,“一个小事,今晚办不好我估计就睡不着了。晚上吃饭别等我了。我可能回来的晚。”

慕薇薇似乎猜到了他去哪里,反握住他的手说,“你去哪里啊,我不放心,你带我一起去呗。”

叶少辰莞尔一笑,“不是女孩子去的地方,乖。”

慕薇薇故意甩开他的手,冷哼一声,“哼,我看你不是去办事而是去找哪个女人,否则怎么会刚出院就急匆匆的又要出去。”

叶少辰真是哭笑不得,俯身将她压在沙发上,语音低沉的说,“我对别的女人没兴趣。只想办你,”

慕薇薇荤段子听得多了,反应也灵敏了,反手勾住他的脖子。将他拉向自己,语气软软的说,“那你带我一起去嘛,我这几天都是家里医院两边跑,都没怎么出去逛,无聊死了,你行行好带我出去吧,你放心,我绝对乖乖的不说话,我只想这么陪在你身边看着你就好。”

叶少辰不知是被她的气息迷惑了,还是被她的最后一句话打动了,在她鼻子上轻轻捏了一下说,“看来我不带着你还不行了?”

“当然了。”

“那这样吧,等会去了你也别下车,在车里等着我就行。”

慕薇薇立刻笑了,歪歪扭扭的敬了个礼,“Yessir。”

叶少辰好心情的捏捏她的小鼻子,“就你会撒娇。”

慕薇薇嘻嘻的笑,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事情这么容易就能解决了。

章贺看叶少辰带着慕薇薇出来,怔了一下,但是什么都没有说,他记得王叔的话,这是少爷自己的事情,作为下属不要越界。

车子出了别墅,不往市里去,却越走越偏僻,慕薇薇很好奇。

“我昏迷这几天,你有没有去看过。”叶少辰问前面的章贺。

“每天都会去,但是他的嘴很硬,什么都不肯说,身边的人又什么都不知道。”

叶少辰冷哼,“这么有骨气?”

慕薇薇假装听不懂,问他,“你们抓了什么人?”

叶少辰握着她的手,语气平淡,“就是绑架你的人。”

“你抓住他们了?”薇薇有些惊喜。

叶少辰看她笑,也难得的笑了,“当然,没有人能从我这里得到了好处还全身而退,我到要看看是谁在后面策划这一切。”说着他眼中的笑意变成了阴狠。

慕薇薇看着他的神色,却有些胆战心惊的问,“你不会是想杀了他吧。”

叶少辰抬起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亲了一下柔声说,“不会,我不是答应过你,不杀人吗?”

“那就好,我不想你的手沾满鲜血。”慕薇薇直视着他的眼眸,心里却在暗道,只要那个人有一口气在就行,银面男人可没有要求他完好无损。

“我知道。”叶少辰轻声说,顺势将她搂紧怀中。

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夜幕拉开。

车子来到一个大铁门处,看守的人出来确认了一下来者是谁,才打开门放行。

慕薇薇虽然在A市长大,但是活动范围仅限于市里,根本不认识这个地方是哪里,她仔细的观察着外面的环境,一栋三层楼里面亮着灯,宽阔的院子来来回回有男子走过,看他们的身材和肌肉就知道是练过的。

“你看什么呢,这么认真?”叶少辰突然开口问她。

慕薇薇指着视线中出现的两个男人说,“他们身材真好,你看,胳膊肩膀全是肌肉。”

叶少辰一听不高兴了,掰过她的脸,让她的视线里只有自己,“我也有。你没有看见吗?”

“你和他们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就是……”慕薇薇捏捏他匀称结实的胳膊,“你这没有他们的大。”

叶少辰狡黠的一笑,低头在她耳边说,“但是我有个地方一定比他们大。”

慕薇薇刚想下意识的说,那可不一定。陡然意识到他在说什么,脸一红,粉拳在他胸膛打了一下,“你怎么那么坏呢?讨厌死了。”

叶少辰浑身畅燃,“我只对你一个人坏。”

慕薇薇羞涩的眼睛都不知道看哪里,只好扭过身继续看车外。

叶少辰看着她的模样,若不是待会儿有事,好想现在就把她压在车上好好疼爱,他们好像还从来没有在车上做过,有机会一定尝试一番。

车子缓缓停在一个铁门处,章贺回过头,“少爷,到了。”

叶少辰点点头对慕薇薇说,“你乖乖在这待着,我等会儿就出来。”

“去吧去吧。”慕薇薇冲他摆手。

等叶少辰下车离开,和章贺走出那道暗红色的铁门,慕薇薇立刻拿出手机,发了个定位给楚轩。

很快,楚轩回条信息,方便讲电话吗?

慕薇薇四处看了看,拨通了楚轩的电话。

“你刚发的就是关他的位置?”楚轩低声问。

“是的。”

“里面情况复杂吗?比如说看守的人多不多,他们有没有武器,还有我们要找的人具体关在哪里。”

楚轩问了好几个问题,慕薇薇有些烦躁的说,“楚轩,你别忘了,我只负责给你关押的地址,其他的都不是我的责任。”

楚轩沉默了一会儿威胁她,“慕薇薇,你要找的这个人是他最喜欢的一个下属。如果这个下属死了,你觉得他的心情会好吗?他心情不好,会不会牵连到你的儿子……”

“混蛋!”慕薇薇愤怒的骂道,“你们都是混蛋。”

“随你怎么骂,我刚才问的信息给我。”楚轩语气淡漠,完全不像和他吃饭玩闹时的样子。

慕薇薇缓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只能说我看到的。”

“可以。”

“我们进来的时候,有看守的来亲自查看,确认了才放行,进来后里面没有什么特殊,地方很宽阔,像是一个训练场,有不少训练器材。我没有看到有人携带武器,叶少辰进了三层楼对面的矮平房里,铁红色的大门,有人专门看守。其余的,我就不知道了。”

“你没有跟进去吗?”

慕薇薇冷笑一声,“你以为我是谁?叶少辰会让我跟进去?”

楚轩顿了片刻说,“我知道了。”

慕薇薇不想再听他多说一句话,利落的挂了电话,仰头靠在椅背上,她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

她为了救孩子泄露叶少辰的秘密基地,如果楚轩带人来偷袭,这里的人会不会全被打死?他们也是有爹有娘的人,他们也是血肉之躯,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命运?

可是如果不说呢?孩子怎么办?他还那么小,还不会说话。

慕薇薇左右为难,寂静中,她感觉到自己变得越来越自私,都快不是以前善良的慕薇薇了。

红铁门里。

窗户很小,光线很暗,只有一盏节能灯亮着。

张珩被铁链绑在椅子上,面色憔悴,眼珠发红,身上的衣服印着道道血痕,腿上的枪伤因为没有得到及时处理而发炎。

他看到叶少辰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时,眼底透出惊讶,被他注射了强烈的精神药物,叶少辰居然能这么快恢复?

“怎么?看到我惊讶吗?”叶少辰笑着问。

张珩啐出一口唾沫,恨恨的说,“你命真大,居然没有变成傻子。”

“原来你给我打的针,是让我变傻的,”叶少辰明白过来当时他睁开眼,慕薇薇为什么会有那种反应,他一边踱着步一边说,“也对,反正金库也是刷脸刷指纹的,我傻了你们照样可以取出想要的东西。”

“可惜。我还是低估了你的能力。”张珩眼中露出疑惑,“我很想知道,你的人是怎么知道我们行踪的,还那么准确,知道是哪几辆车。”

叶少辰摊摊手,实话实说,“我告诉他们的呀。”

“怎么可能?你根本没有机会通风报信。”

叶少辰笑了,继续说着大实话,“因为我有超能力,可以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自由来去。”

张珩冷笑,“你以为我是小朋友,会相信你这种鬼话?”

叶少辰知道他说了,张珩也不会信,所以也无意隐瞒,“看吧,我说了你也不信,我有什么办法。”

张珩垂着眸自言自语,“一定是我手下有人背叛了我,把消息透露了出去,一定是这样。”

叶少辰收敛笑容,走到他跟前俯视,“说吧,你的老板是谁,说了,我可以考虑让你少受点苦。”

“你不要再问了,你身后那个家伙已经问了很多次了,我是不会出卖我老板的。”张珩坚定的说。

叶少辰也不生气,“你的确是一个很忠心的好员工,其实人活着,不论做什么事情跟着谁干,最终的目的就是想挣点钱,让自己生活的更痛快点,我看你也是条汉子,这样吧,只要你说出你老板是谁,我就给你这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何必跟着他卖命呢?”

张珩嘲讽的看着他,“叶少辰,你不要再这给我灌什么心灵鸡汤了,没用!因为对我来说,钱不是最重要的。”

“女人呢?你喜欢女人吗?”叶少辰换了个思路。

张珩撇过头不说话,叶少辰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一副明白了的样子,“原来你不喜欢女人,喜欢男人啊。这好办,章贺,等会儿去场子找几个活好的来服侍服侍张先生,他可是我们的贵客,千万别亏待了他。”

“叶少辰,你竟然如此卑鄙?”张珩咬牙切齿不敢置信的瞪着他。和男人?他是直的不能再直的汉子,怎么能被男人……

“张珩,慢慢来,我有一百种让你难受的方法,这对你来说是最享受的了。”

叶少辰说完这句话,转身向外走,还顺便吩咐章贺,“记住,不要那种柳若扶风跟女人一样的娘炮,张先生应该喜欢勇猛性的。”

“知道了,少爷。”章贺憋着笑说。

张珩一听更加生气,挣着铁链哐哐响,“叶少辰,你他们不是个汉子,有本事给老子一枪啊,搞这些事情算什么男子汉。”

叶少辰转身阴恻恻的笑道,“对敌人,我的原则就是不择手段。”

“混蛋,卑鄙,无耻……”

章贺跟着叶少辰出去,将不断咒骂的声音关在门后。

两个人朝车走去,章贺不确定的问,“少爷,真的要这样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